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超霸的男人》

第十六章 水火难容大车拼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雪花飘飘覆大地,血雨纷飞撼天下;正邪水火难相容,烽火连天何时了?” 
  江北雪纷飞,天之国的四川却仍气候宜人,不过,宜宾城内外却 
  弥漫着肃杀以及冰冷之气息。 
  自从江湖后起之秀因为争夺日月令牌引发近二万名正邪精英火拼之后,天下便弥漫着肃杀及不安。 
  尤其唐门人人更是紧绷着每根神经。 
  因为,那三名高手已返唐门报讯,唐全之妻一获讯,便忍悲做出决定。 
  唐氏便召来三子及一女指示着。 
  唐全之长子唐勇便接掌大任。 
  次子唐义及三子唐明便赴麒麟及龙二帮调集人马以及吩咐他们携金银在西南地区招兵买马。 
  唐全生前老谋深算,他并未率此人员参加花堡之役,所以,唐门如今至少有四千人马可派上用场。 
  不过他们仍积极招兵买马。 
  因为,他们面对的对手将是花堡及九派联军。 
  此外,三十名唐门高手赶赴花堡及九派监视。 
  唐珍及三位嫂子便率七童在深夜时分悄然离去,因为,她们将是唐门的根苗,失去不得。她们皆女扮男装携财离去。 
  她们直接进入贵州,再前往云贵交界处。她们终于买下四家木屋深居简出着。 
  花堡堡主及九位掌门人在官方出现收尸之后,便在客栈中密商,因为他们打算趁胜追击。 
  当天下午,群豪已匆匆离城,伤者则仍在客栈歇息着。花怡安则派人赴大同召来三百名高手。 
  他同时下令出售太原之所有产业。 
  他急于取得资金,只好贱卖售产。 
  三日后,他已售毕产业及会合高手。他便与他们赴大同产业。他同时派人招兵买马。 
  九派掌门人不但率人先赶返各派召集人手,更沿途拜访群豪以及邀群豪共襄盛举,消灭黑道。群豪为自保,便纷纷答允。 
  此举一落入各地黑道人物眼中,不由自危。 
  他们便主动探讯。 
  他们终于探知各派欲先灭唐门,唇亡齿寒,他们为自保,便主动赶往唐门。 
  整个天下因而紧张不安,各行各业已近乎停顿。 
  连一向供不应求之回春酒也销路大减。 
  唐门经由这些投效人员之口中获悉各派即将对付他们,他们便积极的安置群邪以及部署着。双方因而箭拔弓张。 
  裘宏诸人反而平安无事。 
  且说裘贵仁背花氏返竹苑之后,便向裘宏及花仙女略述经过,裘宏二人不由大为欣喜。裘宏便吩咐袁冲返竹苑坐镇。 
  他便与裘贵仁易容离去。 
  他们便直接先到山西大同城。 
  他们一入城,便分途暗探着。 
  入夜之后,他们一会合,便道出心得。 
  他们便归纳出九派及花堡欲先灭唐门,而双方正在招兵买马,双方火拼之期已经不远。 
  “爷爷,怎么办?” 
  “坐收渔翁之利!” 
  “游再传会不会死于此役呢?” 
  “顺其自然吧!” 
  “若不能亲手杀他,有些遗憾哩!” 
  裘宏含笑道:“汝趁乱宰他吧!” 
  “我要擒他到无人处好好的修理一番。” 
  “呵呵,随汝玩吧!” 
  “谢谢爷爷!” 
  二人便日日监视着。 
  又过三日,他们便获悉花怡安急于售产。 
  裘宏便含笑指点爱孙。 
  不久,裘贵仁已经离去。他便直接赶回巫溪城。他一会见东方阳,便道出来意。 
  东方阳一听可以买回关外产业,不由大喜,因为,他已习惯骑马,甚至已经爱上马,而且,他一直不习惯搭船呀! 
  于是,他便欣始同意。裘贵仁便赠他一盒银票。裘贵仁便先返大同城。东方阳匆匆召集爱子及七十人,便欣然启程。 
  这天下午,他们已昂然站在大同花堡大门前,有钱便是大爷,他们够拽的。花怡安见状,便暗暗不爽。 
  不过,他为了求现,只好派人迎他们入内。不久,东方阳已狠心的杀价,花怡安只能忍住怒火的讨价还价。 
  良久之后,东方阳便以昔日售价之七成价格买回所有的关外产业,他便昂头率众离去。他们便兵分多路的携地状及让渡书出关,不出一个月,他们已接收回所有的产业。 
  花怡安售完产业之后,他便纵容的招兵买马,他相信只要先灭黑道,他 
  仍是一条龙。届时,他便可利用李侍郎助他大捞特捞,他便开始准备大批的滕盾。 
  这天上午,华山、恒山二派共有一千七百余人一起前来报到,花怡安大喜的安置他们在堡中及客栈歇息。 
  接着,各地群豪一批批的前来报到。他更具信心啦!他趁机组织人心的招待上等食宿。 
  日复一日,群豪及各派纷纷前来报到。除夕当天,大军已经集合完毕,人数亦然超过二万一千人。花怡安大喜的在各处招待荤素佳肴。 
  大年初一,拜年的人显著减少,群豪却浩浩荡荡的依各派顺序列队正式的出征。整个花堡便只剩下眷属。 
  裘宏二人不愿残杀无辜,便先行离去。他们便提前抵达宜宾。他们沿途发现与上回不同的景象。 
  首先,路人大减,而且在街上走动之人多是横眉竖眼、拿刀带剑、成群结队的江湖人物。 
  其次,大多数店面及民宅多关上门窗,只有酒楼及食堂等吃喝场所开门,而且喧哗纷纷。 
  而且,里面之人皆是街上走动这型之角色。 
  他们便知道黑道人物已经“清城”啦!于是,他们上路的离去。他们便住入镇甸中之小客栈。他们便闭门不出的行功二日夜。 
  第三天上午,他们再入宜宾城,立见它好像一座死城,而且连食堂以及酒楼皆全部关门大吉。 
  裘宏低声道:“清得够澈底!” 
  “嗯!” 
  “出城吧!” 
  二人便转身离去。他们便直接上山。 
  午前时分,他们已经瞧见各派联军浩浩荡荡的出现于远处,没多久,他们便自动进入两侧之林中。 
  裘宏含笑道:“他们已先派人入城探过路啦!” 
  “是的!” 
  那知,群豪刚入林不久,倏听刷刷声音,立见林内不远处之草中纷纷伸出手,而且疾掷来灰粉。 
  “小心毒份!” 
  啊叫声中,近千人已经倒地,附近之四千余人为之呕心。土草纷飞,地下已冒出三百余人。 
  他们便疾掷及连掷毒粉,惨叫声中,群豪纷倒。叱喝声中,人群纷退,却有四百余人奋勇掷缥射刀而去,啊叫声中,便有二百余名掷毒之人倒地。 
  不过,其余之人仍然掠前掷粉,因为,他们是唐门的“敢死队”,他们皆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家,他们的亲人已经各领到他们卖命钱五千两白银。 
  不久,他们已经全死。不过,他们先后毒死近四千人,另有近万人则呕心不已,群豪纷纷掠向官道上。 
  不久,群豪纷纷扶呕心之人送入灵丹。就在此时,大批人员自城门内之民宅以及店面中掠出,为首之人更是由唐义及唐明率领之冲锋队。他们一接近,便纷纷射出毒镖及毒粉。一批群豪匆匆以药丸塞入耳鼻,便持滕盾冲去。 
  他们认为此举可减少吸入毒烟及挡住毒镖,可是,他们不知这些毒粉并不似方才那批毒粉。这些毒粉不但毒性加倍,而且具附肤及蚀肤特性,它们难被滕盾暂挡,却做着群豪之前冲而附肤。 
  所以,这批冲锋人员迅即惨叫倒地,他们的肌肤迅即红肿、破皮及溃烂。唐义兄弟因而率众继续冲来及掷射毒镖及毒物,立见又有数百名群豪纷纷惨叫倒地,群豪因而惊避入林中。 
  群邪之气势立即高涨,却见一批道士及和尚咬牙冲去,他们仍觉呕心,却勇往直前。 
  正邪之分便在此时出现。 
  他们宁可拼死,也要保住其余人员之战力。啊叫声中,他们纷纷倒下。 
  不过,他们已激发出士气,大批呕心人员纷纷冲去,而且掷镖、射剑、劈掌,现场立即一阵混乱,惨叫声为之大作。 
  不久,唐义及唐明已被拼死,他们所率之冲锋队亦全部阵亡。 
  不过,群豪之死亡人数已超过十倍以上。更多的人为之呕吐、反胃及晕眩。随后冲来之群豪便疾砍猛掷着,呕心人员便拼死以斗。原先进入两侧林中之群豪便绕过未沾毒之地区冲杀而出,他们正好砍向群邪之两翼,战况立即沸腾。 
  惨叫震天! 
  血肉纷飞! 
  僧道尼已抛掉慈悲心的大开杀戒。 
  他们为降魔而拼杀。 
  裘贵仁便自山上腾掠而下。 
  他便沿途踏树沾石飞掠而下。 
  他迅即投入山下林中。 
  他又掠不久,已接近战场。 
  他便隐在树后寻找花怡安。 
  那知,现场拼斗之人既多而且打混仗,他瞧了良久,仍然找不到花怡安,于是,他移到他处寻找着。 
  良久之后,他绕入另一林中寻找着。 
  不久,他瞧见林中之尸堆中探出一个头,他尚未瞧清楚对方的面貌,对方已经匆匆屏息,掉头向林中掠去。 
  他迅即发现对方的左脸光秃秃的。 
  他不由暗喜道:“就是他,不耍脸怕死鬼!” 
  于是,他立即追去,右手一挥,轰一声,三十株树立被劈断,石、土、枝叶、树杆为之纷飞,对方为之大惊。 
  对方便使出吃奶力气掠去。 
  裘贵仁一追出林,便连劈二掌。 
  对方惊得急掠入林中。 
  那知,对方刚掠过一株树,眼角余光立见树后站着一个人,砰一声,对方的右腿立被劈断。 
  惨叫声中,对方立即摔倒。 
  出掌之人正是裘宏,他一见爱孙赶鸭子般把花怡安赶来,他只候刹那间,便已经得手。 
  花怡安一摔倒,裘宏便又劈一掌。 
  砰声之中,他又劈断花怡安之左腿。 
  花怡安惨叫一声,双肘已拼命的匍匐前进。 
  裘贵仁一掠近,便拍向他的右肩。 
  砰一声,花怡安的右肩全碎,惨叫声中,花怡安已灰头土脸,五处伤口已大量的出血。 
  裘贵仁朝他的背上一站,左脚已踏上他的左肩背,立听咔一声,花怡安已经惨叫啦。 
  他再也逃不了啦。 
  他疼得屎滚尿流。 
  裘宏向四周一瞥,便卸去易容,冷哼一声。 
  花怡安并未疼昏头,他已认出裘宏,他为之变色惊呼。 
  裘贵仁扬脚一踢,便踢落他的下巴。 
  他一落地便重重一碰,砰一声,花怡安已吐血撞断一株树。 
  裘宏哼道:“游再传,汝做梦也料不到会有今日吧?这叫做恶有恶报,汝已经恶贯满盈了。” 
  说着,他便上前连踢三脚,花怡安为之连连喷血。 
  裘贵仁上前道:“我叫裘贵仁,我一生下,你便灭我家,我因而吃苦十八年,你先还这笔帐。” 
  说着,他已踢脚如飞。 
  叭叭声中,花怡安四处断处纷纷挨脚,他疼得屎尿激喷啦。 
  裘贵仁连踢十八脚才退到一旁。 
  裘宏沉声道:“游再传,汝只有一女,却成吾孙媳,汝辛苦拉拢一女,竟供吾孙快活,去死吧。” 
  说着,他已连踹花怡安之下体。 
  花怡安之子孙带立即全碎。 
  血水为之激喷,花怡安因而疼得死去活来。 
  他已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啦。 
  裘宏又道:“汝妻已率二婢抢汝之财物住在吾家,汝已经众叛亲离,汝活在世上还有什么价值?” 
  说着,他已上前拾剑连斩花怡安之脸。 
  不久,花怡安已成鬼脸。 
  血水更遍滴着,他的双眼亦被削肓,裘宏削掉他的双耳。 
  他冷冷一哼,才仗剑退后。 
  裘贵仁呼口气道:“够了吧?” 
  “劈碎!” 
  “好!” 
  裘贵仁便向上一掠及翻身向下劈,轰一声,花怡安已经粉身碎骨。 
  地面立即陷入一个大坑,二人不由吁口长气。 
  裘宏便把剑抛入坑中,裘贵仁便把残肢臂挥入坑中。 
  倏见草中有一锦盒,他立即拾起,他一打开立见满盒的银票。 
  他立即交给裘宏。 
  裘宏接盒道:“除恶吧!吾先返家!” 
  “好!” 
  裘贵仁便转身掠去。 
  立见官道上已经堆尸如山。 
  他沿林中一绕,立见正邪仍在火拼,而且不相上下,于是,他掠到群邪后方,便先行劈出二掌。 
  轰轰二声,他已超渡二百余人,附近之群邪为之纷避。 
  群豪便展开夹杀。裘贵仁仍在外围劈杀着,又过不久,他已无用武之地。 
  因为,群豪已经以多攻小的加速屠杀着。 
  裘贵仁便掠入林中。 
  他说多爽便有多爽啦! 
  他已报大仇又助群豪,他当然更爽啦!他便全力掠去。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追上裘宏。 
  “解决啦?” 
  “差不多,群豪又在屠杀!” 
  “很好!走吧!”二人便欣然掠去。 
  呵呵笑声之中,裘宏已踏入竹苑,立见袁冲掠来道:“闷煞俺也!” 
  “呵呵!出去玩几天吧!” 
  说着,他已拿出一叠银票。 
  “谢啦!” 
  袁冲便直接离去。 
  立见花氏母女已与常瑶含笑抱婴迎来,裘贵仁一见四童步行,他为之乐得春风满面。 
  花氏含笑道:“大功告成啦?” 
  裘宏含笑道:“是的!他已粉身碎骨!” 
  花氏不由松口气道:“恶梦解除矣!” 
  “是的!”裘贵仁便把包袱挂上肩,他欣然一一抱过四童及二婴。花仙女及常瑶为之大喜。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入内。他们便直接返房沐浴,立见花仙女单独入房道:“谢谢哥!” 
  说着,她已温柔的搓背。 
  “抱歉!我杀了他!” 
  “杀得好!他是畜生。” 
  说着,她更温柔的搓背,酥酸之下,小兄弟迅即立正,他为之脸红,她却吁气加兰的附耳道:“吾今夜侍候哥!” 
  “好!” 
  两人便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着,小兄弟为之火冒万丈,它抖得盆中之水声大作。 
  花仙女见状,立即关妥门窗。她欣然剥光全身。他呼吸急促的离盆。他一行近,她倏地蹲下,便搭臀一抱。她张开檀口,便开始品味。这是慈母这阵子所授之“情趣花招”。 
  裘贵仁为之酥酸,他忍不住唔叫一声,她吸吮更频啦!不久,他受不了的后退及满脸通红。她不由娇媚一笑,她便先上榻列阵以待。 
  “妹,我受不了啦!” 
  说着,他已上马一搂,她大方的向上一挺。 
  “喔!够紧!疼否?” 
  “还好!” 
  她大方的又向上一顶,他顺势向下一冲。 
  “喔!好哥哥,它似更壮哩!” 
  “它闷太久啦!” 
  “来吧!” 
  说着,她已先行摇臀。他畅然开战啦!她也欣然回迎着。战鼓频频,声传老远。 
  花氏听得泛笑忖道:“仙女够幸福。”她便率四童出门散步。常瑶也率二婢抱婴离去。裘宏一浴毕,便前往常府。他一会见常仁,便略述战果。 
  常仁喜道:“天下太平矣!” 
  “是的!东方阳已买回关外产业及先率一批人回去接管产业,他们迟早会全部撤出中原。” 
  常仁含笑点头道:“吾会加派人手管理船务。” 
  “很好!否极泰来,荣景可期。” 
  “太好啦!亲家翁可以展鸿图矣!” 
  裘宏含笑道:“足矣!休太贪心!” 
  “太可惜了吧?天下百发待举,商机无限呀!” 
  “留给别人吧!” 
  “佩服!”二人便品茗欢叙着。 
  花仙女此时却骑在老公的腰上畅玩“颠龙倒凤”,她更牵着老公的双手按上自己的波霸双乳,她已试用慈母的花招啦!裘贵仁为之大乐。 
  他边抚乳边道:“妙!”,她受用此一棒,便更放浪的玩着。锦榻为之吱呀的求饶不已!他连玩妙招,亦为之畅然,他便欣然送礼。 
  “晤!哥,好一串连珠炮。” 
  “哈哈!妙!” 
  二人不由搂吻着。裘贵仁首次觉得大爽啦!二人便温存连连。良久之后,二人才下榻鸳鸯浴。他一见她胯间之红肿,不由暗怜的抚道:“抱歉!” 
  “别如此说,真妙呀!” 
  “谢谢!”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整装。她一见榻上之辉煌战果,便更换寝具,他便抱走浴具,二人满足的分工合作着。入夜之后,众人才再度团圆。裘宏更启坛倒酒与大家细品着。 
  不久,花氏含笑道:“亲家翁是否要返乡定居?” 
  裘宏含笑道:“先瞧瞧吧!不过宜先回去祭拜。” 
  “有此必要!” 
  花氏含笑道:“家父已允补偿府上。” 
  “啊!心领!吾已知足!” 
  “理该如此,家父将于开春出巡,并来此拜访。” 
  “欢迎之至!” 
  花氏又道:“吾已估过时日,亲家翁返乡祭拜返此不久,家父将会抵达此地,届时再详加策划未来吧!” 
  “好!不过,原则上,吾限于人手不足,已不打算扩大投资,而且会把现有的产业先让出。” 
  “功成身退!佩服!” 
  “不敢当!吾能历劫致富,该知足矣!” 
  “佩服!” 
  众人便边用膳边欢叙着,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膳毕,他们便欣然享用水果,又过一阵子,他们方始歇息。 
  且说群豪在裘贵仁协助一阵子之后,他们经由夹杀,便顺利的一批批消灭黑道人物。 
  又过半个多时辰,他们已经大功告成,他们不由吁口气,他们便先抢救伤者。 
  然后,他们清点人数,不久,他们便发现只剩四千余人,其中尚包括近三千名伤者,此战之激烈及伤亡之钜,可想而知矣!各派为之元气大伤。不过,大家皆研究那位“神秘救兵”。 
  没多久,大家一致研判此人是裘贵仁。不久,便有人提义一鼓作气的消灭唐门。群豪便一致赞成。 
  于是,近千名未负伤之人立即离去,轻伤之人则开始移尸入林埋葬。这是一件大工程,因为,尸体多达四万余具,其中有不少尸体以及地面沾有不少的毒物呀。众人便小心善后着。近千名联军一入城,便继续掠去。 
  那知,他们又掠不久已摇见黑烟飘空及腥味阵阵,立见一人道:“会不会是唐门之人已自行焚庄?” 
  “有可能!” 
  众人便加速掠去。又过不久,他们果然遥见唐门已成火海,他们为之松口气。他们便直接撤退。他们一返战场,便一起善后,城中之百姓便先后启门探视着。他们恍若隔世般惊魂未定,他们不由言论此事。 
  一场武林浩劫至此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