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 十 章 欢喜冤家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苏光光哈哈大笑道:“我给你打了个结,你慢慢解吧!”
  飞锥加链条这门功夫,动如脱兔且刁钻鬼诡,可以鞭法伤人,锁敌方武器,内力深厚之人,亦能将链条当棍使,忽长忽短,忽硬忽软,使人防不胜防、只可惜苏光光住在猪哥庄,庄上便有一位江洋大盗是使这种武器的高手,所以苏光光依其缺点,攀于树枝上,使白袍人飞锥无用武之地.“叭”一声.一柱粗于手臂的横干硬被白袍人硬蛤折断,射向了白袍人,白袍人没把飞锥收回且用力过度,那枝横干不仅撞到自己胸前,且枝叶刮伤了自己的脸.苏光光在树上有如猴子般拍手大笑道:“老兄!你的脸可是被你老婆五指下山抓的?”
  一旁三名白袍人,一见自己兄弟还龇牙咧嘴地想解开缠绕在枝干上的飞锥,可真又羞又怒,没想到四弟一出手便栽在—名乳臭未于小子身上,这事要是传出,江湖还能混吗?
  飞锥四雄的老大使了一个眼色,三人便欺到苏光光近旁,霎时飞锥破空声大柞,三条飞锥有如恶蛇出洞,射向苏光光。
  苏光光哈哈大笑,改作倒栽葱,手一碰到枝干,一荡便已荡离险区,这回三名飞锥三雄可聪朋多了,一击不中便马上甩回飞锥。
  三名大汉及一名小孩就在大树上追追打打的,把衰尾仔三人当成废料搁在一旁。
  可怜的大树惹火了飞锥四雄,一棵枝吐茂密的大树,变成了—棵光秃秃的树干,苏光光就站在一枝硕果仅存的一桠小枝干上。
  飞锥二雄哼声道:“小子!这下看你往哪儿跑!”
  苏光光笑道:“飞锥笨蛋兄,古人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棵树不行,我不会躲到别棵去?”
  “对呀!栽怎么没想到!”飞锥二雄拍拍自个儿脑袋脱口道.“这就是天才舆白痴的分别,这儿少说也有一百多株大树,你们慢慢折吧!总有一天我可就无处可躲了.飞锥二雄点点头正待奔去,却被他大哥赏了个五百,斥声道:“少在这儿丢人现眼的,你是要杀人还是砍树?”
  飞锥老二死脑筋终于给硬转了回来,大吼道:“小子!快把东西交出来,本大爷留你一条活路!”
  苏光光笑道:“别来这套了,你们入抢了这玩意,除了你们兄弟之外,其它在场的人不跷蛋闭眼,你们哪能吃得饱睡得着.”
  此言一出,倒提醒了飞锥四雄,不禁瞄向衰尾仔三人.衰尾仔哇哇大叫道:“哇塞!乌龟咚,老大你够狠的,连我们也拖下水.”
  “这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伙全来运动一下.”苏光光坐在枝干上笑道。
  “老大你有够夭……”
  朱承戒一个“寿”字还未出口,飞锥四雄已分四个方位,飞链已然出手各攻一人.飞锥四雄老四解不开链条,干脆弃之不用,飞跃攻向苏光光,想以浑厚掌劲将他打下来.孙丽丽宝剑出剑连闪几闪才刺出一剑与飞锥相撞,刹时火星四溅,孙丽丽趁机柱宝剑望去,见宝剑抵挡飞锥毫无损伤,便信心大增,剑式一变欺身而上,以近搏攻其飞锥的短处.衰尾仔展开太极剑法,身如柳絮,柔软无比,穿梭于密网般闪光灿烂的锥链阵中.但看这个“死不变”
  的杀千刀,人家飞锥已经攻上来了,他还喊一声:“等我先拿刀!”,身于退了两步,还斯斯文文地卸下肩工时木箱.口中还念着该用几号刀.朱承戒还未打开箱盖,一只胳臂巳被飞锥四雄老二的炼条卷住,两人就僵在那儿来个拔柯比赛.四对四的单挑,苏光光使出八卦逍遥步,有如泥鳅般,让大个子的飞锥四雄老四打不到,而哇哇大叫。
  “喂!杀千刀的,我们都在拚命,称还在玩拔柯比赛,想得金奖啊!”衰尾仔大叫道。
  朱承戒拉得面红耳赤地道:“没办法,他死不放手。”
  此时飞锥四雄老大,也气急败坏地大叫道:“老二!你还不赶快解决那小子!”
  飞锥老二无奈道:“大哥,这死胖子硬是不放手,我就不相信拉不赢他。”
  “二哥,你不会冲过去一掌毙了他!”飞锥四雄老四大吼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飞锥老二嘿嘿笑道.“哎唷!夭寿哦,要放手也不通知一声……”
  只见飞锥二雄冲过去时,朱承戒一个用力过度,整个人往后跌下.这下情景又改观了,朱承戒身子有如一个球又绑着一条弹簧线般,飞锥二雄一掌把他打飞出去,不等他站稳,又把链条拉回再赏他一掌,“他奶奶的,你这死胖子你以为你肉多不怕打,今儿个我非把打抱得出油不可!”
  飞锥四雄的老二是个浑人,打得不亦乐乎,但他兄弟可看得惊讶这连.他们深知这老二向来打人不知节力,每次他们与敌方厮杀,想留下活口只要一碰上老二准会泡汤,如今却见他一掌少说有几百斤的掌力,却只把那胖子打得哇哇大叫不公平而已。
  飞锥四雄老大见四人加起来有两百岁之人,却无法于短时间把四名乳臭未干小子解决,便横心一起,大喝道:“飞锥阵!”
  只见飞雄四雄四人大吼一声,算准方位,拚全力猛收杀招,将苏光光四人倒跃之式来个四人大集合。
  只见飞锥四雄设定四个方位,老四也拿出另一条飞锥链条,配合兄弟三人舞起了飞锥.刹时苏光光四人耳朵听到的是飞锥“咻咻”响,眼见到四面成千百条金光闪闪的链条织成密网.衰尾仔忙道:“老大!这飞锥阵以四象为基,变化无穷,这下可不好玩了!”
  苏光光笑谑道:“不好玩就叫他们别玩了.”
  孙丽丽吼道:“咱们已到生死关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苏光光忙道:“你们三人先挡一阵,让我溜出去,我就有办法破阵.”
  衰尾仔苦笑道:“老大!你别先溜了,在外头喊加油而已.”
  苏光光嘻嘻笑道:“会啦!你放心,有机会我一定人家在吃米粉,我在一旁喊休(热)
  哦!……”
  苏光光忙道:“杀千刀的,你那只宝见刀可以出鞘了吧!”
  “不行!棋痴老前辈叮咛过,此刀非到生死关头绝不出刀.”朱承戒毅然道。
  “好,你等快死才出刀,赚一个来陪你抱刀好了!”苏光光道。
  “小心!来了。”就在苏光光大喊之际.只见四个方位射来飞锥,夹带飞啸破空之声,射向四人。
  当苏光光四人正待对付射来之飞锥之时,突然“当、当”两声,飞锥在半空相撞,本来对准苏光光的飞锥,经这一撞,转个方向射向左旁的衰尾仔.“哇”‘嘭”一声。
  苏光光四人反应不及,全被十几斤重的鸡心飞锥击中,衣破血流,背靠背地撞在一起倒下去.苏光光有铁衣护身只是破了衣服,而衰尾仔三人可不是了,嘴角已流出血来。
  飞锥一击而中后便马上缩回,飞锥四雄立时改变方位,把飞锥链条舞得更急。
  “咳!咳!老大会死啦!”衰尾仔哀哀叫道。
  妈的姑隆咚,我还好好地就咒我死!”苏光光叫道.“小猪哥,你还有铁衣护身,当然不会死,而我们可要翘了.”朱承戒叫道.“好了,不要闹了,小猪哥你还不快想办法?”
  孙丽丽叫道.“妈的!全养了这些酒囊饭袋,一碰到事全往我身上推,我又不是欠你们……”
  “来了,快闪,”衰尾仔大叫道。
  “哇!老大,你有够天寿……”朱承戒叫道。
  、原来在衰尾仔大叫之际,只见千百万飞锥幻影射来,苏光光施展轻功踩在朱承戒的肩上,身形有如冲天炮般射上三丈高,横腰一扭,射向被飞锥四雄老四所弃置不用的飞锥链旁.“哇!杀千刀出刀啊!不然会死人啊。”
  衰尾仔大叫之际,一人又无招架之力,中了二锥,趴在地上痛苦挣扎着.“小子,你们去死路吧!”飞锥四雄老大哈哈大笑道.“锵!”一声龙吟声,立即青光暴涨,朱承戒背上青龙宝刀已出鞘,身形跃于半空,头上脚下,一招“扫把扫”砍向激射而来两条飞锥.另一方两条如幽灵般的飞锥射向不知如何抵挡的衰尾仔与孙丽丽面前.突然一条金光闪耀带着刺耳呛啷缠向飞锥双雄的飞锥,五条飞锥缠在一起,苏光光用力一拉,把另两条飞锥拉得掉落一旁地上,解了衰尾仔两人危机.“哇!一声惨叫及一嘭血雨自飞锥四雄老三的左肩喷出。
  只见地上除了两条被斩断于地的飞锥链外,另有一条胳臂还紧紧握着链条在地上发抖,鲜血染红一大片土地.“三弟!你的手……”飞锥四雄老二惊叫道。
  此时被苏光光用飞锥链缠住的老大正使命地甩,想解开被缠得一蹋糊涂的兵器,听得老二一声惊叫,忙转首望去.两人一见忙舍弃飞锥,身形跃到老三身旁,出手点穴制住鲜血狂喷。
  飞锥四雄老大狠狠瞪了苏光光一眼,口中道:“走!”三人便扶住老三,消失于林中,连武器都不要了。
  强敌一退,衰尾仔和孙丽丽有如泄了气皮球般.背靠背地坐在地上喘气,面远方的朱承戒却握刀一式“金鸡独立”地屹立不动.苏光光吁口气笑道:“看来咱们跑路族除了吃饭开销大以外,衣服的支出数目也不小!”
  可不是吗,只见他们四人的新衣又破,且被鲜血灰土搞得一身.衰尾仔道:“能捡回这条小命算不错了!”
  “喂!杀千刀的,人都已经走了,你还穷摆架势,想去参加忠烈祠仪队是不是?苏光光笑道.“嘭!”一声·朱承戒一式金鸡独立不变,人却往后倒去,口中也喷出一口鲜血.苏光光三人见“粗勇组”的杀千刀也受了重伤,三人忙用爬地爬到朱承戒旁.苏光光从残破衣服里望去,只见朱承戒左右胸被飞锥击中,肌肤呈紫色浮肿,可知他内伤不轻,忙掏出一粒药丸塞入昏迷不醒杀千刀的口中.苏光光道:“咱们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不然再来一票三脚猫功夫的人片咱们可要死翘翘了.”
  “哇!好重哦!妈的姑隆,以后叫他少受伤,不然可有得受了.”苏光光背起朱承戒叫着。四人忙退出林中,往镇上奔軎。
  林中又沉静下来,在苏光光四人离开后,突然又有两名老者从树上跃下广场.只听一名年约一旬矮小精干生得猴头老鼠脸,一胜奸像的汉子道:“花大侠,他们四人已受重伤,咱们若出手定可将他们四人格杀,伺必凭白损失一武功秘籍.”
  被称花大侠的正是被苏光光去捉而逃脱的武林败类花燕子。
  只听花燕子一脸又恨又得意的表情道:“我要这只小猪哥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遭武林中人的截杀,折磨而死,方消我心头之恨!”
  那名老者哈哈大笑道:“花大侠,你这招又狠又毒,够他们受的,只可惜平白无故损失一本百年失传的武功秘籍.”
  花燕子哈哈大笑道:“童兄!那本武功秘籍我早巳背熟了然于胸,谁要是练了那本秘籍上的武功,保证他七窍生烟,走火入魔,痴呆一世。”
  那老者惊道¨“原来花大侠在那本秘籍上动手脚?”
  花燕子大笑道:“不错!童兄如你也想练,我可以教你,你大可不必动歪脑筋去偷那本秘籍。”原来这名老者是声名狼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鬼偷童通菜,正因他无所不偷,乱偷一通,所以又有人叫他“通通来”贪得无厌。
  童通菜口中应是,心中却暗骂道:“他蚂的,老子还想多话几年,跟你学武功,我又不是不知你的贼性,翻脸比翻书还快,我想在你身上得到一点甜头,可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哼!我才不像飞锥四雄那么傻!”
  苏光光四人负伤走走停停来到了小镇,,小猪哥深知此刻如住进客栈,定成为人家肉靶子,便在镇郊租了一家农舍的柴房养伤.苏光光赶了去抓药之际,顺便到客栈去坐一坐,果然不出所料,镇上出现许多“生鲜面”(陌生)带刀子,带剑的武林人物,向店小二打听四名少年的下落.苏光光忙回到农舍,打开柴房便道:“喂!告诉你们一个好稍息和—个坏消息!”
  躺在地上的衰尾仔懒洋洋的道:“现在是我破病(生病)的时刻,只能报喜不能报忧,你倒说说看有什么好消息?’朱承戒看苏光光两手空空回来,便叹道:“我又要吃蕃薯了.只好听听好消息;以免倒胃口。”
  孙丽丽笑骂道:“一群猪,怪不得被人打得七零八落,差点回老家。”
  “大小姐,你可要搞清楚,飞锥四雄不是省油的灯,你看得还不是卡尾软(心塞)还说我们!”衰尾仔叫道。
  “喂!你们倒底要不要听?”苏光光叫道.苏光光等三人住口,望着他时才开口笑道:“咱们跑路族的名声已经有人替我们打免费广告了。”
  衰尾仔拍手笑道:“哈!这下咱们可要名扬讧湖,到底是谁这么慧眼识英雄、为咱们打广告?”
  孙丽丽哼声道:“你们笑吧,待会儿可别哭.”
  苏光光道:“依本苏半仙捏指—算,可能是那四元垂垂的飞锥四雄!”
  “哇!这下好了,咱们可要成了过街老鼠!”朱承戒叫道.苏光光笑谑地道:“咱们要扬名天下,当然要付出点代价嘛!”
  衰尾仔忙道:“老大!我可不要英年早逝啊!”
  朱承戒亦道:“对!对!我还没有娶妻生子,可不能这样就夭折丁。
  孙丽丽道:“这下可好了,你有什么打算.”
  苏光光胸有成竹地笑道:“我老大可不是当假的,当然我有办法.”
  三天后.苏光光四人大摇大摆地走进镇内,坐在客栈里用膳,单单朱承戒那丰满的身材,不用猜也知跑路族四人已出现了。
  不多时镇上唯一的客栈,渐渐坐满了人,苏光光听衰尾仔的细语,已知客栈的人.有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人物.苏光光的手从怀中拿出那本武功秘籍往桌上一放,已听得四周人的低语。
  朱承戒心中暗道:“奇怪!怎么没人来抢.”
  原来这些江湖人看了这本秘籍,无不想据为已有,只是他一出手抢,必成众人出手的对象,所以谁也没把握能抢得秘藉面全身而退,才形成这微妙关系.朱承戒力持镇定,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大刺刺地伸手一拍桌子,拉开嗓门嚷道:“喂!伙计!”
  哇塞!这小于好似唯恐没人注意他们,存心招摇呀.正忙得七晕八素的伙计应声而至,陪着笑脸:“歹势,歹势,客官们要吃些什么?”
  朱承戒这副‘猪家班’的体型,已有‘先声夺人’的架势,表示他吃起来绝不含糊:“有什么拿手的,好吃的,尽管统统替咱们上,银子少不了你的.”
  “是是是……”伙计仍然扮职业化的笑脸:“先给四位来四件冷盘,热炒随后上,客官们喝什么酒?”遇上吃喝,朱承戒就当仁不让成了发言人:“菜要大盘的,酒嘛,愈烈愈好,先来个二十斤再说。”伙计一怔:“二十斤?”
  “怎么?”朱承戒眼皮一翻:“嫌少就来五十斤!”伙计不敢再多问,忙连声恭应而退.孙丽丽忍不住笑斥道:“杀千刀,你真爱现!是不是故意又要表演你的惊人食量?”
  朱承戒很精地笑了笑:“莫法度,谁教我天生肚量大,叫少了塞我的牙缝都不够啊。”
  苏光光啐他道:“猪就是猪,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衰尾仔和孙丽丽不由地失声大笑.他们这桌的笑声,立时引起整个厅内食客的注目.当然,更触怒了东南六煞那一桌的人.东南六煞排行老五的苏老五正待冲上去,却被老大喝声制住,心不甘情不愿地抚着桌面坐了下去。
  眼尖的人已见到苏老五这一坐,将四支脚椅硬插入坚石一寸多.苏老五露了这手横练功力后,有二三桌人二话不说丢下银子,缩头缩尾走出这是非之地.苏光光忙问孙丽丽道:“这两人又是哪一角头混的?”
  孙丽丽道:“穿青衣的叫青龙杜春,黑衣的叫黑虎杜秋,两人是黑道上高手,天生神功,有勇无谋.”
  苏光光又道:“他们有什么前科?”
  孙丽丽道:“好像没前科,坏事能缉一大堆.”
  龙虎双霸见四五人溜出店外得意洋洋,青龙杜春喝道:“谁是小猪哥苏光光,给我滚出来!”
  苏光光闻了跳到椅上,摆出一副长者模样,双手叉腰道:“你们两个晚辈给我滚过来!
  还不快来参见苏光光小爷!”
  龙虎双霸二虎杜秋哼声道:“小于!你活得太久了是不是?”
  苏光光呸了一声,一口痰吐在地上道:“两个大卤蛋,说大力神熊是你们什么人?”
  青龙杜春惊道:“你认识我们师伯?”
  “何止认识,小爷我是他兄弟,你说你们该叫我小爷什么.”
  青龙杜春脱口道:“师叔了!”
  “嗯!很乖,过来小师叔赏给你们糖吃:“苏光光笑道.“慢着!小子,我们师伯失踪已十年,他人现在哪里?”
  杜秋道。
  苏光光道:“无可奉告!”
  黑虎杜秋哼声道:“小子,你敢耍我们.”
  苏光光笑道:“要是耍来耍去,还不知谁耍谁!”
  杜秋正待冲过去,突然被一名年轻女子挡在身前.但见那名女子年约十五六岁,瓜子脸,眉清目秀.配上樱桃小嘴堪称美女一个,只惜她身穿丝白小红花劲服而露出衣外的肌肤白得与衣服一样,白得无血色且瘦得皮包骨,腰细得可用两掌圈住,神情冷得有如寒霜傲梅,一副不可侵犯之样。
  黑虎杜秋哼了一声,拍拍那女子的肩道:“小丫头,你懂不懂规……”
  黑虎杜秋话说到一半突然止住,只见他把头一偏,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原来黑虎杜秋一副流氓恶霸样,说着与那转身过来的女子眼神一触的刹那,有如被针刺到一般,一只手还停在空中拍不下去.那名女子见二虎杜秋不说话,便又转身走向苏光光一伙的桌位.苏光光忙低声问衰尾仔道:“这幼齿混的哪个角头的,好似从冰洞走出来的冰人一般。”
  衰尾仔摇头回道:“没有档案资料,是幼齿的!”
  那名女子有如僵尸般,手不摆腰不弯,走到苏光光三人身前,只听一声尖而细小声对着朱承戒道:“你是万刀门第二代门主杀千刀朱承戒?”
  就在苏光光一眨眼之际,那名女子已把话说完,苏光光忙笑道:“小姐,又没有人和你抢说话速度,能不能放慢点.”
  那名女子理也不理,又对朱承戒道:“你是不是朱承戒?”
  “姑娘,你找朱承戒有什么事?”苏光光碰了个软钉子忙提高声音道.“你是不是葱!”
  苏光光一楞道:“当然不是,我……”
  “你是不是蒜?”那女子枪口道.“我……”
  此时衰尾任推了推苏光光,窃笑道:“老大,人家的意思是说你算那颗葱那颗蒜,狗咬鼠多管闲事.”
  苏光光白了衰尾仔一眼,道:“用膝盖想也知道,还用你翻译.”苏光光忙道:“小姐!你找大猪还是小猪?”
  那名女子理也不理,依然瞪着朱承戒冷冷地道:“你是不是杀千刀朱承戒?”
  衰尾仔拍着朱承戒的肩笑道:“喂!大猪你什么时候暗杠这么一位漂亮马子,怕我们泡一泡……”
  “哼!找死!”
  当“死”宇犹在那名女于口中未吐,她手掌一翻,迅如流星般掴向衰尾仔脸颊.“叭”
  一声轻响,还好衰尾仔应变得快,闪了—半,只被轻掴一下。
  衰尾仔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名女子掴了一巴掌,可是丢尽脸,这口气哪咽得下,便轻哼一声也掴了过去.“叭”一声.衰尾仔跟她拆了三招三式,使了一招太极手终于也还了她半巴掌.衰尾仔只想讨回一点面子所以力道不大,但他五指印却在白得可怕那名女子脸颊上显得格外清晰,五指印红通通的.衰尾仔看看自个手掌,得意相却成了一副歉然的表情.这一巴掌只让那冰冷女子看了衰尾仔一眼,又面无表情地对朱承戒道:“你师父杀万刀死到哪里去了?”
  朱承戒听她出口辱其师父,一张笑脸转成怒相正待开口,却被过来的龙虎双霸止住.只听青龙杜春走了过来,哼声道:“姑娘!事总有个先来后到……”
  青龙杜春与先前杜虎一样,一触上那女子冰冷如尖针的眼神话又说不出来.“拿开你的脏手!”那名女子冷道.“脏!哈哈哈!”青龙杜春哈哈大笑道:“有许多姑娘还很喜欢本大爷这双能让她爽舒舒的脏手!”
  “啊!”一声惨叫代替青龙杜春的大笑声,只见青龙杜春一只如蒲扇大的手掌,刺人一只绣花针从掌背刺穿手掌心,一滴鲜血还欲滴乱抖地停在针尖上.店中众人一见不禁大惊,没想到那名弱不禁风的弱女子内力如此浑厚,一只针竟能穿秀又厚又硬青龙的掌背.青龙杜春忍痛拔出二寸的绣花针,双手握住狼牙棒一招“秦山压顶”当头砸下.突然青龙杜春好似被电到一般,一只二三百斤狼牙棒俘在空中硬生止住。
  只听店外传来吟诗道:“温和、润泽是仁坚实,细致是智,不易磨损是义;悬之垂直是礼,敲击声清亮是乐,有瑕疵不掩是忠,美妙的色泽是信也!”
  只见一位年约二十,长得风度翩翩俊俏斯文的公子,穿着白色儒袍,手中插着一尺二有余折扇.在一名抱剑汉随护下走进了客栈.众人只见那抱剑汉子,胸中那把三尺剑,剑鞘还用上等红色的悲玉制成,从玉鞘发出红艳光芒,有如灯笼点烛般.‘孙丽丽低言对苏光光道:“他是晶莹透彻心,绚璀沮润的玉剑公子常如玉I”
  苏光光暗道:“怎么名字有点娘娘腔?”
  只见店中许多人一见玉剑公子到来,忙都起身大礼一拜,齐声道:“玉公子!”
  玉剑公子常如玉上前一步还礼,口中含笑道:“晚进不才常如玉,不敢受前辈如此大礼,愧不敢当!”
  苏光光闻言对孙丽丽笑道:“这人蛮有风度的嘛.”
  孙丽丽轻哼一声道:“才怪!”,原来玉剑公子得名来自他那把发光寒白玉,其人就如那把寒玉剑又冷又酷,大可一句顺者昌,逆者亡。五年前,白道上长扛三十六舵,就因总舵主一句话得罪于他,使其长江三十六舵的舵主一夜命丧黄泉.玉剑公于唯恐世人不知他所为似的,在三十六舵主的胸上个个放了一把一寸白玉剑,此事轰动整个扛湖.当时为一寒门孝子发现,拿了他一把白玉剑到当铺典当而遭其一剑毙命,其后他又给这孝子寡母一笔可观金银,使人又惊义骇,十足一位亦正亦邪的头痛人物.此时王公子笑道:“杜兄!你的狼牙棒举着不累吗?”
  青龙杜眷对他似乎十分宽祥,尴尬一笑道:“运动,运动一下!”
  玉公子指着那两扇破碎不堪的门板笑道:“运动可强身健体,但总不能拿人家小本买卖的店家门板开玩笑吧!”
  龙虎双霸闻言涨虹了脸,有点下不了台.此时东南六煞的老大,哈哈大笑道:“玉公子,大人大量,别让他俩兄弟下不了台。”.只见玉公子剑眉一挑,一张温和笑脸立变,冷冷道:“这是晚进与他兄弟俩的事,谁要你们多嘴,滚!”
  “他妈的!竟敢对我老大如此说盾!”
  只见东南六煞的老五拔出一双短斧,飞身扑向玉剑公子,只听短斧虎虎有声,便知这一斧足可砍下颗牛头。
  苏老五人在半空双斧凶厉绝常,有一条人影一跃而上,用拳头击他短斧.上跃之人正是玉剑公子的随从,众人未闻骨头碎裂之声,却见苏老五双斧被他一拳振飞钉在横粱上,身形转个方向,往门外飞出一丈外摔了个狗吃屎,爬也爬不起来.只听那名抱剑汉子气不喘脸不红地对东南六煞哼声道:“趁我家公子心情好时,赶快滚!”
  东南六煞老大见老五被人像摔死鸡般摔了出去,用眼色制住蠢动的兄弟,二话不说丢下银子走人。
  “妈的姑隆咚,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个随从就这么厉害,其主人可不敢想象!”苏光光心中暗道。
  此时东南六煞替龙虎双霸找台阶下,龙虎双霸可没胆量下呆去,拿出二十两金元宝丢到掌柜桌上,狠狠蹬了那名女子一眼才溜出客栈.龙虎双霸这一走又带走了四五名扛湖高手,如今在座的只剩有够胆的青海双蚊及白虎煞星.玉剑公于微笑地走向苏光光这一桌对着那名女子,沮和地道;‘姑娘,你有没有吓到?”
  那名女于望也不望玉公子一眼,仍冷冰冰地对朱承戒道:“杀万刀那个老贼死到哪里去?”
  朱承戒见他口出秽言,哼了一声正待发话时,那名抱剑汉子已走了过来,冷声道:“小姑娘,我家公于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那名女子道:“又不是你家死人,你放什么屁!”
  此言一出众人惊愕,没想到如此漂亮姑娘吐出如此言语,令人不敢恭维.苏光光对着孙丽丽笑道:“你很泼,却还有人比你更辣!”
  .那名抱剑汉于冷哼一声,左掌击向那名女子面门;却被玉公子手中折扇一撩一带,人被冲力一带冲向旁横了半步.“咱们等这位小姑娘办好事才动手好了!”玉公子笑着说着,便带着随从在一旁桌位坐下摇扇纳凉,只惜客栈中的店小二不知躲到哪儿去了,而老板已吓昏在柜台下,无人奉上茶水.那名女子正待开口向,苏光光却大喝道:“何方妖女找朱承戒,报上名来!”
  那名女子冷哼道:“你算老几?’苏光光笑道:“我小猪哥苏光光在跑路族说老二没人敢说他是老大,你说我算老几.”
  那名女子道:“这是我们师门私务,就算你是皇上老子也管不着!”
  朱承戒闻言,忙道:“原来你是师娘之徒,我的小师妹?”
  “呸!谁是你小师妹,走,我在外面等你!”说着二话不说已飞身跃出店外.众人见她一式乳燕穿林轻巧无风飘身飞出,不禁暗暗叫好.衰尾仔忙问朱承戒道:“她叫你出去干嘛?是不是有什么好康的(好事).”
  朱承戒苦笑道:“她是找我决斗,你说是不是好康的?”
  衰尾仔笑道:“我龙体欠安,这事我不管了,我倒要看看是大憨呆厉害,还是瘦竹竿了得!”
  苏光光忙对朱承戒道:“她爱在外面吹西北风,就让她吹个够,咱们先办咱们的事!”
  此时苏光光对着玉剑公子道:“喂!你们是不是对这本武功秘籍有兴趣?”
  此刻角落中的青海双蛟桀莱笑道:“小子,要命的话,把秘籍留下来走人,否则……”
  “否则你就要死翘翘,是不是?”苏光光笑接道.“不错!算你有自知之明。”青海大蛟笑道。
  玉剑公子闻言也只笑了笑,并不点破.苏光光对衰尾仔笑道:“既然人家不要命,你就把秘籍送过去给他们,顺便收他们十两银子当保管费,意思意思!”
  衰尾仔口中称是,拿着桌上那本武功秘籍走了过去.“慢着!”那名抱剑汉子喝声一起,人也横身挡住衰尾仔身前伸出手来冷烈地道:“拿来!”
  衰尾仔耸耸肩笑道:“给谁都一样。”
  说着便把那本泛黄秘籍递了过去。
  那抱剑汉子哼声道:“你以为我大爷高布晴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我要的是那小于怀中那本真的!”
  衰尾仔大叹一声道:“我看你真人如其名,搞不清就是搞不清,明明真的你说是假的,那我请问你要怎样才算是真的?”
  这话倒让高布晴楞住了,人家夺秘籍必定是你争我夺杀个天昏地暗,你死我活的才……
  “唉呀!真的就是真的,我骗你又没什么好处,你不会拿过去让你家公子鉴定一下,不就知道是真是假。”
  高布晴想想也对,正要伸手拿过去,突然人影一闪,其人往衰尾仔手背一挑,将那本秘籍挑上空后,身形一起跃上半空想夺取秘籍.此人正是闷不哼声白眉黑发的白虎煞星,他快来人也不慢,只见玉剑公子、青海双蛟也同时到来,三股掌劲拍向白虎煞星.白虎煞星似乎早巳料到会有人抢夺,腰一扭架开三股掌劲,头上脚下之际将秘籍拄飞,让三人无法得手.“嘭!”一声.青海双蛟两兄弟与玉剑公子在空中对了一掌,全都飞出五尺外才落地,一本秘籍就落在四人的中央.四人心中雪亮得很,依自己武功想逼退三人合击那是不可能的事,故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嗅!你们搞什么鬼,掉在地上捡起来不就得了,何必瞪得两眼快跳出来似的.”苏光光口中说着,人却走了过去,弯腰拾起秘籍当扇扇凉.苏光光见五人都不动,便又笑道:“秘籍只有一本,当然只能给一方主人,我看这样好了,你们来个剪刀、石头、布猜拳。谁赢了谁就拿去.”
  “嗯!没人应声,就是不同意了.”苏光光望着四人道.突然苏光光喝道:“那就来个我丢你们捡好了!”
  说着,便将秘籍往外丢了出去.秘籍迅如流星飞出门外砸向立在外面那名冰冷女子,而玉剑公子、白虎煞星及青海双蛟,几乎同时冲了出去.苏光光原本想将秘籍丢到那小姑娘前,这下就有好戏看了,哪知那小姑娘对秘籍没兴趣,秀腿一起,把秘籍踢飞一旁,玉剑公子四人当然转向而追.苏光光见了低声道:“可惜,真是无采功!”
  衰尾仔忙道:“什么叫无采功?”
  孙丽丽格格笑道:“这叫做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1”
  苏光光叫道:“喂!有点水准好不好,一个女孩家说这话能听吗?也不怕嫁不出去.”
  朱承戒笑道:“咱们老大嫂早就钓到一张长期铁饭票,半死的人还怕什么?”
  “好呀!连你杀千刀也吃到小猪哥的口水,油腔滑调起来了。”孙丽丽笑骂道。
  “师父说近朱者赤,近墨者墨嘛!”朱承戒笑道。
  “喂!杀干刀你别左一句师父说,右一句也是师父说,活像个未断奶的小孩子似的!”
  苏光光噗笑道.此时玉剑公子暴喝道:“鬼偷!留下秘籍……”
  当苏光光三人走出屋外,便见一条矮小身影左闪右躲躲过身后暗器后,一溜烟地钻入林中,玉剑公子、青海双蛟、白虎煞星本是打得不亦乐乎,如今却联手追赶入林之人.孙丽丽忙道:“小猪哥,你把人家托付的武功秘籍丢了,看你怎么向人交待!”
  苏光光笑道:“安啦!那本秘籍我早就背熟了,况且活人怎么向死人交待,死了一了百了,还管什么凡间俗事,现在可是我们头痛时间到了.”
  “什么头痛时间?”衰尾仔道。
  苏光光嘟着嘴,指向那名站在空地上的冰霜美人。
  衰尾仔忙对朱承戒笑道:“杀干刀的,这件事你就好好凉拌沙拉,最好别伤了和气!”
  此时那名女子冷哼道:“你就是朱承戒杀千刀.”
  苏光光笑谑道:“小美人.这才叫脱裤子放屁,多此一问也乎?”
  孙丽丽嘤咛啐道:·没水准!”
  此时朱承戒走上前一礼道:“你可是寒雨霜,师娘她老人家好吗?”
  苏光光又插报道:“喂!这位小姑娘一定命中缺水。”
  衰尾仔故意大声问道:“老大,你怎么看出来的?”
  苏光光调侃道:“我没听杀千刀叫她寒雨霜师妹,表示阴寒又是雨又是霜的,命中不缺水绝不会取这种名字……”
  “闭上你的狗嘴!”寒雨霜娇叱道.“不对!在下特此声明,我外号叫小猪哥,所以应闭上猪嘴不是狗嘴.”苏光光笑道.寒雨霜不理苏光光又道:“该杀杀万刀负心汉!”
  朱承戒闻言一怒,然又叹口气道:“死了!”
  “什么死了?”
  朱承戒不耐,微怒道:“死了就死了,这下你们可高兴吧!”
  “怎样死的?”
  “这个我知道!”
  苏光光叫着奔了过去后,大大地叹了一声道:“杀万刀老前辈就是因皮太厚,懒得呼吸就翘蛋回老家了.”
  寒雨霜口中呢喃着,一脸茫然,似乎没把苏光光的话听进去,等苏光光道完才惊醒,对苏光光道:“你说什么?”
  苏光乐拍拍额头,挥手边走边道:“算我脱裤子放屁,多此一放.”
  寒雨霜忙问道,“师……师父他怎么死的?”
  朱承戒道:“师父临死说他妻离子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便自己懒得呼吸自杀了.”
  寒雨霜闻言口中喃喃道:“我怎么回去跟师父说,她老人家一定受不了如此刺激。”
  朱承戒道:“所谓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你回去照实说喽。”
  寒雨霜道:“你跟我回去向她说。”
  朱承戒摇头道:“你既已知道,你自己把讯息传回去,我不想见因—句话就离家出走的人.”
  “哼!这就由不得你!”寒雨霜冷道.朱承戒哼声道:“小师妹,在下是让你不是怕你,你可要搞清楚,别逼我出手。”
  寒雨霜哼声道:“我俩之间迟早要做个了断,既然碰上了一定要较量个高下,看往后是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
  只见寒雨霜跃后半步,双手握着三寸尖细绣花针,道:“你亮兵刃吧!”
  此时衰尾仔呵呵大笑道:“杀千刀的,你不用亮那些破刀了,单以你大众身材,压都把她压死了。”
  这下衰尾仔可乐极生悲,只见寒雨霜娇叱一声,身形飞跃过朱承戒头顶,扑向衰尾仔.寒雨霜身形在五尺左右,右臂一挥,以“满天花雨”手法射出一把数十数百的绣花针.苏光光与衰尾仔哇哇大叫,忙展开轻功扑回店中躲在墙壁角,只有孙丽丽手中剑光一闪,数十支射向她的绣花针,叮叮当当连响,全断成一半掉落于三尺外地上.“咦!你是万剑门中人?”寒雨霜落地轻道。
  孙丽丽微笑点头道:“不错,本侠正是万剑门右剑侠玉女!咱们可说是有点渊源.”
  寒雨霜点了点头,脚尖一点身形翻转,手中三寸金针又现出口道:“看招!”’朱承戒运起神功,双掌拍了过去。
  “嘭!”一声.只见寒雨霜与朱承戒硬碰一掌,有如断线风筝冲入了客栈中.此时苏光光与衰尾仔两人正躲在树下玩起一角、二角、三角半、四角、五角、手叉腰,见寒雨霜冲入店中桌上一旋立住,两人便犹如丧家犬,怪叫连连地跑了出来.此时朱承戒硬碰一掌后,眉头都皱在一起,双臂窝在腋下,张着口跳着.苏光光见了促—狭道:“怎么叫你跟人过招,你却跳起舞来啦!”
  朱承戒痛苦叫道:“不是啦!”
  “还说不是,你现在不是又跳又扭的!”衰尾仔笑道。
  朱承戒伸开手掌,两人便见他一双手掌心有一小红点,原来他手掌被寒雨霜三寸金针刺入了一寸。
  “哇塞乌龙咚!杀千刀你不是刀剑不入,怎么怕一支小小的细针?”
  苏光光明白道:“哇!你师娘这招有够毒,居然想到用针来破你天竺神功。”
  朱承戒苦笑道:“怪只怪我自己功夫练不到家,现在我才知道,师父又打又骂逼我练功的原因.”
  衰尾仔忙道:“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老大快想办法,不然杀干刀可要变成了马蜂窝,继续跳恰恰了。”
  -----------------------
  幻剑书盟 扫描,add1 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