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暗器高手》

第十一章 活宝师徒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他这才脱下长裤,拿出水底针,再拆腰带布线,缝了几针,勉强过得去,始再穿回身上,想及艳桃花种种,实让他哭笑不得。
  黄得贵欣笑道:“师父绣缝功夫实是了得,徒儿佩服!”
  唐小山斥道:“少屁啦!走吧!”两人这才掠往五里外柳河集。
  只见得一条婉蜓柳河畔,聚集不少住户商家,车水马龙,颇为热闹。两人本就引人,不必躲躲藏藏,大摇大摆地走进市集,找家最豪华之柳香楼进食。
  柳香楼布置典雅,分上下两楼,此时午时已过。食客仍坐满七八成,可见生意不差。唐小山点些较少吃过之河鱼料理,再品一壶竹叶青,倒也逍遥自在。
  至于黄得贵,或许身躯较巨,食量惊人,连啃七张大饼还不够,瞧得唐小山两眼瞪来,直道你要吃垮我?黄得贵回答这顿他请客,唐小山始放过他,暗道他母亲收了大吉庄千两银子,吃他一点儿,仍是便宜多多,也就由他吃去。
  足足拖过一时辰,眼看客人己剩四成不到,唐小山不得不另作打算,遂叫来小二,问道:“兄弟可曾见过喇嘛翻僧?”小二目光露出惧意。
  唐小山立即说道:“我们是仇家,你说没关系!”
  小二这才放心不少,说道:“近午的确有两喇嘛前来进食,后菜色不对,他们翻了桌子即走,也未付银子……”
  黄得贵嗔道:“太可恶了,他们往何处去?我替你报仇!”
  小二急道:“千万不要,在下惹不起他,也不想报仇。”
  唐小山笑道:“我不会提你姓名便是,你说吧!”
  小二闻言,始露笑意:“他们往北村行去,到底要去哪,小的不知,公子若碰上,千万别说是小的说的。”唐小山笑道:“当然不说。”
  转向黄得贵:“给赏!”“我?”黄得贵一愣,但随即会意,爽声笑道:“小二哥,连这餐,十两银子够不够?剩下的给你啦!”
  小二登时心花怒放:“够了够了!太多了,其实五两银子便够哩!”
  小二道谢,磕头连连,方始退去。
  唐小山瞄眼道:“你一向出手这么大方吗?”
  黄得贵干笑:“是替师父出的,您有面子,徒儿一样沾光。”
  唐小山道:“这么说,你娘的油水很足了?”
  黄得贵干笑道:“不瞒您说,徒儿的油水十足。”低声道:“徒儿从上次那栋大府院搬来满满三大箱元宝,足足可花上三年哩!”
  唐小山睁大目光:“这不就发了?”
  黄得贵道:“可惜大部份分给正义门了……”
  唐小山又如泄气皮球,冷道:“下次油水之事,由我决定,知道吗?走吧!”
  起身离去。
  黄得贵干笑道:“下次徒儿将改进,一定改进。”急追过去:“没想到师父对元宝那么有兴趣,我即该留下它们。”
  唐小山冷道:“过去之事不必再谈,以后给我多多表现。”
  说完,掠出市街,往北方奔去。
  黄得贵当然频频点头,心头想了无数方法,决心哪天让师父心花怒放,随后呵呵笑起,直追师父,掠往北方去了。
  两人再掠十余里,忽见左前方溪林内巨石上,坐着一名喇嘛和尚,另一名则蹲身舀水洗脸,两人似在休息。
  唐小山见状,登时躲入草丛,黄得贵亦蹲躲进来。
  两人引目探去,唐小山皱眉道:“怎未见人质?”
  黄得贵急道:“莫要被他们宰了才好……”
  唐小山轻叹:“若真如此,也莫可奈何了。”颇替李欣欣担心。
  忽贝那舀水洗面嘲嘛跳向巨岩,原是个矮冬瓜,其高度几乎跟坐着的喇嘛差不多。他脑袋却奇大,声音粗沉说道:“找了两天,一无踪影,不知胖僧那头如何?
  ”
  那较高僧人说道:“看是无果,咱们干脆把人质押到城门上逼人出来,否则如此寻,何时才有结果?”
  矮僧人道:“可是人质不在这里,何况对方未必知道,逼也无用。”“不知道?哈哈……”
  瘦僧人突然仰天长笑,声带真力,震传百里似地,逼得黄得贵急掩双耳,直叫难受。
  唐小山亦运起神功抵挡,直觉喇嘛内功果然高强无比。
  不过他庆幸听及人质仍安然无恙消息。
  瘦僧人笑声突然煞住,声音却如飞带绕窜许久,方自消失。
  他冷笑道:“不出来,便吼得他们鸡飞狗跳!”
  话声未落忽闻西南方复传来笑声。
  矮僧怔笑,“是老三回话,不到三十里吧?”瘦僧道:“难道他把人质带在身边?”
  矮僧道:“大概不会,囚在鬼哭洞中,十分安全。”
  瘦僧满意点头:“待逮着那小子,便杀了他们,以绝后患!”
  两人相视,复又纵声大笑,威力更强一倍,趁此回应另一名僧人。
  黄得贵却被震得头晕脑涨,差点儿晕倒。
  唐小山亦觉血脉翻涌,极力运功平抚。
  他暗道:“鬼哭洞在何处?这凶僧竟然狼心要杀人灭口,实是留他们不得……
  ”
  黄得贵苦笑道:“再让他俩笑下去,我真的要翘辫子啦!听冷啸秋说,他们是大漠三凶僧,武功高得出奇,制得了吗?虽然徒儿对您有信心,但信心不必一次建立,可以分期付款。”
  唐小山瞄眼:“少说风凉话,你去把他们引来,我赏他们几针便是。”
  “我……”黄得贵犹豫。
  “呃,这倒不是,这点儿小事你都不敢吗?”
  “我只是被吓过一次,现在得再壮壮胆才行。”
  黄得贵深深吸气,心想奇阵已布,只要熬过一阵,自可没事,何况他见过唐小山霹雷弹威力,应该可以制住对方。
  于是壮了胆子竟然大摇大摆晃去。
  如若他知唐小山霹雷弹已用完,恐怕无法晃得如此传神吧!
  唐小山立即扣住水底针暗器,心想对方未必怕刀枪之伤,得射他们眼睛或耳朵、鼻孔,方能奏效吧?于是特别注意双僧行径。
  黄得贵再逼近十余丈,已不敢越雷池一步,随即放声大笑:“番僧,原来躲在这里,还不抉过来受死!”
  喝笑声起,瘦、矮凶僧四目瞪来,发现目标出现,己自哇哇狂笑。
  矮僧晃着大脑袋,笑出满口黑金牙:“好气魄,敢前来栈咱家挑战,哈哈哈!
  ”
  手中降魔杵抖得锵锵作响。矮僧脸面只巴掌大,两腮凹陷,眼珠却出奇凸大。
  实是奇丑无比,他冷笑:“说那么多何用,先宰了他再说!”
  话声方落叫声起,人若弹丸飞射过来,看似极慢,却闪之奇快,霎然迫至黄得贵顶空,月牙铲已劈头猛力砍下。
  矮僧亦不落后,射动身形如猿,暴蹿即至,降魔杵更自抖得锵锵作响,催力杀来。
  黄得贵哪敢应战,光闻声音,拔腿即奔,复喝声:“让你老骨头三招,再来收拾不迟!”逃得比什么都快。
  瘦僧没想到对方喝喊大话,竟然不战而逃,一击已落空,更自哇哇厉叫:“逃得了吗?”
  身形如电,复射过来,逼近七八丈,月牙铲脱手飞出,存心穿剌敌人背胸,让他当场毙命!
  就在此时,唐小山见对方逼近不及五丈,正是下手良机,猛地打出十二支水底针,奇速无比,复又无声无息飞去。
  那瘦僧但觉蚊虫之类东西沾身,本在不意。
  岂知蚊虫却变成蜜蜂螫来,一群十二支尽往脸面攻击,吓得他怔心大叫不好,“好”字未出口,嘴巴射中一针,直刺舌头,疼得他赶忙闭嘴,这还不止,脸面连中数针,若非眼晴闭得快,准被蝥成瞎子。
  还好他功力深厚,怔疼中,猛运真劲震抵不少利针。
  那矮僧见他受击,怔诧道:“你怎么了?”瘦僧赶忙喊道:“快闭嘴!”
  矮僧顿觉蜂针射至,赶忙闭嘴,果然利针刺唇而落,他正庆幸运功逼住之际,岂知那细针竟然会转弯,由下贯上,直冲鼻孔,叭地命中,他惊疼哎叫,鼻孔己挂出血丝。
  他猛地伸手揪出细如牛毛弯月针,气得直发抖。
  唐小山虽能命中对方要害,却因功力不够,无法贯穿脑门,当场将人杀死,实是一大遗憾。
  不过,尽管如此,他为了对付强敌,早在山上采了毒叶,将汁液涂在利针之上,它虽可能毒人不死,却能让对方奇痒难忍,而且血流不止。
  矮僧受此一针,鼻头登时麻痒,迫得他哈啾直打,伸手捏个不停,瘦僧亦绞着舌头,喝喝怒叫:“何方败类敢暗算大爷,还不现身受死?”一掌打向唐小山藏身位置,迫得他跳闪出来:“毒王祖宗在此,你们准备见阎王吧!”
  脚踩龙形九步,身形晃飘不定,手翻惊天诀,利针再射,一大把猛地开射。任瘦、矮两僧武功如何高强,竟然闪避不及,全身被螫十数针,哇哇怒叫,劈攻再猛。
  唐小山根本不想正面交锋,靠着神奇步法游走两人空隙中,利针打出去,复又以轻巧吸字诀手法吸了回来。登时叫好。
  当下不再逃避,找来石块,见机即打,并喝笑道:“唐门暗器,天下无敌,你们死定了!”石块偶能击中,爽得他笑声更谑,攻击更猛。那矮僧忽闻唐门暗器,惊诧道:“他便是唐小山!”哇哇笑出狂厉声音。
  瘦僧怒邪大笑:“你终于送上门!”双掌开打,砰砰两响,震得地面深陷两大洞。
  唐小山虽靠奇异步法闪过,却亦险象环生,怔心道:“你们找的是我?”
  矮僧哈哈狂笑:“不错,天神少爷要的是你!那些混怅只不过是垫背而已。”
  唐小山怔问:“天神少爷又是谁?”瘦僧谑笑:“去了便明白。”
  双掌再劈,唐小山猛地掠身闪躲,一把利针复又直取对方嘴面,迫得他不敢开口,赶忙掠退数十丈,退回溪边巨石。
  他更喝:“老二回来,远攻!”哇哇叫痒,抓得恨极。
  矮僧闻言,猛地倒掠回去,照样抓得满脸满身通红,怒叫怎么办?
  瘦僧道:“把血逼出,让毒性减弱。”
  于是两人双手合攀,互运内劲逼毒,只见无数针孔紫血演流,恐怖已极。
  唐小山见状,哪肯让两人喘息,猛地欺前欲攻。
  岂知方迫近二十丈之际,两凶僧突然翻出右掌,一道狂劲劈斩而至,虽隔二十丈,威力仍猛不可挡。
  唐小山内劲本就较弱,一时又未料及仍未二十余丈,对方便开打,终被击中,闷哼一声,连翻十数筋斗,掉落地面,已自头晕目眩,不太好受。
  黄得贵见状急道:“师父您……”
  唐小山醒醒神,干笑道:“不碍事,王八凶僧果然功力深厚,咱们且战且走便是。”
  当下喝喝有声,抓起石块当暗器,没头没脸直打过去。
  两凶僧正在逼毒,纵然腾出一掌迎击,但唐小山暗器手法就是高明,竟能闪过攀劲缝缝隙,狠狠凶凶砸打下来,两凶勉强劈个几掌,却己耐不住乱石击身,只好放弃逼毒,哇哇大叫反攻扑来。
  唐小山、黄得贵见状,拔腿即奔,且不断喝笑着:“老秃驴,头一包,眼一包,舌一针,脸一针,活像麻花老太婆,不如改当尼姑算了!”
  此话更惹得凶僧狂怒,猛逼十数丈,双掌连击十数掌,极欲收拾对方。
  岂知唐小山步法高明,东跳西闪,躲得甚是巧妙,忽见那把月牙铲落地斜摆,他拔起来,喝喝耍招:“看我乱铲杀番僧!”
  竟然反攻过来,用上蟠龙棍法,霸气立现。
  两凶僧见状,哈哈狂笑,两自侍武功高强,怕的只是对方开溜,哪怕对方攻来这无异自投罗网。
  番僧见及唐小山攻来,笑声更狂,准备一招抢回颜面,竟然不闪不进,冲前伸出右掌即抓,那速度奇快无比,照他想法,这一抓,必定手到擒来。
  岂知唐小山招式巧妙忒异,和尚竟然一掌抓落空,月牙铲棍头猛往和尚脑袋落去,销地脆响,和尚东跌西晃,昏沉欲坠。
  唐小山却哎呀尖叫,双手发麻。
  没想到和尚头竟然硬如铁块,劲道反震回来,迫他倒退两步。
  不过,他见及瘦僧晃得东倒西歪,仍自得意大笑:“妙哉,当头棒喝!”
  话声未落那矮僧岂肯让自家兄弟受损,怒喝一声,恶掌劈来。
  唐小山复在跌退之中,一时身形不稳,闪之不及,砰地暴响,左肩背受击,哎呀再叫,暴跌七八丈远,月牙铲脱手飞出,跌落地面,疼痛得哎哎怪叫,已是灰头土脸。
  番僧一招得逞,冷喝一声,霎时欺杀过来,唐小山见势不妙,手抓泥沙怒喝:“看百毒砂!”
  猛打出去,快闪开溜。
  矮僧受他毒害匪浅,复闻百毒砂怎敢硬接,不得不斜身扭掠,先闪一旁,唐小山早借此逃奔数十丈,欲往山区躲去。
  矮僧不由大怒:“逃不了的,你们逃不了的!”
  不顾瘦僧,掠身疾追,哪肯让人脱逃?
  瘦僧好不容易定位身形,虽然脑袋沉痛,可是他更恨被耍,怒牙一咬,抓起月牙铲,更自猛追。
  双方一前一后,直往山区掠去。
  数里山路,刹然即过,唐小山眼看秘阵将至,突然回过头来,谑嘲两凶僧:“嚣张吗?碰上我,还能嚣张起来吗?明年此时便是你们忌日,你们想要如何死法?
  我成全你们便是。”
  矮僧气得哇哇大叫:“咱家怎么死,你管不着,只要你别走便行。”
  猛扑过来。
  唐小山斥道:“笑话,你是谁,我为何要听你话?自以为多了不起,吃我一弹!”猛地抓起地面脑袋般巨石,往矮僧砸去。
  矮僧喝地反击降魔杵,砰然脆响,巨石被击,本该猝散,岂知它却裂成两半,降魔杵击穿中间而过,两片巨石仍往矮僧脸面砸来,吓得他猛缩脑袋,极欲躲去,可惜他脑袋巨如西瓜,躲得了左石片,躲不了右石片,叭地一响,砸削左脑角而过,痛得他跌坐地面,哇哇怒叫。
  唐小山本就把巨石震裂,以引对方上钩,如此看来,效果十分良好,他呵呵谑笑,趁机又找来十数石块,吓得矮僧不敢硬接,滚地逃离去了。唐小山正欲追击,岂知瘦僧已经赶来,他气极败坏,又不敢随便再扑杀,右脚猛地扫向地面,大小石块蹿飞而起,直射过来。
  唐小山哎呀怪叫,连翻筋斗,闪逃于乱石之中,好不容易躲过一劫,不敢再战,猛地骂道:“卑鄙家伙,不跟你玩了。”
  说完,他猛掠退逃,往远远雾区奔去。瘦、矮双僧那曾受过这种失败和侮辱,登时狂吼厉追,两人双双并行,以防唐小山再次作怪。早就逃近秘阵的黄得贵忽见唐小山飞近,猛地招手:“快过来,一切顺利!”先行躲入雾区。唐小山见及雾区弥没深广,自知阵势已发动,也就大放其心,钻了进去,瘦、矮双僧已怒火攻心,哪曾想过埋伏?猛追过来,大喝谁都别逃,急蹿进入雾区。
  两人连冲数十丈,顿觉视线受阻,只得运用听力加以辅助。
  唐小山声音忽然传来,谑笑:“别逃的是你不是我。”
  “在那里!”瘦僧嗔怒,直往左侧不到十丈的距离扑去,月牙铲极力猛砸,哪知声音顿失,人影更无。
  正待疑惑之际,猝闻声音又起,竟然就在背后。唐小山谑斥:“在这里,去吧!”一脚踹在瘦僧屁股上,踹得他往前栽去。不但是他,那矮僧亦是遭那黄得贵乱石飞砸,疼得厉叫,且躲躲闪闪,急靠瘦僧,道:“不要分开太远,相互照应,这是奇阵。”
  这一喊,两人复觉巨树倒倾声传来,分明已不及三四丈,吓得两人又气又急,想躲,不知方向,只好拼命发掌乱打,想穿透树枝以保命。
  还亏两人多劲,终将树枝干打穿一洞,轰然巨响倒塌中,两人得以免受重压之苦。
  两人暗暗嘘气,想庆幸之际,复闻唐小仙声音不及七尺之近传来:“这样就没事吗?树上多的是毒蛇,没感觉出来吗?”
  其实,他只不过勉强找来两条毒蛇,一人一条,赏了过去。
  凶僧正闻毒蛇,复见软东西粘身过来,吓得面色铁青,厉喝如杀猪,双掌猛扯又扯,拼命把身上毒蛇扯得粉身碎骨,腥血沾满全身,更让两人觉得可怖,赶忙窜逃他处。
  瘦僧更自提起勇气,抽出木棍,得以行动方便,逃出丛区,木棍猛往雾区丢去,厉吼着:“有胆出来硬拼,躲在喑处玩下流把戏,算什么英雄好汉?”
  唐小山笑道:“我就在你身边,只不过你有眼无珠而已!”
  声音的确近得可以鼻碰鼻,瘦僧大怒,一掌击去,唐小山突然消失,木棍猛地敲来,又打得他头晕脑涨,怒得他又气又恼。
  左边矮僧亦好不到哪去,早被黄得贵偷袭得鼻青眼肿,伤痕累累。
  矮僧当机立断:“大哥,退去,不走不行,再这样下去,会被他们玩死!”
  瘦僧亦有同感,哇哇厉叫:“这笔帐,等着算!”
  登时和矮僧运掌护身,采直线方式移步退去。
  唐小山不禁谑邪笑起:“想走就走,未免小看我这天下第一阵手了吧?”
  矮僧怒斥:“雕虫烂阵,耍何威风!”
  话未说完,唐小山斥道:“既是烂阵,为何要逃?气死我了,上!”
  他和黄得贵突然左右开攻,四掌劈杀过来,瘦、矮双僧突见掌劲,自是明露目标,登时反掌打来,砰然脆响,唐小山、黄得贵哎呀闷叫,跌落地面。
  瘦僧刚想扑上去。矮僧拉住他:“小心有诈!”
  瘦僧一愣,忙煞身形,厉斥道:“有胆来取佛爷性命,耍花招,徒见下流。”
  唐小山呵呵笑起:“学乖了,不肯上当了?这样就没事吗?这样就没事吗?老实说,方才引你们,是在调整位置,因为你们站偏了,我的暗器根本射不到,现在行了。”
  猝见他伸手斩断绳索,埋伏地上弯弹树枝立即弹开,木滚三数把,奇快无比飞射过来,矮、瘦两僧岂敢接,赶忙对掌,并喝着往后连退十数丈,稗然地面踩空,掉落深坑,吓得两僧惊叫不好,欲弹掠反蹿。
  岂知唐小山喝着一声:“快砸!”黄得贵猛将高处小山般巨石推砸下来。
  那深坑本就是巨石挖出之洞,既深且大,如今巨石砸下,正合本位,一切吻合已极。
  瘦、矮双僧身形本是落空下坠,两人复用真力想反弹,哪知巨石砸来,两人只好出手反击。
  在迷雾中,两人以为顶多桌大石块已了不起,劲道自是劈紧,岂知那巨石竟如一座小山,那简直巨无霸威力呵!两人顿时变脸变色,极欲加劲击掌,却因身躯悬空,使劲不易,砰地巨响,虽似能震住巨石,身形却反弹更往下坠,巨石其实速度只慢了一刹,随又轰然巨响砸下。
  双僧兵刃勉强斜架,却被砸弯,迫得两人拼尽全力推抵,却已被活活埋压地下,两人甚且受不了重压,闷吐鲜血,却只能为性命拚力挣扎。
  唐小山一见奏效,已自跳身出现,哈哈谑笑:“什么番僧,想抓我?门都没有!”
  黄得贵跳向巨岩上,踩蹦着,谑笑不已:“有师父在,一切搞定,两位若想活命,还不快说出鬼哭洞在哪里?”
  瘦、矮双僧此时全靠着一股真劲抵拦,身形早被压得血脉绷紧,几乎快暴裂而死,两人哪有空儿回话?
  黄得贵连喊数声,没回音,不由怔道:“难道被压死了?”
  唐小山摸摸石块。笑道:“还在挣扎,石块仍在绊着呢。不过我看也差不多,只要再过个几刻钟,或者咱们上去加把劲踩去,不死都不行。”
  黄得贵道:“可是他俩死了,咱们如何去救冷啸秋等人?”
  唐小山道:“还有一大脖僧不是吗?咱们去收拾他便是。”
  黄得贵恍然道:“倒是可行之计,听妖僧说,他也快来了,怎未见身形?”“我试试便知!”
  唐小山突然尖声啸起,声传数十里,轰得山蜂回音不绝。
  啸声末落,忽闻数里外另有回音传来。唐小山与黄得贵面面相视。
  黄得贵欣喜道:“来了,这可好,省了麻烦。”
  唐小山汕笑:“一并收拾吧,看着他俩,我去引人来。”
  黄得贵恭敬拱手:“放心,徒儿现在脚踏实地,踩得更是踏实!”
  唐小山道:“最好能一脚踩死两人。”
  说完,他蹿掠退去,眨眼已消失雾中,再转几路,已掠出雾区,直往山下纵去。
  然而方纵不及一里,已见及一位肥胖如猪,两眼如豆,一副贪婪奸谑模样的玄衣唰嘛掠来。
  他忽见唐小山,冷喝道:“小子,给佛爷滚过来!”
  唐小山瞄眼:“干嘛要滚?”“不滚就得死!”
  胖僧猝然扑到,狂厉探爪,就欲捏脑袋。
  唐小山但觉这家伙更毒三分,方见面,毫不认识,便下杀手,实是恶毒。
  他猛踩龙形九步闪了过去。胖僧一愣,竟然抓空,怒喝:“你那是何步法?”
  唐小山冷笑:“乱七八糟步法!”双手猝扬,水底针一大把飞射过来。
  胖僧自侍武功,见状哈哈大笑:“只会玩这些吗……”尚未说完,那利针却似毒蜂噬来。
  他但觉威力,急急运劲欲拦,岂知内劲竟然无效,脸面被砸了十几针,若非眼睛闪得快,立即瞎去。
  利针剌脸,登时痒得他哇哇厉叫:“你敢使毒!”劈掌即杀。
  唐小山冷斥:“我还想油煎大肥猪呢!”不理对方,拔腿即奔。
  胖僧岂肯放过他,拚命即追。里许路程,眨眼即至。
  唐小山全靠神奇步法保命,这一掠来,仍自安然无恙,眼看秘阵已至,他忽又转身过来,冷笑道:“死肥猪,告诉你,我便是你要我的人,有本事来抓我呵!”
  挺胸立于石上,威风八面。
  胖僧惊诧:“你是谁?”
  “唐小山!”
  “你!”胖僧忽然哈哈大笑:“好个家伙,寻来全不费工夫,快快跟我走,留你不死。”
  “要带我去哪里?”“好处多多的地方。”
  “是不是魔鬼天使总舵?是不是去找天神少爷?”“你知道了?”
  “原来当真是魔鬼一派?”
  胖僧哈哈大笑:“知道更好,他们热心邀请,你便去一趟,佛爷也就该得到我该得的,咱们互不相欠,恩怨一笔勾销。”
  唐小山道:“你想得到什么?”
  胖僧咤哈大笑:“当然是练不死神功方法,你去了也可以练,大家全都变成不死神仙。
  唐小山恍然,原来魔鬼天使即以某种可练成神仙之方法利诱贪心者,然而这方法有效吗?
  他道:“我可以跟你走,只是我的朋友被你困住,你该放人吧!”
  “当然放。”胖僧笑道:“只要你跟我回去,我就放人,因为他们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唐小山道:“鬼哭洞在哪里?”
  “你怎知他们被困在鬼哭洞?”胖僧不由起疑。唐小山暗自叫糟,不动声色笑道:“瘦僧和矮僧说的。”“你已碰上他们?”“不错,而且我也答应他们,去见天神少爷。”
  胖僧先有私心般不悦,随又悟道出什么似地哈哈畅笑:“咱们三兄弟全是一体,只要有你,一切好办,且跟我走吧!”
  “你不想知他们下落?”“他们自会跟回,走吧!”
  “你还没告诉我鬼哭洞在何处?”“在鬼哭山,走吧!”
  “鬼哭山……真有这座山?”“当然有,而且还在附近。”
  “胡说!瘦僧明明说鬼哭山在江南!”“笑话,根本没……”“没鬼哭山对不对?”
  “呃……”胖僧自知溜了口风哈哈干笑:“我是说根本没那回事,鬼哭山的确在这附近,不信,我现在带你去看!”
  唐小山知他在说谎,看来这家伙阴险多诈,要套他说出实话,的确不易,还是先收拾再说,反正既知洞名,四处打听,该有结果,当下颔首一笑:“如若能学得不死神功,去去也无妨,带路吧!”
  “跟我来。”
  胖僧含笑招手,身形稍转,忽见唐小山直近不及三丈,猝然暴喝,反扭身形,即欲擒人。
  唐小山早算准他会突袭,逼近只不过欺敌之际,但见肥猪扑来,他突然踩出龙形九步,左闪右晃,躲得对方三爪五掌,一把匕首奇准无比刺中肥猪腰际,叭然一响,那肥肉陷入里头,猝又弹开,震得唐小山倒弹三四丈,跌落地面,右手生疼。
  他惊诧道:“弥陀肚!”
  胖僧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既然试出我威力,便跟我走吧,我不伤你便是。
  ”
  说不伤人,猛一探抓之间,照样杀招尽出。
  他想把人折磨半死之后,再去交差。
  唐小山临急无法腾身,只得四处躲滚,水底针急欲射出,却似慢了一步。
  情急中,猝见黄得贵冲来,手中硬石喝砸过来,胖僧哪知另有伏兵,正待得意将手到擒来之际,却觉背面劲风扑至,迫得他运功抵挡。
  叭然一响,正中背心,闷得他呃声疼叫,虽顶了过去,唐小山却趁此翻身斜掠,水底针准狠狠剌入他耳朵之中。
  任胖僧武功何其高强,但耳朵乃是人身要害,那水底针竟然无声无息射来,及入耳中,猝如烈鼓暴响,咚地一声,耳膜似乎破裂,更伤及神经,疼得他尖声厉叫,疯狂开打。
  唐小山谑笑道:“利刀剌不死你,就用尖针剌得你耳聋眼瞎。”“纳命来
  ”
  胖僧有若疯虎杀至,唐小山、黄得贵急急掠入雾区,胖僧顾不得是否埋伏,狠命即往里边冲去。
  “纳命来佛爷要挖得你七孔流血”胖僧杀得疯狂。
  唐小山却不理会,和黄得贵奔回巨石那头,风凉话直说:“下边那两妖看来是变成肉饼了。可惜啊,否则放他们出来自相残杀,倒省去咱们不少手续。”
  “不错,可惜,的确可惜!”黄得贵倒一点儿也不觉可惜,能杀两妖僧,他得意非常。
  胖僧终于赶至,他右手掩着血淋淋耳朵,厉吼道:“有种别逃,佛爷一块一块把你们撕了。”
  厉掌再劈。
  唐小山闪向一边,黄得贵溜往暗处,两人双双捡来石块,猛打猛砸,胖僧只能像疯狗乱挡乱窜,打得石屑乱飞。
  唐小山连击十余弹,颗颗命中,但觉没啥意思,道:“和你这肥猪玩,的确浪费我宝贵时间,想死是不是?我派天兵天将跟你玩!”
  他登时现身,想引胖僧去某处。
  胖僧已失去理智,见人即劈即砸,唐小山故落险境,哎哎跳叫。
  黄得贵闻声急道:“我来助你。”唐小山喝道:“别过来!”人已蹿失。
  黄得贵乍椋,混战那么久,还未遇过唐小山喊出此话,莫非那头有危险,也就顿足,不敢再追去。
  且见唐小山把胖僧引至一处凹地,便自转头过来,黠笑道:“你这个妖僧,杀人如吃饭,现在上天终于派我来收拾你,好好为你罪恶赎罪吧!”
  胖僧哪听得他说些什么?一味只想手刃对方,厉喝一声:“五马分尸!”
  双掌劈出十数道掌劲,当真欲将人大卸十余块。
  唐小山当然不能让他得逞,龙形身法一闪,胖僧掌劲全落空,劈得泥地凹陷如坑,碎泥为之乱飞。
  忽而啧啧之声响起,胖僧以为暗器又来,猛地四处开打,岂知越打越是心惊,那黑点暗器竟然不断冒来,而且颗颗带剌,刺得肉身剌疼难耐。
  忽觉脚部沾满暗器,回头一瞧,吓得他全身抽搐,尖叫:“杀人蜂!”
  已经没命想逃。
  原来唐小山早就发现此处有杀人蜂窝,故而将胖僧引来,让他发掌击中地底蜂巢,那杀人毒蛙只只拇指般大,不但能蛰,而且能咬。
  它们忽见巢穴被毁,怒火可想而知,哪肯容得仇人逃去,猛地群蜂尽出,千万只扑满胖僧肥身,见肉即蛰即咬。
  任那胖僧武功何等高强,但那杀人蜂毒性之强,通常只要被蝥两三针,必定毙命,那胖僧却被螫刺千万针,全身登时肿红如球,那毒性窜入体内,任他练过什么不死神功,此时亦抵拦不了。
  他拼命喊着跟你拼,跟你拼!双手不断劈打,却劈之不去,气极之下,猛往自身毒蜂抓劈,那有若猩猩自行捣胸姿态,己自疯狂难收。
  然那毒针不断刺来之下,胖僧终于抵拦不了万蜂蛰刺,终于倒栽地面,这一倒,亦只能做垂死挣扎,呜呜抽叫不已,已回天无术。
  唐小山早躲向远处,凭着听声,已知胖僧受灾殃,心神惊定不少。
  黄得贵赶来,问道:“那肥猪也死了?”唐小山道:“差不多,说话小声些,是杀人蜂!”
  黄得贵赶忙闭嘴,以手掩口,却又忍不住低声说道:“你早知有杀人蜂……现在怎么办,它飞出来,如何才会飞回去?”
  唐小山道:“等它确定没危险之后……”忽闻啧噙之声响起,急忙拉住黄得贵伏下。
  蜂群不断四散开来搜寻百丈方圆,甚至更远,白雾中,只见黑点乱飞,着实让人捏把冷汗。
  足足绕飞一刻钟之久,蜂群始往回飞退,终至不见踪影。
  唐小山这才指示黄得贵退出百丈开外,呼出大气,道:“平安啦!摆个阵,立即收服三妖僧,比什么厉害功夫都管用。”
  黄得贵佩服不已:“看来这门学问才是天下无敌神功呵!”直觉该学它才正确。
  唐小山自得一笑:“所以说,唐门才是智慧最高学府,应该实至名归!”
  黄得贵频频颔首:“不错,徒儿以拜入唐门为荣,将来可当个副掌门吧?”
  唐小山瞄眼过来,邪邪笑道:“当然可以。”
  黄得贵登时感激且光荣拜礼:“多谢掌门提拔,徒儿必定全力以赴,把手下调理得让您无忧无虑。”
  “我看省省吧!”唐小山捉笑道:“唐门一向只有家族企业,你算是第一个门徒,也就是副掌门之下,无兵可管。”
  黄得贵一愣:“那副掌门不就等于你唯一手下?管不到半只小猪?”唐小山点点头:“当然了!”黄得贵笑道:“这个副掌门怎这么不值钱兼命苦呵!”
  唐小山道:“那也未必,只要你常常出差,威风自来。”
  黄得贵欣然,笑:“对啊,在内神气不了,在外可就不一样了,师父果然高明,一句话点醒徒儿,实是位得道高人。”
  “少屁啦!”唐小山敲他响头:“你怎不说是得道高僧?”黄得贵搔头干笑:“那得等以后看看啦……”“你敢咒我日后会出家!”唐小山猛欲揍人。
  黄得贵急逃开,干笑道:“徒儿不是此意,徒儿只是想说,高僧高人,您都有资格。”
  唐小山瞄眼道:“马屁少拍,该上路,救人啦!”
  黄得贵这才想及冷啸秋等人,不敢再多言,立即理了衣衫,道:“除了衣衫,无啥可理,师父请!”
  唐小山拿这马屁精没办法,瞄他一跟,不再理他,径自走向巨石处,但觉瘦、矮两僧被埋得纹风不动,他始安心,深深吸气,便往阵外行去。
  黄得贵已跟来,笑道:“杀了大漠三凶僧,师父必定可扬名武林啦!”
  唐小山冷道:“你自己去扬名吧,我只想逍遥过日子!”
  黄得贵哗地一声,道:“高啊,师父的确是高人,徒儿失言了,此事绝口不提便是。”
  银城之狮校扫描对及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