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滑头傻小子》

第三章 古墓幽魂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一念至此。
  只见——
  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抚胸口,一边呻吟,一边缓缓弯下腰去,愁眉苦脸,十分痛苦的断断续续说道:
  “哎哟……疼……疼……疼死我了……我……我快不行了……”
  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不但聪明绝顶,而且阅人良多,一看就知道郭晓函还是雏儿,她之所以这样,无非是想看看他的反应如何,再想下一步怎么做,能够把他弄上床当然是最好,否则,再找台阶儿下也还不迟。
  哈!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这一招儿还真管用,郭晓涵困然慌了手脚,右手抚着她的肩膀,蹲下身子焦急不安的问她道:
  “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撞到哪儿了?要不要紧啊?疼不疼啊……”
  “撞到这儿了,哎哟哟……”
  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边说,边拉过郭晓涵的手,故作痛苦的继续说道:
  “你摸摸看,疼死我了……”
  说话声中。
  就听——
  一声惊呼。
  接着——
  郭晓涵如遭蛇噬,慌慌张张的挣扎着站了起来,余悸犹存的喃喃说道:
  “你……”
  原来——
  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抓住郭晓涵的右手,出其不意的朝她大腿根儿间的二边地带摸去,当然她算准了郭晓涵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挣扎着站起来。
  于是——
  双臂疾伸,紧紧勾着他的脖子,头往他怀里一钻,跟着他一起站了起来。
  郭晓涵又气又急,但又无可奈何,于是近乎哀求的对她说道:“拜托你快放手好不好,让人看见多……”
  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轻轻白了郭晓涵一眼,小嘴儿一撇,放肆的说道:“哼!看见就看见,又不犯法!”
  你呀——心也真够狠,人家被你撞得疼的站不住,你也不瞧瞧,安慰安慰我,反而一个劲儿的让我放手,你不怕我摔死呀?”
  这一下郭晓涵可真的火大了,双眉轩动,面涌怒容,冷冷说道:
  “快放手,要不然我可要喊喽!”
  “你喊啊!”
  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把郭晓涵勾的更紧,后脚跟儿往起一垫,出其不意的在脸上亲了一下儿,接着说道:
  “你不喊我喊,叫大伙儿来看阁下强行剥我裤子,来人啊……”
  郭晓涵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如此泼辣,如此大胆,如此不害臊,一时情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低声说道:“别喊,我求求你……”
  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放浪的瞅着郭晓涵说道:
  “要我不喊也行,那你送我回房间去。”
  郭晓涵正被那个年龄较大的大妞儿缠得无法脱身,暗暗叫苦之际,刚巧铁蛋儿输脱了底,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
  本来——
  他并不想管这档子闹事儿,因为窑姐儿和嫖客纠缠不清,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可是——
  他发现两条白滑滑的大腿不停的在那踢腾,误以为他们在那儿干那件事儿,不禁一阵恶心,暗暗骂道:
  “呸!你们可真会选地方儿,站在走廊上就干起来了,他奶奶的,这种触楣头的事儿也会让我遇上,怪不得老子要输哪!”
  同时——
  铁蛋儿也想瞧瞧,究竟是谁这么大胆,这么不要脸,于是霍的抬起头来,朝那一对狗男女望去。
  铁蛋儿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男的居然是最近常常向他买鱼的美少年,不禁猛的一怔,颇为惊讶的瞅着他说道:
  “小兄弟你,……”
  郭晓涵一看是铁蛋儿,脸上早已臊得像块大红布似的,差一点儿没哭出来,尴尬的指了指那个仍紧紧勾着他脖子的大妞儿,没有吭气儿。
  铁蛋儿察颜观色。略一思忖,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子事儿了,伸手揪那大姐儿的辫子,沉声喝道:
  “你想吃童子鸡?瞎了你的狗眼,滚!要不然老子撕烂你的皮……”
  那个大妞儿但觉头皮一阵火辣辣的生疼,情不自禁的把手松掉,铁蛋儿顺手使劲一推那大妞,“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上。
  那个大妞儿虽然摔的不轻,可是连大气都没敢吭,拿起地上的裤子,光着两条白滑滑的大腿,撒丫子就跑。
  郭晓涵略一定神,问铁蛋儿道:“你怎么不赌了?”
  铁蛋儿狠狠吐了口唾沫,苦笑了笑说道:“输的吊蛋精光,拿什么赌啊?我总不能跟人家比手指头吧!”
  ‘郭晓涵从身上摸出一张银票,强行塞到铁蛋儿手上,笑着说道:
  “走!咱们捞本去。”
  铁蛋儿摇了摇说道:
  “算了算了,最近手气太背了,赌一场,输一场,就像摸了姑子似的。”
  铁蛋儿边说,边把银票还给郭晓涵。
  郭晓涵拍了拍铁蛋儿的手背,诚挚的说道:“别这样,朋友有通财之谊,何况我只是暂时借给你做赌本儿,等一会儿你再还给我好了。”
  “等一会儿再还给你?”
  铁蛋儿似乎已经听出郭晓涵的话里有话,默默凝视着他。
  不一会儿。
  紧紧握着他手,既紧张,又兴奋的说道:“你——你有把握赢……”
  郭晓涵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老实说,如果我没有把握,也不就会到这儿来找你了,对了——你最近总共输了多少?”
  铁蛋儿约略算了一下儿,瞅着郭晓涵说道:“总共大概有一百五六十两银子,幸亏我老婆还不知道,否则……”
  郭晓涵轻轻一笑,正容说道:“那简单,不过我得告诉你,十赌九输,想想看要不然人家赌场吃什么?”
  铁蛋儿一听,立刻就了解郭晓涵话里的意思,颇为感激的说道:“你放心,为了家庭和睦,也为了我即将出世的儿子,以后我不会再来赌了。
  不过我想知道,你刚刚说十赌九输——指的是不是场子里有人在做假耍老千啊?”
  郭晓涵轻轻一笑,压低嗓门儿说道:
  “不做假耍老千的赌场,不能说没有,只不过少之又少罢了。”
  铁蛋儿一听,眼珠骨骨碌碌一转,想了想说道:
  “假如这儿也做假要老千,你又怎么有把握定赢呢……?”
  “因为我比他们高明,我是老千中的老千!”
  郭晓涵把话一顿。瞅着铁蛋儿打了个哈哈,继续说道:“对了,平常你到这儿来都赌什么?”
  铁蛋儿脸上疑云一片,怔怔瞅着郭晓涵,心里不停的念叨着他说的这两句话,铁蛋儿不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就算从娘胎里开始学赌,也不可能高明到哪儿去。
  然而——
  事已至此,他不信也得信,因为除此之外,铁蛋儿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让他措本儿,于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缓缓说道:
  “我到这儿来多半都在押宝,偶而也赌赌一翻两瞪眼的小牌九儿。”
  郭晓涵眼睛里闪过一抹异样神采,拍了拍铁蛋儿的肩膀说道:“好极了,这样也省得我下去赌了,我只要在你旁边儿替你罩着就行了。”
  铁蛋儿一听,脑袋瓜子摇得像货郎鼓似的说道:“不行不行,我已经掉进去了,万一再输了叫我拿什么还你……”
  郭晓涵轻轻一笑,打断铁蛋儿的话,插嘴抢着说道:
  “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坐下去赌,我就站在你身后,如果我用拇指捅你腰眼儿,你就押大,相反的我用小手指头捅你腰眼儿,你就押小,不过你千万记住,别回头看我,也别问我押什么,免得引起别人疑心。”
  铁蛋儿一看郭晓涵那种笃定泰山。信心十足的样子,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点一点头说道:
  “我知道了,咱们走。”
  于是——
  铁蛋儿在前面带路,郭晓涵紧跟在他后面,匆匆向后跨院儿走去。
  严格说,这儿不能算是赌场,充其量只能算是赌摊儿,地方小,空气坏,灯光不够亮,总共才有五六张桌子。
  可是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阵阵汗臭味儿,夹杂着啥人的烟草味儿,在这种地方赌钱,简直是活受罪。
  这时——
  郭晓涵背负双手,站在窗口,眯缝着眼睛,似乎在注意那个刀疤汉子手上摇动的——摇缸。
  铁蛋儿想不通,猜不透,郭晓涵究竟在搞什么鬼,颇为纳闷儿的顺着他的眼神,也朝那个刀疤汉子手上的摇缸望去,看了老半天,结果什么也没看出来。
  片刻——
  铁蛋儿忽然发觉郭晓涵的耳朵在不停的微微颤动,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暗暗付道:
  “原来他不只是看,而且还在听,难道他能够从摇缸里骰子转动的声音,知道是大是小不成?”
  思忖之间。
  铁蛋儿下意识的依样学样,竖起耳朵听了又听,可是他失望了,因为他始终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铁蛋儿正想问问郭晓涵在搞什么鬼,没想到郭晓涵忽然轻轻推了他一把,凑在他耳根子边儿上低声说道:
  “你瞧,刀疤汉子对面那两个人输脱了底要走,还不快去!”
  铁蛋儿忙回头一看,果然有两个人哭丧着脸站起来了,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抢先在那个刀疤汉子对面坐了下来。
  那刀疤汉子正在奇怪,就算铁蛋儿赶回家拿钱,一来一往也不可能这么快,这时郭晓涵刚好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那个刀疤汉子微微一怔,接着一龇牙,恍然大悟的笑着说道:
  “铁蛋儿,你什么时候儿认识了个有钱的阔少爷啊?但愿财神爷保佑,让你多赢点儿!”
  其他赌客这才发现,铁蛋儿身后站了一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大伙儿看看铁蛋儿,又看美少年,除了颇为羡慕之外,也都在纳闷儿,那个美少年既然肯拿钱给铁蛋儿翻本儿,他自己为什么不坐下来赌呢?
  铁蛋儿被沈剑虹看得浑身不自在,狠狠瞪了那个刀疤汉子一眼,沉声说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我是来翻本儿的,不是来听你罗嗦的。”
  那个刀疤汉子被铁蛋儿碰了一鼻子灰,尴尬的笑了笑,一边摇动手上的摇缸,一边大喊大叫道:“下下下,快点儿下呀……”
  大伙儿议论纷纷,开始下注儿了,十之八九押小。
  唯独铁蛋儿没有下注儿,眼珠子瞪得老大,默默凝视着手上的银票,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郭晓涵右手大拇指一伸,又在铁蛋儿腰眼上捅了一下儿,示为他押大,可是铁蛋儿仍一动不动,杆在那儿猛发怔。
  其实——
  这也难怪,郭晓涵给铁蛋儿的一张银票,他一直没有看过,当然也不知道数目,刚刚一看,有五十两之多,对于有钱的人来说,五十两银子也许算不了什么,可是在这些打鱼的郎眼睛里,却是个大数目。
  再者。
  铁蛋儿一直在担心害怕,万一输了,那该怎么办,同时他也在考虑,究竟是五十两孤注一掷,抑或是细水长流少下,点儿,因此,郭晓涵虽然用大拇指捅了他一下儿,示意他押大,他也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刀疤汉子不屑的瞟了怔怔出神的铁蛋儿一眼。裂着公鸡嗓子大声喊道:
  “离手——开啦!”
  那个刀疤汉子边喊,边伸手将摇缸盖子掀开。
  就听——
  有人泼口大骂道:
  “呸!我操他亲娘祖奶奶,又是大,真是活见鬼,老子偏不信邪……”
  不错。
  两个六,一个五,点子还真够大,庄家通杀,那个刀疤汉子一边掳钱,一边又大喊大叫道:“下下下,像下雨一样的下呀!”
  这时——
  铁蛋儿真个是后悔莫及,心想,如果刚才他不考虑那么多,照郭晓涵的指示押大,五十两白花花的银子已经赢到手了,后悔归后悔,可是已经太晚了。
  那个刀疤汉子双手高举过顶,使劲儿将摇缸摇动了片刻,然后放在赌台上,抬头扫了大伙儿一眼,最后把视线落在铁蛋儿身上,他虽然没有吭声儿,但意思好在对铁蛋儿说:
  “要下就快,不下就走人,你小子别他奶奶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就在那个刀疤汉子将摇缸放在赌台上的那一刹那,铁蛋儿感觉到郭晓涵的大指出指在他腰眼儿上用力捅了一下儿。
  由于有了刚才那一次教训,铁蛋儿已经把郭晓涵奉若神明,同时他也气那个刀疤汉子,于是毫不考虑的把那一张五十两银票押在大上。
  因为——
  在铁蛋儿没来之前,庄家就一连出了三次大,所以大伙儿都认为这一次绝对不可能再出大,因此,不但他们自己押小,而且也示意铁蛋儿押小,可是铁蛋儿却不为所动,固执己见押大。
  就在铁蛋儿将银票押在大上的那一瞬间。
  那个刀疤汉子身子微微一颤,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之色,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大伙儿并没有发现,但是却没有逃过郭晓涵一双利如刀锋的眼睛。
  不一会儿。
  摇缸的盖子又掀开来了。
  惊呼声,尖叫声,咒骂声,叹息声,此起彼落,乱做一团,一个槌胸打背,愁眉苦脸,如表考妣,只有铁蛋儿眼珠子瞪得老大老大,直勾勾的死盯着摇缸里的三颗骰子,几疑是在梦中。
  不用说。
  铁的又是大,哈!三颗骰子,三个六点儿,大得不能再大了。
  除了铁蛋儿,庄家通杀,从表面上看,庄家是赢了,可是实质上庄家却输惨了,因为大伙儿加起来也只不过下了十几两银子,除了赢的之外,庄家足足倒贴了三十多两白花花的银子。
  片刻——
  “叮铃铃——”的脆响,再度响起。
  接着——
  重归寂静。
  大伙儿默默瞪着赌台上的摇缸。
  良久。
  不约而同的又押在小上,在赌场里赌钱的人都有一种通病——不信邪!
  说老实话。
  现在——
  那个刀疤汉子已经把全副精神集中在铁蛋儿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大伙儿押大还是押小,经验告诉他,铁蛋儿十之八九会押注儿,而且极可能改押小。
  然而——
  出人意料的铁蛋儿不但没有改注儿,而且外甥打灯笼——照旧(照舅)押大,连本儿带利,把一百两银子通通押下去。
  尽管——
  那个刀疤汉子大为震骇,但是由于铁蛋儿是这儿的常客,知道这小子吃几碗干饭,认为他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只要继续赌下去,不怕他不吐出来。
  正因为那个刀疤汉子有了这种想法儿,所以他故做轻松的伸手把摇缸盖了掀开,大伙儿不喊也叫了,因为一个个全都傻住了。
  哈!邪门儿。
  三颗骰子,三个六点儿,还是大,点子根本没变,铁蛋儿又赢了。
  该杀的杀,该赔的赔,那个刀疤汉子迅速拿起摇缸,使劲儿摇动了片刻,轻轻放在赌台上,缓缓说道:
  “请下注儿。”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结果谁也没敢再下注儿,形成了铁蛋儿和那个刀疤汉子两个人对赌的局面。
  这时——
  郭晓涵眼睛里忽然闪过一抹异样神采,有意无意的膘了那个刀疤汉子一眼,暗暗忖道:
  “这个刀疤汉子外粗内秀,很能揣摸人的心里,他居然大胆的一连出了六副大,真个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难怪铁蛋儿他们会输,哈!只可惜他遇到了我!”
  思忖之间。
  郭晓涵右手大拇指一伸,轻轻在铁蛋儿腰眼上捅了一下儿。
  俗话说——钱是英雄胆。
  由于——
  铁蛋儿一连赢了两把,台面上的银子已经从五十两变成了两百两,胆子一壮,人也变得平静、轻松、活泼起来,看样子他是诚心拿那个刀疤汉子当狗熊耍,出出心里的闷气,让自己风光风光。
  只见——
  铁蛋儿拿起银子,抬头看了看那个刀疤汉子,像是在问他,也像是自言自语的嘟嘟嚷嚷说道。
  “还会是大吗?不可能,那么是小噗?有可能,我还是押小好了……”
  说着说着。
  铁蛋儿把两百两银子通通往小上押去。
  可是刀疤汉子不禁欣喜若狂,嘴角儿微微向上一撇,脸上浮现一抹惊喜交加的笑容。
  可是——”
  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满脸悸惊色,身子同时一颤,差一点儿没晕过去。
  原来——
  铁蛋儿故意吊他味口,双手又迅速收了回来,喃喃说道:
  “大小大小,还有听谁说过小大小大,由此可见大比小好,对!我还押大好。”
  说话声中。
  就听——
  “蓬”的一声。
  铁蛋儿已经把银票带银子,一股脑儿全押在大上。
  那个刀疤汉子脸色苍白,眉心业已沁出汗珠,他想不通,猜不透,这究竟是怎么一回子事儿?如果站在铁蛋儿背后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在捣鬼,他又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当然。
  那个刀疤汉子也不相信,那个丰神如玉的美少年会高明到这种地步,看来铁蛋儿是财星高照,而他自己却是楣运当头,好在来日方长,只要铁蛋儿常常来赌,不怕没有机会找回来。
  一念在此。
  那个刀疤汉子神色一缓,也就释然了,手一伸,业已把摇缸盖子掀开。
  铁蛋儿早就知道一定是大,但是也却装腔作势的伸长脖子定睛一看,失声惊呼道:“你们瞧!真是他娘的瘸子屁股——邪门儿。
  三颗骰子,三个六点儿,又是大,点子根本没有变嘛!刀疤老六,你可真是金口玉言跟皇帝一样,财神爷今儿个的确特别照顾我,哈!我又赢喽。”
  那个刀疤汉子自认倒楣,闷声不响的把钱如数赔给铁蛋儿,拿起摇缸,神情凝重的摇了起来。
  就在这时。
  铁蛋儿忽然感觉到郭晓涵用手在他背后衣服上拉了一把,暗示他见好儿就收,别再睹了,事实上他已经赢了三百五十两银子,也不想继续赌了。
  那个刀疤汉子把摇缸往赌台上一放,还没来得及说话,铁蛋儿业已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瞅着他哈哈笑道:
  “对不起,我千年久不遇的难得赢一次,应该见好儿就收,明天我请大家喝酒,不醉乌龟,再见。”
  铁蛋儿一回头,发现郭晓涵人已经到了门口,于是兴冲冲的追了出去,可是眨眼之间,他已去得无影无踪。
  雨虽然停了,但是天气仍没有暗。
  萧大呆、萧二傻、萧三楞子的滑稽,牛奔的憨厚,柳无双的刁蛮,和铁蛋儿耿直,给郭晓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为他既没有兄弟姐妹,也没玩儿伴和朋友,他从小就在孤单寂寞中长大。
  他们的影子就像走马灯似的在郭晓涵脑子里旋转,不停的旋转,如果有可能,他很愿意和他们做朋友。
  然而——
  郭晓涵一想到在风雨中等他的父亲,一定在为他的返归焦急不安,不禁深感愧疚,后悔自己不该和牛奔他们打那一架,否则,在还没有下雨之前,他已经赶回去了,也就不会去赌场帮铁蛋儿捞本了。
  郭晓涵脑子里乱糟糟的,奔驰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带,由于四下里尽是坟墓,点点磷火,一明一灭,随风飘浮,阴森恐怖,弥漫着鬼气。
  可是——
  郭晓涵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相信父亲就在前面林边等他,然而他失望了,因为他始终没有看到父亲的影子。
  于是——
  他停住脚步,发现自己的位置并没有错,父亲说得清清楚楚,就是在这两颗并列的高大榆树下面等着自己的。
  他想,父亲也许隐身在树上睡着了。
  于是——
  他提气咳嗽了一声,但除了草中咭咭的虫声,依然毫无反应。
  因而——
  他断定父亲已经回去了。
  举目一看。
  林内漆黑,时明时灭的磷火,随风浮,他似乎真的看到点点磷火的后面,有一个隐约可见的鬼影。
  郭晓涵有些怕了,心想:父亲为什么不来接我呢?
  他知道由这儿到古墓,尚有一段距离,要经过两座高岗,三处墓地,还有一道宽约丈余的小溪。
  他不怕毒蛇野猪。
  他最怕叫声骇人的猫头鹰,那声音凄厉惊心,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郭晓涵一想到猫头鹰的叫声,浑身就起鸡母皮。
  他向前走了几步,脚下荒草及膝,林内不远处,就是一座荒废已久的墓地。
  塌坟破棺,断碑横置,飘忽的磷火,在暴露的白骨上闪烁着……
  郭晓涵虽然从小习武,但他终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尤其小时候、也常听妈妈讲鬼的故事。
  因而——
  一阵心骇,不由脱口轻呼:“爹,涵儿回来了!”
  呼声一起。
  “噗啦”一阵飞禽振翅声,立即将草中几只野雉惊起。
  郭晓涵失望了,他知道必须自己走回古墓去了!
  于是——
  凝神祛虑,功贯全身,展开轻功,直向深处驰去。
  越过荒废乱坟,地势渐陡,树林渐密,光线也愈趋黑暗。
  郭晓涵飞驰中,不时惊起林中宿鸟,也有两三只野猪向他追逐,他也曾看到凶残的毒蛇,瞪着精光的眸子,在破棺的尸骨里游走……
  一阵飞驰,越过两座高岗,一道小溪,前面丘地松林中,已是自己居住过的古墓了。
  郭晓涵一直不了解父亲搬进这座古墓居住的原因,母亲搬进古墓不几年就去世了。
  他不少次看到父亲支颐而坐,攒眉苦思,有时父亲会突然急躁暴怒,有时又焦虑不安……
  郭晓涵断定父亲必有一项不为人知的绝大秘密,他也断定母亲是为此忧郁而死。
  他很想知道这项秘密,更愿意为亲爱的父亲分忧。
  可是——
  他不敢问,他也知道就是问,父亲也不会说……
  蓦地——
  一声凄厉惊心的猫头鹰叫,就在不远处的大树上响起!
  郭晓涵不由惊得浑身一颤。
  定睛一看,已经进入松林,距离古墓不远了。
  一座高大青石牌坊,上面残留着许多鸟粪,正中那个斗大石字“王陵”,仍看得十分清楚。
  终于到了,郭晓涵心一喜,身形骤然加快。
  通过石坊,就是一道笔直的石铺而道,长约十数丈,甬道的两边,相对排列着石马、石羊、石翁仲等。
  南道的尽头,是座残破门楼,已是缺梁断柱,碎瓦遍地了。
  门楼之内,是片数十亩大的墓地,十数座高大青坟,位置不一,大小不等,每座青坟前均有座巨碑,巨碑上的文字俱已模糊的看不清了。
  郭晓涵想到就要看见父亲了,心中有着无法抑制的兴奋,他预备见到父亲的第一句就是已将小锦盒亲手交给雍容高雅的横波姑姑了。
  他心急的不愿绕道前进,腾身飞上坟顶,疾向另一高坟上纵去。
  郭晓涵的轻功最出色,常常受到父亲的赞许,其次是“移穴功”,他已将周身穴道练得移动了原来定位。
  他想到下午在湖丰渔村遇到的红衣女孩柳无双,她的武功的确高的出奇,如非自己练有“移穴功”,定然当场出丑了。
  心念之间。
  他已纵至东北第八个高坟上。
  飘身落至坟后,发现坟门竟然大开,想是父亲忘记关闭。
  郭晓涵毫不迟疑,飞身纵进坟内,沿着下倾石级,转进左侧一条隧道内,急步向深处奔去。
  坟内一片漆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郭晓涵在坟内已住了多年,即使盲目,也可进出随心。
  转过两座圆形空坟,前面另一圆室形的空坟内,已现出一点亮光。
  郭晓涵一见,心中大喜,知道父亲还没有睡。
  于是——
  高兴的大声欢呼道:
  “爹,涵儿回来了!”
  欢呼声中,已飞身扑了进去。
  郭晓涵停身一看。
  不禁呆了,父亲并没有在空坟内。
  石桌上油灯如豆,整个圆室内显得昏昏沉沉,阴气森森。
  看看床上,被褥整齐,靠石壁的高大石案上,仍放着父亲的成名兵器——“精金刚柔锥”。
  精金刚柔锥,头端尖锐锋利,无坚不摧,尾部渐粗,恰好针形,刚时如锥,柔时如绳,武功不精内力不厚者,无法施展应用。
  郭晓涵见父亲视如生命的“金锥”,闪闪发光的置放在高大石案上,知道父亲没有远离。
  蓦地——
  一丝血腥气息,直扑郭晓涵的鼻孔!
  郭晓涵心头一震。
  立即用鼻嗅了两下,果然是血腥气。
  心中一阵惊骇。
  不由退了两步,立即泛起一丝恐惧!
  就在这时。
  坟外数声猫头鹰的凄厉叫声,竟由通气孔内隐约传来。
  郭晓涵一听,身不由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浑身汗毛同时根根竖起,不由沙哑的大声高呼:
  “爹!爹!爹!”
  郭晓涵的呼声,沙哑中夹杂着哭的颤抖。
  但是——
  除了隧道中的嗡嗡回声,依然不见父亲答应。
  又是一丝血腥扑来……
  郭晓涵的心头再度一震,立即集中目力仔细的察看室内。
  片刻——
  他的双目一亮,目光惊惧的盯着石案左侧暗影下的一条身影。
  于是——
  他纵身扑至桌前,伸手端起油灯,藉着微弱灯光一看,不由惊得冷汗籁然,魂飞天外。
  郭晓涵完全吓呆了,那团黑影,正是倒卧血泊中的父亲。
  良久——
  他一定惊魂,放下手中油灯,大喊一声,飞身扑了过去,双手抱住父亲的尸体。
  放声痛哭起来。
  整个荒坟内,顿时掀起一片哀痛哭声,充满了凄凉、阴森、可怖。
  郭晓涵哭得双目渗血,痛不欲生,他一面大哭,一面察看父亲的尸体。
  他发现父亲张口瞪眼,血清满面,略显灰白的胡须上,染满了鲜血,一看即知是雄厚刚猛的掌力震碎内腑而死了。
  根据父亲倒地的姿势,断定父亲是在急取石案上的“精金刚柔锥”时、被人一掌击在后背上。
  郭晓涵看到唯一相依为命的父亲,死得如此之惨,心痛的猛然大叫、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仰身一跌。登时晕了过去。
  坟内哭声骤停,但隧道中仍响着嗡嗡的回声。
  坟外。
  夜风疾劲,不时传来间歇的雨声,夜是如此的凄凉可怖。
  蓦地——
  晕厥将醒的郭晓涵,昏沉中感到“黑憩穴”上,被人猛力点了一指接着——
  一只慌急的手、在他的周身各处,迅速的摸索着,似在搜找什么……
  郭晓涵心中又惊又怒,又惶又惧,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但是,他断定这人必是暗杀父亲的凶手。
  他想骤然翻身发掌,将搜摸自己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击毙。
  但是他知道,只要他微一运劲,必被对方发现,以父亲那样高超的武功尚不是他的对手,自己与他相搏,岂不是以卵击石。
  于是,他想看看这人是谁,只要记住他的面貌,再设法杀他报仇不迟。
  正待偷偷睁开一线眼缝……
  蓬——的一声,那人一脚将他踢了个翻身。
  郭晓涵紧咬牙齿,强忍疼痛,不敢吭气儿。
  他趴在地上,偷偷睁开一丝眼缝,觑目一看,那人恰巧立在他的身后,只见墙壁上,现出一个高大侧影。
  郭晓涵凝目一看,希望在身影上看出一些那人的轮廓。
  但见——
  他身材魁梧,鼻子很高,上额和下巴俱都窄小,胡须不多,稀疏几根,穿短褂长裤,立在那里,似在沉思。
  蓦闻那人忿然不解的自语说:
  “怪!怎的也没有呢?”
  郭晓涵虽然没有身历江湖的经历,听不出他是哪一省的口音,但是他断定这个人不可能住在鄱阳湖附近。
  那人自语后,再度俯身搜查郭晓涵的全身……
  蓦地——
  那双手不动了,根据壁上的阴影,看出那人正在凝神静听。
  突然,那人身影一闪,顿时不见。
  郭晓涵不敢动,他知道那人没有走远,根据墙上阴影的动向,断定那人正藏身在床侧的隧道中。
  但是他却无法猜透那人隐入隧道的动机和目和。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