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超霸的男人》

第二十章 立德立言又立功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裘贵仁这阵子可谓艳福不浅,因为,他的三位娇妻默契十足的轮流与他夜夜快活,而且每女皆热情十足!尤其唐珍更每次使他销魂。 
  他终于明白“只羡鸳鸯不羡神仙”之道理!他便由元月一日一直快活到二月底。 
  唐珍因而传出喜讯,常瑶及花仙女则经由花氏行功,早已绝育。她们便继续陪着老公快活。竹苑为之夜夜春浓。 
  不过,她们在白天皆专心指点诸子练武及识字,尤其花氏及常氏更天天忙得大乐!常仁则由袁冲陪着出访各店面及船行。 
  朝廷免赋五年之德政在去年之第一年已经刺激天下的商人把握机会扩充生意,今年更是冲刺之年。 
  尤其各派自去年晚秋之后,便把所赚的钱购官地辟建良田,而且是每月皆进行此项投资。 
  大批百姓便受雇耕种着,优厚之工资使他们安心的工作着。 
  他们因而改善生活!他们的赠买力为之增强!商人们之收入因而增加!大家在大喜之中,纷纷寻找商机。 
  各行各业为之忙碌及充实着。各衙的牢房为之唱空城计,各衙人员反而清闲!各吏更纷纷做着“太平官”。 
  整个天下因安定繁荣,朝廷获讯之后,为之大喜!这天上午,裘贵仁率三妻及子女搭车离开竹苑,他们便沿途游山水的享受他们昔年努力之成果。 
  这天下午,他们一到唐门,便受到热烈的欢迎。腹部已鼓的唐珍便似女皇般被三位大嫂先恭迎入内。裘贵仁便率众与唐正诸人入厅。 
  唐正含笑道:“每月之民一直在增加哩!” 
  “很好!船行增加最多吧?” 
  “是的!每月皆有二成之增幅!” 
  “太好啦!新船已报到否?” 
  “本月初共增五百条新船!” 
  “咦!怎会增加如此多呢?” 
  “此乃吾之意,因为,需求太旺!尤其货船亟待增加!” 
  “太好啦!船员皆已找妥吧?” 
  “是的!自二月一日起,六万余名青年已在各船上学习,他们自本月初接新船后,已能熟练的行船!” 
  “太好啦!这六万余人多来自何处?” 
  “多来自边城!譬如西康、青海、陕西、银川及归绥!” 
  裘贵仁怔道:“他们怎知来此工作?” 
  唐正含笑道:“此乃吾之安排,因为,吾在宫时,获悉这些地区有过剩之人力,而且,居民日子也亟待改善!” 
  “太好啦!” 
  “由于另有近二万人企盼来此工作,吾将派人召他们入成都及重庆耕种,因为,此二处正需要人力。” 
  “太好啦!” 
  唐正含笑道:“吾此次由此六万余人中挑选八百名青年,他们的可塑性甚高,日后将是本门之支柱!” 
  “恭喜!” 
  “全仗汝助本门重见天日也!” 
  “不敢当!川人生活近况如何?” 
  “改善不少!全是汝之功也!” 
  “太好啦!我原本携五百万两欲助川人哩!” 
  唐正含笑道:“没此必要!以免养成他们之懒惰!” 
  “有理!贵州百姓不错了吧!” 
  “是的!他们改善最明显!” 
  “很好!”他们便品茗欢叙着。翌日起,裘贵仁便率妻小畅游四川。 
  足足过了二个月余,他们才欣然离去。 
  他们一返竹苑,立见袁冲与赵成含笑迎出。裘贵仁喜道:“赵大哥!你来多久啦?怎不入川找我呢?” 
  赵成含笑道:“吾刚到一日!” 
  “又要售药材啦?” 
  “是的!这回可售八个月!另有八千匹马!” 
  “行!何时交易?” 
  “下月十日上午,如何?” 
  “行!需粮否?” 
  “谢谢!去年大丰收哩!” 
  “太好啦!” 
  “听说汝已是天下首富?可喜可贺!” 
  裘贵仁含笑道:“谢谢!入内再叙吧!” 
  “请!”三人便含笑入厅就座。诸女便率子女入房。 
  袁冲道:“阿仁!俺这回在三峡沿岸各店面听人说汝是天下首富,是不是真有此事呢?” 
  裘贵仁含笑点头道:“是的!那些人在嫉妒吗?” 
  “不!他们皆认为汝是大好人,汝该有此福报!” 
  “谢谢!” 
  赵成含笑道:“汝的确有此福报!” 
  “谢谢大家之助!赵大哥!上回药材价格,每车是一百三十两白银,这回增加到一百五十两白银,如何?” 
  “行!谢啦!马价就维持原价吧!” 
  “不!该涨!我曾向牧场争取此事!” 
  “谢啦!” 
  “小事一件!大家过得好些了吧?” 
  “是的!自去年起便增加一百余顷田地种植药材,若无天灾,五年后便可每月皆进行交易!” 
  “太好啦!” 
  赵成含笑道:“吾知道汝很忙!汝今后就派人到千里坪交易,吾一定安排妥当!” 
  “谢啦!我会在下月初率人与你见面!” 
  “行!” 
  “我们将在今年底之前迁入洛阳,今后,可得麻烦大哥多跑些路啦!” 
  赵成含笑道:“太好啦!吾可以多逛些地方!” 
  “谢啦!” 
  他们便品茗欢叙着。当天晚上,三人便畅饮美酒佳肴。袁冲在酒足饭饱后,便先返房歇息。 
  赵成含笑道:“承蒙汝挑一子承继吾家香火,吾今后可以安心的出家,吾不知该如何申谢!” 
  “小事一件!我日后会公平分配财产给每位子女!” 
  “谢啦!” 
  “小事一件啦!” 
  二人便边饮边叙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二人便一起离去。 
  这天上午,他们一起进入唐门,裘贵仁便介绍唐正与赵成认识,不久,他便道出赵成之来意以及他的计划。唐正便欣然同意由其长子唐德负责交易。 
  于是,他召唐德出来介绍着。当天中午,他们便畅享酒菜。之后,赵成便先行离去,裘贵仁便与唐正父子密商着。 
  不久,唐正父子已明白此交易乃裘贵仁之主要财源,于是唐德便与裘贵仁欣然离去。 
  他们便沿着三峡与各商家安排着。唐正则派人调派马车备用。 
  十日后,袭贵仁与唐德已经安排妥善药材之事。于是,裘贵仁便赶向银川牧场。他一会见东方阳父子,便道出来意。 
  东方阳父子一听又一条财源,不由大喜!他们便边用膳边密商着。 
  翌日上午,裘贵仁已先欣然离去。他便先赶到唐门,唐正便表示已安排妥车队。 
  裘贵仁一见日子已近,便留在唐门。 
  翌日上午,唐正便率三十名大夫在广场之篷中同时替人诊疾,另有一百四十人则在另一篷配药。 
  此外,另有六十人在旁递茗招呼着。这三十名大夫乃是裘贵仁在宜宾八家药辅之大夫,配药之人则是药铺人员及唐门弟子。 
  唐正之妻及次子亦在场配药。 
  裘贵仁不由瞧得大喜!他便与等候诊治之人聊着。他由他们之症状问到家计,他便轮流询问着病患们。 
  黄昏时分,先后已有二千余名病患接受义诊及取药离去,裘贵仁也确定川人多已改善生活,他便各赏大夫及配药人员一个月工资。 
  翌日上午,唐德一返唐门,裘贵仁便安排着。 
  第三天上午,他们已经率车队离去。他们便沿途会合所雇之车队。 
  这天上午,他们一抵达千里坪,立见赵成和东方彬迎来,他便与唐德上前办理交易。 
  不久,东方彬已先申谢率众驱马离去,裘贵仁便另赠赵成三万两银票。 
  不出半个时辰,唐德已率车队离去。 
  赵成便吩咐车队先启程,他便与裘贵仁到里外之酒肆畅饮。 
  不久,赵成道:“达赖及班禅喇嘛将在中秋前后入中原宫中参见皇上,同时表达申贺皇上登基之意。” 
  “太好啦!你会同行吧?” 
  “不会!只由四大天王及八大金刚陪同!” 
  “我想邀他们聚聚哩!” 
  “他们一定会向汝申谢!” 
  “太好啦!他们订妥时间否?” 
  “他们将在十月初入宫,约留宫中一个月。” 
  裘贵仁道:“我会去宫中见他们!” 
  “太好啦!吾会转达此事!” 
  “谢啦!我会在十月底入宫!” 
  “好!” 
  二人便畅饮欢叙着。良久之后,二人才欣然道别。裘贵仁只飞掠盏茶时间,已会合唐德,裘贵仁便沿途指点细节。 
  这天上午,他已送唐德押船队运送药材离去。不久,他已先飞掠到各渡头叮咛妥再折返竹苑。 
  他们此次由自己的店面销售药材,而且又降价一成,并严格规定各药商必须降价一成。药商们一见有利可图,当然乐意配合。不出十二天,唐德已售空药材。 
  翌月十日,他率其弟唐远及六十名弟子到千里坪进行交易之后,便迅速的押送车队离去。 
  他们一送药材上船,便一起出发。 
  唐德便率船队直接驰到巫峡下游,再沿途送药材到上海,唐远则由源头一直销售而下。他们因而节省三日之时间。 
  翌月,他们更兵分六路的运售药材,他们而而又节省两日的时间。 
  唐德兄弟便每月把售药材之钜额收入沿途托各派买地辟田,他们因而忙得不亦乐乎!唐正更是每月在各地买三千万两之官地辟田。 
  七月六日上午,裘贵仁在贵州收妥这段期间之各产业所净赚之钜银之后,他便把它交给唐正。 
  唐正便又买地辟田,他更安排五万名边关青年耕田地。 
  由于他们自去年便一直托各派买地辟田,所以,九月收成之后,他们的粮收足足增加三倍以上。 
  他们便率先把粮价下降一成,天下百姓为之欢呼!裘贵仁便倍受歌颂!八月底,洛阳裘家堡美轮美奂的完工啦!裘宏便各赠工人们一个月工资。 
  他更宴请工人们。 
  重阳时节,裘贵仁率众亲人在城隍庙及二坟前恭敬的祭拜之后,便把祭品赠送村民们。 
  翌日上午,他便率众亲人及袁冲离村,村民们总动员的列队恭送!不少人更依依不舍的拭泪着。他们便直接经过湖北进入河南地面。 
  这天下午,他们已欣然抵达堡前,立见三百名青年男女列队恭迎。裘宏更与少林及武当掌门人在厅中品茗。裘贵仁便率众人入堡。 
  不久,他已入厅向三老行礼。二位掌门人便含笑申贺着。他申过谢,便陪他们品茗欢叙着。花氏及三女则率诸童及诸亲先入房。 
  三百名下人便搬行车入各房。 
  袁冲则笑哈哈的在堡内外掠纵着。 
  他乐得掠上屋顶哈哈大笑着!此堡不但可容纳五千人同时居住,更有三千个房间专供僧道尼等出家人居住,另有素食招待。 
  通往裘家堡之山道不但又宽又平,沿途更有多处凉亭可供人歇腿及赏景,可谓设想周到。堡中更随时备有大批素菜材。 
  第三天上午,河南巡抚已率大小官来访,裘贵仁不仅接待他们入厅,更询问现况。 
  不久,他捐三千万两在河南修桥铺路,他更捐建三百家学堂。 
  此外,他更托各衙雇人整治河川。 
  诸吏为之大喜,因为这些皆可添他们的政绩呀!裘贵仁办妥这件善事,便率妻小上山祭坟。 
  然后,他天天陪三妻畅游。他们所到之处,皆受人欢迎及注视着。 
  十月底之上午,裘贵仁已单独北上,他飞掠半个多时辰,已到宫前。他尚未报告,侍卫已向他行礼请安。他答过礼,便登轿入宫。盏茶时间之后,他已被送到兵部尚书府,李尚书便自大厅迎出。 
  他便上前行礼道:“参见外公!” 
  “免礼!汝可真守信!喇嘛们今晨尚在念汝哩!” 
  “他们已入宫近月啦!” 
  “是的!太上皇礼遇他们,他们又百般推崇汝,皇上有意邀汝入官或治理洛阳,汝是否愿意?” 
  “谢谢!我志在天下!” 
  “好!汝就明确表态想吧!” 
  “好!” 
  “天下果真已繁荣?” 
  “是的!我每月皆投资及雇用大批人,已带动热潮!” 
  “很好!汝先放妥行李,再随吾人殿吧!” 
  “好!” 
  他便陪裘贵仁入客房放妥行李。 
  不久,二人已搭轿离去。 
  首先,他们先叩见星上,皇上愉快的招呼他入座及品茗,不久,皇上已垂询天下现况,裘贵仁便详加叙述。 
  皇上为之龙心大悦道:“朕天下靠汝提振矣!” 
  “不敢当!全仗皇上免赋之恩呀!” 
  “朕心中有数!汝可愿入仕?” 
  “谢谢!草民在天下各地效劳,既心安又具效果!” 
  “汝替朕治理洛阳吧?” 
  “不敢!草民须常赴各地,不宜入仕!” 
  “汝如此忠心,朕该如何赐汝呢?” 
  裘贵仁道:“草民知足!” 
  “不妥!朕非赐不可!” 
  “这……” 
  李尚书道:“启奏皇上!粮价及粮源攸关万民甚巨,小孙戮力买地增产,可否在复赋后,稍降粮赋?” 
  “准降粮赋!” 
  “叩谢皇恩!” 
  “平身!” 
  “谢皇上!” 
  皇上道:“这样吧!天下官地廉售与汝,汝妥加运用吧!” 
  裘贵仁喜道:“叩谢皇恩!” 
  “平身!” 
  “谢皇上!” 
  不久,三人已含笑离殿。不出盏茶时间,他们已到乾龙殿,立见侍卫、宫女纷纷出来跪迎。 
  “平身!” 
  “谢皇上!” 
  立见喇嘛们匆匆出来。皇上便上前道:“平身!平身!” 
  喇嘛们便合什一礼,再侧立恭迎。不久,皇上已率裘贵仁二人入殿。立见二位老喇嘛与太上皇坐在殿中,他们乍见皇上三人,便一起起身欲迎,皇上忙道:“平身!” 
  二位喇嘛便含笑注视着裘贵仁,不久,裘贵仁与李尚书上前向太上皇叩头。太上皇含笑道:“平身!” 
  “谢太上皇!” 
  二位老喇嘛便欲上前向皇上行礼。 
  皇上含笑道:“平身!”二位喇嘛一转身,便向裘贵仁下跪!裘贵仁急忙下跪连连叩头。 
  二位老喇嘛便是西藏领袖达赖及班禅喇嘛,他们认为全靠裘贵仁之助,所以,他们行此大礼。 
  不久,双方已起身,皇上便招呼众人入座。 
  太上皇含笑道:“本朝立朝以来,与藏族关系一直不稳定,全仗汝使藏族臣服矣!” 
  裘贵仁道:“不敢当!草民居中获利矣!” 
  “客气矣!天下当真已现荣景乎?” 
  “是的!以贵州为例,已无贫民矣!” 
  太上皇道:“提起贵州,孤更感激汝之功,因为,汝不但安定贵州,更促进岭南之全面繁荣矣!” 
  裘贵仁道:“草民利人利已矣!” 
  “万民若皆如汝,该有多好!” 
  “会的!百姓一安定,天下便会安定矣!” 
  “很好!” 
  他们便品茗欢叙着。裘贵仁因此住在宫中十日。 
  这天上午,十四位喇嘛满载皇上之赐欣然离宫,裘贵仁便沿途陪他们参观各朝寺。 
  这天上午,他们终于返回裘家堡。喇嘛们一见裘宏,便欣然招呼着,接着,众人欣然入厅就座。 
  裘贵仁便先道出皇上决定日后减粮赋以及准他廉购各地官地,裘宏含笑道:“很好!” 
  他们便经由一位喇嘛翻译与喇嘛们交谈着。 
  不久,达赖及班禅喇嘛各赠一尊琉璃观音雕像。 
  裘宏便各赠他们一个红包,他们欢叙良久,才入客房歇息。翌日上午,裘宏便陪他们赴白马寺参观。 
  当天晚上,唐珍已倾利分娩二子,众人为之大喜!二位老喇嘛便各赠一婴一串佛珠。 
  新堡添双丁,人人皆道吉祥。 
  翌日上午,裘宏便陪喇嘛们赴少林寺拜访。裘贵仁则忙着接待一批批的贺客,裘家堡为之喜气洋洋。 
  半个多月之后,唐正夫妇与常仁夫妇一起前来申贺,他们一见新堡如此雄伟,不由大赞! 
  接着,唐正道:“药材生意已暂告结束!” 
  裘贵仁含笑道:“谢谢!皆已赏过大家吧?” 
  “是的!所赚之钱已在各地买妥官地开田!” 
  “谢谢!官地之价已降吧?” 
  “降八成余哩!汝入过官啦?” 
  “是的!” 
  裘贵仁便略述经过。唐正喜道:“大内及百姓皆如此支持汝,汝又富甲天下,汝堪称是武林史上首位杰出高手哩!” 
  “不敢当!全仗大家之助!” 
  “客气矣!” 
  常仁接道:“竹苑已开成学堂,又有七十名孩童入塾。” 
  “太好啦!” 
  “吾由汝身上学习不少,吾已在巫山及巫溪城中各捐建十家学堂,目前已有六千余名孩童入塾。” 
  “太好啦!爹觉得很愉快吧?” 
  常仁含笑道:“的确!” 
  裘贵仁含笑道:“粮价及药价皆降了吧?” 
  “是的!百姓反应甚佳!” 
  “不会影响其他的商人吧?” 
  “不会呀!他们皆有不少的利润哩!” 
  “很好!让他们多赚些钱,日后才有财力买我们之产业。” 
  “汝仍决定售产呀?” 
  “是的!均富于天下也!” 
  “有理!” 
  “原则上,各产由店员及佃农先买!” 
  常仁点头道:“好点子!不过,他们的财力恐怕有限吧!” 
  “鼓励他们结伴集资置产,我们也可以借钱给他们,只要他们自给自足,天下便可安定!” 
  “有理!够伟大的抱负!” 
  唐正道:“吾认为该保留田地,以安定粮价。” 
  裘贵仁点头道:“有理!我会再和爷爷研究此事!” 
  唐正道:“明朝之衰亡,皆因乱及百姓吃不饱,汝宜掌握粮源及粮,以长期安定民心!” 
  “有理!难怪皇上日后要降粮赋五成!” 
  唐正喜道:“当真?” 
  “是的!皇上还鼓励我多买地哩!” 
  “太好啦!吾人宜持续买田!” 
  常仁含笑道:“是呀!” 
  不久,裘贵仁问道:“唐门已建妥基础吧?” 
  “是的!九位掌门人皆已到访过!” 
  “可喜可贺!” 
  “沾汝之光也!” 
  “不敢当!你们自己之努力呀!” 
  “谢谢!” 
  他们便欢叙着。 
  十二月中旬,裘宏方始与喇嘛们返堡,喇嘛们便一直住到翌年之元宵节,再欣然与裘宏离去。 
  裘宏便趁机巡视各地产业,他更直接送他们返布达拉宫。 
  二位老喇嘛便留他住宫一个月,他们更天天送大补酒供裘宏当茶水而饮,他的白发因而变黑,他为之大喜! 
  又过三天,他便与赵成押一万车药材离去,他们一到千里坪,唐德兄弟便前来行礼。 
  不久,唐德例与赵成结帐。 
  然后,他们一起押车队离去。 
  裘宏一到宜宾,便入唐门拜访,他小住三日,便含笑离去。 
  这天下午,他单独在高竹村城隍庙上香之后,他满怀感激的下跪叩谢自己之绝处逢生之地。 
  然后,他到二坟前叩谢。他刚起身,蛊王突然飞出,咻一声,它已飞入裘宏之右耳,裘宏心中有数的席地而坐。 
  不久,它已在他“气海穴”喷出热流,他一见它果真赠功,便欣然行动。 
  盏茶时间,他已汗下如雨!蛊王一出体,便飞入坟中。他急忙行功吸收满腹之热流。 
  他忙一日夜,方始入定,由于无外人干扰,他便日夜行功着。又过三日他才收功起身,他便又向二坟叩谢。 
  然后,他才欣然离去。 
  不久,沿途之村民纷纷惑然望着他,他心中有数的便含笑点头致意,村民们为之更怔! 
  不久,他一到常府,门房便怔道:“您是老爷子吗?” 
  “是的!” 
  立见常仁啊道:“亲家翁回来啦?” 
  “是呀!” 
  “您年轻不少哩!” 
  “吾先在拉萨得惠,日前又获蛊王之助!” 
  他便略述原因。常仁含笑道:“可喜可贺!”二人便入厅就座。 
  不久,常仁含笑道:“吾已把一批店面交换良田矣!” 
  “高明!后势看涨!” 
  “近期又有地主欲交换,吾会促成此事!” 
  “很好!”二人便欢叙着。由于常氏在洛阳,常仁便与裘宏一起赴洛阳。这天下午,他们便在众人惊视中入堡。 
  袁冲忍不住叫道:“爷爷!是您吗?” 
  “呵呵!怎么啦?不认识吾啦?” 
  袁冲道:“爷爷年轻大多啦!” 
  “不妥乎?” 
  “妥!妥啦!俺希望爷爷再年轻!” 
  “呵呵!很好!”众人便欣然入厅就座。裘宏一见唐珍之腹部又鼓起,他便会心一笑,唐珍为之脸红。裘宏便道出自己之“去老还少”之经过,众人为之大喜! 
  裘宏又道:“西藏又开始售药材了!” 
  裘贵仁喜道:“我们又可买田地啦!” 
  “是的!” 
  “爷爷!不少的西湖地主一见粮价在去年降低,他们已向各派表示欲以田地换店面,可行吗?” 
  “可行!吾人今后更方便掌握粮源矣!” 
  “太好啦!我明日去告诉他们!” 
  “行!” 
  裘宏问道:“上回那大补酒还在否?” 
  “在!我一直没饮过它!” 
  “呵呵!吾之口福矣!” 
  “爷爷何不把那些上品红花及冬虫药草泡成补酒?” 
  “好点子!” 
  “爷爷!各派已在上月初各还五百万两白银,我又买地啦!” 
  “很好!由各派自行还钱吧!” 
  “好!我在月初又到贵州收回八百余万两白银!” 
  “很好!他们更改善生活了吧?” 
  “是的!道路也一直畅通着!” 
  “很好!” 
  裘贵仁道:“爷爷!可否在复赋前把贵州产业廉售给贵州人,售酒之收人留供他们维修道路及建设贵州?” 
  “呵呵!好点子!就如此办吧!” 
  “是!” 
  众人便欢叙着。 
  当天晚上,常瑶已自动投怀送抱。二人便先一阵热吻!然后,二人迅即剥光全身。 
  裘贵仁托着她的波霸双乳道:“它们更迷人啦!” 
  她欣然道:“它们比以前丰满近倍哩!” 
  “真迷人!”他不由探舌舔着。 
  “好哥哥!”她忍不住贴近下体,他顺势以右手抬起粉腿及吮乳,她嗯了一声…… 
  迷人之交响曲因而频传。 
  裘贵仁便在房中“周游列国”,她为之挺仳不已!波霸乳便频磨他的胸膛,他畅然搂她上榻继续玩着。 
  她畅然迎合不已!二人畅玩各种花招。良久良久之后,她欲仙欲死的呻吟着。他又轰不久,便畅然送礼。 
  “妙透啦!”二人温存着。花仙女却悄悄的卸裤冲洗禁区,她望着近湿透之亵裤,不由含笑忖道:“吾昔年之决择正确矣!” 
  不久,她已上榻回忆往事,她满足的笑啦! 
  唐珍却抚着圆鼓之腹部忖道:“此次分娩之后,吾一定要绝育,吾要好好的享受人生!” 
  她为之眉开眼笑!裘宏却凭窗品酒回忆往事!悲惨又坎坷之往事如今已成如此佳景,他满足啦! 
  他喃喃自语道:“吾将以有生之年协助贫民脱困,吾要使他们各有工作以及一片产业!” 
  他斟满酒,便遥举向天上的明月! 
  他愉快的道:“月圆人圆!” 
  说着,他已畅然干杯。不久,他已上榻向周公报到啦!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