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四十二章 传音入密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玉环姑娘俏立在台上,娇靥儿上含着笑,不住地朝台下的观众挽首万福答以谢礼!
  待等那些怪叫、喝采、掌声停息下来后,玉环姑娘这才打起大鼓,敲着拍板,轻启檀口,珠喉婉转唱出一段西厢记里的张生逾墙!
  刹时,整个大茶棚里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玉环姑娘的京韵大鼓确实称得上声色俱佳,让人听起来荡气回肠,悦耳,舒服!
  项君彦不是来听大鼓的,他靠墙站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把大茶棚里忙着冲茶,打手巾把儿,招呼客人的几个伙计全看清楚了,没有一个背影身材是他眼熟的!
  于是,他的背离开了墙,缓缓地迈了步,走过一道门,进了后院,进了赌场!
  赌场里,赌的名堂虽然只有牌九,骨子、押宝三种,但是赌客却很多,每一张赌台都挤满了人,赌的情况也十分热闹紧张而刺激!
  吆五喝六,赢钱的高兴得意大笑声,输钱的沮丧叹气声和诅咒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
  项君彦缓步走进赌场,目光正大扫过那一张一张的赌台的当儿、一名中等身材的黑衣汉子快步走了过来,躬身哈腰,脸上堆着笑说道:“大爷,您喜欢玩儿什么?”
  项君彦淡淡道:“我是头一回来,先看看再说!”
  黑衣汉子连连点头道:“是,是,大爷,您请随便看,随便玩儿!”
  说着往旁退了一步,站立着。
  项君彦虽然不为赌而来,但是他不能不应景儿!
  于是,他走向了牌九那一桌,掏出两锭银子,玩上了牌九!
  半个时辰过后,赌场里的人手,连那每张赌台上的那些当庄主事的,他全都仔细的看过了,就是没有一个背影身材与他昨夜跟踪的那个“传令使者”相似!
  这很明显,那“传令使者”不在大茶棚与赌场里的这些人手中间!
  既然不在这两处的这些人手中间,那就必定在赌场隔壁的后院住宅内!
  事情果真如此,要想找到那个“传令使者”,就必须进入隔壁后院住宅内不可! 
  可是,如何才能进去呢?……
  项君彦抬眼朝那通往隔壁后院闭着的两扇木门望了—眼。门旁墙壁上钉着一块长方形的木牌,写着:“私人住宅,闲人莫入!”八个大字。
  项君彦不由暗暗皱起子双眉!
  突然,他心中意念一动,暗忖道:“奇怪,怎地没看见虹弟,难道他还没有?”
  他暗忖间,目光不由缓缓扫视过各处赌台上的赌客,希望能找到陈飞虹!
  然而,他失望了!
  适时,他耳畔响起了股“传音入密”极细的声音:“二哥,有发现没有?”
  项君彦闻声知人,已听出正是陈飞虹的声音,神情不由微呆了呆,目光四射!
  此刻,他这才想到陈飞虹此来已经易了容,化了装,掩住了他那“洛阳侠少”的面目身份!
  他目光四扫,想找出陈飞虹易容化装个什么样的人?
  只听陈飞虹那极细的声音笑说道:“二哥,别找了,小弟就在你对面!”
  听说是“对面”,项君彦看到了,他对面隔着赌台坐着个蜡黄脸孔,三角眉,左颊上有一块铜钱般大的青疤,青疤上还长着一撮长长的黑毛,一身衣着非常考究,二十五六岁年纪的少年书生。
  黄脸少年书生正是陈飞虹所易容巧扮,他正朝项君彦点头微笑!
  至此,项君彦完全明白了,难怪他一直没有发现,原来是化装易容成这副模样,这么个人!
  于是,他含着苦笑地朝陈飞虹摇了摇头!
  陈飞虹一面下着赌注,一面嘴唇微翕动地传音问道:“二哥,没发现一个身材相似的么?”
  项君彦又摇了摇头,同时也以“传音入密”把自己心里所想的告诉了陈飞虹。
  陈飞虹沉默了刹那,又传音说道:“二哥,你别离开,小弟出去一下就来!”
  传音一落,立刻站起身子,离开赌台往外走了出去!
  项君彦没问,仍在继续赌他的。
  半个时辰过后。
  陈飞虹回来了,他走到项君彦身旁,轻喊了声:“二哥!”
  项君彦虽是闻声知人,但是他一转脸,立刻怔住了!
  原来这喊他“二哥”的人,竟是个三十多岁年纪,浓眉,白净脸孔,嘴唇上长着两撇小胡子的黑衣汉子!
  项君彦怔了怔之后,旋即双目异采飞闪地倏然一笑道:“兄弟,有你的!”
  “有你的”什么?
  是什么意思?
  陈飞虹懂,他笑了笑道:“二哥,请跟我来!”
  说着转身迈步向一边,项君彦连忙揣起银子,跟着离开了赌台!
  走到一名赌场伙计面前,陈飞虹含笑说道:“劳驾,请问马三爷现在那儿?”
  那伙计望了陈飞虹和项君彦二人一眼,道:“二位要找我们三爷?”
  陈飞虹点了点头道:“他在么?”
  “我不大清楚。”
  那伙计眨了眨眼睛道:“您找我们三爷有事儿?”
  “嗯。”
  陈飞虹又点了点头道:“我找他谈点事情!”
  那伙计道:“什么事情?”
  陈飞虹笑笑道:“告诉你能有用?你能做得了主?”
  这话问住了那伙计,使得他答不上话来!
  本来也是,他只不过是个替人跑跑腿,打打杂的小喽罗,平常连屁大的事儿都做不了主,何况是马三爷的事情!
  这时,一个穿着打扮整齐俐落,长相也颇为体面,年约四十来岁的黑衣汉子走了过来,问道:“小崔,什么事儿?”
  那伙计小崔一见黑衣汉子,连忙哈腰恭敬地答说道:“丁爷,这位要找三爷!”
  “哦!”
  丁爷朝小崔摆了摆手,小崔哈着腰退了开去。
  接着丁爷目光灼灼地上下打量了陈飞虹一眼,问道:“朋友贵姓?”
  陈飞虹道:“我姓陈!”
  丁爷道;“陈爷的府上是?”
  “辽东。”
  “陈爷是辽东来?”
  “我从京里来!”
  “陈爷和三爷是熟朋友?”
  “那么陈爷找三爷是?……”
  “谈笔生意!”
  “什么生意?”
  “大生意!”
  “能先赐告么?”
  “不能!”
  “为何?”
  “不能就是不能!”
  “从未谋面!”
  丁爷双眉微扬了扬,旋忽一笑道:“陈爷大概还不知道我在这儿的身份!”
  陈飞虹道:“我请教?”
  丁爷道:“我姓丁,是这儿的账房!”
  陈飞虹神色淡淡地抱了抱拳,道:“原来是丁账房,恕我失敬!”
  丁账房脸容一肃,道:“陈爷请别客气,是什么生意?请赐告吧!”
  陈飞虹摇头道:“丁账房原谅,这笔生意,除马三爷本人外,我不愿与任何人谈!”
  丁账房眉头微皱了皱,道:“这可就麻烦了!”
  陈飞虹道:“怎么麻烦了?”
  丁账房道:“三爷恰好不在?”
  “哦!”
  陈飞虹双目一眨道:“丁账房可知三爷去了何处?”
  丁账房摇头道:“不知道,三爷出去的时候没有说!”
  陈飞虹道:“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么?”
  丁账房道:“也许一会儿就回来,也许是明后天!”
  陈飞虹微一沉吟,转向项君彦问道:“二哥,你看怎样?”
  项君彦道:“我没有意见,你说怎么办就怎好,我听你的!”
  陈飞虹笑了笑望着丁账房说道:“三爷既是也许一会儿就回来,那我就在这儿等等,丁账房以为如何?”
  丁账房道:“欢迎,欢迎,反正这儿等人是永不会感觉寂寞无聊的,陈爷如果有兴趣,不妨在这儿随便玩玩,边玩边等好了!”
  陈飞虹点头笑说道:“丁账房说的是,难得来这趟,岂有个不玩玩的道理,我还想尽兴的玩玩呢!”
  丁账房倏然哈哈一笑道:“如此,陈爷你就尽兴的随便玩玩吧,请恕我不多陪陈爷了,如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只管叫人招呼我一声就是!”
  陈飞虹淡然一笑道:“谢谢丁账房,你请便吧,马三爷回来时,请招呼我一声!”
  丁账房点头道:“那是当然,三爷一回来;我会立刻来请陈爷……”
  语声一顿,望着项君彦说道:“请恕我失礼,还未请教贵姓?”
  项君彦淡淡道:“我姓项。”
  “原来是项爷,恕我失敬!”
  丁账房说着朝项、陈两个人抱拳拱了拱,又举手作了个“请随便玩”的手势,举步走了开去!
  望着丁账房走去的背影,项君彦突然低声说道:“虹弟,你相信马三刀真不在?”
  陈飞虹摇了摇头,笑说道:“二哥,走!我们痛痛快快的玩儿一场去!”
  话落,大步走向了掷骰子的赌台。
  项君彦没再开口多问,跟着走了过去!
  赌台当中放着一只大海碗,海碗里有四粒骰子,赌输赢的方法跟赌片九一样,掷出的点儿如果是两个么,一个二一个六,那不叫八点儿,叫“地杠”,如果是一个么一个四一个二一个三,那也有名堂,它叫做“小五”对!
  掌骰子当庄的是个三十开外年纪,白净脸孔的瘦汉子,看那样子像是个读书人,绝不像是个在赌场里讨生活的人!
  可是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个看起来像是读书人的白净脸孔的瘦汉子,不但在赌场里讨生活,而且还是个此道高手!
  理属当然,他要不是个高手,要不是稳赢不输,马三刀又怎会为让他掌骰于当庄?
  陈飞虹和项君彦走过去,站立在赌台前静静地看着。
  只见当庄的掷出的点儿每次都不太大,但每次却都是赢多赔少,稳赢!
  当然是稳赢,要不然,马三刀开这座赌场干什么,赌场里那么多的人,他们吃什么?
  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之后,陈飞虹开了口,望着那当庄的瘦汉子含笑说道:“对不起,我请教一下!”
  当庄的瘦汉子一抬眼,道:“好说,阁下请说!”
  陈飞虹道:“贵场的赌注有无限制?”
  当庄的瘦汉子目光一凝,道:“阁下可是想赌大点儿?”
  陈飞虹点头道:“不是大点儿,而是越大越刺激,也才够味儿!”
  当庄的瘦汉子点头笑说道:“阁下说的是,凡是嗜好此道的人都有此同感!”
  语声一顿,问道:“阁下想赌多大?”
  陈飞虹淡然笑笑道:“这就得要看贵场的规定,最多能下多大的注儿了!”
  当庄的瘦汉子微一犹疑道:“这儿还从未碰上有人问过这个,所以……”
  陈飞虹接口道:“所以贵场也无这个规定限制,对不?”
  当庄的瘦汉子一点头道:“不错,事实正是这样!”
  陈飞虹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探手入怀,摸出了个东西往桌上—放。
  刹时,在场的赌客都直了眼,脸上都现出一片惊奇之色!
  那是颗珠子,拇指般大小,在灯光下,光芒四射耀目,比灯还亮!
  当庄的瘦汉于目闪异采地瞥视了那颗珠子一眼,脸上神色却丝毫不露表情,显然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
  他抬眼望着陈飞虹道:“阁下拿出这个是?……”
  陈飞虹淡淡道:“我身上没带现银,你请先看看,估个价!”
  说着手指头轻轻一拨,那颗珠子直朝当庄的瘦汉予面前滚了过来!
  当庄的瘦汉子伸出两根指头捏起那颗珠子,就近眼前仔细地看了看之后,把珠子放回桌上,再次抬眼望向陈飞虹道:“值多少?”
  陈飞虹道:“你看呢?”
  当庄的瘦汉子眨眨眼睛道:“东西是你的,该由你说个价!”
  陈飞虹笑道:“俗话说得好,‘入境随俗’,在这儿不能跟别的地方比,还是你估个价吧!”
  当庄的瘦汉子也笑道:“看来阁下不但是位难得的明理人,而且还是位豪爽之人,这样吧,你想下多大的注,在千儿八百两的数目内,你只说一声就行,你赢了不必说,输了再拿它算!”
  陈飞虹眨眨眼睛道:“你放心我?”
  当庄的瘦汉子点头一笑道:“你够大方,我也不能小家气,再说在场这么多的眼睛看着,我也不怕你赖账!”
  陈飞虹笑了笑道:“阁下快人!”
  他抬手把珠子放在海碗前,朝当庄的瘦汉子伸出了两个指头。
  “两百?”
  当庄的瘦汉子问。
  陈飞虹淡淡道:“这是我的头一注,算是试试手气!”
  当庄的瘦汉子点了点头,随即说了句:“下注!”
  这句“下注”自然是对其他赌客们说的,于是,赌客们纷纷下注了。
  刹时,银子在大海碗四周围成了一圈!
  庄家先掷。
  当庄的瘦汉子慢吞吞的伸手抓起了大海碗里的骰子,离开碗口数寸,五指一张一放!
  骰子在海碗里响起了阵叮当脆响,滴溜溜乱转,停止后看,四粒骰子一个么一个三,两个二,鹅牌八,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点儿。
  赌客们都掷过了,虽然有九点儿的,但十之八九都不及庄家的八点儿大!
  轮到陈飞虹了,掷出的骰子是两个五,一个三一个四,长牌七比鹅牌八少了一点儿,输了!
  陈飞虹摇摇头说道:“出师不利,手气不佳,看来今天我非全军覆没不可!”
  当庄的瘦汉子望了他一眼,说道:“别灰心,下一把你赢也说不定!”
  陈飞虹点头一笑说道:“阁下说的是,世上没有每赌必赢,也没有个手气永远不佳的,这是我的第二注!”
  说着伸出一只手朝当庄的瘦汉子照了照。
  “五百?”
  当庄的瘦汉子脸上不带表情的问了一句。
  陈飞虹点了点头。
  当庄的瘦汉子立刻又说了声:“下注!”
  有了他这一声,赌客们又纷纷下注,和先前一样,银子在大海碗四周围了一圈!
  等候注下定,当庄的瘦汉子又慢吞吞地伸出了右手,手一
  落抓起骰子,一放,这回是两个四,一个四一个六,仍是个八点儿一一人牌八。
  轮到陈飞虹时,他那只手不争气,掷出的仍是个七点,仍少人一点,又输了!
  两把骰输牌七百两银子,不少的赌客朝陈飞虹投过惋惜、同情的目光!
  这难怪,那年头里七百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足够五口之家吃用个三两年的!
  可是陈飞虹却一点儿也不在意,脸色不改,好像输的不是他!
  他神情轻松地两肩微耸了耸,摇着头道:“这非我之过,手不争气,如之奈何!”
  当庄的瘦汉子眨眨眼睛笑说道:“你若是不想再输,现在就歇手,便可少输一点!”
  这是以退为进的攻心策略,也是一般人受不住的一个“激”字!
  陈飞虹似乎受不得“激”,果然上当了,倏然一摇头道:“不!钱财乃身外之物,我也从来不信邪,万儿八千两银子我还输得起!”
  当庄的瘦汉子淡淡道:“你还要继续赌下去?”
  陈飞虹道:“我乘兴而来,就当尽兴而归,输赢我并不在,也并未看得太重!”
  当庄的瘦汉子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算得上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的豪爽大方之人,这回下多少?”
  陈飞虹伸一个指头拨动一下那颗珠子,道:“干脆说吧,价值多少?”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