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公孙小刀》

第三章 含冤受屈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东院住的是老大公孙秋月,西院住老二公孙断。上一辈都已不在,大家庭必须划出界限,尤其再下一代,难免竞争更厉害。同为兄弟,公孙断虽不及秋月出名,但哥哥受伤,他总得照顾他。
  忽然间,他好象觉得自己更有用,更有精神了。
  红亭的小桥流水,前面的花园平铺着白色大理石平地。
  公孙断也和他哥哥一样,每天不断地练武,其实他的功力该和秋月差不了多少,虽然练武需要资质天份,但同一娘胎生的,差别该不会很大。只不过大哥的锋芒已耀眼世人。
  他在练剑,威力不逊秋月,若庐山一战换上他,可能结局会好些。
  他在练剑,不是一人,而是两人公孙飞雾。
  “爹,大伯那一场不该败的。”飞雾指的是那场斗剑。
  “你怎么知道?”
  “我对我们家的武功有信心。”
  “这还不够,你找找看,输在哪里?”
  飞雾想了好多,但就是无法说出一个具体的理由,“大伯功力好象退了步。”
  “不准你这样说你大伯!”公孙断稍微责备:“不管如何,他仍是你大伯。”
  飞雾有点不甘心被骂,低头不语。
  “这场比赛输在最后一幕。”
  飞雾精神头来了。
  公孙断比着剑招:“你大伯飞身以剑尖,对剑尖想要击退对方,结果剑尖点偏,就这样失去了先机,我们练一遍。”
  “若你大伯剑尖再稳点,以我们的惊月斩回旋力量,一定可以震退对方剑尖。”
  他一直没有说秋月功力退化。
  飞雾心中叫着:“这还不是在于功力不足,拿剑不稳?”
  飞雾很不高兴,学出的功夫,竟然和他父亲打成平手。
  剑尖相抵,火花四溅,打铁般叮了一声脆响,人已分开。
  有这样出色的孩了,父亲自然更高兴,不停地点头含笑。
  有个青衣中年奴仆走近。
  “老爷,大小姐和姑爷回来了。”
  公孙断很高兴,是他要女儿回来。
  因为秋月的受伤,对公孙世家相当严重,在外的亲人,都要回来。
  尤其他女婿,还是柳西绝的大公子柳西竹。
  江东柳西绝,江湖名声并不怎么好,偶尔会做出以强欺弱,夺人之妻,一些不光彩的事。这些并不是柳西一绝柳西风的行径,可能是他手下所为。但谣言如此,作主人的也脱不了干系。
  以公孙世家威名,实在没有必要将女儿嫁给有损名声的人。
  然而公孙断回答:“清者清,浊者浊,而且男女相爱,为长辈者不必多加干涉。”
  柳西竹滑了点,但相貌不错,身材不错,武功不错,气质相当,人品再说,马马虎虎。尤其他的武功,深得柳西风真传,实在吓人。三十岁不到,大小战役一百四十七次,对手都走不过他百招之内,其中不少是武林前辈,如七巧刀毕尚、野豹田光这些硬角色。这样的女婿,并不好找。
  东厢旁怡心院第三间客房,一式红色的格调:红地毯、红窗帘、红桌布、红椅垫。白色的陪衬:白桌椅、白茶具、白花瓶、白玟瑰、白窗纸。
  飞燕身形稍瘦,有点那种燕瘦环肥的味道。
  坐在椅子上,看窗前那株百合花,看得出神,沉默得有点病态。
  公孙断进入屋内,第一句话就问:“你是否又练功夫了?”然后才瞧她的脸,“看你瘦得如此模样,生病了?”
  飞燕起身,嫣然一笑:“没有,女儿很好,爹爹请坐。”
  公孙断坐下,“但……你比以前瘦多了。”
  “最近胃口不好,所以才如此。”
  “哦……以后常回来,就不会如此了。”
  “是,爹爹。”飞燕习惯性地回答。
  聊了一些家常话,公孙断又问:“西竹的武功如何?”
  “我想很高。”飞燕道:“我们实际并没有交手。”
  “都是夫妻了,还谈什么交手?”公孙断笑得很爽朗:“他教没教你柳家功夫?”
  “教了,但女儿学的不多。”
  “以后多多练习,柳家功夫不比公孙世家差,多学一点对你有好处。”
  公孙断想了想,似乎有点感兴趣:“他教你什么了?练给爹看看如何?”
  “是,爹爹!”
  飞燕很自然地舞开柳西绝芒,裂天十三掌和摇风散手。掌法凌厉,招招逼人,空气为之一紧,啸然有声。公孙断瞧得很仔细,练武人对武功永远都有偏好。
  练完了,飞燕稍带气喘,不停地挽袖擦拭额头,脸色更加苍白。
  “西竹说,女儿家练掌法只能练到十二式,第十三式须要阳刚之气才能发挥。女儿只学习七式,至于摇风散手,较为轻巧,比较适合女性练习。”
  公孙断不停含笑拂掠过多的大髯,夸耀女儿功夫又进步许多。
  飞燕也以笑声回答,但紫罗兰衣衫被汗湿透而粘在背上,并不怎么好受。
  “探过你大伯了?”
  “一进门,女儿就先去探病,和西竹、西湖。”
  “西湖也来了?”
  “嗯,他是想见见湘雨。”
  公孙断突然轻笑:“看来他对湘雨一往情深呐。这样也好,亲上加亲,闲话也就更少了。”
  飞燕低头不语,也不知她愿不愿意亲上加亲。
  “你回去梳洗,爹晚上设宴,难得你回来一次。”
  “是,爹爹。”飞燕退去。
  公孙断沉思良久,也起身离去。
  “请你放尊重一点!”
  湘雨不幸被柳西竹兄弟给找着了,柳西湖正以轻薄举动和言语调戏湘雨,想拉她去欣赏风景。
  柳西湖比哥哥小三岁,一身穿着流里流气,大红色长袍镶满金花、银花、碧玉、翡翠,手摇白玉扇。
  “二小姐,这又何必呢?咱们都是亲戚,一同游游有什么关系?来个亲上加亲不更好吗?”
  柳西湖扇子一挑,又想勾湘雨下巴,笑得更轻佻。哦,仔细一一看,那副白脸上了粉儿,只差没抹口红。
  柳西竹也差不多,眉头不停地往上吊,三条皱纹象水里的泥鳅在游泳,翻过来翻过去,就是停不下来。
  “二妹子,你就答应吧!我弟弟人品相貌都是一流的,有多少女孩都想往怀里送……”
  “走开!”湘雨打断他的话,想作呕。嗔骂道,“再不走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才好!”柳西湖轻薄浅笑,“我就喜欢够味的女人!”
  突地,他伸手抓向湘雨肩头,想来硬的。
  柳西竹摇起白玉扇,象欣赏一台戏一般在看两个人拉扯。
  湘雨也不客气,想出手教训教训他,但功夫还没到家,长剑又不在身边,加上柳西湖轻薄举动,似有意寻找私处出手,几招不到,她已险象环生。
  “快来人呵!小刀你快来呀!”湘雨求救兵了。
  柳西竹也有点着急:“二弟快点!”
  柳西湖出手更快,想制住湘雨。
  湘雨三步并作两步地逃向庭院尽头,一个不小心,脚尖勾到花园突出的一个石块,跄踉摔了一跤,又急忙爬起,三脚两步已闪入小巷口。她下竟识地奔向小刀工作处十几年前她都是这样的。
  柳西湖正得意地追上。湘雨一闪身,柳西湖右手手到擒来他这么想。
  突然一个人撞了出来小刀撞出巷口,将他撞退七八尺,还亏得西竹扶住他,否则非摔个狗吃屎不可。
  小刀站在巷口,至少高出他俩半个头,美髯临风,象一座墙一样巍然屹立。
  柳西湖惊魂初定,乍见小刀,有点厌恶感。
  “不要欺负小姐!”小刀漠然道。
  “敢情是个奴才!”柳西湖大胆起来,冲过去就是三四拳。
  小刀没动,嘴角己挂血小意思。
  柳家兄弟大骇,这几掌,普通人至少也得吐血倒地,而他……“原来你还练过功夫!”
  这次,柳西湖出手更加狠辣,已使出自家绝招裂天十三掌。
  湘雨见状,又惊又不忍:“小刀,你快躲开!”
  小刀没躲,硬是撑了过去,足足十三掌,只有嘴角血丝更多些。
  柳西湖,柳西竹不动了,他实在想不出这个人是谁?怎么不怕打?他俩甚至怀疑他穿有护身宝衣。
  “我就不信邪!”
  柳西湖拿出匕首,准备动手。
  “住手!”
  沉喝声止住所有人行动,锦袍一现,公孙断已立于花园之中,斥道:“一来就闹事,成何体统?”
  湘雨诉苦:“二叔,他俩欺负我!”
  公孙断威严地瞪向两个人:“可有此事?”
  柳西湖赶忙道:“没有,我只是相邀湘雨一同观赏庭园而已。”
  “不,二叔,他们俩太可恶了,想强……强拉人家,还……”
  公孙断凛然:“说,没关系!二叔替你作主!”
  湘雨抬起衣肘,不知是被拉破还是被磨破,“他们俩拉破了我的衣服!”
  柳西湖瞪着窄而长似老鹰的眼睛,嘴角抽个不停。
  他心中在骂:“老头,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公孙断瞄向柳西竹:“西竹,你弟弟如此行为,你该当责。”
  柳西竹也不甚服气,一咬牙,才给了他弟弟一个巴掌:“快去向她道歉!”
  西湖挨的巴掌并不重,但那怨气更炽,全算在小刀身上,他不道歉,怒瞪小刀,暗骂:“臭奴才,若非你来,我早就到手,下次被我碰上,非让你象狗一样,在地上爬不起来不可!”
  湘雨嗔道:“谁希罕他的道歉,最好永远别到我家来。”
  “湘雨!”公孙断阻止她再说下去。
  湘雨闭了嘴低了头。
  “哼!”
  柳西湖含恨而去。
  柳西竹犹豫一下,拜别岳父。也追下去。
  湘雨替小刀几擦掉嘴角血丝,紧张道:“小刀儿,你伤得如何?”
  小刀含笑道:“没关系,这几年也挨过不少拳脚,我受得了。”
  公孙断此时注意到这位和他一样有一撮飘亮胡子的年轻人。
  “湘雨,他是……”
  “小刀儿,以前春来阿姨的儿子!”
  公孙断瞳孔在收缩,似乎春来两字带给他莫大的震惊。
  “他回来多久了?”
  “还不到一个月。”
  公孙断不停的凝视小刀,看得小刀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来。“小刀儿,你伤得不轻……”“没关系,二老爷,还挨得过去。”“我这有疗伤药,你拿去服下。”
  “多谢二老爷!”
  小刀接过丹药,自然地服下不因自己有更好的药而拒绝。
  湘雨就挂不住嘴了,娇笑道:“二叔,您放心他的药好得很,我爹的药还是他抓的呢!”
  公孙断闻言吃了一惊,但随即慈祥地笑了起来,“原来你还是个高手,老夫多此一举了。”
  小刀感到不好意思:“老爷,小的只是乱抓一些偏方,全没根据。”
  “药在有效为重,根据倒在其次,否则也不会有偏方妙药存在了。”公孙断回答得很诚恳。
  “对哎!”湘雨又说:“我爹说小刀儿的雪神丹、赤眼丹还可以治百病,解千毒呢!”
  公孙断又是一惊,由不得多看小刀小刀被瞧得不自在。
  “小刀儿,你练过武功没有?”
  公孙断问得竟和公孙秋月一样。
  小刀的回答当然也一样:“没能,只是最近老爷教了小的几手强身用的功夫,就象刚才……”
  刚才他是真不知如何出手。
  公孙断含笑道:“有老爷教你,我也放心了。”他慈祥地道:“受了伤就休息几天,工作就搁了,几天不除草,长不了多少。”
  “多谢二老爷。”
  小刀实在不想休息,但湘雨非要他休息不可,还要他住进客房,但小刀只住了一天就不敢住了,因为其他奴仆也感觉到小刀那种得宠而生妒。
  就只一天就够了。
  这一天中,最不快乐的掂是柳家兄弟。
  “什么玩意儿,冲我们柳家,还要受他们的气!”
  百花含笑,甘草如茵,曲桥下水清得很,柳西湖的心就是憋不下这口怒气。
  “那个奴才更是让人讨厌!碍手碍脚!”
  柳西竹奸狡嗔日,“他不会好过的!”
  “若不是他,我何必挨巴掌!”
  “二弟,对不起。”柳西竹歉然道:“我不是故意的,在那个时候……”
  谈起来,笑声不绝,越谈越起劲。
  三天很快过去了。
  小刀的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勉强挨过三天,他才自由了。
  三天里,公孙秋月的伤势也有明显的好转,他还不停地赞许小刀的药方十分有效。
  今天小刀算算也要再采集药回来,这次他采得很快,不到两个时辰就已采全。
  湘雨一如往昔,煎熬成汁,给她爹服下。
  秋月服下,觉得非常舒服,就睡上一觉。
  谁知一觉酲来,突然他吐呕黑血,昏迷床上。
  “爹你不能死!”
  湘雨伤心而泣,此举惊动众人。
  秋月没死,但伤势已恶化了。
  房内聚集了一群人,包括大夫和小刀,个个脸色沉重,瞧着面色灰青的公孙秋月。
  公孙断沉重地问大夫:“大夫,我大哥伤势如何?”
  戴一幅老花眼镜的瘦小老头,正聚精会神地替秋月把脉诊伤。他说:“光阳急气,血液时而倒窜,十分不好医治。”
  “为何会如此?前两天……,”公孙断吃惊道,“他还在复原中……”
  俨大夫问:“前几天,是谁治他的病?”
  湘雨目光移向小刀,众人也移目看向他。
  小刀心中压力十分沉重,道,“是我……”
  他实在想不到会演变成如此。
  “你如何治?”
  “老爷内腹受伤,我采了一些偏方。”
  俨大夫有些轻视小刀,心中在想:“这么严重的病,你怎么治得好?毛头小子!”
  “红花、归尾、炒赤芍、香附、羌活、川苔、砂仁、乳香、泽菊、骨碎补、破故纸、黑枣、海风藤……”
  令人惊讶,小刀竟能念出于数种奇特的药名,可见他对药并非外行。
  他又道:“还有几种药典没有记入的草药。”
  俨大夫好象逮到人家的把柄似地:“既是偏方药,药典又没有记载,你怎能乱用?”
  众人都以异样的眼光瞧他,包括湘雨。
  小刀感到一种羞辱,头低下来,这不是第一次,他责怪自己为什么老是做不好而受人奚落。
  “还有药材没有?”
  湘雨将剩下的草药交给大夫。
  大夫翻动,有些他见都没见过,若是药草真的不能用,就是他才疏见识浅。
  “这种药怎能用?难怪老爷病情会恶化。”
  要是药典有记载的才能用,那么各门派的独门秘方也不足奇了。
  要怪,只能怪小刀是个下人,是个年轻人,若他是名人,放个屁都是香的。
  草药就丢在他脚下,散落一片,远处青葱如洗,就象突然间,红橙橙的地毯长出绿油油的青草来。
  众人看到的好象是又毒又狠的青竹丝,躲鬼一样的闪在一边。
  小刀低着头蹲下来,湘雨双手好象触了电一样,僵硬而颤抖,霎时这些草药象生了老根,拔都拔不起来。
  这些都是他的心血,却让人象烂臭的垃圾不屑地丢弃。
  湘雨有些不忍,但毕竟她是千金小姐,没有起身帮他,甚至连话都没替他说一句,但是她实在感到心疼。
  病房里还有人,小刀已拾起草药,静悄悄地走了。
  回到那透不过光线的黑房间,草药放在桌上,他就俨如石雕人一样发呆。
  “娘,孩儿好苦……”
  一切的委曲,都如他娘灵位香炉上的清烟,翻复起来。
  “为什么这些药治不好人……”
  一大堆药,难道真的是垃圾?他不甘心,又仔细地检查,但真的一点差错也没有,甚至他以身试验,亲嚼草药。
  他仍想不出毛病在何处?他想过要以雪神丹治秋月的病,却又怕再出问题,六神无主起来。晚餐也没有吃,躺在床上发呆。没有人来看他,外边却不时传出:“多管闲事,想遨功晋身,马儿不知脸长……”的闲言闲语。
  闲话也静下来了,迎着两边田字窗,此时才透出淡淡丹光。
  三更已过。
  突然小刀有了惊觉,奇怪地闪向屋角。
  象他这种卑下的人,还会有人来找他?那人溜进屋内,探头找寻,还来不及找寻答案,他已经发现小刀就站在墙角。
  作贼心虚,他已倒射,逃开。
  小刀想知道来人是谁?他想不出谁会对他有兴趣,也腾过身去。他追得很慢,只想知道来人,并不想惊动其他人。
  黑影身手矫捷,掠过几处楼阁,似乎对公孙府了如指掌,全然不惊动护卫,往一座庄院闪进。小刀儿追至,庄院内一处灯火通明,笑声不断,有女人有男人。小刀儿很快发现这是柳西竹夫妇及柳西湖的住处。
  “大哥……那奴才今天像狗一样在地上爬……”
  “多来几次,更够味……哈哈……断断续续传出两兄弟的对话,以及淫荡的笑声,除了这两人,还有谁会找我?”
  小刀黯然地退出去。
  房屋仍旧,但突然间,小刀觉得有千万支冷冰针刺向毛细孔。
  他头皮在收缩,几年的山村磨练,他有极高的敏锐性。
  他发现屋里早已被人搜过,非比寻常。
  赤眼丹丢了,连小木盒一起偷去。小刀赶忙往桌上那堆药草翻去,庆幸地已找到那颗雪神丹。
  本来赤眼丹和雪神丹是放在同一盒子里的,但小刀当时考虑要让公孙秋月服用雪神丹,而将此丹拿出来,然而他怀疑此丹,是否真的有用,是以不敢再尝试,也因而丢在桌上混在药草中。
  “他是谁?为什么要偷我的丹药?”
  是谁?他想到柳西湖兄弟。为什么要偷药,很容易可以回答灵丹妙药,练武人想得而后始甘心。
  虽然损失一颗丹药,小刀并不再乎,因为他母亲已亡,再好灵药也没用,因为他不曾涉足武林,不知灵丹之吸引性,因为他怀疑丹药是否当真有效?这事很快被白天那件事所掩过去。
  母亲灵位依然,昔日笑容浅浮。
  “娘……”小刀跪下:“我们走吧……”
  三天,有如三年。
  没有人和他说一句话,但那种眼神任何人都可以看出,鄙夷和奚落。只有花园的花知道他在照顾它,长得盛,开得更茂。尤其是那两棵松,一大一小,依然蒸蒸向荣出群拔萃。
  小刀不走,是因为他想知道公孙秋月的伤势到底如何后再走。
  毕竟他是秋月带回来的,而且秋月又服用了他的药……另一个希望他想能否再遇上湘雨,见她最后一面,可能的话,再向她道歉。
  终于,秋月醒过来的消息传了出来。
  他感到一丝安慰,也准备明天就走,收拾东西吧!
  回忆种种,天涯之大,又有何处能找到栖身之所?有人来了,三更夜深,谁又想再找他?老人,小刀没再见过,驼着背,但长得较高,府里仆人数百,要每个都认识,有点困难。
  他声音低沉而又沙哑,“要走了?”
  小刀点头,“明天。”
  眨动灵狡如蛇的眼珠,老人冰冷冷地说道:“老爷找你!”
  “老爷?”
  小刀吃惊:“他老人家……还好吧?”
  “没被毒死,能好到哪里去?”
  老人冷漠道:“自己去看!”
  “他……在哪里?”
  公孙世家为了秋月安全,大前天到了他病房不少人,传言已换了房间。
  老人没说,下巴微微一勾,示意他跟着向后面走,然后不言不语地转身出门。
  小刀跟上,见他老迈身躯,走起路来都有点吃力。
  冷清月光照在驼背老人身上,象个赶尸的。
  折过两座院子,小刀到了东院。驼子停下,指向前方一片花园。
  回廊柱接满风灯笼,静静地投光池面。
  “向前走,过两道走廊,往左拐,有红亭,对过的楼阁,亮灯的地方!”驼子说完,已露出邪恶的笑容。竟然连牙齿都黄得令人想呕。不等小刀回话,他已走向另一头,一拐一拐:“若想不惊动别人,最好从后窗口进入!”
  这句话是出于老爷?还是驼子本人意思?小刀想问,却问不到人。犹豫一下,已照驼子指示走去。红亭处看过去,左上方二楼,果真有灯火。
  夜色中十分显眼。
  想想,小刀觉得自己是人家的奴仆,若被人发现,有损老爷名声。他决定从窗口进入。
  身形平飞,落地无声。他很准确地落在他想落的位置窗口下。
  他轻敲门窗,“老爷,是小的来了……”屋内没反应。
  小刀喊过几次,心想可能还隔有一间内房,才听不见他的叫声,打开窗子,探头。
  一丝温暖还有脂粉的气味已传出去了。
  罗帐幔帘,妆台铜镜,一切都似是女人卧房。小刀觉得有点怪,但粉红床前留有一件男袍,老爷也躺在床上。他这才放心跃入:“老爷……”
  脚一落地,他已经发现不一样。床前落有女人衣服碎片,“老爷”也只露半个头,被褥也较为凌乱。
  不寻常,但小刀担心老爷安危,急忙欺身掀开丝被。赫然一具赤身裸体的女尸,双目瞪大,嘴角、胸乳、下体瘀青流血。
  “老爷你……”小刀惊愕地问。
  内房,又传出女人尖叫声:“啊……”
  小刀急冲而入。
  公孙飞燕衣衫零乱,肌肤半露,抓金被子疯狂地吼叫。
  突然灯熄,一片漆黑,似有黑影闪出窗外。
  小刀想追,但只奔前两步,公孙飞燕己疯狂地攻击过来!
  “淫喊!我杀了你,杀……”
  小刀还不哓得这分明是诡计,陷害他的诡计,还不逃:“大小姐,您冷静一下……”
  女人遇此劫难岂能冷静?尤其又是在黑暗中,看不清对方。
  “淫贼!你侮辱我。”
  “快!大小姐,……抓淫贼呵……”
  四处人马蜂涌而至。
  灯一亮。
  公孙飞燕已冲向柳西竹,哭得伤心欲绝。
  “禽兽,我宰了你!”
  柳西竹一出手,就是家传杀手裂天十三掌后三式。“你们听我说……”
  “你有什么好说的!”
  众人出手,硬是将小刀当成淫贼。
  湘雨也赶来,见状,差点昏过去:“小刀,你太无耻了!”
  骂吧!小刀想不通,为什么老天爷老是如此待他?打吧,打死算了!这样曲折人生,活着还有何意义?打吧,打死算了!
  数不清的拳脚落在他身上,多少把利剑沽了他的血……若非众人想折磨他,早就一剑剌穿他的心肺了。
  “住手……”公孙断已上楼。喝住众人,他脸色十分难看,但还算镇定,“你有何话说?”他问小刀。
  小刀身痛不及心痛。他无力的声音:“我……我没有。”
  柳西竹怒喝,“你还狡辩,事实俱在。”
  一脚踹得小刀连滚三滚,才慢慢爬起,地上流满他的血。
  湘雨流下泪,“小刀儿,你太令我失望了!”
  “小刀儿?”
  飞燕突然象被抽了一鞭,十几年前,她还争过他和湘雨争,十几年后她还想着看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会……“你真是小刀儿?春来的儿子?”
  “妹,实话实说,别冤枉人家。”
  童年的交倩,相信小刀不会做这种事。
  飞燕支唔不住:“我……我……他没有……”
  “飞燕!”公孙断突然喝道:“他既然没有,你为什么哭叫,还弄成这个样子!”
  众人起哄。
  飞燕说不出话来了,望着满身是血的小刀,内心煎熬不已。
  飞雾道:“你将经过说出来!”
  飞燕说了:“我梦中惊醒,就看到有人……他扯拉我的衣服,我尖叫挣扎,突然火烛灭了,我也摸到长剑,就冲了过来。”
  “你看清来人了吗?”飞云问。
  飞燕低头:“……没有……”
  “飞燕!”公孙断似觉得她有意隐瞒,威凌凌地瞪着她。
  “爹……女儿没瞧见……”
  “就是他!一定是他,三更半夜怎么会跑到这里?”柳西湖打落水狗地吱着。
  飞雾道:“小刀儿,你为何来此?”
  “有一个驼子,他说大爷找我,就带我来此。”小刀儿回答得很吃力。
  “一派胡言,我家什么时候有过驼子?”飞雾喝道:“敢做敢当,没有人会相信你的鬼话!”
  “和他妈一样贱,一个偷人,一个淫人,十足无耻之徒!”
  “十几年前,他妈偷人,才生下这杂种。”
  “就算他非礼不成,前房小婢的先奸后杀,就足足让这小淫贼死上三次!”
  “那贱女人怎么又留下这杂种?作贱人世。”
  “说不定他母子俩还通奸呢!”
  “住口”小刀疯狂了:“不要侮辱我母亲不要……”
  他如一头发疯的野兽,没有人会想到他如此神猛,双拳击出奋不顾身冲向众人,众人措手不及,至少有一半以上被他击中倒射出墙,不!连尺厚的墙壁都被撞穿。
  霹雳般的震响,整座楼阁塌了一大半,真吓人。
  但这些人都是武林精英,惊徨之后,又马上围过来,准备手刃“淫贼”。
  又是一声住手。
  公孙秋月己抱病而至,他靠在墙角,也许那声“住口”。吼得过头,嘴角已涌出血迹:“让他走吧!”音低而悲。
  “不行!大伯!他还杀了一女婢。”飞雾叫道。
  公孙秋月注视小刀,平静地说:“尸体在哪里?”
  “在床上!”柳西竹回答。
  床上?床上已空。
  公孙小溪还是走过去掀开棉被,尸体竟然不见了。
  是谁搬走她的?还是那女婢自己走的根本没死?没人答得出来。
  “让他走吧!”
  “大哥……”公孙断有点反对,自己女儿受辱,岂可咽下这口气。
  可以说没人赞成。
  “走吧!”公孙秋月向飞燕:“飞燕你看清人了吗?”
  飞燕瞥向公孙断,一触之下又低下头,“回大伯……侄女……”
  飞雾接口道:“大伯,飞燕她刚才说没看清是谁。”
  公孙秋月道,“既是如此,尸体又不在,我们不能妄加治罪,他无故闯入闺房一事,逐他出门也罢!”转向小刀:“你走吧!”
  小刀有点儿痴呆,喃喃道,“老爷,我没有……”
  公孙秋月感伤道:“清者自清,你走后要好自为之。”
  小刀走了,走得不清不白,和他母亲一样。
  于七年前的事又重演,只不过主角换了人。
  十七年前也是公孙秋月放走了他们母子。
  有人不满,但为人属下,只有听命的份,况且秋月寒的威名,尤其仁慈心肠,众所周知,唠叨一阵,也就将原因归于那小子走了狗运。
  只有柳家兄弟仍怒气难消,他们发誓将来一定要给公孙小刀好看。
  明月依旧,人事全非。
  矛盾心理困扰湘雨,只见面不到十天,青梅竹马的小刀儿竟又走了,而且还做了那种事?忘掉呢?偏偏又忘不掉。
  “希望他是清白的……”
  她没有足够信心,否则也不会矛盾不安,因为她亲眼所见,想找个较好的理由替他解释,却有点茫然。
  公孙世家充满了疑问。
  谁会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仆母子如此陷害?春来的墓碑就像张大眼睛,瞪视着公孙家族如此欺负她儿子,她怒吼,山风啸飕,恨不得将那些人一口吞下去。
  前些日烧的香烛还在,但已一片凌乱,冥白灰早就不在,那块被烧过的疤痕竟深烙在地面,黑而冷。
  小刀跪了下来,想哭却无泪,一个人就如木头刻出来一样,一动不动。
  只有血不停地从裂出的缝隙中流出,那身肉,好象长在别人身上似的。
  夜更深,风更狂,枝叶招了魂似地更摇、更摆,呼啸的声音猛往心里钻。
  终于,僵硬的身躯打了个冷颤,抖了。不是自己抖,而是飞过来的枯枝,打中了他的背腰,刮痛了他的伤口。
  他茫然无助,“娘……”
  夜风在呼号,也吹散了他的话。
  “娘……我没有……”
  “娘,他们不该侮辱您……”
  想到他娘一生困苦,还受此侮辱,孝顺的他再也忍不住挂下两行泪来。
  “娘……您还好吗……冷吗……”
  “……不冷……”
  突然有声从墓中传出,冰冰冷冷,还是个妇人嗓子。
  难道他娘复活了?小刀惊愕,但声音很淡,冷风又急,他以为是错觉,悲戚道:“这寒风吹向您……哪有不冷的。”
  “她不会冷的!”
  这次听得很清楚。
  墓后已闪出那个亮光头,昔日别过的没了和尚已出现,刚才第一声,他有意开小刀的玩笑,但此情此景,他再也不忍心了。
  “是你!”小刀感到惊讶。
  “当然是我!朋友有难,朋友不来,那算什么朋友!”没了脱下破袈裟掩向小刀儿:“你娘不会冷的,我已替她诵经三天,早已升天了。”
  二天前他就找到清河村,但小刀不在,四处打听才我到此墓,他想小刀一定会再来,因而在此等候。果然让他等到了。
  小刀没说话,但眼神露出感激之情,就如烙在心上一样抹不去。
  没了拍拍他的肩头,红着脸,难得如此正经拿过酒葫芦,“喝两口,只能两口然后听我的!”
  两口烈酒,烈如火,呛得小刀直咳嗽,酒下肚,直烫五脏,小刀醒了不少。
  “猛酒斩解愁,闷酒愁上愁,你能听我一次?”没了指指墓碑,“你娘也不愿看你如此难过……”
  小刀感恩地点点头。
  “吼!大声地吼,就像我一样,啊”
  没了大吼,一阵排海巨狼般涌向乾坤,震得山峰似在抖,回音不绝。
  “吼啊!快!”
  小刀也吼了!这声音象要将大地撕成两片一样,清河村的人最少有九成提早起床。
  “娘的!真有你的!”没了听得回音持久不断,就服了人家。
  吼出来。心情就好过些。
  “天快亮了……”没了考虑一下:“你必须先治伤,止血。”
  不等小刀同意,没了拿出金创粉,一一替他敷上,除了左肩和右后背伤痕较深外,其他并不严重。
  以单一伤痕来说并不严重,但若数十道伤口,不死也得重伤。
  没了边敷边算,能数得清的,至少有二百四十九道。
  若非小刀以前狩猎时常受伤,肌肤复原能力较强,以及血液流失较慢,他今天非倒下来不可。
  “这药……”小刀只见伤口在收缩,一阵清凉,痛楚全失。
  “当然是好药!少林续天散。”没了得意道,“十年制一瓶,呵呵!我离寺时,祖师爷答应送我三瓶。”
  他之所以会笑,乃因答应他的是达摩祖师。
  看着他拿而不反对,不就等于答应了?只不过铜象很难开口阻止人家的。
  “然后到村里做件衣跟,再办一席酒莱祭拜令堂!”
  他们都做了,也拜过了。
  天早已大亮。
  小刀显得有些僬悴,坐在墓前,远眺一片带有云气的山水小村。
  “小刀儿,你能告诉我那些事吗?”没了问。
  小刀叹气道:“他们误会我了!”顿了一下又道:“误会我,没关系,他们还说我娘……”
  他说不出口,没了也没追问,他说:“秋月寒不会如此才对……”
  “是老爷放我走的!”小刀大略说了一遍。
  没了气愤不已:“这分明是诡计,你也真是。连这些都看不出来?”
  小刀没说什么,他看得出来,只是心地较善良而已。
  “一天我们出去我凶手!”
  “我们……”小刀自以渺小,淡何抓人?“你不想把凶手绳之以法?”
  “不是!只是……我只是个平凡的人。”
  没了懂了,他知道一个人的默认,不是那么容易排除心灵之外的。“平凡的人?平凡的人……”
  他边念边想办法,如何唤回小刀的信心和雄心。“平凡的人,小时候也有梦想吧?”小刀谈然一笑,没有回答。“一定有,你说说看!象我,小时候想当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现在却剃个光头!”
  没了摸着脑袋,苦笑不已。
  小刀想了想,也说出来,“小时侯见着公孙世家如此威风,自己也想将来如此……后来就搬走了。”
  “搬走以后……日子就苦了,我就想赚很多的钱来养母亲,自己也有面子,还要救济象我这样的穷人……”小刀苦笑:“当时家里实在很穷,真希望有大善人突然来临,可是就是没等到。”
  没了颔首,他知道小刀还会说下去。
  “但愈来愈大,希望也愈来愈小,忽然母亲病了,那时我只想医好母亲的病,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也算心满意足了。”
  “你的功夫……”
  “全是苦练,母亲的病非灵药不能治,我必须学会那些本领!”小刀叹道,“这算什么功夫?抓兔子快些而已。”
  没了道:“这就是功夫,你知不知道你的出手有多快?我是说对付另一个人。”
  小刀摇头:“没试过。”
  没了很有兴趣地说道:“我现在告诉你,江湖中能躲掉你的箭的人,听清楚,”他加强语气:“没有一个!知道吗?没有一个人躲得掉,你要相信。”
  小刀谈然一笑,并不以为然。
  没了又道:“只要你将人当猎物就成了。”
  这点小刀倒没想过,他相信人类决不会有雪神貂那种身手。“可是人……仍然是人”
  “人也是动物,以后你这样以为就可以了。”没了道:“其实,有的人连禽兽都不如,就象想害你和你娘的人一样。”
  小刀叹道:“唉!他再也害不到我娘和我了!离开这里。我就回山上,他害不到我了。”
  没了又问:“你希望世上的人,都和你一样的遭遇吗?”
  “我不愿意。”
  “你想你走了,那个人又会害别人吗?”
  小刀登时如被抽了一鞭:“我想……”
  “你想什么?你想他只是要害你?那你母亲呒?你所见到的可怜人呢?绿金福祖孙女呢?你看到,想到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饿死路边街道?”
  “我……我没办法。”
  没了大吼:“有,你有办法!”
  “我……”
  “不要我我你你的,一个大男人自甘丧志,这算什么?”小刀不敢再说,脸红了。
  没了咄咄逼人:“以前雄心大志,就这样被打跨?你活着不是多余了吗?”
  小刀低下头。
  “为什么不将你所学到的,拿出来闯一番大事!纵然头破血流,你也不遗憾了,为什么不多出一份力量,去当你以前梦中的大善人?多救一个象你一样的可伶小孩,你就值得了。”
  小刀羞愧得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