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滑头傻小子》

第二十六章 抱得美人归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说着。
  “芙蓉仙子”黛眉一戚,似乎想起什么,又不解的问:“去年你师父将剑交给圆几之后,也曾赠你圆姐姐一滴灵石玉乳,你师父说那是唯一的一滴了,你怎么……”
  郭晓涵见问,立刻将与无双坠崖之后,进入裂洞中的事说了一遍。
  但是——
  无双落水,以及焚火烤衣等旖旎风光,则只字不提,最后兴奋的说:“玉瓶内至少尚七八滴,姑姑和圆姐姐可以分食。”
  “芙蓉仙子”微摇螓首,笑着说:“我已食过‘朱果’,不需要再服‘灵石玉乳’了……”
  郭晓涵一听,顿时大悟,何以江姑姑驻颜有术,看起来仅有二十六七岁,原来她曾服过青春永驻的朱果。
  心念之间。
  只见——
  “芙蓉仙子”已拿起桌子上竹筷,用手帕擦拭清洁后,放入小玉瓶内一沾,即对沈圆圆说:“圆儿,快张开嘴。”
  沈圆圆粉面微红,神色兴奋,忙张口樱口,香舌在竹筷上一舔,满口生香,津液立生,顺喉流入腹内。
  郭晓涵一见,立即亲切的说:“姑姑,再给圆姐姐多沾一些嘛!”
  “芙蓉仙子”立即解释说:“灵石玉乳,乃世间珍品,应该节省俭用,而功力浅的人,少服为宜。”
  边说边转首望着爱女笑道:“圆儿,现在你的功力至少又增长了二十年,你应该好好谢谢你的涵弟弟,由此可见,你涵弟弟无时不在关心你……”
  沈圆圆被母亲说得粉面通红。
  这时——
  她虽然在低头娇笑,但黛眉之间却笼罩着更深的幽怨!
  “芙蓉仙子”怕郭晓涵看出沈圆圆的神色有异,立即催促她说:“圆儿,快去我房里调息一两个周天,将玉乳的灵气引入四肢百骸,愈增奇效。”
  说着。
  她又对注定沈圆圆痴笑发呆的郭晓涵笑道:“涵儿,三更已过,你也去圆儿房里休息吧!”
  边说边将手中的玉瓶交还给郭晓涵。
  郭晓涵恭声称是,双手接过小玉瓶,向“芙蓉仙子”请过晚安,迳至沈圆圆房内休息。
  他合衣倒身床上,曲指一弹,立将油灯震熄。
  这时,夜阑更深,院外传来湖水的响声。
  郭晓涵倒在床上,情不自禁的抚摸圆姐姐的枕被,丝丝幽香扑鼻而入,他再也无法将心神静下来。
  他不知道何时才能将圆姐姐揽在怀里,同床共忱。
  郭晓涵胡思乱想,不能成眠,只好盘坐调息,一运神功,果然灵台立明,真力循序过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的神功感应之中,蓦地听到一丝极轻微的强自压抑哭泣声!
  这充满了委屈的声音,一入郭晓涵的耳鼓,惊得他险些大叫起来,他不知道圆姐姐为什么哭?
  他强抑心中的忧急,继凝神听下去……
  片刻——
  就听江姑姑悄声说:“圆儿,你不能再任性,我已为此痛苦了一生,你不能再步我的后尘……”
  “……”
  “孩子,你应该看得出来,你涵弟弟是多么爱你……你这样做会毁了他的一生……”
  沈圆圆啜泣着说:“圆儿今生今世决定不嫁人了,我要和妈厮守一辈子。”
  “芙蓉仙子”略带责备的安慰她说:“傻孩子,你和涵弟弟结了婚,妈妈不是也可以和你们住在一起吗?”
  “妈,您不是说两个女孩子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果是悲剧吗?”
  “圆儿,这是妈妈少女时的偏见,我已经害他父母痛苦终生,不能再让你任性的去摧残他们的孩子,圆儿,你一向通情达礼,不能再做傻事了。”
  “……”
  “圆儿.你听到吗?……再说男人拥有三妻四妾,亦不为过,你又何必……”
  沈圆圆痛苦的说:“妈,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芙蓉仙子”近乎恳求的说:“圆儿,妈是多么希望你和涵儿比翼双飞,白头偕老,你要孝顺妈,就该听妈的话。”
  “圆几,你听到吗?……”
  “……”
  “唉!这都是命,妈不再劝你了,将来你可别后侮!”
  接着——
  重归寂静。
  而郭晓涵的眼睛也模糊了。
  他没想到温柔恬静的圆姐姐,竟然是一个外柔内刚倔强而又善妒的女孩子。
  他又想到素性较圆姐姐尤要刚强好胜的双妹妹,看来她们俩是无法融洽相处了。
  他心中暗自感激江姑姑,他觉得圆姐姐和双妹妹将来能否亲如姐妹,就要仰仗江姑姑了。
  一想到江姑姑,郭晓涵郁闷不安的胸怀,又顿时开朗起来。
  他觉得事在人为,只要自己谨慎行事,不怕圆姐姐不回心转意。
  思付之间。
  一阵轻微的马蹄击地声,迳由院中响起。
  郭晓涵这才想起院中的乌骓,回头一看背后的窗户,业已现出曙光。
  乌骓既未卸鞍辔,又未喂草料,他觉得自己实在不知道照顾马匹,还是趁早归还给毒娘子好。
  他飘身下床,摒息来至房门,两掌暗运柔字诀,轻轻开门走出房外,想到把乌骓拉到院后草地上去。
  “乌骓”一见郭晓涵,立即摆头甩尾,连声低嘶,四蹄不停的在地上移动着,做出一幅亲切愉快的神态。
  郭晓涵生怕惊动江姑姑和圆姐姐,纵身上前,伸手拉住马缰,蹑步向院门走去。
  就在他伸手去拉院门的同时,身后已响起江姑姑黯然颤抖的声音说:“涵儿,你要去哪里?”
  郭晓涵闻声回头。
  只见——
  江姑姑黛眉微蹙,神色黯然,注定他的凤目中,隐隐闪着泪光。
  他知道江姑姑误会了,正待解释,人影一闪,花容惨淡的沈圆圆,已立在“芙蓉仙子”
  身边。
  沈圆圆一看郭晓涵立在院门,手中拉着马匹,泪水立即像珍珠般籁籁的滚了下来。
  郭晓涵原生怕惊醒江姑姑和圆姐姐,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
  于是——
  他赶紧解释说:“乌骓昨夜通宵未进草料,涵儿想把它拉到院后草地上去……”
  话刚说完。
  沈圆圆突然双手掩面,失声哭着说“妈,涵弟弟说的不是真心话……您不能让他走……”
  “芙蓉仙子”也有些焦急的问:“那你为何不卸下鞍辔呢?”
  郭晓涵见圆姐姐哭得伤心,心中又疼,又爱,又欣喜。
  既然江姑姑和圆姐姐都认为他是负气出走,何不将计就计,也许能挽回圆姐姐的心意。
  他因此一略一迟疑。
  而“芙蓉仙子”凤目中已滴下两颗晶莹的泪水,沈圆圆玉手掩面,娇躯颤抖,哭得更厉害了。
  郭晓涵探马开门,由于怕惊动江姑姑和圆姐姐,结果竟闹成这个结局,这确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
  圆圆哭,晓涵不但不怕,心中反而升起一丝喜悦、欣慰,因为这证明了圆姐姐仍极爱他。
  但是——
  他一看江姑姑也在黯然落泪,不由惊得丢掉马缰,急步奔了过去。
  他焦急不安的大声说:“姑姑,涵儿斗胆也不敢欺骗您老人家,我是怕惊醒你们,所以才没有香马卸鞍,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走呢?”
  “芙蓉仙子”一看郭晓涵的焦急神色,立即轻颔螓首,举袖拭去面颊上的泪水。
  圆圆从郭晓涵的高绝功力判断,深信他很可能已经听到她和母亲的谈话,因而心里一急,误以为郭晓涵负气出走。
  如今——
  她看了郭晓涵焦急相,心中暗忖,也许他真的睡熟了。
  郭晓涵立在“芙蓉仙子”的面前,焦急的看看回姐姐,又惶愧的看看江姑姑,显得内心不安,举止无措。
  “芙蓉仙子”微微一笑,平静的说:“涵儿,快卸下鞍辔,把马拉出去吧!”
  郭晓涵恭声称是,关切的看了仍在掩面哭泣的圆圆一眼,转身向乌骓走去。
  “芙蓉仙子”又对圆圆说:“圆儿,今天柳姑娘要来,你快去把房子整理一下儿。”
  圆圆拭了拭粉颊上的泪水,幽幽怨怨的瞟了正在卸马鞍的郭晓涵一眼,于是转身走进房内。
  一进入自己的卧室,发现被褥凌乱,涵弟弟果然睡过,因而又破涕为笑了,她笑自己大下沉着,以致闹得母亲和涵弟弟都不安。
  圆圆匆匆整理好内室,再走出来时,郭晓涵已经拉马出去了。
  天已大亮。
  村子上已经有了人声。
  不少渔舟正向湖心划去。
  郭晓涵将马拉至后院草地上,任由它去自由行动,他一面望着乌骓啃草,一面想着如何才能让圆姐姐高兴。
  想到这一连串的不快,全由双妹妹引起的。
  他在思忖,双妹妹来时,同时如何才能使她们见面儿就高兴愉快。
  他认为要想使她们高兴愉快,必须自己先高兴起来才行。
  一念至此。
  他胸怀顿时一畅,转身向院前走去。
  走进院门,心中不禁一愣!
  只见——
  圆姐姐手拿长帚,娇靥绽笑,微垂着螓首,正神情愉快的扫着院子里的落叶。
  郭晓涵颇为纳闷儿,不知道什么事儿使得圆姐姐突然高兴起来?
  圆圆见郭晓涵回来,佯装未见,螓首垂得更低,而手中的长帚也扫得更快了,香腮上的甜甜酒涡,也显得更深了。
  郭晓涵见圆圆高兴,不禁心中一畅,举手遥空一弹,一缕无声无息的柔和指风,直向院角的修竹上射去——
  指风过处,只见一大片竹叶,纷纷飘落在刚扫干净的地面上。
  圆圆仍未注意,忙又中手扫去。
  可是——
  一片片新绿竹叶,再度纷纷落下。
  圆圆这才发觉有异,就在第三片飘落地面的同时,圆圆含笑一声娇叱,手中长帚,闪电向郭晓涵扫去。
  郭晓涵哈哈一笑,衣袖微拂,身形横飘,直向房门落去。
  圆圆一帚扫空,粉面一红,正待向郭晓涵追去,厨房内已传来“芙蓉仙子”的呼唤:
  “圆儿,快来端饭给你涵弟弟吃。”
  圆圆一听,娇嗔嗔的斜睇了郭晓涵一眼,丢掉手中扫帚,快步走进厨房。
  郭晓涵默默立在房门口,他觉得圆姐姐刚才那一帚,极似“同光剑法”中的招式,但仔细一想,又有些不同。
  心念未毕,圆圆已将早饭端来。
  她一看呆立门前的郭晓涵,立即含笑嗔声说:“发什么呆,还不去帮妈端菜!”
  郭晓涵略一定神,笑了。
  正待举步。
  “芙蓉仙子”业已将菜端出来。
  三个人落座进餐,芙蓉仙子居中,郭晓涵和圆圆分座两边。
  郭晓涵一想到同光剑法,立刻联想到素性好胜的无双,她很可能会伺机向圆圆要求比剑印证。
  无双的剑术,郭晓涵亲目所见,可谓运剑成绩,火候已足,而圆姐姐由于场地所限,恐不如无双剑术精纯。
  他并不是有偏心。而是认为无双和圆圆应该在伯仲之间,因而望着圆圆说:“圆姐姐,你学的是否也是同光剑法:”
  圆圆瞅着郭晓涵点了点头。
  郭晓涵剑眉一蹙说:“看你刚才挥出的那一帚,极似双师妹‘日华剑’中的‘横断江湖’,但又不尽相同……”
  “芙蓉仙子”似已看出郭晓涵别有用心,立即对圆圆说:“饭后将剑谱剑出来,让涵儿看看究竟两本有何不同之处。”
  圆圆知郭晓涵智慧聪颖,悟力超人,他翻阅一遍,也许能发现其中精华玄奥之处,因而愉快的颔首称是,深情的瞟了郭晓涵一眼。
  但是——
  “芙蓉仙子”和圆圆,却没想到无双会籍机向圆圆比剑印证。
  饭后。
  郭晓涵和圆圆并肩走进内室,圆圆不谈早晨的事,而郭晓涵也绝口不提昨夜他曾听到什么。
  “芙蓉仙子’黛眉笼愁,忧郁的看了郭晓涵和圆圆的背影一眼,迳自走进自己的卧室,她希望这一对相爱的小女儿,有片刻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
  圆圆兴致冲冲的从壁橱内取出那个精致的小匣了,和郭晓涵并肩坐在床上,顺手打开匣盖,里面端正的放着一本褐色的皮书。
  郭晓涵一看剑谱,发现与柳无双那本极相似,淡褐色的书皮上,写着六个与剑柄相同的古形篆字——“同光剑谱”。
  翻开第一页,上面仅有“乙集”两个字。
  郭晓涵即对依偎在他身边的圆圆说:“圆姐姐,这一本与双妹妹的果然不同。”
  圆圆心中一动。
  她仰面望着郭晓涵,揣测的问:“那一本,可是正集?”
  郭晓涵没有回答,星目一直盯着圆圆。
  因为——
  他发现圆姐姐的如花娇靥上,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犹如百合般的面庞儿,香腮红润,鲜艳欲滴……
  他不知道是昨夜灯光下没有看清楚,抑或是圆姐姐又服了两粒灵石玉乳的缘故。
  圆圆被郭晓涵看得粉脸一红,立即一推郭晓涵,娇嗔嗔的低声问:“快说嘛!有什么地方不同?”
  郭晓涵心神未定,顺口随着心意说:“双颊比昨天红润,眼睛比昨天有神……”
  圆圆一听,举手打了郭晓涵一下。
  她佯装怒嗔的说:“你在胡说什么嘛!没正经……”
  边说边红着粉脸嘟了嘟樱嘴,悄悄指了指妈妈的寝室。
  郭晓涵虽党失态,但他一些也不在乎。
  他看了圆姐姐的娇羞相,反而愉快的笑了,同时附在圆圆的耳畔悄声说:“姑姑喜欢我,我不怕!”
  圆圆见郭晓涵嘻皮笑脸,怕他得寸进尺,立即粉面一沉,佯怒嗔声说:“你再不说正经的,我可要走了……”
  说罢。
  起身佯装着要离去。
  郭晓涵顿时慌了,吓得他连连颔首陪笑,低声说:“好好好,我们一起看,你先坐下嘛!”
  边说边轻轻去拉圆圆的衣袖。
  圆圆强忍笑意,重新坐在郭晓涵的身边。
  郭晓涵一俟圆姐姐坐好,立即翻阅剑谱,室内顿时静下来。
  圆圆见郭晓涵在聚精会神参阅,时而蹙眉,时而凝视,因此不敢插嘴发问。
  郭晓涵看罢。
  立即他赞叹的说:“两部到谱相辅相克,光同日月。”
  圆圆黛眉一蹙,不解的问:“两部剑谱究竟有何不同之处?”
  郭晓涵肃穆的说:“持有日华和月辉剑的人,如果均习‘同光剑法’,在印证武功时,永远难分轩轻高低,因为其中每一招都含的相辅相克的效用!”
  圆圆似有所悟的说:“看来当初编研这套剑谱的大剑客,似是怕习他手着剑法的人相互为仇,因而煞费苦心,研着成这部剑谱……”
  郭晓涵未待圆圆说完。
  随即——
  他摇头说:“并不尽然,照剑谱上说,双剑交辉,光同日月,上下交证,斩凤屠龙,由此可见双剑合壁,始可发挥其至高至大的威力!”
  圆圆黛眉一蹙说:“可是当初‘独醒子’老前辈赠剑时,并没有指出个中玄妙之处啊!”
  郭晓涵立即解释说:“我想当时由于时间仓促,恩师为了保护小弟,因而匆匆离去,是以无暇解释清楚。”
  圆圆似乎仍在想着相辅相克的问题,因而又不解的问:“涵弟弟,你也习过同光剑法吗?”
  郭晓涵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过我仍记得其中招式。”
  圆圆一听,立即兴奋的说:“涵弟弟,你用金锥我用剑,我们演练一下,看看是否真的相辅相克,好不好?”
  郭晓涵迟疑的回答说:“院中场地太小了吧!”
  圆圆急切的说:“可以到我练剑的地方去啊!”
  郭晓涵不知道圆圆平素在何处综剑,立即不解的问:“距此多远?”
  因为圆圆酷爱剑术,随之立起身来,兴奋的笑着说:“就在村后丘陵茂林中。”
  郭晓涵星目不由瞟了满是阳光的前窗一眼。
  他一想到柳无双就要前来,正待说什么,对室的芙蓉仙子已提醒他们说:“圆几,柳姑娘不是要来吗?”
  圆圆一听,也不好再坚持,但是她的粉面上,却掠过一抹失望的神色。
  郭晓涵怕圆姐姐不高兴,又觉得双妹妹脾气不太好惹,但是为了使圆姐姐高兴,毅然绝然的对“芙蓉仙子”说:“姑姑,如果双妹妹来了,您可以指引她去找我们,若能和姐姐将剑法演练一遍,我想双妹妹也一定很高兴。”
  “芙蓉仙子”略一迟疑说:“好吧,柳姑娘来了我会带她去,不过,你们俩最好尽快回来。”
  郭晓涵颔首应好,即将剑谱放回小匣内。
  圆圆将小匣放回壁橱,同时将“月辉剑”取出来。
  郭晓涵一看,月辉剑鞘上已罩上一个黄绒锦缎剑套,黄丝剑柄,黄丝剑穗,看来特别醒目。
  圆圆将剑佩在腰间,愉快的一笑说:“村后是荒地,不易引人注意,我们可走后院!”
  郭晓涵颔首应好。
  这时——
  他蓦见江姑姑由对室走了出来。
  “芙蓉仙子”见郭晓涵神色愉快,因而断定他没听到昨夜她们母女的谈话,再看爱女,容光焕发,心情舒畅,似乎也忘了她昨夜的决定。
  因而——
  她亲切的笑着叮咛他们说:“大白天的,你们俩要小心噢!”
  郭晓涵和沈圆圆同声称是,顺手拉开后窗,纵身而出,游目一看,村后无人,腾空落向篱外。
  在草地上吃草的乌骓一见郭晓涵,一声低嘶立即奔了过来。
  郭晓涵和沈圆圆两人亲切的拍了拍“乌骓”的长鬃,携手直向村外走去。
  乌骓见郭晓涵没有乘骑它,因而望着郭晓涵和沈圆圆的背影,显得极为失望。
  一声隐约可闻的烈马长嘶,迳由正北方划空传来。
  乌骓双睛一亮,也昂首发出一声震撼村野的回鸣。
  郭晓涵倏然停住脚步。
  他转身对沈圆圆说:“一定是双妹妹来了。”
  沈圆圆一听是柳无双,心中也极高兴。
  因为——
  她希望早一些了解柳无双和涵弟弟之间的情爱浓度,以决定自己是否应该退出。
  因而她娇靥绽笑,愉快的说:“她既然来了,我们快回去吧!”
  边说边转身向篱前奔去。
  来至篱前,腾身落进后院.
  “芙蓉汕子”一直立在后窗,暗暗察看郭晓涵和沈圆圆的行动,一看他们两回来,立即将窗门打开。
  郭晓涵和沈圆圆相继纵入窗内。
  郭晓涵抢先说:“姑姑,可能是双师妹来了。”
  “芙蓉仙子”慈爱的一笑,亲切的说:“你快和圆儿去迎接柳姑娘吧!”
  郭晓涵急忙拉起沈圆圆的玉手,匆匆走向外室。
  沈圆圆见郭晓涵当着妈妈的面,居然拉起她的手来,真是胆子越来越大,因而粉面一红,立即挣脱了。
  郭晓涵被她挣得一楞,回头一看,江姑姑正在欣慰的微笑,似有所悟的急步向门外走去。
  两人刚出房门,一阵急如骤雨的马蹄声,已由远而近。
  沈圆圆心中一惊!
  她不由脱口急声说:“她的马跑得好快呀!”
  话声甫落。
  两人已拉门走出院外,循声举目一看。
  只见——
  正北一团绵絮般的白影中,闪着一点艳红,沿着湖堤飞驰而来。
  而在湖边工作的渔姑们,已纷纷起身,望着疾驰的白马,面现惊异之色。
  郭晓涵看得剑眉一蹙;立即自语似的说:“双妹的骑术看来更老练了。”
  这时。
  白龙驹似已看到郭晓涵,一声长嘶,昂首紧鬃,冲刺而至。
  沈圆圆看得花容失色,不由低声惊呼;
  郭晓涵立即高声警告她道:“双妹小心!”
  说话声中,蹄声震耳,滚滚扬尘中,一团白云,闪电涌至。
  柳无双听到郭晓涵的警告,才发觉已经到了,心中一念,疾收马缰,白马一声长嘶,业已人立而起。
  一声娇叱。
  但见红影一闪,柳无双已飘落在郭晓涵身前。
  略一定神。
  她对郭晓涵欢声说:“要不是你招呼我,我还不知道已经到了呢,白马似乎知道我来找你,一出村口,就放蹄一直狂奔,吓死人了!”
  郭晓涵愉快的一笑,侧身指着余悸犹存的沈圆圆说:“快来见过圆姐姐。”
  柳无双娇靥绽笑,急上两步,愉快的说:“圆姐姐好,谢谢你给小妹绣的蛮靴和剑套,你看一,我已经穿上了!”
  边说边低头望着自己一双玲珑适中的天足。
  沈圆圆看了柳无双惊心动魄的马术,再一听柳无双的谈吐,也证实了“独醒子”的话。
  柳无双的确是一个心地坦诚爽直的少女。
  这时——
  她听柳无双一说,因而粉面微微一红,赶紧谦逊的说:“心拙手笨,双妹妹千万不要见笑!”
  郭晓涵见她们两称姐呼妹,直乐得心花怒放,立即哈哈一笑说:“双妹,快进去吧,姑姑正在院中等你呢!”
  边说边当先走进院门。
  柳无双本待再谦逊几句,一听“芙蓉仙子”要见她,忙急步走进院内。
  这时“芙蓉仙子”已满面含笑,神色慈爱的立在门前迎候。
  郭晓涵即对柳无双笑着说:“这位就是江姑姑。”
  柳无双看得微微一怔!
  因为——
  如果不是涵哥哥亲口说出来,她还不相信,立在门前的这个秀美高雅的年轻少妇,就是昔日名满天下的“芙蓉仙子”。
  于是——
  略一定神。
  她急急上前两步,裣衽有礼,恭身下拜,同时跟着郭晓涵称呼恭声说:“双儿给姑姑请安!”
  “芙蓉仙子”忙伸手将柳无双扶起,亲切慈爱的说:“不敢当,不敢当,柳姑娘快快请起。”
  边说边以赞美的目光看了柳无双一眼。
  接着——
  她又对一直痴笑怔立的郭晓涵说:“涵儿,快去把柳姑娘的马拉到后面去吧!”
  郭晓涵恭声称是。
  沈圆圆也匆匆至橱下准备茶点。
  “芙蓉仙子”亲切的挽着柳无双,迳向房内走去。
  两人刚一落座,沈圆圆已将茶点端来。
  柳无双久想一见沈圆圆,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沈圆圆真个是仪态万千,恬静高雅,尤其那一双明如秋水的凤目,更充满了智慧的光辉。
  心想——
  难怪恩师一直在称赞她。
  而沈圆圆腰悬的宝剑,式样极似自己的“日华剑”,断定必是恩师赠给她的“月辉剑”,但又不敢贸然发问。
  沈圆圆则觉得柳无双活泼爽宜,光艳照人,浑身充满了青春活力,难怪涵弟弟总是一口一个双妹妹。
  今后——
  为了讨好涵弟弟,她决心也要变得活泼一些。
  柳无双的想法却恰恰相反。
  在华山玉女峰时,每当提到沈圆圆,郭晓涵俊面上总是充满了神往之色,这时看了沈圆圆之后,她决心要变得文静一此。
  “芙蓉仙子”一俟沈圆圆摆好茶点,即向柳无双含笑问道:“柳姑娘昨天何时到达丰渔村?”
  柳无双恭声回答说:“昨天傍晚,听萧大果说姑姑刚走。”
  “芙蓉仙子”颔首笑着说:“我去看看萧老英雄是否已经回来了。”
  柳无双略一沉思说:“依照日程计算,至少也得明天午后才能到达,‘白河寨’,也许还有半日耽搁。”
  话声甫落。
  郭晓涵已匆匆走进房来。
  他立即焦急的问:“萧老哥还没有回来吗?”
  柳无双深情的望着郭晓涵,含笑摇了摇头说:“萧老哥的脚程快,但加上牛奔弟可能就要慢一些了。”
  说着。
  她似乎想起什么?
  转望着“芙蓉仙子”,她有些惊异的说:“方才双儿在马上,发现东北十数里外的湖面上,聚集着近百艘的大船,上面旗帜鲜明,刀剑闪辉,看来绝不是一般渔船!”
  郭晓涵一听,立即平淡的解释说:“那是‘苇林堡’的战船,可能是‘独耳吊客’古大海在湖上演练什么作战阵势。”
  沈圆圆有意一试柳无双的武功……
  因而心中一动,转首望着郭晓涵说:“弟弟不是想夜探苇林堡吗?那我们今夜正好前去一观究竟。”
  柳无双素性好动,也有意要看看沈圆圆的武功,因而立即连声称好。
  郭晓涵更有意要看看昔年名满天下的江姑姑,武功究竟有何惊人之处,因而望着“芙蓉仙子”说。“姑姑今夜也随我们去吧!”
  “芙蓉仙子”淡雅一笑说:“姑姑已经好多年没下水了……”
  柳无双生怕“芙蓉仙子”不去。
  她赶紧插嘴说:“姑姑昔年名满天下,震惊江湖,双儿常听恩师,当今武林水功精绝者,鲜有人能出姑姑之右,双儿和涵哥哥经常谈及,如何才能一瞻姑姑绝学,令我们小辈一开眼界。”
  “芙蓉仙子”感慨的笑着说:“那已经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当今武林,能人倍出,比我水功精绝的人,不知凡几……”
  边说边膘了郭晓涵一眼,想了想说:“既然你们都去,我一个人留在家里也不放心,晚上我去替你们把风吧!”
  郭晓涵和柳无双一听,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
  “芙蓉仙子”一看天色,即对沈圆圆说:“圆儿,把剑解下来,去准备晚饭吧!”
  沈圆圆起身解剑,就待向内室走去。
  郭晓涵见柳无双的目光,一直疑惑的望着沈圆圆的佩剑……
  他立即含笑说:“双妹,圆姐姐的佩剑就是恩师所赠的‘月辉剑’,现在已被圆姐姐罩上黄绒剑罩,和黄丝穗了。”
  柳无双似有所悟的说:“小妹一直猜测,师父定将‘月辉剑’赠给圆姐姐了。”
  边说边又转首望着“芙蓉仙子”说:“因为我师父经常在夸赞圆姐姐聪慧过人,将来定有是用剑高手。”
  沈圆圆听得粉面一红,急步走进内室。
  “芙蓉仙子”谦和的笑着说:“查者前辈太偏爱圆儿了。”
  郭晓涵在一旁解释说:“圆姐姐和我正待会村后练剑,你就来了。”
  柳无双兴奋的说:“吃完饭我也去,我去帮圆姐姐做饭!”
  说着。
  已抖手解下背后的日华剑。
  “芙蓉仙子”正希望柳无双多多接近沈圆圆,因而并未阻上的说:“柳姑娘是客,怎么好让你下厨呢!”
  郭晓涵在一旁奉承的说:“双妹妹烧得一手好鱼,今天正好大显身手,让姑姑一饱口福。”
  柳无双娇靥一红,对“芙蓉仙子”愉快的说:“姑姑别听涵哥哥胡说,双儿只能替圆姐姐洗菜淘米!”
  郭晓涵立即抢着说:“那是我拿手的绝活儿,我们都到厨房去,让姑姑一人安静的休息。”
  立在门口的沈圆圆一听“绝活”两字,竟忍不住“噗嗤”的笑了。
  “芙蓉仙子”一看三个小儿女如此融洽愉快,也欣慰的笑了。
  她暗暗祈祷上苍,但愿她们永远幸福,永远快乐,再不要步上她少女时代的覆辙。
  郭晓涵,柳无双和沈圆圆,三人同时忙和起来,由于厨房太小,都嫌郭晓涵碍手碍脚,但却没有人开口赶他出去。
  虽然时间短暂,但是沈圆圆业已看出柳无双生性坦诚,爽朗率真,无拘无束,果真如此,她和柳无双或许不难相处。
  但是——
  她并没因此,改变她的初衷。
  三个人一阵忙碌,很快就把午餐做好。
  郭晓涵见柳无双和沈圆圆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却和好无间,心中最为高兴。
  “笑蓉仙子”觉得柳无双烧的菜的确不同凡响,而沈圆圆和柳无双则觉得对方果然比自己高明。
  午饭就在兴致冲冲的气氛中吃完。
  由于时已过午,田间陵上多已有人,是以“芙蓉仙子”命郭晓涵等就在家中研讨剑谱,免得惊动村人,
  研读过剑谱之后,柳无双才知道同光剑法含有相辅相克的功用,因而也打消了向沈圆圆印证剑术的念头。
  不觉之间,天已黑了。
  郭晓涵和柳无双将马拉进院中,“芙蓉仙子”即去准备自己私有的一只校形小舟。
  四个人当中,“芙蓉仙子”,沈圆圆和郭晓涵俱着天蚕丝衣,因而不需要另换水靠,仅柳无双将水靠穿在衣内。
  “芙蓉仙子”业已封剑多年。
  这时——
  她再度将昔年仗以成名的“芙蓉剑”佩在腰间。
  四人准备完毕,吹熄灯火,悄悄锁上门,飞身纵出院外。
  渔村生活,天一黑多已就寝。
  这时虽然起更不久,但整个村子内,却已寂静的毫无声息,也看不见一丝灯光。
  “芙蓉仙子”凤目略一观察村前,即向湖堤驰去。
  郭晓涵、沈圆圆和柳无双,一切行动皆以“芙蓉仙子”为准据,因而也紧跟在“芙蓉仙子”身后疾奔。
  “芙蓉仙子”翠袖微拂,紫裙飘飘,神色悠闲自若,柳无双看了暗暗惊服,即使轻功已达化境的郭晓涵,也不禁暗赞不止。
  天山派不但以剑术威震天下,轻功也为武林之最,更何况芙蓉仙子在少女时代,即已奇遇迭逢,与天山派其他弟子,自是不同。
  四个人来至堤上。
  湖水如墨。
  那击在堤上的激浪,闪着银色水花。
  “芙蓉仙子”指着一排系在木椿上的小船,低声说道:“就是中间那只梭形小舟,你们先上去。”
  边说边游目看了一眼身后,一俟郭晓涵三人纵落小舟,自己也随之纵上。
  郭晓涵仔细一看,小舟轻巧,异常洁净,左右各有一桨,与苇林堡中的校形小舟大致相同。
  沈圆圆这时已将双桨控好。
  一俟柳无双解开系索,右桨轻轻一拨,湖水毫无声响,小舟已离开湖岸一丈,继而双桨一翻,小舟疾向湖心驰去。
  郭晓涵第一次看圆姐姐操舟,竟是如此轻巧,如此熟练,较之古淡霞的两个小婢,不知精绝了多少倍。
  柳无双虽然也擅扣舟,但与沈圆圆比起来,也自叹不如。
  这时。
  已经起更。
  夜空高远,繁星万千,湖面风缓浪潋。
  小舟在湖面上疾进,看不出它的速度究竟多快,但举目再看湖边,就在这转瞬之间,离岸已有百丈以上了。
  郭晓涵坐在左舷,游目一看湖面,水波一望无际,除了小舟疾进激起的“叭叭”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他深情的望着圆姐姐。
  只见——
  她微垂螓首,似在沉思,两手双桨,交替而出,不疾不徐,井然有序,看来似乎毫不费力。
  他不知道圆姐姐在想什么,他总觉得圆姐姐自从双妹妹来之后,便很少讲话,显得更沉默孤寂。
  而爽朗的柳无双并没注意到,她一直以为这是圆姐姐文静的天性。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