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急救站》

第五章 比武招亲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至于刘氏父子,则躲入先前休息之秘洞之中。
  刘吉为顾及父亲毒伤,已无暇对付这群妖人。
  方掠入秘洞,刘吉便要父亲盘坐于地,开始运功逼毒。
  他则将抢来之药包一一解开,甚想找出解药。
  然而刘千知却轻叹道:“不必找了,无毒之毒根本没有解药,找了也是白找……”
  刘吉急道:“哪有这回事,配得出,一定解得了,您别听妖人胡诌,我这就替您配配看!”
  他将药包解开,然后仔细试验,若味道不对,或发出强烈反应者,全部舍弃,最后只剩两包,闻来清香之药,他想,再无比中那无毒之毒更厉害,便决定让父亲服下试试。
  刘千知把死马当活马医,当真吞下药末,但觉入口清凉,至少不是毒药吧!于是再次运功,不断将解药洒向四肢面颊,以期能化尽毒性。
  父子就此静默下来,静观其变。
  外头闪电连连,暴雨不断,两人心绪仍沉,尤其闻及一连串疯狂笑声,两人已知那群妖人可能全部逃逸,叹息声不禁传出。
  这一战,可说一败涂地。
  刘吉更是内疚,因为这一切几乎是他一手所造成!
  然而错误已成,徒怨无益,他甚懊恼。
  刘千知心绪仍沉,道:“阿吉,你偷偷潜去,看看走脱几人?若有机会,能捞多少算多少,但千万别涉险。”
  刘吉正想找这群妖人算怅,便自颔首:“孩儿这就去了,可是您的伤?”
  刘千知道:“不碍事,能解则解,不能解,逼至一角便是,倒是擒回妖人,比什么都重要。”
  刘吉颔首:“那爹多保重,孩儿去去就回!”
  说完,拜礼过后,探向洞外,冒着大雨,再次掠往崖面,只见得齐云堡崖部份崩塌不少,这场暴风雨的确来得厉害。
  他不敢多想,立即潜入堡内,想探探是否有妖人行琮,结果人去楼空,就连被囚喽罗亦不见踪迹,他再寻向附近三里,仍无结果,心想妖人可能亦怕追兵赶来,故先逃之夭夭再说。
  搜人不着,他只好找寻退路,掠回秘洞,告知父亲去了。
  刘千知已功行三周天,那五毒红沙之毒倒是解去,至于无毒之毒却闷在心头,任他如何催化,全然无效。
  他心知无法解去,然又能如何?只能另寻解药了。
  他勉强抚平心绪,淡笑问道:“妖人全部逃了?”
  刘吉颔首:“大概吧!”
  刘千知苦笑:“全是天意啊!”
  刘吉歉声道:“对不起,是孩儿的错,若非孩儿身上被下追踪散而不自知,自不会泄露行踪。”
  刘千知淡笑:“天意吧!纵使对方知道地方,若无这场雷雨,且偏偏劈得那么准,岂会落得如此局面?”
  刘吉默然不语,仍自怪罪自己、
  刘千知道:“不必自贡,只要日后仍能将人逮捕,或可弥补过失之罪。”
  刘吉道:“孩儿必定全力把人抓回,必要时,当场宰了,免得后患无穷。
  ”
  刘千知轻叹:“是该把人宰了,否则怎有这下场?爹一念之仁,终铸成大错!”不胜唏嘘:“如今他们已走脱,江湖将再掀巨浪矣!”
  刘吉轻叹:“孩儿必将全力阻止妖人作怪!”
  刘千知笑道:“或许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否则爹怎会把你送往少林学那易筋神功,这似乎早在提防今日之事发生似的。”
  刘吉叹道,“可惜那些功夫不管用,仍让妖人逃脱。”
  刘千知笑道:“不是不管用,只是你火候不够,照爹所知,易筋神功练至八成以上,足可脱胎换骨,任何毒药皆可轻易排出体外,哪还怕无毒之毒?而且亦不怕妖术骚扰,足可对付鬼王和毒王。”
  刘吉轻叹:“照无界师父说,修得八成,大概要二十年光景,孩儿怎等得及?何况那也未必会成功。”
  刘千知安慰道:“你已耗了八年,剩下十二年,到时也只不过二十七八岁,简直太年轻,武林仍等着你另有一番作为,何必泄气!”
  刘吉道,“可是那些妖人可等不及十二年啊!”
  刘千知轻叹:“这倒是了,看来是天意吧!”
  刘吉忽而想及什么,欣笑道:“我倒忘了爹仍管用,只要你毒性能解,足可再次面对妖人,不必再耗十数年光景啦!”
  刘千知苦笑:“谈何容易?无毒之毒神医都解不了,毒之厉害可想而知!
  ”
  刘千知道:“它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刘千知道:“问题即在于此毒药引几乎完全不是毒药所配出,故而无法以解毒方法探试。中此毒者,先是觉得倦怠,随后感觉欲昏睡,若练功者则功力渐渐消退,直到最后,将变成废人,到那时,不死也差不多了!”
  刘吉皱眉:“时间呃?从中毒到废人,需多久时间?”
  刘千知道:“不清楚,神医说,视个人功力,以及是否服用其他灵药有关,照常理,大概三个月光景吧!”
  刘吉稍急:“三个月……”有了时间限制,总觉短些,“若有万年灵芝之类东西,能解吗?”
  刘千知道:“没试过,不敢保证,何况那种东西,比解药更难寻,所谓可遇不可求啊!”
  刘吉道:“看来孩儿得亲自赴苗疆,找那死毒王讨解药。”
  刘千知轻叹:“他甚难对付呵……”
  刘吉道:“再难对付也要对付,何况还有一大笔怅要算呢!”
  刘千知心知除此之外,无其他方法可想,轻轻一叹,道:“你得小心,硬逼,未必能逼出解药,得以智取为妙。”
  刘吉道:“爹跟我一并前去?若找着解药,立即可服用,自省去不少时间。”
  刘千知摇头轻叹:“看是可行,实却不可行,若时间紧迫,亦已接近三月期限,届时,爹功力已失,将是废人一个,跟在你身边,岂非是累赘?到时爹莫要变成绊脚石才好!何况现在孟神医生死末卜爹趁还能动,查他十天半月看看,若有机会,先救神医便是,其他全看你表现了。”
  刘吉本想和着父亲力量对抗毒王,可是听及此言,终觉不妥,当下不再坚持,说道:“那就孩儿全力以赴啦!咱们约定三月后再碰面,抑或在家?我看在家好了,毕竟娘和姐姐甚是想念您啊!”
  刘千知轻叹几声,道:“是该回去一趟,时间却未定,这样好了,你先去取药,爹随时通知你会面地点,若真的联络不上,则在家碰头,届时也顾不得伤势如何啦!”
  刘吉闻言甚喜:“就这么说定!”
  刘千知见及爱儿已能独当一面,颇为宽心,露出满意笑容。
  随又想及什么,道:“趁现在空闲,爹把无影幻步轻功传你,得仔细学着!”
  刘吉甚喜:“孩儿己学基础,正等着爹传授诀窍呢!”
  刘千知问及,方知夫人慕容玉玲已授及基础,自是欣喜:“这么说来,自可事半功倍!”
  当下要刘吉演练招式,见有差错,便一一纠正,遇及节骨眼,则说及诀窍,刘吉经父亲指点,自是一窍通,窍窍通。
  他又绝顶聪明,入耳不忘,不到天亮,已将一套绝世轻功身法融会贯通,差的只是熟巧。
  然尽管如此,他自觉身轻如燕,飞掠起来,更能随心所欲,轻身功夫大概增进一成以上,乐得他静不下来,晃个不停。
  刘千知亦陪他练功,直到外头暴雨渐弱,淡光送来,心知黎明已至,始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到上头吧!”
  刘吉立即收起玩意,颔首点头,已和父亲步出洞口,随即轻喝,两人双双掠崖而上。
  刘吉自是拼足全力,刘千知或而伤势在身,腾掠之间,旗鼓相当,刘吉果然得到父亲不少赞赏声。
  及至齐云堡,见及苍凉景观,两人不胜唏嘘。
  刘吉见及父亲已是一张发白病容,更是内疚,便一刻不肯耽搁,急着告别,直往苗疆方向奔去。
  刘千知望着儿子逝去方向,感慨良久,最后喃喃说道:“希望一切将能顺利解决才好……”
  说完,往城堡深处,消逝无踪。
  且说刘吉花费半月时间,终于到了云贵苗疆。
  在入境随俗之下,他亦换上一身苗服,或许他两眼带野,装起苗人亦有几分神似,至于语言,用心学习,倒也能应付一般应对词句。他甚满意,能瞒过不少人。
  然而最让他头疼的是,随身那把弯镰刀,老是不知该摆在何处才恰当他原是过惯空手无物者。
  不管如何,总是撑了过来。
  虽说五毒教颇有名气,但一些百姓皆不愿沾惹,打探起来甚是费劲。
  刘吉就此从大凉山探至玉龙山,复往怒山,再移野入山,终于探出,五毒教总坛即在野人山某深山处。
  有了目标,刘吉总算放心,于是住进野人山下之野人村。
  只见得此村大约四五百户,房屋皆为竹、茅搭筑而成,颇见原始风味。
  至于村民则未见纯朴,大概此乃市集聚散区,生意鼎盛,苗人受及薰陶,亦现出精明,尤其碰上汉人,更是处处提防。
  还好,刘吉已经苗人化,省去不少麻烦。
  他漫无目标晃于街道,想再探清五毒教总坛确实位置,然却见及一大堆人挤向一类似告示之竹牌坊,吱吱晤晤,指指点点。
  刘吉凑着热闹,亦自迎前,东张西望,挤挤推推,仍搞不清是何名堂,原来是告示写着原始苗文,根本瞧不值。
  只见及告示两旁画了毒蛇,莫非是五毒教告示?
  他甚好奇,遂问向左旁汉子,终于得知五毒教正想招兵买马,扩大组织,有兴趣者,可自动前往报名。
  那汉子又补充一句:“教主也想把女徒嫁踔,也就是比武招亲之意!”
  说完,他呵呵大笑。
  刘吉心念一转,已知他笑中含意,毕竟那个苗如玉还勉强通过,要是推出胖妞苗如花,那岂非吓死人?
  众人果然议论纷纷,不断揣测是苗如花抑或苗如玉想嫁人?当然每讲及苗如花,必定引来一阵大笑。
  现场气氛甚是热闹,凭添不少情趣。
  刘吉打量着,自已该应征教徒,抑或争那驸马爷职位?
  想来想去,他倒觉若能混近苗氏姐妹,也许较能将无毒之毒的解药弄到手。当下已决定一试。
  他再打探日期,乃三天后之野人山,多情崖上,自有擂台。
  地点已知,他落个轻松,随处串逛,亦探出五毒教在此又称五仙教。
  其实苗人对耍弄蛇虫皆有研究,或多或少对玩虫老手五仙教存有敬仰之意,惧恐之心自是较少。
  难怪说到吸收门徒抑或招亲,立即引来无数男人骚动。
  刘吉有意更加苗人化,趁着这几天,亦跳人苗人特有之空手打斗赌场,不但赢得两只猪三只鸡,以及一大串怪异白色贝壳项链,挂在身上,更觉苗味十足。
  他将猪仔、鸡仔换得一些食物,算算时辰,该只剩一天光景,反正无事,便往野人山区行去。
  一路上似有路标,他轻易可寻得多情崖在哪。
  他原以为多情崖必定在险山峻岭之申,岂知却位于一处对于练武者根本不能算是山的山峰西麓。
  那本是一座梯田式山崖,最北一面高逾百丈,不知何时已被刻上“多情崖”桌大三宇,瞧其字迹,或有十数年历史吧?多情崖两旁则画着飞蛇抑或飞龙相吻,刻凿粗糙,且见粗俗。
  然而或许如此才能表现其原始风貌?
  多情崖下另有一平台,此时倒布置几张大石椅,该是主持者所坐之处,那平台下又见复大平台,宽广数十丈,正可让比武者大展身手,此平台高约六七丈,想掠上去,还得练过武功才行。
  平台下则为宽广石地,足可容下千百人之多。
  或许多情汉不少,此时已有人影晃动,或行走、坐、卧,全为等待明日比武招亲而来!
  刘吉暗自叫粗俗,汲事凑何热闹?
  但想想,此行乃在收拾老毒王,粗俗一番又何妨?
  他当真掠往那多情崖上方,找寻最佳地点,舒舒服服躺下,准备迎接明日光辉美妙时刻。
  一夜无事。
  次日清晨。
  山下开始不断涌来人潮,不但男者兴致冲冲,就连姑娘家亦不落人后,想瞧瞧这难得一见之盛会。
  就在朝阳东升之际,广场上果然挤满人潮,放眼望去,红红绿绿,俨然一片花海,凭添几许光彩。
  喧闹中,忽闻吹笛声,鸣鸣传来,群众霎时肃静。
  突见十余名红衣壮汉,各举一面大旗,凌空飞掠而来,那大旗掀掠处,宛若仙女飘飞,煞是好看,终赢得一连串掌声。
  十余壮汉耍掠一阵,落于石椅之后,十余旗帜排列整齐,每旗一字一图,图乃蛇、蝎、蜘蛛、娱蚣及蛤蟆五毒,字仍“五、仙、神、教、威、震、武、林、统、一、天、下”等字,气势不见。
  刘吉早已醒来,瞧及图字,暗自想笑,这老毒王野心果然不小,但话又说回,他的毒功的确天下无双,根本大意不得。
  心念未毕,复闻笛声,现场一片肃静,刹那间,六七道人影凌空掠来,直落椅子前。
  刘吉一眼看出,那居中红衣红袍,胸前接着一条活青蛇者,正是满脸满身伤痕的五毒教主厉绝生。
  他高举粗大双手,哈哈笑个不停。
  其左右各站着四名巫婆、巫公之类长相怪异被头散发老家伙,他们乃是五毒四老,用毒功夫不在教主之下,名传武林甚久,自有其来头和地位。
  四老之后则为苗如花、苗如玉两女,分别立于石椅左右两侧。
  两人已穿上串珠衣衫,串珠圆帽,一身玫瑰鲜红,特别醒目,看似待嫁之身,却末见待嫁表情。
  众人目光全落于妹妹苗如玉身上,老实说,她相貌英挺嫩美,身材苗条娥娜,简直绝世美女,实不可多得。
  至于苗如花,不必多谈,用肥猪二字形容,最是贴切不过。
  苗如花当然知道群众反应,冷哼一声:“全是凡夫俗子!令人不屑!”鼻头一抬,两眼望天,不知不屑瞧群众,抑或群众不屑瞧她!
  笛声再响,群众一片肃静,目光移向五毒教主,准备听听意见。
  五毒教主果然君临天下说道:“各位有眼光,能赶来参加盛会,我徒相貌出众,谁娶过门,必定荣华富贯一生,而且他将有可能接掌本教教主,不知哪位有胆一试?”
  全场顿时哗然,跃跃欲试者不在少数。
  有位壮汉信心十足说道:“不知教主欲嫁何人?是胖的,还是瘦的?”
  瞧其装扮,似是中原人。
  厉绝生闻言哈哈大笑:“当然两个都嫁,就看你有何本事娶走,中原、苗疆人皆行,只要能技压群雄,两个女徒任你挑!”
  那人满意一笑,“这可好,我即挑瘦的,教主快快宣告大会开始吧!”
  全场登时哗然。
  厉绝生见状哈哈大笑:“各位兴致既高,老夫也不思扫兴,比武招亲立即开始,有本事尽管来!”
  他猛一挥手,笛声顿起,群众登时疯狂哗然,一大群人冲向擂台,指名挑选苗如玉,可见美女威力非比寻常。
  苗如玉冷眼瞧人,说不出心中厌恶,若非师父逼着要办,她老早开溜,何况相来相去,总未见意中人,兴致更是低落。
  她冷道:“师父,就算要招亲,也是大姐先来吧!”
  苗如花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然心中嫉意匪浅。
  厉绝生忽然感受其心情。
  登时欣笑:“自该如此!”
  他本是坐着,立即又起身,笑道,“诸位既然上台,就把我大徒弟当作第一目标吧!她虽外表特珠,但人品武功比起二徒弟高出许多,何况娶了她,才有资格当教主,请全力以赴!”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
  有人回话:“不是说好任人挑选吗?”
  厉绝生道:“那自当然,但长幼有序,得先把大徒弟嫁出去,才能轮到小徒弟吧!”
  群众哗声道:“那就等二姑娘招亲再说吧!”
  哗声中,大群人纷纷掠回地面。
  刹那间,本是挤得毫无立足之地的擂台,竟然溜得一个不剩。
  厉绝生颇觉意外,却仍带希望,笑道:“现在一个一个来!少人挑战较易过关,谁要先试试?”
  喊话中,众人嘘声连连,始终来见挑战者上擂台。
  苗如花不禁脸面发热,恼羞成怒,嗔斥道:“谁要嫁!师父你未免太多事了吧!”
  厉绝生自知她脸面挂不住,笑道:“为师自有安持,你也别尽往坏处想,若没人上台,为师替你抓一个便行!”
  苗如花冷道:“徒儿说不嫁就不嫁,别为我多操心!”
  厉绝生笑而不答。
  转向群众,冷道:“你们实是有眼无殊,放着便宜不捡,我大徒弟虽胖,但何不娶回去再减肥,想当年,她可比二女徒美上十倍,实是有眼无珠!”
  群众有人回话:“省省吧!一只肥猪饿下来,还能看吗?”
  此话登时引得大串笑声。
  苗如花气得七窍生烟,准备抓出那发话着加以毒死,可惜人群乱动,根本找不出目标。
  厉绝生冷道:“废话少说,要是嫁不出老大,你们也别想娶老二!”
  群众有人回话:“教主岂非强人所难?”
  厉绝生已动怒,斥道,“少说风凉话,谁要?否则我抓人,谁要的,便给我站着不动!”
  此语一出,众人自觉惹不起教主,纷纷抢着蹲坐下来,可惜地方太窄,有的竟然倒摔一片,不过幸好皆能及时逃过一劫。
  厉绝生本想抓人,可是动作慢者,几乎全是女性,根本抓之不得。
  他正懊恼之际,后头刘吉正瞧得苗如花没人要,以及大群男人倒成一片之窘境,忍不住呵呵笑起。
  他纵使笑的甚轻,但群众好事者已发现有这么一个人,登时伸手指来。
  谑笑道:“后面有个自愿者,站得威风八面!”
  此语一出。
  群众目光陡迎,登时哗然大叫。
  刘吉顿觉失态,正待躲闪,厉绝生自也转头,发现不是女者,大为欣喜,喝叫:“就是你!”
  身形一扭,飞掠而起,直扑过来。
  刘吉惊叫一声,本能地想反击,然他忽又想及此行任务,岂可一照面即搞砸,当下换来惊惶哎呀急叫,拔脚即逃。
  那厉绝生伤势似乎已复原,武功自不在话下,见人逃躲,其速更急,喝拔高三丈凌空苍庄扑免般截扑下来。
  奇巧扣住刘吉肩头,刘吉但觉一阵蛇腥冲鼻欲呕,赶忙闭气,唉唉惊叫中,已被厉绝生捉提倒扣,纵下山崖。
  此时群众传来一阵欢呼,老胖妞已有伴,接下来自是精彩绝活。
  刘吉拼命挣扎:“放手啊,我根本不想征婚,教主搞错啦!”
  厉绝生笑道:“你不好意思吧?所有人都坐下,唯你站着,我明白你心意!”
  刘吉急道:“站着是因为看不到,你那些大旗遮住我视线啦!”
  厉绝生笑道:“看不到谁?我大徒弟?哈哈,现在让你瞧个够!”
  他轻喝,连掠效身形,终飞落大石椅前,抓来颈中青蛇,绕住刘吉脖子,始推向胖妞邡头。
  他哈哈大笑道:“如花,他人品不错,体格亦佳,足以和你匹配,只是胆量小些,武功差些,但这可以训练!”
  又喝向刘吉:“别乱动,这条青蛇王奇毒无比,咬上一口,必死无疑!”
  刘吉哪敢乱动,见及青蛇吐信,血盆大口挑毒牙,说不出厌恶,却无可奈何。
  此时众人目光皆落于刘吉身上。
  尤其那胖家伙,见及刘吉一身苗味带劲,两眼灵亮,五官端正,虽然长了短须须,却见生嫩,老实说,人品的确不差,尤其肌肉结实,如果和他做爱,必定十分够劲吧?
  胖家伙已露邪念笑容,似乎对一切甚是满意。
  不但是她,就连苗如玉亦被刘吉所吸引,
  纵使刘吉已一身苗人打扮,苗人腔调,然乍见他身形、动作,似乎颇为熟悉,可是认真思索,却又一团模糊。
  她曾幻起刘吉形态,然一闪即失,毕竟这家伙苗脸苗味太重,甚且挂着搏斗之赏花项链,又怎是死要命的刘吉呢?
  心头怦动中,仍想从此人身上找出某种影子,苗如玉灵目盯得甚紧。
  刘吉光是应付那条毒蛇,己无暇再想及婚事。
  他急道:“教主你行行好,这东西加身,我实在没心情挑你徒弟当老婆,放开它如何?”
  厉绝生笑道:“不必挑,就是老大,较胖那个!”
  刘吉一愣:“她?”
  厉绝生道:“有何不好,她生性善良,武功又好,娶了她,是你八辈子修来福气!”
  刘吉轻叹:“杀了我吧!”
  苗如花忽受伤害,嗔斥:“你说什么?”若闻及任何不爽言词,立即宰杀此人。
  刘吉顿觉失言,他暗想,自己乃有目的而来,娶谁只不过是假象罢了,当下干笑道:“大姑娘行行好,把这毒蛇抓走,否则我会被它杀死呵!”
  苗如花登时窃喜:“你叫我大姑娘?”
  刘吉道:“不然要叫你什么?老婆不成?”
  苗如花更自欣喜:“你接受师父安排了。”
  刘吉苦笑:“都被抓来,能不接受吗?至于你我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苗如花欣笑:“说的也是,算你有眼光!”
  又转向厉绝生:“师父可收回蛇王啦!他认命了!”
  厉绝生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子,你前途无量!”
  说完哈哈大笑,伸手一抖,青蛇飞回手中,刘吉得以脱身,感觉有若再世为人。
  厉绝生随即向群众宣布:“此人已是本教女婿,来点掌声祝贺吧!”
  群众登时豉掌掀天,当然消遣居多。
  刘吉倒也坦然接受。
  他暗自窈喜,身分末暴光。
  接受欢呼之后,厉绝生转向刘吉,道:“总该报个姓名吧?师承也说说看!”
  刘吉早有准备,说道,“在下马哈达,师承雪山老人,名不见经传,功夫凑合过得去而已。”
  厉绝生喃喃点头:“雪山老人,倒是听过……哪天再去拜访,赐坐!”
  他伸手一挥,可惜己无过多椅子,手下不禁焦切。
  刘吉倒是落落大方走向苗如花。
  手指一勾,道,“该换人坐了吧,娘子!”
  苗如花本是不愿,但闻及“娘子”,心神一甜,立即软了下来,含笑道:“你坐吧,我得看清,谁是我丈夫哩!”
  她当真让坐,刘吉老大不客气坐下,装出一脸美满笑容,瞧得苗如花甚有安全感!
  苗如玉亦自瞄眼,想不到懦弱的刘吉敢如此大方坐下,那岂是儒弱表现?
  姐姐竟然甘心让位,看来春心动啦!
  此时厉绝生已转向群众,道:“老大已解决,现在换老二,谁有意思,尽管来!”
  话末说完。
  突见大群勇士一窝蜂涌向擂台,先前盛况立现。
  刹那间,尚来不及宣布比斗,大群人已先行交手,劈劈挤挤,不少人又已失足,倒摔下来,现场已然混乱不堪。
  刘吉皱眉暗道:“小妖女媚力果真不小!”
  偷偷瞄向苗如玉,她果然美丽出众,不禁想起抢扯药包而替她宽衣一幕,此时瞧来,那尖耸胸脯,倒挺结实似的。
  苗如玉本在注视人群,看看是否有上相者,忽觉有人谑探,猛一转头,见及刘吉色眯眯瞧着自己。
  冷目一挑,暗斥:“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刘吉倒是谈笑置之。
  突然说道:“这些人够笨,难道不知越是后面越有利吗?”
  他喃喃自语,虽有意警告苗如玉,却被厉绝生听着,厉纯生但觉有理,登时喝道:“抢什么?急什么劲?一个一个来,越是后面越有利,有本事还怕娶不到老婆?如此东挤西挤,莫要遭人暗算才好!”
  此语一出,群众终有醒悟,刹那间,复往地面掠去,擂台上剩下不到七八人,挣扎中,又有四五人掠回地面。
  其中有名光着上身粗壮汉子哈哈大笑:“有实力者,根本不必下去,有本事向我昆山大力王曹放天挑战!”
  他猝捣双拳,简直泰山压顶般,已将左右劈落擂台,唯我独尊般哈哈大笑,双手不停捶胸,大力王风范尽展无遗。
  刘吉见此人身高丈八,魁梧非常,身粗、手粗、脸粗、脖子粗,倒像位孔武有力巨人,感觉上,他似乎一拳能劈死一头猛牛,不禁暗暗想及,他若用来匹配胖胖妞,倒是天造一双!
  曹放天连吼几声,无人应战,不禁哈哈狂笑,转向苗如玉,邪声笑道:“美人儿,我将是你丈夫,满意吧!”
  苗如玉淡声笑道:“那也得看看那群人让不让你如愿以偿!”
  话末说完。
  忽见一位二十上下高挑男子掠飞过来,他冷道:“在下昆仑俗家弟子燕平沙,特来会会笨牛你的大力神功!”
  他一身白衣,颇有翩翩公子风貌,只是两眼过小,心机颇重,说话间,老是瞄着苗如玉,似乎她已是自己妻子般,实让人感觉过于轻浮。
  苗如玉冷眼瞧来,无啥好感,淡然一笑,且看好戏再说。
  燕平沙拱手拜向五毒教众人。
  大力王岂肯接受“笨牛”两宇?
  闻言咆哮一笑:“说我笨!也得看你有何本事!”
  他猛地一拳轰来,竟是隔山打牛硬功夫。
  燕平沙本是托大硬接,岂知方触及劲,竟然抵挡不住,硬被打得蹬蹬连退三四步,差点倒坐地面。
  群众传一阵笑闹声。
  燕平沙一招失着,恼羞成怒:“暗算手法算什么英雄好汉?”
  昆仑掌法立即展开,果真千变万化,让人目不暇接,他猛攻对手,刹那间有若双虎搏斗,杀得难分难解。
  燕平沙精在招式变化无穷,身手灵活,东掠西跳,似乎占尽上风,曹放天则全靠精纯内劲,以及金钟罩铁布衫之类横练功夫,每每身躯被打得劈叭响,虽是哇哇疼叫,他却能及时迫掌击退对手。
  双方你来我往,几乎平分秋色。
  然而缠战数十招过后,燕平沙内力似逊一筹,身形开始迟滞,他不得不出险招,喝地一声,一把匕首已刺向对手肩头。
  那曹放天岂知他耍诈,一时不查,肩头挨了一刀,幸好铁布衫已有七分火候,只被刺入三寸,该是皮肉之伤。
  他嗔怒不已。
  厉吼道:“卑鄙之徒,饶你不得!”
  双拳一捣,猛劲直灌敌手。
  那燕平沙本陶醉于一刀得手之际,本想谑笑,岂知刀伤不重,对方又反攻过来,自己空门已露,无法闪躲,硬被击中胸腹,砰然暴响,他哇地闷吐鲜血,倒喷十余丈远,滚落擂台下,群众霎时避开,他跌得一身泥灰。
  他勉强爬起,身形摇摇欲坠,厉吼道:“山不转路转,咱们走着瞧!”
  他已身受重伤,且无脸再战,怒咬牙关,跌跌撞撞挤出人群,逃躲去了。
  曹放天再次击败强敌,信心不禁大增,登时双手高举,哈哈狂笑:“还有谁想尝尝大爷猛拳滋味?”
  群众一阵哗然,开始衡量自己分量,蠢动者已无几人。不少人东张西望,似是探瞧有谁想出面抑或该轮到自己了?
  刘吉则趁此又瞄向苗如玉,邪邪笑着,大概表示,这浑家伙亦是理想的对象,别再挑啦!
  苗如玉总会不知不觉中意识地反瞧回来,见其眼光,冷哼一声,实在想找机会,抽抽他的皮。
  现场忽见变化,一位苗人装束二十上下年轻人掠往擂台。
  他相貌平平,神态冷漠,腰际却背着一包东西,双手不停抓动,里头似有活东西蠢蠢欲动。
  大力王见及来人,冷道:“你想自寻死路吗?”
  直觉此人差自己一脑袋,似乎不堪一击。
  那人冷道:“那死路者是你,有胆放马过来!”
  年轻人未报名号,亦未施礼数,要人放马,自己却先扑过去,双掌猛打得大力哈哈大笑,似乎不痛不痒,那人连劈数掌,顿觉无效,冷声说道:“好个铁布衫,且看我独门武器!”
  他狂往腰际布袋抓去,竟然抓出一条红色如鞭般长蛇,用以用鞭,准备对敌。
  此蛇一现,五毒教诸人两眼顿亮。
  厉绝生急道,“红姑娘?可是我这青蛇王的好搭档?”
  他颈上那条青蛇已经嘶嘶怪叫,大为所动。
  大力王不知厉害,冷笑道,“光耍蛇就能混饭吃吗?”
  他仍自托大,一步步逼近。
  那人冷笑:“试试便知威力!”
  他猛地将蛇身往大力王抽去,叭然一响,正中胸口,大力王顿觉肌肤泛红,开始发痒变辣,不禁急道:“你敢下毒?”
  那男子冷笑:“不然,你以为是闹着玩的!”
  大力王自有所忌讳,转向五毒教,道:“教主好是比武招亲,怎能用毒?
  ”
  厉绝生哈哈大笑,“武功再好,若不懂毒,还不是废人一个,何况本教向来用毒自如,你若认为招架不住,自动退去,本王会叫他奉上解药!”
  大力王自知争取无用,只好硬撑,猛又转身,道:“好小子,阴险耍诈,照样收拾你!”此时,他只有抢足先机,猛地怒拳开打,砰砰劈劈中,打得那人东躲西藏,毒蛇欲抽过来,却又被击退。
  一连十数招下来,他竟然挨了三拳,简直头昏眼花,正待干脆将毒蛇放出,咬死对方算了。
  岂知大力王却因用功过度,毒伤发作甚快,已自冷汗直冒,后继无力,全身已瘫软下来。
  那男子见状欣喜,猛地扑前,一脚踹得大力王倒滚七八丈,哇哇怒叫连连,却哪有心情反击。
  他跌坐而起,怒道,“三流手段,不干不净,不屑再斗,解药拿来!”
  那男子冷道:“你认输了?”
  大力王冷道:“以毒取胜,我不认输,只是不想再攀这门亲事,解药拿来我立即走人!”
  那男子这才露出得意的笑容:“既是比斗,又分何彼此,你已认输,解药在此,去吧!”
  说完,丢出自瓶,大力王抓来,倒嘴即吞,果然清凉解毒,冷哼一声,掠下擂台,闪身离去。
  那男子战胜此局,满心高兴。
  转向群众,“还有谁想挑战?”耍着毒蛇,颇为威风。
  厉绝生道:“小子,何名何姓,先报上来,本王参考参考。”
  那男子笑道:“在下袁青竹,住在蛇谷,师父蛇郎君,还请多多指教!”
  厉绝生频频点头:“蛇郎君高徒,果然不差!”
  目光移向苗如玉,大概暗示别挑了,此人即可。
  然苗如玉却发现袁青竹满口黑烂牙,未免倒尽胃口,冷冷一笑,不置可否。
  袁青竹投以爱慕之情,笑得更是甜邪。
  随又转向众人:“有谁想挑战,请快上来,否则……”
  忽有声音传来:“否则如何?”竟然是女者声音。
  群众一愣之际,已见着一位青衣女子掠向擂台,此女满脸雀斑,凶悍逼向那男者,根本不畏那条毒蛇。
  女者上擂台,窭时引来哗然。
  有人促狭道:“女人也来比武招亲,莫非另有相好?”
  “她会是男扮女装?可是不像啊,胸脯尖得很呃!”
  “如果苗姑娘嫁给她,那才有意思啊!”
  大群人凑兴说个不停。
  刘吉亦瞧好戏说道,“真是高潮迭起,这年头,什么都流行啊!”
  苗如玉瞪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且看局势变化再说。
  那女子方逼近擂台,袁青竹登时惊诧:“师妹!”
  此语一出,众人哗然,每以为此女另有图谋而来,谁知为情郎而上阵,颇为泄气,但或而另有好戏上演吧?众人又睁大眼睛期盼着。
  那雀斑女子冷斥,“好个袁育竹,敢暗地背着我来此招亲?该当何罪?”
  袁青竹忙道:“我没有……”
  “没有?站在这里的是谁?”
  “我”
  “还不跟我回去受罚!”
  “师妹,给点面子……”
  “给你面子,谁给我面子?还不跟我走!”
  “我不能……”
  “岂有此理,敢跟我斗,来啊!”
  “师妹,这是檑台,打赢了要娶小公主,你是女的,不适合吧?”
  “你就适合?”
  那女子气不过,猛地欺身扑杀,袁青竹只能闪躲,纵想以毒蛇对敌,然而师妹功夫更形厉害,猛地一抄,已将红蛇抓回手中,一连三掌打得男人东摇西晃,敢情连武功皆非女子对手。
  袁青竹仍想装酷:“师妹你再任性,休怪我翻脸了!”
  那女子冷笑:“你翻啊,我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
  蛇鞭一甩,登时卷住男人手臂,她猛欺身,硬将男人扣得死死,任他如何挣扎,己然无效。
  那女子逮住之后,转向厉绝生,道:“抱歉,他是我的,不能当贵派女婿,失礼处,多多包涵!”
  说完拜礼后,立即提着袁青竹掠开擂台,飞奔而去。
  群众一阵掌声,不知替雀斑姑娘道喜,抑或为看场好戏而鼓掌。
  厉绝生直道可惜,他心疼那条红毒蛇又被带走,否则配上青蛇王,天衣无缝。
  苗如玉自也松口气,否则配给这男人,简直暗无天日。
  现场又是一阵混乱,挑战者继续比斗,时有胜负分出,当然越战越少人,高手亦突显出来。
  此时一位独臂汉子已连战五关,颇有架势,可惜他长得甚丑,似乎不得人缘。
  在打败第五名高手之后,他冷目盯向群众,有若一头残狼,正等待猎物上门。
  厉绝生对他并不满意,连喊数声,有谁还要挑战?两只手难道打不过一只手吗?仍然没人敢回话。
  如此僵持数分之久,或而可宣布他即是人选了吧?
  刘吉暗自轻叹,如若苗如玉嫁给他,每当深夜醒来,莫要觉得身旁睡个丑鬼才好?
  众人正在打量情势之际。
  忽见一位年约五旬,连头发都快斑白之青袍老头掠向擂台。
  此人一现,群众又自暄哗,这老头未免想老牛吃馕草吧!
  厉绝生更是皱起眉头,他从未想过会有此老头前来抢亲?
  正待出言相劝,老头已说道:“比武招亲,未限年龄,在下但觉和二小姐颇有机缘,便上台一试便是,教主且看结果,自不让你失望。”
  厉绝生心念一转,与其选那独臂丑小子,倒不如让老头将人打败,再找机会开导老头便是。
  闻言已畅笑:“是了,本王方才未先说明,阁下自有机会争取,且看你功夫如何了!”
  那老头拱手:“多谢教主成全!”
  立即转向独臂人,冷道:“瞧阁下拳掌,该是出自岭南教派之劈龙掌,在下青城外门弟子甘清元,领教几招便是!”
  那独臂汉子冷笑,运足真劲等候迎敌。
  甘清元拱手为礼,喝地一声,展开青城绝学,奇速无比攻来,双方一触,但见人影蹿飞处处,拳去啸风阵阵,掌劈呼声连连,战得难分难解。
  那独臂汉子招势刚猛带劲,似若老头所言之劈龙掌威力自不在话下。
  然那老头却功力深厚,经验老道,专挑独臂左胁处攻招,由于少了左臂,他总得拚足劲以抵挡。
  刹那间,数十招已过,双方虽战得旗鼓相当,然而独臂人呼吸渐混浊,似乎内力较逊一筹。
  再战十余招,老头不愿多纠缠,冷喝一声:“看看我这青阳真气!”
  双掌暴吐青气,奇速无比劈来,砰然一响,打得独臂连退三步。
  独臂人惊诧中冷喝:“好功力!”
  他不肯认输,猛又抡掌劈来。
  甘清元冷笑,双掌合十,待对方迫近之际,猛地翻开,强大劲流猝然扑冲独臂人,打得他噔噔……连退七八步,嘴角一甜,渗出血丝。
  独臂人脸色抽变。
  终于叹息一声,说道:“好个青阳真气,后会有期!”
  身形一抖,头也不回,掠飞而去。
  甘清元轻易解决对手,一副落落大方向厉绝生拜礼后,随即转向群众:“不知哪位想试试运气?在下奉陪到底!”
  他此时表现出一派至尊模样,镇摄不少现场诸人,看来想上台和他对抗者,非得认真掂掂自己分量不可了。
  连减数声,仍无人上台。
  甘清元不禁转向厉绝生,拱手道:“教主可瞧见了?已然无人再上台,在下是否有此荣幸,入幕五仙教?”目光总偷瞄苗如玉,暗自欣喜。
  厉绝生当然为女徒不值,可是,一时又找不出理由搪塞,呃了老半天,说道:“比武招亲乃至午时止,现在尚早……”
  甘清元道:“照此看来,莫说等到午时,就是等至黄昏亦无人敢上擂台,纵使上来,亦是枉然,毕竟在下已得青城武功真传,鲜有敌手矣!”
  厉绝生皱眉:“阁下当真得到真传?”
  甘清元笑道:“否则怎能轻易打败敌手。”
  厉绝生喃喃念道:“若真有此功夫,配上五仙教专长,本教自可大展鸿图矣!”
  他目光已移向苗如玉,大概想说句:稍稍牺牲便是了。
  苗如玉岂肯下嫁老头,那比叫她自杀还来得难受。
  闻言冷哼一声,立身而起,冷道:“别人不敢,我来挑战,想当我丈夫,得能胜过我才行!”
  说完掠身飞落擂台。
  群众不禁哗然,准备看好戏。
  厉绝生心绪乱得很,想阻止抑或放任皆不是,干脆闷在那里看结果。
  甘清元倒是彬彬有礼:“二小姐尽管动手,在下接你三招便是,若是不行自动走人。”
  苗如玉冷道,“那就接招吧!”
  她猝然凝足全力,奇猛无比打向老头胸口。
  砰然一响。
  老头闷呃一声,连退四五步,闷闷晃晃中,终也挺直腰杆,红着脸笑道:“二小姐好掌力,幸好在下仍能挺住,否则必定吐血而亡矣!”
  苗如玉亦自动容,她虽未必是绝顶身手,但跻身一流境界并无问题,对方竟能挨一掌而毫发无伤,而功力深厚可想而知,今日之事恐难善了矣!
  虽如此想,她仍冷笑,凝足全劲,喝道:“再吃这掌试试!”
  强功迫逼,衣衫无风自动,在凝聚浩瀚强劲之际,猛又轰往老头胸口,砰然暴响,老头连退六七步,闷着身子一阵,仍自慢慢挺胸而起。
  他脸面更红,却也忍下第二招。
  淡声笑道:“二小姐发掌劲,只剩一招,你用吧!”
  准备再接招。
  苗如玉已然乱了方寸,这掌已是她全力一击,仍然伤不了他,下一掌又待如何施展?除非用毒吧!可是行吗?这只老狐狸可能精明无比。
  暗自焦切中,她捏紧双拳,不知该如何下手。毕竟这掌打去,若未奏效,自己岂非非他莫嫁?
  正挣扎中,刘吉忽然开口:“打他鼻梁呵!反正还有一招,能打得他鼻血直流,看他还有面子站在你面前求婚吗?”
  苗如玉闻言一楞,暗道:“对啊,说好攻招,岂只能攻击胸部!”
  手指己抖,似乎想截瞎老头双眼,到时,他输定了。甘清元闻言征斥道:“小子你鬼叫什么?我和二小姐之事,用不着谁来管!”
  刘吉瞧他说话嚣张,越是看不颀眼,冷斥:“你又是什么东西?七老八十也想吃天鹅肉,我第一个就看不顺眼!”
  甘清元怒斥:“这里没你说话余地!”
  刘吉更斥:“这里更没你放屁余地,碰上我,准叫你爬着回去!”
  甘清元被气得七窍生烟,面红耳赤,怒道:“好好好,有胆下来较量较量!看老夫如何收拾你!”
  刘吉登时起身冷笑:“谁怕谁,到时逃的是狗熊!”
  他当真想收拾老家伙,跃跃欲下。
  胖妞苗如花却拉住他,急道:“站住,你是我的,还敢上擂台比斗吗?”
  厉绝生亦道:“如此争斗不妥吧!”
  刘吉笑道:“这和比武招亲是两码事,我是被教主选中,有资格接掌五仙教,可是这家伙也可能进入五仙教,看他模样,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分明是想抢夺教主职位,我要退缩,岂非让全教弟子笑掉大牙,日后如何立足?所以我必须拼命而出,去收拾这老不死,也就是说,此乃为未来教主职位而战,并非娶二小姐而战,教主可懂了?”
  厉绝生莫名点头:“懂是懂,可是以你武功……”方才试过,总觉他武功不济。
  刘吉笑道:“别的不行,我这镰刀刀法仍有看头,这家伙未必接得了!”
  厉绝生心想看看他功夫也好,反正若老头下重手,他出言喝止便是,于是不再吭声,只道:“你量力而为。”笑意已露。
  胖妞却仍不放心:“干嘛趟浑水,要是你死了,我怎么办?”
  刘吉白眼:“少乌鸦喏,我长命得很,纵使死了,那老头立即晋升,非你莫娶,满意了吧!”
  胖妞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刘吉已哈哈畅笑,掠向擂台。
  甘清元冷笑以待,刘吉却拜向苗如玉,笑道,“二小姐请回吧,你的问题,我来解决便可,请回请回!”
  苗如玉想笑:“你打得过他?”
  刘吉笑道:“大概吧!”
  苗如玉道:“打不过,如何替我解决问题?”
  刘吉笑道:“方才不是说了?打不过,我便自杀,你自动降级,他自动升级,配给胖姑娘啦!”
  苗如玉闻言欣笑不已:“那可多谢了,别忘了到时,你苟且偷生啊!”
  刘吉瞄眼:“少扯后腿,你该祝福我大胜才对!”
  “那,祝你大胜啦!”
  苗如玉欣笑中已掠回山崖,对于刘吉种种,不觉想笑,又多瞧几眼,总觉他不同于一般人,有点熟悉,却老想不出哪里见过。
  刘吉则转向甘清元,讪笑道:“老不死,都已快走进坟墓,还想吃天鹅肉?这倒也罢了,还报出青城派名号,不把青城派的脸丢光才怪呢!”
  甘清元怒斥:“决斗便决斗,哪来这么多废话!”
  刘吉讪然笑道:“笑话!决斗就不能开口批评?你是心虚了?理亏了?还是想掩饰烂屁股?”
  甘清元怒道:“你再胡说,休怪我取你性命!”
  刘吉哈哈大笑,道:“笑话!你说取我性命便取得了?那我算什么?我看青城派全出些自大狂、色情狂、吹牛狂!对不对?”
  他问向群众,刹时引来一串笑声,直道没错没错!刘吉一上场,立即将好戏带上高潮,个个不禁卯足精神,看个过瘾。
  刘吉又大声喝道:“青城派是不是出个大色狼?”
  群众们齐声应是,气氛一阵掀天。
  刘吉哈哈大笑,击掌叫好。
  此时就连五仙教徒亦莫名笑起,实不知刘吉胆子竟然如此之大,甚且还是宝贝一个。
  甘清元终于忍不住,怒斥:“老夫瞧你年幼,想让你几招,你却百般猖狂,饶你不得!”
  他一出手便是青城绝学冷阳掌,硬想一招将刘吉劈个半死。
  刘吉自知对方怒极而发,非同小可,自己又不便使出自家功夫,当下只有哎呀惊叫,故意受掌波及,落地打滚,终也避开要命掌劲。
  甘清元一招将人逼滚地面,已是冷哼:“我还以为多厉害,原是三脚猫、纸老虎,你好自为之吧!”
  他冷喝,凌空一掠,饿虎扑羊般擒来。
  刘吉喝喝怪叫:“功力不行,刀法可是一流,猛地抽出弯刀,奇快无比飞打出去。
  银城之狮扫描校对及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