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三十二章 猪哥风流劫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只见消魂仙子又在他耳旁叹道:“这是一种魔道点穴法,将敌方全身功力集中于日月穴上,使得练有媚功之人将其丹田功力吸得一点也不剩,我如吸了你的功力,他亦会对我使出点穴法,迫我将你的功力,利用阴阳交合之机全部输入他体内。”
  苏光光闻言,整个眼睛都睁大了起来,好似听到天下最荒唐的故事般。
  消魂仙子又道:“现在霸王刀君一定躲在暗处监视,小猪哥,你我为了毁去这座山庄,只好假戏真做了。”
  此刻的苏光光功力被封于日月穴内,就如常人一般,那禁得起消魂仙子妖身的诱惑。
  苏光光双臂一圈,把消魂仙子抱得紧紧的,一颗头伸入大帽的布帘中与消魂仙子双唇紧紧接合在一起。
  一番云雨之后,苏光光疲劳不堪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此刻霸王刀君已哈哈大笑地走了进来。
  只听霸王刀君笑问道:“怎样,滋味如何?”
  消魂仙子忙道:“奇怪,他体中还有二成功力,我怎么导引也无法将他吸出来。”
  霸王刀君道:“他练的是蜕变神功,他体中二成内力是蜕变身法中的真元,任谁也无法吸取。”
  消魂仙子道:“怪不得他受了重伤,却能又活过来,且功力增进许多。”
  霸王刀君道:“传说练得蜕变神功至最高层时又服得神丹妙药,不仅功力所向无敌,且能长生不老,不会像飞蛾般,只有短暂的生命。”
  霸王刀君义道:“小猪哥已蜕变三次,就只剩最后一次的蜕变,如今只有杀了他,才能断绝他蜕变的机会,否则他体中二成功力,又会自动运转起来。”
  消魂仙子道:“对,只有杀了他,才能永绝后患。”
  此时霸王刀君突然扑到了消魂仙子身上,哈哈笑道:“不急,他体中二成功力至少三日后方能运转,我们先快活一下。”
  半刻钟时光。
  只见消魂仙子突然出手一掌印在霸王刀君的胸口上。
  “哇!”一声。
  霸王刀君倒飞而出,口吐狂血已然死去。
  消魂仙子低声道:“传正当,你也有今天!”
  “啪!啪!啪!”的拍手声从大厅外传来。
  霸王刀君木然屹立在大厅外,一脸笑容地道:“消魂仙子,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
  消魂仙子看了看死在地上的霸王刀君一眼,惊道:“原来我跟了你十几年,你还是不相信我?”
  霸王刀君哈哈大笑道:“老夫连父母亲都怀着戒心,何况是你!”
  消魂仙子道:“躺在地上那人是谁?”
  霸王刀君道:“他是一直跟随在老夫身旁服侍老夫的忠仆,你和他至少睡过一二年。”
  霸王刀君又笑道:“老夫这名忠仆冯安,从小与我有七分相像,所以老夫才培养他做老夫的替身,今为我而死,也不愧老夫培养他七八十年了。”
  消魂仙子与霸王刀君有一段时间朝夕相处,却料不到在他身旁有两个霸王刀君,她这一次失算,可是要命的失策。
  此时苏光光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道:“真衰!害我白白丧失了六成功力,这下我可是小孩想打大人,准死无疑!”
  此时消魂仙子也摘下大帽,露出了一张奇丑无比的脸。看得霸王刀君脱口道:“你的脸!”
  “阿弥陀佛!我的脸就是如今法号苦海的脸!”消魂仙子口呼佛号道。”
  霸王刀君一愣之后,哈哈大笑道:“老夫原本还心疼一位培养多年的忠仆,现在却一点也不觉得惋惜了。”
  “你还有忠仆,算了吧,他只不过是你身边半个死人而已。”苏光光坐在地上笑道。
  “小猪哥,你如想死得个全尸,就闭上你那张猪嘴!”霸王刀君怒道。
  “爱说笑,嘴长在我脸上,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致死了就一了百了,还管得了全尸不全尸的!”小猪哥站起身笑道。
  “阿弥陀佛!传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苦海女尼道。
  “甜甜,我看你是中了达摩老秃的毒了,快!快回到老夫身边,老夫依然还是相信你的,难道你忘了,咱们还要携手共统天下。”
  霸王刀君突然语气转成有如一名痴情男子般地哀求心爱的人不要走。
  此时苏光光有如着了魔似的,竟也随着霸王刀君语气掉出两行泪来。
  原来霸王刀君此时双眼转绿,使出了慑心术想迷惑他俩人来送死。
  苦海女尼仰天哈哈大笑,发出了杀人魔音,及时震醒了苏光光,才道:“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霸王刀君怒哼一声,一掌已拍向距他六尺的苏光光,另一掌拍向苦海女尼。
  “蓬!”一声。
  苦海女尼飞身扑出,将霸王刀君两臂接了下来,身子倒飞而出撞倒了苏光光,两人跌成一团。
  “哇”的一声。
  苦海女尼口中吐出一口血来,连鼻孔也流血不止,反观霸王刀君亦大退三步才稳住身于,差点退撞在封闭的厅门上。
  “甜甜,你真的这么狠心想杀我吗?”
  霸王刀君又使出了慑心术。
  苦海女尼“哇”了一声,又吐出一口血来,尖厉地叫道:“快走!”
  这声“快走”,及时再震醒苏光光之际,苦海女尼抱起苏光光的腰又与霸王刀君硬对了一掌。
  “哇!”一声。
  苦海女尼受伤之下已无法再保护苏光光,只知他俩各中了霸王刀君一掌,撞坏了窗门。
  苦海女尼飞出窗外后,使将苏光光扛在右肩上,脚下一点,窜升三丈,在庄子上一棵大树枝干借力,身子有如冲天炮之势窜升三丈,纤腰一飘已飞出高有五丈的城墙。
  霸王刀君立在窗外眼睁睁望着消魂仙子带着小猪哥逃去,恨声道:“算你俩走运,老夫正在闭关时刻,先饶你俩狗命。”
  苦海女尼扛着全身光溜溜的苏光光,在黑暗森林中逃窜,来到了一处大树下喘息着。
  此刻苦海女尼已七孔流血,生命有如风中残烛般,随时有熄灭的可能。
  只见苦海女尼从口中吐出一颗血淋琳的东西,拿在手掌心中,望着苏光光发起愣来。
  突然苦海女尼口中又吐出一口血来,才叹了一声,将昏迷不醒的苏光光牙关板开,将那颗有鸽蛋般大的血琳琳不知名的东西硬塞入苏光光口中。
  苦海女尼在这颗大树下挖了个深洞,将苏光光抱入后,用土把他埋了起来。
  苦海女尼双手合什,望着天上道:“师父!弟子会完成任务的!”
  只见苦海女尼四肢并用爬着,五尺之距她竟爬了有一刻钟才爬到大树下。
  苦海文尼喘息一会儿后,便在大树下挖呀挖的,挖出一堆黑砂粒的东西。
  原来苦海女尼与霸王刀君也是各怀心机,所以消魂仙子在霸王刀君常常落脚的地方暗埋了炸药,来个最后打算,日后天下全入统一教手中,她便要用炸药炸死霸王刀君,使自己成为第二个武则天。
  不科今日的消魂仙子却是用炸药想炸死霸王刀君,消弥江湖武林一场大劫难。
  苦海女尼用火石点燃手中火种后,将火种丢入黑色砂粒上。
  原来那坑洞中的黑色乌光砂粒是炸药,一触上火种便轰了一声,冒起白烟迅速地往地下燃去那是一条装满炸药的铁管通往四雄山庄炸药库。
  苦海女尼再也支撑不住严重的伤势趴了下去。
  “阿弥陀佛!”一声宏伟佛号从大树后传出。
  不知何时达摩祖师已立在苦海女尼面前叹道:“善哉!善哉!苦海已脱,魔障已除,佛禅真悟,老衲又得一名得意弟子。”
  原来达摩祖师在他俩跃出山庄后,便已尾随其后保护,亦见苦海从腹中呕出那颗血淋淋之物。
  这一颗血淋淋之物便是他们师徒俩跃入黄河中为百姓除害而得的千年大水怪的胆。
  这颗血胆功能当二甲子以上功力,亦是疗伤圣品,只要心口还是温的,服下此胆便能起死回生,怪不得受了重伤的苦海女尼有点犹豫不决。
  达摩祖师从怀中拿出一颗千年水怪的眼珠,却只有龙眼般大,塞入苦海女尼口中后,又从怀中拿出一张兽皮,挖开埋在土堆中的苏光光,将兽皮放在他胸前后,抱起苦海飘身而去。
  不多时。
  森林中占地广大的四雄山庄发出好几声巨大声响,颗颗火珠冲上天际,照亮了方圆五里,大地也为之震动,与火山爆发之景略为相似,惊醒外围村庄的村民奔出房外,指着三里外森林大火惊慌议论着。
  刹那间,四雄山庄被夷为平地,山庄内数百名统一教徒也被炸得尸骨无存,庄里有二十只正在日夜赶工的铁兽、毒药全付之一炬,再不能为害人类。
  只可惜,苦海女尼最终的心思未能达成。
  但见霸王刀君就停足于四雄山庄六里外的荒野上,惊得又痛心地望着天空窜升起的火球。
  只听霸王刀君恨声道:“看来天下间没有一个足以令老夫信任之人。”
  十日后。
  森林中一片被烧成焦炭的土堆中,爬出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人。
  原本苏光光服下千年胆汁,至多也要经过八十一日时光才能破土而出,没想到森林这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苏光光就在这高温之下好似土窑鸡般,使得体内千年胆汁全部发挥作用,而缩短了时日。
  昏迷中的苏光光,脑中所记的蜕变伸功最后一层已在这个时刻,在体中自动运转了起来。
  苏光光望着烧得焦黑的四周,吁了口气道:“我怎么跟火这么有缘,难道有一天我非变成烤乳猪不成。”
  此时苏光光才忆起与苦海女尼进入四雄山庄的情形,苦海女尼为了救他连受两掌之伤,还死命地抱他离开。
  苏光光想到此,惊慌地跃了起来,四下搜寻,在一堆冒烟的火堆中发现一块心形的翠玉。
  这块心形翠玉正是挂在消魂仙子胸前的玉佩,苏光光看过了好几回,尤其昨晚看得最真确。
  只见心形翠玉上头的小洞已被金子溶化而塞住,足见这场大火能把一切烧为灰烬。
  苏光光握着这块入手冰凉的寒玉,喃喃地道:“苦海师太,我小猪哥不杀霸王刀君誓不为人!”
  苏光光便拿着玉佩往自己所躺的土堆走去,把玉佩当成苦海师太掩埋,此时他才发现土堆中露出一张兽皮。
  苏光光便将那张兽皮摊开,只见兽皮上划有一招左刀右剑的招法及一封信笺。
  信封上写着苏施主亲启。
  苏光光赶忙抽出一张信纸看着。
  苏猪哥施主:
  当你能看到此信时,表示你没死翘翘,且因祸得福,得千年黄河大水怪之胆汁,突破蜕变神功至高一层茧变,别怕!你有胆汁之助不会死的,但也无法长生不老,只因你也受了伤之故,折损灵胆功效。
  你与苦海前世因,后世果终结一段孽缘,此乃因果相循,非老衲之力所能力挽,勿需自责,此后苦海亦为苦海,猪哥亦为猪哥,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三人知,你该不会去宣传广告吧。
  苦海已被老衲带走云游四方,此后恐无见面之机,天下苍生大劫就靠施主消弥,言尽于此,纸短情长。拜拜!
  苏光光得知苦海女尼没死,乐得跳起来手足舞蹈,仰天长啸,发泄心中欢愉之情。
  小臭头带着孙丽丽、表尾仔、杀千刃赶着一辆密封马车奔进了猪哥庄。
  猪哥庄在一阵哭喊声中后,三十几名苏光光的干爹、脱水老爸、良光师父,全部发誓重返江湖。
  小臭头这招下猛药的最后一招,果然生效了。
  霸王刀君正在计划九龙皇帝冠袍,做他皇帝大梦之际,却得到各分舵传来救命的信息。
  短短五日时光,统一教教徒好似得了瘟疫般,一百二十多处遍布天下的分舵主全部死翘翘,教徒死逾二万之众,十一位教主只剩三教主花燕子许不良、沙氏双魔,逃回总部。
  小猪哥这招以魔制魔有够厉害的,猪哥庄这批洗手的黑道高手,尽施偷鸡摸狗方式混进统一教,下药、暗杀十八般卑鄙手段全使出来。
  统一教三教主花燕子盘据于两广,一闽之地称王,也算他狗运特别好,当老盖仙混进统一教中,被他发觉,花燕子亦想用计杀了老益仙。
  不料花燕子一大清早起来,却发觉二百多名手下,只剩二三个猫仔还活着,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奔回了统一教禀报。
  正、邪两派精英,经过这次洗劫,武林中呈现出老的老,小的小,中坚分子十个去了八个,青黄不接的空洞状态。
  猪哥庄好比一粒老鼠屎下在一大锅佳肴里一般,霸王刀君大教主千算万算,却忽略了猪哥庄。
  没想这座“等死孤老院”变成统一教的致命伤。霸王刀君从三教主花燕子口中得知此消息, 怒得起来大跳山地舞,下令统一教所有教徒即刻速回总部。
  如今霸王刀君, 只有孤注一掷,集结大军分三路,攻打猪哥庄,夺取开封再攻进皇宫朝廷重地。
  朝廷中那些后之后觉的傻兵,因得不到各省的救援讯息,还在吃饱就睡,睡饱等领薪水逍遥过日子。
  这就是霸王刀君厉害之处,全以突击之势攻城掠地,并派出大批杀手刺杀奔往各地,请求支援的传令兵与义勇百姓,使消息不能出城。
  还好苏光光这个布衣王爷终于有表现的机会,集结各省大军,将统一教三路大军杀得逃窜于一处。
  这也是霸王刀君没想到之事,先前刺杀皇帝不成,却造就了苏光光成了布衣王爷,才有今日出师不利之举。
  没想到统一教势力如此庞大,经猪哥庄高手洗劫后,竟还有二十万之众,还好统一教如今变成兵多将少,被苏光光五路大军杀得固守山东,河北交界的东山。
  这时朝廷才得知有人叛变,忙调百万雄师围巢狂徒。
  一名士兵火速奔近元帅身边,宏声道:“禀报猪哥大元帅,东山统一教叛徒送来一封信笺,请猪哥元帅过目。”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难听又令人发噱的元帅名称,只有苏光光一人会取这种没气质,没将帅风度的怪名。
  杀千刀从士兵手中拿过信笺递到两只脚还搭在元帅桌上的苏光光。
  杀千刀喝退了士兵,才笑道:“裸奔害人精猪哥大元帅,老魔头送信来,可能是穷途末路要投降了。”
  原来小猪哥在森林中得知以性命相救的苦海女尼没死,竟乐得发疯似地没查觉身上光溜溜的,从森林中奔出,沿路狂笑。
  等他被村庄上妇女尖叫声惊回神时,正好碰上闻讯赶来的杀千刀、衰尾仔,所以小猪哥上头又加个裸奔,变成“裸奔害人精小猪哥苏光光是也!”
  孙丽丽与风倩倩竟嫁给这种老公,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苏光光接过信笺,用银刀试毒之际,道:“哈死哦!霸王刀君可能是下战书给我们跑路族!”
  果然不错,霸王刀君信上写道
  宇晓跑路族:
  本君特邀你们于泰山之顶决一死战。
  不来者,花蝴蝶宋元彪、苏家夫妇等着各位收尸!
  小臭头见了信笺,才道:“原来宋庄主、小猪哥父母正因为落入统一教手中,才没回猪哥庄。”
  “妈的姑隆!你不找我,我也不会放过你,杀千刀、衰尾仔,咱们走!”苏光光叫道。
  “我也要去!”孙丽丽、风倩倩、寒雨霜齐声道。
  “好……”苏光光一声“好”拖得很长。
  正当孙丽丽三人雀跃不已时,苏光光一声“难哩”!才说出口。
  “为什么不行,我们一定要去。”孙丽丽叫道。
  “好……”
  ‘可以!”孙丽丽三人齐声道。
  “对!可以,你们三个代替我们走一趟,祝你们马到成功,旅途愉快,来人啊!备马!”苏光光笑叫道。
  衰尾仔嘻笑道:“别忘了要带点露(拌手)回来,大伙打打牙祭!”
  孙丽丽哼声道:“你们不去,我们去干嘛!”
  苏光光道:“那你们又去干嘛?”
  风倩倩嗲声道:“我们去接公公、婆婆、义父回家团聚啊!”
  “对!对!让猪二大嫂对公、婆嗲一下,一定可多活几年。”衰尾仔笑道。
  “妈的姑隆!都不准去,又不是去登山郊游,还拖着一大串肉粽去!”苏光光叫道。
  孙丽丽还待开口,小臭头已道:“老大说得也对,你们都去了,留下我这个不会武功的坐阵,万一统一教派出杀手暗杀我,我只有死路一条。”
  苏光光道:“所以你们要留下来严加保护臭头军师,咱们好不容易将统一教围困于东山,如果群龙无首,被他们突围逃窜于江湖,咱们可又要跑路抓人了。”
  孙丽丽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道:“好嘛!”
  登泰山,让人心旷神怡,豪气大增。
  苏光光、衰尾仔、杀千刀三人却丢着土豆,哈着上等茶叶浸泡的大壶茶,边走边看风景地抬阶而上,哪像决一死战的心情。
  泰山之顶向来是江湖人物解决纷争的最佳场所,因为顶上一大片空地足可容下百人打群架。
  苏光光远远就看到霸王刀君、沙氏双魔、花燕子的身后立着高有一丈五,十字形的木梁,架上钉着苏光光的双亲,及花蝴蝶宋元彪,与苏光光在华山对付四五教主一摸一样。
  “哇噻!乌龙吟!你们还是人吗?竟如此凌虐毫无武功的人?”衰尾仔愤怒咆哮道。
  霸王刀君哈哈大笑着,却也不答话。
  苏光光也大笑出声,而且笑得很愉快,好似钉在木架上受苦之人与他无关似的。
  这一笑倒使全场人惊愣住,杀千刀气道:“小猪哥!你还笑得出来?”
  苏光光笑道:“你们别中了他人之计,他们如此凌虐我的亲人,其目的便是要激我盛怒、情急、失去冷静,冲了过去,这一来我在气势上不就处于下风,哪还有胜算!老乌龟你说是不是?”
  “小猪哥!你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霸王刀君道。
  “喂!你们都有听到了哦!”苏光光笑道。
  衰尾仔知道小猪哥又要搞鬼了,便问道:“听到什么了?”
  苏光光笑道:“我叫他老乌龟,他自个承认答话了。”
  此言一出,连沙氏双魔、花燕子也不禁现出笑容,只是不敢笑出来而已。
  “咻!”一声。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宋元彪呻吟了一声,只见一根五寸长的大针插入了他的左肩上。
  宋元彪原本痛得昏过去,如今有大针射入体中,又痛得醒过来,一见对面卓然站立着日思夜想的小猪哥。
  宋元彪忙喝道:“小猪哥!你们快逃,不要管我们!”
  苏光光笑道:“义父!上头的风景很好吧?”
  宋元彪闻言,怒道:“小猪哥!你……”
  苏光光忙抢道:“脱水老爸,你不要让孩儿分心好不好,等会你便可看见老乌龟变成刺猬!”
  霸王刀君闻言怒哼一声,大袖一挥,二根五寸长大针射向了三丈外的苏家夫妇。
  “咻!”一声。
  就在霸王刀君出手之际,苏光光也出手。
  只见五寸金针碰上后头射来黑物,却往黑物撞去,掉落在地。
  此刻众人才发觉小猪哥射出的黑物便是马蹄型的强力磁铁。
  霸王刀君哼声道:“小猪哥!你身上鬼玩艺还真不少!”
  苏光光哈哈笑道:“只怪你这戴绿帽子的太节俭了,想存点钱倒贴给小白脸,所以大针只用铁制的,不然我父母可要痛醒过来了。”
  霸王刀君被他左一声老乌龟,右一声戴绿帽子的,激得怒容满面快要抓狂了。
  “老乌龟先别抓狂,你倒先说说看,咱们是要打群架呢,还是一个一个来?”
  霸王刀君冷哼一声,沙氏双魔便双双跃了出去。
  “用刀对付剑,刀当然占点便宜,不过双剑一刀,就算咱们吃点亏!”苏光光笑道。
  杀千刀闻言,抽出背上的青龙宝刀跃了过去。
  只见杀千刀双臂握刀对着沙氏双魔,恭敬地道:“晚辈万刀门弟子朱承戒向两位老前辈讨教高招。”
  沙氏双魔一愣,见来人如此恭敬以晚辈自居,自己倒不能让人笑话了,便双手抱拳,齐声道:“小子!你小心“了”宇沙氏双魔还未出口,杀千刀已冲了过去。
  青龙刀法三绝招,同时使出。
  这时青龙宝刀青光璨璨,劲气呼啸,天地仿佛也被这股狂傲气势震慑。
  “啊!”两声惨叫传出。
  沙氏双魔一左一右飞出,双双倒在二丈外的空地上。
  但见沙虎手中大剑才抽出一半,半边头已飞离身躯。
  而沙豹更惨,右手才握在腰上软剑的剑柄上,身躯裂成两半,摔落两丈外抽搐着。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令人窒息。
  两名与武当疯、怪道人齐名的黑道高手,竟死在一名大胖子的手中,且连闪躲、抽剑的机会也没有,就报销了。
  杀千刀宝刀归鞘,拍着手,对着苏光光笑道:“老大!我没事了吧!”
  “很好!记嘉奖一个。”苏光光笑道。
  “啊!才嘉奖个小功?”杀千刀哇哇大叫道。
  “卑鄙、无耻、小人、下流!”霸王刀君怒吼道。
  “老大你用的台词,怎么他也会了?”衰尾仔吃吃笑道。
  霸王刀君深知沙氏双魔两人如一出手,阴、阳双剑合壁,想要杀他俩可要付出相当代价。
  但谁也没料到,朱承戒礼中有诈,就在沙氏双魔要大牌之际突然出手,青龙三绝刀本就是千古绝学,刀势一展有如飞跃青龙从四面八方齐来。
  沙氏双魔失了先机,又见青龙窜来而惊愕在后,就有如木头人般被劈了。
  “没办法,他们老以为我们是正人君子,不晓得咱们偶尔也会客串小人一下。”
  但见霸王刀君气得脚下皮靴已深陷于地下,瞪了花燕子许天良一眼。
  花燕子暗中吞了一口口水,走了过去。
  “衰尾仔,那是我花师叔,看来他已练了那本破秘籍上的武功,你可要小心了。”
  衰尾仔拔出桃木剑走出之际,苏光光又道:“衰尾仔,他那只老鸟已经被我割了,你可不要专找他老鸟,不然你会失望的。”
  小猪哥这番话有如一根针刺入花燕子心中般,但见他气得脸色铁青,狂吼一声,一招“五彩掌法”全力拍出。
  衰尾仔冷哼一声,不守反攻,剑实发出丝丝之声,如星雨般飞刺花燕子全身大穴。
  花燕子使出“蝶燕身法”,想跳出衰尾仔绕体旋飞的剑圈,但他这下可用错地方了,“蝶燕身法”对衰尾仔来说太熟悉不过了。
  登时花燕于陷入危机之中,在剑圈之中许多招式难以施展出来。
  “花输输,你的迷香省点用吧!小猪哥让我闻了许多,所以我不会怕你的无影迷香,你老还是留着“自杀”用吧!”衰尾仔笑道。
  “老乌龟,你也太小人了吧!”苏光光大叫着飞向打斗中的衰尾仔。
  原来霸王刀君,猝然发难,跃向花燕子想一掌击毙衰尾仔。
  “蓬!”一声。
  小猪哥与霸王刀君两人就在衰尾仔、花燕子上头,硬碰了一掌,双双倒飞而出。
  “哇!”一声。
  只见花燕子有如发疯般,浑然未觉衰尾仔已退出了战圈,犹在原地发掌跺脚,将地面踢得一坑一洞的,尘土沙石劲射。
  “怎么会这样?”杀千刀道。
  苏光光指着霸王刀君道:“都是他害的!”
  原来衰尾仔虽然抢得先机,但花燕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想分出高下,至少也得打个一二百招之数。
  所以霸王刀君飞身而出,想尽快解决这场平分秋色的拖拉战。
  他与苏光光无巧不巧在两人搏斗上空硬碰了一掌,就在苏光光倒飞之际,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掉落于两人之间。
  花燕子一看上头有劲气击来,使出无影脚,双脚连环踢出。
  高手相搏最忌讳的便是分心,花燕子一双照子就在剑光一晃之下,已被衰尾仔刺瞎。
  “花师叔!快回来,前面是……”
  “啊!”一声。
  苏光光话未说完,便见花燕子乱踢乱打,一脚踏空,摔落万丈悬崖。
  花燕子摔落万丈深渊一刹,苏光光已吼道:“兄弟们!冲啊!换我们展开车轮战累死老乌龟。”
  但见苏光光扑向霸王刀君,脚下使出“散形身法”双臂使出了在猪哥庄所学的招式。
  这些招法如在小猪哥刚出猪哥庄时,在霸王刀君面前耍,可就寿星公吃砒霜!
  但此刻茧变过后的苏光光,随手一挥,已是威力惊人,苏光光一上手却使出内力对内力的打法,缠住霸王刀君,加上不连贯的招式,倒也迫得霸主刀君使出全力。
  “蓬!”一声。
  苏光光倒飞而出之际,衰尾仔、杀千刀已递补上去;不让霸王刀君有喘息的机会。
  此刻霸王刀君的“混元魔功”已练到刀剑不入之境。
  杀干刀、衰尾仔锋利刀、剑亦奈何不了他,两人才走过二十招,已中霸王刀君一掌,口吐鲜血,倒在二丈开外爬不起来。
  “低路师,还逞强,让你俩和我一样,身上挂着厚铁板,你们不要,这下可知苦了吧,而连我中他三掌不就还好好的!”苏光光拉开衣服露出身上一寸厚的铁板,嘿然笑道。
  霸王刀君还以为他已练到金刚不坏之身,连中他三记魔掌却没事,原来是这么回事。
  “小子!本刀君要将你碎尸万段!”霸王刀君厉吼道,飞身扑了过去。
  霸王刀君已知小猪哥身上披挂着厚铁板,便使出“隔山打虎成功”,掌力蓄劲不吐,只要有机会被他按在铁板上时,掌力一吐,便能穿过铁扳伤及小猪哥的内脏。
  “隔山打虎”的内力虽很厉害,中掌者不死也只剩一口气等死,但他唯一缺点就是太耗费内力。
  苏光光的散形身法勾出七条人影,缠绕于霸王刀君身边,霸王刀君怒吼连连,本性暴露无遗,一心一意要打中苏光光一掌就好,只要一掌就够他受的。
  霸王刀君不知不觉已发出了五十拿,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呼吸急促。
  “蓬!”一声。
  霸王刀君惊觉内力消耗过多之际,忙闭上双眼,听声辩位地击出一掌。
  小猪哥真是乐极生悲,左肩上被霸王刀君击中一拿,飞了山去。
  “畦!”一声。
  小猪哥扶去嘴角上血迹,奸笑道:“老乌龟,你也会累啊,足见你老了,不中用了。”
  霸王刀君狂啸一声,朝着小猪哥扑去。
  小猪哥狂吼着,身形旋于半空:“千魔手”已然出手劈向霸王刀君。
  “蓬!”一声。
  一条血迹拉得长长的,随着小猪哥倒飞而去。
  苏光光一摔落地面,也不顾浑身是血.身子一旋又跃于半空,使出“千魔手”。
  霸王刀君嘿然一声道:“老夫倒要看着你能使出几次千魔手!”
  小猪哥又冲空一击,摔出一丈外。
  但见霸王刀君左脸颊被苏光光掴了一巴掌,肿胀起来。
  霸王刀君此时也累得大喘,得先调息一下,他见小猪哥全身是血,摇摇欲坠地爬起未,不禁冷笑道:“小子!你没有新招了?”
  “你想看新的就等一下,我会让你如愿的!”小猪哥哑声叫着,跌跌爬爬地走向杀千刀之旁。
  苏光光抽出杀千刀的青龙宝刀,喘息地道:“妈的姑隆!平时这刀轻轻的,怎么一下变得这么重!”
  只见苏光光左手握刀却把刀扛在左肩上,右手拿着金龙角剑,醉步连连地走到霸王刀君五尺处停步。
  “喂!绿帽老乌龟你准备好了没?我小猪哥要出新招了!”
  霸王刀君冷哼一声,散乱长发根根竖起,全身立时变成青蓝色。
  而苏光光好似对着敌人投降般,左刀右剑高高举起,还大喘咀嗯有声。
  突然两人狂啸一声,对扑而上。
  “哇!”一声。
  达摩祖师留给小猪哥的“天绝地灭”一招刀剑合壁,在苏光光没力气使出之下,犹见威猛。
  只见霸王刀君的右肩被金龙角剑刺穿,鲜血顺着剑尖滴于地上。
  霸王刀君右肩中剑,而苏光光更惨,腹部被刀君打中,口吐鲜血地跪了下去,就跪在老魔头的面前,头就靠在刀君的大腿上,双臂抱腹地吐血。
  -------------
  幻剑书盟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