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活宝小淘气》

第九章 刀脸豆腐心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这是一个感人的场面。
  异姓兄弟竟然如此义薄云天,实在令人感动,谁说绿林之中无好汉?
  看得茅大有含愧低头不语。
  看得厉宕怒火中烧。
  看得石健、麻雄喟然而叹!
  厉宕却很生气:“这些混蛋臭鸡蛋王八蛋坐飞机丢炸弹,竟没让本少爷揍得痛快就跳楼大拍卖,真扫兴!”
  茅大有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麻雄忙劝厉宕:“少堡主不要生气,这三个家伙不够少堡主当宵夜,何必生他们的气?”
  接着又朝茅大有道:“茅兄既然已经吃下了药丸,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不要学那些绿林亡命一般见识,一只活蚂蚁总比一头死狮子强,只要茅兄不生二心,兄弟保证解毒之药必可按时奉上,请茅兄放心。”
  厉宕也道:“不错,雄叔说得对,待本堡主雄霸中原一统江湖后,必一次替你解毒‘一了百了’永无痛苦。”
  厉宕用词不当,使茅大有又吓了一跳。
  还好麻雄忙解释:“少堡主的意思是说,等我们大事成功后,一次解去你的毒,共同享受豪霸的生活。”
  麻雄虽然解释得很清楚,茅大有仍心中凛凛,但是已经上了贼船,要脱身是比登天还难了。
  茅大有心中七上八下,却不敢稍露神色。
  厉宕回头朝石健道:“健叔,打了一场好架,肚子都杀饿了,天下一大笑,有没有什么吃的,时候也不早了,赶快填好五脏庙,调息一下体力,本少爷要去索罗门探险寻宝,没有体力要是碰上公主,要抱都抱不回来呢!”
  麻雄憋住笑转过身去,石健则忙着拿出于粮肉脯之类的食物,大家分别吃了,就地运功调息。
  这一战,祁连山寨固然全军覆没,卧虎山庄也除了名,剑堡也没占多少便宜,可以说是三败俱伤。
  一百多具断腿缺臂的死尸,就是竞争的代价。
  月影悄悄的爬上山头,银色的光辉,照在雪白的雪地上,如同粉妆玉琢,发出灿烂的银彩。
  月光同时也照在遍地的尸体、四处的血迹上,显得凄凉、阴森、恐怖。
  这是一个很不调和的画面。
  厉宕功力最高,首先行功完毕站起,抖落几朵雪花。
  石健、麻雄、茅大有等人依次调息完毕,除了受重伤的丧门神外,其他的人都已经恢复了八成的功力。
  茅大有临时想起了一件事,忙向厉宕邀功:“禀少堡主,属下初来之时,曾听到下面似乎有人类的叱喝声,不知道是否有人先进去,请少堡主……”
  想不到茅大有这一记马屁拍到了马腿,厉宕一巴掌,劈面把茅大有打得连退四五步,手抚发烫的脸颊发怔。
  厉宕破口就骂:“天下一大笑,有这等大事竟不早说,真是‘没有蜘蛛’的臭蠢才!臭茅坑!”
  茅大有颇感委屈,敢怒而不敢言。
  厉宕忙向麻雄石健道:“雄叔、健叔,‘事不迟疑’快快准备本少爷探险。”颇有兴高采烈的味道。
  麻雄忙招呼剑堡剩下的几名剑士及茅大有等人,作了一番准备:“少堡主请安心下去取宝,石兄弟随去唯,我跟茅兄留此警戒,视情况以啸声连络,少堡主不可贪功犯险,石兄弟你责任重大,千万小心。”
  厉宕十分兴奋:“雄叔,放心好了,这次本少爷要是能够得到全部内丹之助,江湖第一高手非我莫属,雄叔健叔都是第一功,可以封为一字并肩王。”
  “好了,少堡主,你又不是皇帝,快去吧!”
  厉宕朝石健一招手,便待沿绳下崖。
  这些天真的家伙,对宝物一知半解,如果真让厉宕服食了全部的火螭虬内丹,不但成不了武林第一高手,反而会使厉宕筋脉寸断,内火焚身,骨酥如粉而亡。
  厉宕刚走到崖边,口中还自言自语:“天下一大笑,本少爷也会有成为第一高手的机会,真是天下一大笑。”
  蓦地一声巨喝:“且慢!”
  声如晴空焦雷,同时一股劲风朝厉宕卷到。
  厉宕闻声知警,因为太接近绝崖边,不得已先挫步退身,避免失足掉下绝崖,这样一来,失去下崖的机会。
  崖边正站着一个身材不高白发盈盈面蒙白纱巾的老人,白发如银,一身破葛衫空前绝后,火眼金睛骨碌碌的转。
  妙的是,爪中也有一只小了好几号的红漆酒葫芦。
  这一人一猿居然有几分像,真是什么样的人玩什么样的鸟。
  这个老酒鬼,正是二三十年前名动武林的。‘诗酒秀士”楚逸,也是满口阿拉老夫的老酒鬼,和他那守山灵猿小白。
  老酒鬼的装束也真够妙,白纱蒙面却在嘴部开了个洞,大概是为了喝酒方便吧!
  厉宕怔了怔,心中暗道:“天下一大笑,今天敢情是撞到邪了?哪来这么多的武林人物齐集在这人迹不到的荒山野岭来了?
  他可没想到面前的这个老酒鬼已在这谷底住了十几年啦!
  厉宕天下第一高手的美梦,老让别人给阻挠,不禁火气又冒了。
  这件事剑堡在几个月前就准备了,也派了不少人来监视,心想这亘古以来从不见人踪的高峰和深不见底的绝崖,不可能有人,有别人存在。
  杀一头龙不像龙,蛇不像蛇的杂种,凭厉宕的身手,还不是易如反掌?
  想不到后来卧虎山庄的人到了,祁连山寨的人也到了,而且联手起来,增加了不少的麻烦,而自己派出去求救兵,到现在还没半点消息。
  好不容易牺牲了整个黑衣剑队才换得一点惨胜,正想一圆天下第一高手的美梦,想不到又横生枝节,越想越火大,越想越“堵烂”,脾气更大了。
  不过,他对这个老酒鬼好像蛮投缘的,上前端详老酒鬼几眼,问出了很好笑的话:“你这条毛虫是谁?”
  老酒鬼须发如蓬,满脸都是毛,竟被叫成毛虫,不禁啼笑皆非:“你说阿拉老夫是毛虫?”
  厉宕指着茅大有道:“他是茅坑,你是毛虫,你们都姓茅(毛),你比较老你是他的头儿吗?”
  面对这么一个楞小子,真拿他莫法度。
  “阿拉老夫……”
  “你别说话,本少爷看你挺好玩的,你只要在边上看着,不要妨碍本少爷办事,本少爷等一下带一件宝物给你玩,你要乖哦!”
  老酒鬼这个瘪吃大了,活到七老八十居然让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子叫“要乖哦”,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更好笑的是厉宕的下一句:“你只要乖,本少爷回去叫奶妈的奶也给你吃。”真令人绝倒。
  “对不起,少堡主,你看阿拉老夫顺眼,阿拉老夫看你却不怎么样,你要下崖,得闯过阿拉老夫这一关。”
  “天下一大笑,老毛虫,不要顽皮了,你可知道本少爷是什么人吗?”
  老酒鬼笑道:“阿拉老夫当然知道,你们是武林第一堡剑堡的人。”
  厉宕面有些得意:“老毛虫,你既然知道剑堡的大名,就不要阻碍本少爷办事,活到你这么老,也真不容易。”
  老酒鬼几乎要上吊:“阿拉老夫活得如何倒不必少堡主挂心,阿拉老夫活得很好,再活个七八十年都容易。”
  “不过,我说老毛虫,你如果还想活长久些,最好闪开点,本少爷出手不知轻重,万一伤了你,你可爱、美丽、青春的日子,就只能到今天为止,本少爷还想跟你玩捉迷藏呢!”
  他竟把老酒鬼蒙面的事当成捉迷藏玩哩!
  老酒鬼摇摇头:“慢来慢来,阿拉老夫也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亮丽的生命,因为阿拉老夫也想追随少堡主打天下,说不定弄个一方豪霸当当,强似在这荒山野地喝西北风,才不在人生一场哪!”
  老酒鬼半真半假,把厉宕唬得一愣一愣的。
  厉宕大为高兴,忙道:“好极了,天下一大笑,如果本少爷能称霸江湖,一定封你为……封你为……”
  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职位,厉宕道:“封你为太监!”
  老酒鬼几乎打跌。
  麻雄眼看越说越不像话,忙插嘴,“少堡主,时间不早,别再尽扯了,赶快下去取宝要紧。”
  “对对,天下一大笑,本少爷几乎忘了,老毛虫,哦,不不,未来的太监,你先退开一旁,等本少爷办成了这事儿,就陪你见我奶娘去。”
  面对这种傻不楞瞪的小子,老酒鬼还真没辙。
  “阿拉老夫说过,要下崖也得过了阿拉老夫这一关,这一关你要是闯得过,才有资格封阿拉老夫做大监!”
  “天下一大笑,原来你是在考本少爷的功夫啊!好极了,你注意了,别让本少爷伤着了你。”
  老酒鬼笑笑道:“凭你还伤不了阿拉老夫。”
  “真的、你的个性越来越投本少爷的脾气了,本少爷铁定封你当太监头儿。”
  “厉少堡主,阿拉老夫不会当你的太监,要当你自己去当,阿拉老夫只是不能让你下崖取宝。”
  “这又为什么?你不当太监本少爷可以改封你做宫女或贵妃什么的,你何必让本少爷‘不下去’?”
  老酒鬼又几乎要昏倒,当太监好歹还是半个男人,现在居然要他当贵妃,荒天下第一大的唐!
  麻雄眼看厉宕直吩叨不停,忙上前道:“这位老丈,本堡取宝的行动势在必行,而且兹事体大,请老丈让过一旁,如要投效本堡,等取宝行动完成后……”
  “你懂个屁!”老酒鬼的口头禅出口了:“阿拉老夫是个酒鬼,生平只爱喝老酒,‘自古生鲜皆煮肉,唯有银子最分明’,才不会想当什么劳什子一方之霸。”
  “那……老丈意欲何为?”
  “告诉你,这崖下半山壁山洞中,确实有奇材异宝,天材地宝本为无主之物,人人皆可得到,阿拉老夫也不稀罕,但是另有人须要用到它……”
  “天下一大笑,本少爷也须要用到它。”
  “你懂个屁!这种上古宝物,唯有德者居之,剑堡在江湖上是出名的阴毒兼狠辣,比绿林盗匪更为凶残,不过一群败类而已,这宝物任何人都有资格去争取,就是你们剑堡的人不够格。”
  麻雄脸色变了:“你到底是谁?拿下你的遮羞巾来,:你这样批评剑堡,将会付出很惨痛的代价!”
  老酒鬼冷笑道:“你懂个屁!阿拉老夫的话也许不怎么中听,但却中事实,就算你们能够得到,也必将无福消受,听阿拉老夫相劝,还是打消贪念,多为苍生设想广种福田,少生非份之想,以免报应临头。”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阿拉老夫是什么人并不打紧,只希望你们回头是岸,以免身败名裂,后悔就来不及了。”
  老酒鬼破例正正经经的说了一大堆话,苦口婆心,劝不回迷途浪子,暮鼓晨钟,点不醒醉生梦死。
  麻雄大喝一声:“少堡主,动手!”当先朝老酒鬼扑去,一抖手七招连环。
  厉宕摇摇头:“老毛虫,是你自己不想当大监,本少爷也没办法,本少爷有心饶过你,你自己偏偏多嘴多舌,这下雄叔动手了,你这老毛虫的毛非被反得精光不可。”
  谁知事情出乎厉宕意料之外,麻雄冲出去很快,退回来更快,老酒鬼硬接了一掌,竟把麻雄打得飞退,脸色一阵青白。
  “天下一大笑,你这老毛虫原来‘伸长补漏’(深藏不露)啊!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打本少爷的雄叔,你该死!”
  说完长剑立刻出鞘,杀气盈庭,这个人真是说变就变。
  老酒鬼仰头喝了口酒,呵呵大笑道:“阿拉老夫好话说尽,你们仍然执迷不悟,阿拉老夫……”
  “天下一大笑,本少爷为何要听你的?你这老杀才,本少爷三招要你的命!”
  “呵呵!阿拉老夫昔年横行江湖五湖四海三江,盛名所至宵小为之丧胆,没见过你这狂妄小子,来来来,阿拉老夫十多年没跟人家拼命了,你们就一起上,陪阿拉老夫松松筋骨,让阿拉老夫暖暖身吧!”
  老酒鬼突然双掌同出,右攻厉宕左袭麻雄,一招两式,展开主动攻击,掌如奔雷。
  厉宕功运右臂,猛一振剑呛然有声,掌风如被剖开,但觉握剑右腕微微发麻,不禁大为吃惊。
  麻雄刚才虽小吃了苦头,但欺老酒鬼分袭两人力道可能不足,沉喝一声双掌同出硬接,轰然声中雪花四溅,蹬蹬蹬又连退好几步,气血翻腾,比刚才吃的苦头更大。
  石健冷眼旁观,衡量了一下局势。
  这个蒙面的老头武功出奇的高,厉宕也不是敌手。
  自己与麻雄二人联手都未必斗得过。
  目下只有集全部的力量逼退蒙面老头,让厉宕犯自去取宝了,这不过在石健一念之间决定的。
  石健目光朝麻雄扫了一眼,麻雄也正瞧过来,这两人并肩闯江湖久了,彼此已早有默契,同时大喝一声,奋身猛扑老酒鬼,口中还大声招呼:“大家并肩上,少堡主仍下去取宝。”
  蹲坐在老酒鬼肩上的小白猿;突然吱的一声,像一支银白色的箭,只见白影一闪,双爪已抓向石健面门。
  石健哪会想到一只不起眼的猴子竟有如此身手?还没看清扑来的是什么玩意,但觉得劲风扑面,本能偏头出招,连挡带躲,谁知竟挡了个空。
  小白极为滑溜,爪长又快,石健只觉得头皮微麻,竟被小白一把抓去了发箍,一头乱发,已像茅草般披散。
  一招之下,在一只小猴儿的手中弄得灰头土脸,这在石健来说,恐怕是大姑娘上花轿—
  —破题儿第一遭。
  这可把一向冷傲沉稳的石健气得脸色铁青,口中发出怒啸,追着小白乱打起来。
  小白十分滑溜,老在石健脚下乱窜,还不住的拉拉裤管,撕撕下罢,捏捏屁股,气得石健哇啦哇啦饯叫,反而影响了手脚,更加手忙脚乱起来。
  麻雄招呼了茅大有及“九杀邪神”、“丧门神”一起围攻老酒鬼,以四敌一,居然占不到上风。
  一来固是大家疲累未复,二来“丧门神”重伤未愈,三来卧虎山庄的人心怀不服未尽全力,在这种情况下,更难抵挡老酒鬼雄浑的招式。
  厉宕眼看又没机会下崖,气得几乎吐血,激起了残忍的劣根性,一声暴叱,不管三七二十一挥剑冲入战圈。
  厉宕一加入,老酒鬼可支持不住了,慢慢一步一步后退,让开了垂下长索的崖口。
  厉宕边打边叫:“雄叔下崖,本少爷要劈了这老毛虫、老太监,茅坑,加把劲,雄叔,快!”
  老酒鬼武功虽高,既要面对厉宕强而有力的攻势,又要应付其他三人的攻击,旁边还有几个残存的黑衣剑士呐喊助威扰乱心神,倒也极为吃力。
  麻雄得空抽身退开,立即一步跳向崖口准备下崖。
  突然。又是一条人影无声无息飘落,阻在麻雄面前。
  剑堡夺宝行动真是多灾多难。
  麻难眼见又有人阻挡,不禁怒火中烧,正想破口大骂,可是一见来人,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低声惊呼:‘飞天神魔’!”
  来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老人,年纪也在六旬以上,头发灰白相间,颔下五绺长须已花,但身形伟岸,老眼依旧精光四射,令人不敢仰视。
  这个人也是江湖新兴势力之一,陕南秦岭“飞天魔堡”堡主,江湖人称“飞天神魔”戴天仇。
  飞天魔堡与剑堡几乎同时间崛起,武功独树一帜,精干凌空搏击,能够脚不沾地一口气攻上数十招,惜力使力回转飞翔如大鹏凌空,令人防不胜防。
  堡主“飞天神魔”戴天仇,不仅轻身功夫独步天下,一身武学更是睥睨群伦,立堡江湖十年,从未遇上敌手。
  秦岭魔堡之中,更是高手如云,声誉虽不如剑堡响亮,但实力比当今各门派雄厚得多是毫无疑问的。
  魔堡中人行事,从来不计较毁誉,有时绿林黑道被整得叫苦连天,有时白道侠义的人,也会被修理得焦头烂额鬼叫不已。
  虽有不少人对魔堡咬牙切齿恨之入恨,可是谁也动不了魔堡一根寒毛。
  有人就认为,将来江湖霸主不是剑堡必是魔堡。
  这个人麻雄得罪不起。
  莫说麻雄,就是剑堡堡主“惊夭秘剑”厉卓要掂,也得挑个黄道吉日呢!
  麻雄拱拱手,摆出了笑脸来:“原来是戴堡主,久见久见,戴堡主不在魔堡纳福,是路过此地吧?”
  戴天仇负手做立,正眼也不瞧一下。
  麻雄尴他的打了个哈哈:“什么风把堡主吹来的?”
  戴天仇冷冷道:“什么风?东南北风,刚好打了一圈,老夫换位子来了,怎么样?”
  哈!又是一个妙人。
  麻雄干笑道:“堡主说笑了,是路过此地吧?”
  “路过?哈哈!怪事年年有,这乌龟不拉屎的地方老夫有事没事来路过?”
  “堡主说得是,那堡主此来是……”
  “哈!怪事年年有,居然问老夫来此何为?”
  “堡主,兄弟是……”
  “呸!谁跟你是兄弟?怪事年年有,竟然有这么不知身分的人。”
  “堡主,话不能这么说,你说我不知身分,兄弟可以把‘身分证’借你看,你瞧,籍贯、学历清清楚楚,身家情白又没前科……”
  “住口!怪事年年有,你该不是在剑堡混不下去,想要到我魔堡找份差事吧?也好,剑堡的清洁工昨天退休了,你可以顶他的缺,专清全堡的茅坑,臭是臭了一点,‘黄金’可不算少。”
  “堡主说笑了,难道堡主也是为宝物而来?”
  “老夫若不是为了宝物,难道是因为你们三缺一叫老夫来凑一脚的?怪事年年有,居然问这种笨问题。”
  麻雄微一犹豫,咬了咬牙道:“好,堡主既也是为宝而来,请与敝堡同心协力,除了那蒙面老儿,共同去取室,得手后二一添作五……”
  “居然会有这等便宜事,老夫只要袖手旁观就可以得到一半的宝物?”
  “不错。”
  “你能做主?”
  “这……麻某尚可做一半的主。”
  “自己放铣居然只能做一半的主?要是另一半不能答应呢?没那么便宜的事。”
  “剑堡大事或由不得麻某,但此行承堡主交代可以全权处理,所以麻某说话算数。”麻雄咬咬牙,硬撑下来。
  “老夫是说要老夫闪开一边没那么便宜的事。”
  搞了半天,麻雄被耍了一道。
  “堡主的意思……”
  “老夫的意思没什么意思。”废话连篇。
  “戴堡主是嫌一半还不够?”
  “哈哈!,麻雄,你别把老夫当成三岁孩童,剑堡的大小事都轮不到你作主,再说崖下山洞中的宝物,就像那位蒙面老兄所说,任何人都可以得到,就是你们剑堡的人不够资格!”
  麻雄脸色一变:“戴堡主,你是架定梁子了?”
  “怪事年年有,谁是‘茄绽娘子’?”
  “堡主要是与剑堡为敌了?”
  “你要怎么说都可以,老夫并不在乎,只问你谁是‘茄绽娘子’?”
  麻雄脸色由白转青:“戴堡主不要装傻,你可知道与剑堡作对的后果?”
  “什么后果?后果不是三家烤肉一家香就是一家烤肉三家香,剑堡的牌楼又压不死人。”
  “戴堡主……”
  “废话少说,你要下去取宝,就凭手中艺业闯过去,否则兔开臭口!”
  “你……”
  “我怎么样,老夫行走江湖,行事但凭喜恶,口碑不算很好,老夫认了,但要是比起剑堡来,老夫却不只比你们高上一品,至少老夫不会诡计多端心狠手辣,更不会杀人放火巧取豪夺,也不会以毒来控制江湖同道……”
  “骂得好!”麻雄眼都红了:“你是骂得痛快淋漓,骂得非常痛快,戴天仇,你将会为这些狂言付出惨痛的代价,也许会赔掉一个魔堡!”
  黑暗中,一摇三摆走出一个身穿儒服,身材瘦如竹竿的老者,眼眶深陷两腮无肉,大八宇疏眉,鹰钩鼻老鼠眼,厮下鼠须寥寥无几,偏又捋个下停。
  麻雄连忙上前躬身行札:“属下见过总管!”
  瘦竹竿大刺刺一挥手:“免礼!”
  “老夫道是谁胆又大气又粗,原来是剑堡坐第三把交椅的大总管亲临,幸会!幸会!”
  “好说好说,戴堡主魔堡雄踞秦岭,天下人无不景仰,寥某不过剑堡无名三流小卒怎当得起堡主抬举。”
  “哈哈!怪事年年有,剑堡大总管‘阴鼠’廖竹也自称三流人物,看来老夫只高你一级是二流人物了。”
  “好说好说,戴堡主武功独树一帜,做事率性而为,贵堡内外总管都姓刘,‘二刘’人物当之无愧也!”
  “你‘阴鼠’廖竹出身贺兰山‘阴尸魔君’门下,昔年‘阴尸魔君’率领门下五大弟子贲临中原,把中原武林弄得鸡飞狗跳,但‘阴尸魔君’虽练的是旁门左道功夫,为人尚不失正派,受‘三留大师’度化,长年隐居贺兰山,足迹再也不履中原。
  想不到你竟抗着‘阴尸魔君’的招牌重现江湖,要让‘三留大师’重新超渡一次,阁下也不愧‘三留,人物也。”
  “好说好说,廖某人师门的糗事你倒如数家珍,但廖某人的‘阴尸白骨神功’比当年‘阴尸魔君’祖师更为精纯,莫说今日‘三留和尚’已留不住自己,就是那老秃驴再世,也奈何不了廖某人。”
  “哈哈!你廖竹是个什么样的人戴某心中明白,‘阴尸白骨功’夹着尸毒,如无你的独门解药;一时半刻间化为白骨一堆,武林中敢拔你老鼠须的人不多,更兼你一肚子坏水,神憎鬼厌人人害怕,可惜你今天碰上的是老夫,就由不得你放肆了。”
  “好说好说,廖某一身鸡零狗碎全叫你给叫出来了,不过功夫还是得比划比划才知输赢,廖某倒要掂掂你这魔堡堡主的份量。”
  “哈哈!怪事年年有,亏得你癞蛤蟆打呵欠口气不小。”
  “好说好说,戴堡主誉满武林,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真是屎彀郎打呵欠怎么能张开那张臭嘴!”
  两人一个怪事年年有,一个好说好说针锋相对。
  “哈哈!怪事年年有,想不到廖总管人是三流,口才却是一流的,剑堡今天能雄锯武林,廖总管连筹帷幄功劳不小,难怪屎彀郎戴花臭美起来啦!”
  廖竹仍然阴声阴气:“哼哼!好说好说,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廖某别的没学好,这料敌机先决胜千里的本事,敢夸土地公放屁有些神气!”
  “怪事年年有,说你胖你倒喘起来啦!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真是麻雀站在门楼上
  鸟不大,架子倒不小。”
  “好说好说,诸葛亮号称天下第一军师,刘伯温是天下第二军师,我廖竹自夸天下第三军师,剑堡所有之计谋皆出于廖某智慧,是不是吹牛,瞎子吃汤圆你我心中有数。”
  “怪事年年有,戴某倒是觉得你是阎王出告示鬼话连篇。”
  “好说好说,剑堡敢在戴堡主面前叫出字号,就没把魔堡主放在眼下,戴堡主轻看了剑堡的言语,廖某人是寒天食冰水点滴记在心。”
  “怪事年年有,今天咱们可是对上了,老夫是张飞卖刺人硬货也扎手,总管以为如何?”
  “好说好说,廖某倒是觉得戴堡主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怪事年年有,老夫发觉跟你说话是赶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好说好说,是你自己在茅坑里撑竿跳过粪(份)了些。”
  “怪事年年有,魔堡主可不怕你剑堡长短脚走路举足轻重。”
  “好说好说,别忘了乌龟头上一个包烦恼皆因强出头。”
  “哈哈!怪事年年有,是你廖总管双睛掉落地目中无仁(人)啊!”
  两人手都没动,先来一段俏皮话儿暖身,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真是土地堂后头一个洞—
  —庙(妙)透了。
  “好说好说,戴堡主一直不能相让,看来是已经吞下秤陀铁了心啦?”
  “哈哈!怪事年年有,老夫要是没有三分三又岂敢上梁山?廖总管要是心中发虚,可以立刻率人滚蛋,要老夫让路是四两棉花免弹(谈)!”
  “好说好说,时辰浪费不少,廖某不想斗口,本想邀戴堡主携手合作共创江湖霸业;看来是麻绳串豆腐甭提啦!”
  戴天仇抚掌称快,大笑道:“怪事年年有,廖总管是神行大保放急屁快人快语。不过你依然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但不知廖总管手底下是否也跟口才一样便捷,老夫等着拜领高招。”
  廖竹冷笑道:“大概不会叫堡主失望。”
  “哼!凭你廖竹在江湖上算不下一号人物,你什么都头上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就只这名字还不错。”
  “好说好说,老夫读书不少,廖竹两个字的笔划不错,算命先生说我会红。”
  “怪事年年有,老夫管你屁股红不红,老夫是说你这个竹字取得不错。”
  “好说好说,多谢夸奖,竹子清高有节……”
  “老夫念首诗给你听,真是廖总管的写照:
  竹是伪君子,
  外坚中却空,
  根细善钻穴,
  腰柔惯鞠躬。
  成群能蔽日,
  独立不禁风,
  廖竹亦爱此,
  声气料相同。
  哈哈!怪事年年有,真是巧极了,妙极了……来得好!你果然阴险!”
  原来“阴鼠”廖竹;趁着戴天仇滔滔不绝疏于防范的时候,猝然发动攻击。
  果然不愧“阴鼠”之名,一声不出手就是绝学“阴尸白骨掌”,掌风中带有浓烈的腐尸气味,令人闻之脑门发炸,胸中如中巨许张口欲呕。
  廖竹这一手,不知埋葬了多少武林成名高手,都是在这种旅客无防备的情况下,丧命在“阴尸白骨掌”中。
  戴天仇对他的习性早已洞察,岂会无防?
  身形微动间竟如鬼魅般蓦尔失踪,眨眼间出现在廖竹左侧方,快得不可思议,一掌朝廖竹发出。
  廖竹嘿然冷笑,身形微转,招发“回风拂柳”硬将力道扭转,仍向戴天仇袭到。
  双方掌力接触,发出沉雷似的闷响,气流呼啸四窜,地上雪花激射,连麻雀都站不住脚,连退数步。
  戴天仇屹立原地纹风未动,脚下雪花没根。
  廖竹身形不稳,斜飘五尺以外,落地再退三步,双脚在雪地上划出两道履痕,呼吸一阵紧。
  一照面优劣立判,显然戴天仇高出不只一筹。
  魔堡堡主果然名不虚传。
  廖竹咬牙道:“堡主果然是黑坛子装酱油看不出来!”
  戴天仇意态轻松:“哈哈!怪事年年有,戴某要不给你们几分颜色瞧瞧,你们可就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了。”
  “好说好说,廖某依然不信你麻雀拜孔圣人有什么鸟学。”
  “怪事年年有,凭你廖竹,不是戴某小看你,你是坐井观天不够看的。”
  廖竹大吼一声,集四五十年精修的“阴尸白骨功”,霎那间连劈带打共发一十六掌。
  风声呼啸掌影漫天,腐户气味令人作呕。
  戴天仇身形飘忽,摒息在掌风中游走穿梭,二十招后即取得了绝对的优势,逼得廖竹掌风反窜,反而自己要提防“阴尸白骨毒”了。
  廖竹越打越吃力,越打越心惊。
  戴天仇的魔堡雄立江湖十年,胆敢去讨野火的人个个灰头土脸,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以戴天仇的武功,就算剑堡堡主厉卓亲临,没有千招以上也难分胜负,这老儿果然十分了得。
  廖竹全力应付,仍无法挽回颓势,三十招以后,已无还手之力,只能见招拆招见式破式,勉强自保,沁禁焦躁不已。
  见麻雄竟然还呆在一旁发楞,心头更是冒火,边打边骂:“麻雄,你是死人啊!‘决帮老夫解决这老小子好办正事,你还发什么大头楞?”
  麻雄如梦初醒,其实麻雄不是这么笨的,他是因为惧怕廖竹的尸毒而不敢上前助阵,听到廖竹招呼又不敢不听,勉勉强强上前夹击,免不了碍手碍脚。
  戴天仇力战二人,仍游刃有余,还不时“怪事年年有”的发话讽刺,直教廖竹气炸了肺。
  石健仍然单挑小白,披头散发手忙脚乱,一身衣服早被小白撕得像蓑衣一般,几达难以蔽体的程度。
  以堂堂一名武林高手,竟让一只猴子弄得不亦乐乎,传言开去,石健也不用混了。
  老酒鬼以一敌四,也不见得轻松,忙得团团转。
  大战如火如茶的进行着。
  三路人马打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这场打斗,恐怕不是短时间能够结束的了。
  在半山崖中的纪凡,也到了吃紧的关头。
  在纪凡的想象中,火螭虬不过是会喷火的兽类而已。
  打猎他可是很在行的,獐啦!鹿啦狼啦!他打过不少,像犀牛、雪熊等较大的野兽,他也不在乎,甚至他还斗过独角雪蛟呢!
  他很放心笃定的,可以说是大刺刺的朝洞深处走去,一入洞越深,越觉得满不是那么回事,洞中温度极高,高得令人窒息,令人昏头眼花汗出如藩。
  要不是有玄冰真气护体,恐怕在一时三刻之间,整个人都会变成蒙古烤肉!
  山洞深不见底,热雾蒸腾,视线难及五步。
  入洞越深温度就越高,纪凡收起大意之心,“小心大意”的步步为营,不敢稍存懈怠。
  脚下轻如棉絮,三四十丈的距离,倒花了他近半个时辰。
  终于,他看见了火螭虬的真面目。
  只见它遍体赤红,隐约有暗紫色的毫光,鳞片细密得很难分辨,却又油光水亮,头部似龙非龙似蛇非蛇,介乎两者之间,巨目如铃,头顶正中央独角森然,长达三尺以上,撩牙如锯外露。
  体长在五丈以上,粗如圆桌,四足竟有合抱大小,爪长近尺,尖锐而有力,像人臂般粗的红信吞吐不已。
  纪凡几乎吓呆了,这跟古书上所记载的远古恐龙几乎一样,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怪物?
  这正合了戴天仇的口头禅怪事年年有,若非亲眼目睹,其谁能信?
  纪凡呆了半晌,尽量小心移动,避免发出任何声息,悄悄的朝前移动。
  但火螭虬似有所觉,巨目倏瞪纪凡隐身之处,血盆大口一张,一股浓烟夹着火焰和腥臭之气、朝纪凡隐身处喷到。
  纪凡大吃好几惊,暗道:“哇噻!这怪东西好灵敏的感觉,居然瞒它不过,这就不太好玩了。”
  想归想,手脚可不敢怠慢,一声长啸,含光屠龙剑出鞘,运起十二成玄冰真气,浑身像发出丝冷流,闪身避过火螭虬的毒焰,“饕饕剑诀”第三招“银箸似箭”出手、猛刺火螭虬双目。
  火螭虬身形虽极为庞大,举动却十分灵活,巨首微摆已处更过,一提前爪,连人带剑一把盖下。
  纪凡大喝一声,含光屠龙剑以十成功力猛挥,“铮”的一声,纪凡连人带剑飞退,碰然一声撞上了山壁,疼得他毗牙裂嘴。
  火螭虬大概也没讨到好处,挥舞着接剑的脚爪怒嗥连连,似乎痛极了,在爪剑接触之处,有道轻微的剑痕。
  纪凡暗道:“哇噻!我的妈呀!真厉害!”
  含光屠龙剑既是上古神兵,又兼有克火的特性,以自己十成真力硬砍,居然对火螭虬无可奈何,若是寻常兵器,恐怕砍折百儿八十把也没有用了。
  火螭虬似是被惹怒了。
  它一向在洞中潜修,哪见过人类这种“怪物”?居然一照面就打疼了它一只脚趾头,哪能不怒?
  摆动着小山样的巨体,喷着火红毒焰,怒嗥连连。
  纪凡也怒叱如雷,展开疯狂的攻击,连砍了它百数十剑,直如蚊子叮牛角,引得它更加暴怒。
  纪几倒是时时记着老酒鬼的叮咛,留意火螭虬的弱点所在,预备行一击致命的机会。
  火螭虬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弱点,保护得十分严密。
  一人一兽,就在山洞中缠上了。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