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二十七章 打草惊蛇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莫秋风道:“情形既是如此,‘幽灵门’为何不先向两派一帮下手,只要掌握了这两派一帮,天下武林岂不是垂手可得,何惧‘第一堡’之实力雄浑?先屠杀‘第一堡’属下,这岂不是个大不智,打草惊蛇之举!”
  江阿郎淡淡道:“老人家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个大不智之举,不过‘幽灵门’这么做有他这么做的道理!”
  莫秋风道:“什么道理?”
  江阿郎道:“据在下查问所得,先瓦解‘第一堡’的庞大实力,然后再对各大门派施予突击,各个击破!”
  莫秋风道:“先瓦解了‘第一堡’,少林、武当与丐帮必定霍然警觉,如何还能施予突击,各个击破!”
  江阿郎道:“这也正是其狡猾高明的道理,其虽然已对‘第一堡’展开了行动,但展开行动之人,并非他‘幽灵门’的属下,少林、武当与丐帮焉能想得到的‘幽灵门’幕后操纵的阴谋!”
  莫秋风道:“如此,老朽请问,那屠杀‘第一堡’唐沽、天津两地属下的,都是些什么人?”
  江阿郎道:“‘辽东七雄’兄弟七个!”
  “哦!”
  莫秋风微一沉吟道:“他兄弟怎地那么傻,竟替‘幽灵门’去卖命当杀手!”
  江阿郎道:“他兄弟是被胁迫,身不由已,不得不替‘幽灵门’卖命!”
  莫秋风道:“那么老朽再请问,他兄弟是如何被胁迫的?”
  江阿郎道:“他兄弟的家小被劫持为人质,他七个并且都中了毒!”
  莫秋风道:“这些可是七雄兄弟亲口告诉少侠的?”
  江阿郎道:“不错!”
  “他七个现在何处?”
  “死了!”
  “死于何人之手?”
  “在下!”
  莫秋风突然哈哈一声大笑道;“江少侠,你心智实在高明,令人佩服!”
  江阿郎微微一怔!道:“老人家这话意何所指?”
  莫秋风淡淡道:“指你说谎技术高明!”
  江阿郎心中不禁倏然地一跳,道:“在下哪里说谎了?”
  莫秋风道:“你说那‘辽东七雄’兄弟都死了,对不对?”
  江阿郎心头不由“卜卜”直跳地道:“老人家敢是不相信?”
  莫秋风道:“那倒不是,七雄兄弟纵横辽东,素行凶恶,这种人落到你江少侠手里,自是凶多吉少,老朽虽然相信七雄兄弟确实死了,但是却不相信你江少侠所言他兄弟对你所说的那些话是真的!”
  江阿郎一听这话,才知莫秋风不相信的是这么回事,不是‘辽东七雄’已死之说,那一颗“卜卜”直跳的心也这才安静下来,暗吸了口气,问道:“为什么?”
  莫秋风干笑了笑,说道:“七雄兄弟既然已经死了,这些话是不是真是他兄弟说的,便成了死无对证之言,老朽如何能相信?”
  莫秋风道:“除非七雄复活,当面向老朽证明!”
  西门玉霜又忍不住了,冷叱道:“莫秋风,死人焉能复活说话,你简直不通情理,说的不是人话!”
  莫秋风沉声说道:“西门姑娘,老夫说的是理,你若再要出言不逊,可休怪老夫用那不好听的话骂你了!”
  西门玉霜黛眉一挑,道:“你敢!”
  莫秋风冷声一笑道:“姑娘应该明白,老夫双目已盲,一身功力被废,已经是个生不如死之人,你就是拿剑架在老夫的脖子上,老夫也没有个什么不敢的!”
  这话倒是实情,一个纵横武林的高手,落到眼前这等情形,生有何欢,死又有何惧?
  西门玉霜生性虽然嫉恶如仇,对“黑心秀士”莫秋风这种人,心中虽然深痛恶绝,恨不得一剑劈了他,为武林除害!
  但是,闻莫秋风这么一说之后,她也莫可奈何了。
  原因是以她‘飘雨剑’的身份,以‘第—堡’的声誉,她岂能杀一个双目已盲,失去功力,毫无抵抗之人?
  因此,她不由黛眉一皱,一双美目转望向江阿郎,而江阿郎此刻,正紧蹙着一双浓眉沉思……
  因此,茅屋前的空气又陷入刹那的沉寂中,五个人都沉默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这时,太阳已渐渐西垂,将近黄昏时分!
  这时,天真纯洁的芸姑,她虽然仍是绝不相信西门玉霜所言她爹是个‘恶名满江湖’之人,但从她爹与江阿郎的谈话中,已经体会到她爹在江湖上的声名,可能真是不大好!
  刹那的沉默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娇叫了声:“爹……”
  莫秋风双目虽然看不见,但仍侧脸朝着芸姑问道:“什么事?芸儿!”
  芸姑娇声说道:“爹,你老人家就把那张蓝图……”
  不待芸姑话完,莫秋风已抬手轻摆,脸上含着慈爱的笑意,柔声说道:“芸儿,江湖上的事情你不懂,你别说话!”
  语锋一顿,轻咳了一声,说道:“江少侠,‘幽灵门主’待老朽情深义重十分,所以,少侠别再想向老朽要取那张蓝图了,你们请便吧!”
  说罢,身子缓缓躺了下去,闭起了双目。
  这倒好,他不但下了逐客令,看样子,他似乎已经铁定了心,不打算再答理江阿郎等人的任何一句话了!
  说了半天,江阿郎究竟是白费了心机,也白费了一番唇舌!
  这实在很出江阿郎意外,想不到‘黑心秀士’莫秋风竟是这样不通情理不识好歹之人!
  如此一来,江阿郎也不禁拿他没有办法!
  因为江阿郎此来的目的旨在那张蓝图,莫秋风不肯交出那张蓝图,杀了他又有何用?
  又于事何补?
  江阿郎心念电转飞旋沉思中,两道浓眉忽地—舒,说道:“老人家,有件事情,在下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是,老人家既然视为‘幽灵门主’待老人家情深义重,一定不肯将那蓝图赐交在下,在下就不得不说了。”
  莫秋风躺在躺椅上,神色冷漠,连眼皮也没有稍动一下。
  江阿郎接着又道:“老人家可曾想过双眼是怎么瞎的?”
  莫秋风神色冷漠如故,仍然连眼皮也未稍动一动!
  江阿郎浓眉扬了扬,说道:“老人家怎不说话?顾忌什么?”
  大概是后面的一句话激动了莫秋风,眉梢跳动了一下,开了口,冷冷说道:“老朽并非顾忌什么,而是累了,也觉着已经没什么好说的!”
  江阿郎道:“老人既然并非顾忌什么,何不说说双眼是怎么瞎的?”
  莫秋风淡淡道:“这有什么好说的,事情是出于意外,也是老朽自己疏忽太不小心!”
  江阿郎道:“听说这意外是发生在全总机关消息完工的时候,是么?”
  “不错。”
  莫秋风点了点头,忽然诧异地道:“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阿郎道:“是那位‘幽灵门’的属下高手告诉在下的!”
  “哦!……”
  莫秋风道:“也是告诉你‘幽灵门’此次一切行动计划目的的那一位么?”
  江阿郎道:“是的,告诉我‘幽灵门’总坛中机关消息密布,出自老人家之手的,也是他!”
  莫秋风微一沉吟道:“他还告诉了你些什么?”
  江阿郎道:“他说老人家的双目失明,不是个单纯的意外!”
  莫秋风脸上突然掠现惊容地说道:“不是个单纯的意外!”
  江阿郎道:“老人家是个聪明人,只要仔细地想一想,应该不难明白!”
  莫秋风默然了稍顷,翻着两只灰白眼珠子,问道:“他是怎么告诉你的?”
  江阿郎道:“除了这句‘不是个单纯的意外’之外,他虽然并未再说什么,不过,有这么一句应该已经很够了!”
  这话意味着什么,莫秋风焉能听不懂,他只是不愿相信而已!
  刚才,莫秋风的脸上虽然掠过一丝惊容,但是,人却一直很沉静的躺在躺椅上未动。
  此际,他的那颗心可能是已被江阿郎说的活动了,有点沉静不住的坐起了身子,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是人为的?”
  江阿郎淡淡一哂,道:“我仍是那句话,老人家只要把当时所发生的情形,仔细想想就明白了!”
  莫秋风想了想,旋即摇头道:“那是不可能的!”
  江阿郎心念微转了转,道:“老人家能把当时所发生的情形告诉我么?”
  莫秋风默然了刹那,说道:“在全部工程完了,老朽逐一检查各处机关消息时,因一处控制内藏毒烟的机簧松了,老朽一时大意,未能察觉,毒烟突然射出,恰巧射入老朽的双目中!”
  江阿郎道:“情形就是这么简单?”
  莫秋风点头说道:“情形本来就是这么简单!”
  江阿郎道:“当时可有什么人和老人家一起?”
  莫秋风道:“门主就在老朽身旁不远之处,当时,要不是有他在,老朽的这条命也就完了!”
  “哦!”
  江阿郎双目异采倏然一闪,道:“这么说,他倒是老人家的救命恩人了!”
  莫秋风道:“事实也确是!”
  江阿郎想了想,道:“老人家可曾想过,那机簧是怎么会松的?”
  “这……”
  莫秋风道:“老朽想过,可能是当时大意没有上紧!”
  江阿郎道:“可能吗?”
  莫秋风道:“照理应该是不可能,但人总有疏忽的时候!”
  江阿郎道:“老人家这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难道就不可能有人动过它?”
  这问题,莫秋风早就想过了,只是他认为那绝不可能,也不愿意存有此想!
  因为,那钢簧只有“幽灵门主”知道能够动它,可是,“幽灵门主”待他情义那么深重,怎会松动那机簧来算计他?
  何况当时他要是多小心一点,就会察觉机簧的松动,又怎会被毒烟射中双目?
  更何况,无论是才智武学功力方面,“幽灵门主”都比他高明,随时可以取他的性命,杀他,何必使用这种不一定可靠的方法,而又只算计他的一双眼睛?……
  因此,他一直认为那机簧的松弛,绝不可能是有人动过它!
  因此,江阿郎的话音一落,莫秋风立即一摇头,道:“那是绝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那机簧无人知道敢动它!”
  “连‘幽灵门主’也不知道,也不敢动它么?”
  “他虽然知道,但他绝对不会是想算计老朽!”
  “万一这正是他的阴谋呢?”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江阿郎道:“我请问,老人家如果现在心中生了悔意,还能去毁掉那些机关消息吗?”
  “不能!”
  “为何不能?”
  “因为老朽功力已失!”
  “如是功力犹在呢?”
  “也不能!”
  “这又是为何?”
  “自然是因为老朽已经无法看到那些机关消息的枢钮部位!”
  “这就是老人家双目失明对他的好处,老人家相信么?”
  莫秋风心中不由微微一震!
  旋又摇头说道:“老朽仍不以为是!”
  江阿郎道:“有道理么?”
  莫秋风道:“他真是为了怕老朽心生悔意,大可干脆杀了老朽!”
  江阿郎道:“老人家这话说的也是,可是老人应该明白,他要杀了老人家,都会令他身边的属下寒心,看出他狠毒的真面目!”
  这话,倒也颇有道理。
  莫秋风沉吟地道:“你这话虽然不能说是绝无道理,但是老朽若是死了,对他岂不更好,他又何必暗派高手保护老朽的安全?”
  江阿郎问道:“他怎么暗派高手保护老人家的安全了?”
  莫秋风道:“老朽离开‘幽灵门’总坛回来此间途中,曾遇昔年强仇截杀,幸他暗中派有高手相随护送,及时出手杀了对方,老朽才能安然无恙!”
  江阿郎心念电转了转,道:“这才是他真正高明深沉之处!”
  莫秋风道:“你这话怎么说?”
  江阿郎道:“我猜想这是他要让老人家感恩戴德,永远感激他!”
  莫秋风翻翻灰白的眼珠子,沉思地说道:“你的意思可是说这一切可能都是他计划安排的?”
  “不错。”
  江阿郎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中途截杀老人家的强仇,可能也是他的安排!”
  这话,似乎立刻激起了莫秋风极大的反感与不信,倏然哈哈一声大笑,摇头说道:“江少侠,你这种话实在令人感觉惊奇而且新鲜,老朽真不知你怎么会有如此异想天开的想法的?这是绝不可能的!”
  江阿郎说道:“老人家,我这些话也许是有点异想天开的想法,但却是根据“幽灵门主”对付那‘辽东七雄’兄弟的阴毒手段,从而推测其心性为人而作的猜料与判断!”
  莫秋风冷冷地道:“你这种推测判断太荒谬离谱了,那‘辽东七雄’是什么东西,他七个在辽东地方虽然算得上是号人物,但是焉能与老朽相比?”
  江阿郎淡然轻笑一声道:“我承认‘辽东七雄’兄弟的身份名头,确实皆不足与老人家相比,不过,老人家应该明白,‘幽灵门主’他为了天下武林霸业,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他不得不……”
  莫秋风冷然截口说道:“江少侠,你不必再多说了,再多说也无用,老朽早巳铁了心,人一个、命一条,要命可以,要那张蓝图,办不到!”
  话,说绝了。
  江阿郎再也想不到,心智素称高明,恶名满江湖的“黑心秀士”,竟是这么个死心眼儿的人,但也由此可见,那“幽灵门主”的确是个心智、手段两皆极是高明的可怕的人物!否则,以“黑心秀士”这等心性的人物,绝不会得如此死心塌地的信任他!
  为此,江阿郎的两道浓眉不由蹙蹙地纠结了起来!
  “闪电刀”项君彦站立一旁,他虽然不像西门玉霜那样的沉不住气,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对江阿郎的那些推测判断之言,却听的很凝神,心中觉得江阿郎判断猜想大都极有可能,对江阿郎心智之高,也由衷十分佩服!
  此刻,他轻咳了一声,说道:“莫前辈,有件事不知你明白不明白?”
  莫秋风道:“什么事?”
  项群彦道:“江兄弟他之所以一再如此不惜费尽唇舌,对你晓以大义,晓以理,目的是想要你悔悟,让你心甘情愿的,把蓝图交出来,并不是不会用强,或是不敢杀你,你明白么?”
  莫秋风淡然点头道:“老朽明白,老朽已经说过了,人一个,命一条,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项君彦双眉微扬了扬,道:“你可曾想过,你死了,那张蓝图你依然保不住,仍会被我们取去!”
  莫秋风道:“这问题,老朽不但已经想过,而且也知道,老朽一死,你们必然会遍搜茅屋,一定会将它搜去!”
  项君彦道:“你既然明白这点,何不干脆现在就交出蓝图,免得皮肉受苦,也免得……”
  莫秋风一声冷笑道:“老朽已不怕死,何在乎什么皮肉之苦,这种话对别人也许能生恐吓之效,但却唬不了老朽!”
  项君彦语声冷凝地道:“我所说的这‘皮肉之苦’,可不是那一般‘皮肉之苦’,莫前辈当该知道武林中有许多令人比死还可怕的整人的方法,任凭是怎样钢筋铁骨不怕死之人,对于逆血倒流,万蚁钻心的痛苦,也会心生寒栗,是不是?”
  莫秋风脸上变色了,心神不禁打了个寒颤,目露惊惧之色地说道:“你要用那种手法对付老朽?”
  项君彦淡淡道:“我的心肠可不像江兄弟那么仁厚,也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你一定不肯将那张蓝图交出来,为天下武林安危,就只好得罪你了!”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