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急救站》

第十七章 香车之吻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阴阳门和官府早就勾结,果然见及门徒及官兵不断地搜索,大有把整座城翻过来之势。
  刘吉不禁苦笑,没想到会沦落如此地步。
  苗如玉则靠挤心上人身旁,总带点甜蜜绮想,暂时忘去一切危急。
  李喜金则痛心苦笑道:“怎那么巧?鬼王竟然已赶回,这跟斗栽得不轻!
  ”
  他人高马大,窝在桌底小小洞中,说有多别扭便有多别扭。
  话未说完,忽闻脚步声传来。
  数名壮汉搜向各处,就连桌底布帘亦掀开,鬼头刀挥砍几下,迫得三人不敢喘息。
  鬼头刀砍空之后,那人始放下布帘。
  冷喝道:“没人,后院看看!”
  其实他若认真探头搜瞧,或许可发现桌底小洞,以及泥土细屑,三人必露痕迹。然谁又想得着,竟然有人如此快速能挖洞藏身?
  但闻脚步声走远,三人暗暗嘘气,终又逃过一劫矣!
  沉静一阵,苗如玉始道:“他们会走吗?”
  刘吉道:“会吗?鬼王势在必得,必定把此城堵得水泄不通不说不定连秦玉秋夫妇都难逃命。”
  苗如玉道:“咱们都逃不了,他们岂能逃?一定被逮了,可谓前功尽弃!”
  刘吉道:“可是若被逮着,怎会静悄俏,毫无反应。”
  李喜金道:“也许己被敲晕,不醒人事啦!”
  刘吉道:“希望如此,否则事情可麻烦了。”
  苗如玉道:“怎么说?”
  刘吉道:“如果他们真的开溜,这分明是有计划的坑人,也就是说,一切都在他们计划之下,我们只不过是他们的一颗棋子罢了。”
  苗如玉若有所觉,轻叹道:“希望不是才好……”
  李喜金道:“若真如此,待我逮了人,必定绣他一只大乌龟!”
  刘吉叹笑:“一切待这波过去再说吧!”
  三人无奈,只好闷躲洞中。
  夜渐深,搜索人马又来两拨,而后渐渐平静。
  刘吉始敢出来打探,原是快到天亮,纵使江湖帮派霸气凌人,却也不便势压官府,扰得百姓惶恐不安。
  在协商之后,阴阳门终于化明为暗,守住任何通路,以让目标无法走脱,然后再来个瓮中捉鳖。
  至于官兵则藉口四处搜查,只不过手段较为温和,以免引起官府和帮派勾结之侧目情景。
  刘吉见状,心想如此也好,只要自己扮成老百姓,或许暂时可掩耳目。
  当下他折返神庙,想来想去,决定把李喜金脑袋理光,穿上庙中现成之破烂袈裟,伪装成和尚。
  他则和苗如玉扮成平凡的老百姓。
  苗如玉己从千变魔女姜年香那里取得缩肌散,现在只要弄些许在脸上,白嫩肌肤稍皱,头发再弄乱些,前后宛若两人。
  刘吉则干脆把门牙涂黑,眉毛倒垂,十足甘草人物。至于衣衫,此庙倒提供一些捐赠之旧衣,方便不少。
  三人易容之后,总觉想笑,尤其李喜金变成和尚已大呼牺牲太大。
  苗如玉道:“若能藉此混出此城,任何牺牲亦是值得。”
  刘吉道:“恐怕不易!咱们这几手功夫太粗糙,如若仔细探查,随时可穿帮。”
  苗如玉叹道:“总得一试吧。”
  刘吉道:“当然要试,只是,别冒险,照鬼王怒火中烧,说不定已布兵十里,实是不易对付呵!”
  苗如玉叹道:“且走一步算一步啦!”
  三人相视苦笑。
  不敢此时出门,待清晨过后,人潮渐多,三人始敢混在祭拜的香客之中,渐渐行往街道。
  街道上果然重兵重重。
  阴阴门弟子不少已换穿百姓衣服,守住所有街口、巷道,只要一有疑问,必定加以询问或跟踪。
  至于官兵亦三五成群,四处搜索。
  刘吉暗自叫苦,此时三人日不再并肩而行,各自分开,只不过目光偶而交错,有个照应而已。
  刘吉有意探探出城路子,遂向东城行去,却发现官兵镇守重重,每位出城者都得搜身,甚至还得洗把脸。
  他暗自叫苦,莫非鬼王己经知道自己上次冒充他,而误会自己易容功夫厉害,故出此招,眼看洗脸当前,自己必定过不了关,只好折返,绕到另三城门,结果完全相同。
  失望之众,他忽而发现一辆马车架于西城墙角,那车上横木断了一栈,分明是昨夜秦玉秋所驾驶那辆,怎会停留于此?
  人呢?马呢?
  难道他俩夫妇并未逃开?
  可是打探之下,任谁都说没逮着一个。这分明已说明秦氏夫妇仍未落入他们手中,开溜了!
  他们好大能耐!
  刘吉有意无意靠向马车,仔细探查此车,已发现此车结构特殊,只要抽出铁闩,立即可以使马车脱离。
  换句话说,它随时可以换上另一辆马车。
  秦玉秋是百姓人家,怎会懂得这门道?
  莫非这其中真有阴谋?
  刘吉忽而想及那位暗中告密,要秦玉秋跪求自己的灰发老头。
  似乎一切事情全在他掌握、盘算之下吧!
  他已暗自苦笑,敢情栽了筋斗而不自知。
  他有意无意又把苗如玉、李喜金招往巷角暗处,探查四下无人之后,他始说道:“我们可能被坑了。”
  苗如玉道:“那辆马车真是秦玉秋所租的?”
  刘吉颔首道:“不错!他俩分明已逃开。”
  李喜金道:“可恶!害我留此当和尚!下次碰着,非剥他一层皮不可。
  ”
  刘吉道:“这也得先逃离此城再说。”
  李喜金道:“怎么逃?杀出去?”
  刘吉道:“人家怎么逃,我们便怎么逃!”
  苗如玉道:“你这是指……”
  刘吉笑道:“如法炮制!你可知秦玉秋何处租马车?”
  苗如玉道:“西街千里马房吧!她是到过那里。”
  刘吉颔首道:“那便是了!走,到那里瞧瞧!”
  三人心头有了底,遂又各自分开,往西城行去。
  千里马房其实也只是小规模营业。
  十辆马车十匹马,已租出去三马两车,瞧来更形单调。
  老板叫马超,四十上下,秃头、大八字胡,倒像摔跤高手,只是身材较瘦,威风不足,或因姓马,对马特别感兴趣吧!
  马房有若四合院,只是没有外墙,像个反凹,马匹可以自由进出中庭,必要时可关入左右马房。
  或许荆州城已被封锁,生意更形清淡,老板无聊,刷着一匹黑马,动作稍嫌懒散。
  除了他,并未见着其他人,可能还是个光棍。
  刘吉甚快找到地头。
  为免于惹人注意,还是他单枪赴会,苗如玉则躲在附近,李喜金干脆化缘以等待消息。
  刘吉踏入地头,一眼即已发现主人,他淡声说道:“租车!”
  马超冷眼回头,见及白痴般家伙,冷道:“今天不租!”
  刘吉道:“为何不租?叫老板出来。”
  “我就是老板,说不租就不租!”
  “你就是老板?”刘吉暗笑,试探一下,立即见真章,倒也省事,道:“骗谁?老板还刷马?”
  马超冷斥:“滚吧!小白痴,看你也付不出什么钱,少在这里打浑!小心我捆你拖在马背上。”
  刘吉道:“我没钱,我老爷可有钱!”
  马超眼睛一亮:“敢情是跟班的?你老爷是谁?他能出多少钱?”
  刘吉道:“别管我老爷是谁,他要我来说明,昨天租的那辆车在西城门,自己去拿,租金照算!”
  马超霎时大喜:“怎那么好?不是算完了?难道还要加倍不成?”
  刘吉已走得甚近,邪邪笑道:“不错,昨天租多少,今天多加一倍,只要你把那马车拖回,好好藏起来便可。”
  马超面有难色:“现在风头甚紧,恐怕不易拖回……”
  他忽见刘吉眼神、表情怪异,顿觉什么,登时冷斥:“我不知你在说啥,昨天根本没租过马车出去!”
  刘吉邪笑道:“是吗?方才怎么说的甜甜蜜蜜,又是加钱,又是加倍?
  还说风头紧,不易拖回?”
  马超怒斥:“你胡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刘吉笑道:“我大柢可算是你祖宗,现在找上门来了!”
  马超怒道:“滚!小心我报官抓你!”
  刘吉笑道:“恶人倒先告状。”
  “无赖之徒,懒得跟你计较!”
  马超登时转头,欲闪入厅中。
  刘吉冷笑,一闪身,挡在他前头。
  马超脸色一变:“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你比我还清楚!”
  刘吉猛地伸手,扣住马超肩头,功力一运,马超已闷疼哼出。
  他怒斥:“你到底想干什么?”
  刘吉笑道:“把昨晚租车之事说出来!”
  “我根本没租……”
  “是吗?”
  刘吉再次运劲,马超终受不了,疼汗直渗。
  他急道:“只是有人拿了元宝,要我租他马车,如此而已。”
  刘吉道:“是秦玉秋?”
  马超道:“不识姓名,只知她是女的。”
  刘吉冷道:“你最好说实话!否则不必我动手,我只要传句话,说那马车是你租出去的,日后你别想再在此混了。”
  马超脸面闪抽不已:“我能说什么?我只是租车人,还能怎样?”
  刘吉冷道:“秦玉秋能逃出去,分明是通过你的安排,我只要那方法,银子照付,否则大家好看!你一定比我更好看!”
  马超冷眼盯着刘吉闪烁不定。
  刘吉看着他,冷笑不已,四目较量一阵,马超终于轻轻一叹:“你蠃了!”口气软弱了不少。
  刘吉笑道:“这才是聪明选择!你是生意人,犯不着得罪我们,说吧!
  到底是什么花招?”
  他已松开马超,让他自由活动。
  马超咬咬嘴唇,已说道:“跟我来!”
  话未说完,已带着刘吉往左侧一马房行去,掀开木门,两人走了进去,霎时传来花生香味,里头原是一驾方型驮油车。
  刘吉皱眉:“油车?”
  马超道:“不错。”
  刘吉道:“你是说,把人藏在油车里头,再混出城?”
  马超道:“那样虽可,却容易弄脏、溺死!后来改良,在油车底下另有夹层,只要躺在那里,神不知鬼不觉!”
  刘吉桄然:“果然妙招,难怪秦玉秋能躲过重兵追捕。”
  马超道:“油车三日一趟,你们要出城,恐怕也得等三天才行。”
  刘吉道:“这么久,能不能早点?”
  他想,要是过了三日,哪还追得着秦玉秋夫妇。
  马超皱眉:“我只是受香油行之托,每三天运行一次到十里锦外的分行,你若急着出去,恐怕得买一车油才行,何况这仍得冒风险。”
  刘吉道:“风险我自己担!一共要多少银子?”
  马超道:“一车油,大约五十两银子,至于藏人……”
  刘吉道:“是不是元宝一锭?”
  马超干笑:“那是秦氏夫人大手笔,通常十两银子便行了,其实现在,只要能把你送走,别泄了我的底,我哪敢收费。”
  刘吉道:“就是只付油钱便行了?”
  马超干笑:“小本生意,我赔不了那么多,或许出城后,在下帮你把油卖掉,可还你银子。”
  刘吉道:“不必了,秦玉秋给多少,我就给多少,省得你心里有疙瘩!
  只要你安安全全把我们送出去便行。”
  还好,上次摆摊子看病,赚了不少银子,刘吉舍不得地拿出一张三百两银票,终于交予马超,心想此帐迟早要向秦玉秋讨回,便慷概许多,一手交予马超,道:“够了吧?若不够,要当人了。”
  马超接过来,惊诧道:“三百两?太多了吧!”
  刘吉道:“我们有三个人,一人五十两,连油钱,差不多吧!”
  马超道:“那女的付两百五十两,何况人多还有打折。”
  刘吉道:“不必讨价还价,我要的是快速、安全出城,剩下算是赏钱,反正这笔帐有得收,你分点红吃便是!”
  马超终露喜色:“好吧!看在兄弟够爽快分上,在下亲自出马便是,兄弟既然赶时间,便把想出城之人找来,先藏入桶底,待我立刻赶往香油行加油便是。”
  刘吉道:“要是把关者问及为何急着出城,你怎么说?”
  马超道:“只说先前那辆漏光了,再补一辆便是。反正搜不着人,他们必定不会为难,何况平日还有打点。”
  刘吉道:“姑且一试了,最后警告你一句,连阴阳门门主亲自前来都未必能收拾我,你可别乱耍花样,否则吃亏的一定是你!”
  马超笑道:“在下还想混,怎敢乱来,何况这还是笔大生意,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
  刘吉瞧他一副忠于职责形态,倒也信他几分,毕竟有秦玉秋在先,他已骑虎难下,于是颔首表示,一切看他办事。
  随后,他带回李喜金和苗如玉。
  马超见及李喜金,不禁皱眉,这个大块头要挤入铁桶底下,恐有罪受。
  李喜金亦哭笑不得,直道简直比挤水缸还惨!
  刘吉则安慰他多忍怨,时间很快过去的。
  李喜金无奈,先行挤入桶底,缩手缩脚,果然难受,只好叹道:“哎呀!干脆打昏我算了。”
  刘吉笑道:“这主意甚好!”
  不等李喜金后悔,他一拳便挥过去,正中李喜金胸口晕穴,大块头立即晕倒,痛苦立除。
  苗如玉见状惊笑:“你当真……”
  刘吉笑道:“不当真行吗?必要时,咱们也得自点晕穴呢!时不宣迟,进去啦!”
  说完,拉着苗如玉挤入车底夹层,两人此时几乎面对面,心跳可闻,惹得苗如玉窘困不已。
  马超不知苗如玉花容月貌,当然把她当成丑村妇,自未能体会刘吉把李喜金打昏的原因了。
  他甚快将夹层铁板闩上,此时只剩几个细小通风口,里头己漆黑一片,马超果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敢怠慢,将其他马匹赶回马厩,剩下两匹快马,已拖着油车,径往油行行去。
  行驶中,颠簸不断,并不好受,然而苗如玉能倚近心上人,享受那股甜蜜,苦一点又算什么?
  刘吉则苦中作乐,时而伸手扣向美女腰际,搔得她呵呵叫痒,直骂不怕泄了行踪?
  刘吉似乎乐此不疲,搔了又搔,干脆将苗如玉脸上的易容物全部清除,恢复动人的容貌。
  夹层虽是黑暗,但透着呼气孔传来淡淡的弱光,己足以让练过夜视眼的刘吉瞧个清楚了。
  他忍不住,终于凑嘴亲吻过去。
  双方一触,感情化开,一阵缠绵拥吻,穿心透肺,恨不得互相把对方吞了方始甘心,哪还记得身处危险之境。
  直到油桶传来倒油声,两人方始惊醒,这一吻,的确刻骨铭心啊!
  苗如玉已窘红脸面。
  暗暗窘斥:“你好坏!”却甜蜜于心。
  刘吉则神气活现,直想替此吻取个名字,说是“暗夜之吻”,又觉此时非黑夜,不大适合,再取个“流浪之吻”,总觉有些悲惨,想来想去,倒想出“香车之吻”,那“香”并非香吻之香,而是花生油之香,惹得苗如玉啼笑皆非。然而,苗如玉想及心上人纯真一面,更自疼爱于心,任何苦疼又算得了什么么?
  外头已传来马超和油行掌柜闲话声音,大约是说另有油行借油,得急忙送去。
  掌柜问及可是九河口大拜拜用油增加的缘故,马超立即打随蛇棍,说声是,省得多作解释。
  油行掌柜当然愿意借油,且交代马超问候张三李四,马超一一答应。
  时不宜迟,马超见油桶已满,故意敲桶两声,通知刘吉,之后已上车,驱马往东门驶去。刘吉亦提足精精神,准备应付一切,必要时,他会抽出匕首,先解除危险再说。
  从掌柜和马超对话之间,刘吉已知运人一事,掌柜根本不知,如此也好,少一人知道,多一份保障。
  街道不长,眨眼已至东门。
  守卫早将路人隔开,一一受检,马超则落落大方等待通关,他想找熟人,可是似乎刹那间全换了,见不着任何熟人,可谓一场硬战。
  车辆较少,不到盏茶工夫已轮到马超。
  守卫头领冷道:“来者是谁?报上名来,运的是什么?欲往何处?”
  马超拱手道:“在下千里车行,替祥香油行送油,九河口大拜拜,急着要用油。”
  守卫头领瞄他一眼:“下车,洗把脸,抽箱给我仔细检查!”
  守卫立马应是。
  四人围上油车,敲破打打,甚且掀开油桶,长矛剌入搜查。
  那敲打声震得夹层里头有若雷轰,已让刘吉、苗如玉耳晕目眩,十分难受,然又能如何?只有硬挨啦!
  马超忽见守卫长矛剌得用力,惊声道:“大爷小心,油桶不堪剌击的。
  ”
  守卫怒目瞄来:“大爷想如何就如何,你能奈我何?”
  他又狠力一剌,吓得马超不知该如何是好。
  急急地求助头领,道:“我和严统领有多年交情,且运油从来未出错,头领通融如何?”
  那头领闻及严统领,目光稍抽,冷道:“这是非常时期,谁都是一样。
  ”转向手下,道:“搜归搜,别当真刺破抽桶,给人添麻烦。”
  守卫应是,动作温和许多。
  敢情头领已买严统领之账,马超暗自嘘气,拱手拜谢不断。
  那头领道:“一切照规矩来,下车洗把脸,然后接受搜身。”
  马超应是,立即照办,洗了脸,清爽不少,然后接受搜身,忽而被搜出一张银票,守卫立即交予头领。
  马超暗自叫糟!
  守卫头领打开银票,念道:“怀宁天宝庄银票三百两?”疑惑地道:“你哪来这银票?光是跑马可赚这么多?”
  马超一时答不上口。
  干笑道:“这是……这是受托的……”
  守卫头领冷斥:“受谁之托?莫非油中有鬼?仔细再给我搜!”
  守卫应是,登时如寻妈蚁般敲敲打打,二次搜索,另有守卫甚且想把花生油倒出来搜个彻底。
  刘吉闻声暗道苦也,这家伙怎如此不小心,胆敢把银票带在身上,眼看己有守卫敲向桶底,若是发现油桶底下另有小洞,必起疑心。
  情急之下,他赶忙倒出黑色药丸塞住通气孔,暂时挡它一阵。
  马超眼看整辆车都快被拆去,心中虽急,却不可动声色,他只好以最古老方法“贿赂”试试。
  当下马超便说道:“这是在下友人受托之银票,他说只要交到十里铺一位张姓友人,自给在下一点酬劳,如若头领不信,您留下银票,亲自去查证不就得了。”
  那头领闻言,似知行规,当下邪邪一笑:“看你敢留下银票查证,敢情是心胸袒荡,本官且信你一次,银票还你,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去了之后,把他也带来一并问话,免得说我搅民,仗势欺人,去吧!”
  他交还银票,捎个手,四名守卫立即收队,不但是马超,就连刘吉、苗如玉皆嘘喘大气,差点虚脱。
  马超接过银票,连连道谢,表示回来必定报到,那头领终露暗笑,摆摆手,马车终于轧轧响中出了大城门。
  刘吉暗自嘘气,登时激动吻向苗如玉,以示庆祝。
  苗如玉被刘吉吻得莫明其妙,但甜蜜上心头,她怎能拒绝,二度缠绵再次化开,吻得死去活来。
  两人当真快喘不过气!
  原是通气孔已被塞住。
  在忍无可忍之下,刘吉这才想通,赶忙几指戳落药丸,奏嘴通气孔,大口吸个够本再说。
  苗如玉亦如法炮制,边吸空气,边斥笑道:“色鬼!不要命么!”刘吉邪笑道:“好一对奸夫淫妇!”
  苗如玉斥道:“这么难听!不跟你扯了,空气已被吸光,阿喜岂非要糟,多吸点进来,免得出岔。”
  刘吉反手摸向李喜金脉腕,但觉均匀,笑道:“晕倒者,吸不了多少,他可舒服呢!”
  说归说,他仍运劲吸入大量新鲜空气,也好让夹层轻松一些。
  激情过后,道路又崎驱,马车甚是颠簸,已让两人难以忍受。
  刘吉不得不敲向铁板,问问情况如何?
  不久,马超传来话声:“离城三里,已在郊区山区,少侠若认为安全,自可出来。”
  刘吉耐不住急道:“安全啦,快开栓,我出来,你也安全。”
  马超闻言,立即掠下马车,动作迅速,扯出铁栓,暗门一掀,刘吉和苗如玉已跳出车底,一身是汗,山风吹来,清凉沁肤,简直再世为人。
  刘吉顺便将李喜金拖出夹层,他仍然熟睡不酲。
  马超则急忙装回铁栓,低声说道:“此处在东南山区,少侠若想追秦氏夫妇,可往西北走向,他们该在十里铺脱固。我得赶路,免得停留过久,引人起疑。”
  刘吉会意,瞧向四周,原是曲道转折处,巨岩挡住四周,不易发现。
  他先道谢,而后问道:“你可知秦氏夫妇曾说过要去哪?”
  马超道:“不曾,毕竟我和他们只有租车关系,不过秦夫人曾说过此马可有耐力奔往白马关。看来是要到关外吧!”刘吉甚喜:“有此话就够了,多谢帮忙,若有损失,日后必定补价,你去吧,有缘再相见了。”
  马超亦拱手:“多谢保密,且付高酬,在下愿交你这位朋友,只是时不宜拖,下次再续缘。”
  深深拱手,已策马而去。
  双方英雄式相送,直到转角处,方自收回目光。
  刘吉道:“倒是汉子,多亏帮忙。”
  苗如玉笑道:“花了不少钱吧!”
  刘吉干笑:“是多了点,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苗如玉媚笑:“有吗?”
  刘吉忽而悟通,夫人岂非好端端站在此,当下猛又欺身将她抱住,喝道:“三百两,非亲回本不可!”
  他果然拼命亲去,吻得苗如玉哇哇叫,终也按捺不住,干脆反拽,相互亲个够,方始甘心。
  两人一直陶醉亲蜜爱意之中,直到似乎另有马车驶来,两人这才惊醒,赶忙抓住李喜金,滚人附近石堆之中。
  不久,果然见及马车通过,瞧其摸样,并非官车,刘吉方替马超放心不少,否则得赶去帮忙才行。
  待马车走后,刘吉心想不能耽搁事情,遂一指点醒李喜金,准备赶往十里铺。
  李喜金一脸酣睡初醒,喃喃叫着:“我在哪里?”
  刘吉苦声道:“在地牢!”
  “地牢?”
  李喜金怔吓欲跳起,不断四处瞧望:“真会是地牢?不像嘛!”
  刘吉捉笑道:“话还没说完,我们是在地牢外面。”
  李喜恍然干笑:“原来如此,那我们自由了。”
  刘吉笑道:“暂时吧,说不定外面还站着鬼王呢!”
  此语一出,李喜金额又惊缩脑袋,藏于石后,东张西望,道:“老鬼还在外头?咱们尚未脱离危险?”
  刘吉道:“何时脱离过鬼王追逐?习惯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吧!先去逮那可恶夫妇再说吧!”
  说完已起身,领着苗如玉往前行。
  李喜金急急跟上,他仍忐忑不安,东张西望:“真的不怕鬼王?”
  刘吉道:“别吓成这德行!他暂时还在城里打转,咱们有的是时间,走吧!慢一步,可能真的鬼上身!”
  李喜金霎又追得紧,深怕一个落后,当真惹鬼上身。
  刘吉亦不想耽搁时间,找出捷径,攀山越岭,一路赶往十里铺。
  当刘吉三人寻及此镇祥香油行之际,已是事隔一夜,油行外头只留大油桶,哪还寻得秦玉秋夫妇?
  刘吉只好四处转寻,心知不易寻得目标,他当机立断,立即动身赶往白马关,希望能截住秦氏夫妇。
  为抢时间,三人几乎日夜不停赶路。
  终于在两天后,赶往白马关。
  已是接近漠区,黄土遍野,飞沙走石,倒是让人不甚习惯。
  三人躲在城门外侧乱石堆中,借以探查过往行人。
  刘吉暗自想笑,好端端地沦落蛮荒之区,倒是先前所料未及。
  由于风沙颇多,三人已罩上面巾防风抄,如此瞧来,倒像黄巾贼。三人相视,总调侃一番,然后自嘲而笑。
  时间渐渐流逝。
  或因出关荒凉,旅客甚少。
  三人从早上等到黄昏,只有七八辆车马。
  那些不是汉人赶羊,便是汉人办货而过,实在瞧不出任何异样。
  当然,刘吉为了以防万一,每有人马,必定跟踪一阵,待真正查清之后再返回。
  由于追踪七八趟,眼看天色已近黄昏,三人不禁泄气,看来今天将泡汤了。
  李喜金道:“收摊了吧?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明儿再监视如何?城门夜晚将关,有车队并不易通过的。”
  刘吉道:“也许他们会刻意挑夜晚行动。”
  李喜金道:“会吗?大队车马,方便吗?”
  苗如玉道:“说不定他们只是只身行动,不拖泥带水。”
  刘吉道:“或许可能,可是秦玉秋为何透露到白马关的线索,骑马岂不行动更方便些?”
  苗如玉道:“话是不错,可是临时变卦的可能性也该不低!”
  刘吉频频点头,正待做出决定之际,忽见远处传来尘烟,他心下一喜:“且看这波人马过去再说!”
  三人立即伏躲,准备一探究竟。
  马车渐渐迫近,仔细看来,原是一对蒙古夫妇,男者年约四十,满脸粗胡,一身羊皮祆,十足大漠风味,女者肥胖臃肿,粗枝大叶,长相与一般大漠妇女差不多。
  刘吉见状,感到失望:“看来这一批又泡汤了。”
  苗如玉道:“或许……待会儿另外有一批……”
  她忽然说不下去,直觉这话似在自欺欺人。
  三人只能静静瞧着这对夫妇接受检查,先是搜身,然后搜及车上两口箱子,那看似宝箱,但翻出来全是衣物,还有白花花东西。
  守卫开始吱吱喳喳指责,蒙古大汉立即咕噜咕噜说了一大堆话,最后终于奉上银子始过关。
  两夫妇上了马车,驱车而去。
  刘吉不禁皱眉:“他们车上装着何东西?”
  苗如玉道:“似乎是盐巴,在大漠盐巴颇值钱。”
  刘吉喃喃点头:“敢情是一个盐商……还说蒙古话,该不是秦氏夫妇易容冒充了……”
  李喜金道:“那口大盐箱能换回大箱元宝么?瞧他们如此小心翼翼掩藏。”
  刘吉远目望去,只见两夫妇放着马儿前行,找来布袋之类粗布,极力想罩住箱子。
  刘吉心念一闪:“那是一口铁箱,我听到方才搜查时砰然大响!”
  李喜金道:“我也听到,可是这有何干系?元宝箱本就如此!”
  刘吉眼睛转邪:“不一样,元宝箱是木头声,和铁箱完全两回事。”
  苗如玉道:“你瞧出什么?”
  刘吉道:“有不合理地方!试想,铁箱甚重,若装盐巴,岂非重上家重?他们必定另有功用,这让我想起油箱。”
  苗如玉眼睛一亮:“你是说,他们可能是秦氏夫妇?”
  刘吉道:“若不是,或许也有一点关系!反正天色已暗他们不久将扎营,咱们摸去瞧瞧,待摸清再说。”
  李喜金道:“可是守关一事呢?”
  刘吉道:“官道只有一条,而且大漠宽广,若有车队一定逃不了我们耳目,如果你不放心,留下好了。”
  李喜金赶忙干笑:“放心,非常放心,走吧!我有预感他们就是目标!
  ”
  刘吉斥笑:“转得好快,走吧!一切不久将明了。”
  话声未落,三人立即动身,跟追过去。
  那蒙古夫妇并未察觉,仍自悠哉驱马前行。
  直到明月东升两人行约七八里,终于找到一处本是客栈,却因某种原因而荒废、倒塌之破屋。
  两人有若识途老马找了地方开始升火,并找到唯一一口井,汲水洗脸。
  那洗脸也只是沾湿毛巾,东擦西擦而已,似乎清水特别宝贵。
  当然,这习性对缺水之大漠人家,自属正常,可是此时大口井水在旁,如此洗涤,似乎真的太保守了吧?
  两人洗完,随又回到火堆拿出干粮烤热之后大口吞噬。
  一有机会,二人交头接耳,而后哈哈畅笑,随又怕吵到什么,赶忙压抑,四处瞄眼,收敛动作。
  刘吉闻及笑声和动作,已自冷笑:“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这笑声不够粗旷,分明是中原人。”
  苗如玉征声道:“如若如此,那他们易容功夫恐怕十分高明,几乎可追得上千变魔女姜年香了?”
  刘吉道:“不错 否则怎会瞒过我们。”
  李喜金邪笑:“现在唯一任务即是拆穿他们。”
  刘吉颔首:“没错待我吓吓他们!”
  说完,他要苗如玉拿出药扮,往脸上抹得死白,装出死鬼模样,随后暗中发掌,吹得火堆呼呼欲熄。
  眨眼间,鬼气重重。
  那大汉忽觉森冷上身,征道:“好端端地,怎会起风……”
  他抓起干柴,多加几块。
  然而妖风阵阵,火势老是旺不了,四周开始传出淡淡鸣声,凭添鬼气。
  那女者见状,怔心道:“会不会闹鬼?”抓紧衣衫,想感觉自己确实存在。
  那汉子冷道:“别乱说话,什么鬼对咱们也没有用,反正咱们死不掉的。”
  他拍拍女者肩头,两人小心翼翼探瞧四周。
  刘吉暗自好笑,冰冷声音谈谈说道:“秦玉秋……你害得我好惨啊……
  ”
  淡淡声音传来,尤其那名字,吓得那女子脸色顿变:“听到没有……当真有人在叫呀……”
  那汉子斥道:“住口,不准乱说话,那只是幻想而已,世间哪来的鬼!
  ”
  话未说完,刘吉突然暗运轻功,驭浮过来,森冷声音更形凄凉传来。
  “秦玉秋……你害得我好惨啊……你害得我变成孤魂野鬼,四处飘泊呵……”
  他方现形,让李喜金、苗如玉俩立即发掌迫出冷风,扫得两人遍体生寒。
  那女子忽觉有影子,猛一抬头,瞧及空中森白人影飘浮,已吓得六神失散,尖声骇叫:“鬼!鬼!他真的来了?咱们快逃啊!”
  她猛往男人身后躲去。
  那男人惊惶中猛瞧鬼影,刘吉却借此闪失,他当然不见踪影,登时冷道:“少疑神疑鬼,哪来鬼影?”
  刘吉则偷偷转向那女子背面,冷风一送,复又说道:“秦玉秋……还我命来……你害得我好苦啊……”
  那女子猛一转眼,又见妖魂,吓得她没命再叫,男人似乎不敢保护她,只好往墙角钻躲。
  那汉子猛地回头,终于看见刘吉,眼看人在空中,亦自怔骇:“是你?
  ”
  刘吉眼看躲不掉了,只好装作下去,凄冷地说道:“君书平……你害得我好悲惨啊……”
  那汉子更愣,急道:“我不是君书平,你找错人了!你我根本毫不认识!”不自觉骇退直缩。
  刘吉更凄悲说道:“你还想不承认?连亡魂都要瞒骗吗?……你……还我的命来……”
  他飞快扑前,吓得两夫妇尖叫别过来,四掌不断烂打,竟然有些功力。
  刘吉则借其掌劲,在空中乱珧,更像鬼魂,声音仍冰冷彻骨:“秦玉秋……伤害死我,难道还要伤害我鬼魂么?”
  那女子心胆俱裂,骇叫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不要来找我。”
  此时那男子突然想到什么,喝声道:“快抓柴火,鬼怕火,烧死他!”
  心念一动,那汉子登时欺向火堆,抓起柴火,猛往空中丢去。
  刘吉眼看火把烧来,只能以鬼魂般慢动作劈去,虽能劈落大部分,但红炭被击,火星霎时散喷,不少触及发肤,疼得他哎呀惊叫。
  嗔斥道:“君书平,你倒狼心狗肺,连鬼魂都要伤害?可恶?”
  此时,他哪还顾得冒充鬼魂,
  他凌空一掌打得那汉子四脚朝天。
  那汉子却征喜直叫:“你不是鬼魂!哈哈,你果然不是鬼魂!”
  刘吉斥喝:“不是鬼魂才更可怕!”
  他猛地两掌,打得汉子夫妇哇哇疼叫,躲于墙角,似已感觉出人比鬼魂更可怕。
  刘吉则飞落两人面前,冷笑道:“好个狗男女,敢耍大爷,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那女子惊叫:“我没有,我真的无此意思……”
  那汉子却一手掩她嘴吧,冷目瞪向刘吉:“你搞错了,我根本不认识你是谁!”
  刘吉冷笑:“是吗?要是不认得我,为何见我鬼魂会吓个半死?”
  那汉子冷道:“人鬼殊途,见着当然害怕,现在发现你是人,有必要澄清误会。”刘吉邪笑:“是吗?你还死不承认?那我就验明正身!”
  他突然如虎般扑来,见着那汉子胡子即揪即扯,那简直杀猪拔毛般动作,直扯得那汉子哇哇疼叫,四处想躲却躲不了。
  刹那间,刘吉已把那汉子刷了一遍,始将人放地面,拍拍手笑道:“现在我看你能冒充什么?”
  他随手一吹,大胡子掉落火堆,烧得叭叭响。
  此时那汉子巳露书生面貌,他仍死不承认:“我虽挂假胡子,可是我俩不认得你,我亦非你所想找之人。”
  刘吉汕笑:“还嘴硬!也不看看屁股开花那黑痣!”
  那汉子怔楞,反手抓去,左边裤子果然已被挖出一洞,露出肌肤,霎时呆楞当场。
  此时苗如玉亦己现身,她知道逼迫那女子可比逼男人容易,遂掠往那女子,冷喝道:“难道要我把你衣衫全剥光,藉以验明正身,你才甘愿吗?”
  她作势欲扑,待要抓向那女子衣衫,已迫得她哇哇惊叫,猛抓胸□,怔骇急道:“不要,我错了,请你们原谅我呵!”说完掩面恸哭。
  那男子看大势已去,终于轻叹,不再争夺什么,似已认罪。
  刘吉邪声道:“终也承认了吧?君书平,你到底在搞何花招?连我都想坑么?”那男子轻叹:“我不是故意的……”
  他敢情已承认身份,轻叹中,伸手揪下脸面所有易容东西,不久,果然恢复书生面相,看似清秀,只不过多了一股精邪、疲惫神情。
  刘吉冷道:“不是故意,就把我们整个半死,若是故意,我岂非当真要尸骨无存?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喜金亦走来,摸着大光头,斥道:“好端端地害我理个和尚头,你要是不说出道理来,保证让你一起出家去,外带十二颗戒疤!”
  君书平轻叹:“一切都是巧合,我真的没坑你们意思……”
  苗如玉道:“你倒没有,你妻子可就一手包办了!”瞄向秦玉秋,冷道:“这身易容功夫,可是天下一流,我们走眼啦!秦夫人!”
  秦玉秋苦叹道:“是找人帮忙的,我们根本不懂……”
  说完,她亦开始卸去妆扮,渐渐恢复美妇脸容,至于臃肿身材,原是多穿衣衫,在此不便脱去,只有由它了。
  刘吉冷笑道:“又是谁替你们易容?”
  秦玉秋道:“一位不知名老头……”
  刘吉道:“又是那老头?就是要你去求助我们那位老头?”
  秦玉秋颔首:“正是。”
  刘吉冷道:“他到底跟你们有何关系?”
  秦玉秋道:“可说毫无关系。”
  刘吉冷道:“胡说!若无关系,他会如此帮忙?”
  秦玉秋轻叹道:“真的如此,他完全无条件相助,而我也的确安全救出丈夫。”
  刘吉皱眉:“你连人家姓名、来历完全不知?”
  秦玉秋道:“不知,只知他姓白吧?他只说不忍看我丈夫断送阴阳门,遂出手相救?如此而已。”
  刘吉邪声道:“我看未必吧,他似乎了解任何一切,这种人会毫无目的?”
  君书平道:“或许他知道我一些秘密,想施恩予我,将来能分点好处吧!”
  刘吉道:“你有何秘密?”
  李喜金道:“是那发财方法?”
  君书平轻叹:“或许是吧。”
  李喜金急问:“什么发财方法?快说出来。”
  “呃……”
  “你还怕我们枪了去不成?何况现在,你没有选择余地了。”
  君书平挣一阵,终于轻叹一声,道:“我曾在大漠山区找到一味东西,功能起死回生……”
  刘吉怔眼:“是灵丹妙药?仙花朱果?你准备靠它去贩卖赚钱?”
  君书平颔首:“正是。”
  刘吉道:“什么灵丹妙药?”
  君书平道:“是仙泉。从地底涌出来,如羊奶般白色东西,它能让人长生不老,永世不死。”
  他已脸露光彩,似乎陶醉其中。
  苗如玉怔道:“世上真有这种东西?”
  刘吉道:“你尝过,也喝过?”
  君书平道:“嗯!”刘吉道:“那你该是长生不老身躯,哪还怕被人宰了!”
  君书平道:“我只喝一点点,药力不够,不过,多少有点免疫能力……
  ”刘吉道:“你是说已百毒不侵?那好。阿玉,给他几味药试试。”
  苗如玉闻盲,立即拿毒药,准备灌他几口。
  君书平见状惊叫:“若要试,到了地头再试,此时我身边无仙泉,少侠一定要我冒此危险么?”
  刘吉道:“遇此灵药,你会空手而回?倒也让人猜不透。”
  君书平道:“不瞒少侠,那仙泉有蕃人把关,我武功不济,哪能带走什么?此次便是带了盐巴与腊肉,想装它两大桶回来,故而才亲自跑此一趟。
  ”
  刘吉桄然:“原来是有所交易,我说嘛!哪来千里迢迢载此大铁桶?敢情是为了那仙泉。”
  苗如玉转向刘吉,道:“看来他真的遇上仙泉,说什么也得赶去瞧瞧才行!”
  刘吉颔首:“当然不能放弃机会,只是另有许多问题未解,先问清楚再说。”
  他转向君书平:“你又如何跟阴阳门扯上关系?以至于后来被逮?你甚至去过阴阳门总坛?”
  君书平轻叹:“是我自己惹的祸。当时我无意间得到一本古籍,里头记载长生不老秘方,也指出仙泉可能位置,我便姑且一试,收拾行李远行。结果,碰上了阴阳门手下也在搜寻灵药,只因我会几句蕃邦文,能跟野人沟通,他们便对我另眼相看。在第一次搜寻三月之后,并无结果,眼看盘缠已尽,只好打包回府,阴阳门弟子则故意示好,带我游了一趟阴阳门。此时我始知对方怪里怪气的,必定不是名门正派,不敢多待,找了藉口便回荆州城,对方亦未留我。到后来,我二次探寻仙泉之时,阴阳门弟子已经不见,我也落个轻松,终于和野人周旋之后,得到仙泉。于是高高兴兴回来,岂知尚住不到一天,已被阴阳门请去,关在秘牢里,事后,你们全知道了。”
  刘吉桄然:“原来如此,难怪阴阳门视你如上宾,又不让你走!”
  苗如玉道:“看来鬼王为灵药,几乎不择手段,如果仙泉真有灵效,被他寻得,可就不妙了。”
  刘吉邪笑:“可惜又让我们抢先了一步。书呆子,你该不会拒我们于千里之外不肯带我们去吧?”
  君书平轻叹:“我本无意害你们,我只想脱困而已,既然你们己经跟来,而且对我有恩,我自必报答呵!”
  刘吉邪笑:“算你还识相!只要能找到仙泉,往昔恩怨一笔勾消,只是,你还得告诉我,阴阳门总坛位在何处?”
  君书平道:“在巫出十二峰之第七峰,有处叫黑风崖下,我不能说的甚清楚,因为当时雾大,又是黑夜。”
  刘吉欣笑:“够啦,有名有地,足可把他十八代祖坟都挖出来啦,现在能不能谈谈那灰发老人一事?”
  君书平道:“我只在后来易容时见过几次面,他说不愿看鬼王得手,才出手相助,其他别无目的,此事该问我妻,因为一直都是她在接头。”
  刘吉、苗如玉目光己落于秦玉秋,希望得到答案。
  事情已明朗化,秦玉秋反而较为镇定。
  她道:“正如方才所说,老人出现,只指点我去请少侠相助,并说可以找马超帮忙,我照做了,结果也把丈夫救出来。”
  刘吉道:“你难道一点都不起疑?”
  秦玉秋叹道:“当时状况下,我能作何选择?何况,纵使他有目的,也是为仙泉而来,我想只要能救出丈夫,其他都已不重要。结果,他只字未提仙泉之事,倒让我汗颜了。”
  刘吉皱眉:“他当真一字未问?”
  秦玉秋道:“没错,他甚至不知此事,也不想跟我们前来。”
  刘吉道:“这么说来,真是个大好人喽!”
  秦玉秋道:“我只能这么想……”
  刘吉却觉此人太过神秘,日后必有动静。
  只是秦玉秋二人涉足武林不深,问也是白问,反正对方已愿意带自己去找仙泉,其他已不重要,暂且搁下便是。
  “算啦!你们又非武林中人,犯不着跟你们呕气,何况你俩看来还算善良,该不会害人吧?只要找到仙泉,我帮你们脱离阴阳门追捕便是!”
  君书平夫妇闻言,如获重释,登时下跪,再行救命大礼。
  刘吉呵呵笑道:“怎么拜都行,且别忘了裤子破个洞,小心补回去呵!
  ”
  此话惹得君书平窘困非常,不知该如何应付。
  刘吉为不让两人感到负担,已领着苗如玉、李喜金躲向古井那边,找机会清洗身躯,落个清爽。
  夜已甚晚。
  众人席地而眠。
  一觉醒来,已是旭日东升。
  为赶时间,众人稍作收拾,已过速赶路。
  既然有刘吉三人保护,君书平夫妇无需再伪装,干脆策马飞奔,滚滚黄尘中,直往大漠远处飞驰而去。
  银城之狮扫描校对及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