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三十七章 忘忧之谷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江阿郎忽然缓缓轻吁了口气,说道:“天快亮了,我该动身上路了!”
  话落,立身站起,举步走向亭外。
  项君彦、陈飞虹、西门玉霜、陈虹虹、虞筱眉等众人立即纷纷起身,跟着他身后走向亭外,走向大门!
  走出大门,江阿郎回身抱拳朝众人一拱,“珍重”声中,身躯一转,突然腾身电射而去!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重金之下,在工匠们的昼夜赶工下,半月不到的时间,
  陈家废宅已全部焕然一新,比过去更气派,更豪华,更壮观!
  在‘万事通’吴博智的策划安排,“闪电刀”项君彦等人的协助下,洛阳城里城外的江湖道,甚至地方上的一些地痞混混儿之流,都与陈飞虹交上了朋友!
  江湖上认识陈飞虹的人虽然少之不多,但是“阎王笔”陈飞虹的名号却名震江湖,几乎无人不知!
  为了往访“忘忧谷”的问题,陈飞虹他改了个名字,用以掩饰“阎王笔”的身份,暂时改名为陈玉俊。
  由于陈玉俊的为人慷慨好义,出手豪阔大方,于是“洛阳侠少”,之名很快就传遍了洛阳城!
  夜,二更。
  “忘忧谷”之西十里的一处隐密地方,静静地默立着五个人。
  一个是剑眉星目,神色阴冷的华服少年,四个是双目精光灼灼,两太阳穴高鼓神态威猛的中年黑衣大汉!
  华服少年正是名列当世武林“少年六俊”之五的“七星庄”少庄主“寒星剑”费翔云!
  四个中年黑衣大汉,乃是“龙、虎、狮、豹”四卫!
  五个人默立着,目光全都凝望着前面的一条小路上,看那神情,似是在等待什么!
  蓦地,前面小路上出现了一条黑影,身形疾如电闪风地飞驰而来!
  那黑影好快的身法,看时尚远在百丈以外,只不过眨眼工夫便已到了近前。
  黑影身形一停,立刻现了是个鬓发灰白,瘦削脸,目光阴沉,五十开外年纪的青袍老者。
  青袍老者身形刚一停,费翔云立刻越前一步躬身为礼道:“孩儿见过爹爹!”
  “龙、虎、狮、豹”四卫也跟着趋前躬身行礼,说道:“属下见过庄主!”
  这青袍老者原来竟是“七星庄”庄主费啸天。
  费啸天淡然一摆手,目光朝着“四卫”语声威凛地说道:“你们都去十丈以外守着去,如若有人闯来,立予格杀!”
  “属下遵命!”
  “四卫”一起躬身应命,转身分朝四外飞身掠去!
  目视“四卫”掠去四外以后,费啸天立即望着费翔云问道:“你娘好么?”
  费翔云道:“娘很好,不过,爹应该抽空常常回庄上看看!”
  费啸天目光一凝,道:“怎么?可是你娘问过我了?”
  费翔云点头道:“是的,娘问过您上哪儿去了,怎地很久没见您了。”
  “你怎么说的?”
  “孩儿说您往浙东访友去了,不过看娘的神色似乎有点儿不相信,爹最好能抽空回庄去一趟,免得娘心中生疑!”
  费啸天微点了点头,话题一转,又问道:“另外还有什么事情?”
  费翔云道:“另外还有两个消息,特来向爹禀告!”
  “什么消息?”
  “江阿郎走了!”
  “哦,可知去了哪里?”
  “关外。”
  “什么时候走的?”
  “一个月前。”
  “就是他一个人?”
  “是的。”
  “项君彦和西门玉霜呢?”
  “都仍在洛阳。”
  “他们在洛阳做什么?”
  “第一绸缎庄的生意已复业了!”
  “哦,是谁当掌柜?”
  “柴天远。”
  “原来是他!”
  “爹,您看要不要动他?”
  费啸天略微沉思了刹那,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免得打草惊蛇!”
  费翔云道:“爹,孩儿心中实在有点憋不住这口气!”
  费啸天淡淡一笑道:“你该懂得小不忍则乱大谋,憋着点儿,到了该动他的时候,你想怎么动他都由你!”
  话锋一转,问道:“你说有两个消息?”
  费翔云道:“洛阳城内最近出现了一位少年侠少。”
  “哦!他叫什么名字?”
  “名叫陈玉俊,外号人称‘洛阳侠少’,洛阳城里城外的江湖大都与他有交往!”
  “哦,他是洛阳当地人氏?”
  费翔云点头说道:“他就是陈家那废宅的少主人,现在的陈家废宅已经修建焕然一新!”
  费啸天微一沉吟,问道:“他的武功如何?”
  费翔云道:“据说颇为不俗!”
  费啸天道:“可知他的师承出身?”
  费翔云摇头道:“未曾听说!”
  语声一顿,眨眨眼睛问道:“爹,此人在洛阳地方已经形成一股势力,我们要不要去交交他?”
  费啸天沉吟地道:“你的意思呢?”
  费翔云道:“孩儿想亲自到洛阳去看看,找机会交交他,摸摸他的底,能用则加以利用,否则便……”
  “便”怎么样?  语声倏然顿止,没有接下去,但抬手做个手势,代替了没有说下去的话意!
  费啸天淡淡道:“你这意思虽然很好,但是事情却不宜你亲自去办!”
  费翔云一怔,道:“为什么?”
  费啸天道:“你不宜到洛阳露面!”
  费翔云眨了眨眼睛,心中忽有所悟地道:“可是因为项君彦与西门玉霜现在洛阳城中?”
  费啸天点头道:“不错,目前你最好不要与他们碰面!”
  费翔云道:“爹,三个多月来,孩儿勤练‘摧心掌’力,已经有五成火候,就算与他两个碰上面动上手,孩儿自信足能制胜!”
  费啸天淡淡一笑道:“摧心掌力威力霸道绝伦,放眼当今天下武林,能够接得下这种掌力的人实在不多,凭项君彦与西门玉霜的所学功力,自难接得下你五成火候的摧心掌力,不过……”
  语锋微顿,声调倏地一冷,说道:“你必须切实记住,目前时机尚未成熟,非到万分危急之时,不许你轻用‘摧心掌力’,你明白么?”
  费翔云心头不由微微一凛,连忙点头说道:“孩儿明白了!”
  费啸天语声一转,平和地又道:“目前你除了不宜与项君彦和西门玉霜他们碰面外,也不宜去与那‘洛阳侠少’陈玉俊直接交往!”
  这话不错,项君彦与西门玉霜既在洛阳城中,陈玉俊既名满洛阳,他们焉会不相识,没有交往之理?
  于是,费翔云微一沉吟问道:“那么,爹的意思打算派谁去呢?”
  费啸天想了想道:“花玫为人聪明机警,她去定能胜任!”
  费翔云双目一眨,顿然明白乃父心意地轻声一笑,说道:“爹,您这一着可真高,以花玫之美,那陈玉俊必然难逃这一关!”
  费啸天得意地笑说道:“这就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
  费翔云眼珠子微转了转,道:“爹,花玫大概还未被动过吧?”
  知子莫若父,费翔云这么一问,费啸天岂会不明白费翔云的心意,淡淡道:“你可是想动她?”
  费翔云道:“否则,岂不太便宜了那小子了!”
  费啸天道:“只好便宜他了!”
  费翔云道:“爹,与其便宜他,何不让孩儿先动了她!”
  费啸天摇头道:“不行,你绝不可以动她!”
  费翔云愕然一怔!道:“为什么?”
  费啸天道:“不让那小子吃到甜的,花玫便没有价值了!”
  费翔云心中不由为未能先动花玫而暗感惋惜的轻叹了口气!
  费啸天笑说道:“云儿,别叹气,一个花玫算得什么,将来大业成就时,天下美女多的是,你要什么样儿的没有!”
  费翔云点头一笑道:“爹说的是,孩儿只是微感惋惜而已!”
  语声一顿,忽然问道:“爹,您看花玫会靠得在么?”
  费啸天道:“我想应该没有问题!”
  费翔云沉吟地道:“爹,为防万一,孩儿认为爹应该给她服用定时药物!”
  费啸天笑说道:“此事你不必操心,爹自有更好的办法!”
  语声一顿又起,问道:“你还有别的事情没有?”
  费翔云道:“没有了。”
  费啸天道:“那么你回去吧,回庄以后好好加紧练功,‘摧心掌’力不到七成以上的火候,遇上内功深厚的一流高手,便难发挥它的霸道威力!”
  “孩儿遵命。”
  费啸云点点头道:“爹何时回庄?”
  费啸天道:“我尽可能在最近期间内抽空回庄一趟,顶多不会超过半月!”
  费翔云躬身一礼道:“孩儿拜别!”
  “嗯!”
  费啸天抬手一挥,腾身电射飞掠而去!
  望着费啸天飞射掠去的背影,费翔云的嘴角突然浮现起了一丝阴森的笑意!
  奇怪?!
  费翔云怎会突然阴森笑意,这是为什么?
  旋而;他笑意一敛,招呼“龙、虎、狮、豹”四卫,率领着四卫飞身而去。
  申初时刻,日影偏西。
  “忘忧谷”外步履从容地来了一老一少两个人。
  老的是须发灰白,左颊上有着一条寸长刀疤,背上驼峰耸然,年约六旬上下的灰袍老者。
  少的是剑眉星目,玉面朱唇,鼻如悬胆,身穿一袭月白儒衫,二十开外年纪,人品俊逸脱俗的美少年。
  老少二人则一到达“忘忧谷”外,谷口内人影一闪,飘身走出两名腰佩长剑,二十五六岁年纪的黑衣少年。
  两名黑衣少年并肩而立,问道:“二位何来?”
  白衣少年神情潇洒地含笑拱手道:“请问此处可是‘忘忧谷’?”
  左首的一名黑衣少年点头道:“不错,这里正是‘忘忧谷’,二位前来敝谷有何见教?”
  白衣少年道:“在下特来拜访贵谷主,并一游贵谷胜境!”
  那黑衣少年上下打量了白衣少年一眼,问道:“阁下尊姓大名?”
  白衣少年道:“在下陈玉俊,承蒙洛阳地方江湖朋友的抬爱,誉称‘洛阳侠少’!”
  那黑衣少年目光一瞥驼背老者,问道:“那位老人家呢?”
  陈玉俊道:“他名叫陈福,是在下的仆从!”
  那黑衣少年道:“陈朋友是慕名来访,还是由敝谷弟子介绍来访的?”
  陈玉俊道:“慕名来访。”
  黑衣少年道:“如此请赐下名帖,俾在下入谷通报!”
  陈玉俊探手袖中取出一张大红拜帖递了过去。
  那黑衣少年双手接过拜帖看了看,说道:“陈侠少请先至客舍奉茶,容在下入内禀报谷主派人相迎!”
  陈玉俊颔首一说道:“如此有劳兄台了!”
  那黑衣少年道:“陈侠少请勿客气!”
  目光转向另一名黑衣少年点头说道:“十二弟,你招呼陈侠少。”
  “小弟遵命。”那黑衣少年朝陈玉俊说道:“在下为陈侠少带路前往客舍稍息。”
  话落,转身在前带路。
  陈玉俊潇洒地举步与陈福随后而行。
  客舍,是一明两暗三间石屋,在谷口内左侧三丈多地方。
  客舍内陈设十分简单,除桌椅之外,别无他物。
  十二弟停步在客舍门外,侧身肃客入内。
  陈玉俊进入屋内,十二弟立即抬手说道:“侠少请坐。”
  陈玉俊默然颔首落坐,老仆陈福垂手站立在陈玉俊身后。
  待等陈玉俊坐定,十二弟双手一击掌,左边里间立刻应声走出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眉清目秀,手托茶盘的青衣小童。
  青衣小童献上香茗退下,陈玉俊目视十二弟含笑问道:“兄台贵姓大名?”
  十二弟道:“在下姓杜,杜明远。”
  陈玉俊双手抱拳一拱,道:“原来是杜兄,兄弟失敬了。”
  语声一顿又起,道:“刚才那位的大名是?……”
  杜明远道:“那是在下的九哥,姓范名志豪。”
  “杜兄和范兄是盟兄么?”
  “不是,我们是师兄弟!”
  陈玉俊星日一眨,道:“恕在下冒昧,请问杜兄师承是当今武林哪一位前辈高人?”
  杜明远微微一笑道:“在下师兄弟十五人,都是本谷弟子!”
  “哦!”
  陈玉俊双目异采一闪道:“原来是谷主的高足!”
  既是“忘忧谷”弟子,当然是贝天威的徒弟,陈玉俊这句“谷主的高足”,应该没有说错!哪知理虽如此,事却不然!
  杜明选竟然一摇头道:“在下等福禄浅薄,虽然名列本谷弟子,却未能挤身谷主门墙,所学技艺也均非谷主嫡传!”
  陈玉俊星目一凝,道:“那么杜兄等所学艺业是传自?……”
  杜明远道:“本谷五大高手!”
  “哦……”
  陈玉俊口中方自一声轻“哦”,正待再有所动问,突闻屋外一阵步履声响动,两名青衣汉子已现身客舍门外,停步抱拳朗声说道:“奉谷主令谕,恭迎‘洛阳侠少’陈少侠大驾入谷晤谈!”
  陈玉俊长身站起,抱拳说道:“有劳二位,请问贵谷主玉驾现在何处?”
  两名青衣汉子一个白净脸孔,一个脸孔微黑,全都三十上下年纪,双目精光灼灼,两太阳穴高凸,一望而知皆是内功功力均臻一流的好手!
  白净脸孔的青衣汉子立刻朗声答道:“谷主现在大厅候驾!”
  陈玉俊含笑说道:“如此,烦劳二位带路!”
  两名青衣汉子躬身带路前行,陈玉俊朝杜明远抱拳一拱,举步出屋,老仆陈福则紧随陈玉俊身后。
  “忘忧谷”果如传说不虚,是处山青水秀,遍植奇花异卉,花香扑鼻,鸟语盈耳,景色如诗如画,置身其间,在谷内百丈深处。
  大厅外貌建筑巍峨,飞檐走椽,金碧辉煌,远远望去有若紫禁城内的皇宫模样。
  此际,大厅门外那高七级的白玉石阶上,气度岸然的站立着一位面貌清癯,长髯飘胸,身材颀长,五旬开外年纪,神态威仪慑人的青袍老者。
  他身后两旁,一边四个的垂手肃立着八名年约二十四五,气宇英挺,腰系佩剑的紫衣少年。
  走近石阶下三丈左右,两名青衣汉子脚步一停,那白净脸孔的青衣汉子躬身朗声说道:“客人到!”
  青袍老者微一摆手,两名青衣汉子立即各自横跨一步,肃立一旁。
  青袍老者目光望向陈玉俊,双手抱拳朗声说道:“侠少驾临,请恕老夫未及远迎!”
  陈玉俊含笑抱拳拱手,说道:“不敢当,在下主仆冒昧造访,尚请谷主海涵!”
  贝天威哈哈一声大笑道:“侠少请勿客套,忘忧谷素向欢迎各路江湖朋友,武林同道驾临过访,侠少何冒昧之有!”
  语声一顿,侧身抬手肃客,道:“侠少请入厅中坐谈!”
  陈玉俊潇洒地举步跨上石阶,拱手说道:“谷主先请!”
  贝天威道,“侠少远来是客,理当先请!”
  陈玉俊微微一笑道:“谷主前辈高人,誉满武林,在下一介末学后进,焉敢僭越失礼!”
  贝天威倏又哈哈一笑道:“侠少如此客气拘礼,那么你我就把臂同行而入好了!”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