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活宝小淘气》

第十三章 蛮横老怪物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纪凡从洞中取得的宝物全交给老酒鬼。
  老酒鬼吞下了三滴胆汁,切下一小片内丹……
  “哇噻!老酒鬼想升旗罗!”
  “臭小子,烂小子,偏把阿拉老夫的心事都漏漏出来,对了,虬角虬筋含光剑先暂时留下,因为火嫡的皮,骨都是可用之宝,丢弃了可惜,阿拉老夫要留下数日才走。”接着扳起了脸孔:“臭小子,今后行道江湖,盼勿负令祖威名!”这句话好重。
  纪凡噗的一声跪倒,大拜四拜:“哇噻!凡儿谨记!”
  “天亮了,天终是会亮的,小子,你可以下山了,从峰后走。别忘了先熄起身份,去吧,江湖中见。”
  小白蹲在小老酒鬼肩上,竟也离情依依,频频挥手。
  纪凡挺胸走了,没有三个婆婆两个妈妈的“告别式”,很洒脱的走向江湖。
  从此,江湖上像被人放上一颗笑气弹,弄得乱七八糟起来。
  武昌府小河镇,在府城南面十里以外,是一个不算挺热闹的小镇。
  二条五丈宽的小河绕镇而过,所以叫小河镇。
  小河镇全镇连王二麻子孤苦伶仟的一家算在内也不满五百户,更由于不是官道必径之路,所以平常是很冷清的,只有二、五、八集期,才有稍微像样的人潮。
  今天正好是十五的大集日。
  一大早,附近的乡农渔民等,或牵猪担羊,或挑鱼鲜,或带着自家纤的土布,粮食牲口日用杂货应有尽有。
  人潮熙来熙往摩肩接瞳,当然少不了一些卖祖传秘方丹膏丸散的江湖郎中前来凑热闹啦。
  瞧,集场南边那块空地上,不就有两个半大不小的楞头三,正吃五吆十一面鼓一面锣的咳喝着,不知在卖些什么偏方儿,人潮大多太吵,远远的倒听不太清楚。
  人潮是围了一圈又一圈。
  一个形容惟淬又满脸病容的少年书生,看起来像是个进入第三期的痨病鬼,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吹得东倒西歪。
  看看卖药的摊子满热闹,一时也好奇的走近,伸长了脖子朝里头望。
  只听得周遭观众鼓噪鼓掌口哨欢呼之声不绝于耳。
  有什么鸟事值得这般好笑与兴奋的?
  小小病书生拼命挤开人潮朝里头钻,先睹为快!
  只见场子中央一块布上,摆着百十来块狗皮膏药,旁边乱七八糟放些瓶瓶罐罐的什么水药粉,还摆了一地的不知名草药。
  两个半椿小子,正在比手划脚的推销着。
  一个是身材瘦瘦峭峭,背像薄板胸如楼梯,偏爱现的穿着劲衣,展现他那排骨教教主的身材,口沫横飞的嚷嚷着,不像是卖药,倒像是在推销“排骨汤”。
  另一个也是宝里宝气的楞头青,身体倒是粗粗壮壮的,有些呆手笨脚,手中提着一面破锣,扯着跟破锣一样的嗓音,声敲锣,一面跟着瘦小子喊最后一句加强语气,喊一句,敲三下破锣。
  只见观众笑得东倒西歪,听他们俩一搭一调的推销词儿,保管你笑得岔了经脉,几近“走火入魔”!
  病书生瞧了一会,也笑得打跌,果然宝气满江湖。
  您听听看:
  瘦小子:“各位亲爱的父老兄弟姊妹阿姨叔叔伯伯,各位‘古圣先贤’‘前胸后背,各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大家好!”
  愣小子:“各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好!”匡!匡!匡!
  小子今天要向大家介绍小子家祖传秘方,名叫大力透骨九转千变万化消气丸。”天!药名还真长。
  “大粒偷谷酒醉鲜花消息完。”匡!匡!匡!
  “这是我家纯炼大秘方。”
  “春天大地方!”匡!匡!匡!
  “这是百种名贵药材,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熬炼。”
  “凄凄死十九仙……你说什么?怎么这么惨?”
  瘦小子瞪了他一眼:“搞不过你,怎么会听成这样呢?我是说经七七十九天的熬炼。”
  愣小子恍然大悟:“原来是区区四十九仙捞面。”
  瘦小子无可奈何,再叱喝着:“这种药神奇无比!”
  “这种药神经无比!”匡!匡!匡!
  “男人吃了变女人,女人吃了长胡须。”
  “你人痴了装糊涂!”匡!匡!匡!
  “不论死蛇咬伤……”
  “使匙妥汤!”匡!匡!匡!
  “木马踢伤!”
  “不买鸡汤!”匡!匡!匡!
  “冷水烫伤……”
  “冷水当汤!”匡!匡!匡!
  “保证一贴见效!”
  “保证一跌见笑!”匡!匡!匡!
  “药到病除!”
  “牛皮不是吹的,马车不是推的!”
  “买车不坐用推的!”匡!匡!匡!
  “各位不信一试便知!”
  “一试变猪!”匡!匡!匡!
  “这药方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愣小子没问清楚忙问:“你说什么?大号或小号?”
  瘦小子凿了他一个大票子:“搞不过你,我是说别无分号,意思就是没有第二家。”
  愣小子挨了个爆炒栗子竟也不生气:“你说什么?噢!我懂了,你家住在深山里,附近只有你们一家。”
  瘦小子其实也是很楞的,也搞不清楚这样的解释对是不对,反正大概差不多就算了,做生意要紧。
  “这是寒家七七八代祖传……”
  “管家七颠八倒租船!”匡!匡!匡!
  “摆在面前的正是百年罕见大刀刃!”
  “正是很贱打屁玩!”匡!匡!匡!
  “诸位有钱的捧个钱场……”
  “有钱的捧出香肠!”匡!匡!匡!
  “没钱的捧个人场!”
  “没钱的……你说什么,要捧‘人肠’?”
  瘦小子摇摇头没理他。
  “小弟初到贵宝地……”
  “小弟吃得跪倒地!”匡!匡!匡!
  “发愿善心救人济世……”
  “花园善心九人齐死!”匡!匡!匡!
  “全部药价大大打折扣!”
  “全不要嫁太太打哥哥……你说什么?……”
  “不管少年房事过多……”
  “笑您黄色狗多!”匡!匡!匡!
  “老年风湿关节……”
  “早年贪吃蕃前……”匡!匡!匡!
  “劳动朋友操劳过度……”
  “你说什么,我只听说过有桃花过渡,没听说……”
  “小儿发育不良……”
  “花艺姑娘!”匡!匡!匡!
  “保证百发百中一服见效!”
  “百花卖弄义父见笑!”匡!匡!匡!
  “我这药可是顶港中有出名下港有名声,名声透广东。”
  “明天到广东!”匡!匡!匡!“颓哥,我们到广东去干嘛?”
  原来这瘦子叫“颓哥”,难怪有点“颓颓”。
  颓哥又朝他翻白眼:“你叫‘锈抖’还真锈抖啊,谁要去广东啦?你耳朵是生来看的吗?”
  原来愣小子叫“锈抖”,大概是他老爸老妈在“制造’他时突然发生地震、以致不知哪条线路没按图“施工”,所以耳朵有点“相打电”(短路),老把话听偏了。
  “儿多是生来看妈!”匡!匡!匡!
  “诸位要是不信可以当场试验!”
  “不信狗吃香肠似便!”匡!匡!匡!
  “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粗外套没有!”匡!匡!匡!
  “人多话就多!”
  “人头化骨头!”匡!匡!匡!
  “三色人讲五色话!”
  “三个人打五个爸!”匡!匡!匡!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周遭的人都笑得抱着肚子直喘气,有的是边笑边擦眼泪,昨天刚镶金牙的李大婶,更是夸张的张大嘴儿,满口金牙闪闪发光。
  也不知怎么胡搞瞎搞,一句换一句会差这么多。
  一个清清秀秀的公子哥儿,也一摇三摆施施然的摇着手中白玉捂扇挤进人丛中,听得是津津有味。
  另一个高八尺以上的黑大汉,薄扇似的大巴掌左右开弓,拨开浪裂的排开人群直往这里边闯,惹得人家尖叫连连,几乎要念三字经。
  场中两个绝配活宝,仍一本正经的推销着。
  四周观众的轰笑声,他们也觉得奇怪,莫非这些人吸多了笑气正在大放笑屁?
  病书生也看得趣味盎然,天下活宝何其多,这里就有一大堆。
  颓哥仍在大声吆喝着:“一样米吃百出样人!”
  “蜘蛛满像人!”匡!匡!匡!
  “如有人带有五痨七伤……”
  “五逃七伤……怎么败得这么惨?”
  颓哥破口骂道:“你神经病!”
  “你说什么,我们这药也能治神经病?”
  “这药可是有钱没处买……”
  “有钱没醋买。”匡!匡!匡!
  “一分银子十分货色!”
  “十分好色……你说什么?你是士林之狼吗?”
  我的天,怎么卖药牵出士林之狼啦?越来越离谱,简直比电视上说相声还好听,人群越来越多,他们也越说越起劲。
  “各位父老们,瞧我这铁打的身子………
  “跌倒的孙子!”匡!匡!匡!
  “全靠这一味,内线一口气,外练筋骨皮!”
  “累得喘口气,外带炒地皮!”匡!匡!匡!
  “太祖拳是硬功夫!”
  “太祖全是病功夫!”匡!匡!匡!
  “猴拳是快手脚!”
  “猴全是怪手脚!”匡!匡!匡!
  “健康是千年根基!”
  “千年龟精!”匡!匡!匡!
  “要保有健壮体魄,请买寒家祖传灵药!”
  “土砖淋屎!”匡!匡!匡!
  奇怪!怎么会掰成这个样子呢?
  颓哥突然发现人丛中的病弱小书生,忙向他招手:“来来来,瞧瞧这位满面病容的少年书生……”
  “满面病容也笑连数声!”匡!匡!匡!
  “让本人手替他把一把脉……”
  “替你把一把卖!”匡!匡!匡!
  病容小书生怯怯的走进场中。
  颓哥端详一下道:“瞧你两眼无神面黄肌瘦……”
  “凉拌鸟贼蛋黄鸡肉……好菜!”匡!匡!匡!
  锈抖真行,加个工居然是一席好菜!
  “就让你上台来实验!”
  “上台来食面!”匡!匡!匡!
  颓哥朝锈抖挥挥手:“别再敲锣了!”
  锈抖心不在“马”:“跌在猫窝了!”匡!匡!匡!
  “……”匡!匡!匡!
  “本大国手现在要看病,你别再敲锣!”
  锈抖放下锣,跑出场外四处赶人,边赶边嚷:“国手现在要啖饼,你们别再瞧罗!”
  颓哥气得一把跳过去,劈面扭住锈抖的耳朵,扭得锈抖杀猪似的叫了起来:“干嘛干嘛!放手放手!”
  “去你的,你这衰人,观众就是咱们的衣食父母,你怎么跑出去赶人?”
  锈抖哇啦哇啦叫起屈来:“是你叫他们别再瞧罗,我照你的话去做也不行,你是什么意思?”
  “我实在搞不过你,你到底哪根线接错啦?”
  锈抖十分不高兴,在一旁嘟哝着:“自称什么大国手,我看是‘大狗首’,我的耳朵医了三个多月,一点见效都没有,偏冒充什么‘狗首’。”
  颓哥没理他,迳自大声道:“医者断病四诀,望闻问切,这位小哥面色青黄,一看就知道病人膏‘盲’(盲)看样子不知是什么厉害的传染病,这望字就免了,这个闻嘛,兄弟鼻孔有过敏的毛病,也免了吧,现在从问开始,请问兄台‘蹲姓大号’?”
  观众哄堂大笑,这样的问法,使人联想到每天早上看报纸时所做的事来。
  “小生范及……”
  “我当然知道你‘患疾’,如果没患疾病怎的脸色如此难看。”
  “哇噻!小生说过名范及……”
  “哦,是‘过敏烂皮’而已,小事小事,好治好治,大力丸每服三颗,连续服用三万天,保证断根!”
  范及大声道:“哇噻!”在下范及,推已及人的及。”
  “嘎?‘推挤踢人’?”
  颓哥果然很颓,仍搞不清楚是什么及。
  “哇噻!是三元及第的及!”
  “噢!流‘三年鼻涕’,一定是慢性鼻炎……”
  “哇噻!是及时努力的及!”
  “啊?‘急时努力’?那要开夜车罗。”
  范及可没辄了,管他“患疾”也好,“烂皮”也好,实在没那么大的嗓门去争,苦笑一下了事。
  “好吧,你说这么多我还是阿里阿杂的搞不懂,可以不可以告诉我你干的是哪一行生理?”
  “哇噻!生理?初中就读过了,教我们生理卫生的女老师说得不清不楚,所以生理也是一知半解,你问的是……”
  “我是问你那儿得意。”
  “哇噻!得意的事可多啦,比如说……”
  换颓哥没辄啦,只好问最通用的:“你是靠什么吃饭的?”
  “哇噻!噢!你早说得好,干嘛问那么多又转回来,小生是个读书人。”
  “你说什么?你是个‘吐丝人’?爱说笑。”
  锈抖也过来凑上一脚,“你会‘毒死你’,太不可思议了。”
  “哇噻!小生是一个文人!”
  “哦,原来是个‘浑人’。”
  “难怪说话牛头不对马屁股。”
  “哇噻!小生……”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就算你是个‘浑人’吧,你总不能老进游民收容所去白吃白喝吧?”
  “哇噻!小生是出外游学的。”
  “你说什么?原来是个‘修鞋’的?”锈抖抢着问,由于他的耳朵不大灵光,每次总忘不了先问一句:你说什么?久而久之,已经成了他的注册商标了。
  颓哥摇摇头:“搞不过你,你不像是‘修鞋,的。”
  “你说什么?他明明说他是‘修鞋’的。”
  “我说他不是修鞋的!”
  “他是修鞋的!”
  “不是!”“是!”
  两个活宝居然为这事大吵了起来,吵得天花乱坠轰轰烈烈面红耳赤月沫横飞,口水几乎喷了范及一脸。
  观众们都没散去,个个看得傻不拉叽,觉得这种场面比花钱买票看大戏还精彩,大家都舍不得走呢。
  两人吵了半天,总算获得了协议,还是维持各人的意见修鞋的和不修鞋的。
  “修鞋的生意还好吧?”
  “哇噻!小生不是修鞋匠,小生是出来跑天下……”
  “你说什么?原来你是千里马……”
  锈抖的联想力令人绝倒。
  “哇噻!小生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蛋卷酥?万宝路?喝!你真贱,又吃零食又抽烟,没被教官抓到吧?真搞不过你,好厉害!”
  “哇噻!小生是个士子……”
  “你说什么?你吃个柿子就过敏烂皮啦?”
  “哇噻!小生……”范及还能说什么呢?
  这时那手摇白玉捂扇的少年公子哥儿,踱着生硬的方步摇摇摆摆的走上前去作了一揖:“三位大哥请了。”声音圆圆润润腻酥酥,使人听得三万六千毛孔服服贴贴。
  “锈抖,他说你家‘大锅倾了’没得吃啦!”
  “不,他说你家‘大锅倾了’!”
  “不对!他说‘大狗醒了’!”
  “不对……!”
  “下对……!”
  这两个烦是不烦,老是争争吵吵的。
  “两位请听小生一言……”
  “你说什么?你要给我‘一元’?”
  “爱说笑,小生只是想替你们排解……”
  “你说什么?你去过‘北极’?”
  “搞不过你,你是谁的‘拜姐’?”
  “两位请不要装疯卖傻……”
  锈抖两眼一瞪:“你说什么?谁‘折窗换瓦’?”
  颓哥摇摇头:“绝对不是我干的。”
  少年书生气得粉脸通红,杏眼瞪得比锈抖还大:“你们真的气死我了。”
  “你说什么谁又‘争着骑死鹅’?”
  “绝对不是我干的。”
  “你……你们太过份了。”
  锈抖急忙脱下鞋子看鞋底。
  颓哥茫然问道:“你看鞋底干嘛?”
  “他说我过‘踏过粪’了,我看没有嘛。”
  “你‘踏过粪’也不是我干的。”
  少年书生气得猛在锈抖的赤脚上猛跺一脚,锈抖杀猪似为袍着一只脚猛跳猛叫,惹得观众鼓掌叫好不已。
  连小书生自己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露出雪白的贝齿,还有两个圆圆的小酒窝,可爱极了。
  范及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颓哥边笑答道:“这绝对不是我干的。”
  锈抖瘪着苦瓜脸雪雪呼痛,这下子不仅是“相打电”,简直是“脱线”了。
  “咱们别理这两个臭疯子。”小书生朝范及道:“这位有病的兄台,您是叫什么‘赖皮’来着?”
  惨惨惨惨惨惨,越掰越离谱,居然被叫成赖皮。
  范及心想:赖皮就赖皮吧,跑江湖真得须要有点“皮功”,比如说吃亏时要“死皮赖脸”,打架时最好不要伤到“皮毛”,朋友间最好不要撕破“脸皮”,说话间兔不了要“吹牛皮”,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厚脸皮”!死汉怕赖汉,这可是闯江湖的不二法门呢!
  这“皮”的学问可还真不小。
  “走!小妹……的哥哥作东,请你喝两杯,你付账!”小书生说溜了嘴,转得可真快!
  说实在的,小书生长得真俊,红菠菠的脸蛋儿可以迷死城内四五百个姑娘家,有一股顽皮黠慧的风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流露可人的气质,只是脂粉味重了些夕大概是有钱的公子,难免跟着流行擦点男性面霜吧!
  锈抖这回耳朵可尖得很:“你说什么?喝酒?妙极啦等一等,我马上收拾收拾就走,只要有人要花钱请喝酒,我的主义是天塌下来也先让别人顶!”
  “对对对!天大地大食比天大。”颓哥也附和:“有酒有肉先吃先喝,酒醉饭饱吆喝起来才串劲道十足。”
  “你说什么?‘禁道失足’?一定是马路翻修,你没看见禁止通行的警示灯才会……”
  锈抖又“锈抖”了。
  “搞不过你,收东西,别人花钱至‘痛’也,我们喝酒至“快’也,白吃白喝,痛快痛快!”
  颓哥七手八脚的收拾东西,锈抖却跑到场外赶人。
  “酒痛犯子,大事临头大事临头,走开走开,哥哥不在家,今天不卖药,明天没酒喝时大家请早,现在下班啦,虽说银子是我的命,只要有酒喝,我连命都可以不要了。”边说边赶。
  天下居然有这种生意人,吆喝耍了半天卖,几乎磨破了两片唇皮,吼得喉咙里冒烟,好不容易招来了一大堆“没钱捧人肠”的大票观众,结果一文钱都没捞到手就下手赶起客人来了,这是搞什么鬼嘛。
  颓哥忙跳将过去,又是一把扭住锈抖的耳朵:“喂!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赶起人来啦,领知顾客就是咱们的衣食父母
  锈抖每一次像杀猪般的叫起来,边叫边嚷:“各位快走快走,当心咱们‘大沟心’(大国手)替你们‘医死父母’(衣食父母)……”
  颓哥冷不防又在锈抖刚才被小书生跺过的痛脚上:“祸不单行”的加上一脚,锈抖这回叫起来比杀牛更大声。
  颓哥幸灾乐祸的笑道:“这确定是我干的!”
  又惹得人群一阵哄堂,笑声未完突然传来几声惊叫,一个高大的少年正把旁边的观众推得东倒西歪,大踏步向场中抢进来。
  喝!好像是法国艾飞尔塔断了半截以后移到中国来,长得是又黑又高又长又大,偏穿着一袭儒衫,头上歪戴文士帽,手中乌骨鸡精……不,乌骨摺扇长达两尺半,展开来足以遮住半边天,走一步扇一下。”
  扫帚眉铜铃眼,鼻孔像风霜,澎恰恰也自叹不如,说话像打雷,没半点读书人的样了,偏喜欢冒充斯文。
  “兀那汉子,俺大生正看得‘心灰怒放’好不高兴,你怎么可以‘半途废了手脚’(半途而废),俺大生给你银子,你们再票上一段给俺瞧瞧。”
  这倒好,竟把摆摊卖药的说成了唱戏的,话中一片。‘浑”味,还摇头晃脑一派酸气冲天,实在不伦不类。
  锈抖脚疼还没溯,又挺身而出瞪了半截塔一眼:“老子今天不要银子,要喝老酒,今天命日全部结束,明天同一时间再会。”
  半截塔一瞪铜铃眼:“俺大生看得正爽,你们怎么可以跟着流行‘罢工’?俺今夫非再看一段不可!”
  “你说什么乌话,你给我听着!”锈抖一手叉腰,一手伸出食指,本来是要指半截塔鼻尖的,可是伸长了手臂、再加上踞起了脚尖,也只能点到半截塔的下巴:“老子说不卖就不卖,你却又待怎的?”
  半截塔又翻起铜铃眼,声音像火车过山洞:“兀那臭小子,儒大生可是个‘抬死人’,呃,不不,是个‘毒死人’,俺说要瞧就要瞧,你又待怎的?”
  锈抖擦去额上被喷的唾沫:“你说话就说话,别老拿‘血口喷人’,别瞧你像个冬瓜就可以欺负入!”
  “俺大哥还没成婚,到今天还是幼齿的,怎么会‘骑妇人’?”
  小书生脸一红:“大黑鬼,你的话好脏。”
  “俺大王幼读‘撕书’,当然出口成‘章’。”
  “你说你是‘大生’?”
  “你小子一下点大,比俺大生小了两三号自称是小生,俺大生比你大不了不只两三号,不叫大生叫什么生?”
  原来半截塔果然是“浑人”。
  小书生笑弯了腰。
  “照你这样说来,商人该叫‘伤生’,农人叫‘脓生’补胎的是‘胎生’,卖蛋的是‘卵生’,畜牧的叫‘畜生’……咯咯咯……”话说未完已经咯咯的笑了出声,人长得俊,笑声也清脆好听。
  半截塔仍然是一本正经:“俺大生管不了别人叫什么生,俺大生看他们耍嘴皮子看得正有真来电,怎么耍到一半就要‘去了’?”
  锈抖怒道:“呸!呸!呸!童言无忌,你才要去了。”
  “你们又没请俺喝酒,俺干嘛要去?”
  锈抖拿他莫法度:“该死的,你好像吃定我了。”
  半截塔仍然一本正经:“有人要请你喝酒,是你吃定了人家,怎么说俺吃定了你?”
  这些活宝,一个比一个难缠。
  锈抖火冒三千丈,扯起嗓门大声吼,好像要跟半截塔比谁的嗓门粗:“老子不做生意又不犯法,你他爹他娘的瞎歪缠,惹毛了老子,叫你来时是黑个大生,去时变成了‘瘟生’!”
  半截塔或许听不懂啥子叫“瘟生”,但听锈抖拉开了嗓门啼哩哗啦暴跳如雷的样子,大概也说不出什么好词儿,扫帚眉一竖,也粗起喉咙大吼:“死那王八羔子,俺大生要不是啃了几年‘生鲜酥’(圣贤书),早一拳打破你这王八羔子天灵盖上的“一头皮!”
  照这话听来,半截塔大概不是个凶恶的人。
  “你讥什么?凭怀也配!”锈抖刘薄的道:“瞧你披这身儒衫,简直是侮辱斯文,城隍庙里的七爷八爷穿起来也比你多几分书卷气,你呀,你穿起来就像是狗穿衣服,外表人模人样,终究还是一只畜牲。”
  这句话鸟得太重了,锈抖有时很“相打电”。
  半截塔怒发冲冠,将二尺半的大招扇往背后一插,一声怪叫赤手空拳火杂杂的冲上,钵大的拳头像支大铁锤,劲风排空而至火候十足。
  诱抖也一声虎吼,身形不退反进,上盘手崩开大拳头,左手拳“黑虎偷心”朝前轰出,这一拳本来要打胸坎的,但由于身材悬殊,只能打到腹部而已。
  谁知半截塔是张飞卖针线粗中有细,上面的一拳竟是虚招,粗如象腿的大脚猛的一跺,锈抖又杀诸似的叫了起来,抱着第三次被跺的脚跳起阿哥哥。
  作为锈抖的脚板儿可真倒媚,有事没事总挨跺。
  颓哥在旁幸灾乐祸:“这绝对不是我干的。”
  “兀那小子也别闲着,俺大王不打就不打,要打就打个又痛又快,你也上来挨几下吧!”伸只婴几手臂粗的食指朝颓哥勾勾。
  “黑大个儿,你找我,没错吧?”
  “兀那小子,当然没错,俺大王不找你谁?”
  “我又没惹你,你干嘛找我?真搞不过你。”
  “俺大生就是要找你,也看瘪了你。”
  颓哥本来就颓颓,哪受得了撩拨?
  身形一起如大鸟凌空般的扑向半截塔,一阵劈哩叭啦,两个人拳来脚往的大打出手。
  拳掌着肉之声此起彼落,渐渐打出真火来了。
  半截塔浑身金钟罩铁布衫,横练气功十分了得,拳头打在他身上的蚊子叮牛角,无关痛痒。
  颓哥拼命在他身上捶了二三十拳,仍然若无其事的挥着铁钵大的拳头招招进逼。
  颓哥看起来颓头颓面,其实身形滑溜极了,绕着半截塔滴,溜溜转,半截塔的拳头老在他身前身后空处乱挥。
  这是一场激烈但不精彩的打斗。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