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急救站》

第三十章 襄阳斗法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次日清晨。
  河面上飘着薄薄微雾。
  孟神医在淙淙水流和船舵的响声中醒来。
  他先是有些迷茫,才微定神之后,旋即想起昨日的逃亡,及此刻置身舟上种种。
  这位老神医微微一笑,推被而起,轻轻活动略感僵硬的身躯,看看依旧酣睡的年轻人,孟神医无声一笑,起身踱出船舱,和一夜掌舵的船老大相互招呼。
  他环目四顾,惊讶地发现,此刻四周的风景,显然又与昨日不同。
  此时,河面虽是烟波迷蒙,但两岸奇峰突兀,怪石嶙峋,峭壁屏列的景观依然清晰可见。
  他仰视两岸群峰,东升旭阳在峰顶染上嫒红。
  却融于清幽深深之蜂峦,那山势峥蝾,姿态万千,令人却神往之。
  船家亦有所荣焉地主动为他介绍沿岸山河名胜,打发时间。
  未行多久,孟神医闻得身后有动静,回头望去,刘吉打着哈欠正走出船篷。
  道声早安,刘吉一面活动筋骨,一面走向孟神医,和他一起眺望四周景色,顺口问他何不多睡一会儿。
  孟神医笑道:“多年来,不管前一宿多么晚睡,老夫早已习惯黎明即起,倒是你,昨日爬山涉水甚远,何不多休息?”
  刘吉笑道:“你醒来时我就醒,只是软玉温馨抱满怀,令我舍不得起来,便多赖了一会儿来,不过听到你不断赞诵江面风光,诱得我忍不住要出来瞧瞧。”
  孟神医忍不住取笑:“我以为你是那种‘宁为美人梳头,不管山川锦秀’的浪荡子呐!”
  他是想起了刘吉在阴阳门时对苗如花的调笑,和昨夜怀抱玉人入梦的样子,忍不住要消遣刘吉一旬。
  刘吉却笑:“替美人梳头。天天都可。倒是这山川美景却是过眼即逝。
  是否来日堪以重游,则未可知,所以有机会,还是得顺便看它几眼,瞧它一瞧,免得以后被人笑做土包子,明明到过巫山,却未见游过长江。”
  原来,他就是听到自己所乘的船,已山昨日的支流水系进入长江,这才特地出来看看。
  因为转入长江就表示距离他们即将停泊的地方不远矣!
  两人闲谈一阵。苗如玉和李喜金亦分别醒来,加入他们游山赏景的雅兴中,一起笑看山水,闲话家常。
  沿途,没有多大学问的阿喜,竟也如数家珍地谈论着沿岸切景物轶闻,说得头头是道。
  刘吉讶异道:“哎唷!士别三日,令人刮日相看哟!阿喜。你几时变得如此有学问了?”
  李喜金耸肩得意道:“这不算什么啦!我随便学学就会了。”
  苗如玉娇笑着泄他的气:“阿吉,你少听他臭屁了,他知道的这些,全是这几天来,坐船闲逛时,磨着船老大说些精彩故事所听来的。”
  这下换得孟神医诧然:“这些天,你们每天坐船到江面闲逛?”
  “是呀!”苗如玉笑道:“阿吉在八天前和我已联络上,他交代要从水路走人,叫我们将该准备的事都准备妥当后,以随时待命,等着接人。所以,我们自从四天前,就每天雇一条船,逆江而上,来回巡游,准备接人,直到昨天才看见你们的联络讯号!”
  李喜金亦道:“昨天我们会拖到那么晚才到,就是因为黄昏时候,我们才刚从上游回来,都已经退了船,准备入镇休息,却即时看见天上烟讯,就忙着再找人出航,可是正巧那时辰,多数船家都休息,不出船了,所以船特别不好租。好不容易我到这位船老大肯帮忙,还不介意熬夜赶回程哩!因此才会拖延到那么晚,摸黑去接你们!”
  孟神医闻言只有道辛苦辛苦,多亏二位救援得及,免再受难。
  刘吉却笑道:“现在说成功,尚且言之过早,依我估计,此时阴阳门的侦骑已四出,等着捉拿咱们,前面那镇上,若是有阴阴门的堂口,只怕他们也己经接到通报,要特别注意有无咱们踪迹。”
  “然也!”孟神医同意道:“如此说来,待会儿到了镇上,你我还是不宜露面为妙!”
  “正是如此!”刘吉与他相视一笑,颇有三分默契之态。
  一时轻舟,载着他们四人顺流而下,沿途山清水秀,清风扑面,令人心怀为之舒畅,心旷神怡之余,众人自是不觉路远。时已渐近午。
  小舟刚转过一座小山,偌大一座城镇即已映入众人眼廉。
  梢公愉快呼道:“咱们到了,前面就是英德镇。”
  苗如玉和李喜金早已进出此镇多回,对此处山水风光已不觉出奇。
  刘吉和孟神医却是首次游此,不禁多加打量。
  但见此镇,前临长江,石山四绕,大山如屏,周遮小山,峰刃矗立,千岩万壑,长瓦绵延。
  二人仰首赞叹,直道:“好景!好景!”
  梢公自后舱喊问:“姑娘,咱们可是直接入镇?”
  这梢公因为付钱租船之人乃是苗如玉,故而向她发问。
  苗如玉无法做主,只得拿眼望向刘吉。
  刘吉寻思道:“船老大,此镇还有别处可以泊船靠岸吗?”
  “当然有。”梢公呵呵一笑:“镇南也有一处码头,那儿因为风景更盛,往来逗留的人潮反而较镇前热闹多哩!”
  刘吉笑道:“那我们就往镇南去瞧瞧吧!”
  梢公应了一声,扳船舱,小舟改问南行,顺江绕向镇南行去,迎面即见一山临江拔地而起,上面再分三峰,宛似一座石堆的笔架煞是奇特。
  刘吉、孟神医仰首上望,啧啧称奇。
  李喜金在一旁卖弄解说此乃英德镇著名的风景名胜笔架蜂是也。
  越过笔架峰已近南镇码头,江面上舟揖增多,载客上下的梢公们为避免失神撞船,一路不住相互吆喝应答。
  因此船是尚未进靠码头堤岸,四周气氛已热闹非凡。
  为了避人耳目,此时刘吉和孟神医已先入船舱待着,直到他们所乘之船顺序靠岸之后,苗如玉和李喜金分别下船,一个前去打点午膳干粮,一个则就近另找船家商量租船,打算换船走人。
  刘吉认为换船确是麻烦,但却比较不易被追踪。
  再则,他看梢公熬了一个漫长深夜,显然体力已乏,对于船不停桨地加速赶路,似乎兴趣缺缺。
  因此索性换条船,换个人继续前行,效果更佳。
  不多时。
  苗如玉已和一艘较大游船的船老大,谈妥行程和价码,招呼刘吉、孟神医二人换过船去。
  孟神医上了船,注意到此船较先前那艘稍大之外,船舱的设备和空间也较为舒适。
  他再次向刘吉称赞苗如玉的伶巧精灵。
  刘吉亦不客气地帮苗如玉接受如此赞美。
  那模样,活像接受人家对自己媳妇儿的夸赞一样理所当然,窘得苗如玉直瞥白眼瞄着刘吉,却又眉开眼笑地甜到心坎里去。
  他们三人换好船不久,李喜金也已提着大包小包的吃食回来。
  于是刘吉不再稍待,招呼船家即刻启航,再次顺流而下,离开匆匆一瞥之英德镇。
  虽然,苗如玉于雇船时,已和船家说妥,一天三两银子,由船家负责供应两餐伙食,但因刘吉他们赶着启程,倒不在意这顿午餐自理,包伙由晚膳开始。
  于是四人遂任船家打理航行之事,他们则待在舱中愉快地饱餐一顿。
  直到小船远离了热闹的英德镇,再次畅行于浩浩江面,刘吉等人方始步出船舱,一览沿江风光。
  刘吉先与船家互换了姓名,知这船老大姓张单名兴,往来长江行船已有十余年之经验,对于三峡之险与奇,可谓了若指掌,他拍着胸脯保证,搭他的船过三峡,绝对安全可靠。
  刘吉因不愿泄露行藏,故告知张兴,自己等人姓孙,老的是他爹,雇船那个女的,是他的媳妇儿,长得像座山的那个阿喜是他们的长工。
  张兴打一开始就听得阿喜满口“大少爷长、大少爷短”,更是不疑有他,只当刘吉他们真是同一家人,出来游览长江风光。
  待刘吉将自己所编的假身份告诉其他三人时,孟神医和李喜金固然毫无异议,唯独苗如玉抗议自己的“名分”被占了便宜。
  刘吉谑称,如果不是人家的媳妇儿,一个小女子跟着三个大男人混在一起,成何体统?
  苗如玉则辩称为何一定得当媳妇?妹妹的身份也可以。
  刘吉反驳她说,这年头是妹妹的都乖乖待在家里,才能留点好名声嫁人,哪有未出阁的姑娘跟着人到处乱跑?
  如此不合时宜的事,“孙家”可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只有委屈她当媳妇儿了。
  孟神医眼望沿江风光殊胜,耳闻二人斗口有趣,心头甚觉畅袂,早将阴阳门追杀之阴影,抛落无踪。
  不知不觉,天色又见黄昏。
  刘吉仰望两岸依旧深幽曲折的峡谷,随口笑问张兴,目前距离宜昌县境当有多远?
  张兴闻言哈哈大笑:“公子,咱们现在还没离开大峡的范围,你就问起宜昌来了。那在西陵峡尾端,路还远着,尚得走上好些天呐!”
  “大峡?”李喜金纳闷道:“我听说长江三峡是指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哪又跑出来个大峡?”
  张兴一边摆着渡,一面笑说:“阿喜老弟,我说的大峡,正是有名的巫峡。大峡是咱们当地人的称呼,你打外地来,当然没听过。”
  才以为已经远离巫山阴阳门的孟神医闻言,不禁诧然:“怎么,我们居然未离开巫峡的范围?那距离巫山岂非还近得很?”“说近也不算近喔!”
  张兴解释道:“其实,大峡的范围起自四川的巫山,却一直东延到湖北巴东的官渡口才算结束,总长约八、九十里。咱们这会儿已经近入湖北地区,大约明儿个中午左右,就可以抵达巴东的官渡口,得到了那儿,才算是出了大陕范围。”
  孟神医这才心下稍安地恍然点头。
  张兴看看已渐昏沉的天色,提议在前面一处水沆平缓的弯口下锚休息,刘吉等人可在船上看看黄昏夜景,他也可准备开伙。
  他是江上识途老马,何处可泊船过夜自是清楚。
  刘吉等人亦无异议,全凭他做主。
  张兴遂用力扳过船舵,将船驶近岸边。
  果然,再行不过十丈,江岸出现一处新月型的小湾,湾内细柳扶疏,水面静缓。
  张兴利落地驰过细柳之间,将船泊于湾内的浅滩,抛下铁锚,定住船身,再架起船板,建议刘吉他们不妨上岸遛遛腿,不过别走远了,再说这岸上夜里有豹子出没,小心给伤着了。
  苗如玉却顾不得豹子不豹子,道声你们先别上来!
  人已踏着船板,掠向岸上,消失于隐秘之处。
  其他几人一怔之后,随即恍然,忍不住哈哈大笑。
  “原来是……”刘吉促狭应道:“寡人有‘急’呀!”
  李喜金更正道:“她是娘子,应该说,‘哀家有急’比较贴切些。”
  说罢,两个男人又是一阵轻笑。
  孟神医身为长辈,对此话题不宜置评,只有一笑了之。
  张兴是被雇之人,虽是玩笑,不过也不好随便插口,免得不小心得罪雇主,自找没趣。
  “还是当个男人方便多了!”
  只有刘吉发表感言,当然,其他三人是不可能反对如此说法的。
  待苗如玉解决完“私事”回来,瞥及刘吉那一脸别有含意的嗳昧笑容,早已臊红了脸,一头钻入船舱,任刘吉如何邀她上岸去遛遛,她死也不肯。
  夜。
  张兴利用船头自备的锅碗炉灶和随船所携米粮,为众人准备丰富的四菜一汤做晚餐。
  菜色虽不精致,但口味家常,是地道的四川菜,一船连张兴共五人,都吃得愉快非常。
  夜里,张兴在船头处打着地铺睡下。
  船舱中,因地方宽敞,加以备有厚褥为垫,倒是令刘吉等人睡得甚是安稳。
  隔日。
  果如张兴所言,在午时前后船行至巴东的官渡口。
  张兴上岸补货,也顺便为刘吉等人叫来午餐。
  由于在此停留时间稍长,张兴本建议刘吉等人上岸四处逛逛,顺便买点土产、纪念品什么的。
  刘吉等人却推说太累了,想在船上呆着,张兴无所谓,随即径自去补货办事。
  待张兴离开后,刘吉想了想,叫其他三人在船上等他,独自上岸去打探消息。
  回来时,他手上拎了一包东西,李喜金真以为是土产,直吱着要吃要吃。
  刘吉熬不过李喜金铁瞎缠,索性打开包袱让他看。
  原来,包袱里尽是些瓶瓶罐罐的染料、胶水,和一些假发假须等物。
  李喜金这才明白,刘吉带回来的并非土产,而是易容物品。
  刘吉瞪着眼问:“这下子你满意了吗?”
  阿喜像见了猫的老鼠缩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盯着刘吉,直道满意,非常满意。
  刘吉却不打算放过他,满船乱窜地逗着敲他脑袋,打得阿喜满头长包,哇哇大叫,刘吉方始住手。
  一旁,苗如玉早已笑弯了腰。
  孟神医知他们只是顽皮,亦不劝阻,反倒一种含饴弄孙的心倩,看着刘吉他们胡闹着。
  私心里,他颇为羡慕刘千知有子若此。
  心想,不知刘千知会不会愿意让阿吉当他义子?自己这身超绝的医术与毒学,如果后继无人岂非可惜?
  孟神医堂下门生何止千百,但却无人有刘吉此等资质,无怪乎这个武林怪杰,江湖之奇,会动了“求子”之念。
  午时方过不久,张兴已扛着各项补给品回来。
  为了弥补所耽误的时间,刘吉要求他加快行船速度。
  张兴答道既是游江,又何必急于一时?
  刘吉推说在宜昌和人约好时间见面,另有要事。
  张兴拿人钱财,自是听人吩咐,启船离开渡口后,立即加劲驶船,一时船行如飞,直向下游奔去。
  三日后。
  刘吉他们所乘之船,已临近香溪口。
  这夜,已是三更时分。
  刘吉本想趁夜再行数里。
  张兴却苦笑道:“公子,你别开玩笑了,我说给你听,到了这香溪口,便已算是到了西陵峡头。咱们当地的人都知道,这整个西陵峡,是由高山峡谷和险滩礁石组成,有所谓‘峡中有峡,大峡套小峡,滩中有滩,大滩含小滩’之所,此峡滩中礁石密布,枯水时露出江面像石林一般,水涨时就隐在水中变成暗礁,加上此地航道弯曲狭窄,稍微一个不小心,船只就会触礁沉没,端的是惊险万分。所以有人说:‘青滩泄滩不算滩,竣岭才是鬼门关。
  ’这种地方,你想在夜里走船,岂不就像拎着脑袋硬朝鬼门关里撞?你不要命,我还想多活几年。所以今晚无论如何,一定得泊船休息,明天天一亮之后,才有办法继续上路。”
  其实,刘吉也不一定非得晚上行船赶路不可。
  只是他见张兴竟是真的紧张了,反倒促狭心起,想逗着这船老大玩玩,故意板着脸说非走不可。
  张兴急得额头见汗,就快翻脸。
  孟神医见到刘吉玩笑的过火,遂笑骂道:“你这小免崽子,别再逗张老板玩,你没瞧见人家真上火了。”
  刘吉这才嬉皮笑脸地朝张兴拱手直抱歉:“张老板,我就算再孤陋寡闻,也不至于真的完全没听人提过长江三峡险滩之冠,就是离黄陵庙百里的峡岭滩呐!刚才是逗着你玩的,你别再恼火啦!”
  张兴这才安心:“哎呀!你这公子太爱玩人啦!这几天处下来,我张兴也不是不知道你这性子,又是刚才一急,偏又忘记了。”
  这张兴一本北方人豪爽的个性,哈哈一笑,便不再计较刘吉和他玩笑之事。
  刘吉倒是挺欣赏他这种爽落大方,不拘小节的个性。
  于是,这夜他们便停泊在一处背风的岸边。
  说是岸边,其实却是插江而立的山边。
  他们的船,就在一块突出入江的巨岸下下锚。
  仰首上望,皓月当空,明亮的月光,令众人可以清楚的看到泊船之处的山势,层岩如削,壁立千仞,其势甚为险竣。
  刘吉他们就在江水涛涛和山顶夜兽嗥号的交咱声中,侧身而眠。
  临睡之际,刘吉特别吩咐张兴无需早起,既然前有险滩等待考验船家技术,那么就睡它个饱,养足精神准备应付未来行程。
  第二天,众人果真都睡到天光大亮才起身,简单漱洗,啃过干稂之后,张兴才又撑船上路,径向西陵峡。
  船行至午,刘吉等人果然开始见识到“峡中有峡,大峡套小峡”以及“滩中有滩,大滩含小滩”的著名景观。
  初时,江水仍静缓深流,张兴便趁机向四人介绍西陵峡的诸多名胜。
  比如那“兵书宝剑峡”看起来就像一堆厚书,还有一上粗下尖的百柱竖指向江中,酷似一把宝剑而得名,传说那是昔日诸葛亮存放兵书和宝剑的地方。
  还有,江的南岸有座马开出,山上有四块岩石虼立,形似(西游记)里的唐三藏、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和尚。
  有人说,他们自西天取经回来,授封成佛,就是由此处升天,等等……
  渐渐,峡越狭,滩越险,江水流速愈快。
  张心掌舵,无暇多言,只有让刘吉他们自己去猜哪里是牛肝马肝峡,哪里是明月峡、崆岭滩。
  急流之中,刘吉他们所乘之船,在巨浪中起伏翻腾,众人方觉船身上腾入空,猛地又磐石急殒,直坠而下,暴起暴落之间,已骇得苗如玉这只旱鸭子花容失色。
  孟神医则被这船抛上抛下弄得头晕目眩,两腿发软,手不能持,直叫刘吉快送他进舱,否则他就要吐了!
  刘吉知他是晕船,立即扶他进舱服药。
  搞定了孟神医。
  刘吉又将死抓着船舷不敢放手的苗如玉,连哄带骗,死拖活拉,好不容易才弄进船舱安顿妥当。
  回头看看李喜金,他倒是将自己绑在船头的船桅上,正享受着迎风破浪,上下翻腾的剌激快感。
  光从他不时发出兴奋的叫声来看,这大块头可真是找对了乐子,玩得不亦快哉!
  直到此时,在这急浪之中,张兴这把舵老手的真正功夫方始显现出来。
  就看他目不稍瞬,双手稳定掌舵,时而左一推,右一扳,便会这艘小船忽高忽低的穿梭于急流浪头。
  有几次,连刘吉都觉得小船似要被急流拉扯之力打翻,但张兴总适时扳转舵把,令小船跃浪而行,平安过渡。
  刘吉两脚有如生了根般的钌在甲板上,一面注意船行安全,一边欣赏着张兴高超的掌舵之技。
  他不禁在心头暗赞:听人说,把舵手急流之中方见真章,这话端的不假。此次水路潜逃大计,能骗得这位张老板,可真是幸运。此局能如此顺利进行,得他助力不少,所谓好的开始,便是成功的一半,这对我那计谋的进展可算是个好兆头矣!
  渡过此段急湍险滩之后,船行进入水势较缓的江面,虽说水缓,船行速度依旧迅捷,只是不再颠波太甚而已。
  张兴喘口气,抓起挂在颈子上的汗巾,拭去满脸水渍与汗珠。
  刘吉则不吝赞赏地竖起大拇指高声喝道:“硬是要得!”
  张兴高兴地咧嘴而笑:“公子,我没骗你吧!我老张掌舵,你安心,包管顺顺利利送你们过三峡到宜昌。”
  刘吉点头直赞没话说!没话说。
  他问张兴,前面可还有如此急湍的地段?
  “有呀!”张兴笑道:“还有好几处哩!得等过了竣岭峡的竣岭滩,水面才会平稳。公子,你站稳着,抓牢了,前面急湍可不又来了!”
  随着张兴语声,船速果然增快,接着便是一段颠波翻腾,大起大落的剌激之旅。
  刘吉眯眼望向船舱,暗想:“有人可能就此之后,打死也不肯再走水路了。
  他没想到,这段水路居然也有如此剌激的行程,对于无法适应的人,只有抱以无奈的苦笑,以示歉意了。
  又是几回日出日落。
  刘吉他们所乘之船,终于在日暮时分,驶入宜昌。
  经过多日的相处,刘吉他们己和船老大张兴建立起一份特殊情谊,也许今日一别之后,彼此都将永不再见,但在记亿之中,却因这一段生命中的相遇,留下一个美好愉快的回亿。
  上岸之前,彼此不断互相道谢。
  张兴是谢刘吉出手大方,除了原先议定的船租,额外加上一笔为数不少的小费,和一件刘吉为了纪念彼此这份偶遇因缘所赠的纪念品。
  刘吉等人则是谢谢张兴高超的掌舵之技,尽速将自己等人安安稳稳的送抵目的地,以及一路上各方面的照应和服务。
  彼此谢来谢去,因无所谓的离情依依,反倒形成有趣的场面,每个人均都笑不拢口。
  刘吉他们四人终于还是上了岸。
  却依然不断回头和船上的张兴挥手作别。
  逗得张兴亦不断哈腰点头加摆手的目送四人离去。
  直至背影完全消失方始罢休。
  走在颇为热闹的街上,刘吉不禁倒着嘴暗想,当那船老大打开所谓的纪念品,发现竟是一顿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时,脸上不知会是何等表情?
  大概会吓得眼珠子都突出来,下巴也掉下来了吧?
  宜昌镇,困临江面水路交通鼎盛。
  又正巧位于长江上游与中游的分野点,故而往来商旅频繁,各项转运生意亦特别兴隆,进而带动小镇发展之纛华。
  刘吉等人进入镇内,但见市面繁荣,此时,午市方罢,街上人群拥挤依旧。
  小镇上,中间一条最为热闹,酒楼饭馆栉比林立。
  时值用膳辰光,名酒楼跑堂无不当街面立,吆喝拉拢客人进门。
  刘吉一反前些时日处处避人耳目的常态故意挑了家高朋满座,气派辉煌的大酒楼用餐。
  餐后四人更索性上街闪逛,到处参观这座繁华小镇。
  未了,找了家清静雅致的高级客栈,住进午歇。
  临晚,他们依然逗留在镇内。
  华灯初上时分。
  四人已养足精神,悠悠闲闲前往酒楼进膳。
  这次,他们挑了一家临江的酒楼,还在高高的三层楼上,欣赏灯火辉煌的码头热闹区,喝酒聊天,好不惬意。
  然,此酒楼楼下,己有数名黑衣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
  隔日。
  刘吉叫阿喜前去买了一辆厢型的双辕马车,四人退了客栈租房,由李喜金驾车,离镇而去,一路朝北狂奔……
  追踪刘吉等人行踪的黑衣人,直到出了北门,确定马车沿官道北上,方始转回镇内。
  数日之后。
  刘吉他们的马车已越过荆山,朝着南襄阳的方向而行,看他们北上的路线,似乎打算就此驾车回洛阳的老家。
  又过二日。
  马车进入南漳县城。
  驾车之人仍是李喜金,进城之后,他将马车直接驶往城中有名的翠园下蹋。
  翠园,位于南漳城内西北角,是一处著名休闲别馆,专门提供有钱的爷们远行休歇,或者渡假小住之用。
  此园占地万顷,范围辽阔,客人所居小屋各自独立互不干扰。
  同时,园内小径直抵所居内院,好方便携家带眷出行之人,将不宜公开露面的内眷,直接送往住处下榻。
  当然,翠园所提供的幽静和隐秘,也成了有钱的大佬们在外另筑香巢,金屋藏娇的好所在。
  不过,因为翠园的管理得当,此处虽是有名的香巢艳窝,却不曾让人捉过奸或闹过事,故而风评甚佳。
  怪的是,刘吉他们怎么会知道如此地方?
  莫非四人之中,有谁是识途老马?
  李喜金直抵翠园之后,立即有职事上前问候招呼,并于登记妥当后,引着马车驶入名为春风得意楼的独立庭院内安歇。职事探问可需另遣仆役前来侍候?
  车内,刘吉道声不必,经验老道的他,立即明白客人不愿受到打扰,此意味着客人不愿泄露行藏,遂乃道声请客官安心歇息,领了赏之后,含笑离去。
  刘吉等人至此方始下车,进屋休息。
  苗如玉进楼之后,眼见此处环境清幽,小楼雅致,装潢高级,摆设不俗,不由得一路惊叹连声,直叫地方真美。
  李喜金早在驾车入园时,便已被此园气派所摄,又是为了表现自己主人身份之不凡,亦只有强抑惊喜赞叹,假装自己早已见识多矣!
  直到入屋,他终于可以哇啦大叫高级,真高级。
  他并建议刘吉,干脆取出宝藏,将洛阳老家也改建如此算了。
  刘吉却是嘿嘿直笑,睨眼问那孟神医何以知道如此名园?
  莫非,在此亦筑有金屋?
  孟神医哈哈一笑:“老夫之病患者,虽不乏赤贫如乞者,但亦有贵为王府公卿之流,知道如此地方,何足怪哉!”
  刘吉想想也对,呵呵直笑:“也罢,今天小爷我就升格当王爷,好好享受一下。”
  苗如玉却笑说当王爷的人,连个下人丫环都没有,这是哪门子王爷。
  这话说得孟神医赞同直笑。
  刘吉不禁后悔,刚才为了故作神秘,拒绝的太快了。
  他感触良深直叹:“大半个月前,我还在阴阳门当少门主时,日子过得可舒服了。如今想来,倒也令人颇怀念的哩!所以说,那些胡作非为的浪荡子,有时生活也挺叫人羡慕的。”
  苗如玉嘲笑他既然如此,何不干脆留在阴阳门当少门主,恁般辛苦的逃出,岂非不划算。
  刘吉一本正经直点头:“是不划算呀!可是我如果留下来当少门主,将来娶的就是苗如花,而不叫苗如玉,那你岂非要哭死!”
  苗如玉登时臊红嫩脸,踢他一腿,娇嗔道:“你娶谁关我屁事?谁说我一定要嫁给你?”
  她一跺脚,飞奔上楼,藉口看楼上,其实是没力气留下继续和刘吉舌战。
  看着刘吉他们斗口,孟神医只得佩服刘吉可真是将男人本色。发挥到极至。
  一夜无事。
  刘吉他们并未在翠园多加停留。
  隔日清晨,天才刚朦朦胧胧有些微光,刘吉他们已再度驾着马车,朝襄阳城奔去。
  天色大亮时,他们已一口气驾车奔出数十里。
  此时,马车已渐进入山区。
  由于小路崎岖,李喜金不得不放慢奔驶的速度。
  正当马车转过一个山坳,眼前黄土路上,一截巨大枯木栖阻道上。
  李喜金反应极快,急忙“唏聿!”一声勒住马缰!
  口中同时大叫:“阿吉,有状况!”
  拉车之骏马因为李喜金突来的勒制,长嘶着人立而起,马车便在一片黄沙飞漫之下,虽险却也即时的停了下来。
  刘吉施施然钻出车厢,高倨座头,望着枯木被端一队黑衣人谨慎兼惶恐地缓缓围了过来。
  一见来人服饰,刘吉心里暗笑,脸上却已摆出昔日在阴阳门总坛中少门主的威风。
  他大剌剌地双手插腰而立,怒声喝道:“对面是哪个分舵所属?竟敢阻拦本少门主之大驾,不要命了吗?”
  他这雷霆一喝,不仅吓得对面阴阳门所属为之一怔!
  站在他身边的李喜金更是首当其冲,被吼得耳鸣心跳,直叫怕怕。
  刘吉瞪了阿喜一眼,暗示他噤声,别泄了底。
  对面来人,一名年约匹旬,长得方脸大耳,身材甚是魁梧的中年汉子,越众而出。略见犹豫的朝刘吉拱着手,“属下南漳分舵舵主施鲸,拜见少门主。”
  刘吉一见此法有效,便知鬼王尚不能确定自己离奇失踪之原因。
  放而仍未对所属宣布他这个少门主无效矣!
  既然有少门主如此好用的身份,刘吉心头岂有不乐之理。
  他摆出特意塑造的少门主形象,狂妄斥喝:“你叫施鲸吗?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拿此阵仗招呼少门主,你莫非想对付本少门主?想造反了吗?”
  施鲸心里暗想:“看他如此狂妄之态,与总坛之传言完全相符,显然果真是新任少门主了。”
  当下,他惶恐躬身:“启禀少门主,属下不敢。只是属下接获总坛通报,据称少门主乃为妖人胁持不知所踪,要属下等加意寻查。昨天,因有门下弟兄见到疑似胁持少门主之马车,是以属下才会在此,埋伏拦截,准备营救少门主。属下绝无造反之意,请少门主明察!”
  刘吉晤地一声:“原来如此。看来,你们是误会了,本少门主乃因待在总坛太闷了,因此微服出巡,并非道人胁持,尔等可以退走矣!”
  听到“微服出巡”,李喜金和施鲸不约而同瞄了刘吉一眼。
  “他以为他是谁?”二人心中想法一致。
  “可是……”施鲸面有难色:“启禀少门主,总坛有命,若见到少门主一定得设法留住少门主,同时尽速回报总坛知悉。因此……属下敢请少门主前往分舵,略做盘桓。”
  “盘桓什么?”刘吉瞪眼道:“我告诉你为什么总坛急着找我,因为本少门主乃是翘家出来玩,门主担心我的安危,因此想叫我回去。可是本少门主才刚玩出兴趣,还不想回去做乖宝宝,所以你是请不动我的。你便认命一点,自己回南漳去吧!”
  施鲸身后的阴阳门门徒听少门主如此说话口气,简直和所有被宠坏了的富家子弟一模一样,有人已忍不住“噗嗤!”地偷笑出声。
  施鲸回头瞪了手下一眼。
  依旧为难道:“但是,总坛若知属下探得少门主行踪,却知情不报,定有惩戒,属下实在担当不起。”
  “我又没叫你不要报!”
  刘吉白眼道:“你尽管去报,而且就说是本少门主说的,我昨天在翠园遇见襄阳王府的小王爷,与之相谈甚欢,所以决定应他之邀,前往襄阳王府做客。小王爷现在我车上,你们不可惊扰了王驾,快快退去,否则让人家笑话咱们阴阳门没规矩。你不用担心总坛找你麻烦,反正任何事情都由本少门主替你负责便是。”
  施鲸等的就是刘吉最后一句话。
  既然有少门主要负责,他哪怕总坛方面罗嗦,眼前先不得罪这位人王才是上上之策。
  “属下遵谕!”施鲸有了下台籍口,立刻命令手下移开阻道枝木。
  他忽又想起一事,问道:“敢问少门主,有一位姓孟的郎中可是和你在一起?”
  “没有!”刘吉回答的干脆利落。
  施鲸不死心道:“可是据宜昌方面传来的消息说,好像看见他和你一起出现……”
  刘吉扳起脸斥道:“你懂不懂规矩?本少门主说没有就是没有!我管你宜昌方面说什么?总坛不也说本少门主被胁持?我现在正安安稳稳地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哩!人家随便骗你,你也相信?说你这么没有判断力,还想当什么分舵主?”
  施鲸挨了一顿官腔,老脸甚是无光,这位少门主的威风,他算是领教到了。
  他巴不得快快快送走这个恶神,当下哪还敢多说什么。
  眼看阴阳门所属搬动横木煞是费劲,弄了半天还搞不动那截枯木。
  刘吉索性挥手叫他们退开。
  他人在马车上,凌空劈出一掌,复又翻掌一挥,只闻轰然一声,那枯木登时如中雷击,炸碎开来。
  碎片却被刘吉的掌劲扫落一旁深谷。刘吉故意露了一手,震住在场阴阳门徒,接着振臂高呼他所创的口号,“阴阳门出,统一江湖。”
  众门徒一怔乍醒,立刻齐声应道:“阴阳门出,统一江湖。”
  刘吉一挥手,阿喜适时抽动马鞭,喝着驾车离去。“恭送少门主!”施鲸不忘率领所属拍下顺风马屁。
  直到马车绝尘而去,完全消失了踪影,阴阴门所属始爆出一阵哗然:“哇!总坛传言果然不虚!”
  “有这种主子在上面,倒霉的是咱们哩!”
  “听说,少门主乃是大侠刘千知之子,他怎么会如此盛气凌人,一点也不像刘大侠呀!”
  “别胡说,根据总坛传言,他姓梅不姓刘,说他姓刘的,全都被处决了。”
  “他哪会是刘千知之子,你没瞧见少门主的武功多厉害呀!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少林留级生。”
  “有道理。”
  “说的对……”
  他们七口八舌,众说纷坛,还搞不清楚自家少门主究竟是哪一号人物。
  鬼王大概也没想到,她视为妙计的阴阳迷魂汤会被刘吉反过头来利用,变成混淆阴阳门的手段吧!
  刘吉他们在阴阳门所属的恭送下,一口气奔出十余里,方始放慢车行速度。
  李喜金早已抱着肚子笑倒于座头:“大少爷,我真是服了你,瞧你把那些呆头鹅唬得一愣一楞的。”
  刘吉亦是笑得眼泪都流出来:“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我当少门主是如何的威风,可是一点都没骗你们。”
  车内,苗如玉笑得直打颤:“难怪你念念不忘当少门主的滋味。那种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德性,谁看了都受不了,阴阳门总坛一定被你搞得乌烟瘴气。”
  刘吉嘻嘻笑道:“鬼王却爱看的不得了,她巴不得我越坏越好。”
  “她想利用你打击老爷,当然希望你越恶劣越妙喽!”
  “所以说……”刘吉道:“最毒妇人心呐!”
  苗如玉不服气地哼声:“喂!说话小心一点,这里还有一个女人哩!”
  刘吉谑道:“你这个女人只能算是小女子,还不够资格叫‘妇人’,你有什么好不服气的?”
  他们三人说说笑笑,车上并未见孟神医的踪影。
  原来,这正是刘吉的计谋之一。
  刘吉知道鬼王一定不会放弃捉拿孟神医,以完成她美容的心愿。
  因此为了隐匿孟神医之行踪,刘吉已替孟神医易容换貌,以方便孟神医前往安全处躲藏。
  至于刘吉,则故意将马车弄得神秘兮兮,好让鬼王误以为盂神医仍在车上,藉以引来鬼王的追踪。
  如此,孟神医之下落才不易被揭穿,也避免了来日鬼王会再逮住不会武功的孟神医,做为威胁刘家的手段。
  刘吉如此费心安排,甚至不惜以自己为饵,真可谓用心良苦。
  因为,他若是被鬼王追上之后,揭穿佯装受迷之事,还不知鬼王将会如何对付他哩!
  隔日午后。
  刘吉他们的马车驶入襄阳城。
  阴阳门襄阳分舵早已接获指示,盯牢少门主,务必将少门主留于襄阳。
  因此,刘吉他们一进城,襄阳分舵所属的阴阳门徒,立即紧张兮兮地准备去接人。
  然,马车还真的直接驶向襄阳王府而去,令阴阳门所属为之傻眼,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急急报请总坛方面指示,该如何处理。不过二天工夫。
  阴阳使者竟已赶到襄阳城,硬着头皮到襄阳王府求见自家的少门主,但是却被王府中的侍卫轰了出来。
  王府方面不悦地宣称,堂堂王府小王爷岂会与江湖宵小有所往来。
  若有人胆敢假藉小王爷名义胡作非为,或自抬身份,王府必将严惩之!
  是晚,太阴使者连同襄阳分舵主一起夜探王府。
  果见刘吉他们的马车停在王府马房边。
  第二天。
  太阴使者再次上王府,表明有人看见少门主所乘马车驶入王府之内。
  襄阳王府的内务总管查明,原来那马车是人家送给马夫的,王府马夫暂放府内,有何不可?
  太阴使者咄咄逼问,是何人送给马夫?
  王府总管不堪其扰,更怒太阴使者口气欠佳,一声不知道赶走阴阳门人。
  不到半个时辰。
  襄阳城总兵奉命带兵前去查封阴阳门襄阳分舵堂口,理由:大胆刁民,结党集社图谋滋事,官府为防患未然,特此查封贼窟。
  凡阴阳门所属,一概于当日入夜之前解散,并不得于襄阳王府左近百里之内活动,若有违令,视为叛逆,杀无赦!
  官令一下,阴阳门所属为之傻眼,太阴使者更是暴跳如雷,奈何民众岂能与官斗,只有愤恨不平地看着分舵被封,全体人员退往南漳分舵待命。
  从头到后,襄阳分舵所属的阴阳门徒没有人搞得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莫名其妙就被抄家查封,赶出了襄阳城。
  刘吉如果知道他无心的安排,竟轻易就让阴阳门关了一个分舵,包管乐得笑掉大牙。但是,他的人呢?
  银城之狮扫描校对及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