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赌棍小狂侠》

第 八 章 毒尊女计杀魔头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东方泛白,天已破晓。
  在这清冷的晨间,邙山那最高处,衣衫飘飘地站着个人,他脸色煞白,双目犹有红意,眼望远方呆呆出神。
  那正是庞克。
  忽地,他目闪寒芒,霍然旋身,目注眼前十多丈外,一座巨冢沉声发问:“是那一位在此窥探,扰人……”
  一阵冰冷轻笑划空响起:“扰你什么清兴?庞克,是我。”
  随着话声,巨冢后转出三人,是柳景逸主仆。
  庞克思绪电转,立即忆起马莎莉所描述的人物,脸色一变,喝道:“柳景逸,是你?”
  柳景逸一边迈进,一边冷然点头:“不错,是我。”
  话落已欺近两丈内,倏然停住。
  庞克目光逼视,道:“我正愁找你不着,没想到你竟敢跑来找我?”
  柳景逸冷冷一笑道:“有何不敢,你能吃了我?……”
  庞克冷然截口说道:“能不能稍时自知,你把廖大侠……”
  柳景逸双眉一轩,道:“庞克,你还有何面目要找廖祖荣!……”
  庞克心中一震,道:“柳景逸,这话怎么说?”
  柳景逸冷冷一笑,道:“你自己做的好事,你还不知道么?”
  庞克一惊道:“你是指……
  柳景逸嘿嘿笑道:“你终於明白了,庞克,你艳福不浅……”
  庞克嗔目叱道:“柳景逸,你住口。”
  柳景逸道:“怎么,我说的不是实话?廖祖荣那女儿长得风华绝代,艳绝尘寰,别人求还求不到,却让你轻易拔了头……”
  庞克羞怒叱道:“匹夫,你敢再……”
  “有什么不敢?”柳景逸厉声说道:“你淫人之女还敢逞横么?”
  庞克威态一敛,道:“那不怪我……”
  “不怪你!”柳景逸冷笑说道:“难道说廖祖荣那女儿天生淫荡,该怪她不成?”
  庞克双眉扬起,倏又一摇头,淡淡说道:“不,那也不怪她……”
  柳景逸道:“只怪那一朵要人命的‘醉海棠’!……”
  庞克道:“你既然知道:“何必再……”
  “再什么?”,柳景逸冷冷说道:“莫忘了,你是个男子汉,人家姑娘白璧生瑕,一生清白断送你手,难道你就只怪那朵花?”
  庞克一阵羞愧,道:“事实上……”倏地目闪寒芒,道:“我忘了问了,你是怎么知道?”
  柳景逸道:“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知道就是。”
  庞克一点头,咬牙说道:“那好,要不是你这匹夫掳走了廖大侠,将廖姑娘囚在那荒园中,岂会有这种……匹夫,我恨不得……”
  柳景逸哈哈大笑,道:“你恨不得如何?弄了半天,最后你竟怨到我的头上来了,好吧!
  怨我就怨我吧,只是,你又能拿我如何?”
  庞克道:“你知道我会拿你如何。”
  柳景逸摇头说道:“庞克,你有把柄在我手中,你不敢拿我如何?”
  庞克道:“什么把柄,这就是把柄?”
  “当然。”柳景逸嘿嘿笑道:“倘若我把此事告诉廖祖荣,你想他会如何,倘若我再把此事宣扬於武林,你和她今后还想再做人么?”
  庞克机伶一颤,厉叱说道:“柳景逸,你敢。”
  柳景逸淡淡说道:“彼此敌对,你该知道我敢不敢。”
  庞克目中杀机陡现,道:“柳景逸,你该明白,你今天就难下邙山!……”
  柳景逸哈哈一笑,道:“庞克,以一对三,你有几分把握?”
  庞克冷冷说道:“你三个如果对我无所畏惧,你就不会跟我说这么多话了。”
  柳景逸脸色一变,道:“不愧心智果然高人一筹,只是庞克,你要明白,我若是没有把握,我就不会来,天下那有那么傻的人,自动送上门来。”
  庞克淡然说道:“是么?”
  柳景逸道:“信不信在你,我来时已安排好了人,假如我三个人一个时辰内不回去,他就将那见不得人的事儿……”
  庞克恕叱说道:“住口,柳景逸,你找我是什么意思,说吧!”
  柳景逸笑道:“庞克,你早就该有此一问了,我来找你,只是想跟你谈一些咱们该谈的事……”
  庞克道:“你我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么?”
  柳景逸摇头说道:“当然,否则我何必来找你,你我之间该谈谈的多得很哩。”
  庞克双眉微扬,道:“那么你说。”
  柳景逸嘿嘿一笑,道:“这才是,我先问你,你把廖祖荣那女儿,弄到那里去了。”
  庞克冷冷说道:“不知道,便是我也在找她。”
  柳景逸目光凝注,奸笑说道:“庞克,你若是不老实,咱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庞克道:“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在你。”
  柳景逸神情微松,道:“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一次,如今咱们谈正题……”
  顿了顿,探道:“庞克,你可愿意这件事永不为人知?”
  庞克脸色一变,道:“柳景逸,你是想威胁我?”
  柳景逸摇头道:“这两个字眼太难听,我只是想该你谈谈条件……”
  庞克道:“什么条件?”
  柳景逸道:“简单得很,我保证这件丑事永不为人知,但你得拿样东西堵住我的嘴,就是这个条件,这看如何?”
  庞克道:“你认为什么东西才能堵住你的嘴?”
  柳景逸阴阴一笑,道:“现成的东西,你那三股之—的‘璇玑图’。”
  庞克双眉一挑,道:“说来说去,绕了这大半天圈子,原来你目的在此,只为我那张三股之一的‘璇玑图’……”
  柳景逸嘿笑道:“那当然,谁叫那东西太诱人。三分得全便可称尊宇内,也可富甲天下,再说,也唯有那三股之一的‘璇玑图’,才够使我三缄其口,你说对不对。”
  庞克道:“我没说不对。”
  柳景逸目中异采一闪,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庞克道:“我也没说答应。”
  柳景逸脸色一变,阴笑说道:“庞克,这关系着两个人的一生,答不答应在你。”
  庞克冷冷一笑,道:“廖大侠那一份,你拿到了么?”
  柳景逸脸色又复一变,旋又笑道:“庞克,那是我跟他的事,与你无关!如今谈的是我跟你的事。”
  庞克道:“你也知道,‘璇玑图’必须三份得全,缺一便如同废纸一张,你若没得到廖大侠的那一份,纵然……”
  柳景逸道:“那不劳你操心,我自有办法逐一拿到手。”
  庞克点头说道:“那就好。”
  柳景逸道:“那么,你究竟答应不答应?”
  庞克道:“我本不想答应,事实上我也不得不答应,可是我怎么信得过你。”
  柳景逸忙道:“你信不过我什么?”
  庞克道:“我一旦把我那三股之一的‘璇玑图’交给了你,谁能保证你三缄其口,不把事情说出去。”
  柳景逸呆了一呆,立即拍了胸脯,道:“这个你尽可以放心,老夫我成名多年,何等身份,岂会……”
  一惊住口不言。
  庞克却目光逼视,道:“你成名多年,又是什么身份。”
  柳景逸乾笑说道:“那是我的事,反正我保证……”
  庞克摇头说道:“自己保证自己,尤其是你这种人,那没有用。”
  柳景逸道:“那这,庞克,你说,要怎么样才有用?”
  庞克淡淡说道:“很简单,除去你那易容,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柳景逸一惊忙道:“庞克,你说笑了,我那来的……”
  庞克截口说道:“话是我说的,愿不愿在你。”
  柳景逸目光一转,冷笑说道:“我也这么说,愿不愿在你。”
  庞克冷然一笑,道:“老实告诉你好了,我那三股之一的‘璇玑图’并不在我身上。”
  柳景逸冷冷一笑,道:“庞克,我比你多吃了多不少饭,你别想欺我。”
  庞克道:“那份‘璇玑图’确不在我身上,信不信在你。”
  柳景逸眨动了一下老眼,狡猾地道:“那么你告诉我,你把藏在了何处,我自己去取也是一样。”
  庞克冷然摇头,道:“办不到。”
  柳景逸脸色一变,道:“说来说去,你是舍不得。”
  庞克暗一咬牙,毅然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你死了这条心吧!”
  柳景逸神色一转阴狠,道:“那么,庞克,你是不顾你那父亲一世英名及廖家家声,还有你自己的一生,更有……”
  庞克道:“事是我做的,我不怕承当!……”
  柳景逸阴笑说道:“好汉做事好汉当,只是庞克,你已经沾污了一个女孩子的清白,难道你忍心再毁了她的一生?”
  庞克机伶一颤,道:“不肯把‘璇玑图’交给仇人,我想她会原谅我的。”
  柳景逸道:“你说谁是你的仇人?”
  庞克咬牙说道:“老匹夫,是你!”
  柳景逸哈哈一笑道:“庞克,你以为害你爹的是我?”
  庞克道:“不是你还有谁?”
  柳景逸摇头说道:“你错了,那不是我,说起来,那该是廖祖荣!……”
  庞克道:“可是廖大侠是被利用……”
  “你又错了。”柳景逸道:“那也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庞克道:“另有其人,谁?”
  柳景逸道:“你该知道廖祖荣中的是什么毒?”
  庞克道:“当然知道,那是‘无形之毒’。”
  “是喽!”柳景逸道:“你可知道‘无形之毒’的出处?”
  庞克道:“出自‘毒尊’,仅‘毒尊’一人擅施。”
  柳景逸道:“那么你以为我是毒尊门人,抑或是毒尊南宫绝。”
  庞克道:“‘毒尊’南宫绝已身死多年,‘无形之毒’也并非任何一个毒尊门人所能施的,你该两者都不是。”
  柳景逸笑道:“这不就是了么,毒尊门人都不擅施‘无形之毒’,我这跟‘毒尊’毫无关连的人,又怎会施‘无形之毒’,再说,我若会施那‘无形之毒’也就该会解那‘无形之毒’,又何必非把你引来,借重你不可?”
  这的确是理。
  庞克呆了一呆,道:“事实上,你却掳了廖大侠……”
  柳景逸笑着截口说道:“关於这一点,我不妨告诉你,我唯一的目的只在廖祖荣那份‘璇玑图’,这跟你那父亲被害事毫无关连。”
  庞克道:“是么?”
  柳景逸道:“信不信由你,不信你日后碰见廖祖荣可以问问他。”
  庞克冷笑道:“我还能碰见廖大侠?”
  柳景逸脸色一变,笑道:“自然能,我不是说过么,我唯一的目的,只在他那份‘璇玑图’,我跟他无怨无仇,我并不想杀他。”
  庞克冷冷笑道:“何须你杀他,以廖前辈的性情,在不能苟全的情形下,他会自绝的。”
  柳景逸道:“我告诉你吧,廖祖荣已被人半路夺走了。”
  庞克冷笑说道:“你想欺我……”
  柳景逸道:“我仍是那句话,信不信由你。”
  庞克沉默了—下,道:“你说,廖大侠是被谁夺走了?”
  柳景逸道:“昔日毒尊南宫绝座下的‘白衣四煞’,及一些‘毒尊’高手。”
  庞克目中寒芒一闪,道:“你又欺我……”
  柳景逸道:“不信你日后见着‘雪衣四煞’,可以问问。”
  庞克冷笑说道:“这么说你还没得到廖前辈的那张‘璇玑图?”’柳景逸道:“你多此一问,我不是说了么?廖祖荣是在半路被他们夺去的,他们是及时赶到并且也用了那‘无形之毒’,否则,哼,廖祖荣岂会落在他们手中。”
  庞克道:“我姑且相信你一次,那么他们为何……”
  “为何?”柳景逸冷笑截口说道:“这还用问?当然是一方面为‘璇玑图’,一方面为灭口了。”
  庞克心中一震,默然不语,片刻之后始道:“说来说去,这该怪你,若不是你,劫去了廖大侠,便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柳景逸嘿你……”
  “我什么?柳景逸嘿嘿笑道:“你能拿我如何!咱们废话少说,言归正传,说吧!庞克,我再问你一句,你交不交出那份‘璇玑图’。”
  庞克道:“柳景逸,你是痴人说梦……”
  柳景逸脸色一变,道:“这么说,你是当真不顾能后果了。”
  庞克道:“我说过了,我不怕,她也会原谅我的。”
  柳景逸忽地哈哈一笑,道:“这一把柄不够份量,看来我只有使出杀手锏了……”
  庞克道:“有什么卑鄙伎俩,你只管使出来好了。”
  柳景逸嘿嘿笑道:“我这杀手锏一使出,只怕你会招不住……”
  话锋一顿,又嘿嘿两声道:“庞克,你可知道廖雪红那丫头往那里去了。”
  庞克道:“已经说过了,不知道,便是我也在找她。”
  柳景逸道:“可要我告诉你,她往那儿去了。”
  庞克为之一震,冷笑说道:“柳景逸,你休想在我面前玩心智。”
  柳景逸双肩微耸,道:“这么说,我若告诉你,她落在了我手,你是不会相信了?”
  庞克道:“我自是不信。”
  柳景逸笑了笑,道:“你怎不想想,要不是已落我手,我怎会知道……”
  庞克一惊,旋又冷笑说道:“你骗不了我,有可能你到那儿去过了!……”
  柳景逸道:“就算我到那儿去过了,武林中这么多人,我怎会知道是你?”
  庞克道:“事实上,除了我会去救她外,该没有别人,别人毫不知情。”
  柳景逸双手—拦,道:“好吧,也算是吧,你再看看这个。”
  一翻腕,自袖底制出—物,随手递了过来,那是一枝风钗,庞克不由得心头一震,劈手夺了过来。
  再一细看,他立即认出这枝风钗,跟他在廖祖荣父女失踪的那天早上,在巨冢中廖雪红床铺枕旁所拾到,后来又在荒园中交还了廖雪红的那枝一样。
  不用说,这定然是廖雪红之物。
  他勃然色变,急急抬眼说道:“柳景逸,你何来此钗。”
  柳景逸淡然一笑,道:“先别问我此钗何来,你只答我一句,这是否廖雪红之物?”
  庞克点头说道:“不错,是的,柳景逸,你!……”
  柳景逸淡笑截口说道:“那么我告诉你,我带着左右这两个往荒园去视廖雪红,准备拿她出气,丢了他爹,落着个她也是好的。
  但在近荒园的时候,却看见一个衣衫不整,乌云蓬散的女子由荒园中狼狈跑出,当时我就擒下了她,你可要我告诉你,这心碎肠断,带着肉体创伤的女子是谁么?”
  庞克机伶寒颤,道:“柳景逸,这么说,她是真落在了你手了……”
  柳景逸嘿嘿一笑,道:“你明白就好……”
  手向一伸,道:“庞克,拿来吧!”
  庞克颤声说道:“柳景逸,你要那份‘璇玑图’?”
  “废话!”柳景逸道:“不要那一份‘璇玑图’,难道我还会要你手中这枝凤钗不成?”
  庞克默然不语,他不能告诉柳景逸他已把那份“璇玑图”,给了廖雪红,如今正在廖雪红身上。
  要是那样做了,廖雪红的处境应当更危急了,后果也不堪设想,刚遭身心创伤,又落贼手,这位绝代红粉,巾帼奇英,何其命乖如此?
  想到这里庞克心中一阵绞痛,痛得他几乎呻吟出声。
  忽听柳景逸嘿嘿一阵奸笑:“庞克,你两个虽无夫妻之名,却已有夫妻之实,你只要舍得你那刚结合体缘的娇妻……”
  庞克具然而醒,神态怕人,厉喝说道:“柳景逸,你敢。”
  柳景逸不自觉地退了半步,阴笑说道:“既舍不得那就拿那份‘璇玑图’来换。”
  庞克道:“你告诉我,她现在何处?”
  柳景逸嘿嘿笑道:“庞克,你别打如意算盘!我还不至于那么糊涂那么傻,如果我告诉了你她现在何处,让你先我一步地救了她,我岂不人宝两失,什么也落不着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她现在很好!……”
  庞克道:“她好那最好,倘若她有毫发之伤,柳景逸,我誓必……”
  柳景逸截口说道:“别冲着我发狠,你放心,她对我有大用,能换得一份‘璇玑图’,我怎么舍得伤她,又怎么敢呀。”
  庞克强持平静,道:“你说怎么办吧!”
  柳景逸笑道:“很简单,这还用问,把那份‘璇玑图’乖乖地交出来,我还你个活生生,且毫发无损的娇妻……”
  庞克道:“你是要我先把‘璇玑图’交给你?”
  柳景逸嘿嘿一笑,道:“问得好,难不成要我把廖雪红交给你。”
  庞克道:“那倒不必,你我一手交人,一手交宝,两不吃亏。
  柳景逸阴笑摇头说道:“我现在就想要‘璇玑图’。”
  庞龙道:“我更急着要她。”
  柳景逸道:“你要明白,我固然想要‘璇玑图’,但实在得不到它时,那对我也算不得什么损失,可是你那娇妻对你……”
  庞克冷然说道:“我更明白,倘若我把‘璇玑图’先交给了你,她只会死得更快。”
  柳景逸脸色一变,旋即他猛一点头,道:“好吧,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你去取你的‘璇玑图’,我去带我的廖雪红,明天此时,你我在这里面交换,如何?”
  庞克道:“使得,我要再说一句,倘她有毫发之伤,不管天涯海角,我誓必追杀你,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言尽于此,莫忘了明天此时。”
  腾身掠起,飞射而去。
  柳景逸眼望着庞克那颀长身影破空掠去,直落峰下,嘴角掀起一丝诡异笑意,一挥手,道:“跟他—一”
  话落,方要腾身。
  蓦地里,身后忽起一声冰冷轻喝:“站住。”
  柳景逸身形一震,霍然转身,眼前,十多丈外一处巨冢之中,转出个脸色冰冷而煞白,但却难掩那绝代风华的绝色少女。
  赫然竟会是廖雪红。
  柳景逸目中方闪怒芒,但倏又一喜,忙笑道:“乖儿,是你,找了好大半夜,差点没把爹急死,你……”
  说着,举步迎了上去。
  他刚走两步,廖雪红突然喝道:“别走近我,就站在那儿。”
  柳景逸一怔,愕然说道:“乖儿,你这是……”
  廖雪红冷冷说道:“你已经知道了,还要我多说么?”
  柳景逸“哦!”地一声,忙笑道:“乖儿,爹知道了,可是乖儿,爹不怪你……”
  廖雪红冷然一笑道:“你还会要我这个女儿么?”
  柳景逸道:“乖儿,这是什么话,癞痢头的儿女是自己的好,怎么说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何况那并不怪你!……”
  廖雪红冷笑说道:“那就好,你找我干什么?”
  柳景逸道:“乖儿,留你一人在此,我实在不放心,同时我赶回来也为告诉你一件事,还有……”
  廖雪红道:“你要弄清楚,我如今已是他的人了。”
  柳景逸一怔说道:“乖儿,你打算嫁给他?”
  廖雪红道:“除了嫁给他外,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柳景逸忙道:“乖儿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廖雪红道:“怎么不可能?好马不配双鞍,烈女不事二夫,难道你要我再嫁别人,还是让我就这么终老此生。”
  柳景逸皱了眉,苦了脸,道:“这,乖儿,万一他知道……”
  “知道什么?”廖雪红截口说道:“别忘了,你跟他有仇,我却是无辜,当年害人尊的是你而不是我,你的债我没有义务还。”
  柳景逸脸色一变,道:“乖儿,你是怎么了,咱们是父女……”
  神色一黯,叹道:“乖儿,我不怪你,我知道你的心情,你的感受……”
  廖雪红突然娇笑说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你放心吧,我不会嫁给他的,再说,他也不会要我。”
  柳景逸目光一转,道:“乖儿,你可别这么说,我看他对你挺痴心的……”
  廖雪红道:“那是疚而不是爱,我跟他之间也只有孽而没有情,即使那是爱,有情,我心意早决,一辈子不嫁,就这么终了此生。”
  柳景逸目中飞闪喜悦光芒,道:“乖儿,你的脾气我知道,一经决定了一件事,不是任何人所能改变得了的,就是我这做爹的也不例外……”
  话锋微微一笑,接道:“乖儿,事情已经成了过去,我希望你能很快地把它忘掉……”
  廖雪红冷冷说道:“女儿家的清白,心灵的创痛,岂是那么容易忘得了的。”
  柳景逸微愕说道:“那么,乖儿,你的意思是……”
  廖雪红道:“我没有什么意思。”
  柳景逸沉默了一下,转了话锋,道:“乖儿,这件事咱们不谈了,我告诉你,廖祖荣被半途夺走了,那一头我算是落了空……
  廖雪红“哦!”地一声,道:“廖祖荣是被谁夺走的?”
  柳景逸目中厉芒闪烁,道:“就是南宫绝那匹夫的死党旧部……”
  廖雪红道:“你不怀疑是我……”
  柳景逸眨眼说道:“乖儿你这又是什么话,那怎么会?当初你娘等于是被南宫绝遗弃的,可以跟‘毒尊’已无关连,再说你是我的女儿,跟‘毒尊门’更扯不上关系……”
  廖雪红冷冷一笑,道:“没想到你会这么相信我……”
  柳景逸道:“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不相信你相信谁?”
  廖雪红道:“事实上,为一份‘璇玑图’,你适才便要你的女儿。”
  柳景逸一惊道:“乖儿,你听见了?”
  廖雪红道:“我由头至尾,一字未漏地全听见了。”
  柳景逸目光一转,道:“既然如此,就应该知道,我的目的只是要他的那份‘璇玑图’。”
  廖雪红道:“为达到目的,也该先择个手段,怎好把自己女儿那不可告人的事抖出去,毁了她的一生。”
  柳景逸苦着脸忙道:“乖儿,你不会不明白,那只是吓吓他,威胁他就犯的,你没听见么,他不肯,所以我临时又想起了个主意,改了个方法,这足见我并不是当真要……”
  廖雪红道:“就算是吧,他答应明早在此一手交人,一手交图,我问你,到时候你怎么办?拿什么跟他换‘璇玑图’?”
  柳景逸乾笑一声,道:“乖儿,不瞒你说,我本只打算诓他把图拿来之后,想个办法,动动心智,或诈硬夺把它弄过来,如今……”
  嘿嘿一笑,道:“既然已经找到了你,那就更好办了。”
  廖雪红道:“你的意思是要我……”
  柳景逸道:“自然是要乖儿帮忙,把那张图弄到手呀!”
  廖雪红冷然摇头,道:“不行,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上。”
  柳景逸一怔道:“怎么乖儿,你不肯……”
  廖雪红道:“倒不是不肯!……”
  柳景逸道:“那是不忍……”
  廖雪红道:“也不是不忍。”
  柳景逸愕然说道:“那倒底为了什么?”
  柳景逸目中异采暴现,大喜笑道:“乖儿,有你的,你简直让我五体投地……”
  一顿,诧声接道:“记得你说过,一进不易下手!……”
  廖雪红道:“可是毕竟如今在我手中。”
  柳景逸目光一转,含笑说道:“我明白了,你是趁昨夜……”
  廖雪红闻言那煞白的娇靥上,倏地涌起一抹红云,随即红云隐敛,那神色更木然更冷,道:“别跟我提昨夜事,我可以告诉你,早在他为廖祖荣解毒的当夜,他就把这份‘璇玑图’绐我了?”
  柳景逸脸色一变,道:“乖儿,我不信。”
  廖雪红道:“我犯不着骗你,也没有必要骗你。”
  柳景逸道:“那日前你怎说……”
  廖雪红道:“我是怕你对他下手,再说,若告诉你我已得到这份‘璇玑图’了,我还有什么理由能跟他接近。”
  柳景逸目中异采连闪,笑道:“看来爹没说错,你对他早就动了情,乖儿,你真能瞒人,过去的不提了,如今把那份‘璇玑图’交给爹吧!”
  说着,抬起了手,便要走过去。
  廖雪红一扬手中“璇玑图”,道:“你敢接么,这上面满布‘无形之毒’?”
  柳景逸一惊,忙停步缩手,道:“乖儿,你……”
  倏地一笑接道:“爹不怕,敢接。”
  柳景逸抬起了手,又要往前走。
  “站住。”廖雪红倏扬冷喝,道:“你明明知道,我没有‘无形之毒’的解药,所以认为我绝不敢轻易施弄它,对么?”
  “可是你错了,庞克他有那解药的处方,他已把那处方给了我,如今,你还要这份‘璇玑图’么?”
  柳景逸站在那儿苦着脸道:“乖儿,你这是干什么?”
  廖雪红道:“不干什么,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谁也别想染指。”
  柳景逸诧声急道:“乖儿,你怎么说这话,跟爹……”
  “爹?”廖雪红冷笑说道:“你是谁的爹?你早就明白我不是你的女儿。”
  柳景逸神情一震,轻叱说道:“乖儿,你胡说些什么……”
  神情一黯,叹道:“乖儿,我知道你心身两受打击,可是……”
  廖雪红接口说道:“可是我如今清醒得很,我明白,你也明白。”
  柳景逸叫道:“乖儿……”
  “住口!”廖雪红道:“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用这一套对付别人可以,对付我却不行,我对你了解得很清楚!……”
  柳景逸道:“难道你那另一个姓名也是假的。”
  廖雪红道:“那不难解释,我娘嫁了你,我自然随你的姓。”
  柳景逸叹道:“如果你娘还在就好了,你可以问问你娘……”
  廖雪红冷笑说道:“你早就知道我娘还在……”
  柳景逸失声说道:“乖儿,这怎么说,难道……”
  廖雪红道:“我说过,别跟我来这一套,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也早就怀疑我娘是诈死,那天我一时疏忽,在放信鸽时被你窥见,当时你就明白……”
  柳景逸一惊道:“乖儿,你放什么信鸽……”
  廖雪红道:“少跟我装,我看见你了,你还命你那右奴去跟踪信鸽,看它飞往何处,想先向我娘下手,我悄悄掩近,也听你跟你那左奴的一番说话,我老实告诉你,现在是你我摊牌的时候了。”
  柳景逸脸色连变,廖雪红话说完,他神色一转狰狞,阴阴一笑,目射厉芒,直逼廖雪红道:“好吧!丫头,算你机灵,箅你厉害,这才真应了我适才那八十岁老娘倒输孩儿的话,丫头,你如今明白了,我也承认了,你打算怎么办吧!”
  廖雪红道:“很简单,从现在起,你是你,我是我……”
  “可以。”柳景逸一点头,道:“但是,丫头,你得把这份‘璇玑图’给我。”
  廖雪红冷笑说道:“也可以,你敢要么?”
  柳景逸道:“我要你把那‘无形之毒’消去。”
  廖雪红道:“办不到,我的东西,谁想染指谁遭殃。”
  柳景逸狞声一笑,道:“丫头,你别忘了,你也有不可告人的事。”
  廖雪红冷笑说道:“彼此,彼此,我要怕,我早把这份璇玑图交给你了。”
  柳景逸脸色大变,道:“丫头,你打算……”
  廖雪红道:“你若敢把昨夜事泄露一个字,我就把你和盘托给庞克,更把你那丑恶奸险的一面公诸武林,要毁咱们—起毁。”
  柳景逸厉声叱道:“好个吃里扒外的贱人……”忽地阴笑说道:“丫头,我若把你也和盘托给庞克呢?”
  廖雪红娇躯一震,旋即冷说道:“那也没什么,反正我不打算嫁给他,恨就让他恨去吧!
  可是你别忘了,我若把你抖出去,偌大武林只怕没有你容身之地了。”
  柳景逸一点头,道:“丫头,算你狠,假如我不给你说话的机会呢?”
  廖雪红道:“你的意思是想现在杀了我。”
  柳景逸阴笑说道:“丫头,你知道,留你在世,后患无穷。”
  廖雪红道:“我就知道摊牌之后你会杀我。”
  柳景逸道:“你居然摊牌了,想必你有所仗恃。”
  “当然!”廖雪红道:“要不然我怎敢主动的来找你。”
  柳景逸目光凝注,半响始笑道:“丫头,我看不出你那仗恃是什么。”
  廖雪红道:“那本来就是看不见的。”
  柳景逸脸色一变,道:“莫非你仗恃的是‘无形之毒’。……”
  “不错。”廖雪红傲然点头:“当者皆披靡,一毒震寰宇。”
  柳景逸笑了笑,道:“听你的口气,看你的神态,你足可继承南宫绝的衣钵了。”廖雪红道:“可惜‘毒尊’的规法不准女人执掌门户,否则我倒真想重振‘毒尊’威名,以‘无形之毒’横扫武林。”
  柳景逸道:“好大的口气……”
  廖雪红逼进一步,道:“要不要我先拿你试试?”
  柳景逸吓得后退了一步,乾笑说道:“丫头,我承认拿你没有办法,但你也不一定会杀我。”
  廖雪红道:“我有理由不杀你么?”
  柳景逸嘿嘿笑道:“你别忘了,我也有一份‘璇玑图’。”
  廖雪红道:“我既不能掌‘毒尊’门户,也不能重振‘毒尊’声威,我只打算找一处深山隐居终了此生,要‘璇玑图’何用?”
  柳景逸笑道:“真要那样的话,恐怕你不会留我到如今,到今天才摊牌了。”
  廖雪红道:“你的心智永远高人一等,深沉得可怕,你没有说错,我母女迟迟没动你,为的就是一张‘璇玑图’!……”
  柳景逸道:“这不就是了么,你若轻用那‘无形之毒’,就永远别想……”
  廖雪红道:“这回你错了,我准备用‘无形之毒’制住,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再向你要那一份‘璇玑图’。”
  柳景逸暗惊笑道:“真要那样,我是死不会说出我那份‘璇玑图’的藏处的。”
  廖雪红道:“我如果不制你,你也会制我,凡事都是先下手的好。”说着,她缓缓抬起了皓腕。
  柳景逸心头一紧,急喝道:“丫头,你真当……”
  廖雪红冷冷一笑,道:“你我之间还有戏言么?”
  碎迈细步,袅袅逼了过去。柳景逸大骇,忙自后退,那左右二奴也紧跟着退身。
  廖雪红香唇边浮现,—丝冷酷笑意,道:“你回头看看,没几步路可退了。”
  柳景逸迅速的回头,却机伶一颤。
  敢情廖雪红趁他回头之际,右手微挥,一毒惊寰宇的“无形之毒”已经无影无踪的制住了柳景逸三人。
  望着倒在地上身子逐渐僵硬,满面惊惶,却发不出言语的三人,廖雪红冷声道:“识相的,把那一份‘璇玑图’交出来吧!”
  柳景逸神色狞厉,强一用力,牙床一合,立即嚼舌自尽。
  廖雪红神色一变,厉呼:“你!”
  那左右二奴见状,亦勉力嚼舌自尽。
  廖雪红迅速的在三人之身上搜寻了一阵子,认知除了些碎银及一柄匕首以外,空无他物!
  脸上一丝冷酷笑意渐渐敛去,代之而起的,是一片难以言喻的神色。
  接着,她缓缓半转娇躯,那双失神而望之能令人心碎,肠断,魂销的美目投注处,是庞克适才走的方向!……
  呆呆地,呆呆地,就那么呆呆地站着,不言不动。
  不,她没动,但是她说了话,那是一层香唇的轻轻颤抖,无奈,除了她自己外,谁也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
  有—点很明显,那就是她那无限美好身影所透射出来的凄凉,悲惨,辛酸,很快地感染了这北邙山顶。
  东海水,曾闻无定波,世事何须扼腕,北邙山,未曾留闲地,人生且自舒眉!如今她的遭遇,她未必会扼腕,但,谁又能让她舒眉?
  蓦地里,一声幽幽长叹,两点晶莹珠泪,随风远飘,远飘……廖雪红也转眼芳踪飘渺,怀着破碎的芳心,寸断的柔肠,心灵的创伤,再度黯然逝去。
  只剩下,地上—颗小石子,压着一张飘渺的素笺。
  却见十余丈外飘出—条身影,悄悄跟了下去。
  很快地,日沉,黄昏,夜深沉。
  很快地,月残,漏尽,曙色透。
  在那透自东方第一线光里,—条淡青人影疾若闪电,如天马行空,由远处掠来转眼间上了这北邙山顶。
  影敛人现,那是庞克。
  当然,他第一眼便看见了那在满地里翻动的素笺。
  他拾起—看,难言惊喜,却脸色剧变,身颤,手颤,心颤,那素上写的是:“妾平安,君勿虑,昨日妾隐身左近,已尽悉内情,故留书致意,盼君勿中奸谋。
  西窗旧址恩爱绝,天涯海角日月长,此一别虽碧落黄泉,也难再觅妾踪影,是孽非情,彼此两不相欠,感君深情,特留旧物代妾长伴君侧,望珍视之,见钗如见妾,或可稍慰君心。
  勿以薄命人为念,善自保重,妾虽处天涯海角,也心安矣。
  地上三人乃是柳景逸及其二奴。
  仍是没上款,没署名。
  但此时的感受,较隔晚尤甚。
  庞克哭了,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到了伤心处,本难怪,这字字句句,就是铁石人儿又岂能免。
  他泪眼模糊,由素笺上移注手中那枝凤钗,物在,人去,余香犹自温馨,唉……对此如何不伤情。
  突然,他目中暴闪寒芒,长身而起,飞射不见,他走了,就这样走了!
  庞克星目凝雾,潸然泪下的驰下了北邙山。
  他心里凄楚,在山下足呆了一会,叹了口气,这才又往前走,约莫经过二个时辰,前面现出一个镇甸!
  这镇甸不小,黑压压一大片房屋,心想:“午时已届,先填饱肚子吧!”便不犹豫的直进街口。
  前行数步,见街旁一家酒馆,庞克上得楼来,选了一席雅座,要点酒菜,不久,酒菜齐上举杯独酌。
  不知是甜,是苦,是酸,是辣,但觉情愁万缕,风起云涌,齐上心头,正是抽刀斩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良久,良久,才勉强举筷,但吃到口里,仍是淡然无味,如咽枯草,硬涩的难以人喉,再也提不起兴吃下去。
  蓦地,楼梯响动,上来二人,坐落在庞克不远座上。
  只听一人道:“师兄,依你之见,李家庄那位神秘莫测的倪半仙,所预测的‘大家乐’号码,准不准?”
  庞克闻言神智不由一清!
  “为了廖雪红之事,差一点误了‘大家乐’之事,还好还有三天的时间,先听听这两个赌鬼说些什么?”
  但见二人年纪全在三十岁出头,方才说话之人,身着青粗布短衫,是个虬髯大汉,黑黝黝的脸孔,分不出是肉是髯。
  此刻,另一人道:“师弟,据我侧面观察,他的神卦之术的确有几下子,断得人人心服口服的,颇有几分可信性哩!”
  庞克随声再看,只见这人黄色长衫,肤色之黑,不逊於虬髯汉,所不同之处,只是没有髯而已!
  “哎哟!够黑!简直是印度番仔!”
  虬髯汉道:“好!反正找不到‘香画醉美人’,无法查出‘小司飞侠’的下落,咱们不妨去找倪半仙试试看!”
  黄衫黑汉道:“妈的!连续‘扛龟’六期,搞得一屁股的债,这一次如果再‘扛龟’,咱们二人说不得只好‘重操旧业’了!”
  “嘘!”
  庞克佯作没有听见的浅酌细嚼着。
  心中却暗忖:“看样子‘香车醉美人’挟持‘憨仔’之事已经传遍了江湖看你们这些‘恰女人’往那里走?”
  却听虬髯汉低声道:“师兄!‘香车醉美人’的武功实在骇人!天龙帮那‘天龙八部’居然悉数折在她在手中哩!”
  黄衫黑汉道:“是呀!说起‘天龙八部’的武功已经够骇人的呀!如今起‘报销’在‘香车醉美人’手中,事情可就闹大了!”
  虬髯汉道:“是呀!据闻天龙帮主已经檄调帮中高手返回总部,看样子,要对‘香车醉美人’采取行动了!”
  “妈的!最好拼个同归于尽,这下些年来,天龙帮的气焰太嚣张了,道上兄弟简直被逼得快要混不下去了!”
  “妈的!大吃小!老子才不用他这一套哩!”
  “喝酒!喝酒!别再提这种‘鸟’事!”
  庞克一见再也没有“什么”听头了,心急早点赶回李家庄,唤店小二结过账之后,便向处行去。
  出了镇甸,庞克展开身形,电驰雷掣般一阵子急赶,白天又避开人潮,一口气奔驰,隔天辰初终于回到了李家庄庄外。
  “连夜赶路,连撒一泡尿的时间也省下了,这下了可要回去好好的冲个澡,睡个大头觉才是!”
  那知,他一行至“古寒窑”附近,却怔住了!
  只见在古寒窑附近如雨后春笋一般搭建了三、四十个摊棚,此时可能不是营业时间,寂无人影!
  怪的是,在命相馆外面却排了一条长龙。
  清一色的江湖人物在排队!
  庞克暗忖道:“看样子,‘流浪马车队’的人已经来此开始‘营业’了,模样还真不小哩!
  “那些江湖人在算命馆外面大排长龙做什么?一个个闷不吭声的,似乎在耐心等待什么?
  “莫非师妹在搞什么花样?”
  走近“古寒窑”往天公炉及内炉一瞧,插了四、五十支香,看样子是这群江湖人士方才所插的哩!
  “看样子王娘娘的香火挺旺的哩!”
  那群江湖人士只是瞄了他—眼,便又收回了视线。
  庞克排在最后一名灰衣大汉身后,低声问道:“老兄,你们一大早就在这里排队,干什么?”
  灰衣大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理不睬!
  庞克碰了—鼻子灰,暗暗骂道:“凶什么?你这老包简直有眼不识泰山,待会儿看我如何整你!”
  庞克默默的离开算命馆,走向他和胡梭的“双龙庐”。
  那是李家庄村民为了感激他多年来教导庄内孩子,联合出资请阿水兄兴建的—栋木制房屋。
  庞克尚未走近房屋,立即听见屋中传来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庞克暗忖:“一定又是胡梭在胡说八道,大盖特盖了,这小子张嘴实在有两下子,死人也会被他说活过来!
  “听那声音,似乎还有另外一位姑娘哩!对了!一定是那位替马莎莉顶替的姑娘,先瞧瞧!”
  凝气提身,轻飘飘的来到屋外。
  落地无声,屋内之人又正在欢笑中,根本没有发现屋外多了一个人,庞克闭住气,自窗缝朝内瞧去!
  果见胡梭那小子正眉飞笑,口沫横飞的“盖”着!
  那位美若天仙的马莎莉含笑,津津有味的听着,在她的左方坐着一位杏眼桃腮,美艳绝伦的姑娘!
  只见她身穿一件紧身大红衣裤,脚下穿着一双绣花鞋,一条乌油油的大辫子垂酥胸前,身材婀娜玲珑。
  “又是一个美人胚子!怪不得胡梭这支‘猪哥’吹得如此有劲,听他在盖什么?”
  只听胡梭道:“马姑娘!黄姑娘,不是我胡梭在吹牛,在李家庄方圆百里之内,不认识我的人,一定养不活!”
  马莎莉娇声问道:“胡大哥!想不到你的名声如此的响亮,义行善事如此之多,对了庞大哥呢?”
  “马姑娘,你是在问你那位宝贝师兄呀,他呀!怎能和我比呢?他只配做‘囝仔王’。
  “他一天到晚不是读书就是教书,足不出户,读死书,死读书,混身‘酸’透了!”
  马莎莉不由莞尔一笑!
  那位黄姑娘却笑得身子直颤,娇颜绯红!
  庞克听得满肚子的火,暗忖:“你这‘见色忘义’的小子,今天非给你一点小教训,实在难泄这口‘鸟气’!
  屈指一弹,自窗缝中,疾射进一股指力。胡梭吹得得意忘形,全无戒备,马莎莉陡觉有异,霍地站起身子,嗔目叱道:“外面是谁?”
  庞克轻咳一声,推门而入,笑道:“怪不得我老远的即闻到我这‘双龙庐’香气沁人,原来有两位仙女在此地!
  —说完,朝二女颔首为礼。
  胡梭边以右掌揉着火辣辣作疼的臀部,边红着脸,道:“你还知道回来呀?我们都快要急死了!”
  庞克笑道:“急死了?我看全天下的通通急死了,也轮不到你的份,你小心牛皮吹得太大,胀死了!”
  马莎莉知道师兄一定听到了方才末段话,心知他内心不快,立即岔开话题,道:“师兄,你才回来,看一队长龙吧?”
  庞克知道她的心意,不愿使她难堪,因此笑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算命馆外大排长龙?”
  胡梭立即谄媚的道:“老克,你……”
  庞克瞪了他一眼,叱道:“暂时休息一下,行不行?方才吹了老半天,嘴不会乾呀?”
  胡梭乾咳一声,闭上了嘴!
  马莎莉笑道:“师兄!这些日子倒有不少武林人物莅馆‘指教’,所幸应付得宜,没有弱了你的声名!”
  庞克笑道:“师妹,你太客气了!想不到师妹你已经把师父的‘神算术’学全了,我真是沾光不少!”
  马莎莉绽颜一笑,脆声道:“师兄!别客气了!小妹有自知之明,岂敢与你相比,今天可要看你的了!”
  庞克摇头道:“今天还是由你来吧!—来,我要了解一下情形,二来,我想看看‘流浪马车队’的营业情形!”
  马莎莉拉着红衣姑娘,笑道:“师兄,她姓黄,名叫霜霜,乃是‘流浪马车队’的‘队花’哩!”
  黄霜霜娇颜一红,笑道:“庞少侠,你别听莉姐说笑,咱们那儿任何—位姑娘都长得比我好看!”
  庞克摇遥头,道:“黄姑娘,你言差矣!如果正如你所言,咱们这‘猪哥公会理事长’不会待在此处了!”
  二女听得格格直笑!
  胡梭瞪了他一眼,却无法作答。
  庞克揶揄的道:“胡梭,小心一点,别闪了眼,会变庇‘斗鸡眼’!”
  胡梭乾脆闭上双目,不言不语。
  庞克将自己此行经过说法了个大概,(当然避开了那段与廖雪红亲热的情节),道:“江湖伎俩实在防不胜防!”
  马莎莉却笑道:“师兄!据可靠消息报告,廖雪红已经驰向终南山,可能是赶回‘毒尊’会合她的母亲。”
  庞克神色—喜,道:“所幸她安然无恙!”
  马莎莉审色稍露哀怨,瞬即消失,立起身子,勉强笑道:“师兄!你长途赶路,先休息—下吧!”
  “我不远送了!胡梭!送送二位姑娘吧!”
  胡梭正中下怀,立即欣然送二女出去。
  --------------------------------------------------
  xmwjw 扫校,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