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玉扇神剑续》

第七章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凤姑娘怒极而笑,哼了一声说道:“元凶首恶,正要捉你与仇九峰治以同样的罪名。”说着迈步上前,正待出手,突然屋上有人叫道:“凤姐姐!这样一个杂毛老道,也值得和他动手吗?”
  话音尚在空中飘荡,但见空中人影一闪,肖小侠已经玉树临风般的站在凤姑娘身边。
  凤姑娘一见承弟弟现身前来,要接下自己,不由地皱了一下两道秀眉,还没有来得及讲话,肖小侠已自一躬说道:“凤姐姐举手之间,已经擒住了元凶首恶的仇九峰,剩下来这个老道,待小弟代劳吧!”
  凤姑娘只好顿首收势,退到一旁。
  肖承远小侠一整衣衫,拍了拍腰际的碧雪神剑,笑着向神剑无双伊季风说道:“老道!你也配叫神剑无双吗?依我看来,这掌上功夫还是免了吧!还是撤出你的剑来,让小爷三招打发了你,别让你这名号在武林中现眼。”
  肖小侠为人敦厚,即使与人对敌之际,也从不尖刻的以言语伤人。但是今天实在觉得仇九峰三番两次的搅乱青龙帮,用心可鄙,伊季风竟然为虎作张,更是令人不齿。偏偏伊季风又大言不惭,肖小侠竟然忍不住冷言骂了他几句。
  神剑无双伊季风虽然是九宫剑伊仲风乃弟,但是素来少在崆峒派内,功力之高,崆峒五老也不在他眼下,尤其自以为剑术神奇,更藏有歹毒之功,所以,“神剑无双”正是他傲视武林自称的名号,伊季风几时曾经听过有人这样骂他?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管眼前这位年轻的人功力究竟高强到何等程度,当下暴喝大骂:“小贼!你是找死!”
  霍然右掌微抬,食中二指遽出前探,整个身形随着出手的瞬间,如同闪电奔雷,贴向肖小侠,二指微屈,直取双睛。
  神剑无双如此一出手,看得青龙帮上下,都为之一惊。如此身形与手同时跟进,贴身攻招,已经是险招,可是,偏偏神剑无双身形如此之快,令人有措手不及之感。就凭这一着,已经不是前几天击伤石啸天者帮主的身手,显然在前几天还未尽全力出手,此人功力奇特,不可等闲视之。
  青龙帮上下如此内心一阵惊叹,还没有来得及转个念头,目前情形已经大变。
  就在神剑无双贴身进招之际,只听肖小侠一声轻笑,大厅上上下下何止数百眼睛,没有人看清楚肖小侠是如何的一闪身,让过神剑无双的一招,竟而穿身在神剑无双的身后。
  神剑无双不仅在剑术上自视甚高,在内外功力方面,也都极具火候,而且,自以为招式奇特,出于快速,区区一个无名后生,还不是手到人倒,何况自己还是全力递招?
  万没有想到,如此全力一招,竟然走空。神剑无双这一惊就非同小可,赶紧回身收手,护住前胸面前,心里闪电想道:“这小于是什么身法?自己要小心对付,否则,只怕要……
  这一个念头还没有转完,只听到肖小侠在一边轻笑道:“剑倒是一把神剑,可惜你不配使用它。”
  神剑无双闻言一愕,留神一看,肖小侠手里拿了—把青光耀眼的长剑,不正是自己背在背上那把心爱的神剑吗?如何竟在不知不觉之间落到别人的手里。
  神剑无双伊季风反手一探后肩,背上的长剑,只剩下一把剑鞘,敢情方才肖承远小侠就在一闪身之间。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
  这个脸,神剑无双伊季风可实在丢不起。别人从自己身上取走长剑,还浑然不觉,如果肖承远小侠要取走他项上的人头,不也是就在举手之劳吗?
  神剑无双自出道以来,哪栽过这样大跟斗。顿时把一张脸涨得发紫,瞪大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肖小侠微笑注视着神剑无双一会,左手执剑微扣,右手食指微扣,照着长剑之身轻弹了一下,一阵清明如罄的声音入耳动心。
  肖小侠对神剑无双说道:“伊季风!习武之人谁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妄自狂大,终必自取其辱。常言又道是冤仇宜解不宜结,崆峒派与青龙帮并无深仇大恨,何苦受人愚弄。
  若是你肯听我奉劝一言,就请离开括苍山,仇九峰之事与你无涉。”
  肖小侠说话时,神情严谨,字句铿锵有力,神剑无双也不禁为之顿生一丝悔意。
  肖小侠接着说道:“你掌伤石老帮主之事,罪在仇九峰的勾引,青龙帮定能宽宏大量。放松一手,话已如此,但请三思!”
  说着左手一伸,“嗖”地一声,手中长剑脱手而出,闪起一道青光,直奔伊季风的面前,肖小侠喝道:“原剑奉还,今日之事,就此一笔勾销。”
  肖小侠想起崆峒派自四象夺宝之会以后,已经和青龙帮结上了仇恨,崆峒派在武林中有其不可侮的势力,青龙帮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帮中好手不多,一旦树此强敌,值人顾虑。所以,肖小侠在避招出手之际,突然想起如果能说服神剑无双,也减少崆峒派对青龙帮的一个劲敌。
  但是“名”之一字。三代以下,是累人不浅。在武林之中,尤为显著。神剑无双虽然震惊于肖小侠的功力,但是,要他如此闷声而去,是断难做到。
  当长剑空中一掠,落到面前,神剑无双伊季风探手一接,长剑一落手中,雄心又起,恶性后炽。双眉一轩,鼻孔里冷笑一声说道:“乘人无备,施以偷窃手段,有何夸耀之处,是汉子拔出剑来。”
  肖小侠摇头说道:“你执意如此,就怨不得人了。”
  神剑无双伊季风突然右手一震,长剑疾演“五星捧月”,剑尖抖出五朵剑花,光芒耀眼,直取肖小侠前胸各大穴,口里说道:“小于!看招吧!”
  神剑无双知道肖小侠功力高深,所以出手抢先,攻出一招恶毒的剑式,攻之无备。
  肖小侠轻笑一声,闪身一侧,以丝毫之差让过一招,探手腰际。“锵当”碧雪剑应声出鞘。正待还招,突然听到屋上有人叫道:“承弟弟!待我来领教领教这位自诩为神剑无双的人物。”
  人随声落,剑光起处,人化败絮随风。剑走“分花拂柳”,一点寒光,直取伊季风右肩“肩井”。
  肖小侠刚说得一声:“薛姐姐要留神他的宝剑。”
  薛明霞姑娘已经刷!刷!刷!一连攻出三剑。“韦驮献杵”、“白鳗回身”、“朝阳乍露”三招并出,上中下三剑几乎是同时攻出,但见剑幕千层,顿时将伊季风罩住。
  原来薛姑娘和小向青在山下关前,等得不耐,也一路飞腾而上。关口早就传过讯号,薛妨娘一路无阻,直达厅上。
  正好此时肖小侠对神剑无双晓以大义,立意化解冤家,谁知道神剑无双的恶性难改,根本不理会肖小侠的话,反而猛然出剑,疾袭肖小侠。薛姑娘便从屋上一个扑身,身剑并进,接连一气攻出三招,尽出自已精心之学,成心要斗斗这位号称神剑无双的人物。
  神剑无双伊季风虽然上来便吃肖小侠的神功震慑住,丢人丢剑,但是,他能自诩神剑无双,这剑上的功夫自是不弱,一见肖承远小侠没有还招,倒让一位凭空而来的年轻姑娘抢着攻来三剑。伊季风心里反而为之—宽,当时低头、错腰、垫足,长剑一收,身形暴退五尺,脱身薛姑娘剑光之外。
  薛姑娘哪容得他缓过气来?娇叱一声,手中长剑—紧,娇躯横起一掠。一式美妙的“云出山峦”,紧跟而进。手中长剑随着掠起的身形,一折剑身,轻盈已极,式化“急流下滩”,横扫伊季风。这一招身化“云出山峦”,剑走“急流下滩”,轻灵美妙,却是狠辣无比。换过功力稍逊一点的人,刚刚暴退身形未稳,恐怕就难以逃过这一招疾扫而来。
  神剑无双浸淫剑术数十载,除了功力深厚之外,专力苦研于狠毒的招式,所以,一见薛姑娘长剑挟风,横截而至,当下不慌不忙,一吸长气,缩腰躬身,身形不移,却自硬让五寸有余。竟是那佯险极也准极的避过薛姑娘剑锋……薛姑娘攻出这招“急流下滩”,以为神剑无双即使能及时避开,也要引身暴退,所以,毫无顾忌地招式老到,直送上前。可是,等到神剑无双竞然原位不动,吸腹险避剑锋。薛姑娘不觉大吃一惊,,心里刚叫得一声:“不好!”
  神剑无双巳自一声冷笑,右手长剑疾如闪电,式如泰山下沉胸前,一式“划地断交”,硬截薛姑娘剑身。
  薛姑娘要收回手中长剑,哪里还来得及?只听得“锵当当”
  一阵响,薛姑娘手中长剑应声而断。
  长剑断在神剑无双的剑下,薛姑娘既惊且愧,还没来得及闪让,神剑无双得理不让人,随着剑势的下沉,倏又一翻青光一闪,极其平易的一招“顺水推舟”,剑锋推向薛姑娘下盘。
  虽然这一式“顺水推舟”是极其乎易的剑招,可是神剑无双变式太快,而薛姑娘断剑之势,心神早分,眼看一瞬之间,青光早就逼至。
  说时迟。那时快,厅堂上顿起一声清叱入云:“恶道!敢尔!”
  声到人至,一沼紫色剑芒,闪电直落。穿中而至,顿时“铮”地一震,宛若龙吟,一溜火光四溅。三条人影也倏地一分。
  神剑无双眼见得自己一招奏功,对方就要横尸剑下,没想到半途被人一剑隔开。而且震得右臂发麻。当下退身先看剑,手中长剑依然完好无缺,便冷笑着向何云风姑娘说道:“怎么!
  要一齐上吗?”
  何云凤姑娘不屑地骂道:“凭你也配!”
  转面又向薛明霞姑娘安慰着说道:“薛妹妹!不要生气,这柄宝剑在他手里,真是暴殄天物,待我取回来偿还给你。”
  说着话,紫虹剑顺手一指神剑无双,说道:“仗着一柄剑便能猖狂吗?”
  凤姑娘没有客套,话音刚—落,紫虹剑紫气纵横,剑光暴涨,旋风似的向神剑无双伊季风攻去。
  神剑无双伊季风削断薛明霞姑娘手中长剑之后,信心倍增,心里暗付道:“也不过如此。”
  当时一见凤姑娘扑来,身形不退反进,手中宝剑使出“擎天一校”,当胸直迎。
  这一下可就叫神剑无双吃了大亏,凤姑娘剑光扑到,双方一触之下,“锵当”一震,顿时一股潜力透过剑身,宛如千斤一击,伊季风几乎握剑不牢,虎口一阵发麻,身形也随之不稳,一个蹭蹬,震退好几步。
  风姑娘当下收剑冷笑道:“恶道!你还想仗着手中宝剑硬拼吗?”
  伊季风这才惊惶对方不仅手中也是一口宝剑,而且内力深沉,自己显然要硬拼不过。仗着自己剑术奇特,想在剑招上捞回优势。
  神剑无双此时倒是凝神一志,展开自己浸淫数十年的剑法,一招一式展开,缠斗住凤姑娘。
  凤姑娘见他每出一剑,招式都不同凡响。也不敢稍有大意。
  紫虹剑使得风雨不透,且式式还招,抢攻紧守。
  一时两个人斗在一处,但见人影纵横,剑光闪烁,难分上下。
  肖承远小侠一见凤姑娘能平住气,神定气沉地和神剑无双对敌,便放下了心,只要剑招上不输,论内力,论机智,神剑无双难保百招不败。
  肖小侠刚一放下心,正待转身和通臂仙猿徐文杰老堂主谈论老帮主的伤势,忽然,有人叫住自己。
  “别闲着!我还没有见识见识你这位高手哪!”
  肖小侠一停身形,见是那位奇装怪服的女人,竟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打从肖小侠一行现身在厅堂上起,这位奇装怪服的女人就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讲一句话,这会儿突然向肖小侠叫阵。
  肖小侠微微一顿,倒是拱手说道:“这位怎么称呼?”
  这女人一翻眼睛,冷冷说道:“你问那两个老家伙。”
  通臂仙猿徐文杰这时候抢上前一步,向肖小侠说道:“这位是铁扇女煞……”
  那女人接着说道:“史青虹!你没听过吗?”
  肖小侠倒是认真地笑了一笑,摇摇头说道:“请恕在下孤陋寡闻,没有听见过。”
  铁扇女煞史青虹冷冷地问道:“原来你是个不曾涉足边陲的小雏儿!”
  肖小侠并不以她这种轻视的说话为忤,当时心里一动,问道:“史姑娘!是来自苗疆吗?苗疆有一位鬼眼书生沈奇兄,史姑娘是否同门?”
  这真是肖小侠福至心灵,突然想起这位铁扇女煞的装束有些苗人的意味,她又自称来自边陲,如果是,她一定也是鬼眼婆婆的门人……
  肖小侠如此冒然一问,铁扇女煞不禁为之一动翻着眼睛对肖小侠看了半晌,说道:“你和老二何时相识的!”
  肖小侠一听是鬼眼婆婆门下,便含笑拱手说道:“在下与沈奇兄在四川有一面之缘,如此说来史姑娘是沈奇兄的大姐了,在下肖承远。”
  这“肖承远”三个字刚一出口,铁扇女煞便“哦”了一声,拦住肖小侠的话头问道:“你就是武林中盛传的肖承远吗?”
  肖小侠知道自己出道虽然不久,先后几次威镇有名的魔头,名声已经是不胫而走,再加上“苍虚秘笈”的消息,使自己更是名遍武林。所以,铁扇女煞如此惊讶的一问,肖小侠并不奇怪。当时便拱手说道:“不敢当史姑娘如此说来,在下正是肖承远。”
  铁扇女煞点点头说道:“你和老二的交情究竟如何,我倒是不管,至于武林中传说你是‘苍虚秘笈’的得主,也与我无关。不过,听说你是使得一手好扇法,这话是真的吗?”
  肖小侠真没有想到这位铁扇女煞问到这样奇怪的问题,只好点头应道:“在下虽有一柄折扇用作兵器,却不敢自诩为使得一手好扇法。”
  铁扇女煞突然脸上露出笑容,极其诡怪地笑道:“这就是了!算是不枉跑了一趟括苍山。来吧!亮出你的折扇来,我要领教领教你的扇法。”
  肖小侠愕然说道:“史姑娘到括苍山来专程是找在下比扇法的吗?”
  铁扇女煞己自腰间取出一把长不及两尺的紫玉折扇,冷冰冰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苗疆鬼眼婆婆门下都是使扇的吗?”
  肖小侠心里暗自付道:“你鬼眼婆婆门下使扇,难道就不许别人使扇子?”
  铁扇女煞接着说道:“居然中原武林也有人使得一手好扇法,我自然要找到领教个高下了。仇九峰说,只要扫平了括苍山,使扇的肖承远就自然会出现,果然不错,怎么?亮出你的扇子吧!”
  肖承远一听远从苗疆赶到中原,千里迢迢只为着比一比扇招,这铁扇女煞史青虹倒真有一股劲。当时肖小侠笑着说道:“在下虽然会使两下扇子,却不像这位道爷就称神剑无双,史姑娘要执意指教,在下随时可以奉陪。但是何必牵涉到这场纠纷?”
  肖小侠指着在一边的仇九峰说道:“这人存心挑拨,借刀杀人,史姑娘休要受了他的蛊惑。”
  铁扇女煞摇着头说道:“不相干!只要找到你肖承远,我与括苍山毫无关连的。”
  肖小侠笑道:“那就好了!待在下处理这件事以后,便领教史姑娘几手绝招如何?”
  不料铁扇女煞却道:“可是我现在就想领教你的扇法。”
  说着随手一抖,紫玉折扇“刷”然而开,扇起一股寒气,扇面贴前胸,凝视着肖承远。
  肖小侠一时倒是激得豪气顿生,便也撤出描金玉扇,双手捧住一拱说道:“如此在下就领教史姑娘十招二十招吧……
  铁扇女煞不再言语,使地脚下滑步欺身,闪电样的逼近肖承远,来得近处,胸前折扇蓦然的一合,流星一点,弹然从胸前而出,直落向“印堂”之间。好快的身法,人近招近,没等到肖承远变式还招,铁扇女煞忽又一旋肩,右肘后撤寒星急转,但见眼前一晃,紫玉折扇疾化三点,落向“太阳”、“百汇”、“对口”三个不同位置的主穴。
  史青虹一上手便闪电奔雷之势,力挟雷霆万钧,疾攻肖承远两招四式,而且招式之奇,力道之纯,在场的都是行家,焉有看不出之理。
  肖小侠一见三招逼近,这才一侧身,洞烛先机,立即随势弯腰横跨三步,身形刚一稳下,又吸气一拔,硬起一丈,平飘而落,如此又一连躲开铁扇女煞的五招快攻。
  肖小侠一面躲开铁扇女煞上手绵绵连攻八招的一轮攻势,一面心里暗暗吃惊,这铁扇女煞较之乃师弟沈奇,要高出太多。
  无论是内力轻功,以及手中折扇的功夫,都是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这一连的抢攻,若不是肖小侠能够洞烛机先,每以抢先瞬间以巧妙的身形,恰到好处的时间,闪让而过,换过旁人,怕已经连手都未还,便折在紫玉折扇之下。
  史青虹一连抢攻八招之后,霍然一收身形,睁着眼睛看着肖小侠,半晌说道:“你能闪开我这本门绝学亡命八招,还是我生平仅见的第一人,难道你不还招吗?”
  肖小侠忽然长笑一声,说道:“史姑娘扇法果然高明,在下要失去讨教机会,永为憾事。”
  说着话,描金玉扇一交右手,玉扇遥点微垂,脚下流水行云,口中轻笑着说道:“史姑娘请留神接招。”
  人在说着话,身形已经游近铁扇女煞史青虹的身旁,右手震腕一抖,描金玉扇晃起两点晶莹耀眼的光芒,刚点到铁扇女煞偏宫各穴。忽而“刷”地一声,玉扇转抖而开,变点为截,扇面指向左腕。
  铁扇女煞微微冷哼一声,沉桩一错腰,紫五折扇凝劲一招,直敲肖小快攻来的扇面。而且右手小指—挑,折扇尾端疾翘而起,指向肖承远的胸前。
  铁扇女煞连化带封,外带还攻一招,出手之快,招式之妙,肖小侠也不禁赞叹出声,叫声:“好扇法!”
  这一声话音刚落,双方玉扇一触,声响未作,双方已自一跃而开,彼此却都为对方的深沉内力所震惊。
  尤其肖小侠当紫玉折扇刚一触及扇面之际,但觉潜力如涌,力道惊人,肖小侠不禁想到,铁扇女煞尚有如此功力,这鬼眼婆婆也就可想而知。
  心里一有警惕之意,便敛气定神,展开“万象归宗”的扇法,点、敲、削、裁,挥起万点晶莹,扇动狂飚大作,铁扇女煞也是全心全力施展开罗刹扇法,抢攻稳守,一时两人斗在一起,罡劲四溢,连大厅上站的人,都为之搅得衣袂生风,飞沙扑面。
  转眼十招过去,铁扇女煞忽然尖啸一声,身形拔空而起,紫玉折扇临空一敛而合,闪电下坠,但见一线寒光,迎头而下。
  论扇法,肖小侠所学之“万象归宗”扇法,是扇法之大成,精微奥妙,万变不离其宗,所以,苗疆“罗刹扇法”虽然以诡怪著称,但是仍不出肖小侠所料。
  铁扇女煞如此突然临空一招攻来,正是“罗刹扇法”中的精绝煞招之一“罗刹追魂”。下扑之际,扇面打开,宛如拔刀劈至。可是,临到之时,可化为点、拨、敲、打,变化莫测,令人防不胜防。
  肖小侠一见铁扇女煞如此临空枪来一招,停身不退,仰面而视,描金玉扇倏地一合,疾化一点,快如脱弩之矢,向铁扇女煞截来的扇面迎去。
  这一招硬迎,不但要拿得准,而且要自信力道超人,更要沉着应付疾起变化。如果不是有十成把握,这无异是门户大开,引刀自裁。
  即在这一瞬间,铁扇女煞人在空中暗暗喝了一声彩:“好豪迈的魄力。”
  就是这样一声赞叹之下,紫玉折扇不令变化,原式下沉压向肖小侠顶问。
  肖承远气定山岳,力托泰山,只听得一声玉罄盈耳,清越悠远。
  铁扇女煞被肖承远一挑之下,起掠两丈多高,兀自把持不住身形,飘然飞向圈外。‘肖小侠虽然神色未变,可是一双脚下的水磨方砖,却是深陷两寸有余。
  以形势而言,铁扇女煞临空而扑,在力道上占了不少便宜,肖承远仰面迎招,无疑地是处在很大的劣势。可是,双方不惜真力硬接一招的结果,铁扇女煞竟然还被挑飞两丈外,论理这场是史青虹败了。
  史青虹停下身形微微地一顿,冷冷地说道:“果然扇法精深,后会有期。”
  说着转身掉首就要离去,肖小侠却一掠身,越过铁扇女煞伸手一拦说道:“史姑娘为何如此急于就走,在下尚有事请教。”
  肖小侠之意,要顺便请教百花山的情形,丝毫不带一点敌意,可是,此时落在铁扇女煞的眼里,就迥然不同了。
  然而肖小侠诚然是有事要请教铁扇女煞,自是希望日后便于赴百花山办事,所以,并未想到其他不是之处。
  铁扇女煞却顿时一寒脸厉声说道:“我若是不留你再有一次较量扇招的机会,定然饶你不得,让开些。”
  一声叱过,双掌当胸平推,直向肖小侠撞去。
  肖承远一见铁扇女煞变脸相向,知她误会,而且又加上方才失了一招,内心更是愧恨交并,一时肖小侠倒是无法解释,只好闪身一偏,让过双掌,高叫一声:“史姑娘!请稍留一步!”
  铁扇女煞连头也不回,腾身越屋,闪掠而逝。
  铁扇女煞如此一怒而去,为尔后肖小侠和绿忆姑娘双探百花山之际,造成身陷毒阵,险丧性命,此系后话,按下不表。
  肖小侠一见铁扇女煞史青虹变脸而去,知道追赶无益,便一顺折扇,回过身来,看着凤姑娘,正在以一支紫虹剑缠住了神剑无双伊季风。
  这伊季风若不是仗着手里也是一把宝剑,早就败在凤姑娘剑下。
  就是如此,神剑无双伊季风仍然是毫无惧意,全力周旋在风姑娘剑光掌影之中,力保守势。
  凤姑娘人在拼斗,耳闻八方。铁扇女煞史青虹的离去,是听得清清楚楚,想到自己力斗百余招,斗不下伊季风,心里不由一急,清叱一声,长剑霍然遽收,身形一停。
  神剑无双伊季风此时正是感到有点慌措之意,忽然压力一除,不禁为之一愕,不由地长剑一收,叱道:“就此罢手吗?”
  凤姑娘突然冷笑一声,上身一挺,膝盖微曲着力,倏地欺身由中宫直进。右手紫虹剑迎天直劈,单纯一势“独劈华山”
  紫光一溜,径落而下,硬劈神剑无双顶门。
  这种踏中宫迎头便劈,无疑地是凤姑娘情急之举,铤险走招。仗着自己身形轻灵,移宫换位,意动功行,直冒如此踏中宫走洪门的大忌。如若对方洞烛机先,脚下移位快速,凤姑娘迎面门户大开,随意一招便难逃一伤。
  可是,此时伊季风心神正是微微一错愕,如此意外一招,等他回过神时,已经剑临顶门。凤姑娘更是人逼面前。
  此时舍去“独架金梁”一式之外,别无他策。仓促间,沉腰蹲腿,右臂横招,手中宝剑一掠向上,硬架迎头一剑。
  凤姑娘有心走险,右臂蓄足九成真力有如天河倒泻。下劈一招,立意震飞伊季风的长剑。伊季风不过是仓促之间提劲上迎,哪里能敌得住如此既猛且沉的一招呢?
  只听得“锵当”“哗啦啦”一阵乱响,神剑无双虎口流血,右臂全麻,手中的宝剑早已震落面前。
  凤姑娘一见自己右手一招得逞,左掌疾翻,一式“急涛拍岸”一连拍出三掌。
  神剑无双再是如何老练,脱手飞剑,右臂麻木,心神惊震之际,更无法能接住这样闪电似的拍来三掌。
  “啪”、“啪”、“啪”一连三掌连续击中右肩,劲风带起处,神剑无双的身形,一个咕咚,跌到后退三尺的地方。
  凤姑娘轻盈美妙地一旋,紫虹剑往地上一挑,纤腰微弯。
  掉在地上的那柄宝剑,已经捞在左手。如此的一式捞剑,显尽了她轻灵、快速、美妙的身法,然后像一阵旋风卷起一片落叶,那么轻快地飘落到神剑无双伊季风的面前,右手紫虹剑一送,剑尖点住心窝。冷笑地问道:“老道!你还自诩为神剑无双吗?”
  伊季风坐在地上右臂痛彻心肝,一听凤姑娘如此一问,慢慢地抬起头来,极其深沉地望了风姑娘一眼,一声不响,左手缓缓提到胸前,手臂微微颤抖,额上的汗珠像黄豆般大小,滚滚下落。
  凤姑娘见状反而一收紫虹剑,退后一步冷笑说道:“你还要作困兽之斗吗?”
  凤姑娘言犹未了,但见神剑无双右手倏地一举,闪电般的朝自己肩上切去。
  手掌触处,“咔喳”一声,一条受伤的右臂,从右肩骨碎皮绽的地方,齐根而断,掉落在地上。
  在场的人哪里想到伊季风会肉掌自断右臂,大家都不禁惊呼出声。
  神剑无双伊季风毫不理会。径自快速地运左掌,点指如飞,截住通往右臂的血脉,不让鲜血外流。然后,缓缓地抬起头来,望着凤姑娘,冷冷地说道:“我以一掌换取三掌,如今自断右臂,对青龙帮而言,算是还清了这笔账。姑娘如果让我再忍辱十年八载,这夺剑之仇,我必亲报。”
  凤姑娘睁着一双秀目,霍然哈哈一笑,说道:“如此说来我就让你再活十年便了。”
  此时通臂仙猿徐文杰和逍遥书生雷道生同时抢步上前,向凤姑娘说道:“姑娘!……”
  凤姑娘止住二位老堂主的说话,回头说道:“二位叔父的话,回头再说吧!”
  说着挥手对神剑无双伊季风道:“从速离开括苍山,有意报夺剑之仇,何云凤随时等侯就是。”
  神剑无双伊季风慢慢地站起身来,极其阴毒地扫了徐文杰和雷道生二位老堂主一眼,然后对凤姑娘说道:“好个随时等待,我们后会有期。”
  正待转身走去,凤姑娘又叫道:“慢着!”
  伊季风回过身来,皱着眉问道:“怎么?又有悔意么7如果你怕十年八载之约,倒不如趁我伊季风断臂之痛,长剑出手。”
  凤姑娘冷笑道:“老道!你不要激我,要杀你,只是举手之间。但是,我何云凤说话,千金一诺。今天放你逃生,决对不再伤你一根毛发,我只是看你步履艰难,要人送你下括苍山而已。”
  神剑无双忽然仰天一阵惨厉大笑,说道:“多承你的好意!
  伊季风虽然自断一臂,谅你这括苍山还难不住我。”
  说着又是一阵凄厉的大笑,人在笑声里,腾身一跃,掠过屋脊,向山下而去,远远地只飘来一阵那种令人心悸的凄厉笑声。
  何云凤姑娘见神剑无双伊季风去后,转身对徐文杰、雷道生两位老堂主行礼说道:“方才恕侄女放肆了,伊季风自断一臂,如果再加以刀剑,只怕传出江湖,青龙帮要落一个斩尽杀绝的罪名,侄女才从他而去。‘两位老堂主相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下,说道:”只怕崆峒派从此难得干休。“何云凤姑娘沉吟了一会儿,便走向薛明霞姑娘面前,递过伊季风那把宝剑,说道:”薛妹妹吃亏在那柄长剑,这柄剑算是伊季风偿还妹妹之物。收下吧!”
  薛明霞姑娘玉脸一红,当时欲待说些什么,终于忍住了,伸手接过宝剑,低声地说道:“多谢风姐姐。”
  只有肖承远小侠在那边,听出薛姑娘声音有些颤抖之意,心里微微一动。正待上前,风姑娘已经回过头来,向肖小侠说道:“承弟弟和我一起到后面看望爹爹的伤势好吗?”
  肖小侠点点头,便向两位老堂主拱手说道:“二位老堂主!
  小生暂时失陪,待看过老帮主的伤势,再来聆教。”
  二位老堂主连声说道:“小侠请便!”
  肖承远小侠、薛明霞姑娘、小向青便随着凤姑娘举步入室,直奔后进而来。
  青龙帮总坛是依山而筑,房屋邻接。青龙帮基业在此成长茁壮数十年,气势扳是不凡。
  凤姑娘一口气穿过三位厅屋,越过一片草地。弯过小桥流水,来到石啸天老帮主养伤的地方。
  何云凤姑娘掀开竹帘,刚叫得一声:“爹!”
  就听得老帮主一阵沉浊呵呵的笑声,说道:“是凤儿回来了吗?肖小侠他们呢?”
  肖小侠此时也应声走进房里,但见老帮主躺在床上,精神极其萎顿地靠在枕上,何云凤姑娘已经伏在老帮主身上不仅流下泪来。
  肖小侠和薛明霞姑娘上前见过礼,小向青也上前叫了一声:“石爷爷!”
  石老帮主拉住小向青笑呵呵地说道:“小鬼头!你来了,可把人都急坏了。凤儿!这么大人了,还哭什么?也不怕人看了好羞。”
  凤姑娘撒娇地赖在床上,说道:“爹!伤在哪儿,待凤儿看看你。”
  石老帮主突然收起笑容,感慨万端地说道:“凤儿!爹真的老了!这点伤,竟然叫爹船在床上起不来。”
  风姑娘轻轻地掀起被,肖小侠也凑过来留神一看,不由得心里微微地一震。只见石老帮主右肩包扎着布,布外面微徽渗透着血迹,使人见而吃惊的,是肩头肿得有海碗大小。
  肖小侠连忙说道:“小侄这里有百转大还丹,石伯父先服下一颗看看后效。”
  石老帮主叹了口气说道:“大还丹是武林圣药,内伤治疗,当然自是药到病除,我这是外伤筋骨,只怕糟蹋了肖小侠的一颗圣药。”
  薛明霞姑娘也抢着说道:“大还丹虽然治内不疗外,但是,功效极广,伯父您服下一颗,总是有益的。”
  肖小侠微微沉吟了一下,霍然说道:“大还丹功能起死回生,伯父右肩之伤,定能有效。如果不见功效,再另想办法。”
  石老帮主觉得肖小侠的盛意难却,便点头称谢。
  肖小侠掏出大还丹,倒了一粒给凤姑娘,低低说道:“凤姐姐!你服侍伯父服下大还丹之后,助他行功,流通气血,再让他恬睡一会儿,小弟不便在此打扰,到前堂等侯消息。”
  凤姑娘接过大还丹,幽怨无限地点点头,两颗晶莹的泪珠,险些夺眶而出。
  肖小侠也觉得有些黯然,只好站起身来,告辞了石老帮主,匆匆地回到前面,前面众人已经散去,只剩下了徐文杰、雷道生几位老堂主和天台双怪申氏兄弟。大家一见肖小侠出来,都不禁抢着问道:“老帮主的伤势有否复原的希望?”
  肖小侠虽然不谙歧黄,但是,在青龙帮众人的心目中,肖小侠神功盖世无双,万事俱通,故而不期而然,都盼望肖小侠能够治好老帮主的伤势。
  肖承远小侠秉性敦厚,心地仁慈,一见众人忧于形色的情形,心里也为之感动不已,便说道:“老帮主外伤极重,普通刀创药既然不能奏效,想来定是右肩骨已经破碎无整,而且兼有阴毒在内。刚才已经服用了一粒大还丹,去毒生肌,益神补气,已是无碍,只是这肩骨破碎。恐怕难以奏效。”众人一听,都垂头黯然,这样说来,老帮主保命则可,而右肩已碎,功力丧失过了半。一个武林帮会的帮主,变成残废,这帮会的前程,亦为之黯淡无光。
  肖小侠忽然问道:“仇九峰呢?”
  徐文杰老堂主说道:“已经囚居别室,等待老帮主按帮规处理。”
  肖小侠点点头,俄尔又向通臂仙猿问道:“小生有一言冒昧请问老堂主,仇九峰邀众来总坛生事,如何竟将老帮主击伤?”
  此话一出,通臂仙猿徐文杰老堂主不由地老脸通红,长叹一声说道:“说来此事愧煞人也,仇九峰纠众来总坛生事寻仇,老帮主亲自责以大义,一时仇九峰老羞成怒,神剑无双伊季风竟趁机出手,一掌击中老帮主右肩,老帮主仁心待人,何曾防到这一手?谁知道这一掌竟使老帮主倒地不起。”
  逍遥书生雷道生接着说道:“要不是青龙玉佩符不在总坛,只怕等不到肖小侠和风姑娘赶到,青龙帮数十年的基业早就毁于一旦。”
  肖小侠心里多少有些奇怪,他知道青龙帮的几位老香主,以及第一流的堂主。都是相当火候的武功,仇九螃也不过三人,武功再高些,也不致就束手待毙到如此地步!
  通臂仙猿徐文杰老堂主似乎看出了肖小侠的心意,便说道:“肖小侠一定会奇怪,青龙帮总坛许多人,纵使武功不济也不应该贪生怕死,难道就不能全力一拼吗?但是,主要在他们三人之中,铁扇女煞史青虹放得一手蛊毒,只要她一抬手之间,青龙帮总坛便无人可以幸免!”
  肖承远小侠恍然而悟,不觉“哦”了一声,心里想道:“铁扇女煞既是鬼眼婆婆的大弟子,这放蛊的技术,自然是高人一等,这就难怪青龙帮总坛,无一人敢敌了。”
  徐文杰接着叹气说道:“我们只有以青龙玉佩符为缓兵之计,推说玉佩在凤姑娘身上,风姑娘数日即回。仇九峰贪心想占有青龙帮,如此才限期十天找回青龙玉佩符,尚幸天佑青龙帮,小侠和风姑娘却正逢其时赶到。”
  -------------------------
  幻剑书盟 扫描,大天神 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