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章 金龙双匕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老帅哥还真像顽童破,特地跃到山下砍了一支比苏光光还长了七尺的一丈五钓竿回来。
  苏光光见他弄好鱼线甩竿下水,便叫道:“你下山去只欧了一根钓竿回来?”
  “是啊!”老帅哥道。
  “我的天啊,你就不会顺便情些菜食回来填一下肚子?”苏光光叫道。
  “啪”的一声,老帅哥打了自个后脑一下,笑道:“对呀,我只想到赶快回来呀,怕这段时间被你注死钓上一尾,那我岂不吃了大亏!倒忘了摘些小果回来。”
  “哦!我真是输你很多!”苏光光摇头苦笑。
  “别像吃了农药般直摇头,快钓鱼吧!”老帅哥兴致勃勃的。
  说钓鱼倒不如说两个人在甩竿比赛,湖4中鱼儿依然跃出水面耀武扬威,老帅哥那根一丈五的钓竿也是“无啥路用”。
  苏光光钓不到鱼可以“牵拖”(理由)一大堆,带着半罐虫饵以处游湖。
  结果也是无路用,鱼儿不吃就是不吃,钓到傍晚两人还是两手空空,全躺在岸边休息。
  苏光光倒卧于湖岸边,手上拿着一支草枝无聊拨动着湖水。
  突然
  由于湖水被苏光光拨动下,湖壁上一个小洞穴突然游出一只背上有金丝二寸长的怪水蛭。
  苏光光用枝干戏弄那水中水蛭,冷不防一条大鱼在水中无声无息地冲了过来,一口一张将那条怪小蛭吞了下去。
  “哗”的一声。
  那条足有一人高的大鱼吃下水蛭后,一个翻身往水底沉去,溅起一大瘫水弄湿了苏光光的衣服。
  苏光光吓了一大跳,跳起来之际,老帅哥已叫道:“哇!好大一条鱼,我还以为你钓不到鱼跳下去自杀呢!”
  苏光光笑道:“老帅哥把屁股洗干净等着吧。”
  老帅哥一见他那边有动静,忙来个大搬风移到苏光光那边插上一脚。
  苏光光便把地盘让给他,自己走得远远的。
  只见苏光光移到十丈远后,甩竿又仰卧着,只是他的中用两支枝干当筷子在湖水中拨动双眼睁得好大注视湖面。
  果然一只长有二寸红色金丝的怪水蛭,不堪湖水波动从湖水中游了出来。
  苏光光那双枝筷迅如闪电插入湖中,很容易地就来起那只大水蛭。
  苏光光心中喜道:“原来它们喜欢吃这东西,不喜欢异味。”
  “哎唷……”
  原来苏光光将那条大水蛭夹放到岸边,收起钓竿之际,却没想到他用二指想抓那条水蛭,却被水蛭蠕动附在食指上。
  这怪水蛭一贴在苏光光指头上,马上吸取苏光光的血,且吸的很猛。
  苏光光又觉伤口麻麻的不痛不痒,体内鲜血就似有一股强力吸力大量迅速地流动着。
  当苏光光使出一指禅功力,将那只水蛭弹落在地面时,只见怪水蛭几乎涨了一倍有余,色泽更加鲜艳。
  苏光光弹落水蛭后,手指上流出几滴黑血,不禁道:“看来这水蛭剧毒无比,好在我吃下铁莲花百毒不侵,不然这下可得不偿失。”
  苏光光用枝筷夹起水蛭,用鱼钩想穿过水蛭身体,却穿不过,只好运出内力,才把水蛭勾上鱼钩。
  苏光光自哺道:“妈的姑隆,你的皮比我还厚,只可惜你碰上我小猪哥只好认了!”
  苏光光立起钓竿抛出,人都还未坐下,冷不防钓竿从手中脱手有如箭矢般斜插入湖中。
  “哇!钓到大鱼了!”苏光光口中大叫着,就靠着手腕上那条伸缩自如的兽筋与湖中大鱼大车拚!
  这一吼可把老帅哥给吼过来了。
  “小心!别硬拉啊。”
  看老帅哥又急又兴奋样好似自己钓到似的。
  那条大鱼还真神勇无比,力道无穷。
  苏光光又接上老帅哥的兽筋加长拖拉距离,折腾了两个时辰,天都黑了,还投看见到底钓到什么大鱼。
  “哇!真爽!”苏光光大笑道。
  “小猪哥,换我爽一下好不好!”老帅哥急道。
  “不行,人家说钓到鱼的那一刹那及拉鱼可是最刺激不过的了,千金也买不到!”苏光光吊他胃口道。
  “那我以一套无影手及猿跃猴扑身法和你交换。”老帅哥急道。
  “抹当(不行)!”苏光光道。
  “再加一套我压箱本领剑招总可以了吧!”老帅哥急道。
  “不行!我要自个儿独享!”苏光光专注地头也不回道。
  只见老帅哥有如抢不到糖吃的小孩一付委屈样,翘起嘴巴足可吊起十斤猪肉,低声裒求着。
  “哎呀!烦死了,拿去啦!”苏光光被他烦得把腕上的兽筋带塞在老帅哥手上。
  老帅哥连声谢也设说,拉着兽筋带与湖中那条大鱼拚了起来。
  那条鱼真有够力,老帅哥折腾到次日清晨,才看见那条全身金亮足有六尺长:粗如水桶的大鱼隐隐浮在水面上。
  “老帅哥,该换人了吧!”苏光光这句话不知说了几百遍了,看来他也一夜未睡了。
  “不行!你这种新卡会让鱼跑了,那我这一夜岂不是白忙了!”老帅哥口中说着,神情却如到了忘我境界。
  “他妈的,老帅哥一生钓鱼无数,就这条最够看及难缠!”
  此时苏光光突然灵机一动,忙道:“这鱼就交给你了,要是鱼逃了,我绝不放你干休!”
  “放心啦!我如让它跑了,我就叫你阿公!”老帅哥笑道。
  苏光光笑了笑便跑开了去。
  当苏光光抱了一堆药草回来时,只听老帅哥叫道:“啊!线断了!”
  只见老帅哥口中叫道,身形却已拔高二丈,手臂—抽将钓竿从湖面上抽回去之后,一掌拍出。
  但见钓竿尾部受了老帅哥一掌之力,往湖中翻涌水波速如闪电射去。
  上回钓鱼不成当鱼刺,这回老戏又重演了。
  只风湖面被染得红红的,那条大鱼也够衰,被老帅哥的钓杆射中间部浮出了水面。
  “妈的,早知如此,我就来这招了,害了耗费了一夜的时间!”老帅哥拖着筋带将大鱼拖回来口中叫道。
  “哼!早知道世上的人都发财了。”苏光光笑道。
  这会儿两人乐得不嫌腥臭味,一个拉头一个抱尾地将那尾足有百斤重的大鱼抱到了湖岸边。
  老帅哥迫不及待地发出一掌就把地上击出一个大坑洞,忙奔到一处草堆房,抱出了锅呀铲的,连木柴用脚踢过来。
  苏光光见了道:“老帅哥你是多久没吃鱼了?”
  老帅哥笑道:“没二年也有四年了。”
  “等一下,你要干嘛?”苏光光叫道。
  老帅哥手中晃一支晶亮的匕首道:“杀鱼去鳞,来个活鱼人吃!”
  苏光光道:“杀鱼是可,但不必去鱼鳞。”
  “奇怪了,不去鱼鳞怎么吃鱼?”老帅哥道。
  “我自然有办法,我要将它制成旗拿去外面扬一下!”苏光光笑道。
  “哼!钓一条鱼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我,这鱼早就跑掉了!”老帅哥悻然道。
  苏光光接过老帅哥塞过来的锋利匕首,便开始剖鱼,而老帅哥忙上忙下地准备料理烹调。
  结果这只大鱼只剩下一张带头的鱼皮浸入于药水中。
  这条大鱼肉,煎、炒、炸、蒸足可十二吃之多,难能可贵的是这条大鱼的肉鲜嫩,可不像老鱼肉粗的很。
  一老一少吃得肚子涨了起来,倒卧在草地上,用细鱼骨刺剃着牙齿呢。
  “老帅哥,你好像要来之前什么锅呀、香料都准备好了。”苏光光道。
  老帅哥笑道:“当然喽,你以为抓金龙好似在抓怩鳅那么简单,我在出发前早就计划详了,怎么,我料理的鱼好吃吧!”
  “赞!”苏光光翘起大拇指笑道:“老帅哥那一手手艺我看连宫中御厨也比不上。”
  这回小猪哥拍马屁可拍对了地方,只见老帅哥乐得什么似的。
  此时苏光光好笑道:“老帅哥你屁股洗好了没?”
  “洗屁股要干嘛?”老帅哥问道。
  “哎呀,你记性真差,忘了咱们的约定,钓输的人要被人踢一脚!”苏光光道。
  “好嘛!谁叫我输了却赚了一顿饱,还是很划得来。”老帅哥拍拍屁股还真的把屁股翘了起着。
  苏光光站了起来,还真老实不客气地大脚一起踢了过去。
  “哎唷!老帅哥你耍赖不成!”苏光光没蹋到大叫道。
  老帅哥回头对他扮个鬼脸笑道:“奇怪了,我屁股又不是死的当然会闪啊!有本事你来踢呀!”
  “好哇!你来阴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苏光光叫着人直冲了过去。
  一刻钟后。
  只见老帅哥闪躲不出方圆一丈,苏光光什么压箱本领都使出来了,连碰人家一下也没有,累得轻喘。
  苏光光心中暗道:“奇怪,他的身法很像我练的蝶燕身法却又比蝶燕身法儿神奇,我连边都沾不上。”
  此时老帅哥叫道:“小屁点,我已走了一遍,再二遍你要是还踢不到,我可不跟你玩了!”
  苏光光闻言才恍然悟到,这老帅哥原来是在教他身法,使马上收敛心神,回想着老帅哥的步法,双目注视着老帅哥的步法。
  “哈!小子要得,我先走一次你就能记十三成,注意看了!”老帅哥口中念着,身形却加快了许多。
  原来老帅哥看过小猪哥施展蝶燕身法,恰是他猿跃猴扑所有的轻灵,而蝶燕身法轻灵有余却又缺了猿跃猴扑的利势。
  老帅哥这些天使把这两种身法溶成一休,使它有蝶燕般轻飘,燕子穿梭之能,猿猴跳跃的速捷狼扑之势又留后路的闪势。
  老帅哥连续使了五六次修正了一些步法,一一告诉苏光光应变之道。
  如此一来两人练了三四个时辰,东方已露白,只见两人越来越快速,你闪我追,我躲你攻的,两人身影幻成好似十几个人有追逐般。
  “看镖!”苏光光吼道。
  “哎唷!”老帅哥叫道。
  “哈!这下我可踢到了!”苏光光笑道。
  只见老帅哥摸着屁股哇哇大叫:“不算。你使阴的。”
  苏光光哼笑道:“我只是说说又没射出飞镖,谁叫你被这一唬,自己屁股碰到我脚上来的。”
  “不玩了!”老帅哥说着,便走到锅旁,来个鱼肉煮清汤,饱餐一顿。
  老帅哥道:“这么多鱼吃个十天也吃不完,明天可会坏掉了。”
  苏光光笑道:“这还不简单,咱们结个草篮,将鱼肉放在草蓝丢到外山壁来个冷冻不就得了。”
  老帅哥拍手叫道:“对呀!外头有个天然冰冻库,我怎么给忘了,还是你聪明。”
  苏光光得意道:“当然喽!不然我在猪哥庄怎么混得下去?”
  老帅哥忙道:“小屁点,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商量什么?”苏光光问。
  “让我当你的师父加入你们跑路族的一员好不好?”
  “不行!你大……年轻了,加入我们跑路族我们玩不起来!”苏光光道。
  “不会啦,你们就叫我老幼齿仔,当最小的,就好了。”老帅哥道。
  “不行!人家会以为我们没大没小,不知敬老尊贤。”苏光光又道:“再说,你还有茶北,曾孙子等着你回去享清福呢。”
  老帅哥点头道:“说的也是,这回我负气离家出走,而我这把年纪的再出去兴风作浪,不给人家笑死才怪!”
  苏光光道:“是啊!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该回家一趟了!”
  老帅哥忙道:“这样好了,我把一身武功传授给你,你替我出去江湖上玩,再回来写报告心得给我!”
  苏光光笑道:“不用传我武功,我有空就会去看看你,写报告心得。”
  老帅哥哼声道:“凭你那三脚猫功夫,要等你写心得报告,可能我要等下辈子了。”
  苏不光光笑道:“闯江湖又不是全靠武功,古时三国时代孔明先生不就以文智统领三军!”
  老帅哥高声道:“他就是没学武功才会英年早逝!”
  苏光光道:“强词夺理!”
  老帅哥怒色道:“你真的不学?”
  苏光光摇头道:“不学!”
  “好!那你就天天挨打。”老帅哥哼声道。
  从此老帅哥说话,见了面就打,连睡觉也来个偷袭。
  苏光光为了闪躲老帅哥的追袭,没有好吃好睡的一天。他为了闪躲老帅哥的攻击,无形中却学会了无影手参杂着蝴蝶散手,使得蝴蝶散手更具威力、迷幻。
  就连老帅哥的神出鬼没、神威赫赭、万神天尊,三招剑术也全学全了。
  这位师父只找徒弟的教法,还真有效,只是苦了徒弟,累了师父。
  时光就在苏光光天天哇哇大叫喊痛声中飞逝。
  如今小臭头也已恢出家之身,只是在他身上多了一条似蜈蚣的疤痕。
  天未亮时光。
  苏光光一昕到细微的脚步声,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只见老帅哥离他二丈站在那儿地笑着。
  “人家是棒下出孝子,我是拳下出佳徒,不错,能在二丈外发现我的声息,放眼天下,想偷袭你的人廖廖无几了!”老帅哥满意笑着。
  如今老帅哥见苏光光不简单了,有时一百招之下才能打中他二三下。
  苏光光笑道:“老帅哥你是不是想运动了!”
  老帅哥道:“我的三脚猫招式都传给你了,要不是你内力太差,放眼天下想要杀你小猪哥的人不如自杀算了。”
  老帅哥又道:“明儿就是中秋月圆,亦是那只独角金龙出现之日,你带着小臭头躲得远远的,别让它嗅到你们的体味又让它溜了。”
  苏光光忙道:“我可没役这本事背着小臭头能安然无恙下山去。”
  老帅哥道:“我早已想到了,我就在你们所立的山壁凿了个足以让你们两人容身的洞穴,你们就躲在那儿,过了今天就知是我帮人家洗脚还是人家帮我洗脚。”
  这些日子以来,苏光光已摸清了老帅哥的臭脾气:“好!”苏光光点头背起了小臭头掉头就走!
  暮色西沉,升起一轮明月与湖面相映。
  但见那轮洁白皓月移到湖面中央之际,湖中央的那柱喷泉突然喷起五丈高,朔面四周有如下雨般,而整座山也开始振动起来。
  突然一声如牛叫的低沉“唔”叫声响起。
  随之便见一颗有如鸡蛋般大小,光芒耀眼的圆珠冲上了粗大的喷泉水柱的顶端。
  就在水柱中若隐若现地似有一条金光闪闪的五爪独角怪兽,随着水柱而现身,两颗绿芒芒的眼睛不时上下左右从小幕中观看着四周的动静。
  那条金龙怪兽在水柱中不安地低鸣巡视良久后,才仰头大口一张,从口中射出金黄色气体,将在水柱顶端那颗闪帽金珠顶起于半空中与一轮明月相互辉映。
  终于
  就在那颗耀眼金珠在半空中蚕吐之际,岸边一条人影有如闪电般激射而去。
  那射来人影正是神剑仁帝风枫老帅哥。
  只见他一跃五丈在水面惜力,身形更遣地冲向小柱,手中一条天山千年蚕丝已上手套住怪兽的独角。
  一声低沉,使得大地为之震动。
  那条金龙怪兽就在老帅哥惜力于水面之际,已闻到异味,马上一翻身,两颗惨绿光芒的眼睛盯着冲来的老帅哥,狂吼不已。
  就在老帅哥手中千年天山蚕丝套入强劲力道的水柱之际。
  只见怪兽身形往上一升,老帅哥的套结蚕丝已然失手无法套住独角上。
  金龙怪兽见老帅哥冲来,如电巨目猛然怒睁,龙尾穿过水柱拍向老帅哥。
  老帅哥扭腰拍掌,避开金龙怪兽的攻击,并顺手在它如鱼尾般的龙尾拍下一掌。
  “他妈的,这条怪兽两次抓不成都成精了!”老帅哥叫道。
  正当金龙怪兽忍着鳞角上一记痛击,仰头想收回半空金珠之时。
  突听一声童稚清啸道:“我来了!”
  只见一条身影利用喷泉上冲式,整个人被冲到水柱顶上,身形一跃双手往金珠抱去。
  “小屁点!”老帅哥惊叫道。
  原来从水柱下一冲面上的正是小猪哥苏光光。
  苏光光带着小臭头到外面洞穴后,只见洞穴凿成一个L形,使得强劲山风无法直接吹人,苏光光安顿好小臭头后,便悄悄溜到湖岸边,披上那张大鱼的鳞皮,无声无息潜游入湖。
  老帅哥全神专注于湖中小柱的变化,才让苏光光学着二十四孝中披鹿皮取乳的孝子,只是他披鱼皮不知要取什么碗糕(什么东西)。
  但见
  一冲而上的苏光光接近耀跟金珠之时,伸出手臂想抓住金球。
  不料看似沉重异常金珠好似有灵性,竟能往旁一闪,轻飘飘有如棉花随着苏光光手臂细微气流流动而飘忽不停。
  在这一瞬间,苏光光边使三招无影和加蝴蝉散手,却也投抓住金珠。
  “妈的姑隆!你给我乱飘,我就来具大龙吸水!”苏光光叫道。
  只风苏光光大口一张,猛力地吸。
  这招“大龙吸水”创新招还真有效,只见在他面前二尺飘忽不定的金珠经他这一吸,有如闪电般射向苏光光口中。
  “哇!我会被噎死!”苏光光心中暗道。
  原来苏光光初学乍练又吸得太猛,一颗如鸡蛋般大小的金珠卡在喉头上。
  那金龙怪兽见自己千年内丹被人吸入口中,咆哮不已冲向苏光光。
  “小心!”老帅哥叫道。
  苏光光喉中卡着金珠上不上,下不下的,只觉金珠在喉头上一直发热,这一惊就忘了身形只靠一口真气跃于空中。
  此刻真气一泄,苏光光身子往下坠,好似自己对着怪兽独角插下。
  苏光光猛听老帅哥吼叫,忙双脚一甩横腰一闪,有惊无险过独角一刺,“扑通”一声掉入湖中。
  “笨蛋加三级,你不会使出轻功跃开!”老帅哥口中叫着,一手拉住苏光光。
  “晤!晤!晤……”苏光光说不出话来比手划脚。
  “唔什么晤!听不懂啦!”老帅哥叫道。
  此时只见粗大如水桶的金龙异兽,来个泰山压顶,龙身一倒,往老帅哥及苏光光身上压去。
  “哇!压死人喽,快逃!”老帅哥大叫道。
  “啪”“哗”一声。
  水花四溅!
  老帅哥是逃开了,他不知道苏光光口中卡住金珠无法提气,故没助小猪哥本臂之力,自个逃开了。
  苏光光见黑压压庞然大物压过来,心中暗叫道:“糟糕了!”
  苏光光身子有如被重物一压往水中沉去,在小中大口一张喷出鲜直连金珠也喷了出来。
  “还好是在水面上,要是在地上我可被压成肉酱了。”苏光光暗叫道。
  但见眼前金珠若沉若现地就在自己眼前,而金龙异兽也旋身往金珠冲去。
  苏光光见金龙异兽张开大口,便觉湖水往它口中流去,水中金珠已缓缓流向它。
  “妈的姑隆,要吸大家一起来吸!我可不会吸输你!”苏光光心中暗叫着,也嘟起嘴运起功力往三寸外金殊吸去。
  “妈的姑,算你赢啦,我肚子全灌饱啦,不玩了!”苏光光暗叫道。
  只见金珠在两股吸力下直在原地打转,苏光光双臂往前一抱,便把金珠塞人了口中。
  “寻不起啦,谁叫你妈妈不把你的爪生长一点!”苏光光暗笑道。
  金龙异兽见千年内丹又落入别人口中,盛怒之下,张开了血盆大口冲了过来咬向了苏光光。
  “哇!他妈的,老帅哥是在干嘛?”苏光光就在金龙异兽造成一股漩涡中猛翻猛旋的。
  苏光光骤觉胸前一痛,已被金龙异兽抓出了三道血痕,破衣、鲜直在水中四处漫开。
  “妈的姑隆,你要完了,竟敢对我小猪哥非礼!”
  苏光光心中叫骂着。
  小猪哥连低头看一下伤口都投有,便见金龙异兽一张巨口利齿咬来。
  他本能地双脚一蹬,想往上进去,好运的双脚蹬在那张鱼皮的鱼头上,才躲过一咬,却整个身子撞向金龙异兽近五尺独角。
  苏光光就死命地抱在独角上,双脚乱蹋地踢中金龙异兽的右眼。
  金龙异兽痛得猛烈地甩头,想将独角上的苏光光甩掉。
  只见苏光光还对金龙异兽行礼,口中含着金珠,咿晤地道:“没办法,人家的角都生在头上,你却生生在双眼之间,以后叫你妈要改进下,或是你自己去美容整形一下。”
  只见金龙异兽将头摆向爪边,想用爪子抓住苏光光。
  苏光光背上又被它抓出二道血痕,一气之下就往它眼睛用踢一脚,那只金龙异兽眼睛一痛,顾不得用爪子抓苏光光了。
  “嘿!这招还真管用!古有弊咤三太子骑龙飞天,今有小猪哥抱龙角水中游,蛮惬意的嘛!”苏光光暗笑道。
  苏光光此时见到老帅哥不禁叫骂道:“妈的姑隆,你是在打龙还是在替它抓痒,人家一摆尾你就被人当皮球拍了出去!”
  这句话如被在一丈外的老帅哥听到,他不呕死才怪I他可是为了小猪哥的生命安危,拼出了全部吃奶的力气,用他强劲的掌力拍向金龙异兽党身鳞甲上。
  金龙异兽受重袭,加上双眼之痛可是更加忍无可忍,更加咆哮在湖水中翻滚着。
  此刻老帅哥累得轻喘,又不见小猪哥身影,心中那份急样,人见人知。
  就在他到处在湖面搜寻苏光光的身影时,一个失神被狡猾金龙异兽的龙尾扫中背部,整个人往前冲。
  金龙异兽见机不可失,多杀一个少一个的心理,头往下一沉,一只独角对准冲飞过来的老帅哥。
  苏光光当然看到了,便大力往合起眼皮的金龙异兽双睛踢去。
  苏光光连踢了二三下,那金龙异兽痛得无法忍受,才猛把头稍仰起。
  “哇!人肉墙撞来了!”苏光光心中惊叫着,忙一旋身用背部抵住飞来的老帅哥,不让他撞在独角上。
  “嘭!”一声。
  “晤!”一声。
  老帅哥不愧一代高手,撞上苏光光背部后,便身子一旋到了苏光光对面,两人中间隔着一尺粗的独角抱在一起。
  “小屁点,你没死啊?”老帅哥兴奋叫道。
  苏光光苦笑道:“你可以为我准备棺材了。”
  “为什么?”老帅哥脱口道。
  苏光光叫道:“妈的姑隆,你还问为什么,你刚才那儿不撞,偏偏往我头上一撞,害我咽喉撞上怪兽独角,把口中含着的金珠子吞了下去了。”
  “那你现在感觉怎样?”老帅哥急问。
  “肚子烧烧的而已!”苏光光道。
  “快把它吐出来啊!”老帅哥叫道。
  “妈的姑隆,你以为我会变魔术不成,你自己试试把一颗完好鸡蛋强吞下去,看你吐不吐得出来!”苏光光叫道。
  就在他俩对话之际;那金龙异兽在湖水中一滚,翻了不知有好几回了,湖面一阵轰隆巨响,带起九丈高的水柱。
  还好苏光光一见金龙异兽一颗头想移向爪边抓向他们过来,他就蹋它一脚,痛得它咆哮痛苦连连。
  突然
  “哇!树倒了快逃呀!”苏光光叫道。
  不知为何,就在金龙异兽猛烈甩头下,它那生在双眼上的独角突然从根部断落。
  苏光光与老帅哥两人就抱着独角在金龙异兽一甩之下,有如流星般摔落于五丈外的湖水中。
  “哗”的一声。
  苏光光与老帅哥两人从湖水中浮出吐水。
  “咦!奇怪,那条金龙呢?”苏光光叫道。
  只见湖中央喷成五丈高的大水柱,如今又回复先前那样五尺高,湖中静悄悄的,哪还有金龙异兽的影子。
  原来金龙异兽与他俩缠头了将近一个时辰,此时天空圆月已偏西。
  金龙异兽失去千年内丹过久,身体起了变化,不仅长在双眼间的五尺长角由根部掉落,且粗如大水桶长二丈大的身躯如缩水般缩成碗般粗细一丈长的身躯,恶狠狠望着被甩抛于半空两人一眼后,迅速沉人逐渐力衰的水柱里,游向它所知之处。
  老帅哥望着湖面四周,道:“可能它千年道行的内丹被你吞下,失去功力,而天上明月已偏离峰顶,它不得不回到居穴继续修行。”
  苏光光促狭点头道:“嗯!可能它蒙主恩宠去当水龙王神了。”
  “可能你的头啦!你还不快游回岸边去治伤!”老帅哥敲了他一记响头道。
  “奇怪,刚才还是硬得像石头,怎么现在软软的像麻薯一般。”苏光光手中拿着金龙异兽的独角道。
  只见好五尺独角脱离龙体之后,缺口还流着白色的汁液,且软软地有如猪大肠浮在水面上。
  “哇!快点,等它缩了,我可就去了了了!”老帅哥叫着,忙夺过苏光光手中独角,施展轻功飞速跃回岸边。
  当苏光光游回岸边后,便见老帅哥从草中拿出一个长方形秩盒子。
  老帅哥打开铁盒子,只见铁盒子凹下部分是一只长剑的模型,老帅哥就将已逐渐收缩的金龙独角塞进铁盒凹处,再将铁盒盖起来。
  苏光光正想问他在干嘛,口未张突觉腹口如鸡蛋般大的金珠被腹中酸液溶破,刹时腹中有如吞下一块火铁般。
  “哎唷……老帅哥……救命……”苏光光痛得双手抱着肚子蹲了下去。
  老帅哥忙扶着他道:“怎么了?”
  “肚子……肚痛……很……痛!”苏光光痛得眼泪都下来哀叫道。
  老帅哥扳开苏光光的双手,只见苏光光肚子涨得有如身怀六甲要生小孩的孕妇般,且肚子烫得如一团火般。
  老帅哥运气查探苏光光的经脉,只觉那股热气直往他丹田穴聚集。
  老帅哥忙道:“小猪哥忍着点,坐好把体内丹田热气蔬导至全身经脉上。”
  苏光光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打坐,好使出蜕变神功心法,将腹中热气疏导向任,督二脉游走。
  老帅哥见苏光光一身漫淋淋的衣服,不时发出小蒸气,接着干了的衣服好似被风吹日晒过入融化一片片地掉了下来。
  最让老帅哥目瞪口呆的是,苏光光赤裸裸的身上隐隐发出金铁般的光芒耀射一闪即逝。
  老帅哥自喃道:“这岂不是金光戏中的金光闪闪,瑞气十条。”
  苏光光钓得湖中大鱼的秘招暗藏了起来,害得小臭头与老帅哥两人,近来天天吃着酸涩的水果充饥。
  小臭头对着老帅哥道:“没想到猪哥老大福大命大,竟然误吞了金龙异兽的千年内丹,一下子增加了一甲子功力,且缩短了蜕变神功第二层的蜕变,看他这样子不出今晚他便可破肾而出了。”
  只见苏光光又把自己一张皮涨得鼓鼓的,从薄皮中可看出苏光光呼气动态。
  “他妈的,才十六岁小屁点一个,竟有六十岁的功力,这小捣蛋一出江湖,不会搞得别人七哭八笑才怪。”
  小臭头道:“看来我师父看人真准,只有他能保护我完成任务。”
  “原来这小屁点早就被达摩看中了,怪不得他有如九命怪猫般,打也打不死!?”老帅哥道。
  小臭头回想和苏光光一起的时光,经历了那么多的凶险都能一一逃过劫数也真是玄奇。
  此时老帅哥又道:“奇怪了,达摩祖师既然看中这块好料,为何不收他为徒?”
  小臭头道:“师父说他与他无缘,况且武功万流同源,又何必入空门单求武功的剑峰造极!这不就与他祖师慈悲济世教人想违背吗?”
  老帅哥哈哈笑道:“听你的口气,真的吃多了你师父的口水,说话口气完全一模一样!”  蓦地“砰”的一声。  有如燃爆竹爆炸一般,震响云霄且四周狂风大作,吹得小臭头站不住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哇!这一睡好舒服喔!”苏光光赤裸裸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
  “哇,大家快来看免费的清凉脱衣秀哦!”老帅哥大叫道。
  苏光光听他这一喊,赶忙双手抚住那块肉叫道:“妈的姑隆,十六年的青春全被你看光光了!”
  老帅哥哈哈笑着促狭道:“那你要不要看看一百多年的老青春?”
  苏光光故意大呕几声,道:“你那老东西中看不中用。”
  “他妈的。”老帅哥说着,身形一闪往苏光光捉了过去。
  “小子,不错嘛:功力精进了许多!”老帅哥边打边笑道。
  此时苏光光也觉自己身手快捷许多,直体中内力源源不断,竟能一口气将老帅哥教的无影手使了一遍不用换气,且以前的一些精妙招式使来得心就应手。
  “老帅哥,我这套无影手使的不错吧?”苏光光道。
  老帅哥笑道:“还差我一大块,所谓无影手就是来无影去无踪,如闪电般变招,你现在不有些蛛丝马迹可寻,手臂挥舞不带起四周气流。”
  苏光光道:“你还不是一样,虽然我看不出你出手方位,但肌肤却可感应气流的异动,不然只有挨刀子的份了!”
  老帅哥笑道:“创出无影手的可能是神仙吧,不然要像彭祖活到八百多岁才有功力使不带起四周波动的气流!”
  “所以嘛!你是爱嫌摸嫌,我能练到这样已经不错了!”苏光光笑道。
  “是啊!你那小鸡鸡,会点头,一会甩头乱挥乱甩的是很不错!”老帅哥大笑道。
  “啊!非礼勿视阿!”苏光光抱着小命根使出新创身法闪出老帅哥追击大叫道。
  老帅哥耸肩道:“没办法,我是强迫中奖,我还担心看多了会长针眼,到时可要向你拿医药费加上精神损失的赔偿!”
  此时小臭头拿出他从湖面捞起的那张鱼皮,为苏光光缝制了一件金光闪闪的短裤丢了过去道:“把这裤子穿上吧!”
  苏光光一手接住忙转过身去,屁股朝向老帅他们俩,在老帅哥叫闹下手忙脚乱地穿起裤子。
  “哇!这裤子怎么那么紧,这一蹲下不就要穿帮了!”苏光光笑道。
  老帅哥道:“穿帮才有好戏阿!”
  此时小臭头笑道:“放心,那条鱼皮短裤有促缩性,不会穿帮的。”
  老帅哥笑道:“不卡意(不合意用)你自己去编一条草裤算了。”
  苏光光不放心地蹲了又蹲,原地跑跳一会儿才放心。
  此时老帅哥道:“小猪哥阿舍!这回你满意了吧?”苏光光问道:“什么是阿舍?”
  老帅哥笑道:“这阿舍是有钱人的别称,你看你边内裤都金光光闪闪的,不是比阿舍更阿舍!”
  此刻经第二次蜕变的苏光光,不但又长高了许多且壮了不少,尤其穿上那条崩紧的内裤,更显出男人阳刚的雄威气魄,只是他那肌肤太细白嫩肉有如婴孩般。
  苏光光摸着咕咕直叫的肚子走了过去,道:“老帅哥,你可以不可以再展手艺来个活鱼十二吃?”
  老帅哥哼了一声,往地上一旁的一颗果子抓了丢过去,道:“这个拿去吃吧!哪来的鱼,鱼还在湖中逍遥游呢!”
  苏光光接过手咬了一口如馒头般大,果皮黑黑的果子,不禁五官全挤在一起,呸!呸!
  连声。
  “这果子又酸又涩又苦,怎么吃嘛!”苏光光哇哇叫道。
  “吃不死人就不错了!”老帅哥道。
  小臭头亦笑道:“我们俩已吃了二十一天了!”
  苏光光道:“你吃素的当然投话说,怎么老帅哥也在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是不是?”
  老帅哥耸耸肩,一副无奈道:“没办法!我就是钓不到鱼,只好随他吃素了!”
  苏光光道:“你脑子该劈开来洗一洗,如今金龙异兽已死了,你还用钓的,为什么不跳去用抓的?”
  老帅哥哼声道:“我老帅哥一生吃鱼都是用钓的,为了维护信誉,哪能用抓的,这一来岂不成了捞男?”
  苏光光闻言,笑得在地上打滚,道:“我听过捞女,可投听过捞男,笑死人了!”
  “哼!笑死一个少一个小屁点!”老帅哥叫道。
  “小猪哥,什么是捞女?”
  苏光光笑道:“阿弥陀佛,你不能看,不能说;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
  幻剑书盟 扫描,武侠屋 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