李凉《江湖一品郎》

第十一章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杜小帅穿上一身崭新的漂亮衣裳,简直跟那些纨绔……不,是王孙公子没什么两样,由四名侍婢前呼后拥,大摇大摆的来到大厅。
  桌上早已摆满山珍海味,老叫化等得直流口水,很不耐烦一把的了。
  杜小帅到来,李黑就嚷道:“哇噻!小兄弟,你这个澡洗了快一个时辰,皮都洗脱了几层吧?”
  杜小帅瞥了李黑一眼,贼兮兮地谑道:“幸好我皮厚啊!”
  柳苔青会意地捉笑:“小帅,来来坐下吧,欠这位老哥哥肚子里的酒虫已经造反了。”
  不料李黑却反常地连连摇头道:“不不不,喝酒不急,老叫化要先见识‘玄天三剑’。小兄弟,你快露一手让咱们开开眼界呀!”
  柳苔青笑道:“也好,小帅,你就演练一遍给咱们欣赏一下吧。”
  杜小帅习惯性地弹了弹耳朵,道:“卡歹嘛要见大倌(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那我就献丑了。”随即拔剑出鞘。
  这七日七夜,他忘了吃喝,也不睡觉,按照羊皮小册上的图文苦练,已深得“玄天三剑”的意义,尤其更能把握其中的“快”字诀,仅凭他的起手架式,就已看出与众不同,有一套啦!
  小伙子口中疾喝:“阴阳倒转!”
  剑向上一挑,顿时震起一片森森剑影,如江河倒悬,似迅雷奔电。眨眼间,电光石火地连连刺出二十七剑,随即收势抱剑而立。
  只见柳苔青含笑微微点头,露出一脸欣慰嘉许之意。
  李黑却神情茫然,一脸憨憨,似乎尚未看清是怎么回事。
  杜小帅剑不归鞘,口中又喝道:“扭转乾坤!”只见他持剑凝而不发,随即向后连退两大步,突然一个倒声,剑却反手由胁下刺出。老叫化情不自禁地喝道:
  “好啊!”
  好象看“秀”看到精彩处,不由地喝起采来。
  小伙子一个挺身,又抱剑而立,运了口气,疾喝道:“毁天灭地!”
  这回他身子一个大旋,只见一片剑影滚动,如同万马奔腾,排山倒海,挟雷霆万钧之势,向四周扩散开来。
  几个侍婢早被这骇人的声势,没命逃开会,连柳苔青和李黑也感受到,一股杀气腾腾的强大压力,笼罩了整个大厅,仿佛天昏地暗,宇宙将在一瞬间毁灭!
  杜小帅自己也象是丢猴绳(着了魔),已无法收势,手中剑如同装上了自动机关,一发不可收拾,疯狂地杀向四面八方啦!
  柳苔青见状大惊,看出小伙子已不能自己,突然腾身而起,手中已拔下头上一枚玉钗,出手如电,疾射而出。
  “当”地一声,玉钗击中剑身,顿时剑断钗碎。
  杜小帅也应就在这一惊之下,猛然回过神来,吓出了一身冷汗。
  柳苔青已掠身而至,扶住了杜小帅,急问道:“小帅,你没事吧?”
  杜小帅脸色发青,神情可怖叹笑:“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突然无法控制自己了,在练功室里,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情形呀,好可怕哦!”
  柳苔青扶他到桌前坐下,递了杯酒给他道:“你先喝杯酒,定定神,调息一下就没事了。”
  杜小帅按过来,举杯一饮而尽,吁了口气,咂着嘴道:“哇噻!刚才我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柳苔青微微点了下头,神色凝重道:“差一点!幸好我看出情况不对。
  当机立断,拔下头上的玉钗射出,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了。小帅,你仔细想想,这‘毁天灭地’的一剑,心法和剑诀上可有错误?“杜小帅歪头沉思了片刻,一敲额头,露出窘脸瘪苦:“小册子上有一句是‘不狠不练’,刚才我想只不过是表演一下而已嘛,用不着狠……”柳苔青接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你不狠,剑势就一发不可收拾,非狠不可。等于黄河决堤,你想用土墙硬堵,那怎能堵得祝总算……唉!小帅,这一剑实在太霸道,以后千万记住,除非万不得已,而你又能狠得下心,决心不给敌人留余地,否则绝不可轻易用它!”
  杜小帅可不想走火入魔,半身不遂,当然干笑道:“知啦!记住啦!”
  李黑这时才喘过一口大气来,惊声道:“他奶奶的,老叫化今天可真开了眼界!”
  杜小帅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犹有余悸地问道:“阿姆,您可知道狂剑究竟是谁?”
  柳苔青看看老叫化道:“你这位老哥哥年岁较长,且见多识广,我刚才正想向他请教呐,来,咱们边吃边聊吧!”
  李黑忙道:“抹影啦(没有),是你不甘嫌。不过,”狂剑‘和’魔手‘这两个人,老叫化倒是听说过……“杜小帅接问道:“魔手又是谁?”
  柳苔青道:“就是‘兰花手’秘芨的主人!”
  李黑开始讲古了:“据说大约在一百五十年前吧,武林划分为南北两大派,南方出现个剑术高的人,自称剑狂,无人知道他的姓名和来历,连他剑法的路数也摸不清。但他的剑术实在高明,而且专找各大门派的碴,凡是接受他挑战的人,没有一个能在他剑下走出三招……”杜小帅好奇地眨眼逗惹:“他用的就是‘玄天三剑’?”
  李黑耸耸肩道:“谁知道!那时他根本不说出剑法的名称,半年之内,武林中已有近百名高手丧命在他剑下,他小子胃口愈来愈大,居然向各大门派掌门人下了战书,约定是年中秋之夜在华山一会。
  当时整个武林为之震惊,唯恐各派掌门都不是他对手,所以一时人心惶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为了顾及身份,又不能跟他打群架。眼看中秋将近,各派掌门会聚嵩山少林,大家都拿不出主意时,突然从北方来了个自称‘魔手’的蒙面女子,毛遂自荐,表示她有把握能制服剑狂。
  大家那敢相信,认为她可能别有居心,有的甚至指她是北派的奸细,故意要使各派掌门爽约,在武林中留下笑柄。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当场强迫她现出真面目。她一气之下,正要拂袖而去,被那批高手拦祝不料那女子一出手,他们就全躺下了,少林掌门人立即认出,那是失传已久的‘兰花手’!袄辖谢豢谄迪吕矗诙妓蹈闪耍攘艘淮笸刖疲笕蠛砹偶绦档溃骸按蠹乙患桥邮┱沟氖恰蓟ㄊ帧判姆诜笏雒娓爸星锘街迹棠痰模≌饽锩侨茨闷鸺芾矗凳裁匆膊桓闪恕>髋烧泼诺蜕缕虻嘏阕铮呕匦淖狻5笾星镏梗椒皆彩镏冢恍砀髋梢桓鋈舜橙耄伤ザ蓝愿督?瘛4蠹矣星笥谒缓靡豢诖鹩α恕V星镏构螅缙嚼司玻?窈湍志痛哟嗣挥性俪鱿止恕!?

  杜小帅听得津津有味,当然要追问道:“他们究竟是谁胜了呢?”
  李黑笑道:“我怎么知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忽见柳苔青沉吟一下道:“据我看,他们可能是不分胜负,彼此惺惺相惜,因而化敌为友,甚至发生了感情。所以双双离开华山,决心从此不涉江湖,跑到雪山,在绝崖间找了个山洞隐居起来啦。”
  杜小帅摇头晃脑地道:“这位‘魔手’可真了不起,就凭她一个人,消弥了一场武林浩劫。倒是那剑狂,实在是杀气太重,难怪他那招‘毁天灭地’……”
  柳苔青正色道:“所以哪,小帅,以后除非万不得已,千万不可轻易施展‘玄天三剑’啊!”
  杜小帅点了点头,眼珠子一转惹声:“啧啧啧,如此说来,‘兰花手’可能比‘玄天三剑’更厉害喽!”
  柳苔青不以为然道:“那倒不见得,据我判断,‘剑狂’之所以放过各大掌门,并非技不如‘魔手’,而因她是位绝世美女!”
  杜小帅猛眨眼睛,一时还反应不过来,道:“哦?”
  李黑已哈哈大笑道:“对对对!宫主说的对极了,这就叫英雄难过美人关哪!”
  杜小帅这才恍然大悟,笑嘻嘻地道:“老哥哥说的有道理!”
  李黑更正道:“错哪!这不是老叫化说的,是宫主说的,是宫主说中啊!”
  三人不禁齐声笑了起来。
  柳苔青连干了两杯酒,问道:“小帅,听你老哥哥说,你这次下山,主要是为了‘钱塘江血龙’?”
  杜小帅点了点头,笑道:“碰碰运气!”
  柳苔青道:“你年纪太轻,吃亏的就是功力不足,如果真能得到‘钱塘江血龙’,对你有极大的帮助。不过,距离中秋尚早,这一两个月之内,你不许再乱跑了,好好把身体替我调养好,知道吗?”
  杜小帅一听,心里可就不爽了,他最怕呆在一个地方了,苦着一张包子脸,道:“这……”李黑笑骂道:“他奶奶的,你这小子真不知好歹,宫主是疼爱你,把你当儿子一样呵护……”柳苔青忽道:“对了,小帅,我想收你为义子,你愿意吗?”
  杜小帅那有不愿意之理嘛,想都别想地立即起身离座,上前恭恭敬敬地跪下道:“义母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说完就连连叩首,差点成了磕头虫。
  柳苔青乐不可支道:“好了,好了,快起来吧。”
  李黑双手一拱道:“恭喜宫主!”
  杜小帅起身归座,不正经地嘻笑道:“哇噻!人走运连城墙都挡不住,想不到我突然有了这么漂亮的干娘!”
  柳苔青脸上一红,笑斥道:“帅儿,不许胡说,我人都老了……”忽然起身道:“对了,我去我件见面礼给你。”
  杜小帅心里也觉得这是应该的,嘴上却夭鬼假遂里(爱吃假客气),忙道:
  “干娘,自己人,别客气哪……”柳苔青笑道:“你别管,这是做干娘的一点心意。”
  说着已迳自离去。
  李黑趁柳苔青不在,捧起置于身旁的酒坛,一口气猛灌了半坛,才抹抹嘴道:
  “过瘾!过瘾!我说小兄弟哪,老叫化这可是沾了你的光,这一两个月,天天不愁吃喝啦!哈哈……”杜小帅却苦着脸道:“老哥哥,咱们每天只顾吃喝,正事儿不去办了?”
  李黑笑骂道:“他奶奶的!你还有什么正事儿?”
  杜小帅嘟着嘴道:“我要去找那个女扒手啊!”
  李黑这才想起来,愤声道:“对!我在‘如意赌坊’输了一千两银子,非赢它回来不可!”
  老少二人正在窗商“绕跑”之计,柳苔青已回到大厅来,只见她手上拿着个剑匣,提了个小布包。
  柳苔青归座后,笑盈盈地道:“帅儿,方才你的剑断了,这把‘断魂剑’,是我十年前以重金购得的,反正我也用不着它,就给你当作见面礼吧。”
  杜小帅也不用假了,忙起身双手接过道:“多谢干娘!”迫不及待打开剑匣,见是一柄剑鞘上雕满花纹的古剑。
  从剑匣内取出,“铮”地抽出剑身,便听得“嗡嗡”龙吟之声不绝,且剑上泛出一片蓝色寒光,森森逼人。
  连老叫化看了,都忍不住赞道:“好剑!”
  杜小帅可真高兴得都快跌倒了,归剑入鞘,又连声称谢,才坐了下来。
  柳苔青这时已打开沉甸甸的小布包,顿时金光,竟是二十三个黄澄澄的金元宝。
  杜小帅搔着头发,道:“干娘,这把剑给孩子儿作见面礼已足够了,您不必再给这么多……”柳苔青笑道:“不是给你的,你急什么,要知道如今你是‘飘花宫’的公子,庄里的上上下下,你能不赏吗?况且,以后也不能寒酸,这是干娘为你准备的埃”杜小帅只好又谢了一声,接过布包,见四个侍候他洗“泰国员的侍婢,正笑盈盈地望着他,便取了四只金元宝道:“来,这些赏给你们。”
  反正不是他的,再“阔”也不会心疼。
  四名侍婢忙上前接过去,齐声道:“多谢公子!”
  李黑把手一伸道:“小兄弟,老叫化也要赏,沾点喜气啊!”
  杜小帅眼珠子一阵乱转,贼兮兮地憋笑道:“老哥哥不用这个,待会儿让你开个洋荤好啦。”
  李黑茫然问道:“开什么洋荤?”
  杜小帅睨眼斜笑道:“请你洗个‘泰国辕吧?”
  老叫化扣得一怔,满头雾水,四个侍婢早已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老少二人只安份了三天,第四天就溜到了苏州城来。华灯初上,街上熙熙攘攘,可热闹得不得了。
  经过一家蛇店,杜小帅突然灵机一动,有新点子啦!拖了老叫化进去,向掌柜的叫道:“喂!老板,我要买条活蛇。”
  掌柜的一看他这身打扮,忙不迭过来招呼道:“公子爷,蛇笼里全是活的,有百步蛇、雨伞节、青竹丝、龟壳花、锦蛇……您请自己挑,现杀现烹,味道特别鲜美,蛇胆可以和酒……”杜小帅翻个大白眼,截口讪笑:“你说那么一大堆罗哩叭索的废话干嘛?
  我只不过要买一条活蛇而已。“
  掌柜的应道:“是是是,公子要比较有毒的,还是……”杜小帅歪头想了想,道:“不要太大,也不要有毒,只要能吓唬人的就成了。”
  掌柜的心想:“这些公子哥儿吃饱了没事干,尽想些歪点子恶作剧,不知谁又要倒邪霉啦!”
  便会意地笑笑,逞自去蛇笼里抓蛇。
  李黑忍不住问道:“小兄弟,你要吓谁?”
  杜小帅憋笑而不答。
  其实好用得着说吗?从他的神情上已可看出,八成是那女扒手要遭殃了!
  掌柜的抓来一条两尺来长的菜长蛇,笑问道:“公子爷,这条行不行?
  只要二两银子。“
  杜小帅点了下头,向老叫化借了条麻袋将蛇装起,付了银子,便提着出了蛇店。
  “如意赌坊”依旧是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形形色色的赌客川流不息。
  有赢了吃到甜头还想再赢的,有输了想捞本的,也有凑热闹的,更有探水摸鱼的……老叫做那天虽未开洋荤,尝试一下“泰国员的滋味,但沾了小伙子的光,由柳苔青各给了个大红包,每人两只五十两重的金元宝。
  有道是:财不露白。
  他们却偏要“骚包”,一进去就冲向帐房,各取出两只五十两重的金元宝,换成银子和银票。
  消息立时由帐传出,不迳而走,传遍了场子里,知道来了两只“肥羊”,非得痛宰他们一番不可。
  老叫化是决心要报那晚“扛龟”之仇,好泻一泻。
  小伙子则是要找那女扒手,要他吃瘪受窘。
  杜小帅瘪想:“你娘咧!凭我杜小帅,让她给耍了,实在有损形象,太丢脸啦,简直‘帅哥’,都成了‘逊哥’罗!”
  忽听老叫化轻声道:“小兄弟,我先去那边玩几把,你慢慢找你的‘小情人’吧。”
  杜小帅弄笑一声,目送老叫化走向赌桌,将装蛇的麻袋藏在宽大的袖管里,便开始各处找寻目标了。
  小伙子走马观花,各处东张西望,就在走近一张赌牌九大方桌时,突觉眼前一亮,目光被一个熟悉的背影所吸引。啊哈!这不正是那女扒手?!
  嘿!这女扒手真是贼性难改,又挤在人堆里找寻目标下手呐,这下教她稳死!
  杜小帅心中大喜,也不动声色,挤进人堆,捱近那姑娘的身旁。暗中斜眼观察,她的目标是个华服中年,正赌得来劲,身旁那姑娘的手已伸身向他怀里,竟浑然不觉。
  小伙子也悄悄伸出手,在那姑娘屁股上狠狠捏一把。
  那姑娘出其不意地一惊,刚张口要呼叫,转脸一看认出是他,吓得一张嘴两张大,却不敢出声了。
  杜小帅却潇洒地捉笑道:“真有缘,咱们又遇上了。”
  那姑娘尴尬地笑笑,只好放弃了下手的目标,转身开溜。
  忽见老叫化从人堆中挤出,急卓越明小伙子走来。
  一看他垂头丧气,脸都发绿了,杜小帅忙迎上前问道:“怎么,又扛龟了?”
  李黑唉声叹气地沮然道:“瘸子的屁眼——斜(邪)门唉……叫化子命,真是歹命罗。”
  杜小帅猛弹耳朵,斥笑道:“他娘咧!老哥哥,我去替你翻本,看他们究竟有多高竿!”
  李黑摇摇头,苦笑道:“算啦,老叫化认栽了,只有等你那位杨弟来了再说吧。“提起杨弟,杜小帅这才想起这位结拜不久就分手的小杨,心里倒真是怪想念他的。
  可是,老叫化总是支支吾吾,小杨上那里去了呢?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