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三十五章 诡谲莫测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但是,对于“忘忧谷主”贝天威呢?
  那些拜访过贝天威的人,除了能说出贝天威是位身材颀长,面貌清癯,气度威仪不俗,神态和善可亲,五旬开外年纪外,对贝天威的出身仍是一无所知!
  “忘忧谷“崛起江湖已经半年多了。
  虽然只是半年多的时间,“忘忧谷”已在江湖上奠下了稳固的基础,“忘忧谷”的声名也正如日之中天,扶摇直上!
  因此,“忘忧谷”的属下弟子在江湖上莫不受人礼敬,江湖同道也都莫不以与“忘忧谷”的人结交为荣!
  时正子夜,月色如洗。
  洛阳城内陈家废宅后院中的凉亭上,围着石桌静坐着六个人。
  六个人,是三男三女的少年人。
  凉亭外,距离凉亭五尺多远处,警戒地散立着四名绿衣侍婢,两个六十开外年纪的黑衣老者!
  凉亭内的六个少年人,三男是“一刀斩”江阿郎,“闪电刀”项君彦,“阎王笔”陈飞虹。
  三女是“飘雨剑”西门玉霜,“双凤帮”帮主“黄凤”虞筱眉,“白凤”陈虹虹。
  散立在凉亭外的四名绿衣侍婢,她们是小琴、小霞、小佩、小珊。
  两个黑衣老者是“天地双煞”纪伦、纪昆兄弟。
  凉亭内的空气一片沉寂,六个全都默默的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沉寂的空气是令人窒闷难耐的,西门玉霜终于忍不住美目眨动的开了口问道:“大哥,你什么时候走?”
  江阿郎道:“天一亮就走!”
  西门玉霜道:“什么时候回来?”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少则三个月,最多不会超过半年。”
  西门玉霜黛眉轻蹙道:“要那么久的时间?”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霜妹,这只是我预计,可能不到三个月就回来了!”
  “白凤”陈虹虹道:“大哥,希望你别让我们望眼欲穿!”
  江阿郎点头笑说道:“虹妹放心,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阎王笔”忽然岔开话题的道:“江大哥,杨庄那边的情形如何?”
  江阿郎摇头道:“毫无眉目,据杨虎说,还未与他联络接触!”
  陈飞虹道:“杨虎不会有问题吧?”
  江阿郎笑道:“应该不会!”
  陈飞虹略微沉默了一下,又道:“江大哥,对眼下江湖上的情势,小弟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江阿郎笑问道:“虹弟觉得怎样不对了?”
  陈飞虹道:“对‘忘忧谷’的崛起,小弟觉得太奇突,太可疑!”
  江阿郎笑笑道:“你且说说你认为可疑之点看!”
  陈飞虹略一沉思说道:“第一,‘忘忧谷’既然从未在江湖上走动过,有那么多的属下弟子?第二,‘忘忧谷’既已公开出现江湖,他为何还要隐瞒出身来历?第三,以‘忘忧谷’出现在江湖上的属下弟子人数估计,其全谷上下最少也有数百人之众,每日生活开支所需,应该是个十分庞大的数字,‘忘忧谷’在江翻上既无生意,又未经营什么商行,其开支何来?……”
  语声微顿了顿,又立道:“就以上三点,小弟心中曾暗暗作了大胆的分析:第一,‘忘忧谷主’绝非是过去从未在江湖上走动过之人,很可能他另有一个未为人知的身份!第二,他之所以隐瞒出身,必然与他的过去有关,怕人认出他的底细。第三,如非‘忘忧谷’本身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必定另有实力雄厚的财团支援,否则何能维持那庞大的开支?综此可知,‘忘忧谷’属下弟子突然出现江湖,广结江湖同道,所行所为虽然都是侠行义举,但定必另有用心意图!”
  江阿郎双目异采飞闪地道:“虹弟,其用心意图何在?你想过没有?”
  陈飞虹道:“小弟虽然想过,因无事实迹象可凭,除了觉得贝天威这个人十分可怕外,还不敢妄言其用心意图!”
  江阿郎含笑地点了点头,说道:“虹弟,你的分析很有道理,这些也的确都是可疑的问题,‘忘忧谷主’如果真是另有什么用心意图的话,则其为人心机之深沉,就实在太可怕了!”
  西门玉霜忽然插口说道:“大哥,‘忘忧谷’会不会是‘幽灵门’的蜕变?”
  江阿郎笑笑道:“这很难说,也许有可能!”
  语声—顿,目光微凝地道:“虹弟,对于这些问题,你有何打算没有?是等他自己露出狐狸尾来再说呢?还是未雨绸缪,先设法探查出其出身底细,揭露其真面目图谋呢?”
  陈飞虹沉思地道:“若等其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必已气候大成,那就很难对付了!”
  江阿郎道:“这么说,你是打算那未雨绸缪了!”
  陈飞虹道:“小弟虽有此意,只是不知应该如何着手!”
  江阿郎双目一眨,道:“你可是要我替你出主意?”
  陈飞虹点头道:“小弟正是想请大哥予以指点!”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虹弟,天一亮,我就要动身出关去了,此去不—定三五个月才得回来,三五个月的时间虽然转眼即过,但是江湖上的事波诡云谲,变幻莫测,焉知在这短短的三五个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所以,今后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主见,必须有所决断,认为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在未做之前多作思考,只要是正确的就行了!我这意思,你明白么?”
  这意思是什么?
  陈飞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江阿郎的话意很明显,要他有这段期间负责主持一切,应付未来的江湖变化、劫难,负起除魔卫道的重任!
  陈飞虹立刻肃容点头道:“小弟明白,只是小弟年轻识浅……”
  江阿郎含笑截口说道:“虹弟,别菲薄你自己,也别让江湖朋友笑说‘金笔书生’的传人是个庸才,我相信凭你的一身所学功力才智,只要你有信心,你一定足以应付大局的!”
  陈飞虹剑眉微扬了扬,神情间仍有着一丝犹豫之色!
  “白凤”陈虹虹忽然笑说道:“哥哥,你犹豫的什么?你平常的豪气都到哪里去了!”
  
  陈飞虹剑眉一皱,道:“妹妹,这无关豪气,而是……”
  江阿郎含笑接口道:“而是责任太大了,是不是?”
  陈飞虹点头说道:“是的,小弟担负不起这个重任!”
  “白凤”美目一眨,转对“黄凤”虞筱眉说道:“师姊,我真没想到,我哥哥竟是个胆小不能担当大任之人!”
  陈飞虹双眉倏地一挑,道:“妹妹,你不必激我,我所学才智虽然不敢与江大哥比,自问可也不是个人间贱丈夫!”
  “白凤”美目异采飞闪地笑说道:“既如此,那你为何……”
  她话未说完,陈飞虹已转向江阿郎肃容说道:“小弟多谢大哥的训诲,对‘忘忧谷’的问题,仍请大哥指示机宜!”
  江阿郎微一沉吟说道:“眼下‘忘忧谷’在江湖上声名极盛,别说并无什么异动劣迹,纵有些许异动劣迹,我们恐怕也未必能奈何他,所以,目前我们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静以观变,先设法查探出贝天威的出身来历,再作计较。”
  西门玉霜美目眨动地说道:“大哥,我忽然想到一个人,不知可不可以从他身上着手?”
  江阿郎目光一凝,说道:“霜妹想到的是谁?”
  西门玉霜道:“那个‘寒星剑’费翔云!”
  “哦!”
  江阿郎目闪异采的笑说道:“不是霜妹提起,我倒把他忘了!”
  语声一顿即起,又道:“如果‘忘忧谷’真是‘幽灵门’的蜕变,由他亲身着手必能有所收获,若然无关,那就白费工夫了!”
  西门玉霜道:“这么说,大哥是认为可以试试了!”
  江阿郎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费翔云并不是个容易对付之人,想由他身上着手,必须得有人和他接近,你打算让谁去与他接近?”
  “这个……”
  西门玉霜黛眉微微一皱,道:“这倒是个问题!”
  项君彦道:“江兄弟,我倒有个办法,只怕江兄弟不赞成!”
  江阿郎道:“项大哥说说看。”
  项君彦道:“费翔云性好美色,我的办法是投其所好!”
  江阿郎道:“项大哥的意思是用美人计?”
  项君彦道;“使用‘美人计’虽然不太光明,但却是个最容易与他接近使他上钩的办法!”
  江阿郎双目一眨道:“对于这人选问题,项大哥大概已经考虑好了吧?”
  项君彦点头一笑道:“小琴小霞她们四个都很聪明机灵,都是很适合的人选,不过……”
  语声一顿,望着“白凤”陈虹虹问道:“姑娘意下以为如何?”
  “白凤”摇头道:“我没有意见。”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虹妹,你没有意见可没有用,这种事必须征求她们自己的意见,问问她们那个愿意才行!”
  “白凤”道:“那我就招呼她们四个过来,问问她们哪个愿意好了!”
  于是“白凤”将小琴、小霞、小佩、小珊四婢召进了凉亭,美目眨了眨,望着江阿郎嫣然笑说道:“大哥,这件事还是由你对她们说吧!”
  江阿郎目光扫视了四婢一眼,微一沉吟,说道:“小琴姑娘,你们四位听说过‘七星庄’少庄主费翔云这个人么?”
  小琴点头说道:“小婢们听说过,他是‘六俊’第五的‘寒星剑’!”
  江阿郎点了点头道:“你们可听说过他的为人?”
  小琴摇头道:“小婢们没有。”
  江阿郎道:“他为人心性邪恶狠毒,并且是‘幽灵门’的好友,与‘幽灵门主’交情很深!”
  小琴眨眨眼睛道:“这么说,‘幽灵门’如有什么动静,他定会先知道了!”
  江阿郎点头一笑道:“不错,过去他是‘幽灵门’的朋友,现在亦然,‘幽灵门’没有确实瓦解,他仍是‘幽灵门’的朋友,所以……”
  语声微顿了顿说道:“我们想从他身上着手,探查那‘忘忧谷’是不是‘幽灵门’的化身,但我们这些人却又不便出面与他接近!”
  项君彦说得不错,小琴、小霞她们四个确实都是聪明机灵的姑娘,江阿郎这么一说,她们立刻全明白了!
  小琴道:“相公之意,可是要小婢们去与他接近探查?”
  江阿郎点头说道:“是的,我们需要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去与他结交接近,但因为他不是个简单容易对付之人,所以,我要先问问你们自己的意思!”
  小琴眨眨眼睛道:“相公问小婢们的意思,可是问小婢们谁愿意去?”
  “不错!”
  江阿郎道:“我正是这个意思!”
  小琴立刻毫不考虑地说道:“小婢愿意去!”
  小霞、小佩、小珊也立刻齐声接口说道:“小婢也愿意去!”
  江阿郎目光转望着陈虹虹问道:“虹妹,怎么办?”
  陈虹虹微微一怔!问道:“什么怎么办?”
  江阿郎道:“她们四个都愿意去,你看是该让谁去好呢?”
  陈虹虹美目一瞥四婢说道:“大哥,谁去比较适合,你决定好了!”
  江阿郎含笑摇头道:“不!虹妹,她们都是你的人,应该由你来决定!”
  陈虹虹黛眉微微一蹙道:“大哥,你这是什么话,她们虽然是我的人,难道你……”
  她本来要说:“你和我还分什么彼此”话到口边却又咽了回去,改口说道:“你决定还不是一样!”
  江阿郎默然沉思了刹那,望着项君彦问道:“项大哥,以你看呢?”
  项君彦目光一瞥四婢,沉吟地说道:“我认为小琴姑娘比较适合!”
  江阿郎含笑地点了点头,望着小琴问道:“小琴,你自己有什么意见没有?”
  小琴摇头道:“小婢没有意见!”
  汪阿郎笑笑道:“小琴,你虽然没有意见,不过……”
  语声一顿,倏然敛容说道:“我必须先向你说明,这是件很重要,也很危险的任务,你知道?”
  小琴点头道:“这是小婢知道,重要的是关系天下武林安危,危险的只是一不小心,就会遭到杀身厄运!”
  江阿郎点了点头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也就不多加说明了,但是,另外还有个可能很难应付的问题,你心理上必须先得有所准备才行!”
  小琴眨眨眼睛道:“是什么很难应付的问题?”
  江阿郎道:“小琴,以一个姑娘家的身份和费翔云那种人接近结交,情势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将会发生怎样的问题,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只要想想就会明白了!”
  小琴默然想了想,顿然恍有所悟地道:“哦!小婢明白了,费翔云为人心性邪恶,小婢与他结交发展下去,他对小婢可能会动邪念!”
  “不错!”
  江阿郎点头说道:“费翔云性喜渔色,美色当前,他岂会轻易放过你,所以……”
  语声微顿了顿,说道:“对这个问题,你心理上必须先得有个准备,小心应付他,免得到时惊惶失措误事!”
  小琴双目眨动地略一沉吟道:“相公您请放心,小婢会随机应变小心应付他,绝不会误事的,万一……只要能为武林尽得一份心力,小婢纵然受辱,也是值得的!”
  江阿郎目闪异采地说道:“小琴,你有这份心志,实在很令人钦佩。不过,这件事关系着你的一生,你最好还是多考虑考虑,免得将来后悔终身!”
  小琴正容说道:“小婢已经考虑过了,也已经下定决心,死难皆所不辞!”
  江阿郎目光凝注道:“也不后悔?”
  小琴双眉一扬道:“绝不后悔!”
  “好!”
  江阿郎赞许地点头说道:“小琴,将来不管情形怎么,我和你家姑娘都绝不会亏待你的!”
  小琴连忙挽首裣衽一福,道:“小婢谢谢相公!”
  语声一顿,眨了眨眼睛道:“可是,小婢应该如何去与费翔云结识呢?”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你可以前往‘七星庄’附近相机而行,至于如何与他结识结交,那就看你自己的智慧了,你明白么?”
  小琴点点头道:“小婢明白了!”
  江阿郎含笑地点了点头,话题一转,望着陈飞虹道:“虹弟,这座宅院是令先祖的遗产么?”
  陈飞虹道:“是的,据先父说,这片宅院乃是曾祖时代所建!”
  江阿郎道:“既是祖产,贤弟就不该任它荒废下去,应该尽速召请工匠整理修缮,恢复旧观!”
  陈飞虹道:“大哥说的是,只是小弟虽有此意,奈何……”
  江阿郎道:“奈何什么?有困难,是不是?”
  陈飞虹点头道:“大哥明见,修缮整理这片宅子,所费甚巨,小弟实在没有这个力量!”
  江阿郎道:“大概需用多少?”
  “不知道。”
  陈飞虹摇摇头道:“小弟从未请工匠估价过!”
  西门玉霜接口问道:“飞虹哥,万两白银够不够?”
  陈飞虹笑说道:“那用得了那么许多,就是把整个宅院拆了重建,有三千两之数也就足够了!”
  西门玉霜立刻抬手由怀里取出一张银票,递给陈飞虹说道:“飞虹哥,这是五千两,你请收下吧!”
  陈飞虹道:“霜妹,你这是送给我的么?”
  西门玉霜点头道:“如果不够,我再派人回堡去取就是!”
  陈飞虹摇头道:“谢谢你,霜妹,我不要!”
  西门玉霜黛眉一蹙道:“为什么?”
  陈飞虹淡淡道:“我不愿意凭白接受别人钱财的赠与!”
  西门玉霜美目一眨道:“那么就算是我借给你的好了!”
  陈飞虹又一摇头道:“算是借,我也不要!”
  西门玉霜道:“为什么?”
  陈飞虹淡淡道:“我不想负债!”
  西门玉霜眼珠儿微转了转,倏然把银票往她身旁坐着的陈虹虹的手里一塞,笑说道:“虹妹,我把它交给你了!”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