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六十九章 恶人下场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费翔云淡淡道:“江兄应该明白,山顶埋下万斤炸药,那腾空盘绕的白光是人为的,这些都只是江兄说的,事实真假?并无证明!”
  江阿郎含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留下朱彬作为人证?”
  费翔云点头道:“不错,江兄既杀了朱彬,便不该放走徐亮泰,如今一走一死,没有了人证,没有人证的事谁会相信?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又焉知不是江兄有意危言耸听,别具用心!”
  这话听来似乎是理,其实却包藏着祸心,暗含有挑拨默立在一边的各方江湖豪雄之意!果然,他这番包藏祸心暗含挑拨之意的话,立刻生了效。江阿郎这里两道浓眉刚自一轩,正要开口接话,各方江湖豪雄中已突然有人开口说了话,大声说道:“费少庄主说的不错!江阿郎,这显然是你危言耸听,别具用心!”
  刹时,又有人响应附和地说道:“江阿郎,空口无凭,你拿出证据来!”
  “江阿郎,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今晚你就必须给我们一个公道交待!”
  “……”
  江阿郎听得两道浓眉高挑,双目寒芒暴射如电地扫视着一众江湖豪雄沉声喝道:“江某今晚定当给诸位一个明白的交待,现在我请发话的几位先站出来,别只躲在人背后起哄!”
  “站出来就站出来,咱们看看你江阿郎当着这么多人能把咱们怎么样,咬了咱的!”
  话声中,一个巨目突睛,满脸横肉,身材魁梧的黑衣大汉大踏步走了出来!
  难怪说话那么粗,原来是个粗线条的汉子,紧接着又有十几个人走了出来,这十几个人有老有少,穿着装束也都不一。江阿郎目光缓缓扫视了这几人一眼,双手抱拳一拱,问道:“请恕江某眼拙,请教诸位是……”
  一个身材瘦小,面目阴沉的黑衣老者冷冷道:“江湖人!”
  江阿郎道:“我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黑衣老者摇头道:“你我又不交朋友,用不着通名报姓,只知道我是个江湖人就够了!”
  江阿郎眉锋一皱道:“如此我请教阁下的来处?”
  黑衣老者冷冷道:“江湖。”
  江阿郎目光转向另外的一些人问道:“诸位呢,能赐告大名来处么?”
  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青衣人摇头道:“借作这位朋友的话作答,我们都是来自江湖的江湖人,你别多问了,还是请阁下向所有的江湖朋友做一个明白的交待吧!”
  江阿郎目光微凝道:“阁下能代表其他的朋友?”
  青衣人淡淡道:“我并没有说我能代表其他的朋友,不过我却有自信,其他朋友的心意全和我一样。”
  江阿郎双目转动一瞥其他之人,深望了青衣人一眼,旋倏转向费翔云含笑说道:“少庄主实在高明!”
  也不知费翔云是故意装糊涂,还是真不懂的愕然一怔,道:“江兄这话怎么说?”
  江阿郎道:“少庄主何必装糊涂!”
  费翔云正容摇头道:“江兄冤枉兄弟了,兄弟绝未装糊涂!”
  江阿郎道:“少庄主只那么淡淡的两句话,就煽动了人心,替我召来了麻烦,这还不够高明么?”
  “哦。”
  费翔云这才恍然明白的淡然一笑道:“江兄,误会了,其实这无关高明二字,兄弟只不过是就事论事,说的是事实,是个理字而已!”
  江阿郎笑了笑,话题倏地一转,说道:“少庄主可知道这些事,我为何不与别人谈,而独与少庄主谈?”
  费翔云摇头道:“这问题兄弟心中正感奇怪,也正想向江兄请教呢?”
  江阿郎笑笑道:“因为徐亮泰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费翔云问道:“他告诉江兄的是一些什么事情?”
  江阿郎道:“他告诉我说,设计这恶毒阴谋者,另有主谋之人!”
  费翔云道:“这与兄弟何关?”
  江阿郎道:“少庄主是聪明人,当该明白,事情若与少庄主无关,我就不会得独与少庄主谈这些了!”
  费翔云眨眨眼睛道,“兄弟请问,那主谋之人是谁?与兄弟何关?”
  江阿郎淡笑了笑,没有答话。
  费翔云目光一凝道:“江兄怎么不回答兄弟的问话?”
  江阿郎道:“我在等待一个证明。”
  费翔云道:“什么证明?”
  当费翔云双目微睁,愕异地道:“山顶炸药的证明?”
  “嗯。”
  江阿郎点头道:“那些炸药就快要爆炸了!”
  蓦地,“轰!轰!轰……”
  一连串地皮都为之震动的爆炸声响彻夜空。
  一众江湖豪雄立时齐都抬眼望去,只见嘉峪山顶上火光电闪,烟屑飞腾,那浓黑的烟雾弥漫半空!“呵!看来果然是真的了……”
  很多人口中都发出了惊呼,心中也对江阿郎暗暗产生了感激!
  江阿郎神情肃穆地望着费翔云道,“少庄主看见了么?”
  费翔云点了点头道:“这大概是江兄派人去点燃的吧?”
  江阿郎道:“不错,这也是我要等待的事实证明!”
  费翔云道:“江兄认为这证明就能令所有的各方江湖朋友相信?”
  江阿郎道:“我想这已经很够了!”
  费翔云轻声一笑道:“这只是江兄的想法,但兄弟却认为仍嫌不够!”
  江阿郎道:“这么说,少庄主仍然不相信我的话了!”
  费翔云淡淡道:“兄弟倒无所谓,而是各方江湖朋友中只怕仍然有人不信,江兄不妨问就明白了!”
  江阿郎淡然摇头道:“这用不着问,少庄主既是这么认为就决不会有错,也必定有人附和少庄主之意!”
  费翔云笑笑道:“所以兄弟认为江兄必须拿出十分有力的具体事实证明,向各方江湖朋友交待才对!”
  江阿郎点头道:“少庄主说的是,看来我只好……”
  语声一顿即起,问道:“少庄主还记得适才之前我说过的一句话么?”
  费翔云道:“江兄适才说过的话不少,不知江兄指的是哪一句?”
  江阿郎道:“就是设计这恶毒阴谋者,另有主谋之人!”
  “原来是这句话。”
  费翔云道:“对了,江兄还未回答兄弟呢,这主谋之人究竟是谁,又与兄弟何关?”
  江阿郎神色突然一肃,缓缓说道:“他就是令尊费啸天!”
  费翔云脸色勃然大变!站立在他身后的“龙虎狮豹”四侍与那二十多属下高手,立时纷纷身形出动,就要腾身扑出!
  费翔云见状连忙抬手一拦,喝道:“不准乱动!”
  接着,他目射寒电地逼视着江阿郎沉声说道:“江阿郎,我一直对你很客气,也一直尊称你一声江兄,你怎可如此信口开河,含血喷人,你这是何用心?”
  江阿郎冷冷道:“费少庄主,我这是不是信口开河,含血喷人?你少庄主心里应该非常明白!”
  费翔云剑眉一扬道:“江阿郎,当着各方江湖朋友的面前,费某可以对天发誓,费某心里确实一点也不明白!”
  江阿郎道:“你既然真不明白,只要去问问令尊就明白了!”
  “好!”
  费翔云一点头道:“这件事我一定会向家父问个清楚!”
  语声一顿,沉声说道:“江阿郎,你有证据么?”
  江阿郎摇头道:“凭良心说,到目前为止,除了徐亮泰和朱彬告诉我以外,我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费翔云吸了口气道:“江阿郎,俗话说得好,祸从口出,没有确切的证据的事,你就不该随便乱说,现在你最好能拿出证据来,否则,今晚上……”
  江阿郎突然冷声截口道:“费翔云。你一定要向我要证据?”
  费翔云点头道:“不错,你最好能给我一个证据!”
  江阿郎道:“给你一个证据你便如何?”
  费翔云微微一怔!犹疑地道:“这个……”
  江阿郎道:“怎么样?”
  费翔云暗暗一咬牙道:“费某愿代家父认罪,听凭处置!”
  江阿郎冷笑一笑道:“如此甚好。”
  话声一落,倏然迈步直朝刚才那个三十多年纪的青衣人面前走了过去。
  青衣人一见,心头不禁暗暗一惊!道:“江阿郎,你要干什么?”
  江阿郎淡淡道:“阁下别紧张,我只是想和阁下谈谈。”青衣人道,“你我素昧平生,从未相识,有什么好谈的!”
  江阿郎含笑道:“那倒不见得,俗话说得好,相逢何必曾相识,两个从不相识的人,未必见得就没有什么好谈的,是不是?”
  对这话,青衣人不便摇头否认说“不是”,只好点头一笑道:“真想不到你江阿郎竞也生有一张伶牙利齿,会说话的巧嘴,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语声一顿,凝目问道:“你想和我谈什么,你说吧!”
  江阿郎双目逼注着青衣人缓缓说道:“在未谈正题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想先请阁下答应,可以么?”
  青衣人道:“是什么小小的要求,你先说说看。”
  江阿郎正容道:“请阁下摘下脸上的皮面具,让我看看阁下是当世武林中的哪一位高人?”
  青衣人心头猛然一惊!道:“你胡说的什么,我脸上……”
  江阿郎倏然截口道:“阁下别藏头露尾小家气了。凭你阁下的身份,实在也不该小家气,是不是?”
  青衣人淡然摇头道:“江阿郎,你弄错了,事实上我根本没有……”
  江阿郎沉声截口道:“阁下,你脸上的人皮面具,虽然制作得非常精巧,但却瞒不过我这双眼睛,我已经看破了你,你也别想不承认了,赶快自己撤下来吧,否则我可要出手代劳了!”
  青衣人知道瞒不过了,倏然一点头道:“好吧,我承认脸上戴有人皮面具了,我问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江阿郎道:“从你双手上。”
  青衣人一怔,不由抬起双手看了看,诧异地道:“从我的双手上?”
  费翔云也看到那双手了,只一眼,他心中立时明白青衣人是谁了。
  江阿郎忽然轻轻一笑,道:“阁下,你上了我的当了。”
  青衣人不由又是一怔!目露惑异之色地望着江阿郎。
  江阿郎接着又道:“本来我虽然看出你脸上戴着人皮面具,但只怀疑你是某人,并不敢断定,现在看见你这双手,我已经断定没怀疑错了!”
  青衣人明白了,但仍惑异地问道:“你怎么看了我这双手就能断定我是某人的?难道你在什么地方见过我这双手?”
  江阿郎摇头道:“我并未见过你这双手,但我却知道你这双手练的是什么掌力?”
  青衣人心头不禁微微一震,凝目道:“这么说,你也知道我的出身来历了?”
  江阿郎微点了点头,神色突然一肃,说道:“阁下,你在武林中的作为实在太过份了,到目前为止,我虽然还不清楚你与石府主人的渊源关系,但我仍愿看在石府主人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自残经脉,毁掉一身功力……”青衣人语冷如冰地道:“江阿郎,你别说梦话了,你既然知道老夫是谁,就该明白老夫岂是那种自残经脉贪生怕死之人!”
  江阿郎双目陡射威凛慑人地说道:“这么说,你是要逼我杀你了!”
  青衣人突然震声哈哈大笑道:“好,我们就手底下见个真章吧,老夫倒不信你那把刀能敌得住老夫冠绝天下武林无双的掌力!”
  语声双目煞芒电射,缓缓抬起了双掌,提聚一身功力,蓄势以待!
  江阿郎神色间闪过一丝犹疑。正要亮出那把“圣刀”之际。
  突然,东岳庙内响起一声沉喝,道:“云威,不可使用你那掌力!”
  沉喝声中,一条人影电射掠空,直落青衣人与江阿郎二人之间,正是那位昔年名震天南武林的“白发童颜铁拐神婆”姬神婆。
  姬神婆这一现身,青衣人身躯忽然有了一阵轻颤,语声有点艰涩地道:“姬大姊!”
  姬神婆轻“嗯”了一声,转对江阿郎躬身说道:“公子,能容许老身和他谈谈么?”
  江阿郎微一抬手道:“神婆请别客气多礼,以一刻时辰为限,他要是愿意自残经脉,毁掉一身武功,当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安享余年,否则,为天下武林……”
  语声一顿,轻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请神婆劝劝他吧!”
  话落,他飘身后退一丈,岸然岳立。
  姬神婆目光凝望着青衣人默然了刹那,缓缓说:“云威,珍娘她好么?”
  青衣人云威点点头道:“谢谢大姊姊的关怀,她很好。”
  语声一顿,问道:“大姊是什么时来中原的?”
  姬神婆道:“有些日子了。”
  云威道:“大姊此次来中原是为了?……”
  姬神婆道;“是跟着姑娘出来玩玩的。”
  云威道:“只是姑娘和大姊?”
  姬神婆道:“还有少主和戚定远等。”
  云威心头微微一震!道:“少主和姑娘她们现在什么地方?”
  姬神婆道:“和第一堡的西门姑娘等人在一起。”
  云威心中忽有所悟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他会知道我的出身来历。”
  姬神婆一怔!道:“你说的是谁?”
  云威道:“江阿郎。”
  姬神婆微一摇头道:“你错了,你当年的事情,可以说是石府中的一段隐秘,少主和姑娘也都不清楚,可说是根本不知,江阿郎是从你儿子的那双手上看出来的。”
  云威道:“这种掌力可说当世武林无人知晓,他又怎会知道这种掌力的来历的呢?”
  姬神婆摇头道:“对此,老身也是讳莫如深,大感迷惑不解。”
  语声一顿,话题一改,问道:“云威,他刚才说的话,你听见了么?”
  云威道:“小弟听见了。”
  姬神婆道:“你打算怎么办?”
  云威微一沉吟道:“大姊认为呢?”
  姬神婆缓缓说道:“云威,你年纪已老大一把,也该收敛改悔了!”
  云威双目倏然一睁,道:“大姊,你难道也要我……”
  姬神婆正容说道:“云威,据我所知,他一身所学功力高不可测,你那掌力虽然霸道绝伦,但对他却不足仗恃!”
  云威坚决地道:“说什么我也要与他放手一搏,纵然溅血横尸,我也决不自残经脉!”
  姬神婆道:“诚如他所言,你在武林中的作为太过份了,你要不依他所言自残经脉,只怕今晚你就得溅血横尸此地!”
  云威双目忽然一眨道:“大姊可知道他的师承出身?”
  姬神婆摇头道:“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只知道眼下在此地的少林,峨嵋高僧与丐帮长老护法等人,都对他十分恭敬,听他的,这似乎与他的师承来历有关!”
  云威沉吟地道:“听大姊这么一说,看来今晚我得避免与他动手,另用办法对付他了!”
  姬神婆双眉一皱道:“你想另用什么办法对付他?”
  云威道:“官家,我在官家也建立了一股雄厚的实力!”
  姬神婆摇头道:“那没有用,说来你也许不信,听说他与那威震天下,横倾当朝的鹰王也有很深很深的渊源关系!”
  云威双睛闪灼,眼珠转动着说道:“不管如何,小弟都得试试,大姊,小弟现在要走了,请大姊替我拦他一下!”
  话落,突然腾身电射而起,直上夜空!蓦地,一条黑影冲空掠起,其势快逾闪电,挟着一道白光扑向云威,冷喝道:“下去!”
  云威当然知道扑来的黑影是江阿郎,白光是刀,他当然不会乖乖地听话下去,双手一扬,那歹毒霸道绝伦的“摧心掌”已经出手!
  他应变不能说是不快,换一个人,在他这双手一扬之下,势非立毙当场不可!
  奈何他碰上的是江阿郎,江阿郎不仅一身所学功力比他高,而且动作更比他快!
  他双手方自一扬,刀光已从他双手腕脉间一闪而回!
  云威蓦觉双腕脉处一凉,接着是一阵剧疼,他心中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心胆俱颤,一声大叫,真气立泻,身子有如殒星下坠般“砰”的一声摔跌地上!
  姬神婆站立在原处没有动,她老脸一片苍白!
  费翔云也站立在原处没有动,他脸色也是一片苍白!
  江阿郎身形落地,他两手空空,没见他拿着刀,显然已经收起来了。
  云威从地上咬牙挺身站起,双目喷火地怒瞪着江阿郎恨声说道:“姓江的,你好狠毒的心肠!”
  江阿郎没理他,右手微抬,隔空弹指封闭了他双臂的血脉,止住腕脉的流血,转向姬神婆抱拳拱手道:“神婆,我这是万不得已!”
  姬神婆脸上毫无表情地道:“你废了他的双手了?”
  江阿郎点头道:“我割断了他的腕脉。”
  姬神婆道:“仍要毁他一身功力吗?”
  江阿郎道:“事所必须!”
  姬神婆冷冷道:“那你怎么还不动手?”
  “我想由少主来动手!”
  “为什么?”
  “因为他原是石府弟子。”
  “你知道他是石府的什么人吗?”
  “不知道。”
  “你想不想知道。”
  “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姬神婆冷冷道:“你可知道以他的身份,在目前少主还无权处置他!”
  江阿郎两道浓眉微扬了扬,淡淡道:“那不要紧,我有权,便是当代石府主人,只要他犯了恶行,我也有权处置!”
  姬神婆不由一怔!道:“便是当代石府主人犯了恶行,你也有权处置?”
  江阿郎点头道:“神婆在石府三十多年,应听说‘老神仙’三字吧?”
  姬神婆双目大睁,满脸惊疑之色地道:“你知道老神仙?”
  江阿郎肃容道:“我是老神仙的传人。”
  “呵……”
  姬神婆双目圆瞪地道:“您是老神仙的传人,您怎么不早说。”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现在说也并不迟,是不是?”
  姬神婆神色倏然一转恭肃地道:“请您恕属下无礼冒犯!”
  江阿郎抬手一摆道:“神婆不必多礼,也没那么一说,麻烦你请少主出来吧!”
  姬神婆这里躬身应命,东岳庙那里巳传出一个清朗的话声说道:“不必请,我都听得很清楚,我出来了。”
  话声中,石奇举步潇洒地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震天掌”戚定远和“双虎”。
  近前,石奇拱双手,朝江阿郎躬身行礼说道:“您是老神仙的传人,我不知道应该怎样称呼您才对!”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这好办得很,咱们以年令为序,你还是大哥,我仍是二弟。”
  石奇犹豫道:“这个……”
  江阿郎道:“别噜苏,要不然,你石府的大门就永远别想我跨进一步!”
  这话历害,不由得石奇不点头道:“如此,我恭敬不如从命就是。”
  语声一顿,目光一瞥那呆立在一边的云威,道:“二弟,大哥请示,如此处置他?”
  江阿郎道:“刚才我虽然已经说过了,但真正的主权还在你!”
  石奇没再多说,走到云威面前,目射威地道:“我想问你几句话,你可愿意答?”
  如今云威已经明白江阿郎的师承来历了,他深悔没早能知道江阿郎的师承,要是早知道的话,说什么他也会避着江阿郎不与江阿郎碰面的!
  他缓缓轻叹了口气,道:“少主只管请问就是。”
  石奇道:“忘忧谷主可是你?”
  云威道:“是我。”
  “枫林别庄主人呢?”
  “也是我。”
  “山顶上毒计主谋之人可也是你?”
  “不错,那也是我。”
  费翔云忽然问道:“爹,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知道?”
  云威——费啸天道:“孩子,你可是认为爹有意连你也陷害在内?”
  费翔云道:“孩儿虽然不敢这么想,但是爹却不应该不……”
  费啸天接口道:“爹派的人,有人跟在你身边,你决不会有丝毫危险的!”
  赞翔云道:“爹派的是谁?”
  费啸天道:“褚九峰。”
  费翔云回首望着身后的一名黑衣老者问道:“是么?”
  褚九峰点了点头。
  这时,西门玉霜、陈飞虹、邓天杰等一众男女老少群豪,全都现身走了出来。
  西门玉霜突然问道:“费啸天,过去的幽灵门主也是你么?”
  费啸天点了点头,没说话。突然,他身躯起了一阵颤抖,嘴角流下了两行血丝,身子向后缓缓倒了下去,他想必是怕毁去一身功力,过那生不如死的日子,竟然嚼舌自绝了!
  费翔云不禁心胆俱裂,大叫了一声“爹”腾身飞扑了过去!
  旋而,他倏地长身站起,朝一众江湖豪雄抱拳一拱,说道:“诸位,七星庄从此除名武林,‘寒星剑’三字也自此由‘六俊’中剔除!”
  话落,俯身抱起费啸天的尸首腾身飞掠而去。
  “龙虎狮豹”四侍怔了怔,随即与一众属下跟着飞掠奔去。
  江阿郎仰脸望了望夜空,喟然轻吁了口气,双手抱拳朝一众江湖豪雄作了个环揖,说道:“诸位,一切已成过去,现在已经事了,诸位请回客栈店去息歇,准备明天动身返回来处吧!”
  一众江湖豪雄纷纷走了。江阿郎也率领着一众男女老少群雄回了豪义皮货店内。
  东岳庙前的广场又恢复了一片沉寂。费啸天——这个心机深沉,心肠狠毒,多年来一直阴谋策划着想称尊武林,君临天下的一代枭雄,终于嚼舌自绝死了!
  费啸天死了,可是,江湖上就从此风平浪静了,不再有人妄想称霸武林了吗?
  不!绝不!
  江湖上永远不会有平静的,江湖上也永远不断地会有那些阴狠毒辣的恶徒,怀具野心异图的狂妄枭雄者流!
  像费啸天这种人,只不过是江湖上的一个浪花而已!
  (全书完)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