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 四 章 三吻定终身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有够倒楣,第一个初吻以后美好回忆被这黑脸小子给强去了。
  此时孙员外在房门听得女儿尖叫,忙跑来敲门道:“大师,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心肝宝贝好好的,保证没缺一块肉,只是口也不会渴了,算我吃亏大了,要你们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没!”
  苏光光笑嘻嘻地道。
  “就快好了。”孙员外在门外说道。
  “好,称数到一百就叫人进来。”苏光光道。
  此时苏光光又从小箱子拿出了颜料及彩笔。往半秃头陀不怀好意笑着走过来,“你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我现在是大法师身份,所以演戏要演得逼真,只好演到底了,不能有冷场罢了。”
  “小猪哥阿公,你饶了我吧!”半秃头陀苦道。
  “叫什么叫,我替你们驱毒不收费用,只是叫你们跟我合作演完这场戏而已,这有过份?”
  “虽不过份,可是太没面子。”衰尾仔道。
  “面子—斤换不到半斤猪肉,算了吧。”苏光光说着却又拿出身上金针。
  “你又要搞什鬼?”半秃头陀又惊道。
  苏光光笑道:“第一为了逼真起见,你们要回昏睡之状,第二逼出体内毒素不能用内力相抗,所以我要制住你们丹田穴。”
  “保不保险啊尸衰尾仔苦道。
  苏光光笑道:“有事就有事,没事我小猪哥负责负到底,出了意外我相陪五百万,可是你们要先缴七百万。”
  半秃头陀笑道:“看来得罪皇上还是小事,得罪小猪哥可就惨了。”
  “答对了。”苏光光笑着。
  就在一阵哇哇大叫中,苏光光把半秃头陀及衰尾仔衣服剥个精光,只剩内裤。在他们身上脸上作划,再将金针刺人穴中。
  “唉!真可惜,我这天才大画家的画没人欣赏,等一下一泡上醋全完了。”苏光光笑道。
  苏光光走到小美人孙丽丽面前时,突然孙丽丽哭道:“我不要脱衣服好不好?”
  “哇塞!还好我用金针刺重穴,不然我所点的穴道可要被你自行解开了,小美人你的武功还不错嘛!”
  此时孙丽丽直哭着。
  “唉,女人真烦,好啦,我只脱你—件外衣,不过你可要在醋中多待半个时辰了。’苏光光道。
  苏光光不等孙丽丽说话便又点了她的穴,才脱去她的长裤及外衣。
  苏光光看她脸红得像红龟糕一般,口中笑道:“小美人就是小美人,肌雪红润得像婴儿一般。”
  苏光光毫不客气地在孙丽丽胜上鬼画才将金针刺人她穴道中,口中才道:“怪不得我脱水爸爸说女人都一样,我把她画成大花脸,鬼见了都怕,脱光了还不是—样,哪有美丑之分。”
  “来人啊!叫五名丫环提一桶醋进来。”
  半秃头陀,衰尾仔就在外头让人如死肉般地摆站,只有孙丽丽在房中有丫环小心侍候着。
  官道上。
  有三个人在漫无目的地走着。
  “老大,咱们干嘛溜嘛,最少也要让孙员外请一顿丰富的。”衰尾仔道。
  苏光光嘻笑道:“请是请来请去啦,我是怕咱们这一吃,可吃上最后晚餐了。”
  “为什么?”
  “你没看那凶婆的凶样,等她醒来,她可会拿着长剑,从我们屁股刺进去,从喉头跑出采,架在火堆上把我们当小鸟烤!”
  “嘻、嘻……那还不是你老大的杰作。衰尾仔道。
  “喂,半秃的,你怎么屁也不效一个。”苏光光笑道。
  半秃头陀打从孙员外家出来,又回客栈拿东西至今话也不说一个,被小猪哥这一问,可就山洪暴发了。
  只见半秃头陀把月牙杖一丢,哇了一声,坐在地上哭得好不伤心,口中道:“哇!师父叫我出来办事,结果我一出来就碰上你这小猪哥精,害人精,把我整得颜面尽失,这回去我怎么报告!”
  苏光光道:“笨哦,你马上去办好事,再把这一段插曲省略不谈不就得了。”
  “及时间了啦,洒家出来两年了,此刻就要回去报到了。”半秃头陀哭道。
  “是不是你这二年没发生什么事,就昨晚的最精彩。”
  “哇!你害死人了。”
  “停!”小猪哥大吼。可把半秃头陀愕住了忘了哭了。
  苏光光道:“回去不说,我也不会宣传不就没人知道了吗?这么大的人了还好意思哭!”
  “可是这样就是欺骗师父了啊!”
  “唉!真驴,我拿你没办法了。”
  “半秃的,你出来办什么事,要不要我们帮忙!”衰尾仔道。
  半秃头陀一听如雷公打到般抓起地上月牙杖,口中喊着:“不能说,不能说。”便如飞地跑开消失于夜幕之中。
  “奇怪,他发哪门神经啊,跟我师父一样,好像被疯狗咬到一样。”衰尾仔道。
  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还有人大叫“小猪哥”等等。”
  “怎么今天生章这么好,到处有人找。”苏光光又道:“喂!王大叔我在这儿。”
  只见马背上一条人影飞了出来,立在苏光光之前,此人正是四大名捕中的小老鼠王重。
  王重忙道:“小猪哥你快回猪哥庄。”
  “怎么,猪哥庄有事?”苏光光急道。
  “不是猪哥庄有事,而是你要倒大楣了,快些回去猪哥庄避风头。”王重道。
  “到底什么事嘛?”苏光光不耐道。
  “唉!花燕子在押往开封途中桩他一人逃脱了……”
  “哦!我以为有什么大事,这还不简单,逃了再抓嘛,反正他被我‘杀杀去,了,不会再作怪了。”苏光光笑道。
  “哼!你真是七月半鸭不知死活,依我们猜想,花燕子定咽不下这口气,非将你碎尸万段才甘心。”
  “只怕他会噎死!”苏光光笑道。
  “你正经点好不好?”王重敲他一个响头斥道。
  “好啦!”
  “我命令你马上回去猪哥庄,不准在外游苗。”
  “那我就跟你回去不就得了。”
  “不行,我们四人要趁花燕子受伤之时看能不能抓回来,所以你一人回去。”王重道。
  “好啦!”
  “记住了哦!”王重说完后便跃回马背上,喝马急奔而去。
  “王大叔,我会记住,只是我会把它记在墙壁上。”苏光光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小声。
  衰尾忙道:“老大,你真要回去?”
  “笨哦!你聪明点好不好,我不是说把话记在墙上吗?”
  这回我好不容易出来,不玩个够我哪会甘心?”、、“呼,好佳在。我以为好不容易有个伴,你又要放我鸽子了。”
  “走吧!赶些路,不然我们可要露营了。”
  两人便放开脚步,往东而去。
  就在弯月满天星光下他们两人的身形快的只剩下一道谈淡的影像,有如流星划过天际般。
  只见衰尾仔使出武当振至上轻功身法青云行空有如劲风下急云般,身形看似缓慢,但一闪之际人却已在十丈开外。
  而小猪哥苏光光除了蝶燕身法还加上杂七杂八的秘学,一步一尺地慢慢追上衰尾,形成只距五尺六尺便再也赶不上了。
  两人本来是有说有笑地骂着,到了后来深知一开口说话,内力就会耗损几分,故全都闭了口,拚着轻功与内力。
  两人追跑有五十里路,见到了灯火闪烁,可都加足了劲了。
  此刻苏光光两人相距城门只有三十丈之处,也是他们说定分出高下的地方。
  突然身后苏光光使出蝶身燕射”,身形翻高一丈,便吼道:“看镖!”
  衰尾闻言潜意识地反应便回首一望,单手一招准备看清暗器来袭方向使出接镖或闪身移位。
  他这迟缓一下,苏光光却已从半空如箭矢般射来,翻过衰尾仔头顶之际。将手中一只金元宝丢到袁尾仔手中笑道:“哈!哈!上当了吧!”
  衰尾仔—惊觉马上运气使出“云现风前”。整个身子往前不要命地弹射而出。
  结果两人都同时到达城墙砖上,不分高下。
  “妈的姑隆,要不是我这张爱说话的嘴,不该说话时却说话,损了几分内力,我可就赢了。”苏光光喘着气,身体靠在桥头石狮道。
  “你奶奶的,要不是你使诈,我可就第一名了。”衰尾仔坐在地上喘道。
  两人相视大笑一阵才勾肩搭背地一同走人小城中的街上找家客栈吃喝一顿。
  “老大!什么是妈的姑隆?”衰尾仔连喘着道。
  “妈的姑隆的意思是源起前朝历史,有个妈和他的小!”
  不合,一见面就吵就打,两人一吵遭殃的还是桌椅啦,劝架的人,结果就乒乓砰砰的有如打雷般,而这雷声不就是隆一声吗?所以就是‘妈的姑隆,。”
  衰尾仔哈哈大笑捶了他一拳道,’妈的姑隆,我看你是自己瞎编,不过说起来还蛮顺口的,骂人不带脏字。”
  “所以说喽,这就是老大跟老二的差别了。”苏光光大笑道。
  “是,老大你行,你是天才儿童,今天我老二请客了。”
  “妈的姑隆,刚才我应丢块石头才对。”
  “唉!你要是低下身去捡石头,恐怕那颗石头你会恨得把它啃下肚去。”
  两人进了客栈已是又累又渴了,酒菜一上,他们可就如十天设吃饭似的,能吃的全往嘴里塞,却不知外头响起马蹄声,可是来了煞星般的人物。
  “砰!”一声。
  “噗!”两声。
  “砰”的一声,是有人拿了只剑往他俩桌上一拍。
  “噗!”两声,就是苏光光两人被这声一吓,满嘴东西全喷了出来。
  两人往来人一看,衰尾仔有如吃了黄莲般,苦出味来了,而苏光光赶忙别过头去。
  原来这位煞星级人物,乃是粉味煞星,小美人孙丽丽是也。
  孙丽丽蹬着,双眼似是会吃人,娇怒道:“那黑脸道士人呢?”
  衰尾仔忙苦笑道:“原来是孙姑娘,来来来,坐嘛……”
  “锵”一声,寒光一闪即逝。
  “妈的姑隆;还好我头缩得快,不然可要变光头了,哇!
  好快的一剑,叫人怕怕。”衰尾仔缩着头喝道,“哼!那个黑脸道士人呢?”孙丽丽面如寒霜冷道。
  “哦,你是说那个小猪哥输光光那小于,他,他赚饱银子就跑了,也没分一点给我,真没……”
  衰尾仔一句“真没意思”才说到一半,孙丽丽目光一转,长剑也跟着出鞘,往苏光光削去,口中却道:“原来是你……”、“啊!我去也。”苏光光心中叫着,但在近距离之下想闪过快如迅雷又是愤怒的一剑已是不可能,赶忙用手去挡。
  “当、当”两声。
  第一个金属触击声,是孙丽丽长剑碰上小猪哥手臂的声音,而这“当”一声;便是衰尾仔刺出桃木剑想挡住孙丽丽救下苏光光,只可惜他出剑慢了一步,等输光光挡了孙丽丽那一剑后长剑微微反弹,他的桃木剑才从细缝中插上一脚。
  “咦!你不怕刀剑。”孙丽丽惊道。
  就在孙丽丽迟疑之际,苏光光已叫道:“溜啊!”
  只见他双脚一蹬,身子随椅子往后一翻,离地整个人跳了起来,身形破宙子口钻了出去。
  他一走,衰尾仔也不慢地射了出去,桌上留下了是可吃上二十顿这酒菜的金元宝。
  只听孙丽丽娇喝一声,及健马怒嘶声己追往二十丈外苏光光他俩。
  “奇怪,老大,我真搞不懂,我哪里说错话了,怎么我一提起你的名号,她就知道你是黑脸道士?”衰尾仔与苏光光拚肩的跑着问道。
  “唉!我忘了告诉你,她呀早就被半秃救醒了,而我又跑了进去,还在她身上嗅着嗅着,结果你又来了,我才躲进床下。”苏光光道。:“喔!我明白了,老大你是英雄不甘寂寞,在房中说出你的名号了。”衰尾仔哈哈大笑道。
  “真衰,遇上你这衰尾道人,我什么事都不顺了,你还取笑!”苏光光笑骂道。
  “我才衰呢,本来我一个人也不过饿肚子而已,如今和你在一起,还多了一样要‘跑路’。”衰尾仔道。
  此时衰尾又道:“小猪哥,你可是练了横练功夫不怕刀剑。”
  “哪里是,你看。”
  原来苏光光在猪哥庄每次跟师父练功都被打得哇哇叫,所以他溜到铁铺打定了几条厚有五分,长一尺的铁条穿洞后绑在手臂及腿上,这一来就不怕挨打,来不及闪身时就用这东西去挡师父的木刀、木剑了,没想到这铁条扩罩却意外救了苏光光一条手臂。
  苏光光笑道:“还真谢谢你用那只烂木剑挡了一下,我才有脱身机会。”—“什么,你真以为这是普通的烂木剑。”衰尾仔舞着木剑叫道。
  “不然它还有什么历史来着?”,“这可是千年坚硬的桃木所制成的,为了它我师父自万剑门偷了两把切金断玉的宝剑,然后截取一段最坚硬的桃木慢慢刻,刻了近十年;弄坏人家宝剑,才形成送我的,可不是烂木剑,不信你看I”
  此时两人如风的身形面前刚好飘过一片树叶,只见衰尾仔一剑削出,木剑轻而易举地将树叶平整的削成两半,两入跃过一根粗如海碗的石柱,也被木剑一削成了两半掉落地上。
  苏光光看了不禁赞道:“哇!真是一把宝剑,不输任何金铁宝剑,真是失敬、失敬。”
  “到现在你才知道。”衰尾仔哼声道。
  “只是在你这衰尾道人手上,是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变成抓鬼的桃本剑。”苏光光促狭道。
  “哇1那小美人娘儿们手中剑也不是普通货,你看我的五分厚精钢打造扩套被它砍进一分了。”苏光光检视手臂上铁条叫道。
  “不要管那么多了,咱们现在可是二条脚接上四条腿。:’“谁说的。我们加起来也是四条腿啊!”-“只可惜咱们两颗心跑不过一颗心啊!”’可不是吗,那孙丽丽所骑的是一匹纯白千里马,他俩拼命跑,也不能将人马相隔十丈的距离给拉远。
  苏光光一式“蝶升燕穿”身形拔高一丈看了四周地形后,落地便道:“快!左边是起伏不定的丘陵地,正是摆脱追人的好地形。”
  两人一冲人丘陵地,那马儿速度可就慢下来了,但孙丽丽一点也不迟疑,双脚在马鞍上一蹬,使上轻功追了过去,双方距离只拉开了十五丈。
  “不行啊!老大,咱们刚才跑过短跑,现在又来马拉松长跑,而那小美人才刚使上内力可比咱们现在强丁许多,这样跑会被迫上的。”衰尾仔道。
  ’没关系,所谓男女有别,女孩子体力投我们那么好,跑久了可就没力气了。’苏光光道。
  “哇!不行啊!你看她追上来了,只剩二丈距离了。”
  “妈的姑隆,这小美人娘儿们轻功也不赖啊!”
  “快想办法啊!”
  苏光光突然心生一计,便回首叫道:“喂!小美人娘儿们,你这样半夜追男人,传出去可会嫁不出去哦!”
  “哼!看镖!”孙丽丽娇喝一声,抖手射出三只飞刀往他两人身上招呼。
  “哇!她来真的,飞刀来了,快跑啊!”苏光光叫道。
  两人大叫一声,不得不多抖上几分内力快通往前冲,飞刀就在离他两一寸之距力衰地落了下来。
  “妈的姑隆叫你想办法,你却激怒人家连暗器也用上场了。”衰尾叫道。
  “嘻!这也是办法之—啊,你看咱们为了躲睹器不是加快了几分吗,再说他内力有限,多发几次暗器,内力损耗下来,咱们可就和她平分秋色,那时就看谁有耐力了。”苏光光道。
  “要命哦,我怎么有你这种天才老大,要是没躲过,咱们岂不是翘蛋了。”衰尾仔叫道。
  “贼婆娘,你再追我可要叫非礼……妈呀!”
  孙丽丽又是四只飞刀作为答复。
  “老大,你留点口德好不好。”衰尾仔叫道。
  “衰尾仔,我惨了我I”苏光光叫道。
  “怎么了?”
  “我的屁股被蜜蜂咬到了。”
  衰尾仔侧头一望,一口真气差点泄出,原来苏光光屁股上被孙丽丽的飞刀射中了,随着他跑动摇啊摇的。
  衰尾仔靠了过去,将飞刀拔了出来,笑道:“哇!你皮真’厚,没流血!”
  “喂!小姐有点水准好不好,你哪儿不射偏偏选中我的屁股,如果我是色狼,那你不就是‘色猪’了。”
  孙丽丽在苏光光挑逗之下,气得心神大乱犯了武学大忌,腰带二十四把飞刀全射了出去,等她自觉内力消耗过巨才知上了大当,无法反力追到他俩。
  二逃一追地就在起伏不定的丘陵地绕圈子,玩起官兵捉强盗游戏,双方距离也由一丈、二丈拉长到十丈之处。
  “嘿!老早我说得不错吧,那小美人已经体力不济了,想追上我们想都甭想。”
  衰尾仔回首一看,已不见追兵踪影,便道:“咱们转个弯也休息一下吧!”
  两人转了个弯,衰尾仔眼一花便听“砰”一声接着便传来两声惨叫。
  衰尾仔道:“老大这下可是乐极生悲了。”
  原来苏光光、衰尾仔见已甩掉了孙丽丽,就不像先前左弯右闪的绕山丘而在这个大山丘绕,而孙丽丽早巳香汗漓淋,轻喘不已,跟着追不上他们了,便把心一横回身而跑,赌赌运气了。
  结果被孙丽丽赌中了,只是她没料到他两速度那么快,且刚好在转角处你不看到我,我看不见你情形之下撞个满怀。
  “小猪哥,你死定了。”孙丽丽叫着,将苏光光抱得紧紧的将他身子一翻压在地上,自个站了上去一手抓住他衣领,一手便打了下去,哪像个淑女样。
  衰尾仔苦笑道:“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冤有头,债有主,她不撞上我却一定要撞上他,真巧,巧成一堆了。”
  衰尾仔就坐在大石上那看人家是相亲相爱的抱着,而他俩却抱在一起扭打成一团,而且还是女抱男的鲜事,“衰尾仔!快把她拉开啊!”
  衰尾仔笑道:“我师父说什么事都可以管,唯独男女感情享绝不可插手,不然倒楣是自己。”
  “喂!你打够了没有?”
  “哼!我非将你剥成八块才甘心。”
  “我可是客气让你可不是怕你,再不停手我可要使绝招了。”
  “哼!有本事尽管使……”
  “滋!”一声。
  “哇!”衰尾仔手指大张盖在眼睛上方大叫。
  小猪哥苏光光这招杀招还真有效,只见孙丽丽全身软巴巴地贴在小猪哥身上喘着。
  “嗯!这次有点咸咸的。”苏光光在孙丽丽耳旁轻道。
  这乱没情趣的小猪哥一言惊醒了尚在追忆甜蜜刹那的永恒的孙丽丽,才想到自个怎么贴在仇人身上,孙丽丽一动,眼明手快的苏光光一用力把她翻倒地上,自个爬起来就跑。
  可怜的苏光光一身衣服又是汗水又是泥水的交杂一身,一张俊脸除了眼睛戴了黑眼罩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肿得像曲包似的美式丑八怪了,而身上的内伤不知要吃儿斤运功散才能治好,这个孙丽丽也真够狠的。
  “‘酸’(溜)啊,哇!”
  苏光光从地上爬起来,身彤一跃拔高了七尺在空中叫了一声(酸)后,突觉喉中一甜,琐出了血水。
  衰尾仔一惊忙冲了过去,在半空抱住了苏光光落于地面,口中道:“小猪哥你怎么了?”
  原来小猪哥在先前与花燕子许良信硬拚了一掌,震动了内腑,在这一段时间从未好好调息一番便又跑给人迫。加上孙丽丽一阵毒打牵动了内伤。
  苏光光苦笑道:“没什么只是旧伤复发。”“哇!”一声苏光光又吐血昏了过去了。
  衰尾仔放下苏光光冲到了坐在地上哭泣的孙丽丽前道:“你好狠啊!”
  “哼!死了最好!”孙丽丽叫道。
  “好了,人都被你打死了,这下你可称心如意了,你仇也报了,可以走了。”衰尾仔怒道。
  “什么,你说他死了?”孙丽丽惊道。
  “哼!”衰尾仔哼了一声便又走到苏光光身旁蹲了下去。
  “哎哟!妈呀!”
  原来衰尾仔刚蹲下重心还不稳之际,突然孙丽丽冲了过来,双手一推把衰尾仔推开了去。
  只见孙丽丽神情慌乱,双手在苏光光身上摸着,哭泣道:“我不是有意的,小猪哥你快醒来哪!”
  “哼!你不是有意的而是故意的,人都快死了后悔也来不及了。”衰尾仔冷言冷语道。
  此时孙丽丽摸摸小猪哥还有点心跳,气若游丝的,忙从怀中拿出一粒红通通如龙眼大的药丸往他嘴里塞,只是苏光光此时牙关紧咬。孙丽丽那颗药丸怎么塞也塞不进去孙丽丽一咬牙,将药丸古人自己口中咬碎后,来个嘴对嘴人工呼吸将药口水一点一点地渡了过去,此时衰尾仔也运起功力将内力灌入苏光光丹田穴。
  奇怪事发生了,昏迷不醒之人通常醒来不是身子动一下就是头动一下,而苏光光却不一样,身子一动也不动,两只手臂却慢慢,慢慢举了起了,放在孙丽丽香肩上,只听孙丽丽“嗯嘤”一声,衰尾仔已知怎么回事了,原来自己也受骗了。
  衰尾仔收回内力后便往小猪哥肚皮拍了‘砰”一声,口中道:“妈的姑隆,原来你假死的。”
  “哎唷……”
  “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你没看到他受伤了。”孙丽丽瞪着衰尾仔怒道。
  衰尾仔被骂得一愕一愕的,苦笑道:“师父说得没错,这男女之事最好不要管,不然倒楣的只有自己,打他们在打,打得你死我活的有如仇人般,非将那人打入十八层地狱才甘心,一好起来两人似吃了同心丸似的,箭头指向我了。”
  此时孙丽丽柔声道:“小猪哥你哪里痛?”
  “我被你打得骨头都快散了,全身都痛。”苏光光哀哀叫道。
  “我帮你敷药。”说着孙丽丽拿出一盒药膏小小心心地为苏光光涂上。
  这假仙本领苏光光从小便是得心应手,一会哎唷的,一会叫痛的,累得孙丽丽一面为他涂药一面还在他伤口上轻轻吹气着。
  “哼!恶心人啦的。”衰尾仔口中叫着,一个人坐的远远的。
  苏光光可真“三吻定终身”,孙丽丽有如枣泥糖似的,怎么说她就是不离开小猪哥苏光光,连家都不回去了,不知孙员外看到了会不会呕死。
  七天后。
  苏光光三人来到一座小城的客栈中。
  “老大,你伤也养好了,咱们要到哪儿去?”衰尾仔道。
  “当然是看看这地方有什么名胜古迹可玩的。”孙丽丽磕着瓜子道。
  “玩,一天到晚想玩,我可是出来抓人的。”苏光光道。
  “抓谁?”孙丽丽道。;。
  孙丽丽正待打破沙锅问到底之际,客栈外面传来马蹄声,跳下了四名精壮大汉,手持鬼头刀进客栈。
  “真不要脸,都七老八十的还穿着红通通的红袍,真是羞死人了。”苏光光望了他们一眼,低声道。
  “喔!小声点,这些人可不好惹。”孙丽丽忙道。
  “是啊!这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冷血门中人。”衰尾仔忙道。
  小猪哥苏光光如果有那么一点武林见闻的话,就不会哼声道:“哼!冷血门是什么玩意儿?”
  冷血门乃当今武林江湖黑道上最冷血,声名最酷的一流杀手组织,他们职业就是死要钱,拿了钱就为你除掉眼中钉,他们的武功残酷、阴毒、骠悍,自不在话下,只见那四名大汉别的地方不走,偏偏走到苏光光这桌,其中一名大汉冷声道:“请问谁是小猪哥苏光光。”
  孙丽丽与衰尾仔闻言,心中一寒,已暗自运气戒备丁,只有苏光光依然笑嘻嘻道:“是我!”
  “嗯!不错是你。”那大汉从怀中拿出一幅画像丢到桌上。
  只见那画像正是苏光光本人。
  “喂!啧,画得还满像的,只是这画像没把我眉心上那颗潇洒痣给点了上去。”
  那大汉道:“很好,我喜欢,请苏公子留下一点东西让我们拿回去当收据。”
  “什么东西?”
  “假如是你的人头……”
  “噗”一声。
  苏光光把一口水全喷到了那名拿刀砍下的大汉脸上,接着只听“叭”一声,苏光光人已闪出五尺之外拍手大笑着。
  只见那名被喷得一股是水的大汉左脸被苏光光印上五指印。
  只怪他碰上不按牌理的小猪哥而不是他武功不行,一照面就被掴了一掌。
  原来就在苏光光还未喷水之际,他那把长四尺重有五六十斤鬼头刀已出手了,一般人反应是立刻往后闪开,这正是那名大汉希望他如此的,只见他从上往下劈是虚拍,刀子砍到一半他便猛然缩手,身子往前一步,鬼头刀横扫而出,定可将功力弱的拦腰斩咸两半,不然也可抢得到先机杀个尽,逼得敌人手忙脚乱。
  没想到苏光光却不听话,又喷水又把身子往前冲,变成了那大汉的脸往他手掌送,苏光光当然毫不客气就赏了他一巴掌留作纪念。
  这可是苏光光常常挨打换来的经验,以别人不敢做向自己冲,死里逃生,突来之举使人一愕之际,自己便出手。
  苏光光讶异他们攻势之快,但小猪哥依然笑道:“五百不够还要再加上五百是吗?”
  一对一小猪哥还能占点便宜,一对四小猪哥只有哇哇叫,挨打的份,还好他那自制精钢锁套;让他逃过跌手断脚的命运。
  小猪哥手忙脚乱,狼狈得紧,口中却道:“妈的姑隆,四个打我一个,喂!你们都是死人啊!”
  不用他喊,衰尾仔和孙丽丽已欺身而上接下丁两名杀手。
  此时小猪哥被一柄鬼头刀的刀背打在背后,痛得咬牙顺势的一式“懒驴打滚”从前方杀手椅下钻过。
  “哇”一声惨叫。
  只见那名冷血杀手抱着流血不止的下档跪倒在地,痛苦翻滚着。
  此时苏光光手上多了一把光亮的带血的弯月小刀,道:“老兄,对不起峨,我实在没时间挑个好地方下手,以后不能“嘿钉、嘿杀”生小孩,只有怪你自己把脚张得太开了,可千万别怨我,我只割了一半,你如找到名大夫或许还有希望。”
  “妈的姑隆,你还有时间“打纳凉”(说笑话),快逃啊!”
  衰尾仔木剑一记杀招逗退了红衫杀手,便闪身抓住了小猪哥手臂,拉着他往外跑了。
  孙丽丽捉摸不定的快剑及飞刀挡住了三名杀手追击之势后,人也随着衰尾仔屁股后飞了出来,她溜走之际,射出飞刀将冶血杀手骑来的四匹马射伤,断了他们追击优势。
  此时苏光光枝四人合击之时,虽没见血,却被对方刀上力道震得血气翻涌,此刻还被衰尾仔及孙丽丽拉着逃命。
  “哇,我的小美人勇救亲夫精神可嘉。”苏光光叫道。
  孙丽丽白了他一眼,气道:“你呀,全身都死光了,就只有那张嘴巴没死,我真想用针线把你缝起来。”
  “妈的姑隆,跟你在一起每次都跑给人追,真没面。”衰尾仔笑道。
  “呼”一声。
  三人一觉后头劲风来击,孙丽丽,衰尾仔忙脚一伸,绊倒了苏光光,让他尝尝狗吃屎的滋味,而两人一左一右往道旁扑了过去,刚好躲过头顶上三把鬼头刀。
  “夭寿哦,你们会不得好死……”苏光光砰的一声跌了个五体投地,鼻尖刚好碰上地上尖石,使他英挺鼻子更尖了。
  三名冷血杀手一刀落空身形落地后,一个纵身,再度追击小猪哥。
  只见他们三人鬼头刀组成一细刀慕,想把刚站起身的小猪哥绞成碎肉。
  小猪哥长啸一声,人已拔高二丈。,他那张俊脸在瞬间变成银白色,一双银白色手掌抡斩而出。
  刹时,一片片凝结成有形发刀削的掌力向地下三名杀于拼射而去。
  “千魔手,快退!”
  就在一名统领脱口惊呼之际,三人所组成刀幕立解,忙往三个方向奔逃。
  “哇”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同时出口三名杀手。
  三个人,三个方向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了。
  只见三名冷血杀手个个脸上插人了铁扇骨架不下五、六只,而那名头头死得最惨,一只木剑从前心通到后心才砰然倒地。
  “砰’一声,小猪哥重重地从半空掉了下来。
  衰尾仔、孙丽丽见危机已除,精神一松全倒在草丛上喘息着。
  休息了半晌之后,小猪哥才在四眼关切之下醒了过来,对他俩挤眉弄眼后才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药丸吞了下去。
  衰尾仔道:“想不到你会失传百年的千魔手,刚才看你使了出来,流露出肃杀之气,我在旁都感到快要窒息了。”
  苏光光笑道:“千魔手太过于残忍,要不是到了垂死关头可不能使出来,否则一击不中只有等死了。”
  寒雪又飘起。
  大地一点白茫茫的银色世界,使游子有份孤独与不安。
  林中一处破庙中营火已燃起。
  一只小鹿正架在熊熊火上烤着。
  孙丽丽道:“小猪哥,你到底会多少武功!”
  苏光光笑道:“猪哥庄你晓得吧?”
  孙丽丽点头之际,苏光光忙道:“那里有大奸大恶的黑道高手也有失足成恨的正派人物,也有才高八斗,棋、琴、请、画的异人,我的文功武学就在这杂菜汤学的,我的武功招式少说也有三四十种。”
  “哇!那你不是集正邪两派武功于一身?”孙丽丽道。
  “不错,阴的、狠的、诈的我样样都通。”
  “你呀!样样都通却也样样稀松。”衰尾仔道。
  “我可是把这些武功招式摘取精要招式自创一套奇招异学。”苏光光得意道。
  “中你那些垃圾招式只是中看不中用,唬得了人这一时,要是碰上顶尖高手,人家一看就看出来了,武学招式一套中自是有攻有守自成一般威力:哪像你东凑西拼地乱来一通。?”衰尾仔道。
  “怎么你说话的口气,像我脱水爸爸一样。”苏光光笑道。
  -----------------------------
  幻剑书盟 扫描,指东闪西风 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