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超霸的男人》

第四章 九阴谷中练奇技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无事不登三宝殿,九月十日上午,常仁便单独到竹苑,他尚未敲门,正在院中练剑的裘贵仁便已经收招行去。 
  裘贵仁一启门,便行礼道:“参见员外。” 
  “免扎!令祖在否?” 
  “在!请!”二人便含笑入厅。正在厅中品茗的裘宏便含笑起身道:“有失远迎,海涵!” 
  “客气矣!恕吾冒昧打扰!” 
  “言重矣!请坐!”“请!”裘贵仁便上前斟茗。 
  常仁含笑道:“住得惯否?” 
  “裘宏含笑道:“洞天福地,舒适之至!”“果真是知足常乐。” 
  裘宏含笑道:“老朽几乎遍行过天下,唯有此村民风纯朴又团结,此皆员外长年教化之功,实在令人敬佩。” 
  “不敢当!”双方便一阵客套。 
  不久常仁道:“吾可否早冒昧请教一件事?” 
  “言重矣!请说!” 
  “令孙怎会倏然茁壮,简直是脱胎换骨哩!” 
  裘宏含笑点头道:“确实如此,此事可真玄,说来该谢谢员外,若非员外先人坟中之宝所赐,小孙绝无此福。”他便据实道出经过。 
  常仁问道:“您老可知那道银光是何物?” 
  “蛊!” 
  “您老瞧过蛊?” 
  裘宏点头道:“是的!老朽苦年曾陪小孙入云贵碰运气,多次瞧过苗人养蛊及役蛊,因而略知一二。” 
  “此蛊为何入令孙之体且未伤及令孙呢?” 
  “小孙曾食过多种补物及一条绝种雪蛇。” 
  “雪蛇?” 
  “是的!它当时正在蜕皮,小孙因而擒它及吸食血胆。”D 
  “吾记得令孙曾在坟前疼昏过哩!” 
  “是的!小孙却因而绝处逢生。” 
  “神奇之至!” 
  “是的!” 
  “此蛊目前在何处?” 
  “不详!它多次进出小孙之体,小孙因而获益!” 
  “太神奇啦!” 
  “是的!老朽及小孙永铭此恩!” 
  “不敢当!此事该列入天下传奇谱中。” 
  “的确!”二人便先品茗着。 
  不久,常仁便据实道出其祖昔年之安排。裘宏忙道:“惶恐之至,小孙无意中破坏了府上之大事矣!” 
  “言重矣!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乃令孙之福!” 
  “员外之器度,令人佩服!” 
  “不敢当!盼勿外泄此秘。” 
  “当然!”裘宏又道:“据小孙看来,此蛊已成金色,它已是蛊王,它亦已通灵性,它必会暗助府上的。” 
  常仁苦笑道:“小犬三人之逝,已使吾谛悟人间之无常,吾只盼能够安然承传吾家香火,吾便知足矣!” 
  裘宏忖道:“他似有结亲之念哩!” 
  他便故意道:“以员外之声望,足可赘入乘龙快婿。” 
  常仁摇头道:“末劫将近,人心不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者比比皆是,若引狼入室,吾便愧对列祖列宗矣!” 
  “唉!小犬便因为引狼入室而陷吾至此。” 
  “会有此事!” 
  “是的!员外去过洛阳吧?” 
  “去过多次,您老仙居洛阳?” 
  裘宏点头道:“员外听过洛阳东街之长安堂否?” 
  “听过,它曾是一家倍受赞誉之百年老店,据说毁于劫匪。” 
  裘宏苦笑道:“非也!引狼入室矣!” 
  “您老是长安堂主人?” 
  “是的!老朽承祖训秉天心济世,期间更多次义诊及助予人方便,奈因小犬误交匪友,遭彼结众杀人劫财,终落此下场。” 
  “会有此事?好一个大奸大恶之徒。” 
  裘宏点头道:“老朽茹苦含辛,幸获员外之助使小孙重生,小孙今后必访仇踪予以复仇重建长安堂。” 
  “对方是准?” 
  “游再传!” 
  “恕吾孤陋寡闻来识此人。” 
  “对方乃是一位江湖人物,且对方既作此案;必已匿居,员外当然不认识他,不过,吾相信天网恢恢,他必难逃报应。” 
  “他有何特征?吾可托人协寻。” 
  “心领,不宜打草惊蛇或延祸员外。” 
  “您老太见外了吧?” 
  裘宏正色道:“小孙既能绝处逢生,足见小孙尚获天怜,小孙尚年青,迟早会找到此獠予以复仇。” 
  “祝您老早日如愿。” 
  “谢谢!”经此一来,常仁一时不便提及亲事。 
  他便道:“您老既谙歧黄医术,天下又多名医,治过眼疾否?” 
  “吾目前正在上药,效果甚佳,该有复明之日。” 
  “可喜可贺,您老之眼怎会失明?” 
  “遭人洒毒致瞎。” 
  “真狠!” 
  “是呀!小孙当时甫出生,吾能够抱孙负伤逃入山中幸逃一劫,吾相信吾终有目睹仇人授首之日。” 
  “您老毅力过人,佩服!”“不敢当!”“令孙目前练武欲复仇?”“是的!”双方又叙良久,常仁方始离去。 
  不久,裘宏吁口气道:“总算明白此蛊之来历啦!” 
  裘贵仁点头道:“是啊!挺神奇的!” 
  “的确!足见苗族中也有奇人异士。” 
  “是的!” 
  裘宏道:“员外方才询问蛊为何进出汝身,汝却无碍时,吾突然想起一件事,否打算进行一项试验。” 
  “什么试验?” 
  “以汝之血治吾之眼。” 
  裘贵仁怔道:“可行乎?”“不妨一试,因为蛊乃至毒之虫,此蛊又修为至蛊王,又助汝复原及增加功力,汝之血必有奇异效用。” 
  “有理!试试吧!” 
  “嗯!汝不妨如此进行!”裘宏便低产指点着。 
  裘贵仁不由听得大喜。于是,他到井旁汲来一盆清水放在桌上。裘宏便一头泡入水中以水润眼。裘贵仁便以指甲掐破指尖挤血入碗。 
  不久,他已替祖擦干脸及让祖饮血。 
  他再扶祖入房仰躺。然后他以剩下之血沾抹上祖之双眼内外。立见其祖不停的溢泪。 
  “爷爷!要紧否?” 
  裘宏含笑道:“酸疼之至!有效矣!” 
  “当真?” 
  “嗯!汝再以血润布敷上吾眼。” 
  “好!”裘贵仁便依言而行。 
  不久,他已紧张的瞧着。裘宏却平静的躺着。大约又过半个多时辰,裘宏自行取下血布,便坐起身。他轻掀眼皮不久,便徐徐张眼。立觉双眼一酸,他急忙闭眼。他却迅及溢泪。 
  裘宏却直接走出厅便下跪叩头道:“谢天谢地!”裘贵仁急忙上前跟着叩谢天地。 
  不久,裘宏已拭泪起身道:“入厅吧!” 
  “恭喜爷爷!” 
  “呵呵!仗汝之助也!”二人便欣然入厅。 
  裘定背光入座道:“吾尚须适应一阵子。” 
  “当然!太好啦!太好啦!”裘贵仁忍不住起身连叫“太好啦!” 
  不久,裘宏吁口气道:“喜事成双,吾对复仇更具信心矣!” 
  “是呀!” 
  “对了!汝还记得它否!”说着,裘宏已掏出铁牌。 
  他乍见钱牌,不由啊叫一声。“爷爷!怎么啦?” 
  “日月令。它是日月令。” 
  裘贵仁怔道:“何谓日月令?” 
  裘宏急忙收牌入袋及低声道:“吾十八岁时,曾在洛阳礁见一名中年人以此牌在街上逼使巡抚大人下轿叩头。” 
  “它这么罩呀?” 
  “嗯!据说巡抚大人事后孝敬对方十万两黄金,因为,它的主人便是天下第一高手日月神君,连官方也俱怕万分!” 
  “他是恶人吗?”裘宏摇头道:“不!他只是凭一时喜怒行事而已,他向巡抚索金,乃因巡抚大人操守失廉,洛阳人当时皆暗中喝彩哩!” 
  “会有此种人呀?” 
  “嗯!据说日月神君晚年归隐,他把武功及财富埋于某一处,持此牌可进入该处,不知已有多少人为它而死哩!” 
  “他不该害死如此多人吧?” 
  “不!若不贪岂会送死?” 
  “这……我们上回在黄山所见之拼杀,原来也是为了它呀?” 
  “是的!” 
  “我们该把它送入伍家庄吧?” 
  “这……吾颇想先探日月神君之秘。” 
  “这……不妥吧!受人之托,该忠人之事呀!” 
  裘宏摇头道:“不!此乃汝复仇之捷径,吾之剑招只有二、三流水平,汝若练成日月神君之武功,便可顺利复仇。” 
  裘贵仁点头道:“有理!” 
  “我们可把日月神君之财物送给伍家庄,以资弥补。” 
  “有理!我安心多啦!”裘宏忍不住呵呵一笑。 
  裘贵仁稍忖,便问道:“爷爷知道藏宝处否!” 
  吾曾在贵州采药时,因避雨而入一处荒洞,洞内尽头壁上刻着一个太极状之图案,内有日月二字,吾怀疑它便是藏宝处。” 
  “太好啦!我们可以先去探探!” 
  “对!”二人不由大喜。 
  喜事连连,二人险些坐不住啦!良久之后,裘宏道:“先让吾静静吧!” 
  “好!”裘贵仁便入厨炊膳。 
  裘宏便佯加策划着,当天下午,裘贵仁便把屋内之食物分赠给要志。当天晚上,他们已施展轻功离去,已经失明近十九年之裘宏不由畅然掠纵着。 
  黄昏时分,裘贵仁陪祖一入贵阳城,忍不住喜道:“真快!” 
  裘宏含笑点头道:“是的!咱们沿三峡崖道抄捷径,经由重庆进入贵州,才会如此迅速抵达此地。” 
  “我记下啦!”裘宏一瞥四周,便含笑道:“汝还记得贵阳否?” 
  “记得,它位于贵州中心地带,它的东南方多平原,西北方多山,我们便是直接由四川进入贵州西北入此。” 
  “对!它似比昔年冷清吧?” 
  “是的!街上行人既少,有些店面也未开门。” 
  “汝还记得贵州三无吧?”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 
  “对!天地人皆失调,贵州怎能留住人呢?” 
  裘贵仁道:“今日没下雨,挺难得的。” 
  “嗯!先用膳吧!”“好!”不久,二人已踏入一家酒楼。却见酒楼别无客人,他们便受六名小二恭迎入座。裘宏便点妥酒菜及预付一块白银。 
  小二们便申谢退去。裘宏品茗道:“世人皆视贵州为畏途,其实,贵州多山,山中多树及原始风光,乃绝佳之赏景地方!” 
  “交通乃是贵州的致命伤。” 
  “是呀!不少山区根本就人迹罕至哩!” 
  裘贵仁低声道:“那地方可能仍无山道可供人通行。” 
  “当然!城中如此衰败,山中必更落后。” 
  “上苍似乎对贵州人较不公平。” 
  裘宏苦笑道:“汝若是上苍,汝该如何安排?汝已走遍天卜,汝已见过各地之贫富悬殊及悲欢离合之景呀!”裘贵仁若有所悟的默默点头。 
  裘宏喝口香茗道:“吾越来越信佛家之因果论。” 
  “可是我却有些怀疑因果论?” 
  “为什么?” 
  “因果论讲究善恶要分明,终有报应,亦及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可是,您及列祖们之行善却换来那场劫难!” 
  袭宏摇头道:“汝怎会有这些奇遇?” 
  “这……我……这……。” 
  裘宏道:“报应区分为现世报及累报,吾家之劫难或许是前世苛累,亏欠对方,它属于累报吧?” 
  “是吗?如此一来,何须复仇呢?” 
  “不错.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裘贵仁怔道:“爷爷不想复仇啦?” 
  裘宏吁口气道:“饶不得!以免他再害别人!” 
  “会不会再造恶因呢?” 
  “顾不得此事矣!诛恶胜过助百人哩!” 
  “是吗?”裘宏低声道:“游再传若早死,吾家必不会遭劫。” 
  “这……爷爷以前不是教我要容忍一切吗?” 
  “不错。当肘,吾盲汝弱,自保皆成问题,如今,吾人能够如此顺利,宜多除恶助人以回报上苍浩恩。” 
  “除恶助善?” 
  “对!勿活在昔日之阴影吧!” 
  “好!” 
  立见小二送来酒及一盘白斩鸡。 
  不久,裘贵仁夹块肉沾酱便送入口中。 
  他只嚼三口肉,便望向那碟酱油及蒜泥。 
  裘宏含笑道:“太淡吧?” 
  “爷爷怎知如此呢?” 
  “此地会缺盐?” 
  “是的!此地包括西南地区多未产盐,此地因交通不便又多雨,甚不便运送及存盐,盐价一向较贵。” 
  “原来如此!想不到连如此普遍的盐也会缺货呀?” 
  “是的!中原地区辽阔,交通却未普及,不少城区多会缺部分物品,致令有心人有可乘之机。” 
  “可乘之机?” 
  裘宏点头道:“譬如,此地缺盐,有心人只须利用资金及人力哄抬,便可以使盐价上涨,他因而发财。” 
  “有人赚这种钱?” 
  “不管其人,而且遍布各地,汝还记得八年前之水灾,使物价连涨吧?此乃有心人在兴风作浪也!” 
  “原来如此!”裘宏便挟肉及蒜送入口中道:“将就点吧!”“好!”裘贵仁便挟肉及送入口中。 
  果觉辣味使肉味稍添美味。不久,小二便陆续送来菜肴。裘贵仁遍尝之下觉其味甚淡,分明末添盐,难怪菜肴中多添加蒜槿者辣椒,他不由大开“口”界。 
  不久,袭宏指向窗外低声道:“瞧她左眼及颈。裘贵仁向外一瞧,立见一名妇人牵一童走过街道。立见此妇双眼微凸,颈部亦似发福般又圆又肿。 
  偏偏她的身子挺瘦的。裘贵仁怔得不由多看一眼。 
  不久裘宏道:“此乃长期未吃盐之一种症状,她日后会心闷、盗汗、四肢常颤,终而提前离开人间。” 
  “啊!缺盐会有如此后果呀?” 
  “是的!” 
  “爷爷!我们可否帮帮他们?” 
  “可以!不过必须克服不少的阻力!” 
  “行行好事吧!” 
  “嗯!吾会先探谁在操控盐市。” 
  倏听:“捉盐匪呀!”喊叫声。 
  立听一人接着喊道:“捉一名盐匪,赏银一百两!” 
  裘贵仁不由一怔!立听竹哨声及惨叫声交响。 
  接着又听一阵竹哨声及喊声。 
  酒楼掌柜却与小二们自动出去关上大门及窗,而且对面的店面以及住宅也纷纷传出关门窗之声音。裘贵仁不由一怔!立听步声及刀剑撞击声由远传近。裘贵仁不由轻轻推开窗缝凑眼而瞧。 
  小二便上前劝道:“公子勿管闲事!” 
  “你们为何不去帮忙?”小二望向掌柜,便低头离去。 
  立听一声吼叫道:“俺操你奶奶的!杀!”裘贵仁立见一人放下一担物品,便以扁担戮!削、扫、砍。立见三名青年哎叫的倒地及向外滚去。 
  立见八人挥刀抢棍的围功此人。 
  此人至少有六尺高,而且长得熊腰虎背魁伟,他一扫出扁担,便逼得那八人纷纷后退。其中二人之棍更被扫飞,他立即戳、砍向二人。那二人立即啊叫倒地。另外六人便匆匆退去。 
  壮汉立即喝道:“快走!”立见一批人匆匆挑物离去。裘贵仁立见每人皆挑二个大竹筐,筐上皆有盖,盖内更覆布,他根本瞧不见筐内究竟是何物品。 
  不过,他由喊声研判筐内是盐。 
  叱喝声中,一名官服中年人已率三十人赶到。立听中年人喝道:“大胆王靖贵,汝又率人劫盐伤人,汝还不束手就缚?” 
  壮汉抱扁担拱手道:“大人海涵!张百富再哄抬盐价,置云贵人死活于不顾,吾此举全是被逼的!” 
  “住口!休狡辩,跪下!” 
  “大人为何不究办张百富哄抬盐价之罪呢?” 
  “汝怎知吾不究办此事,跪下!” 
  “请大火海涵!” 
  “可恶!上!” 
  立见三名捕快挥刀扑上。 
  壮汉立即喝道:“得罪啦!”说着,他已挥出扁担。呼一声,浑猛之力已逼退二人,立见另外三人由背后攻来。壮汉便疾挥着扁担。 
  中年人立即喝道:“汝等先追下去。”“是!”壮汉怒吼句:“休想!”便疾抡猛挥扁担。 
  当当二声,二支刀已被扫飞。六名捕快便匆匆后退。官服中年人冷冷一哼,便拔剑切入。此人姓辛,单名强,他目前是贵阳府总捕头。辛强可真“心强”,他艺出点苍派,艺满下山历练时,便以心强敢干,闯出万儿而获得张百富之赏识。 
  张百富便挑他为婿及赠金三万两。他便死心塌地的替张百富打击“盐匪”。 
  张家已经三代经营盐,范围包括四川、云南及贵州,张家已经累积巨富,可是张百富仍然不满足。三不五时的涨盐价。 
  而且,盐价只要涨上去,便不易跌价。川云贵三地之百姓为之咒骂不已。 
  可是,没人奈何得了张百富,尤其云南及贵州人更被他吃得死死的。 
  “因为,云贵总督张永泰已经与张百富勾结,辛强被安排在贵阳府衙任总捕头,他便以打击盐匪为任务。 
  他利用官方的力量大肆打击盐匪。 
  他每逮到盐匪,便整得死去活来再打入大牢。狱卒更天天逼犯人做苦工。 
  虽然如此,盐匪似春风野草烧不尽。辛强之扫盐匪行动也日益受到阻力。 
  尤其王靖贵出现之后,辛强更是头疼,因为,王靖贵不仅孔武有力而且谙武,他至少有一批助手。 
  他们似潮起潮落般行动迅速的劫盐。他们化整为灵的售盐,他们的盐价至少低于张百富五倍。 
  所以,百姓们纷纷向他们买盐,不少人更掩护他们的行动。 
  譬如目前,辛强振剑上前疾攻,一时牵制住王靖贵,捕快们趁机追人。哪知,却有上百人自巷子里冲出来拦路。 
  这些人皆戴斗笠及以布蒙面,而目每人拿棍,扁担,甚至也有人拿椅凳,足见他们是附近之居民。 
  这些人为何肯掩护盐匪呢?一来,盐价贵得离谱,他们想买到便宜之盐;二来,只要有人因掩护盐匪而伤亡,日后皆可在米缸中发现金银。 
  这是公开的秘密。所以这批人一出来,便堵住整条街。立见另有一批人做同样的打扮奔到观场。 
  捕快们便叱喝他们让路。他们却不吭半句的站立着。 
  不久,双方立即展开拼斗、裘贵仁忍不住启窗探视。 
  不久,掌柜已前来低声道:“请公子勿替小号引祸。”裘贵仁只好返座。掌柜立即关窗。 
  裘宏低声道:“那位王靖贵是何来历?” 
  “抱歉!小的不详,请慢用!”说着,掌柜已直接离去。 
  街上杀声震天,裘贵仁为之胃口大失,裘宏却平静的进食。 
  又过不久,军士在哨声及呐喊声中奔来。挡街之蒙面人们便纷纷退去。 
  负伤之八名蒙面人立被逮住。王靖贵又疾的三式,使掠上房顶,辛强立即射镖及腾身追去。 
  五靖贵反手一扫扁担,镖已射上扁担。立见他已掠纵而去。辛强便叱喝的追去。捕快们便匆的追向盐匪之去处。军士们担呐喊的跟去。 
  良久之后,他们已追向山上,又过不久,他们刚追向半山腰,倏见树后出现三十余人。他们挥刀一砍断绳,大小石块便纷纷滚向坡下。 
  军士及捕快们纷纷掉头奔下山。哎唷声中,已有不少人挂彩。盐匪们便与同伴匆匆上山。山上立即传出“呜呜”的海螺声音。 
  王靖贵乍听此声,倏地收招转身。辛强立即掠落在三丈外。 
  王靖贵沉声道:“听见否?汝之人已负伤,吾之人已取走盐,汝还是先去善后,俺改日再陪汝玩吧!” 
  说着,他已拔镖射去。他一转身便掠向山上。 
  辛强向外一闪,便掠向另一处。不出半个时辰,他果真已瞧见众人抬扶伤者而来。他为之大怒。他一返衙,便下令拷打八名蒙面人。 
  深夜时分,此八人已脱层皮及昏迷的被送入大牢。裘宏却已率裘贵仁进入黔灵山半山腰之一处荒洞中,立见他引燃火折子照耀着凹凸不平的洞壁。他原本决定明日再上山,却因盐匪而改在此时上山。 
  不久他已找到壁上之阴阳刻记。他摸视不久,便在刻记下方发现凹槽。于是他取出日月令牌插入凹槽。 
  倏听轧轧细声,二人不由惊喜的望去。立见刻记右侧之石壁向内倒及出现另一个洞口,裘宏立即把火折子凑照入洞中,立见内有一条通道。 
  “爷爷!进去瞧瞧吧!” 
  “不急!先探出路,以免被困在内。” 
  “有理!”不久,裘宏已瞧见洞道之右侧另有一个阴阳刻记,他入内一摸,果然在刻记下方摸到另外一个凹槽。 
  于是,他返回原处。他自凹槽取出日月令牌,立即入洞道。不久,入口之石已经自动合上。 
  裘贵仁啧啧叫奇道:“真妙!”倏听轧轧细响,入口之石又向外倒去。 
  立见裘宏在洞道招手道:“进来吧!” 
  裘贵仁便欣然入内。裘宏一取出日月令牌。那块石便又堵上入口处。他便率先朝内爬去。洞道既不宽又不高,二人只好似狗爬般爬着。 
  “爷爷!咱们似爬向山下埋!” 
  “嗯!此洞道向下延伸。小心!”不久,二人已到尽头,便转入右侧之唯一洞道。 
  他们又折转两次,终于爬到尽头,立听滴答水声以及嗅到果香,裘宏探头出洞外,立见一片黝暗。 
  他便又引燃另一火折子。他引光一照,立见出口处只距地面二尺高。他便直接跃落地面。 
  裘贵仁一跟来,便张望道:“世外桃源哩!” 
  “嗯!小心另有机关埋伏或毒物。” 
  “好!”二人便沿途引亮火折子绕行着。 
  良久之后,他们已瞧见壁上刻字道:“世人皆谓贵州是落后蛮荒之地,殊不知已有先圣先贤先进在此蛮荒山林中发现及开辟世外桃源。 
  此地名为九阳谷,谷中水源自山泉渗壁入谷再汇聚于池,池心甚寒,吾判池心下方是阴寒气。吾入谷时,已有九株果及十二株小果,吾把十二小果移植于谷中,日后必可使谷中处处皆灵果。 
  此谷之果不知何名,虽未沾日月之光及雨露气,却甚脆甜,且生津止渴,益肺润腑之妙,盼勿弃之! 
  吾知大限将至,汝能入此谷,算汝有福,壁上之诀任汝修炼,洞中珍宝任汝花用,盼当勿仗以为恶也!”二人立即吁口气。果见壁左另刻内功、掌、剑招式口诀。 
  二人不由瞧得神驰目眩,二人不由大喜。又过不久,二人已燃光所有的火折子,裘宏立即道:“吾出去取火折子,汝先在此地行功,勿饮水及食果。” 
  “好!”裘宏便直接离去。裘贵仁便靠坐在壁上行功着。一个多时辰之后。裘贵仁已再度入谷。 
  这回,他引燃火折子,便寻找洞壁。不久,他已经进入一个洞室中。不久,他已经抬出一个木箱。他便把箱中之大小珠放在刻字附近之凹处及果树上。 
  谷中立即亮如白昼。 
  裘贵仁喜道:“这些珠皆非俗品哩!” 
  “嗯!每珠至少值五万两白银。汝先饮水行功。” 
  “好!”裘贵仁便趴在池旁饮水。 
  “喔!有够冰!” 
  “徐徐咽水!” 
  “好!”他便边饮边含水咽入喉中。 
  良久之后,他才坐在池旁行功。立觉冰寒的腹中涌出热流。他便专心行功着。 
  裘宏一见他无碍,便注视壁上之内功心法。 
  良久之后,裘宏忍不住道:“难怪日月神君能够纵横天下,以仁儿此时之修为,必可顺利改练日月心法。”他不由大喜。 
  他俩反复的瞧着及思忖着。 
  翌日上午。他便唤醒裘贵仁道:“尝果!”“好!” 
  不久,裘贵仁已吃下一粒青果。 
  他不由点头道:“果真有生律解饥之妙用。” 
  “没毒吧?” 
  “没有!”于是两人便摘果而食。 
  裘宏趁机道出日月心法之妙。半个时辰之后,裘贵仁已改练日月心法。 
  日月心法大异武林常轨,它似“国道高速公路”般直来直往,可使功力迅速的提聚以及运用。 
  此心法对功力充沛之裘贵仁正有锦上添花之效。他只行功半日,便喜得眉梢连挑以及行功自如啦! 
  裘宏见状。便开始研究掌剑之口诀。 
  裘贵仁便不停的行功着。 
  他们便以池水青果维生的一直留在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