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滑头傻小子》

第十二章 醋意小发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岸上又传来一阵急刻的马蹄声。
  只见——
  靠近马松柏那一匹黑马上的大汉,转首看了岸上一眼,说:“总管,小姐来了。”
  郭晓涵一听,心情愈加紧张起来。
  这时——
  马松柏急拨马头,领着十数匹人马,向河岸上迎去。
  一阵杂乱的蹄声和马嘶,就在破船后的河岸上停住了,浓重的黄土尘烟,滚滚的飘了过来。
  接着——
  一匹高大红马,出现在岸边上,郭晓涵一看,不禁浑身一颤,马上坐着的正是古淡霞。
  只见古淡霞满脸泪痕,眼圈儿红红的,如云秀发已显得有些蓬乱,光彩的娇靥上亦淡然失色了!
  她焦急的看了河面一眼,对迎去的马松柏沙哑的急声问:
  “你们都没看到他吗?”
  马松柏忧急的回答说:“两端河滩上都没看到少堡主的影子。”
  古淡霞一听,玉手掩面,哭着说:“他本来就不会骑马,是我任性要他骑的,是我害了他……”
  黑马上的马队队长立即恭声说:“那匹老马就停在草地上,通体是汗,已经是疲惫不堪,足见当时奔驰急烈,少堡主不会骑马,也许中途就跌下来了。”
  马松柏三角眼一瞪,立即沉声说:
  “少堡主何等功力,岂能轻易跌下马来?”
  古淡霞一听,未待马松柏说完,立即哭着埋怨说:“都是你不好,昨夜我去你那儿时,为什么不说堡主有命,任何人不得外出,有事与少堡主商讨呢!”
  说罢,她又呜咽的哭个不停。
  马松柏愧疚自责的说:
  “卑职疏忽,没想到老堡主离去时无暇通知小姐和少堡主,如果不是卑职今晨听到欢呼声,火速派人查问,还不知道小姐和少堡主出湖游玩呢!”
  古淡霞立即忿忿的哭着说:“你现在追来又有什么用?如果昨夜你稍微勤快些,通知各门警卫人员,今天我们也不会发生意外了。”
  马松柏连连颔首,低声下气的说:“部是卑职不好,该死,该死,老堡主回堡后,卑职定自请求处分!”
  说此一顿。
  他又转首看了环立在附近的人马一眼。
  随即安慰古淡霞说:“这些人马遍搜不见,少堡主被黄袍老人掳走的可能性更大了,小姐大可放心,少堡主骨秀神清,英华冲天庭,即使有灾劫,也会逢凶化吉……”
  古淡霞急得满腹怒火,那里还有心听他噜嗦,于是瞪着马松柏怒声说:
  “鬼话连篇,我不要听,哼。今天找不到郭晓涵,你就不要回苇林堡啦!”
  说罢,奋力一拨马头,红马一声震耳怒嘶,放开四蹄,如飞而去。
  马松柏一见,顿时呆了。
  他不由急得脱口大呼道:“小姐慢走,小姐慢走,小心跌下马来!”
  大呼声中,神色惶张,一抖马缰,电掣追去。
  马上大汉一声吆喝,二三十匹健马势如潮水一般,紧踉在古淡霞马后驰去。
  郭晓涵这才深深吁了一口气。
  接着——
  他才悄悄的跃出船外。
  低头一看,发现沙滩上布满蹄痕,立刻恍然大悟,何以破船就在她面前,而不派人下来一看呢?
  原来——
  船太破了,里面不可能藏着人,加而沙滩上又满布蹄印。以为马队已经搜查过。
  再者——
  马松柏和古淡霞根本不知道郭晓涵是蓄意逃走。
  至于古大海夫妇昨夜临行时,仅仅通知马松柏而不让他和古淡霞知道,显然不让他们外出,怕他乘机逃走。
  从马松柏和古淡霞的谈话当中,断定他们俩还不知道他的真正来历。
  然而——
  他深信古大海永远也不会告诉他们小锦盒的秘密。
  这次逃出虎口,他的确没想到竟然会如此顺利,一切经过更出乎他的意思之外,昨夜绞尽脑汁想好的方案,结果一项也没用上。
  一念至此;不禁摇头笑了。郭晓涵心想:“世事多变化,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他举步走至岸边,探头一看,但见满天黄尘,只闻蹄声不见人影。
  郭晓涵一见人马业已离去,心中如释重负,立即沿着河岸直奔东北,他要在天黑之前潜回横波姑姑的住处。。
  这时——
  太阳已经偏西,郭晓涵又渴又饿,又焦急,恨不得立即到达横波姑姑的那座小村,穿林越野,一阵飞驰,再登上一座高陵,已能看到鄱阳湖的堤岸了。
  然而——
  荒野间仍有十数匹健马,在分头寻找着他,远处停泊着三艘战船,在夕阳照射下,旗帜鲜明,闪闪发光。
  郭晓涵不敢再向前走,他必须等苇林堡的战船驶离后,才敢回去。
  残霞一抹,已是暮色苍茫。
  渔村里炊烟缕缕,闪烁着点点灯火。
  三艘战船上已升起九盏斗大灯笼。
  片亥小——
  从昏暗的荒野上,传来一两声隐约可闻的吆喝声和马嘶声。
  郭晓涵知道苇林堡的人马已开始回船了,因而他不禁想起古淡霞来,不知她心里是何滋味儿?
  一想到这两天古淡霞对他处处关怀,照顾得无微不至,更毅然绝然的给他灵药解毒,这份情意,他不能等闲视之。
  接着——
  他又想起古淡霞为他伤心落泪的情景,令他颇为感动,虽然他并不喜欢她,但是她的这份情意,他却不能忘记。
  他在心里立了一个誓愿,将来古淡霞如果对他有所要求,他愿意答应她以作为对她的补偿。
  当然并不包括娶她为妻,因为他将来要娶圆圆姐姐,虽然他还不知道圆圆姐姐是否也喜欢他。
  郭晓涵一想到圆圆姐姐,立即展开轻功,身不由己的直向陵下驰去。
  举目一看。
  湖面上的九盏红灯,已开始徐徐移动,苇林堡的战船已开始回航了。
  郭晓涵宽心大放,脚下一加劲儿,在黑暗的荒野上奔驰如飞。
  一阵飞驰,已到了横波姑姑的小村后面,举目一看,村内一片寂静,仅有一两家的后窗上,尚亮着灯光。
  郭晓涵提高警觉,静立很久,确定附近并无可疑之处,才悄悄的向横波姑姑后院篱墙走去。
  这时——
  天更黑了,繁星闪烁,夜风徐吹。
  郭晓涵看到圆圆姐姐房里仍亮着灯光,他很奇怪,往日这时圆圆姐姐早已就寝了,何以今天她还没睡?
  他屏息前进,凝神一听,不由大吃一惊,因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正从圆圆姐姐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他心头一震,身形腾空而起,飘身落向篱内!
  就在他双脚刚刚落地的同时,一声低沉的问话声,迳田另一间没有灯光的屋子里传了出来:“是涵儿吗?”
  郭晓涵一听,犹如孤儿听到了慈母的呼唤,热泪盈眶.泉涌而出。
  于是——
  郭晓涵低呼了一声“姑姑”,飞身扑至窗前。
  后窗随之拉开了,秀丽雍容的横波姑姑立即探出头来,神色惊异的望着郭晓涵。
  同时——
  她又低声说道:“快进来!”
  郭晓涵强抑悲痛。飞身纵八窗内,横波姑姑机警的游目看了一眼窗外,立即将窗户关上。
  接着焦急的说:“涵儿,这几天你没有回古墓吗?”
  郭晓涵见问,立即扑进横波姑姑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横波姑姑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不吉之兆。
  于是又低声焦急的问:“涵儿.你父亲呢?”
  郭晓涵呜咽着,久久才沉痛的说:“家父被人暗害了!”。
  此话一出,室内一片寂静,郭晓涵清晰的听到横波姑姑巨烈的心跳声。
  火光一闪,室内顿时一亮。
  郭晓涵回头一看。圆圆姐姐神色慌张的点燃油灯,在灯光照耀下,他看到了圆圆姐姐脸上的泪痕。
  再看看横波姑姑粉面苍白,双眉紧锁,在她清秀的面颊上,已多了两行晶莹的泪水,流进她颤抖的樱唇角内。
  郭晓涵知道横波姑姑内心的痛楚已达极点,不由低声哭喊说:“姑姑!”
  横波姑姑缓缓举起翠袖,轻轻拭着粉颊上的泪水,抽噎着说:“我早已警告过他,东西既然没用,就该尽速送回,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郭晓涵一听,断定横波姑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必不平凡,即以安慰的声调,痛心的喊了一声“姑姑”。
  横波姑姑望着满面泪痕的郭晓涵,抽噎着说:“涵儿,快坐下来,告诉姑姑仇人是谁?”
  郭晓涵坐在一张圆凳上,摇了摇头:“涵儿那一天回去,家父已经气绝多时了……”
  随即——
  便将那天回至古墓的经过,简单扼要的对横波姑姑说了一遍。
  横波姑姑和圆圆姐姐分别坐在两张圆凳上,静静的听他的叙述。
  当他说到黄袍老人时,横波姑姑凤目忽然一亮,不由脱口低声问道:“那位黄袍老人的寿眉中,是否有一红痣?”
  郭晓涵略一沉思,摇了摇头说:“我没有注意!”
  横波姑姑轻蹙双眉,微颔螓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郭晓涵说到“独耳吊客”古大海伏尸大哭,偷盗宝剑时,横波姑姑立即插嘴说:“奸邪之徒,虽有如簧之舌,终有失言之处.稍加注意,至不难洞烛其奸,你竟被独耳吊客古大海蒙蔽,足见你当时在沉痛中未加慎思。”
  说此一顿。
  颇为感慨的说:“所幸你当时灵智昏迷,否则,我们今生将永无见面之日。”
  郭晓涵羞惭的应了声是,继续述说下去。
  横波姑姑听到郭晓涵怀疑“浪里白条”萧猛是“五独”的同路人时,立即不以为然的说:“浪里白条萧猛与洞庭湖‘闹海金蛟’李至善,均以水功闻名江湖,武林豪侠尊称二人为‘水上双雄’。
  萧为人忠厚,李为人豪放,两人颇为黑白两道尊敬,不可能与‘五独’中人为伍,涵儿今后如果遇到他们,应以长者尊之,切不可粗暴无礼,有失你父风范。”
  郭晓涵唯唯称是,又继续述说进入苇林堡之事。
  他刚谈到古淡霞,坐在一旁的沈圆圆,立即颇有妒意的问:“就是今天同你并肩骑马的那个少女吗?”
  边说边双颊生晕,悄悄瞟了妈妈一眼,随之低下了头。
  郭晓涵使面一红、立即怯怯的应了声是,赶紧继续说下去,一直说到老马受惊,他乘机逃了回来。
  最后——
  郭晓涵惋惜的说:“古大海曾命他女儿自今天起传授我水上功夫,若非昨夜安排了有外出逃逸的机会,涵儿要等学会了水功,再来看姑姑和圆圆姐姐。”
  说着,情不自禁的偷偷看了沈圆圆一眼。
  沈圆圆一听,不由笑了。
  她立即脱口说:“妈妈是名满江湖的‘芙蓉仙子’,谁不知道水功冠绝武林的江横波,曾在水中击败过‘浪里白条’,游速远胜‘闹海金蛟’,你放着名师不求……”
  话未说完。
  雍容的江横波立即含笑对爱女说:“圆儿,你又多嘴了。”
  郭晓涵一听,不禁惊喜交集,立即欢声说:“姑姑水功冠绝武林,涵儿竟然一些不知。
  请姑姑务必将水功教给涵儿,‘五独’中人,有三个雄峙湖上,涵儿不会水功,必难顺利为父报仇。”
  一谈到报仇,室内气氛顿时沉闷下来。
  “芙蓉仙子”江横波,立即神色戚然的说:“涵儿,根据你的述说,‘五独’中人物确实都有嫌疑,其中‘独眼判官’和‘独臂阎罗’虽然嫌疑较大,但是‘独耳吊客”古大海的嫌疑尤重……”
  郭晓涵剑眉一皱.不解的插言问:“姑姑怎见得他是重要凶嫌?”
  “芙蓉仙子”江横波黯然一叹,道:“古大海阴险毒辣,而他最令人怀疑的不是将你击晕,而是他乘你不备,暗下毒手,将奄奄一息的‘独角无常’点毙……”
  郭晓涵点了点头。
  随即又说:“也许他是怕‘独角无常’泄露小锦盒的秘密,因为”独角无常’事前也隐身在暗处!”
  “芙蓉仙子”双眉一展,正色说:“正因为‘独角无常’事先隐身于暗中,古大海才向他暗下毒手,也许他伯‘独角无常’泄露了小锦盒的秘密,更怕‘独角无常’将来指认他是凶手。”
  郭晓涵剑眉一皱,不解的问:“五独中人各据一方,何以那天晚上突然齐至古墓……”
  “芙蓉仙子”一听,神色间立即涌上一丝幽怨,黯然说:“姑姑多年来息隐湖畔,武林中事多已不知,‘五独’中人,是最近几年有人如此称呼他们。
  譬如你们说的‘独腿天王’熊振东,即是昔年威震天南的‘雷公拐’,这些人何以会一夜之间聚在一起,姑姑也无法得知!”
  边说边膘了静坐一旁的爱女一眼,继续说:“至于学水功,姑姑已经老了,无法亲自教你了……”
  郭晓涵一楞,不由急声问:
  “什么?姑姑老了?”
  沈圆圆看郭晓涵的惊愕相,不由举袖掩口格格的笑了。
  的确——
  在郭晓涵的眼睛里.横波姑姑最多二十六七岁,雍容、秀丽、高雅、庄淑,正是青春少妇,怎么说也不能算老,难怪他一听之下怔住了。
  “芙蓉仙子”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郭晓涵的话。
  接着——
  她又说:“自明天起,请你圆圆姐姐教你水功好了……”
  郭晓涵一听,顿时大喜,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
  他忙起身,向沈圆圆一揖,兴奋的说:“小弟在此先行谢谢姐姐了。”
  岂知——
  沈圆圆身子一闪,避不受礼。
  同时娇嗔嗔的说:“湖野村姑,卑俗无知,怎比得上武林世家的金枝玉叶……”
  郭晓涵一听,顿时慌了。他没想到圆圆姐姐居然也有如此浓烈的妒意。
  于是——
  他赶紧陪笑脸儿说:“姐姐怎么还记得那句话?当时处在那种情形下,小弟若不奉奉古淡霞几句,她一定起疑,姐姐千万不要记在心里……”
  说着,又是拱手一揖。
  沈圆圆一想到当时自己那阵失望、痛苦、惭羞、气忿,所受的种种委屈,仍忍不住淡淡的说:
  “我自知比不上金枝玉叶的大小姐,所以不敢答应妈妈教你……”
  “芙蓉仙子”见郭晓涵神色惶恐,急得俊面通红,不由含笑嚷声说:“圆圆,你涵弟的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再折磨他呢……”
  郭晓涵见横波姑姑为他说情,顿时转忧为喜。
  立即——
  趁机陪笑说:“小弟对天发誓,今生今世决不再惹姐姐生气,如果再惹姐姐生气,小弟甘愿在姐姐面前罚跪!”
  横波姑姑一听,不由望着爱女愉快的笑了,秀丽的粉面上,顿时泛起无限的光辉。
  于是——
  她又望着爱女笑问:“圆儿,你还有什么话说?”
  沈圆圆娇羞万分,红飞耳后,直急得跺脚嗔声说:
  “气死人,真气死人!”
  郭晓涵呆住了,圆圆姐姐嗔,横波姑姑喜,一句话得到两种反应,他不由怯怯的望着横波姑姑。
  然后讪讪的说:“我不知道又说错了什么?以前涵儿作错了事,家父总是叫我罚跪!”
  横波姑姑一听,忍不住笑着说:
  “涵儿,那是对长辈和父兄……”
  话未说完。
  沈圆圆红着粉脸,插嘴说:“妈,圆儿不是不教涵弟弟水功,而是此地耳目众多,人家看见会指指点点,胡乱猜疑……”
  “芙容仙子”立时会意。
  她莞尔一笑说:“当然不能白天学,那样不但惹人注意,而我们在此隐居的秘密,也会迅速传遍武林。
  再说——
  你涵弟弟离奇失踪,苇林堡决不会放弃追寻,因为‘独耳吊客’古大海势必得到小锦盒才甘心!”
  郭晓涵心中一动,脱口低声问:“姑姑,他们都说小锦盒内是一部什么‘大罗佛门贝叶真经’。不知这话可真的?”
  横波姑姑没有及时回答。
  她忙凝神静听起来。
  院外一片寂静。
  除了夜风吹动修竹声,和湖水冲击湖堤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于是——
  她凝重的点了点头,低声回答说:
  “不错,这部真经的确是武林至宝,江湖豪客梦寐以求之物,但是绝少有人知道,绝世武功记载于何处,即使获得,仍然形同废物!”
  郭晓涵也渴望学会真经上的绝世武功。
  他不由焦急的问:“姑姑可知道真经上的……”
  “芙蓉仙子”黯然一叹说:
  “姑姑和你父亲一样,俱是无福之人,始终无缘……”
  郭晓涵非常失望。
  他觉得父亲为了这种“废物”而丧失了性命,实在太不值得了。
  心念之间。
  又听横渡姑姑说:“姑姑曾劝过你父亲,既然无法悟透真经奥秘,不如索性送回去……”
  郭晓涵心中一动,急声说:“姑姑,家父在何处得那个小锦盒?”
  横波姑姑黯然一叹,俱在回忆以往的经过,久久才说:“姑姑仅知道你父亲和他已经结了婚的爱人,在华山玉女峰下,偶然相遇,得到这个小锦盒,其他详情,姑姑也不清楚了。”
  郭晓涵一心想知道父亲得到小锦盒的经过,因而忽略了横波姑姑转趋暗淡的神色。
  这时——
  他灵机一动,不由要求说:“姑姑可否将小锦盒拿出来让涵儿看看,合我们三人的智力、福缘,也许能悟出一些真经上的奥秘来!”
  “芙蓉仙子”毫不迟疑的答应说。
  “好吧,今夜就看你的福缘如何?”
  说着,起身走至后窗,悄悄拉开一线窗缝,机警的游目看了一眼窗外,随之开窗纵出,身形一闪,顿时不见。
  郭晓涵抬目一看,只见窗外月色朦朦,枝摇叶动,夜风似乎较前尤劲,天上繁星闪烁,已是三更将尽。
  片刻——
  人影一闪。
  横波姑姑一式“巧燕穿帘”,又飞身纵进室内,双脚落地,声息毫无,轻逾狸猫。
  郭晓涵顺手关上窗门,转身一看,横波姑姑手中正拿着那个见方不足四寸的黄缎小锦盒。
  由于——
  他已经知道小锦盒内装有一部佛门真经,因而郭晓涵顿时升起一副虔诚崇敬之心。
  横波姑姑虽是名震武林的侠女,但是她拿着黄缎小锦盒,亦不禁心情激动,面色凝重,一双纤纤玉手有些微微颤抖。
  郭晓涵恭谨的接过小锦盒,立时解开上面系着的黄丝带,轻轻将盒盖打开。
  只见——
  盒内极厚的黄绢上,并列放着三只长约寸行的玉质贝叶,色泽光润,隐隐闪辉。
  郭晓涵看了许久,觉得毫无出奇之处,三只玉质贝叶上既无字迹,也无纹路,更看不出有何图形。
  “芙蓉仙子”和沈圆圆双双立在郭晓涵身后.聚精会神,凝目注视着小锦盒的玉质贝叶。
  室内一片寂静。
  忽然——
  “蓬”的一声轻响。
  迳由湖边隐约传来。
  “芙蓉仙子”首先惊觉,玉腕一扬,灯光立熄。
  郭晓涵心中一惊,迅即扣上盒盖,顺手交给横波姑姑。
  沈圆圆眨着一双澄澈凤目,凝神一听,立即吃惊的悄声说:“妈,湖边似乎有船靠岸!”
  说罢,急步走至外间。
  她悄悄拉开半扇房门,一阵凉风,随之扑进室内。
  郭晓涵跟在沈圆圆的身后,也悄悄走向门外。
  郭晓涵的手被圆圆姐姐柔若无骨的玉手紧紧握着,但觉一股快慰热流,直达他的心灵深处。
  这时——
  郭晓涵跟在圆圆姐姐身后,早已。了紧张,一种无法言喻的微妙感觉,令他脸红心跳,神志飘忽。
  他和沈圆圆偎依着蹲在竹篱下,阵阵发香,扑鼻袭面,令他心旌摇动,情难自禁。
  温馨的发香中,夹杂着由圆圆姐姐身上散发出来的似兰幽香,高洁、淡雅,令他在激动兴奋中,又多了些许舒畅。
  他梦想一握圆圆姐姐春葱似的玉手,今天果然如愿了,他情不自禁的反手握紧了沈圆圆。
  沈圆圆没有拒绝,因为她正由竹篱夹缝间,聚精会神的望着湖边,而郭晓涵却痴痴的望着她的如花娇靥发呆。
  这时——
  他已无心再去想别的,只希望永远和圆圆姐姐这样偎依在一起。
  蓦然—一沈圆圆的手肘轻轻碰了他一下儿。
  郭晓涵一定神,立即由篱缝间望向湖边望去。
  只见湖堤下一连纵上三道人影。
  郭晓涵不见尤可,一看之下,不禁大惊失色,险些叫出声来。
  刚刚纵上湖堤的那三个人,正是“独耳吊客”古大海,“赛貂蝉”洪丁香和狐媚艳丽的古淡霞。
  他不由紧紧的握了一下沈圆圆。
  沈圆圆顿时惊觉,附在郭晓涵的耳畔问:“是谁?可是那个古淡霞?”
  郭晓涵惶急的点了点头。
  他也附在沈圆圆的耳畔焦急的悄声说:“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她的父母……”
  沈圆圆一听,也吃了一惊,两人又向湖边看去,只见——
  古大海和“赛貂蝉”面向古淡霞,正在比手划脚,似在追问她今天发生意外的经过,看样子古大海似乎非常震怒。
  片刻——
  古淡霞忽然举手向着这面一指,古大海和“赛貂蝉”目光炯炯,闪烁如电,随之向这边望来。
  郭晓涵一看,浑身不禁一颤,忍下住求助的回头看向房门。
  刚一回头,发现横波姑姑神色自若,卓立在院门篱后,正注视着古大海等人的举动。
  郭晓涵一见横波姑姑,立刻宽心不少,但仍有些紧张的低呼道:“姑姑,是古大海他们……”
  “芙蓉仙子”一听,立即将食指竖在樱唇上做了一个“禁声”手势。
  然后——
  她又悄悄指了指湖边。
  郭晓涵立即会意,转首再看,只见古大海等围在一起,正在窃窃私议,六道炯炯目光,不时向这边瞟来。
  接着——
  三个人同时“打手势,飞快朝这面奔来。
  郭晓涵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一回头,横波姑姑正示意他快走,于是一拉沈圆圆悄悄儿的潜回房内。
  “芙蓉仙子”神色自若的紧跟着走了进来,顺手将门掩上,再度示意郭晓涵隐身内室,未经呼唤不可贸然出来。
  郭晓涵惶急的连连点头。
  他屏息走向横波姑姑的卧室,就在他进入室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横波姑姑正在和圆圆姐姐耳语。
  这时——
  他已无心去听横波姑姑说些什么,慌慌张张的爬到床铺上,伸出手指,在宣纸上戮了一个小洞。
  他凑上去一看,只见古大海夫妇和古淡霞一起立在竹篱外,正望着房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古大海满面怒容,干枯的右手指着古淡霞的粉脸,似在追问什么?
  古淡霞秀发蓬乱,柳眉紧皱,樱口嘟得高高的,一双醉人的媚眼,早已哭的又红又肿了。
  这时已换了一身粉红劲装,身后也多了一柄长剑。
  “赛貂蝉”洪丁香老脸紧绷,虽然心疼爱女,但由于兹事体大,也无法阻止古大海向爱女怒目相向。
  片刻——
  古淡霞肯定的点了点头。
  她右手一指,古大海已腾空跃起,飘身落在院内,“赛貂蝉”和古淡霞以紧跟着进来。
  就在三人双脚刚刚落地的同时,“呀”的一声,房门开了。
  “芙蓉仙子”神色自若的卓然立在门口。
  古大海夫妇颇感意外的同时一惊,但瞬即恢复镇定,同时面露傲态。
  “芙蓉仙子”黛眉舒展,面含微笑,雍容的走出门外。
  古大海夫妇凝目一看,面色突然一变,脱口一声轻“啊”,本能的退后半步,但两人迅即一定神,嘴角又同时掠过一丝冷笑。
  “芙蓉仙子”淡淡一笑说:“贤伉俪坐镇苇林堡,声威远播,我母女在此建庐,幸与贵堡比邻,得获荫庇,始能安居湖滨。”
  边说边看了一眼古淡霞,继续说:“夜阑更深,贤伉俪暨令媛驾临寒舍,不知有何见教?”
  古大海老脸一红,仰面哈哈一笑,朗声说:“芙蓉仙子武林女杰,昔年叱吒五湖四海,群雄无不臣服,而今结庐湖滨,飘逸出尘,淡泊名利,足见志趣高雅,愚夫妇赋性粗俗,自叹难以企及,今夜冒昧造访,女侠谅已全知!”
  “芙蓉仙子”黛眉一紧,轻摇螓首说道:
  “不知尊驾何意?”
  古大海面色一变,冷冷一笑,沉声说:“既然不知,古某不妨对你直说,今夜愚夫妇前来,旨在取回佛门至宝‘大罗贝叶真经’,女侠久经江湖,当知寡不敌众,愚夫妇和小女自知不是女侠对手,但为了自保,少不得要联手群战女侠了。”
  “芙蓉仙子”略感惊讶的说:“黄缎小锦盒乃‘金锥银弹’郭大侠烦我如期交还给一位前辈异人,并没有说要交给阁下呀……”
  古大海一听,面色顿时一变,未待“芙蓉仙子”说完,立即惊惧的问:“那位异人是谁?”
  “芙蓉仙子”微摇螓首说:“郭大快在信上并没有说明那位人是谁,仅说此人穿黄袍,银发银髯,而且尚特别指出一点特征……”
  说此一顿。
  她望着面色逐渐苍白的古大海,和画眉紧皱的“赛貂蝉”,继续说:“就是那位黄袍老异人的寿眉中,有一颗鲜红如血的朱砂痣!”
  古大海浑身微微一颤,额角的冷汗顿时渗了出来。
  但是——
  他还惊悸不解的沉声问:“郭渭滨命你何时将小锦盒交还给那位异人?”
  “芙蓉仙子”毫不迟疑的说:“今天正午!”
  古大海夫妇和古淡霞心头同时一震,不由相互看了一眼,因为他们想到了离奇失踪的郭晓涵。
  “赛貂蝉”眼珠子一转,立即插嘴问:“什么地方?”
  “芙蓉仙子”黛眉微微一动,举手一指房后远处说:
  “就在这座高陵上。”
  “赛貂蝉”一声,仰面一声贱笑,声尖音锐,直如猫叫!
  这声尖笑,不但“芙蓉仙子”十分不解,就是古大海和古淡霞也被她笑的有些莫名其妙。
  “赛貂蝉”突敛尖笑,望着“芙蓉仙子”恨声说:“你这永远不显老的小狐狸精纵然机智绝伦,终就百密一疏,老娘不信!”
  说此一顿。
  骤然瞪眼飞眉,厉声大喝:“室内何人?”
  “芙蓉池子”神色自若,凤目注定“赛貂蝉”的狰厉嘴脸,冷冷的说:“小女!”
  “赛貂蝉”怒目圆睁,冷冷狞笑说:“老娘不信!”
  “芙蓉仙子”,粉面一沉,怒声问:“不信你又待怎样?”
  “赛貂蝉”画眉一挑,震耳一声厉喝道:“老娘要搜!”
  说着,两手突然上举,双腕一翻,寒光一闪,两柄雪亮鸳凤刀已撤出鞘外。
  古大海胆子一壮,双掌蓄力,两臂微圈,做势欲扑。
  呛啷一声龙吟,光华暴闪,一泓秋水,已握在古淡霞的手中。
  隐身前窗偷看的郭晓涵面色突然大变。
  他万没想到院中情势竟会突然急转直下,急忙下床,伸手一拉窗门。
  啊!
  他只觉得脑际轰然一声,如遭雷殛,郭晓涵虽然惊的张开了嘴巴,但却没有叫出声音来。
  只见——
  神色祥和,慈眉善目的黄袍老人正微晒祥笑,立身窗外!
  郭晓涵一见窗外立着黄袍老人,顿时惊呆了,他只觉得脑际天飞地转,神志恍惚,由于骤然过度震惊,几乎晕了过去。
  他没想到古大海发现了横波姑姑的住处,而黄袍老人也同时找到了。
  就在他神志恍惚之际,人影一闪,黄袍老人已进入室内,身形落地,轻如柳絮,毫无一丝声息。
  郭晓涵看得暗暗心惊,他虽知黄袍老人武功高绝,但像这等登峰远极的轻功,仅听父亲说过,从未目睹亲见。
  因而——
  郭晓涵自知今夜要想保住小锦盒不被这些恶人攫走,恐怕势比登天还难。
  心念之间。
  黄袍老人温暖的左手已亲切的抚在他的肩头上。
  老人寿眉舒展,满面含笑,慈祥的望着他,右手作了一个“禁声”手势,迳向内室门口走去。
  这时——
  院中又响起“芙蓉仙子”的怒喝道:“古大海,奉劝阁下即携尊夫人和令媛离开此地,不要自讨没趣,莫说郭晓涵已被那位异人携回深山学艺,就算他现在屋中,试问你们能否越过我的身边……”
  古大海生性阴狠,但极易猜忌,这时一听,果然有些迟疑,尤其听到郭晓涵已被异人收为徒弟,心头宛如挨了一击。
  “赛貂蝉”凶狠的望着“芙蓉仙子”,冷一笑:
  “你有千言万语,我有一定之规,老娘不信天下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儿,你‘芙蓉仙子”
  武功再高,也不是我们三个人的对手……”
  “芙蓉仙子”听得心中微微一震,来待“赛貂蝉”说完,立即冷冷的说:“洪丁香,你不要尽逞口舌之能,既然不信,你们三个不妨联手一试,只要你们任何一个人越过我身边进入室内,我江横波不但将郭晓涵交出来让你们带走,就是‘大罗贝叶真经’也一并拿出来献给三位。”
  古大海夫妇一听,面色同时一变,心中不禁暗吃一惊,这话的确够狂,但以“芙蓉仙子”在武林中的声誉,当不会空言吓人。
  因而——
  他们已想到“真经”上记载的罕世绝学,也许已被“芙蓉仙子”学去了不少,否则,自是不敢如此夸口?
  “赛貂蝉”一想到“芙蓉仙子”的武功可能又增高了,心中不由升起一妒恨怒火。
  于是——
  “赛貂蝉”咬牙恨声说:“实话告诉你,今夜我们前来,旨在夺取‘大罗贝叶真经’,郭晓涵对我们不足轻重,就是你将他交出来,我们也并不一定会将他带走。”
  话声甫落。
  古谈霞面色突变,不由忿忿的问:“娘,您怎么这样说?”
  “赛貂蝉”妒火正炽,这时再经古淡霞一问,无处可泄的怒火,顿时暴发出来。
  于是——
  她两眼一瞪,厉声怒喝道:“闭嘴,事情就坏在你的身上,你还有脸在此绕舌,郭晓涵今天要在此地,恐怕你连爹娘都不认了!”
  话声甫落,人影闪动,古淡霞腾空跃起,飞身纵出院外。
  古大海顿时慌了,不由脱口急呼:“霞儿回来!”
  但是——
  院外一片沉寂,仅听到一阵逐渐远去的衣袂破风声!
  古大海焦急的望着有些后悔的“赛貂蝉”,似乎在问:“怎么办?”
  “芙蓉仙子”心中一动,觉得机不可失,立即淡淡的说:
  “令媛负气出走,极可能去寻短见,贤伉俪还不快去追赶爱女,至于‘大罗佛门贝叶真经’,我已交给黄袍老人带走,如果贤伉俪坚持进屋搜索,我正想以新习成的‘佛门贝叶神功’,一试贤伉俪不传之秘!”
  古大海和“赛貂蝉”身处此境,急怒交加,进退两难,两人互看一眼,决心进屋冒险一试。
  谁知——
  两人面色突然大变,脱口一声惊啊,畏惧的望着房门,不停的后退去。
  “‘芙蓉出子”看得一愣,黛眉一紧,暗暗称奇,继而一想,似有所悟的回身向房内望去。
  可是——
  室内毫无异样,她不由看了爱女的卧房前窗一眼,发现爱女仍隐身在那里未动。
  于是再回过头来,古大海夫妇早已去得无影无踪。
  “芙蓉仙子”心知有异,飞身纵进房门,沈圆圆也由自己的卧室内快步迎了出来,立即兴奋的说:“妈,圆儿真佩服您,他们居然被您吓跑了。”
  “芙蓉仙子”没有马上回答圆儿的话,一看郭晓涵没有随圆儿出来,立即问道:“你涵弟弟呢?”
  说着,急步奔进自己的卧室,游目一看,后窗大开,郭晓涵已经不见了。
  “芙蓉仙子”暗呼不好,飞身纵出窗外,腾空飞上房面。
  游目一看,一句弯月,斜挂西天,朦胧月光下,全村一片寂静,那有半个人影?
  加之湖风强劲,四野松摇竹动,愈发不易发现有人飞驰!
  沈圆圆见妈妈如此慌张,心知不妙,匆匆关好房门,飞身穿出窗外,正待纵上房面,“芙蓉仙子”业已飘身下来。
  沈圆圆急步迎了过去,惶急的低声问:
  “妈,怎么回事?涵弟弟呢?”
  “芙蓉仙子”粉面苍白,仅用手指了指后窗,两人相继纵回室内。
  沈圆圆对窗户掩好,发现妈妈已在床下取出那个黄缎小锦盒。
  “芙蓉仙子”见小锦盒仍在,心情似乎平静了不少,打开盒盖一看,只见贝叶依然完好如初,一颗惶急的心,顿时放下来。
  母女两人非常不解,郭晓涵为何不见了呢?
  这时的郭晓涵正被黄袍老人提携着,飞驰在数里外的荒野上,身形之快,宛如电掣,直向前面一座高岗山驰去。
  郭晓涵依着老人飞驰,只觉劲风袭面,两耳风声呼呼,脚下自感无法着力,宛如腾云驾雾一般。
  由于——
  黄袍老人现身吓走古大海,加之又没有硬索硬搜小锦盒,郭晓涵心中惶恐焦急之情,顿时平静了不少。
  他曾想到,这也许是黄袍老人欲擒故纵的阴谋。
  继而一想。
  他又觉得不太合理,以黄袍老人的绝高功力,要想攫走小锦盒,实在不啻探囊取物。
  父亲的被杀,“五独”的来历,和杀害父亲的真正凶手是谁?正是他要向黄袍老人询问的大好机会。
  心念未毕。
  身形上升,已至高岗之上。
  只见黄袍老人中袖一挥,身形立即停了下来。
  郭晓涵抬目一看,发现黄袍老人满面笑容,双目闪辉,正神色慈祥的望着他。
  他被老人这副亲切慈爱的神态感动了,他想到“浪里白条”对老人的恭敬,因而也忙拱手一揖,同时恭声说:“晚辈郭晓涵,恭请老前辈金安。”
  说罢,躬身下拜,伏地不起。
  黄袍老人仰面哈哈一阵大笑,声如龙吟凤吵,笑声中充满了愉快欣慰,接着祥和的说:
  “孩子,时间无多,快起来坐下来谈!”
  边说边伸手将郭晓涵扶起来。
  郭晓涵恭声应是,起身一看,岗上平坦,绿草如茵,方圆十数丈内没有松竹,也没有块石,这的确是一处谈话的好地方。
  然而——
  以黄袍老人的高绝功力,十数丈内,飞花落叶尚能清晰可闻,更不虑有人接近或窃听。
  两人盘膝坐在草地上,只觉柔软似锦,如坐绒毡。
  黄袍老人祥和的问:“孩子,你是否觉得奇怪,今夜又找到你了?”
  郭晓涵确有此感,立即恭声应是,并点了点头。
  黄袍老人祥和的哈哈一笑说:“告诉你孩子,从我进入苇林堡,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古大海,所以他们找到你,我也找到你了。”
  郭晓涵感到非常不解的问:“老前辈,古大海夫妇又怎会知道我横波姑姑的居处呢?”
  黄袍老人感慨的说:
  “说来凑巧,古大海夫妇回堡之后,古淡霞即向她父母大哭大闹,并将你离奇失踪的经过过说了一遍,‘赛貂蝉’认定你蓄意逃走,古淡霞力加为你辩护。”
  说此一顿。
  黄袍老人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接着问道:“你是否曾对古大海说过,你横波姑姑尚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儿?”
  郭晓涵一听,立即懊悔的点了点头。
  黄袍老人继续说:“当古淡霞说见到一个十六七岁的黄衣少女,而你看了之后,神色惨变,无限忧伤时,古大海即怀疑那座小篱院可能就是你横波姑姑的居处。
  最后——
  他们决心前来一探,当他们发现你横波姑姑就是多年息隐的‘芙蓉仙子’江横波时,一切真相都大白了。”
  郭晓涵曾怀疑古大海夫妇外出是找横波姑姑,因而关切的问:“老前辈可知古大海夫妇为何深夜匆匆外出?”
  黄袍老人寿眉略微一皱,说:“古大海虽然狠毒,但遇事总不能沉着,前夜你们谈到小锦盒……”
  郭晓涵一听,恍然大悟,不由脱口急声问:
  “涵儿知道了,前夜立在窗外的那个人就是老前辈对吧?”
  黄袍老人祥和的一笑,点了点头说:“孩子,你早就应该想到是我了,苇林堡内有战船停泊,外有湖水围绕,椿下密布,警卫森严,的确不易进入,所幸内堡没有警卫,给了我不少方便……”
  郭晓涵久想一知道这个秘密,于是不解的间:“老前辈可知苇林堡的中心住宅区,为何不设暗椿和警卫?”
  黄袍老人略一沉思,以揣测的口吻说:
  “古大海素性多疑,这可能是他自恃外堡警卫犹如铜墙铁壁,无人能入其内,是以内堡恐人暗窥其私,所以才未设椿哨,这一点由后宅房屋均空而不令人住,可以证实。”
  郭晓涵听得心中一动,似有所悟的问:“前夜老前辈立在窗外,古大海闻声劈掌而出,即不见再有人影,老前辈那时是否业已进入后宅?”
  黄袍老人哈哈一笑说:“恰好相反,我就附身在窗前水道的石栏下面,你穿出窗外,只要走至栏前低头一看,便可以发现,而你们却急着纷纷登上房面。”
  郭晓涵心中暗赞黄袍老人大胆,他觉得这样作实在太过冒险了。
  就听——
  黄袍老人继续说:“古大海当时已想到,可能是我听到了小锦盒的秘密,因而心中惶恐,决定连夜去‘浪里白条’处向我说明小锦盒的下落……”
  郭晓涵不由替黄袍老人担心的说:。
  “可是老前辈并不在丰渔村……”
  黄袍老人祥和的一笑说:“就是我在,‘浪里白条’也会说我已经离去!”
  郭晓涵非常不解,正待问问老人,一声鸡啼,迳由湖滨传来。
  黄袍老人顿时警觉天色不早,仰面一看夜空,催促他说:“孩子,现在五更将近,你必须在天明之前回去,否则,你横波姑姑定焦急不安,你还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吗?”
  如此一问,郭晓涵不由一阵迟疑。
  因为——
  他要问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该由何处问起。
  黄袍老人似乎已看透郭晓涵的心意,首先问:“现在你是否已经明白你父亲被害的原因了?”
  郭晓涵戚然点了点头。
  他沉痛的说:“只是我至今尚不知谁是杀害家父的真正凶手?”
  黄袍老人抚髯略一沉思道:“目前看来‘五独’中都有嫌疑,必须经过搜证,始能确定是谁。”
  郭晓涵想到五独的奇特绰号,立即说道:“老前辈可否将‘五独’的来历,和他们的绰号为何惧以‘独’字起始的原因,以及他们怎么知道家父隐居在古墓里,而且‘五独’各据一方,何以一夜之间,竟然都聚齐了……”
  黄袍老人未持郭晓涵说完,立即作了一个阻止手势。
  他插嘴说:“你这一连串的问题,说来费时太久,一时也说不清楚,现在我仅能告诉你,‘五独’中人的绰号原先并不是以‘独’字起始,他们最初也并不是缺耳少腿的人,至于他们如何知道你父亲隐居在古墓中,只有追问‘五独’中人才得知,我今天只能说至此处。”
  边说边起身欲走。
  郭晓涵转首看了一眼东方天际,一线鱼白,曙光已现,知道黄袍老人也要在天明之前离去。
  于是——
  郭海涵赶紧又问:“老前辈可知道我家父是怎么得到小锦盒的?”
  黄袍老人简扼的说:“在华山玉女峰下,偶然得到的。”
  郭晓涵一心想学会“真经”上记载的绝世武功,因而又问:“听说小锦盒内的三只贝叶,是一部佛门真经,上面记载着旷古凌今的武学,不知这话可是真的?”
  黄袍老人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说:“不错,只是不知阅读奥秘的人,虽持至宝,仍同废物!”
  郭晓涵心中一动,立即插嘴问:
  “老前辈可知道如何阅读真经?”
  黄袍老人略有难色的说:“我虽知道阅读之法,但我一个人却无法阅读!”
  郭晓涵听得非常不解,剑眉一皱,迷惑的问:“老前辈既然深知阅读奥秘,又为何一个人不能阅读?”
  黄袍老人望着郭晓涵,含意颇深的一笑说:
  “这种佛门至宝,必须有一功力高绝之人,将贝叶合于两掌之间,集全身功力于掌心,至一相当程度,微开两掌,令跪在对面的另外一个人,俯首阅读贝叶上记载的经文,但是这个人必须资质奇佳,过目不忘,始能成功。”
  郭晓涵一听,顿时呆了,久久才问:“老前辈,谁有这等高绝功力,能以本身真力,使贝叶上现出经文呢?”
  黄袍老人毫不迟疑的回答说:“只有小锦盒的原有主人可以!”
  郭晓涵心中一喜,不由急问:
  “老前辈,涵儿不才,自信尚可过目不忘,不知那位小锦盒的主人现在何处,我可否携着小锦盒去找他?”
  黄袍老人肃容道:“据我所知,那人远居华山玉女峰下,究竟在峰下何处,我也不清楚,不过据传说,有不少人竭诚前去访寻,绝大多数的人都失望而归。
  但是——
  也有人在深谷内,报姓名求见,而经接引进入洞府一睹那人庐山真面目的,至于你携小锦盒前去,能否如愿,这就要看你的诚心和福缘了!”
  郭晓涵一听到困难,但仍愿一试,于是不解的问:“老前辈,那位异人是谁?”
  黄袍老人略一沉思,以不敢肯定的口吻说:“听说那人的修真道号叫‘独醒子’!”
  郭晓涵一听,浑身一颤,面色大变,不由脱口低呼:“独……独醒子?”
  低呼声中,脑际立即浮现起倒卧在血泊中的父亲,右手用仅余的一丝真力,刻下的那个“独”字。
  这时——
  一个意念闪电掠过他的心头——杀害父亲的仇人,恐怕就是“独醒子”。
  因为“独醒子”怀恨父亲得到了他的小锦盒而不归还,是以这些年到处追踪父亲,终被他发现隐居在古墓里。
  郭晓涵越想越觉得合理,只有“独醒子”那样高绝功力的人,才可能一掌击毙父亲。
  一念至此。。
  郭晓涵顿时怒火高炽,星目冷电闪烁,俊面杀气密布。
  于是——
  他抬头盯着黄袍老人,忿忿的问:“老前辈,似您现在的功力,可否使贝叶上的经文现出来?”
  黄袍老人面现难色,久久才说:“放眼当今武林,除了‘独醒子’外,恐怕再也没有人有此高绝功力了。”
  说此一顿.
  黄袍老人慨然一叹,神色略显惭愧的说:“涵儿,不瞒你说,我四处寻找你父亲也有多年了,人都是自私的,当然我也希望携着小锦盒去见‘独醒子’,成为武林中功力最高的人。
  但是——
  自从我遇到了你以后,发现你是一个练武奇村,如果你能习成贝叶真经上的旷古绝学,将来必能为武林主持正义。
  因而——
  我决心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给你,所以在你横波姑姑处,虽然看到小锦盒藏在床下,但我并没有取走,涵儿,希望不要辜负我对你的这番心意。”
  郭晓涵听了这番话,心中非常感动,对黄袍老人有着无比的崇敬。
  便立即恭谨的朗声说:“老前辈请放心,涵儿决不辜负您老人家的期望,如果口不心应,神明可鉴,天地不容。”
  黄袍老人欣慰的仰面哈哈一笑,愉快的说:“孺子可教,吾愿足矣!”
  说罢,大袖一挥,身形飘然而起。
  郭晓涵知道黄袍老人要走了,赶紧立起身来,急声道:“老前辈,涵儿尚有一事不明!”
  黄袍老人惊异的说:“有事不妨直说。”
  郭晓涵剑眉微轩,星目闪辉,毅然问道:“假设涵儿得见‘独醒子’,习成‘贝叶真经’上记载的绝技,功力是否要超过‘独醒子’?”
  黄袍老人一听,肃容正色说:“这要看你是否虚心,是否肯下功夫,如果是你刻苦勤学,奋发不懈,‘独醒子’虽然是当今武林第一高人,那时恐也要逊你一筹!”
  郭晓涵一听,立即伏跪在地,恭声说:“老前辈珍重,涵儿去了,待学成归来,再报答你老人家栽培之恩!”
  说罢叩头,恭谨一拜。
  黄袍老人哈哈一笑,伸手将郭晓涵扶起,慈祥的说:
  “涵儿,你此番前去,途中小心,身怀异宝,切忌炫露,更不可惹事生非,现在天将黎明,快些去吧!”
  郭晓涵恭声应是,依依望了老人一眼,星目中几乎落下泪来,说了声“老前辈珍重”,毅然转身飞驰下岗去。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