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六十五章 一赌胜负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枫林别庄庄主听齐老化子突然开口接话,心中顿时不由一急,连忙接口说道;“齐长老,你千万不可中他的狡计……”
  齐老化子脸色一变,截口道:“你阁下可是认为我老化子决不是他姓郭的敌手!”
  这话问得枫林别庄庄主心中不禁一窒,一时竟没能答得上话来。
  事实也是,齐老化子这话问得实在太让人难答了。
  这种话他怎么也答?
  他能答说是,或是不是?如果“是”,那何异是瞧不起齐老化子,岂不令齐老化子心中冒火!
  若说“不是”,他又为何要出言拦阻?
  虽然,他深知丐帮三位长老个个功力精湛,都是当今武林一流,但是,与郭冠杰相搏,胜负谁属,他实在不敢预料。
  换句话说,他根本毫无齐老化子必胜的把握!
  否则,当郭冠杰一提出此赌之时,他就不会不点头答应了。
  因此,他心中一窒之后,旋即尴尬的轻咳一声,笑说道:“齐长老请别误会,老朽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化子又截口道;“你阁下既不是这个意思,那你还多说什么?” 
  枫林别庄庄主犹疑地道:“这个……”
  齐老化子道:“你阁下不必再多说什么了,赌不赌那是你阁下的事,我老化子也管不着,这话你懂?”
  枫林别庄庄主心中不禁暗一皱眉。
  这话,他怎会不懂。
  齐老化子的意思很明显,和郭冠杰放手一搏是老化子自己的事,与他无关。
  枫林别庄庄主这里心中刚自暗一皱眉,齐老化子那里已大步跨下石阶,双目精芒电射地望着郭冠杰沉声道:“郭冠杰,你准备出手吧。老化子今天要看看你有多高的绝学功力,竟敢以和我老化子一搏胜负赌命!”
  郭冠杰嘿嘿一笑道:“齐老化子,你先别急,咱们得先把话说清楚了再动手!”
  语声一顿,转向枫林别庄庄主道:“你怎么说?敢不敢赌?”
  枫林别庄庄主微一犹豫,尚未答话,齐老化子那里已接口说道:“姓郭的,你别问他了,老化子和你一搏胜负是老化子自己的事,与他无关,你和他之间的问题,稍时你们再作了断好了!”
  郭冠杰摇头道:“那不行,要是如此,你我之搏,便就作罢!”
  齐老化子道:“你的意思是他不愿和你赌,你就不和我老化子一搏了?”
  “不错。”
  郭冠杰点头道:“郭某不愿那无名之搏,也不愿白费力气。”
  齐老化子眨眨眼睛道:“你有把握胜我老化子么?”
  郭冠杰道:“郭某不想伪言,自信有六成以上的把握,要不然,郭某就不敢以和你老化于—搏赌命,他也就不会不敢赌了!”
  “这话说的甚是。”
  齐老化子点头一笑道:“但是老化子心中却有些不服,一定要和你一搏胜负,领教领教你的绝学功力!”
  郭冠杰摇头道:“郭某已经说过不愿作那无名之搏,不愿白费力气,你老化子心中如果不服,不妨换个时地,郭某一定奉陪。”
  齐老化子道:“老化子向来是个急躁脾气,换个地时,老化子等不及,现在就要和你见个真实胜负,否则老化子势将食不知味,寝难安枕!”
  郭冠杰淡淡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你老化子等不及也只有耐着性子等等了!”
  齐老化子道:“郭冠杰,你该明白,我老化子既然已经站在你面前,事情便就由不得你了。”
  郭冠杰阴声一笑道:“事情由不得郭某,难道你老化子还能强迫郭某动手不成!”
  齐老化予冷冷道:“你说对了,你一定不肯动手,老化子就只有出手强迫你动手!”
  郭冠杰神色微微一变,旋即镇定地道:“那也没有什么,你老化子如果不惜自毁你丐帮长老的身份声誉,你只管出手就是,郭某决不还手!”
  齐老化子双眉一轩道:“你真不还手?”
  郭冠杰冷声一哼道:“话出自郭某口中,信不信由你”
  齐老化子双目精芒一闪道:“好,你既然这么说,老化子就看看你所言是真是假?”
  话落,倏然抬手出掌直朝郭冠杰当胸轻飘飘地拍出。
  他掌势看来轻飘飘地,既无强猛的劲气,也平淡无奇,其实却是暗含真气吐力!
  这一掌要是拍上,别说郭冠杰只是血肉之躯,承受不了,就是那铁铸的金刚,也必将被掌力震成碎块!
  郭冠杰乃是个武功武学两皆精深的当世武林高手,他自是不会看不出这一掌的厉害,足能令他五脏碎裂横尸当场!
  然而,他虽是明知道这一掌的厉害,力道强猛绝伦,但他竟视若无睹,既未提聚功力抗御,也未挪身闪躲,站立在当地不动,大有那不怕死,视死如归之概!
  他当真不怕死?
  当然不是,绝对不是!
  俗话说得好!
  蚂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
  人,岂有个真不怕死的?
  历古以来,虽然确有很多的英雄豪杰,忠贞烈士,凭着满腔热血正气,以不怕死的精神,视死如归慷慨赴义就难,写下了不少有血有泪的忠勇豪义的故事。
  但那都是当时的时势与环境所造成的!
  有些人因为他一个人之死,足以挽救很多人的性命,或是免使天下生灵涂炭,而慷慨就难成仁。
  有些人则因为“忠贞”二字,虽死,却能万古流芳,永远受人尊敬崇拜,认为值得。
  反之,由将遗憾后世,受千万人唾骂!
  这也就是说,“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之分。
  前者,如宋朝大破金兵的名将岳飞就是,迄今数百年来,犹为人尊崇敬仰乐道。
  后者,那私通金国,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飞予以杀害的大奸臣秦桧就是。
  俗话又说:“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
  举凡忠贞烈士,侠义英雄豪杰,大都具有一股凛然正气,将那生死轻重分得十分清楚!
  反之,凡是巨奸袅雄邪恶者流,必都是贪生怕死之徒。
  像郭冠杰那种人,虽算不上是巨奸袅雄,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邪恶之徒,他怎会不怕死?
  他之所以胆敢如此对齐老化子的这一掌视若无睹,实际决不是他不怕死,而是他胸有成竹,深知齐老化子的性情为人,在他不提聚功力抗御还手的情形下,决不会不顾丐帮长老的身份、声誉,伤他!
  这也正是他郭冠杰心机深沉高明之处!
  事实他也的确丝毫没有料错!
  眼看齐老化子的一只右掌,已递到他胸前距离五寸左右,即将打实之际,竟倏地一撤掌,双眉一皱,道:“姓郭的,你实在高明!”
  郭冠杰淡淡道:“这并不是郭某高明,而是郭某非常明白眼前情势,话不说清楚,动手等于白费,胜了你也没有用,不过……”
  语声一顿,阴沉的目光转了转,又道:“你老化子一定真要现在就和郭某一搏胜负高下,只要你敢点个头,郭某便即如你所愿和你放手一搏,只不知你敢不敢点头?”
  齐老化子目光一凝道:“点什么头,你说说看。”
  郭冠杰道:“郭某如能侥幸胜你一招半式,你便保证郭某安然离去!”
  齐老化子明白郭冠杰眼前所顾忌的并不是那位要杀他的枫林别庄庄主,而是江阿郎。
  因此,他不禁微一犹豫,目光转朝江阿郎望去。
  江阿郎见状,立刻含笑说道:“齐老,你只管点头就是。”
  枫林别庄庄主一听这话,不由急道:“江少侠,此人实在放不……”
  江阿郎含笑摆手截口道:“阁下不必多说,丐帮老长岂能虎头蛇尾,落人讥笑!”
  这么一说,枫林别庄庄主便不能再说什么了。
  因为这不但关系齐老化子个人的声誉,也因为齐老化子是丐帮长老身份,间接的也影响到丐帮的声誉。
  江阿郎这里话声一落,齐老化子那里已目注郭冠杰冷声说道:“江少侠的话你听见了么?”
  郭冠杰嘿嘿一笑道:“郭某听见了。”
  齐老化子道:“那你现在该放心动手,让我老化子见识见识你的绝学了!”
  郭冠杰点头道:“如此,你小心接招!”
  语落,身形倏然前欺,出掌如电,直朝齐老化子当胸击到!
  齐老化子双眉一轩,道:“老化子就先接你这一掌看看!”
  挺掌迎上,“砰”的一声激响,郭冠杰身形一晃,微退了半步,齐老化子却被震的后退了一大步。
  情形显然,齐老化子的功力比郭冠杰略逊半筹。
  这一掌硬接,齐老化子心中虽然已经试出郭冠杰的功力略高他半筹,但却不禁满头乱发飞扬,豪气遄飞地哈哈一声大笑道:“你果然不差,难怪你敢以老化子为对象,赌命!”
  话声中,他身形一退又进,双掌齐出,疾朝郭冠杰攻了上去!
  郭冠杰口中一声冷笑,身形闪动,也是双掌出,避招还攻,
  刹那之间,只见两条人影结合一起,各展绝学,互争先机,全力抢攻,双方全是以快攻快,招式无不转奇绝,令人看来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片刻功夫之后,二人已转战五十招,看那情形,非百招以上绝难分去胜负高下!
  江阿郎凝神旁观,他从郭冠杰的招式手法上,已看出郭冠杰的武功路数来历,同时也看出这一战的结果,齐老化子是败多胜少!
  他心念电转间,突然沉喝道:“住手!”
  齐老化于与郭冠杰闻喝,立时各朝对方虚攻一招,飘身后退六尺,目光同时望向江阿郎。
  江阿郎道:“郭冠杰,你二位的搏战,到此可以结束了!”
  郭冠杰双目一眨道:“对胜负,阁下作何评判?”
  江阿郎道:“胜负不分。”
  郭冠杰摇头道:“阁下此评,郭某不同意,也心中不服!”
  江阿郎道:“你可是认为你必胜?”
  郭冠杰道:“不错,郭某自信百招过后必胜!”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但是你该明白,百招过后你或可必胜,不过那是惨胜!”
  郭冠杰眼珠微微一转,道:“那阁下的意思是?”
  江阿郎道:“由我和你作三招之搏!”
  郭冠杰脸色不禁一变1
  江阿郎的一身所学功力之高,他适才已亲眼目睹,“八剑”联手那等势力。江阿郎只不过一招出手,“八剑”便全被震退,而且还有四人负了轻伤。
  他平素虽极自负功力高绝,但自问绝非江阿郎之敌!
  因此,面对这位所学功力高不可测的少年“六俊”之首,他心中已存怯意!
  他脸色一变之后,旋即吹一口气,心念电转地问道:“只是三招?”
  “嗯。”
  江阿郎点了点头。
  郭冠杰道:“郭某若胜便可安然离去?”
  “不错。”
  江阿郎道,“并且让你任意放火烧掉这座宅院。”
  郭冠杰道:“若是胜负不分呢?”
  江阿郎道:“也让你自由离去。”
  郭冠杰眨眨眼睛道:“郭某若落败然,便须留下听由处置,是么?”
  “不。”
  江阿郎摇头道:“我已经改变了心意,你仍可离去。”
  郭冠杰目光一凝道:“你的意思是说,三招之搏不论胜败,郭某皆可离去?”
  江阿郎淡淡道:“不错,不论胜负你皆可离去。”
  郭冠杰道:“没有条件?”
  江阿郎摇头道:“没有。”
  这是为什么?……
  既然不论胜败皆可离去,既然没有条件,又为何要作三招之搏?……
  郭冠杰心中不禁诧异不解地道:“既如此,你我何必作三招之搏,多此一举?”
  江阿郎道:“这并非多此一举,而是必须不可!”
  郭冠杰道,“为什么?”
  江阿郎道:“不论胜败你虽皆可离去,但其中却有差别不同。”
  郭冠杰道:“怎样的差别不同?”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三招之搏后你就知道了。”
  郭冠杰眉锋不由一皱,道:“这么说,郭某必须遵命和你作三招之搏不可了!”
  江阿郎点头道:“不错,为你自己,在这三招之内,你最好全力施展一身绝学功力,最好别落败!”
  郭冠杰心念电转了转,双目倏又一凝,道:“江阁下,你自信三招之内必胜郭某?”
  江阿郎淡淡道:“此时我只能说胜负之数我们各占一半,要等三招搏后才知!”
  这话,显然是他自谦。
  他如无三招之内必胜自信,怎会如此托大仅提出为数三招之搏?
  郭冠杰虽然已知江阿郎武学功力高不可测,自问绝非其敌,心中存怯意,但是却有点不信连三招都接不下来!
  因此,他目光凝注地望着江阿郎,默然了刹那,倏然阴声一笑道:“如此,郭某就在掌法上和你作三招之搏好了!”
  江阿郎笑了笑,收起长刀,语音平静地说道:“阁下请出招!”
  郭冠杰没客气,也没再说话。
  其实,此时再说什么也是多余。
  他口中一声冷嘿,身形倏然前欺,双掌齐出如电,左掌右指,拍戳向江阿郎胸腰要穴。
  这种掌指诡异招式,也才是他向不轻露的绝学。
  在先前,他与齐老化子搏战时,因自信所学功力略高半筹,百招左右有把握必胜,是以才未施展这种绝学,否则,三十招之内,齐老化子必败于其掌指之下。
  江阿郎凝立旁观,一直注意着郭冠杰招式路数,直到五十招以后,始才看出他的出身来历,知道齐老化子败数已成定局,遂即扬声喝止,改变心意地与他作三招之搏。
  郭冠杰也因已知江阿郎这个名列“六俊”之首的少年,年纪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一身所学功力却是高不可测。
  是以,他一出手就与先前齐老化子搏战的招式迥然不同,施展出向不轻露的绝学秘技,以期纵然不能立刻致胜,支撑过三招绝无问题。
  只要支撑三招,江阿郎当世少年“六俊”之首的身行声名,自不会食言不算,不任他安然离去。
  他主意打得虽好,无如他碰上的是江阿郎,江阿郎若然没有看出他的招式路数,出身来历,不是已有成竹在胸,有绝对把握在三招之内胜他,怎会狂言只和他作三招之搏?
  他右指左掌招式虽是两皆可虚可实,暗藏诡异变化,但是江阿郎早巳凝神以待。
  是以,他指招掌式才出,江阿郎却已意在机先的左手中指突出,迎着他的右掌掌心点去,右手食中二指划向他的右腕腕脉!
  郭冠杰心头一凛指掌掌式已变,左指疾点江阿郎左肩“肩井”穴,右掌一翻斜指江阿郎左腕脉门。
  江阿郎早已料知他的招式变化,身形一侧,避过点向“肩井”穴的左指,左手一式“神风拿”已然奇快如电地出手,直朝郭冠杰的右腕拿去!
  “神风拿”奇绝武林,放眼当世天下,能躲避得过“神风拿”的一招的,堪说为数甚鲜,郭冠杰怎能例外?
  只觉得眼前掌影一花,右腕脉门一紧,已被江阿郎五指拿住,立时犹如上了一道铁箍,半身麻软无力!
  郭冠杰心头不禁骇然大惊1
  至此,他这才知道,江阿郎一身所学功力之高,他根本无法与敌。
  江阿郎倏然冷冷问道,“郭阁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三招之搏只走了两招,郭冠杰就已经落了败,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何况,江阿郎已经说过,他落了败,仍可安然离去。
  于是,他暗吸了口气,说道:“阁下所学高绝,郭某无话可说。”
  江阿郎淡然一笑,五指一松,放开他的右腕。郭冠杰身形一晃,踉跄后退了一步,道:“郭某可以走了么?”
  “嗯。”江阿郎微一点头道:“你还记得适才我说的话不?”
  郭冠杰阴沉的双目一眨道:“阁下说过的话不少,但不知是哪句话?”
  江阿郎道:“那句不论胜败你虽皆可离去,其中却有差别不同之语。”
  “哦。”郭冠杰道:“郭某请教?”
  江阿郎没有接话解释,倏然抬手一指点向郭冠杰的“气海”穴。
  郭冠杰心头猛地一惊,要躲,但已无及,“气海”穴已被指力点中,身躯一震,真气立时尽泻!
  “气海”穴为人身气机主穴,郭冠杰心里十分明白他一身功力已被江阿郎这一指毁去,双目不由陡地一瞪,厉声说道:“江阿郎,想不到你竟是个食言背信卑鄙无耻之徒!”
  江阿郎浓眉微微一轩又垂,淡淡说道:“郭冠杰,话我已经说明在前,这一指只是免得你再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并未不让你离去,焉能说我食言背信卑鄙无耻四字!”
  郭冠杰脸容惨厉的道:“你废我一身功力,何如杀了我岂不干脆1”
  江阿郎神色倏然一正道:“别不识好歹,你一身功力虽然被废,如能就此加返回积石山,静心悔过,定可安度余年。”
  入耳“积石山”三字,郭冠杰心头不禁猛地一震,道:“你知道我的来历?”
  江阿郎微点了点头,挥手道:“你走吧,回到积石山以后,请代我向山主问好。”
  郭冠杰那惨厉的脸容上呈现诧异之色道:“你认识山主?”
  江阿郎笑笑道:“见过两面。”
  郭冠杰道:“你可知道积石山的山规?”
  江阿郎点头道:“算是十分清楚。”
  郭冠杰道:“你既然十分清楚,便该知道我这样子怎能回去。”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你只管放心回去,山规虽然严厉,只要你说出我的姓名,说是我让你回去悔过的,山主必予以格外宽容!”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