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五十四章 素不相识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西门玉霜黛眉轻蹙道:“这么说,我们这些人都只是睁眼看着他夺取那宝刃,不能出手了!”
  “是的。”
  江阿郎点头道:“霜妹和虹妹等诸位都只能旁观热闹。”
  陈虹虹眨眨美目道:“难道我们就当真任由那费翔云去逞凶威,与各派豪雄你争我夺,也不管不问么?”
  江阿郎摇头一笑道:“那当然不会,旁观看热闹,那也只是表面上,暗地里我另外安排!”
  西门玉霜问道:“你将另外如何安排?”
  江阿郎微微一笑,正待说明他与费翔云在客栈中谈话的经过,与及他心里的计划安排时,突见“神手铁算”魏慕仙快步走进厅来,朝西门玉霜说道:“姑娘,冷梅庄冷姑娘派人来请姑娘前往一晤。”
  西门玉霜神情不由愕然一怔!道:“冷姑娘派人来请我?”
  魏慕仙道:“是的。”
  “魏叔可曾问过来人是什么事没有?”
  魏慕仙道:“属下问过,来人只说奉命来请姑娘前往有事商谈。”
  “这就奇怪了。”
  西门玉霜神色诧异地道:“我与她素不相识,也从未见过,她怎会知道我……”
  魏慕仙闻言,心中似是突有所悟地说道:“姑娘,属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哦。”
  西门玉霜目光微凝道:“是怎么回事?魏叔。”
  魏慕仙一笑道:“来人只说奉冷姑娘之命,来请‘飘雨剑’前往一晤,并未提说姑娘的姓名,以属下猜想,冷姑娘可能只知道‘飘雨剑’,并不知道姑娘的真实姓名身份。”
  这猜想,似乎颇有点道理。
  西门玉霜微一沉吟,问道:“来人是何许人?”
  魏慕仙道:“是冷姑娘的侍婢。”
  西门玉霜道:“她还在么?”
  魏慕仙道:“还在外面店中等候回音。”
  西门玉霜眨眨眼睛,望着江阿郎问道:“大哥,小妹想叫她进来问问话,大哥认为可以么?”
  江阿郎点头道:“应该叫她进来问问话再说。”
  西门玉霜立即转对魏慕仙说道:“魏叔,麻烦你去带她进来吧。”
  魏慕仙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而去。
  西门玉霜忽又望着江阿郎问道:“大哥,以你看冷观音她派人来请小妹的用意何在?”
  江阿郎沉吟地道:“以我猜想,她多半没有恶意。”
  西门玉霜道:“何以见得?”
  江阿郎道:“因为‘飘雨剑’是位名满武林的青衫美少年,冷观音则是个眼高过顶,川南武林中有名的当世绝色红颜!”
  一个美少年,一个是绝色红颜,这话的意思何指,不用明说,众人心中自是全都十分明白。
  西门玉霜娇屑不禁倏地一红,娇嗔地道:“大哥,我和你说正经的,你怎么……”
  江阿郎含笑说道:“霜妹,我这不但是正经话,而且也是冷观音请你去的关键所在。”
  西门玉霜惑然的眨动着双目道:“确是请我去的关键所在?”
  江阿郎点点头道:“如果我猜想的没错,她请你去的真正目的,第一可能是想当面看看你的人品气宇,探测一下你的心性为人。”
  西门玉霜道:“第二呢?”
  江阿郎道:“第二,可能便有关那宝刀的问题,不过,对第一,如果是她感觉不满意的话,便就不会有第二了。”
  西门玉霜双眉微微一蹙道:“那么……”
  适时,魏慕仙已领着一名十六七岁年纪,容貌长得十分秀美的绿衣婢女走进厅来。
  西门玉霜连忙顿声止住话锋,目注绿衣婢女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绿衣婢女答道:“小婢名叫小玉,公子就是‘飘雨剑’少侠么?”
  西门玉霜点头道:“我正是飘雨剑。”
  小玉盈盈一福道:“婢子拜见公子。”
  西门玉霜微微欠身摆手说道:“姑娘请少礼。”
  语声一顿,凝目问道:“姑娘是冷梅庄的人?”
  “是的。”
  小玉点头道:“婢子是我家姑娘身边的侍婢。”
  西门玉霜道:“听掌柜的说,姑娘是奉冷姑娘之命来请我的,是么?”
  小玉又点点头道:“是的,我家姑娘听说公子住在这儿,特命婢子来奉请公子。”
  西门玉霜道:“有什么事么?”
  小玉道:“我家姑娘想与公子谈谈。”
  西门玉霜道:“除了谈谈以外,还有别的事情么?”
  小玉微犹疑道:“也许有,不过婢子却不大清楚。”
  西门玉霜眉锋皱了皱,道:“姑娘是冷姑娘身边的侍婢,当然知道我与冷姑娘素不相识,也从未……”
  小玉接口说道:“公子当世俊逸奇豪,我家姑娘与公子是素不相识,但却慕名已久。”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道:“这是你家姑娘对你说的么?”
  小玉眨了眨明眸道:“这话公子何不留待我家姑娘当面答复公子。”
  西门玉霜含笑道:“姑娘很聪慧,也很会说话。”
  “谢谢公子夸奖。”
  小玉道:“婢子只是希望公子别让我家姑娘责说婢子不会办事,请人都不会请。”
  西门玉霜笑笑道:“姑娘如此一说,我倒不好不去和你家姑娘见见谈谈了。”
  小玉道:“婢子恳请公子赏脸。”
  西门玉霜略一沉吟,问道:“你家姑娘住在什么地方?”
  小玉道;“住在一个朋友家里。”
  西门玉霜道:“你把地址告诉我,晚会儿我就去拜访你家姑娘。”
  小玉眼睛一眨道:“公子何不现在就和婢子一起去?”
  西门玉玉霜微一摇头道:“这儿,还有点事情,现在还不能离开。”
  小玉眼珠转动地一瞥屋中老少豪雄,忽然望着虞筱眉说道:“姑娘请恕婢子放肆,姑娘可就是西门堡主的千金?”
  显然她弄错了人,误把冯京当作马凉。
  这也难怪,她只听说第一堡有一位千金,却从未见过西门玉霜,更不知道名列“少年六俊”第四的“飘雨剑”即是西门玉霜,怎得不会弄错人?
  别说是她,就是她的主人冷观音,也很可能会有此误会。
  虞筱眉神情刚自微微一怔,西门玉霜已接口笑说道:“不错,她正是西门玉霜,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玉笑道:“婢子听姑娘说公子和西门玉霜在一起,所以就随便猜猜,不想一下子就猜中了!”
  西门玉霜笑了笑,道:“姑娘请把地址告诉我,先回去吧。”
  小玉想了想,便把地址告诉了西门玉霜,注目问道:“公子一定来吗?”
  西门玉霜正容道:“姑娘请放心回去回复你家姑娘,最迟天黑以前,我一定到。”
  “飘雨剑”名列“少年六俊”第四,在武林中向来一言九鼎,听得这么一说,小玉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连忙点头说道:“如此婢子这就回去与我家姑娘恭候公子的大驾了!”
  说着朝西门玉霜盈盈一福,随又转向虞筱眉一福,转身往外走了出去。
  望着小玉的背影出去了。
  陈虹虹黛眉微微一蹙,道:“霜姊,你真要去与冷观音见面么?”
  西门玉霜含笑道:“虹妹看呢?”
  陈虹虹沉吟道:“以小妹看,霜姊最好是别去。”
  西门玉霜道:“有道理吗?”
  陈虹虹道:“霜姊与她从不相识,她为何冒然派人来请霜妹,小妹猜想她可能没安着什么好心。”
  西门玉霜含笑地点了点头,双目一眨,忽然转向江阿郎:“大哥以为呢?”
  江阿郎笑笑道:“这你何必还问我。”
  西门玉霜道:“不该么?”
  江阿郎道:“当然不该。”
  西门玉霜目光微凝道:“为什么?”
  江阿郎道:“你都已答应了,问我又有什么用。”
  西门玉霜道:“大哥之意可是说小妹既然已经答应了,就非去不可么?”
  “不错。”
  江阿郎点头道:“以‘飘雨剑’在武林中的名头身份,焉能言而无信!”
  的确,不管是以“飘雨剑”的身份,或是以第一堡的声誉,她都不能失信于人!
  西门玉霜微一沉吟道:“大哥,冷观音请我去的目的,若然真如大哥所猜料的那两个的话,我该如何应付她呢?”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那就得看情形应付了。”
  西门玉霜眉锋轻蹙地道:“大哥,小妹现在有点后悔了。”
  江阿郎道:“可是后悔不该答应?”
  西门玉霜点点头道:“小妹实在不该不多作考虑。”
  江阿郎凝目道:“霜妹,你怕什么?”
  西门玉霜道:“小妹怕一个应付不好,会与冷观音反脸成仇,惹上无谓的麻烦!”
  江阿郎笑道,“霜妹,你放心好了,虽然应付不好,反脸成仇,我想她也不会怎样对你的。”
  西门玉霜摇头道:“大哥错拿小妹的心意了,小妹并不是怕她会怎样小妹,而是不想与她结仇为敌,更不愿在此时此地惹上一些无谓的麻烦。”
  她为何不愿与冷观音结仇为敌,为何不愿惹麻烦?
  是怕冷观音不好惹,还是自忖所学功力不是冷观音之敌?
  当然不是。
  以她“飘雨剑”的性情豪气,岂是怕人之人!
  她为的是眼前的情势,当今武林高手,几乎巳全都赶来这嘉峪关上,她实在不愿在那神兵宝刃争夺未开始之前,就与人结仇树敌!
  江阿郎从她的语气中,巳明白了她的心意,不由微微一笑说道:“霜妹,对冷观音的为人我曾略有耳闻,据说看起来她虽然很冷漠无情,但并不是个毫不讲理之人,你去与她见面,只要应付得宜,我想不可能会有什么麻烦的,万一话不投机,真有什么麻烦的话,现在可以说是已经惹上了,推也推不掉了!”
  陈虹虹眨动着美目说道:“霜妹,大哥说的很有道理,回头我陪你一起去好了。”
  西门玉霜已经点头说“好”,江阿郎竟然一摇头道:“虹妹不宜去。”
  陈虹虹与西门玉霜方自双双—怔。
  江阿郎已接着又道:“冷观音请的只是‘飘雨剑’一个人,所以最好不要有第三者介入,由‘飘雨剑’一个人去为宜。”
  “金石巧匠”杜心蘅忽然点头说道:“江兄弟这话不错,冷观音请的只是‘飘雨剑’,有第三者介入确实不相宜。”
  江阿郎笑了笑,又说道:“霜妹,就这么决定了,你只管放心去,时间以三更为限,二更一过,你若是还未回来,我就去接你。”
  西门玉霜点头道:“这样也好,如非发生意外,二更以前,小妹一定回来。”
  江阿郎点了点头,忽然转向石玉珊说道:“小妹,这儿什么都比客栈中方便些,我想让你和姬神婆、秀梅等几位暂住在这里,大哥和戚老等四位仍住在客栈里,好么?”
  石玉珊螓首微点地道:“这当然好,只不过……”
  美目一眨,道:“不知西门姊姊和陈姊姊二位欢迎小妹不?”
  西门玉霜、陈虹虹连忙笑说道:“珊妹妹,你这是什么话,是江大哥的朋友,便都是我姊妹的朋友,我姊妹也没有个不欢迎的。”
  石玉珊嫣然一笑道:“如此,小妹就谢谢二位姊姊了。”
  西门玉霜娇笑道:“珊妹别客气了,你这就让人去客栈里把你的东西搬过来吧。”
  石玉珊含笑地微点着螓首,转向身旁的侍婢秀梅说道:“秀梅,你去客栈里要田强,邱平帮你把我们的行李搬过来。”
  秀梅答应了一声,立刻拧身出厅而去。
  江阿郎忽然长身站起,望着石奇说道:“大哥,小弟要出去一下,你在这儿和杜老他们几位聊聊……”
  他话未说完,石奇已站起身子,道:“二弟,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
  江阿郎微一摇头道:“大哥请放心,小弟马上就回来。”
  说话间,只见魏慕仙又急步匆匆的由外面走了进来,朝西门玉霜躬身说道:“姑娘,外面有名丐帮弟子要求见江少侠。”
  “哦。”
  西门玉霜抬眼望向江阿郎。
  江阿郎自然明白西门玉霜这是问他要不要见的意思,便点了点头。
  西门玉霜立即转向魏慕仙说道:“魏叔,请你去带他进来好了。”
  魏慕仙应声转身而去。
  西门玉霜眨眨美目问道:“大哥可知丐帮弟子求见有什么事?”
  “不知道。”
  江阿郎摇头道:“等他进来问问就明白了。”
  “天煞”纪昆突然笑说道:“以老朽猜想,可能也是为了那什么神兵宝刃之事。”
  江阿郎点头道:“纪老猜想的不错,十有八九可能为此。”
  正说话间,魏慕仙已带着一名中年化子进来了。
  江阿郎不待那中年化子开口,首先说道:“我姓江,容我得请教兄台是?”
  中年化子闻言神色一肃,倏然单膝点地说道:“丐帮嘉峪分舵弟子李明拜见少侠。”
  这情形看得石奇兄妹和姬神婆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惊异,目中奇采飞闪。
  江阿郎没想到中年化子见面就行此大礼,浓眉不禁微微一皱,连忙欠身伸手相挽地说道:“李兄快请不要如此多礼,我请教李兄的身份是?……”
  李明站起身子恭敬地答道:“李明蒙帮主恩典,主持此间分舵。”
  这话听得石奇兄妹姬神婆三人心中不禁更为暗暗惊异不止。
  武林中人都知道,丐帮一名分舵主身份不低,除丐帮帮主和长老外,谁能让一名分舵主自动跪行大礼?
  由此可见,江阿郎的身份之高,在丐帮弟子眼中,如同他们帮主、长老一样……
  三人暗暗惊异中,只见江阿郎抱拳一拱说道:“原来是李舵主,请恕我失敬。”
  语声一落又起,问道:“李舵主此来有何见教?”
  李明恭敬地说道:“李明不敢当,敝帮齐长老闻知少侠来此,特命李明前来请示,并听候少侠差遣。”
  “这我怎么敢当。”
  江阿郎朗声笑道:“请问李兄,齐长老可是由贵帮总舵来?”
  李明答道:“正是由总舵来。”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