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急救站》

第二十一章 古宅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西郊外,近山区,一片茶园。
  茶园业已荒芜,显得苍凉。
  茶园深处,一栋古宅若隐若现。
  古宅建筑有若酒楼,若是全新,必定豪华,可惜已斑剥甚久,显得老旧,但古朴风韵犹在。
  几层建筑,颇有架势。
  门前本有旗台,只剩长竿,接着破旧灯笼,随风飘甩。
  一股落漠孤寂隐隐泛出。
  灯笼犹可见及“茶”字,大概此楼原是卖茶之用。
  大门旁果然嵌着一青石园,显有“天茶楼”三字。
  可惜石匾旁又加两张本是红纸,却贴得发白之字条,写着“今天不卖茶”
  ,以及“拒绝借宿”两句。
  高化龙回想童年,此处曾盛极一时,自己倒不时溜来戏耍。
  他还记得茶王李元化所种之茶,远近驰名,但李元化一死,此楼立即没落,一直到现在,已乏人问津。
  刘吉第一次见比捂桐还高之茶树,就在门口,枝干足足有腰身这么粗,恐怕有数百年了吧!
  无暇回味,胡一鸣已敲向大门两个铜环。
  “咔咔咔”,脆响声传出。
  门内立即应声:“谁?”粗沉有若中年人。
  有人回话,胡一鸣倒是吃惊,立即示意田叶青。
  田叶青登时应声:“是我,田叶青!”
  那声音更沉道:“是田大夫!”
  脚步声立即传出。
  那步伐似若酒鬼,叭叭重响,让人闻来身形亦跟着发晃。
  叭叭叭叭几声,停在门前,大门未开,酒气立即冲鼻,众人为之东张西望,里头果真住个酒鬼?
  门扉终于打开了。
  众人立即见着这个酒鬼!
  只见一副老态,头发乱七八糟,胡子亦乱七八糟,一身青布衣衫邋邋遢遢,尽是酒渍,宛若街头流浪汉。
  唯一干净者,大概是手中抓着那瓶酒吧!
  里头未点灯,所有门窗全封起来,还糊厚纸,一片阴森黝黑,说它阴曹地府,也没有人会反对。
  两眼却血丝满布,很难把他和活人想在一起。
  田叶青怔诧道:“你的脸怎变得如此之白?”
  比起上次,简直无法想象。
  那人哈哈醉笑:“我白?不是越白越美?我喜欢白,越喝就会越白!哈哈哈哈!”又灌几口酒。
  刘吉问向田叶青:“他就是……”
  田叶青默默点头。
  刘吉征询意见般瞧向高化龙,他亦点头表示错不了。
  刘吉道:“他以前就醉成这个样子?”
  高化龙道:“以前潇洒得很,而且喝酒甚有风度。”
  刘吉轻叹:“时隔几年,全变了样,幸好你却还认得!”
  高化龙道:“我是看他眉毛尖长,和老虎差不多,才作此判断。”
  胡一鸣桄然:“我也看出来了,他的确是西门玉虎没错!”
  刘吉道:“看来他跟钱老头差不多嘛,都是老头一个!”
  高化龙道:“以前他是比钱老爷年轻甚多,那时或许保养好,现在沦落市井,自然老化了。”
  西门玉虎此时已眯着醉眼瞧向众人,笑的甚邪:“哇哇哇……来了不少客人……”醉中带着醒意,转向田叶青:“这是……”似有难言处。
  田叶青笑道:“有点儿事,就过来了……”
  西门玉虎怪笑:“找我的,准没好事……”瞄向众人,打量什么。
  刘吉凝视着他,含笑道:“老头,年纪不小了吧?”
  西门玉虎叹笑道:“很少人叫我老头,不过,算是很多啦,对于现在的我来……”神态有些怅凉。
  刘吉道:“今年贵庚?”
  西门玉虎道:“有必要知道吗?……三十七八吧?”
  刘吉皱眉道:“这么年轻?”
  西门玉虎道:“怎么?这副长相,一定得五六十岁才行?”
  刘吉笑道:“不错,这很容易引人误会!”
  西门玉虎道:“你认为我在说谎?我又不是女人,怕什么?几年前,他们全说我三十岁不到呢!”
  哈哈怪笑中,又灌了几口酒,感慨又道:“只不过短短的三年,我竟然会老了二十来岁!”
  刘吉道:“你自己都没察觉?”
  “那又如何?”
  “你似乎心已死!”
  “死了!是死了!”西门王虎惟声更叹,烈酒猛灌。
  刘吉道:“你还念念不忘几年前那件事?”
  西门玉虎哈哈怪笑:“是吗……你似乎比我更难忘记那件事。”
  刘吉默然不语,凝目瞧他表情。
  西门玉虎怪笑后,又是一声轻叹:“其实我已经想尽办法在忘记那件事!
  结果还是忘不了!”
  刘吉道:“你喝酒,莫非也是为了忘记此事?”
  西门玉虎稍稍颔首:“这本是个好方法,可恨最近渐渐失效……”
  “麻痹了?”
  “或许是吧!”
  西门玉虎笑道:“也可以说,我酒量越来越好了!”
  他瞧向众人,忽然想到什么,哈哈一笑:“远来是客,怎好立在外头,请进!别的没有,烧酒倒有几壶。”
  说完招招手,先行回坐厅前那张唯一较干净的四方桌。
  桌上摆了一大坛酒,他想想,往左墙原是茶柜处,抓来大碗,摆于桌上,便斟起烈酒,五六碗全斟得满满。
  众人坐于桌前,似乎总觉不甚卫生,没有人举杯饮酒,却闻得酒香四溢,倒是陈年佳酿。
  此屋原是品茶之楼,设计有若客栈饭馆,可惜已没落,桌椅尽收于四角,沾染尘垢,蛛网。
  就是楼梯的扶手,也全是脏尘,宛若荒宅,让人觉得有若身处鬼屋之中。
  西门玉虎举酒相敬,先干为敬,众人只作样子打发过去。
  他却不在乎,淡淡笑道:“大老远跑来,只对我的过去感到兴趣?”
  西门玉虎道:“换做你,你敢吗?”
  “呃……不敢!”
  刘吉笑道:“哪是找死!”
  西门玉虎叹声道:“所以我不觉醒都不行!”
  刘吉道:“那许素贞呢?”
  “她?”西门玉虎一愣。
  刘吉道:“你就如此甘心放弃?”
  西门玉虎轻叹:“算了,女人要走,谁都留不住,何况我输了如玉庄,她根本不会再跟我……”
  刘吉道:“你认为她爱慕虚荣?”
  西门玉虎道:“至少她已经嫁给钱老头,足足大她三十岁的老头!”
  想及痛心事,他又猛灌烈酒。
  刘吉皱眉道:“看来,你似乎越喝越醒,千杯不醉!”
  西门玉虎道:“我还能醉吗?一醉输掉如玉庄,再醉岂非输掉性命?”
  刘吉道:“会珍惜生命者,总算还有救!”
  西门玉虎帐笑:“可惜有时候活着还比死了难熬!”
  刘吉道:“你看来就是那种人!”
  西门玉虎道:“我希望我不是!”
  “可惜你就是!”刘吉道:“所以我得问明白,你方才所言,完全是真话?”
  西门玉虎一愣,随即说道:“我己经落魄到如此的地步,已是众人皆知之事,有何好隐瞒?”
  刘吉道:“包括陌生人?”
  西门玉虎道:“对你或许陌生,但那两位,我一点也不陌生,你是他们伙伴,而且一直在问话,当然关系匪浅,我该知道你来路,用意。”
  胡一鸣、高化龙一愣,同声道:“你已知道我是谁?”
  西门玉虎道:“知府贴身保镖,秘密总捕头胡一鸣!快剑庄少庄主高化龙,我说得没错吧!”
  胡一鸣满意笑道:“难怪你有问必答,敢情是认识我胡某人!”
  西门王虎瞧向刘吉,淡笑:“却不知这位……这二位……”转瞧苗如玉和李喜金二人。
  刘吉道:“在下刘吉,两位是我友人。”
  高化龙道:“或说神幻无影刘千知之子,你更能明白。”
  “刘千知之子?”
  西门玉虎目光闪动,难得露出一抹惊诧笑容:“难怪高兄如此尊重,原来来头不小啊!贵客光临,实在得敬上三杯!”
  说完,举酒先敬先饮,咕噜咕噜,足足喝下了一大瓶,却不见醉意。
  刘吉意思意思喝一口,倒见香醇,道:“如此美酒,这样喝法,不怕遭塌?”
  西门玉虎笑道:“别的没有,像这种酒,地底埋了最少千百坛,呵呵,该是老祖宗替我省酒钱才埋的吧!”
  刘吉笑道:“有机会倒想喝个够!”
  “现在不行?”
  “有人在此,你说行吗?”
  “呃……想必有事?”
  “不错!”
  “专程找我有事?”
  “不错!”
  刘吉道:“我们有些问题实在无法解决,所以想前来请教。”
  西门玉虎道:“看在武林奇人刘千知分上,我有问必答,知无不言!”
  刘吉道:“这么真诚?”
  西门玉虎道:“那是先见之明,我这能耐,想瞒武林奇人,那是做梦,干脆大方一点了。”
  刘吉干笑两声:“呵呵言重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啦,这就请西门兄回答。自从那一夜赌输如玉庄之后,你到哪里去了?”
  西门玉虎道:“什么地方也没去,就躲在这里!”
  “哦!”
  “老实说,当时的我心灰意冷,脸面己无光,除了躲之外,难道还在外头让人家看笑话么。”
  想及往事,西门玉虎不胜唏嘘。
  刘吉道:“有人却说你远走他乡!”
  西门玉虎道:“没这回事,我还有祖产,怎可能一走了之!”
  “当真如此?”刘吉不禁转向田叶青,想征得答案。
  田叶青紧张地道:“他明明远走他乡,我亲眼所见,几天前看病,他也说过刚回来不久的!”
  西门玉虎道:“我总得去收田租吧!除此之外,从未离开这里,公子不信,可以问问附近居民,看看是否认得我这酒鬼妖道!”
  刘吉道:“为何叫你妖道?”
  西门玉虎道:“有时我习惯穿大袍,又不扎紧,有时喜欢手持木剑乱耍,他们便叫我妖道。他们说我这里是鬼屋,我干脆装道士驱鬼,久了,便叫开了。”
  刘吉瞧他一脸鬼样,倒也相信此屋不闹鬼都不行。
  他问道:“你去收田租,要多久?田产在哪里?”
  西门玉虎道:“石湖那头,来回不到十天,少侠只要去问西门王产业,立即就会明白。”
  胡一鸣皱眉道:“原是西门王,当年猛将,晚年退休,受封不少土地……
  ”暗道,可惜已被败得差不多了。
  刘吉道:“我倒非怀疑你没田没地,只是田大夫说你三年前已离家出走,两月前才回来,我不知该信谁的?”
  田叶青急道:“西门玉虎,你那天明明如此跟我说过的。”
  西门玉虎皱眉道:“有吗?我何时跟你说过什么?”
  田叶青道:“你生病时,到我药铺取药,还请我喝酒,难不成你全忘光了?”
  西门玉虎道:“哪有忘记,我们还在附近天香楼喝得过瘾,就是没提过我离家出走一事。”
  田叶青急道:“我看你是喝醉了,忘了!”
  “怎会醉?我还记得喝去两瓶烧刀子,一瓶女儿红,叫了五样小菜,最后还加了一道糖醋鱼肚,你还说好吃极了,我怎会记错?”
  田叶青道:“喝了三大瓶酒,还不醉,我只喝两杯而已!”
  西门玉虎笑道:“那叫什么大瓶?酒楼的酒瓶简直比杯子还不,加在一起,远不如两大碗,凭我现在酒量,会醉?实在有点想笑掉大牙!”
  田叶青道:“可是你明明走路东摇西晃,那是醉步!”
  “嘿嘿,醉步使人舒服!”
  西门玉虎道:“那是我的习惯,试问,我若醉了,怎会自己去结帐,二两八钱,我给了,五两银子,掌柜要找钱,我说不必,他便再送三瓶女儿红,走到路上,有个小鬼在卖糖葫芦,一支三分钱,我买了二十支,六十个子儿算得一清二楚,然后,要他送给其他小鬼吃,落个皆大欢喜,你说,我是醉了?”
  田叶青为之一愣!
  没想到他记得如此清楚,这根本非酒醉者所能办到的事啊!
  刘吉瞄向田叶青,似笑非笑道:“他说的可是真实?”
  田叶青无言颔首,嗯了一声。
  刘吉转瞧西门玉虎道:“当时你和他聊些什么?”
  西门玉虎道:“什么也没说,照我记亿,只聊些伤寒、戒酒之事,他倒希望我能戒酒,还有……”欲言又止转瞧田叶青,不知该不该说。
  田叶青冷道:“有良心,便把实话说出!”
  西门玉虎道:“你当真愿意?”
  田叶青冷道:“在此地,我没什么不可告人之秘!”
  西门玉虎道:“既然如此,我便放心直言了。”考虑着该怎么说。
  刘吉道:“敢情你们还有秘密?”
  西门玉虎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而是一种协定而已,他出钱租我一间房子,要我替他做些事……”
  田叶青闻言怔诧道:“你说什么?我租你这破房子?你别胡诌了行不行?
  ”西门玉虎道:“我哪敢胡诌呀!两月前,你明明到过此,说要租我的房子,难道你敢否认?”
  刘吉盯向田叶青:“真有此事?”
  “有……”
  田叶青脸面煞变:“可是,那只是来此试探,随便说说而已。”
  西门玉虎道:“订金都付了,岂是随便说说!”
  “我没有……”
  田叶青仍想辩解。
  胡一鸣已喝道:“先给我住嘴,没问你,不准开口。”
  此语喝出,田叶青顿时僵住,不敢乱言。
  刘吉瞄向他,道:“你说过只见一次面,怎变成这么多次?”
  田叶青急道:“当时情急,我简要说说而已,谁知他会舌灿莲花,胡言乱语。”刘吉道:“不管如何,等他说完,有意见你再说,否则闹来闹去,对任何人都不利!”
  田叶青默然点头,狠狠瞪了酉门玉虎一眼。
  刘吉瞧他已平静,始再问向西门玉虎:“他何时租你房子?”
  西门玉虎道:“大约两月前,正确时间记不清了。”
  刘吉道:“租金多少?”
  西门玉虎道:“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刘吉道:“这么多?只租两个月?”
  西门玉虎道:“没错!”
  “租整楼?”
  “只租一间。”
  “一间?”
  刘吉不禁想笑:“这么好赚之事,并不多见!”
  他瞧往田叶青,他脸色更青,一副咬牙切齿!
  西门玉虎道:“的确好赚,不过,我还得做些小工作才行,但怎么算都划得来。”
  刘吉道:“什么工作?”
  “养羊!”
  “养羊?”
  刘吉怔愣:“养在楼顶?”
  西门玉虎笑道:“是拿羊养东西,两天一只,其实并不难!”
  刘吉道:“养什么东西?”
  西门玉虎欲言又止,终于还是说了:“养一群拇指大的毒蜂。”
  “杀人蜂?”
  刘吉不禁一愣!
  众人更是睁大眼珠,不断来回瞧于西门玉虎和田叶青之间。
  田叶青冷迸几字:“全是一派胡言,我看是你自己养的吧!”
  没有人再信他的话,目光全落于西门玉虎身上。
  胡一鸣道:“是不是杀人蜂,全身黑色者。”
  西门玉虎道:“是什么蜂种,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一大群,黑成一团,嗡嗡狠叫,听来甚是可怖!”
  刘吉道:“你怎会愿意把房子让人养蜂?”
  西门玉虎道:“只要不是用来奸淫掳盗,我有何理由拒绝?何况五百两,对于现在的我,可说是一大笔数目,我更无拒绝必要,而且只要一小房间,怎么算都划得来。”
  刘吉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西门玉虎道:“当然啦,在得知他要养蜂之下,我是有意见,但他说那是一种药蜂,不会蝥人,只用来配药,我也就信他几分,可是日后怎么看都不像是乖乖蜂,只有少惹它为妙了。”
  刘吉道:“只配药?配什么药?”
  西门玉虎道:“这只有他自己明白了。”
  田叶青暗骂一句:“配毒死你之药!”
  刘吉瞧他一眼,淡然一笑。
  田叶青欲言又止,终于轻叹不语,一切等对方说完再说吧!
  刘吉道:“你不觉得以羊喂蜂,养法甚是怪异?”
  西门玉虎道:“是有一点,但既然是特殊蜂种,且用来配药,反正自古秘方多的是,我哪还想这么多。只是黑蜂越来越多,食量渐渐加大,倒让我担心不少。前几天要他多送山羊过来,他却说快要用不着,要我别管,我只好随他了。”
  胡一鸣道:“他怎说用不着?难道想宰杀毒蜂了。”
  西门玉虎道:“我也是如此想,毕竟养这么久,也够肥了,可以下药啦!
  ”
  胡一鸣冷笑,此举当然亦可解释成只要杀了钱老爷,毒蜂已无用处。
  田叶青还是一味咬牙,不吭一字。
  西门玉虎灌口酒,又道:“其实,我仍颇为担心那蜂群,尤其在最近,老是吃不饱之下,几乎天天夜晚往外飞冲,直到天亮才回来,不知在搞什么鬼!
  ”
  胡一鸣心神一紧:“它们最近时常飞出去?”
  西门玉虎道:“不错,大概饿昏头,自行去觅食了吧!”
  刘吉道:“你亲眼所见?”
  西门玉虎道:“怎能不见?千万只一大群往外冲,简直像蝗虫大阵,吓得我把门窗全封死,深怕它们倒飞回来,把我吃了!”
  刘吉道:“你不是说那是间房子,密闭的吧?毒蜂怎会飞出?”
  西门玉虎道:“哪有密闭,田叶青早就留了出口,让蜂群可以进出外头,就像养鸽子,此房只是它一个窝而已。本来倒也相安无事,只是最近饿着了,每天夜晚即飞出,直到深夜才回来。
  几天前更是嚣张,一去三天不见踪影,直到刚刚才全部飞回,看是逮着了一头大野牛,吃得过瘾吧!”
  刘吉怔诧:“毒蜂曾失踪三天?”
  西门玉虎道:“如此饿法,失踪几天并不稀奇!”
  刘吉道:“它们去了哪里?”
  西门玉虎道:“我又不会飞,怎知它们混到哪去?”
  刘吉道:“总该有个方向。”
  西门玉虎道:“这倒是略知一二。反正群蜂飞窜亦十分壮观,我总会偷偷潜到外头瞧瞧,虽是夜晚,但月光下一团黑云仍逃不了我耳目。它们每次飞出去,必定先在屋顶盘旋一阵,然后飞向月光,突然间又折向东南方,算算位置,还真是飞向苏州城,照我想法,说不定是田大夫在训练它们自由飞行,否则那可就大大的不妙……黑蜂可能把人肉当食物啊!”
  此语一出,个个动容。
  田叶青己忍无可忍,怒斥道:“西门玉虎,我跟你何仇?你竟然如此栽我赃!”
  说着就要欺前拼命!
  胡一鸣见状,猛地抓扣他,斥道:“给我坐下,此时此刻还容不得你发狂,否则扭断你手臂!”
  田叶青被扣扭,疼得泪水直流,哪还能找人算帐,唉唉痛叫,仍忿忿不平:“他明明在信口雌黄,胡诌栽赃,大人明查明!”
  胡一鸣冷道:“是非真假,我自会查明,还不给我闭嘴!”
  田叶青被逼之下,终于闭嘴,两眼含泪,脑袋直摇,悲痴直道不是那么回事。
  西门玉虎莫名不解:“田大夫怎么回事?我只说蜂群乱飞,你便如此紧张,还说我栽赃,难道发生不可告人之事?”
  他似乎觉得多嘴,不敢再多说。
  田叶青泪眼含眶,求助刘吉,道:“你们不要听他所言,他说的完全是谎话啊!”
  刘吉伸手制止他,转向西门玉虎道:“先看看那群毒蜂再说!”
  西门玉虎道:“有此必要吗?蜂群似乎甚凶悍!”
  胡一鸣道:“也许吃饱回来,乖多了吧!”
  西门玉虎颔首:“既然如此,跟我来便是!”
  他立身而起,深深吸气,似想让自己清醒些,以免栽入蜂巢,自找麻烦。
  吸气过后,但觉顺畅,向刘吉说个请字,已晃着醉步,先行登楼。
  刘吉紧跟其后,苗如玉、李喜金配合行去。
  胡一鸣则推起田叶青押着前去。
  高化龙则走在最后头。
  田叶青此时已前后受困,根本毫无退路,只有认命跟着。
  他前途命运未卜,行来脚步甚是沉重。
  最沉重者还是西门玉虎,他那醉步叭叭叭叭晃响,让人觉得腐旧楼梯,似乎随时会被踩垮。
  幸好刘吉三人已是高手,根本未放在心上。
  楼阁不知多久未曾打扫,尘垢处处,蛛网遍角,更显得鄙陋阴森。
  胡一鸣武功较差,行及腐旧楼梯,叭叭叭叭晃响,总觉随时将断,不禁怔仲起来。
  他故做潇洒状:“如此梯子,走来摇摇晃晃,倒是适合醉步,可惜好像随时都会倒塌,西门兄还习惯吧!”
  西门玉虎笑道:“放心!我已走了三年又两个月,到现在一点毛病也没发生过。”
  胡一鸣淡笑:“说的也是,实可谓醉梯醉人走,呵!”
  高化龙道:“此处灰尘已厚如烧饼,怎不打扫一下?”
  西门玉虎道:“可惜没时间。”
  高化龙道:“你都在忙些什么?”
  西门玉虎道:“喝酒!”
  高化龙淡笑:“果真是大忙人!”
  瞧他醉人说醉话,高化龙不再乱扯,凝目注视四周。
  渐渐地,众人已行至楼阁的最后一间,隐隐约约已闻及嗡嗡震翅声,且传来一股沉腐臭味。
  苗如玉登时皱眉,这一味道和尸臭差不多,最是难闻,偷偷地拿了药物,抹向鼻子,始较为舒服些。
  她亦想替刘吉抹上,刘吉却表示有时味道亦是线索,不抹也罢,苗如玉只好笑他是逐臭之夫。
  再问李喜金,他亦坚持不抹,落个臭味相投封号。
  眼看长廊尽头已至,一间房门紧闭,秘室呈现眼前,里头嗡嗡刺响,简直如千万只苍蝇挤入麻袋,随时会挤破房门冲出。
  那股威力让人背脊生寒不只恶心,另有一般脏。
  西门玉虎倒也习惯,说道:“就是这间了。”准备开门。
  刘吉道:“你不怕一开门,毒蜂立即冲出来?”
  西门玉虎道:“里头还有一道铁网门,否则我哪敢喂它们!”
  说着慢慢解下绳索,神情却稍见紧张。
  刘吉笑道:“你现在看来,一点醉意也没有!”
  西门玉虎道:“现在还能醉吗?要是不小心掉进去,哪还有命在!”
  他深深吸口气,醉意更退,然越让人恶心,他道:“其实这股臭味,已是最佳解酒良方了。”
  刘吉满意颔首,转向李喜金,讪笑道:“听到没有,下次你醉了,这就是你的下场!”
  李喜金欲呕:“饶了我吧,今后,说不定见酒即呕!”越想越觉恶心,赶忙向苗如玉要来清凉药抹在鼻头,方自好过些。
  房门已被开启,另有一道铁网门挡住,铁门下边乃实心,只有上半边是网状,且装有弹簧,只要塞东西过后,立刻弹回原状。
  那强烈臭气涌来,众人不由退走数步,尽是捏着鼻头,胃部已在收缩,几乎随时会呕出东西。
  还好,有人抹了药,有人定力足,未当场失态。
  唯独田叶青,乍见无数指粗毒蜂如苍蝇塞在铁网上,只只沾粘臭液,瞧来既脏且恶,复加味道涌罩,登时翻胄,呕出东西,脸色更形苍白。
  众人见状更恶心,纷纷让他靠墙呕个够。
  胡一鸣却冷道:“养虫的呕虫?这倒是唱作俱佳!”
  似乎众人多多少少有此想法,并未理会他。
  刘吉转问西门玉虎道:“你不是说喂了不少山羊,骨头呢?”
  西门玉虎道:“有的已清理掉……,有时候它们会飞出去,趁此清理,有的仍留在里头,只是在角落,未开门,看不见。”
  刘吉满意这答案,道:“我还以为它们饿得连骨头都吞了呢!”
  他转向高化龙暗示,当时钱老头被吃个精光之事似乎不正确。高化龙亦未敢再坚持。
  毕竟他也认为有可能。
  刘吉向苗如玉道:“它们应该就是专吃尸体的尸蜂了?”
  苗如玉道:“不错!和夫人寝室柜子里头的尸蜂一模一样。”
  刘吉道:“通常要如何才能驱使它们?”
  苗如玉道:“这么恶心的东西,我可没见过,也搞不清如何驱使,可惜以前未问过师父……”
  刘吉喃喃说道:“倒是棘手问题。”
  忽然间,他嗅到一种极淡,似乎发自某种植物树枝之香味,皱眉道:“你的门,用啥制造的?”
  西门玉虎道:“我怎知?这房子少说也有七八十年,我未出世便有了,不过公子放心,经过七八十年的门,怎还有味道?纵使有,也将被这些臭味压下去!”
  苗如玉亦嗅及:“这是新的味道?奇怪?”四处寻转,想找出源头。
  然而来不及寻源头,秘屋里大群尸蜂突然疯狂般嗡嗡震翅焦躁不安,不断挤挤撞撞,似欲飞出。
  刘吉怔诧道:“它们受惊了?还是肚子饿了?”
  尚来不及多想,蜂群震翅嗡呜大作,一大群直往屋角那秘洞钻去。
  那洞口只及两个拳头大小,蜂群却如流水入洞,化成一条黑蛇般,准确无比地钻了出去。
  李喜金见状大惊:“快追,妖蜂要逃了!”
  此语惊得高化龙、胡一鸣急起直追。
  但追出三数步,顿觉刘吉根本未动,两人一愣,始想及蜂群如飞鸟,无所不达,凭自身这两下子怎追得着?只好顿足回来。
  胡一鸣打哈哈道:“下了楼梯,再退出去,蜂群不知飞往何处啦!”
  他想自我掩饰,然却欲盖弥彰,还好,没人理会他,落个自在。
  高化龙不言为妙,只瞄向李喜金,疑感他怎未追去。
  其实李喜金只不过通知刘吉,见人没反应,他当然不动了,没想到有两个呆子动了,使他暗笑于心。
  刘吉无瑕体会笑意,他深怕香味消逝似地,急问西门玉虎:“你时常闻到这香味?”
  西门玉虎道:“不多,却闻过。”
  刘吉道:“何时闻过?”
  西门玉虎道:“大都在蜂群离去时。”
  刘吉道:“这么说,这香味当真能引开蜂群了……到底是何东西?”
  苗如玉若有所觉,道:“会是松杉之类味道?对了对了,师父曾说过尸蜂喜欢棺材味,这味道大概是松杉之类吧!”
  不说不知,这一说,刘吉几乎能确定:“不错,就是松杉味,好端端地,怎会跑出此味道来?”
  目光不禁落于西门玉虎和田叶青身上。
  西门玉虎畅笑:“在下除了酒昧,大概只有汗臭味吧!”
  刘吉道:“把门打开,东西可能在里头!”
  西门玉虎道:“在下没钥匙,两把全在他身上。”指向田叶青。
  铁门有两锁故有两把钥匙。
  田叶青本是呕得脸面发自,突闻此话,神情激怒即吼:“我哪有什么钥匙,你别血口喷人。”
  西门玉虎笑笑道:“自始至终只有你开过此门,钥匙不是在你身上,难道会是在我身上?”
  田叶青怒道:“你……你血口喷人!”
  他忍无可忍,复往前扑。
  胡一鸣冷喝,一把揪住他手腕,斥道:“少装神弄鬼,先搜你再说!”
  说完,一手扣腕脉,一手直往他身上摸去,然而除了些许银子,并未搜出任何钥匙之类东西。
  胡一鸣顿觉疑惑:“怎会没有?”
  田叶青尖厉斥道:“难道你们只会相信奸人之话么?如此侮辱我,还不够吗?”
  苗如玉皱眉道:“香味怎越来越浓?”瞧向田叶青,不敢当面指出。
  胡一鸣闻言,像逮着什么,登时冷笑:“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
  说完,霎时抢身过去,往他衣襟一扯一拖,硬将整件外衫扯下,银子、药瓶霎时落满地,卡卡碎烂不少。
  其中一青瓶却弹出两把铜钥匙,瞧得他自己两眼发直,诧愣当场,灵魂骤失!
  苗如玉则蹲身下来,拾起黄色丸子,捏开它,杉木香味立现,不便说什么,已交予刘吉。
  胡一鸣哈哈冷笑:“看你有何话说!”
  鹰爪擒拿手奇快无比扣住田叶青肩头,一手拾起钥匙,晃向田叶青,要求认罪。
  田叶青已然疯狂,仍自猛扑西门玉虎。
  厉声吼叫着:“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拳打脚踢,却够人不着,硬被胡一鸣给拖住。
  西门玉虎冷笑:“我跟你无怨无仇,怎会害你?何况,只说出你在此养蜂,钥匙也在你身上,如此而已,怎就说害你?”
  田叶青厉声道:“阴险的家伙,你杀了钱老爷,还想栽赃给我吗?是汉子就承认一切的行为。”
  西门玉虎道:“我只是酒鬼,哪来时间杀人?田兄太看得起我了。”
  此时胡一鸣早将钥匙插入锁孔,叭叭两响,他欣喜喝道:“果真能开启,物证已在,小子你如何解释!”
  田叶青怒极生悲,切声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这一切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呵!”
  胡一鸣冷斥:“相信你是一个可恶凶手,有话公堂上说去!”
  田叶青悲极而泣:“天理何在!你们难道想让真凶道遥法外么?”
  胡一鸣斥道:“凶手一向喜欢狡辩,不见棺材不落泪!”
  刘吉把那黄色药丸晃向田叶青,道:“这是你的?”
  田叶青点头道:“是的。”
  胡一鸣冷笑:“终于承认了吧!”
  刘吉道:“既然承认,还有话说?”
  田叶青急叫道:“那只是随身携带之急救丸,根本不是什么引蜂丸啊!”
  刘吉道:“事实却有此功效!”
  田叶青道:“一定有人动了手脚!”
  刘吉道:“怎么动?故意制造几顿,丢到你瓶中?”
  田叶青一时语拙,随又切急道:“那味道根本不对,不是我的救命丸!”
  胡一鸣冷笑:“当然不对,用来引蜂的,怎能救命!”
  田叶青直叫一定被动手脚,却甚难使人相信。
  刘吉轻轻一叹:“田大夫,你最好想些更合理的解释吧!我得暂时把你扣下,直到案情水落石出!”
  田叶青更慌,急叫:“少侠明查,我哪有这能耐杀死钱老爷啊?这一切根本是个大阴谋,您千万不要中人奸计,千万替我伸冤啊!我无罪,快放开我啊!”
  田叶青不断挣扎,惹得胡一鸣火大,猛力一扭,抓得更紧,冷斥道:“狡猾家伙,非得让你吃不完兜着走不可!”
  他已趁机刑罚,田叶青闷疼呻吟,泪水直流。
  刘吉见状,冷道:“一切我会有定夺,你就暂时认命吧!”
  他一指点向田叶青昏穴,人一栽倒,一片沉静。
  西门玉虎皱眉:“他到底犯何罪?”
  刘吉道:“谋杀钱老头!”
  “钱老头真的被杀了?”
  “不错,被毒蜂吃掉脑袋。”
  “哦?我倒所料未及,他养蜂是用来杀人……”
  西门玉虎道:“若真如此,下次毒蜂飞回,得把它们烧死才行!”
  刘吉道:“恐怕不会回来了!”
  西门王虎抽抽鼻头:“的确是件让人无法想象之事……”
  刘吉道:“所以,还得请阁下做证才行!”
  “我?”
  “不错,歹徒总是喜欢狡辩,要定他罪,叫他俯首,得拿出有力证据,而你就是最有力人证。”
  “我要证明什么?又没亲眼见他杀人。”
  “只要证明毒蜂是他养的便行。”
  “这点,本人倒可证明!”
  刘吉道:“那就好,你只要写下‘田叶青的确在此养毒蜂’便行!”
  “要写?”
  刘吉点头道:“口说无凭,何况,毒蜂很可能不回来,此屋亦可能被毁去,证据立即消失。”
  西门玉虎颔首:“倒是有理,可惜我没纸笔!”
  “我有!”
  胡一鸣带点得意说:“干捕快这行,随时要画押,带纸笔,方便多多!”
  他伸手往刀柄扭去,打开云头,露了小洞,里头果然藏了不少东西,他抽出白纸,以及一枝带有笔套之毛笔,交予西门玉虎。
  西门玉虎笑道:“倒也方便!”
  于是挥笔写下字证,交还纸笔,叹了一声道:“我只证明他在此地养蜂,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吉笑道:“如此足矣!”从胡一鸣手中抽过白纸,吹干墨迹,揣入怀中。
  胡一鸣习惯保留口供,如今被抽,有点意外,但想及刘吉武功高出自己甚多,此案又以他为主,只好干笑认了。
  他装回笔,笑道:“此事已了,可以回去审案了吧?”
  刘吉颔首:“自该如此!”
  他踹开铁门,恶臭再度传出,里头倒见几具羊骨头,其它只有脏枯汁液,让人不敢恭维。
  他一找到新证据,遂退去,引人走返大厅,胡一鸣亲自押着田叶青跟在后头,心情笃实不少,事情终于有个了结。
  及至大厅,刘吉拜谢西门玉虎,不便多留,领着众人匆匆离去。
  西门玉虎愣坐当场。
  良久良久,终仍灌酒一饮,纵声长笑,喊着:“没想到我赔上家当,他赔了性命,公平,公平,哈哈……”
  笑声醉狂,传时甚远。
  刘吉等人听及,直觉他似乎出了这口怨气,恐怕又得醉上三天三夜!
  银城之狮扫描校对及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