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四十七章 奇异客官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因此,他不禁目光转向郝东扬,道:“使者……”
  陈飞虹抬手一摆截口道:“你别管他了,他身份比你们高,我已决定留下他,并已封了他两处经脉,他就是想跟你三个一起走,也不能!”
  沈汉文目光一凝道:“使者,真的?”
  郝东扬点头佯作苦笑地说道:“沈兄弟,你们走吧,不必管我了!”
  沈汉文神色略微犹豫了一下,站起身子和顾仁、郭大川三人大步出厅而去。
  掌灯时分。
  在陈飞虹的书房中,项君彦与陈飞虹相对而坐。
  陈飞虹眨眨星目,忽然一笑道:“二哥可是有话要问小弟?”
  项君彦点头道:“我正是有话要问你。”
  陈飞虹笑笑道:“二哥现在可以问了。”
  项君彦想了想,目光倏然一凝,问道:“虹弟,你那块侍卫营腰牌可是真的?”
  陈飞虹道:“绝对不假!”
  项君彦道:“你何来这东西。”
  陈飞虹道:“是江大哥临走前交给小弟的。”
  项君彦一怔!
  讶然道:“是江兄弟交给你的?”
  陈飞虹点头道:“是的,江大哥曾说,万一碰上必须擒杀的江湖恶徒,恰巧有官人家出面干涉袒护时,只将此牌出示就行了!”
  项君彦微一沉吟道:“这么看来,江兄弟似乎早知眼下江湖上的阴谋活动,可能与官家的人有勾结了!”
  陈飞虹点点头道:“恐怕是,由郝东扬所言的侍卫营的大领班方铁强乃是‘枫林别庄’主人手下这件事情看,江大哥似乎确实早巳知道了!”
  项君彦眉锋微皱了皱,道:“可是,兄弟这块腰牌又是哪里来的呢?……”
  陈飞虹道:“江大哥作事向来令人莫测高深,这问题就只有等他回来问他了!”
  项君彦默然了刹那,话锋一转,问道:“对于眼前的问题,你准备怎么办?”
  这话问得突然,有点没头没脑。
  陈飞虹神情微微一愕,道:“什么问题?二哥。”
  项君彦一笑道:“东大街的客栈,南大街的车行。”
  陈飞虹眨了眨星目,问道:“二哥,你看呢?”
  项君彦含笑摇头道:“别问我,你是主帅,我听你的!”
  陈飞虹道:“怎么,二哥要拿翘!”
  项君彦摇头道:“并不是我要拿翘,我出的坏主意,你一定不会赞成,所以不如藏拙好!”
  陈飞虹笑笑道:“二哥何妨说说看呢!”
  项君彦道:“你真要我说?”
  陈飞虹道:“二哥,小弟是诚心请教!”
  项君彦沉吟地道:“依我的主意,杀!”
  陈飞虹眉锋一皱摇头道:“这不好,一夜之间发生两处血案,明天岂不轰动整个洛阳城,惊世骇俗!”
  项君彦一笑道:“我另有办法不让它轰动洛阳城,不惊世骇俗!”
  陈飞虹凝目道:“二哥有什么办法?”
  项君彦道:“杀之以后,将尸体弄出城外埋掉!”
  陈飞虹摇头说道:“这办法太麻烦,而且对方不一定都是恶徒,我们岂可枉杀!”
  项君彦道:“我却不以为他们之中会有什么好人!”
  陈飞虹微微一笑道:“二哥,好与坏,善与恶,都只在人的方寸一念之间,恶人并不是生—下来就是恶人的!……”
  项君彦含笑接口道:“好了,我们别谈这个了,我说过,你是主帅,我听你的,你准备怎么办你说吧!”
  陈飞虹略一沉吟,说道:“二哥,我想我们先应该去看看以后再作决定。”
  项君彦道:“你不是已让吴老去查看情形了吗?”
  陈飞虹道:“吴老只是去查看表面上的情形,实际的情形如何,都有些什么人,多少高手,尚须我们深入探查!”
  项君彦点点头道:“什么时候行动?”
  陈飞虹道:“等吴老回来以后,二更。”
  “先去哪一边?”
  “两边同时行动,小弟和虹妹去车行,二哥和吴老去客栈。
  他话音刚落,外面突然响起一声轻笑,说道:“今晚大家睡安稳觉吧,哪里也不用去了。”
  陈飞虹、项君彦均都闻声知人,双双离座站起。
  书房门外人影一闪,走进了“万事通”吴博智。
  吴博智屁股刚挨着椅子尚未坐着,项君彦已急着问道:“吴老,查看的情形怎么样?”
  吴博智两只细眼忽地一翻,道:“小子,我老人家刚才的话,你没听清楚么?”
  项君彦点头道:“小侄是听清楚了,但是却不明白。”
  吴博智道:“不明白不会用点脑筋多想想么!”
  项君彦皱皱眉头,抬眼望向陈飞虹。
  陈飞虹向他摇摇头,没说话。
  吴博智翻了翻细眼,忽然望着陈飞虹问道:“小子,你怎么不说话?”
  “你要我说什么呀?”
  “小子,你敢和我老人家装糊涂。”
  陈飞虹一笑道:“小侄没有,也不敢!”
  “既然不敢,那为何不问!”
  “问什么?”
  “你让我老人家干什么去了呢?”
  “查看情形呀。”
  “我老人家回来了,你怎么不问?”
  “算了,我可不想找钉子碰.找骂!”
  “你不想知道么?”
  “恰恰相反。”
  “你不问,怎么能知道?”
  “我正在用脑筋呢!”
  “想出来了没有?”
  “差不多了。”
  “说说看。”
  陈飞虹倏然一笑道:“如果我猜想的不错,两处地方的人可能已经得到身份败露的消息,都走了,可对?”
  吴博智哈哈一声大笑道:“一点不错,全都走光了,关上门歇了业!”
  陈飞虹闻言之后竟突然皱了眉,两道剑眉好深好深!
  吴博智见状,不由诧异地道:“贤侄,你怎么了?”
  陈飞虹神色有点凝重地说道:“只怕我们这儿,今后将要睡不安枕了!”
  吴博智不禁愕然一怔,旋即恍然明白了地道:“你是说他们将会来找麻烦!”
  陈飞虹点头道:“以小侄猜想,他们决不会就此罢休,而且不来则已,来必大举突击!”
  他这么一说,吴博智脸色也凝重了起来,项君彦却高扬着双眉!
  陈飞虹忽然缓缓轻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只有加强本宅的戒备,严防突击暗袭,以待江大哥回来再说了!”
  吴博智点点头道:“算算日子,江兄弟该快回来了!”
  嘉峪关,在酒泉县西之嘉峪山西麓。
  嘉峪关为明洪武年间所置,依山筑城,居高凭险,驻有勇将重兵镇守,为当时之边防要地。
  日正当中,烈日如火,能烤出人的油来。
  这时候,别说是关外那一片辽阔无垠的黄沙地上,一眼看不到一个人影,即连关内的街道上,行人也是稀少至极。
  这也难怪,人,谁个不愿舒服些。
  在这烈日当空如火,热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时刻,如不是有着迫急重大的事情,如是万不得已,谁愿意走到那如火般烤人的日头下挨烤,就是那赶路的行旅客商,在这时刻,也大都会找处阴凉地方歇歇腿儿,喘口气,凉快一下子,等过了这正午时刻再走。
  自然,这不完全是绝对的.在以往这时刻,偶而也有人冒着大太阳往关内赶的,但那大都不是初走这条路,便是因为一时仓促疏忽没有算好脚程的生意人。
  自然,这些来往关外的生意人,因为旅途遥远,多数是结伴而行,互相照顾,患难相扶。
  更因为每个人都带有药材,皮货等货品,所以经常必都雇有载运货品的驼队,或者车辆马队。
  可是今儿个都怪,关外那不见人影的黄沙地上,这时竟出现了人影。
  这时候出现了人影。
  这时候有人通过那酷热灼人的地儿,虽然往常少见,但却似乎不足为“怪”!
  怪的是那人影只有一个,既无驼马代步,而且两手空空,连个行囊包袱也没有。
  人只一个,头上顶着烈火般烤人的大太阳,脚下踏着那能灼焦人皮肉的黄沙,一步一步的往关口走了过来。
  那人走的好快,看到他的还远在百丈以外,只不过一转眼的工夫,便已到了关下十丈以内。
  这也难怪,在那种头上太阳烤,脚下黄沙烫人的情形下.换谁也是一样的尽力走快!
  走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人到了关下,守关的兵勇们也都清楚了。
  那是个圆脸、浓眉、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悬胆般挺直的鼻梁,鼻子下面是一张方口,厚厚的嘴唇的少年人。
  那容貌长相,给人的印象是忠厚、诚实、爽直,但却又另有一股逼人的英气!
  这少年人二十四五岁的年纪,穿着一身黑衣,满身上下都是黄沙,一身黑衣都变成了黄色,显然是经过长途跋涉,从大漠里来!
  黑衣少年到了近前,守关的兵勇全都不禁看傻了眼,大感奇怪!
  原因是这黑衣少年由关外徒步走来,在烈火般的大太阳下,浑身上下竟看不到一丝汗湿的痕迹,额头上也没有一粒汁珠!
  这真是怪事……
  黑衣少年步履从容地进了关。
  守关兵勇中那名带班的突然想起对黑衣少年还未作例行盘查手续,遂即连忙喊道:“喂!你站住!”
  黑衣少年停步回身,望着那名带班的含笑开了口,露出一口好整齐好白的牙齿,问道:“什么事?”
  那名带班的道:“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少年道:“我叫江阿郎。”
  原来他是江阿郎,这就难怪了,以他那一身当世武林数一数二高绝的功力修为,虽然尚未到达寒暑不侵的境界,但只需运起内功,天气就是再热些,太阳纵然再威猛些,又怎会得见汗!
  “你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江阿郎道:“从居延海来,回家去。”“你是哪儿人?”
  “洛阳。”
  “你是个干什么的?”
  “做生意的。”
  “什么生意?”
  “皮货药材。”
  “怎么没有货品。”
  “货品还在后面,要傍晚时候才能到。”
  那带班的见江阿郎答话毫不犹豫,神色也很平静和气,颇为满意地挥手道:“好了,没事了,你走吧。”
  江阿郎含笑拱了拱,转身迈步而去。
  “嘉峪栈”,是嘉峪关当地首屈一指大客栈,也兼卖酒饭。
  离“嘉峪栈”还有十多丈远,就已闻到了“嘉峪栈”里传出来的酒香菜香。
  江阿郎走到“嘉峪栈”的门口,抬眼朝店堂里望了望,两道浓眉不由微微一皱,旋即大步走了进去。
  一名店伙计迎了过来,哈腰陪笑道:“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江阿郎笑说道:“小二哥,你看看我这一身,不清理一下能喝得下么?”
  店伙计点头笑道:“您说的是,您请跟小的来。”
  说着转身在前带路,往里走了进去。
  进入一道侧门,是座大院子,四合院,东西两厢都是单间客房,正面是上房。
  店伙计带着江阿郎直奔正面靠边的一间上房。
  江阿郎连忙说道:“小二哥你等一等。”
  店伙计停步回头问道:“客官什么事?”
  江阿郎用手指了指东西两厢的单间客房说道:“我只要一单间就可以了。”
  店伙计笑说道:“客官,小店这几天的生意特别好,所有的单间早就住满了,就只剩下两间上房,还是刚才不久之前走了两位老客才空出来的呢。”
  “哦。”
  江阿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店伙计走到靠边的那间上房门口推开了门,说道,“客官,您看看是要这一间还是要隔壁的一间。”
  江阿郎朝里看了一眼,点头道;“就这一间好了。”
  说着跨步走入房内。店伙计道:“客官,您请先坐一会儿,小的马上就替您把茶水送上来。”
  话完,便转身走去。
  江阿郎连忙说着:“小二哥,请等等。”
  店伙计道:“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江阿郎伸手怀内取出一块银锞子,递给店伙计说道:“小二哥,这是房饭钱,你先拿去,多下的赏你了。”
  店伙计一看那银锞子足有五两重,他先前听江阿郎说只要一个单间,还以为是个小气的客人,现在才知道他想错了,不由顿时乐得眉开眼笑的忙伸双手接过,哈腰说道:“谢谢客官,您想吃喝点儿什么,请吩咐,小的顺便去关照厨房里替您先准备着!”
  江阿郎笑了笑,说道:“不忙,小二哥,我想请问你点事情。”
  店伙计忙点头道:“成,什么事情,客官您只管问就是。”
  江阿郎眨眨眼睛问道:“小二哥,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么?”
  店伙计一怔,摇头道:“没有啊,什么事情也没有啊!”
  江阿郎浓眉徽微一蹙,道:“这便奇怪了!”
  店伙计道:“什么事情奇怪了?”
  江阿郎道:“刚才我进来时,看见外面店堂里的客人,十有八九都是江湖人,据我所知江湖人的习性,无缘无故,绝不会齐集到一处地方的。”
  店伙计这才明白地笑说道:“客官原来问的是这件事,这件事小的倒知道,听说关后的山顶上出现了一宗宝贝,这些江湖人都赶来取那宝贝的。”
  “哦。”
  江阿郎问道:“是什么宝贝,听说过么?”
  店伙计摇头道:“这倒没有,恐怕也没有人知道是宗什么宝贝。”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这么说,一定也没有人看见过了。”
  店伙计道:“不,很多人都看见过了,只是没法知道它究竟是宗什么宝贝而已。”
  江阿郎不禁大感诧异地道:“小二哥,这是为什么呢?”
  店伙计道:“事情是这样的,最近夜里山顶上时常出现一道白光腾空盘绕很久方才隐去。据传说那道白光就是什么宝气。”
  “哦。”
  江阿郎道:“你也看见过么?”
  店伙计点头道:“小的也看见过。”
  江阿郎道,“那白光每夜都出现么?”
  “不。”
  店伙计摇头道,“每隔三五天才出现一次。”
  江阿郎道:“每次出现大概都在什么时刻,有多久的时间?”
  店伙计道:“夜里三更多四更之间,大概半个时辰光景。”
  江阿郎眨眨眼睛道:“这件事,总共有多少日子了?”
  店伙计道:“有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
  江阿郎想了想道:“这么多天来,难道就从没有人上山顶去看个究竟么?”
  店伙计笑说道:“客官您大概不知道,那山顶四面都是悬崖峭壁,又高又险峻,根本无路可通,谁有那么大的本领能上得去!”
  江阿郎沉思地笑了笑,又问道:“小二哥,你看今天夜里那白光还会出现么?”
  店伙计摇摇头道:“大概不会,前天夜里曾出现过,可能要等明天后天夜里……”
  他话未说完,通往店堂的侧门那边,突然传来喊声说道:“小顺子,你在店里面干什么,快出来帮忙啦!”
  小顺子,正是店伙计的名字,外面一喊,小顺子立刻扬声答道:“来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