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青云《劫火鸳鸯》

第 九 章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全集 
  灰衣人从容地道:“这件事老夫根本就不必管,也不想管,但在知道锦芳是好友之女,而武同春是她的丈夫之后,老夫就不能不过问了。这就是老夫一再追究的原因。”
  这原因说了等于没说,并不是武同春问话的本意,不禁有些啼笑皆非之感,这一缓冲,他已经想好了说词,目的是给妻子华锦芳一个印象,让她减轻心灵上的痛苦,而并非答复灰衣人。
  于是,武同春目光一转,开口道:“在下曾经安顿武大哥在一个很安稳的地方,并备了食物,经不起他催迫,只好出山,一月之后,在下又回到原处探看,业已不见武大哥人影。
  但他留了字,说要亲自了断一桩不足为外人道的私事,为了躲避‘天地会’及一些仇家的追踪,可能改头换面,叮嘱不要找他,只扬言他生死莫卜,这便是实情。”
  华锦芳激动地道:“这么说,他……还好端端地活着?”
  武同春点头道:“是的,但这点不能泄露。”
  灰衣人冷冷地道:“这理由仍嫌太牵强。”
  武同春不悦地膘了灰衣人一眼,突地计上心来,目注华锦芳道:“大嫂,小弟只说一句话,你会明白,如果小弟与武大哥关系不够,他便不会告诉小弟凝碧园的事,这……大嫂总该可以明白了?”
  华锦芳张大了双眸道:“明白了,我相信你的话!”
  武同春舒了一口气道:“小弟这就告辞,不久当到山在拜见大嫂。”
  说完,抱拳为礼,转身便走,他感到心碎,夫妻年余不见,现在见了却如此分开。
  灰衣人没再阻拦,望着武同春的背影,前南地道:“事局离奇,老夫还是不相信。”
  华锦芳怔望灰衣人,期期地道:“前辈……”
  灰衣人打断了她的话头道:“锦芳,不要称呼我前辈,我跟你父亲是至交,二十年前我见过你,也抱过你,你太小,当然没有记忆。唉!人事沧桑,……锦芳,你称我伯父好了,我孤子一身,你也失了估恃,我会负责照顾你。”
  华锦芳点点头,伤感地道:“伯父……尊姓大名是……”
  灰衣人道:“锦芳,伯父我为了某种原因,久已不用姓名,以后会告诉你。对了,你嫁给姓武的,是谁作的主?”
  华锦芳垂头道:“是侄女我自己,还不到五年。”
  “这……实在想不到……”
  “伯父想不到什么?”
  “哦!不,我是说……想到你丧父又亡母,而今丈夫又下落不明,太可怜了!武同春的前妻怎么回事?”
  华锦芳抬起头,想了想道:“是在一场火灾中丧生的。”
  灰衣人沉默了片刻,道:“你现在栖身何处?”
  “武家在房。”
  “你记住一件事,武同春如果回家,千万要他别再出江湖。”
  “这……为什么?”
  “当然是有理由的,你必须牢记这件事,他如果不退出江湖,必有不测的事发生,这是伯父我的忠告,不忍心见你再失去丈夫。”
  华锦芳困惑地道:“他有仇家要找他?”
  灰衣人道:“别问,我会设法暗中代他消解,你只守住他就成!”。
  顿了顿,又道:“我走了,以后有机会会来看你。对了!这里有枚古钱,你把它悬门上,便不会受到任何干扰。”
  说完,从衣底掏出一枚当一的大制钱,递与华锦芳,然后一闪而逝。
  华锦芳望着手中的古钱发愣,她完全迷惘了。
  又回到在房,这是武同春为了家人的安全,暂时的家,然而这个家,只有老管家江姥姥在,没有半个主人。
  望着在房的大门,武同春欲哭无泪,似乎这个家已不属于他的。
  他盘算,即使妻子华锦芳肯回家,此刻当在途中,因为他是日夜兼程奔回来的,主要的目的,是向江姥姥探询当年父亲“无敌剑”的死因.这消息是当年堡中师爷段秀峰——就是出家当了和尚的感应寺方丈“了悟”大师——透露的,但他已经遇害了,唯一可能知道这公案的只有江姥姥,她是武家三代管家。
  跟上次回家一样,是掌灯时分。
  他没敲门,越垣而人,悄然走向有灯光的厢房。
  就在武同春越垣而人之后,一条淡烟般的人影紧跟着飘了进去,不久后,又是一条人影蹑人。
  武同春站在厢前,犹豫了片刻,出声道:“姥姥在么?”
  “谁?”
  “姥姥,是小可,少堡主的同宗好友,不久前来拜访过。”
  “为什么这样进来?”
  “怕惊动别人。”
  “这里只有老身一个人,还怕……”
  话声中,房门开启。
  武同春故意面向房内外照灯所及的地方。
  江姥姥看清了来人,步出房门,道:“到厅里坐吧!”
  武同春道:“不必了,姥姥,在下特地来向您请教一个问题,问完了就上路。”
  江姥姥悠悠地道:“武公子想问老身什么?”
  武同春谨慎地四下望了望,压低了嗓子道:“姥姥,事情是这样的,在下听一位江湖界人无意中提起,说是二十年前武堡主死因不明”
  江姥姥全身一震,目射厉芒,栗声道:“谁说的?”
  “是……贵堡从前的师爷段秀峰透露出来的。”
  “噢!段师爷,老身记得,他为什么会提起……”
  “他已经遇害了。”
  “什么?段师爷……遇害?”
  “是的,所以在下想……姥姥可能知道一些!”
  “你为什么要问?”
  “因为在下与武少堡主是性命之交,知道了不能不问!”
  “问了又怎样?”
  “可以把这秘密告诉他。”
  “不!”
  武同春错愕地道:“为什么?”
  江姥姥声音微颤地道:“武公子,这是家务事,老身不能告诉你!”
  武同春不由发了急,激动地道:“姥姥,你非告诉在下不可。”
  江姥姥目芒一闪,冷沉地道:“武公子,你虽然跟我家少堡主是至交,也是同宗,但这是私事,老身没有告诉你的必要,你也没理由定要老身泄漏。”
  武同春道:“这么说,武堡主死因不明是真的了?”
  江姥姥固执地道:“不知道。”
  武同春脑海一片狂乱,他不能抖出身分,江姥姥又抵死不肯说,而对她又不能用强,苦苦一想后,横起心道:“姥姥,坦白告诉您,段秀峰师爷是因此被杀灭口,另一位圣僧‘无我大师’也因此而遭劫,仇家不久就会找上门来,在下实际上是受同春大哥之请,来向姥姥查问,姥姥如秘而不宣.一旦事情爆发,将无以善其后。”
  江姥姥身躯发起抖来,栗声道:“是真的?”
  “这怎么能假?”
  “他为什么不亲自回来?”
  “他正在修习一门至上武功,不能中辍。”
  “老身如何相信公子说的是事实?”
  “这……”
  说着,拔出长剑。
  江姥姥本能地向旁一闪,惊声道:“你要做什么?”
  吐口气,武同春把声音昼放得和缓地道:“姥姥,这便是征信之物,姥姥当认得这把剑。”
  默然了半晌,江姥姥咬牙道:“武公子,老身……实在不能说!”
  “到底为什么?”
  “主人遗命!”
  “遗命?怎么说?”
  “武氏门中,只少主一脉单传,不能断了香火,当年主人临终……”
  老泪流了下来,声音转悲又道:“遗命必须待少主有了后嗣之后,才能宣布。”
  武同春心头一惨,元配凝碧只生下了一个遗珠,便因误会而惨死,再娶锦芳,数年无所出,的确,如果自己万一不幸,武氏真的就绝了后。
  可是……父仇能不报么?何况仇家已经觉察而采取了行动,想逃避也不可能。
  心念中,不由激声道:“姥姥,堡主道命有其道理,不过,事急只好从权,仇家很快就找上门,姥姥如果固执成见,将招致终生悔恨!”
  江姥姥老脸起了扭曲,这是个重大的抉择,一句话,后果如何简直无法想象,而事实上已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
  武同春归剑入鞘,静待下文。
  江姥姥终于下了决心,开口道:“堡主当年是伤于‘无影戳心手’之下“无影戳心手?”
  “不错,幸赖内功深厚,没有当场毙命,还能……奔回家来,拖了数天才……死,死后不见任何伤痕……”
  “死后无痕?”
  “是的。”
  “凶手是谁?”
  目中射出了栗人的杀芒。
  蓦在此刻,一声惨叫,传自正厅上房。
  武同春心头剧震,身扑向正屋,才到厅门边,身后突传惨哼,接着是人倒地的声音,武同春惊魂出窍,直觉地感到不妙,电疾回身反扑,一看,连呼吸都窒住了,江姥姥平躺在地上……他飞身上屋,不见人影,又急急奔回,曲膝俯身,栗叫道:“姥姥,姥姥江姥姥双目突地暴张,狂叫道:“灵座……灵牌……灵座……”
  身躯一扭,偏头断气。
  武同春猛可里站起身来,向空一挥拳,狂声厉吼道:“杀!”
  尾音拖得很长,激荡破空,这代表了他心中的怨毒与杀机。
  脑海由昏乱而呈空白,他完全麻木了。
  一条幽灵似的人影,悄然的飘到了武同春的身后,武同春似已失去了知觉,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声暴喝,起自屋顶:“敢尔!”
  同一时间,武同春只觉一阵阴风,钻穴而人,限一黑,栽了下去。
  他身后的人影,倏忽消失,另一条人影几乎不差先后的飘坠他身前,瞟了一眼,再起,越屋而去,看来是去追下手的人。
  武同春知觉未失,他听到喝声,恍炮中也看到两条人影先后逸去,他挣扎着坐起身,只觉无数股阴寒之气,朝“心脉”猛攻,痛苦难当,他敏感地想到了江姥姥所说的“无影戳心手”,顾名思义,是专毁心脉的。
  所幸,“玄黄经”上的玄功,强固了他的心脉,没被攻破,但真力却在逐渐消失。
  身旁,躺着江姥姥的尸体。
  他开始有了思想——自己能活下去吗?下手的人是谁?怎会追踪到在房来?杀人的目的是为了灭口么?如果是,那二十年前杀害父亲的,与最近连续杀人的必属同一个人。
  江姥姥临死叫出灵座、灵牌是什么意思?是神志不清了,还是要人给她设立灵位?可惜,她没有机会说出仇家的名字。
  同样的手法,于是他想到了曾经诈死的西门尧和他那不知名的同路人。西门尧就是主凶么?这似乎已毫无意义了。
  他想站起,但真力滔散,乏力,一阵昏晕,又跌坐回去。
  他再挣扎着站起,晃了两晃算是站直了。
  厢房里,灯仍然亮着,光线是惨淡的。
  我会死么?他想,不自觉的叫出声:“我不能死!”
  突地,一个声音接口道:“朋友,该死活不了,该活就不会死!”
  人随声现,是个蓝衫书生。
  武同春抬头一望,栗呼道:“白石玉,原来……你就是……”手伸向剑柄,身躯连摇,几乎栽倒,他绝望地缩回手。
  白石玉目苍一闪,道:“你没当场毙命,修为相当可观!”
  怨毒攻心,武同春目毗欲裂地道:“白石玉,我恨不得食你之肉,寝你之皮白石玉冷沉地道:“兄台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心里明白。”
  “在下可一点也不明白。”
  “你是吃人不吐骨的野兽!”
  “嘿!兄台把事情想清楚些,在下是替见台去追凶的。”
  “你……追凶?”
  “如果不是在下出声惊走了对方,兄台能活着说话么?”
  武同春怔住了,刚才自己是听到喝声,可是事情怎会这么巧,白石玉来此何为?正屋里传出的惨叫声,是凶手调虎离山之计,还是真的杀了人,又是谁!杀人无痕的手法,酷似“黑纱女”,坦白石玉否认与“黑纱女”有关系,现在他又凑巧现身,那喝声是故作姿态么?心念之中,采声道:“你否认是凶手?”
  “本来就不是,用不着否认。”
  “你去追凶?”
  “唔!”
  “凶手是何许人物?”
  “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对方身法之快,是在下生平仅见,没看清。”
  武同春咬咬牙道:“你来此何为?”
  白石玉不假思索地道:“在下与武同春是道义之交,特地来看看情况,碰上了这件事是巧合。”
  武同春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狡猾!”
  口里道:“现在你准备怎么样?”
  “请教兄台一件事。”
  “什么事?”
  “首先是兄台的身份,到底是‘冷面客’还是‘鬼脸客’?依在下看,什么都不是,兄台到底是什么来历?”
  武同春心头大震,这假装斯文的真是不简单!他竟然也知道自己易了容,气愤交加之下寒声道:“白石玉,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你想杀人就下手!”
  白石玉阴阴地道:“‘鬼脸客’,我要杀你只是举手之劳。”
  武同春切齿道:“为何不下手?”
  “我要你口里一句话。”
  “我说过什么也不回答你。”
  “最好别浪费时间,说不定刚才那神秘杀人者会卷土重来。”
  心念一动,武同春脱口道:“你否认杀人?”
  “我没杀这老太婆的理由。”
  “刚才正屋传出的惨叫……”
  “那是对方调虎离山之计,以便利下手。”
  “你想问什么?”
  “武同春的下落。”
  “本人似乎回答过了?”
  “兄台每一次的说法部不同,在下要知道真实的情况。”
  “你追究姓武的下落,总有原因的吧?”
  “当然,因为在下跟他有交情,他发生了意外,怎能不问。”
  “本人拒绝回答。”
  “兄台想法?”
  “你尽可下手,本人决不皱眉。”
  “如果在下要你生死两难呢?”
  武同春怒极狂声道:“白石玉,你有什么阴毒手段可以全使出来,本人不在乎。”
  白石玉冷笑了一声,道:“你真有种。不过,别忘了人只能死一次,如果在下随便再弄断你的手脚,配上你这张脸,可就够瞧了。这样好了,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在下可以等你片刻。”
  急怒攻心,反而助长了武同春心脉的抗力,阴寒之气有消退的迹象,内元开始萌动,不由大感振奋,就站立之势,疾运玄功心法,内力复苏,与阴寒之气互相消长,在短短的时间内力恢复了八成……白石玉冷冷地道:“想好了没有?”
  武同春以更冷的声音道:“想好了!”
  白石玉道:“那就说吧?”
  武同春一字一句地道:“我要宰了你!”
  “呛”地一声,霜刃出了鞘。
  白石玉下意识地退了一个大步,眸中厉芒一闪,道:“你……功力回复了?”
  武同春攒起剑,从齿缝里迸出声音道:“足够杀你!”
  白石玉冷漠地道:“试试看吧!”
  武同春目爆寒芒,向前一跨步,正待……白石玉突地震退八尺,抬手道:“且慢,咱们的事稍停再解决,有人来了!”
  武同春心中一动,凝神倾听,果然听到园墙外似有人语之声。白石玉一晃,没入暗影中,武同春也跟着隐起身形。
  三条人影,泻落当场,是两名黑衣武士,和一个瘦长黑衫老者。武同春在暗中杀机火炽,来的竟是天地会巡监司马一夫。
  司马一夫目光一扫现场,惊声道:“怎么只有一具尸体,那丑小子呢?”
  武同春心头剧震,听话声,杀人者当是司马一夫,回头来看结果,可是,依自己所知,司马一夫没这高的能耐……一名武士道:“莫非‘冷面客’没死?”
  司马一夫道:“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原因他没有说下去。
  另一名武士道:“怎么办,先掩埋这老太婆?”
  武同春更感意外,对方竟是来收尸的,这么说,杀人者不是司马一夫,也当是“天地会”的高手无疑,杀人的目的何在?是因为年前“天地符”的未了公案?抑是与二十年前父亲之死有关?想到这里,热血沸腾起来。
  司马一夫沉默了片刻,阴声道:“那丑小子即使不死也差不多了,搜搜看!”
  两名武上立即分头展开搜索,其中一个,逐渐接近武同春隐身之处。
  武同春伤心于江姥姥的惨死,杀机狂炽,俟那武士接近到八尺之处,一掌推了出去,挟愤出手,势如狂涛。
  惨号曳空,那武士飞栽司马一夫身前。
  司马一夫骇然大震,一扬手中竹节钢鞭,暴喝道:“什么人?”
  武同春弹身入场。口里道:“要你命的!”
  司马一夫见现身的是武同春,登时亡魂大冒,向后一挪步,粟声道:“你……你是‘冷面客’?”
  就在此刻,一条人影横空飞来,武同春作势准备出手,“砰”然一声,人影坠地不动,一看,赫然是另一名武士,不用说,是白石玉下的手,毫无声息地杀了人,还抛尸入场,这一手的确令人战栗。
  司马一夫一见情况不妙,弹身图遁。
  白光曳空一闪,司马一夫被硬生生迫回地面。
  武同春冷厉地道:“司马一夫,说说你的来意?”
  司马一夫满脸惊怖之色,粟声道:“‘冷面客’,你定要与本会作对?”
  武同春杀机毕露地道:“问你来此的目的?”
  “无可奉告。”
  “是来收尸的么?”
  “说过无可奉告。”
  “人是你杀的?”
  暗影中传出白石玉的声音道:“不是他,他没这大的能耐。”
  司马一夫电疾族身,再次想脱身。
  “砰”挟以一声闷哼,司马一夫被迫了回来,出手的当然是白石玉,这一来,例证明了白石玉不是杀人者。
  武同春心念电转:“听刚才司马一夫与手下的对话,是来收尸的,而且知道是两具尸体,这证明他与凶手是一路的。白石玉曾去追,没追上,现在却派人来收尸,居心何在?”
  心念中,寒声道:“司马一夫,你想逃是做梦,干脆实话实说,杀人者是谁?”
  “不知道!”
  “你想尝尝本人杀人的滋味?”
  “‘冷面客’,杀了本座你也活不了。”
  “看来你是不想好好地死!”泛着白光的剑身一横,随即挥出。
  司马一夫扬鞭封拦,但在怯放与功力悬殊的双重原因下,根本就没还手的余地,惨哼声中,长鞭掉地,右臂下垂,踉跄倒退了四五步,鲜血顺臂滴落。
  武同春弹身欺步上前,剑指对方心窝,厉声道:“说,杀人者是谁?”
  司马一夫在生死交关之下,激发了戾气,狞声道:“下手吧!你很快就会付出代价。”
  武同春冷哼了一声道:“我不会杀你,否则早就下手了!”说着,回剑人鞘,然后电闪般抓住司马一夫受伤的手臂,朝后反扭。
  司马一夫惨哼出了声。
  武同春厉声道:“司马一夫,你说是不说?”
  司马一夫咬牙切齿地道:“不说!”
  武同春把心一横,道:“你会说的,你会迫不及待他说出来,你会的……”话声中,另一只手抓上了司马一夫左肩头,五指一收。
  “哇”司马一夫惨叫起来,五指抓入肉中,那痛苦滋味更不好受。
  “你说是不说?”
  “你……你杀了本座吧!”
  “不,不会杀你,除非你说了实话!”入肉的五指向上一提。
  又是一声狂啸,司马一夫浑身直抖,额波士汗滚滚而落,脸孔扭曲成怪形。
  武同春并非残狠之辈,但父亲死因之谜,与江姥姥横尸之恨,迫使他非采取残忍手段不可,咬着牙道:“你如果不说,我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撕下来!”
  司马一夫不住口地惨哼。
  武同春恨极,反扭对方的手用力过了头,“咔”地一声,臂骨被扭断,刺耳的惨叫声之中,司马一夫跪了下去。
  武同春把他提了起来,恨声喝道:“说是不说,谁是杀人者,你受何人之命前来收尸?”
  司马一夫咬牙凄厉地道:“小子,你……给本座一个痛快……不然……本座做鬼也不饶你。”
  武同春铁定了心道:“你离做鬼还有一段路,说!”
  两条人影飞掠人场,赫然是华锦芳与灰衣人。
  华锦芳叫了一声,道:“怎么回事?”
  灰衣人双目爆出可怕的光焰。
  华锦芳目光一转,发现江姥姥和两具武士的尸体,栗叫道:“谁杀了江姥姥?”
  武同春咬着牙道:“问这老匹夫,他是凶手的同路人。”
  手一松,司马一夫坐了下去。
  灰衣人突地向前一挪步,手掌电挥而出。
  司马一夫狂叫一声:“你竟然………哇!惨号起处,横尸当场。
  武同春欲阻不及,双目尽赤,厉声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灰衣人行所无事地道:“杀人者死,难道不该杀?”
  武同春激动得全身发抖,他想不到灰衣人会突然出手,愤然道:“阁下是别有居心么?”
  灰衣人目中精芒一闪,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同春气呼呼地道:“在下刚刚说他是凶手的同路人,要在他身上着落出凶手,阁下杀了他,等于灭了口,如何追凶?”
  灰衣人沉声道:“那是老夫的不是了,老夫以为你已知道凶手是谁。”
  华锦芳目注武同春道:“你怎会到此地来?”
  “有事要问江姥姥。”
  “这人是…”
  “‘天地会’巡监司马一夫。”
  “噢!‘天地会’几次上门行凶,目地何在?”
  “这……也许是武大哥结的怨,也许……另有原因。”
  华锦芳转向灰衣人道:“伯父,我该怎么办?”一个家……只剩下我一个人灰衣人道:
  “照我的话去做,等你的丈夫回来。关于这件凶杀的事件,我会查明。”
  “等你丈夫回来”几个字,使武同春心头大惨,自己不是正在此地么?然而惨酷的现实,把自己硬生生剥离了家庭,夫妻相逢陌路,这是人间的大悲剧啊!他强忍住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心灵又一次遭受切割。
  灰衣人道:“锦芳,人已经不幸了,先料理善后吧!以后的事慢慢再说。”
  武同春把牙齿咬了又咬,开口道:“大嫂,小弟先处理这三具尸体,回头再为江姥姥善后。”
  华锦芳点点头,黯然道:“也好,就烦兄弟处理吧!”
  灰衣人道:“这在房难道没庄户?”
  华锦芳道:“有,住在庄园另一边,离这儿将近一里。”
  武同春分两趟把司马一夫和两名武士的尸体,搬到在外远处的林子里予以掩埋,事毕,已将近天明。
  他又回到在房,江姥姥已被带到房里床上,男女有别,他插不上手,奇怪的是白石玉一直不再现身。
  这是他的家,也是他的事,但他反而变成了外人,在华锦芳的婉谢下,他离开了在房,像游魂般茫然飘荡。
  天亮了,他狂乱的情绪稍稍平抑,他开始想——杀人者是“天地会”的高手无疑,只是不知道身份。
  杀人的目的如果是为了灭口,那证明了与二十年前父亲之死有关。
  如果行凶是为了“天地符”的事,两件事就扯不到一起。
  司马一夫是来收尸的,凶手的身份地位当然比他高,会是会主么?最可恨的是灰衣人不问因由。杀了司马一夫,无法问出口供。
  凶手不用说是尾随自己到庄房的,白石玉怎么也插上一脚呢?江姥姥临死说灵座及灵牌不知是什么意思。
  东方破晓,远近的景物依稀可辨。
  一条人影,在武同春身后遥遥蹑着,他没回顾,所以没发现,潜意识的作用,他的目标不期然地指向故居“无双堡”。
  日上三竿。他来到了堡内废墟。
  一条蓝色人影,兀立在凝碧墓前。
  武同春心头大震,他一眼就看出是白石玉,对方如此阴魂不散,必然大有文章,刚刚接近,白石玉已回身迎上,互望了一眼。
  白石玉先开口道:“小弟恭候多时了!”
  武同春暗自咬牙切齿道:“有意思,你知道我一定到此地来?”
  白石玉笑笑道:“算是不期地料中吧!”
  其实,他是尾随而来,将到地头,绕道超前来等候,这么说,只是放显神秘罢了。
  武同春吁了口气,道:“又有什么指教?”
  “咱们昨晚的事还没了……“是还没了,现在你准备怎么样?”
  “老话一句,在下要知道武同春的下落。”
  “对不起,无可奉告!”
  “难道要诉诸武力?”
  “本人不反对。”
  白石玉口角一撇,道:“在下生来极不愿跟人抢刀动剑,除非必要,否则武同春没好气地道:“否则怎样?”
  白石玉淡淡地道:“解决问题的途径很多,不一定要动武,其实,动武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也许把事情弄得更糟又复杂。”
  武同春气得牙痒痒的道:“那你说要如何解决?”
  白石玉似乎胸有成竹,不假思索脱口便道:“咱们无妨来谈谈条件。”
  “谈条件?”
  “唔!”
  “如何谈法?”
  “据在下所知,见台与‘鬼叫化’正在积极追查杀害‘无我大师’师徒的凶手,而最可疑的人物是一个叫西门尧的人,对么?”
  武同春骇然,连这种事他都会知道,他不但行动诡异莫测,心机之深也令人感到可怕。
  窒了片刻,才道:“又怎么样?”
  眸光一闪,白石玉不疾不徐地道:“这便是要谈的条件,如果兄台肯见告武同春的真实下落,在下便提供西门尧的线索,这公道么?”
  武同春退了一个大步,凝望着白石玉。
  心里却在急转着念头:“莫非昨晚在庄房杀害江姥姥和暗算自己的便是西门尧,白石玉在暗中可能有所见,只是他心机深沉,当场不肯透露……也罢,如果能追出西门尧,自己就拼着暴露身份,也好乘机面对面究明他找自己的目的。”
  心念之中,沉声道:“好,你先说西门尧的下落。”
  白石玉的确是够奸诈,冷冷地说道:“在下说出西门尧的下落之后,能保证兄台一定见告武同春的准下落?”
  武同春道:“君子一言!”
  白石玉眉毛一挑道:“并非在下多疑,实在由于兄台三番两次前言不对后语,所以,还是请兄台先说出武同春的下落,在下再奉告西门尧的行踪。”
  冷哼了一声,武同春道:“本人对你也是同一的看法。”
  白石玉道:“彼此互不信任,那该怎么办?”
  武同春急于要知道西门尧的下落,只好让步道:“好,本人相信你这一次,就先说出武同春……”
  蓦地,一个声音道:“别忙,这小子在鬼扯淡!”
  白石玉厉喝道:“什么人?”
  一条人影,从断墙后转了出来,赫然是“鬼叫化”。
  武同春精神大振,急声道:“您老来得好!”
  “鬼叫化”一步一歪地走了过来,瞪着白石玉道:“你小子大白天讲鬼话,你真的知道西门尧的下落?”
  白石玉道:“当然!”
  “好一个当然,你小子知道西门尧生成什么样子?”
  “阁下凭什么横岔一技?”
  “因为这档子事与老要饭的有关。”
  “在下已经与这位仁兄谈妥,互作交换。”
  “你小子拿什么交换?”
  “照谈妥的条件交换。”
  “哈哈哈!好小子,你真把老要饭的看扁了?告诉你,老要饭的正想找你不着,前天夜里,老要饭的与朋友在谈西门尧的事,被你听到了,来讹诈人是不是?你脚底够滑,要饭的没追上你……”
  白石玉脸色上变,向后一挪步,道:“阁下胡扯些什么?”
  武同春一听,心火直冒,“呛”地拔出剑来,怒声道:“姓白的,本人早料到你鬼计多端,原来是这么回事……”
  向前一跨步,手中剑横在胸前,就要出手。
  蓝影一闪,白石玉电泻而去。
  快,快得近于不可思议。
  “哪里走!”武同春怒喝一声,急起直追,出了堡墙,远远只见林边蓝影一晃而没,他的身法不谓不快,但只一步之差,无法追及对方。
  进人林中,哪里还有白石玉的影子,武同春气得七窍冒烟,但无可如何。
  “鬼叫化”从另一端兜了出来,直摇头道:“邪门,想不到这小子会有这么快的身法,老要饭的自叹弗如。”
  老叫化的身法,在当今江湖中是数一数二的,也由于身法奇快,所以才博得了“鬼叫化”的外号,他竟然自叹弗如。
  武同春咬牙道:“下次碰上,我不会放过他。”
  “鬼叫化”悠悠地道:“这小子的身法,可以媲美‘黑纱女’,真看不出,奇怪,他一再追查武同春的下落,目的何在?”
  武同春冷沉地道:“他是个十分可怕的人物!”话锋一顿,又道:“您老有西门尧的消息么?”
  “鬼叫化”摆摆头道:“一点门儿都没有,想不到我要饭的在交待弟子们行动的谈话,被这小子听去,马上加以利用,我迟到一步,老弟你准上当。哦!对了,老要饭的为了查西门尧的下落,潜入‘天地会’顺风堂,却发现另一件事“顺风堂?”
  “唔!是‘天地会’专司耳目的一个秘舵!”
  “您老发现了什么事?”
  “他们囚禁了一个女童……”
  武同春立即想到失踪的女儿遗珠,登时血行加速,栗声道:“女童,多大?”
  “鬼叫化”道:“十岁不到吧!”
  武同春目爆杀芒,脱口狂声道:“是她!”
  “里叫化”吃了一惊,道:“是她,她是谁?”
  武同春几乎忘了目前自己的身份,努力一镇定道:“武同春有个女儿遗珠,已经失踪了数月,准是您老发现的女童无疑,从‘天地会’目前对武家的行动就足以证明,那女童……
  情况如何?”
  “鬼叫化”跌足道:“看样子还很好。嗨!早知如此,老要饭的该带她出来。”
  说着,似乎感觉到武同春会认为他不重侠义精神,接下去又道:“老弟,穷家帮有个规矩,除非涉及本身利害,不许伸手江湖门派是非,因为帮中弟子遍天下,绝大部分不会习武,很容易遭到可怕的报复,所以祖师爷才立了这规矩。”
  武同春点点头,激动地道:“顺风堂在什么地方?”
  “不远,离此地大约七八十里地,怎么,老弟想……”
  “我非管不可。”
  “为什么?”
  “我曾答应过武大哥替他照应家小。”
  “好吧!我指引你地点,你自己去办,我还有别的事。”
  这是个扼水陆要冲的镇,商贾云集,各色人物荟萃。
  顺风堂,座落在镇尾,表面上是习武或兼治伤的地方,谁也不知道是“天地会”专司耳目的秘舵。
  二更初起,顺风堂内冷冷清清,不见有人走动。
  一条人影,幽灵般出现后进的院子里,他,正是为了寻女儿遗珠而来的武同春,他现在的身份仍是“冷面客”。
  武同春四下扫瞄了几眼,暗忖:“看样子,堂内的弟子都到外面活动去了,遗珠不知道被幽禁在什么地方,得找个人问问才行。遗珠这么小的年纪,就遭到这种折磨,完全是自己的过错……”
  蓦地,一阵女人的抽泣声传人耳鼓。
  武同春心中一动,凝神倾听,想找出声音的方位,但声音却又中止了。
  奇怪,这种地方会有女人的哭声,是此地的内眷吗?两名黑衣人,从角门转了出来。
  武同春行动如风,扑上前,点倒一个,扣住另一个,低声道:“不许声张,否则就要你的……”
  话未说完,那名被扣的黑衣人已惊叫出声:“有人……”
  武同春一指点出,那黑衣人的声音咽住了,但只这半声惊叫,已经惊动了人,另一名黑衣人从厢房里冲出来,武同春拖着那被点的闪到角门边。
  那名冲出的黑衣人大喝道:“什么事?”
  武同春轻轻放下手中人。
  那名冲出房的黑衣人发现地上躺倒的那人,厉喝出声道:“何方朋友光临?”
  武同春电闪扑上,那黑衣人连念头都不及转便被扣住,武同春低声喝问道:“说,被你劫持的女童在何处?”
  黑衣人结结巴巴地道:“在……在角院……房里。”用手指了指角门。
  武同春恨极,一指点上对方死穴,黑衣人只闷哼了半声便了帐。武同春把尸体抛到暗角里,然后进人角门。
  角门里是个小院,一明两暗三间房,仅右首暗间里透出灯光。
  刚才在外院听到的抽泣声又起,是传自有灯光的暗间。
  武同春大感犹豫,遗珠在哪里?这哭泣的女人是谁?房内传出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
  “今夜是最后期限,你不答应好办……”
  女人哭叫道:“不……不要……求你积点德。”
  武同春上前,贴近窗口,朝房里一张,登时杀机直冲顶门。
  房内,一个黑衣老者站在床前,脸上带着邪恶的笑。
  床上,畏缩着一个少妇,下唇已喷出了血,怨毒地瞪着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邪笑着道:“美人,快脱吧!这样太煞风景,我不能再等了,要想保全你宝贝女儿的性命,就乖乖顺从,陪我乐上一乐,然后放你母女上路。”
  少妇的下唇在滴血,双眸似乎也在喷血。
  老者又道:“放明白些,用强不够味,不然我可没这大耐心。”
  武同春血脉贲张,他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人神难容。
  老者向角落里一偏头,道:“你去外面等着,嘿嘿!停会有你一份!”
  窗孔不能看见房间的全部,所以武同春不知道房里还有别人,一个黑衣武士进人视线,手里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已吓成半死。
  少妇蹦起,被老者推回床上。
  少妇哭叫道:“孩子,娘顾不得你了,这是命……谁要你投错了胎……”声音凄厉,令人不忍卒睹。
  老者向那武土道:“还不快走?”
  那少妇再次蹦起,用头猛撞向床里的墙壁。
  老者一把拉住,接回床上,狞声道:“你迫我用强,那是没办法的事。”
  武士抱着女孩出房。
  少妇狂叫道:“孩子,来生再见了!”
  武同存大为失望,那女孩并非遗珠,但杀机却丝毫未灭,将情比情,遗珠也是这大年纪,谁知道她在受什么折磨。
  武士抱着女孩出房。
  武同春一闪而前,疾点一指,口里道:“把人给我!”
  随说,随接过了女孩。
  那名武士连对方的面目都没看清,张口的机会也没有,便“砰”地栽了下去,不动了。
  武同春急把女孩抱到院角放下,和声道:“坐着别动,你娘马上来!”
  房内传出老者的质喝道:“怎么回事?”
  武同春掠回门外阶沿下,应道:“有客到访!”
  里影一闪,老老仗剑冲了出来,脱口喝问道:“什么人?”
  武同春冷厉地道:“专门屠狼的!”
  老者定睛一望,厉呼道:“‘冷面客’!”
  转身就待……武同春怒喝道:“不许动!”
  老者打了一个哆嗦,脚下生了根,再也无法挪动。
  武同春恨极地道:“我真不知该让你这只老色狼如何死。”
  人的名,树的影,武同春曾与“天地会”的特级人物动过手,老者再狠,充其量是秘舵的主持人,根本谈不上跟武同春对抗。
  但求生是人的本能,人急了就会拚命,老者颤抖着道:“‘冷面客’,你……胆敢一再与本会作对?”声音已完全变了调。
  武同春没开口,目中的杀芒已代表了一切。
  老者向后退了一个大步,咬牙道:“你知本座是谁?”
  “你自己说吧!”
  “顺风堂堂主。”
  “噢!”
  “奉劝你一句,别跟本会为敌。”
  “现在说这话晚了!”
  “你……准备怎么样?”
  “杀你沾了本人的剑,本人要活裂你。”
  老者目珠连转.身形电射而起,掠向角门,劲风暴卷,老者倒撞回院中心,武同春截在角门方问,行动太快了.快得仿佛他本来就站在哪里。
  武同春一晃,欺到老者身前伸手可及之处。
  老者骇极亡魂,情急拼命,手中剑疾划而出,在江湖上,这老者的剑法可列一流,可惜他碰到的是武同春。
  武同春步法玄奇,错步侧身,从斜里切出一掌,这是极不可能的方位,而他居然得了手。
  闷哼声中,老者长剑掉地。
  毫不迟滞,武同春一把扣牢了老者的左腕,用力一扭,老者成了背向,惨哼出声。
  武同春竖掌朝老者肩臂切落。
  惨号破空而起,老者一条左臂被硬生生切落,痛得满地乱滚。
  武同春一把抄起老者的双腿,分执左右手。
  老者惨叫道:“‘冷面客’,你……你敢把……”
  武同春寒声道:“我活裂了你这禽兽!”
  十几条人影涌人角门。
  刺耳惊心的惨号声中,老者被活生生裂开,一抡,尸身飞向那些涌进的武士,惊呼响成一片。
  略不稍停,武同春疾掠而前,拔剑,出手,同一时间,白光划处,惨号随之,一下子栽倒了四五个,其余的亡命般退出角门。
  武同春回身,只见那少妇木立在门边,想了想,到院角虽把那孩子抱到少妇身边放下。
  那女孩扑抱少妇,“哇”地哭了起来。
  少妇紧紧搂住女孩,片刻放开手,跪了下去,哀声道:“叩谢大侠救命之恩!”
  武同春忙侧身道:“请起,不敢当,这是适逢其会!”
  少妇再拜起身,一手拉着女孩,女孩怯怯地望着武同春,仍是抖个不住。
  武同春收起剑,道:“这件事如何发生的?”
  少妇含着泪道:“奴家母女探亲回转,中途被抓来……”
  “那大娘子是附近人家?”
  “是的,三十里外。”
  “很好,现在可马离开了。”
  “请问恩人贵姓大名?”
  “那些不必问了,早离为上,对方可能会召援手。”
  “奴家……有件事拜恳。”
  “什么事?”
  “请恩人把小女送回家中,奴家……”
  “怎么?”
  “无缘再见家人,准备……”
  武同春如电目芒,直照少妇面上,凝声道:“大娘子,你错了,遭了这意外,只能算是年灾月晦,现在事情过去了,对名节无损,何必效那愚妇之见,大娘子当想到后果,忍心使夫丧妻,儿失母,高堂失养么?”
  言简而意赅,可说义正词严,少妇泪水纷滚而落,看样子这几句话已使她打消了死念,武同春催促道:“快走,在下可送你母女一程。”
  少妇无言地点点头。
  武同春领着母女两人,破后墙而出,乘夜色疾离。
  把母女送到地头,已是黎明时分。
  武同春茫然回头独行,由于这母女的遭遇,使他思念遗珠的情更切,骨肉连心,使他忧急得接近精神崩溃边缘。
  是什么人丧心病狂劫走了遗珠,目的何在?他不期然地想到了无双堡废墟中一再发生的怪事,小孩子不会说谎,遗珠认定她娘显魂,还教了她武功,这大不可思议了,有这么个女人假托鬼魂显现呈事实,但这女人该是谁?有什人企图?突地,他想到遗珠的娘凝碧是冤死的,难道是她师门或亲友之中,有人出头来查究这件事?这很有可能……想,想……一年之前,“黑纱女”说过的一句话响在耳边:“我要你活下去,偿付你应付的一切代价……。
  彼此素昧平生,什么关系也谈不上,是什么代价?当时为什么不追问?莫非……想到这里,他几乎跳起来,如果把这些前后发生的事连在一起,似乎就显出端倪了。
  “黑纱女”要自己活着。承受折磨,以偿付对发妻凝碧的亏欠。
  还有更好的解释么?是了,这一推断一定正确。
  找到“黑纱女”,把谜底揭开,他下定了决心。
  “黑纱女”形同鬼魁,出没无常,除了对方主动现身,否则无从找起,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庐山真面目,碰上了也不知道。
  于是,他不期然地想到了白石玉,白石玉苦苦追索自己的下落,说不定与此有关,找白石玉就容易多了。
  正行之间,一条人影踉跄迎面而来。
  到了临近,才看出是个鹑衣百结的中年乞丐,双方照了面,武同春也不在意,眼直向前行去。
  “噫”了一声,那乞丐回过头来,大声道:“朋友请留步!”
  武同春心中一动,止步回身,一看,根本没见过。
  中年乞丐端详了武同春几眼,道:“少侠是‘冷面客’么?”
  怔了怔,武同春冷冷的道:“不错,有何指教?”
  中年乞丐躬了躬身,道:“实在太巧了?”
  武同春目光在对方脸上一绕道:“什么太巧?”
  中年乞丐道:“要饭的奉了敝门首座长老之命,传讯与少侠……”
  武同春敏感地道:“是‘鬼叫化’么?”
  中年乞丐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团破布,双手奉上。
  武同春接过,打开一看,是用木炭在破布上画的几个潦草大字:“西门在此一带现身,详搜。”
  武同春看了精神大振,忙道:“贵长老在何处传的信?”
  “就在前面不远。”
  “人呢?”
  “走了!”
  “有劳了!”
  “不敢,少侠还有什么吩咐么?”
  “没什么可烦劳的。”
  “那要饭的告辞了!”拱拱手,转身扬长而去。
  武同春心想:“既然这讯息是在附近交付的,破布上所说的此一带,当然就是眼前这一带无疑了,马上开始行动吧!”
  心念之中,便开始搜索。
  搜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一个人总不能搜遍每一个地方,没有线索,没有一定范围,盲目搜找,等于大海捞针。
  由近而远,圈子逐渐扩大。
  数骑骏马,从前面不远之处驰过,马上人清一色的黑衣,很快的就自视线中消失,武同春不由心中一动,看样子似是“天地会”的人,十有八九是来找自己的,顺风堂的血案,对方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抬头远望,发现一座道观,心想:“这里应该是值得我一搜的地方。”于是,他直扑向道观。
  到了观前,只见观门敞开着,不见人影,门头上泥金剥蚀的大匾,隐约可辨出是“紫阳观”三个大字。
  武同春略作思索,装作闲游之状进人观中。
  迎面是片大影壁,完全遮挡了内望的视线,转过影壁,是个青砖铺砌的大院,两株高与檐齐的丹桂正在飘香,依然不见人影。武同春是随意搜查而来的,并没固定目的,所以并不在意。
  一路转到后进,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飘来,武同春暗吃一惊,跨过门槛,目光扫处,不禁惊呼出声,两眼瞪直了。
  院地中,横七竖八躺着近一具道士尸体,血渍淋淋,惨不忍睹。
  武同春立刻想到了那些离去的黑衣人,不用说,是“天地会”的杰作。
  杀人何为?难道已没有半个活口。
  突地,武同春发现正面院舍里似乎有人影晃动,当下不假思索地掠了过去,向里一望.一颗心登时缩紧。
  木榻上横着一个白发老道,看来也是不活的了。
  看衣着,这老道当是观主无疑,“天地会”何以血洗紫阳观?一条人影,从套间里转了出来,双方一照面,武同春登时血脉贲张起来,他一眼便认出现身的人,赫然是武陵山幽谷石屋中诈死的西门尧,正是他与“鬼叫化”誓死要找到的人。西门尧似乎一下想不起武同春是谁,冷峻地开口道:“我们在哪里见过?”
  武同春厉声道:“阁下如此健忘,我们在武陵山中有一面之雅。”
  西门尧恍悟道:“是了,你小子跟臭叫化一路的。”
  武同春侧移数步,道:“请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西门尧望了榻上老道的尸体一眼,摇摇头,移步到门边。
  武同春心念电转:“莫非西门尧也是‘天地会’一份子?”心念之中,寒声道:“阁下先谈谈血洗紫阳观的原因好么?”
  西门尧铁青着老脸道:“你小子说什么?”
  “在下想听听阁下杀人的理由。”
  “你……说老夫……”
  “唔!不错!”
  “你放屁!”
  武同春目中煞芒骤现,怒哼了一声道:“西门尧,本人找你很久了,咱们的帐得一笔一笔的算!”
  西门尧冷板地道:“有什么帐好算?是臭叫化指使你的么?”
  武同春手按上了剑柄,他防对方会突然开溜,一字一句地道:“西门尧,你跟圣僧‘无我大师’是方外至交,为什么要对他师徒下毒手?在谷中诈死又是为什么?你那同路人是何许人物?”
  西门尧怪叫道:“你小子越说越不像话,老夫一句也听不懂。”
  武同春掣出剑来,冰声道:“等你躺下时你大概就听懂了,出来!”
  西门尧举步跨出门外,目光一问道:“你再说一次‘无我’怎么回事?”
  武同春切齿道:“圣僧临死说出了你这老匹夫尊姓,这叫天网恢恢。”
  “什么?说出了老夫的姓?”
  “不错,你在谷中装死,该装到底,更不该现身江湖……”“住口!你小子……凭什么追究‘无我’的事?”
  “本人收的尸……”话出口觉得不对,当时自己是本来面目,而现在是另一种身份,出口的话收不住,只好顿住。
  西门尧目中射出骇人厉芒,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你……收的尸?”
  武同春不能改口,硬着头皮道:“不错,你那杀人无痕的手法,该有个名称吧?”
  西门尧窒了片刻道:“遗蜕埋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有此一问?”
  “你管不着。”
  “妙!本人就是专为追究这件公案而来!”说着,本能地横剑当胸,亮出了“狐黄剑法”的起手式。
  西门尧脸色陡然大变,厉叫道:“老夫明白了,你小子跟臭叫化入山找老夫的目的是要灭口。好小子,老夫誓要把你小子跟臭叫化寸磔寸剐。”
  武同春反而为之一怔。
  西门尧双掌一错,厉声道:“纳命来?”
  双掌怪异地一圈一放,一道其强无比的罡劲,裂云卷向了武同春,隐隐挟着风雷声。
  心头一凛,武同春如霜宝刃划出。
  剑气与罡风激撞,爆出裂帛之声,双方寸步未移。
  西门尧老脸连连抽动,人声道:“好小子,竟然参透了‘玄黄经’上的武功。”
  武同奏心头剧震,对方竟然能看出是“玄黄经”所载的剑法,这说明白了什么?是了!
  问题微结在此……当下激声道:“西门尧,原来你杀圣玄师徒是为了‘玄黄经’,这叫不打自招!”
  西门尧吼叫道:“小子,你这是反咬一口么?”
  武同春恨怒交加,欺身出剑,用上了十二成真力,有心要把对方撂下,用刃幻成了一片瑞雪,罩向西门尧。
  西门尧电弹丈外。他知道接不下这一招。
  蓦在此刻,一声暴喝起自院中:“住手!”
  来的赫然是“鬼叫化”。
  西门尧双目尽赤,厉叫道:“臭要饭的,你这只老狗,我西门尧当天指日发誓,要把你挫骨扬灰,以慰知交在天之灵,你们等着瞧!”
  身影一划,电射人房。
  武同春猛挫牙,仗剑扑入,这才发现套间里有道门通向后面,追出,掠上围墙,就只这眨眼工夫,西门尧已遁去无踪,一发狠,追了下去,眼前东一簇西一簇,尽是错杂的林木,西门尧鸿飞冥冥。
  追了一程,连影子都不见,恨恨的返回观里。
  检视老道,周身不见伤痕,不由恨得直咬牙,这已经证明了前前后后的血案,是西门尧所为,一时疏忽,竟被对方脱走,再要找他,委实不容易。
  微风飒然,“鬼叫化”出现身边。
  武同春迫不及待地道:“您老也没追上?”
  “鬼叫化”冷冷地应道:“没追上,西门尧并非等闲之辈。”
  武同春手指老道的遗体,激动地道:“杀人无痕!”
  “鬼叫化”唔了一声道:“牛鼻子在劫难逃!”说着从木榻上捡起一样东西,厉声道:
  “‘天地符’!是‘天地会’的杰作。”
  “天地符”,等于是死亡令,唯一逃过的,大概只有武同春一个人。
  望着“鬼叫化”手持的那块铜牌,武同春厉声问:“西门尧也是‘天地会’一员?”
  “鬼叫化”只晤了一声,没说话。
  武同春咬牙切齿道:“西门尧助纣为虐,该死一百次!”顿了一下,他又道:“死者是观主么?”
  “鬼叫化”冷冷地道:“不错,道号‘紫阳真人’,西门尧的至交。”
  武同春猛一跺脚道:“西门尧为什么一定要杀害至交好友?”
  “鬼叫化”道:“看来此中大有文章。”
  武同春突然想起件事来.目芒连闪,道:“依您老看。观主是不是死于‘无影戳心手’中?”
  “鬼叫化”惊声道:“老弟怎知这名称?”眸中泛出了异样光芒。
  武同春定了定神,道:“在下是在武家庄房,听同春兄家的江姥姥遇害前透露的,说是二十年前,无双堡主‘无敌剑’就毁在这手法之下。”
  “噢了一声,“鬼叫化”期期地道:“既称无影……表面上自然无法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