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血魔刃》

第十二章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那两头巨鹰,凌空击下,势子之急,当真是无以复加,而铁衣人向上迎去的势子,也是同样急骤,只见他直窜而上,足有丈许,双手伸处,反向双鹰的鹰爪击出,那两只巨鹰力可生裂虎豹,如何会怕他!只见鹰爪过处“铮铮”两声,俱都抓在他的铁衣之上,同时,传出两声鹰鸣,两只巨鹰,在半空中一个翻腾,也摇摇摆摆,向地上跌来,和铁衣人同时落地,一到地上,立时缩颈而立,和刚才神骏非凡的体态,相去不知几许!
  天鹰长老一见自己所蓄的两只神鹰,在半空中一个翻滚,便堕下地来,便已知道不妙,那两只巨鹰,不知经过了多少日子的训练,才能指挥如意,他“天鹰长老”之称,也自这两头巨鹰而来,却不料才一照面,便受了重创,心中恨极,衣袖一展,人便腾空而起,铁衣人身形刚一站稳,大铁爪便已然当头砸下!
  这一下出手,平心而论,已然有一点“趁人之危”的味道,因为铁衣人才从半空中落下,身形未稳,天鹰长老突然一招袭出,势子如此猛烈,若是对方武功稍差些,绝对难以抵御。
  只见铁衣人也像是略吃了一惊,身子一侧,就着天鹰长老大铁爪荡起的那股劲风,向侧倒去。
  天鹰长老一见铁衣人向下倒去,心中大喜,踏步进身,本是自上而下,直砸下去的大铁爪,突然“呼”地一声,在半空中荡了一个圆圈。
  这个圆圈一经荡出,向下压到的大力,立时变成有丈许方圆,将铁衣人全都罩住,然而大铁爪再向前一推,倒砸铁衣人的上三路。
  旁观众人,俱都将天鹰长老的进攻招式,看得清清楚楚,也只料铁衣人若是被天鹰长老的大铁爪砸中,不死也得重伤!
  怎知天鹰长老满怀必胜之念的那一爪,才一推出,铁衣人身子虽斜,却仍然牢牢地钉在地上,并未被大铁爪荡起的那股大力,压得跌倒在地,而且突然一声长啸,声音清越,响遏行云!
  郭有他在一旁,猛地想起铁衣人和天鹰长老动手到现在,还只是空手应付,令人心悸胆寒的血魔刃,尚未出手,不由得大吃一惊,忙叫道:“天鹰小心!”
  他这里一言未毕,铁衣人长啸之声,尚在半空荡漾不绝,两人间的形势已变!
  只见铁衣人身旁,突然起了血也似红的一道红光,正是已将血魔刃抓在手中,一连三刀,“铮铮”两声,第一第二两刀,天鹰长老避之不及,已然被血魔刃削断了两股铁爪!
  那第三刀,铁衣人身形已然挺直,乃是自上而下,直砍了过来的。天鹰长老刚才急于求胜,已和铁衣人隔得极近,铁衣人出手如电,这一刀要避,是万万避不过去,尚幸他武功精绝,早已是第一流人物,百忙中力透掌心,非但不避,反将大铁爪向前一送。
  那一送,看似进招,实则上乃是以进为退,大铁爪才一送出,足尖一点,人便向后逸出,只听得又是“铮”地一声响,天鹰长老虽然幸免于难,但是他仗以成名,所向无敌的那只大铁爪,却已然被血魔刃齐中剖开,成了两半,铁衣人就势绞起了一个刀花,红光闪处,“铮铮”之声不绝,又将那大铁爪削成了无数小块!
  天鹰长老退出之后,面色难看已极,呆在郭有他和顾文瑜身边,作声不得。
  铁衣人又是一声长吟,收刀凝立,冷笑道:“还有谁要来指教?”
  张策在一旁,早就跃跃欲试,大踏步走了出去,道:“我!”
  张策才一走出,酒丐郭有他便吃了一惊。
  郭有他生前曾受金龙神君张恭默的大恩,如今既然知道张策是张恭默的儿子,当然要想尽方法,来保护故人之后。而目前之形势,无论从那一方面来看,张策均无取胜的可能!是以连忙踏出一步,道:“大侄子,不可莽动!”
  张策双眼盯住了铁衣人,道:“郭大侠,我们此来铁云庄,却是为了什么?”
  郭有他不禁无言可答,来到铁云庄,当然是为了与铁衣人为敌,想将他铲除,不容他再在武林中,继续作恶,因此自己也绝无理由,劝张策不要和铁衣人动手,但是,据情势来看,就算这许多高手一跃而上,铁衣人身上有寒铁宝衣,手上有血魔奇刃,只怕也不是敌手!何况来的那些人,只是侠义之士,还未必见得肯以众敌寡,而张策一人应敌,非送死不可,因此呆了一呆,道:“你且退后,待我来向他领教!”
  张策一听得郭有他要和铁衣人动手,想来自己总是晚辈,不便与之争执,刚待后退,让郭有他上阵,忽然听得铁衣人冷冷地道:“郭化子,早几月在甘凉道上,你以天突神掌连击我三掌,其时我血魔刃尚未出手,你已败得狼狈而逃,如今又想上阵,莫非尖得不耐烦了?”
  郭有他闻言一怔,不禁无话可答。
  略呆了一呆间,只见闽北阴阳派掌门人,大踏步地走向前来,双臂一振,两股大力,左右分出,将郭有他和张策,均挡退了一步,面对面与铁衣人站定,向他身上一指,道:“阁下身上所穿寒铁宝衣,以及于中所执血魔刃,与我虽是一点关系没有,但在十七年前,却曾经大有渊源,我记得十七年前,这件寒铁宝衣,曾被我埋在镇江的一间茅屋之后,怎么会到阁下身上的?”
  众人见伍中年空手越众而前,唯恐铁衣人立即出手,因此神情全是紧张已极。
  但铁衣人却态度悠闲,道:
  “你将铁衣埋在屋后,被一个小毛贼偷了出来,却给我拣了个便宜。”
  伍中年道:“如此说来,十七年前,我二次回到那茅屋之中,在我胸口踏了一脚,又将我赶入井中的,便是阁下了?”
  铁衣人赞道:“好记性!”
  伍中年道:“不敢,后来我与百口仙宋送,在江上相遇,曾领着一个孩子,进了船舱,其时端坐在舱中,抢了血魔刃的,也是阁下了?”
  铁衣人道:“也是我。”
  伍中年那一次和铁衣人相遇,有一个问题,一直耿在心中,无法解释,那就是他在铁衣人夺了血魔刃的同时,也拾起了为宋送所夺,阴阳派镇门之宝,阴阳双剑,使了一招“二气氤氲”那一招剑招,极之神妙,但当时那铁衣人却像是熟知这一招的变化一样,从极不可能避过的情形之下,避了开去。
  而伍中年一呆之下,唯恐他和自己师傅,阴阳叟单残枝所遇的那个异人有关,所以未曾再下手,那铁衣人沉江而去,当下便问道:“阁下一身武功,可是在福建学来?”
  伍中年这一问,原是想套一套他,和师傅早年所遇那位异人,是否有什么关系。因为若不是那位授了单残枝六招阴阳剑法的话,就根本没有今日的阴阳派!
  如果伍中年当真探出那铁衣人是那位异人之后的话,他可能还会不令众人动手,而对铁衣人好言相劝,劝他改邪归正。
  那铁衣人听了那句话,却突然大失常态,全身为之一震,向后退了一步,像是伍中年的那一句问话,比刚才天鹰长老力可开山裂石的那一招大铁爪,还要厉害!后退一步站定之后,问道:“干你甚事?”
  伍中年道:“当然大有关系。”
  铁衣人突然进出一阵厉笑,道:“伍大侠,我平时在江湖走动,也难得与如此多高手相会,如今难得各位寻上门来,我却是要大开杀戒,谁也不能走脱,我姑念和你总算在十七年前,有数次相见之缘,可以饶你一命,速速离开铁云庄,莫再叫我撞到,尚可以终天年!”
  伍中年人极是敦厚,轻易不会发怒,但是当下听得铁衣人如此说法,心中也不免有气,后退一步,撩起衣襟,左右双手,各在腰际一探“锵锵”两声龙吟过去,两柄光华夺目,看来色彩变幻不定的一对长剑,已然出鞘,正是阴阳叟单残枝早年得自异人所赐的阴阳双剑!朗声道:“姓伍的却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今日既和江湖英豪,同来此间,死则同死,生则同生,焉有独自离去之理?”
  这一番话,说得豪气凛然,众人大声叫好。
  铁衣人冷冷地道:“伍大侠,你以为阴阳双剑,可以敌得过我的血魔刃,是以才有恃无恐,是也不是?”
  伍中年道:“阁下武功精湛,我也未必有必胜把握。”
  铁衣人厉声叫道:“如此何不速走?”
  伍中年双剑一摆,剑气重重,道:“刚才我已说过,绝无一人独行之理,你废话作甚?快进招吧!”
  铁衣人“哼”地一声,道:“不给你看点本领,谅你也不知道我的厉害!”
  手臂一振,一刀斜斜砍到。
  伍中年早年曾用过那柄血魔刃和江心派人物在镇江附近恶斗,自然深知那血魔刃上,蕴有奇毒,一被削破皮肉,万无生理,因此身子一侧,避开了那一刀的来势,正欲展开阴阳剑法之际,那看来轻飘飘的一刀,突然势子一变,绞起了无数刀花,直令人眼花缭乱,辨不清他那一刀是虚,那一刀是实!
  伍中年吃了一惊,不敢再退,心想自己阴阳双剑,也是前古奇珍,未必会被他血魔刃削断,立即真气一沉,左手阴剑,一招“一削三才”,右手阳剑,倏地自那一招严密无比的剑光中透出,如灵蛇吐信,迳向铁衣人胸前刺去。
  伍中年所学的那套阴阳剑法,他师傅学来时,已然残缺不全,但是威力却着实大得可以,尤其是一人同使双剑,双剑招式不同,一攻一守,配合得天衣无缝,首先已立于不败之地。
  而伍中年后来又跟了雪山神樵洪一夫,习艺多年,洪一夫死时,他武功已然大非昔比,更在这套残缺不全的阴阳剑法上,悟出了许多玄妙之处来,又经数年苫练,自然声势大是不同,就连一招“一削三才”与一剑倏地刺出,便非当年阴阳叟单残枝所能望其项背!
  只听得铁衣人“咦”地——声,也不知心中想到什么东西,大是奇怪,身子一转,“刷”地一刀,反向奔自己胸前刺来的剑光削去!
  伍中年明知血魔刃将要削到阴阳剑的剑尖,但他却并不退让,反倒剑尖向上一挑,迎了上去,只听得“铮”地一声响,在一团血也似红,一团变幻不定的光华之中,突然爆出一溜火星,当真是好看已极!
  伍中年只觉得手腕一麻,几乎把握不住那柄阳剑,心中一凛,急忙回剑撤招时,突然听得“铮”地一声,铁衣人向前踏出了一步,血魔刃竟然极之迅速地顺住剑脊,向他手腕滑了过来!
  伍中年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
  血魔刃来势如此之快,眼看只要被它在手上略割开一条口子,自己非死在铁云庄上不可!
  但是这时候,想要撤剑再退,对方的血魔刃上,却又有一股极大的力道,将剑压住,无法抽剑而脱!
  伍中年心中意念电转,已知自己难以幸免,唯一的办法,便是右手一被血魔刃削中,便立即自己以左手阴剑,将右手腕断去,才能保得一命!
  电光石火间,左手阴剑,已然扬起,但总是慢了一步,血魔刃的刀口,已然搁到了他的手腕之上。
  伍中年觉得腕间一凉,心中不由得长叹一声,闭目待死,只觉得四周围像是静到了极点,可是过了好一会,自己仍外未死!
  伍中年心中不由得大为奇怪,睁眼一看,只见那柄宝光莹然,令人心悸的血魔刃,正搁在自己的手腕上。以血魔刃削金断玉之利,此时,只要任何一个轻微已极的动作,都可以割破手腕,令自己丧生。但是那铁衣人却并没有再动,只是冷冷地望着他。
  旁观众人,虽然心中着急已极,尤其是张策,想起自己幼逢劫难之际,伍中年对自己的恩德,更是热血沸腾,可是他和其余人一样,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伍中年的性命,正在铁衣人的掌握之中,他们只有希望铁衣人不再下手,而不敢乱动,以免促使铁衣人遽下毒手!
  僵持了好一会,铁衣人才冷冷地道:“伍大侠,你愿不愿意走?”
  伍中年在血魔刃才搁上自己手腕的时候,心中着实吃惊之极,这乃是人之常情。但是僵持了半晌之后,他心中已然了无所惧,闻言坦然一笑,道:“阁下武功之精,实属罕见,我既然为你所制,死无怨言,你快下手吧!”
  铁衣人道:“我再三放你一条生路,你竟然不愿么?”
  伍中年道:“领情之至,但闻得阁下行事心狠手辣,对任何人皆不留余地,为何独独对我,如此厚爱,不肯下手?”
  铁衣人似怔了一怔,“嘿嘿”冷笑道:“我是怕你一招之间,便为我所制,输得不服之故!”
  伍中年道:“若是如此,阁下可提开血魔刃,咱们再见个胜负。”
  两人一问一答,口气皆甚客气,顾文瑜在一旁,突然向郭有他使了一个眼色,踏前一步,道:“铁衣阁下,你不忍对伍大侠下毒手,可是兄弟亲情,遽而不忍么?”
  顾文瑜此言一出,众人尽皆一震,伍中年怫然不悦,道:“顾大侠乃是饱读四书之人,何以不知非礼勿言?伍家门中,怎会出这种败类?”
  顾文瑜一笑,道:“阁下说得甚是,但柳下惠与盗跖亦属兄弟,何以贤与不肖,相差若是?”
  顾文瑜口中的柳下惠和盗跖两人,相传是兄弟两人,那柳下惠坐怀不乱,乃是出名的正人君子,孟子誉之为“圣之私者”。那盗跖却是大盗,史记载他“日杀不辜,肝人之肉”。兄弟两人,截然不同。
  伍中年听了,不由得无话可说,转过头来,厉声叱道:“中星,可是你么?”
  此时,伍中年身为铁衣人所制,但是这一声斥责,虽然只有六个字,却是理直气壮,像是伍中年占了上风一般!
  那铁衣人冷然一笑,道:“伍大侠,你所说何言,我却是不明白!”
  伍中年回头对众人道:“各位想必听见,他不是我的弟弟伍中星!”
  回过头去,大声道:“阁下从速下手,将我杀死,以免天下好汉,因你对我别具好心,而误认你是我的弟弟伍中星!我兄弟虽然生死不明,下落不知,但是即使他已不在人间,也不能令他蒙此污名!”
  这一番话,更是皎如日月,而且为了维护他兄弟伍中星的名誉,竟不惜叫铁衣人将他自己杀死,爱弟之心,更是跃然语间。
  众人唯恐铁衣人真的下手,忙道:“且慢!”
  铁衣人却已然将血魔刃提了起来,道:“你叫我下手,我偏不下手!”
  他这里才将血魔刃提起,伍中年已然“刷”地扬起剑来,一招“阴极生阳”,疾刺铁衣人的咽喉,道:“若不见你真面目,也难洗刷我兄弟蒙受的污名!”
  那剑突然而发,快绝无伦,铁衣人武功虽高,猝不及防,也是避不开去,百忙中一侧身子,“铮”地一声,那一剑正刺在他的肩头之上。
  阴阳双剑,虽是前古奇珍,但那件寒铁宝衣,却也是非同小可,这一剑,并未将寒铁宝衣刺穿,但是剑尖所刺,却正中铁衣人的“肩井穴”。
  伍中年这一剑,乃是为了保护伍中星的名誉而刺,是用了九成功力,刺得铁衣人一个踉跄,伍中年立即变招,“二气氤氲”,双剑剑尖,幻出数十百点,已然将铁衣人头部,全部罩住,无论铁衣人避向何处,只要伍中年剑招一老,他唯一露在寒铁宝衣之外的双目,便不免要为伍中年刺中!
  以阴阳双剑之锋利,若是刺中双目的活,确是非瞎不可,众人一见伍中年反败为胜,心中大是高兴,怎料就在那一刹间,铁衣人身子突然滴溜溜地一转,“铮铮铮铮”四声,阴阳双剑,全都刺中了他的脑后。
  若是寻常人,这一转身,虽然避开了剑双目之危,但是若被刺中后脑,一样难逃厄运。
  可是铁衣人后脑上,却有寒宝衣保护,四剑一过,他人已然跃出丈许站定,一阵冷笑,说道:“好一个大侠客,竟然趁人不防,使此毒招!”
  伍中年厉声叱道:“你是谁?”
  铁衣人大笑道:“他们说得不错,我正是你的弟弟伍中星!”
  伍中年那里肯信,道:“胡说!”
  阴阳双剑,重又化为团团精光,连人带剑,扑了上去。
  若论伍中年此时的武功,仍是不如天鹰长老,但因为他手中双剑,同样是前古奇珍,不致被血魔刃削断,所以他反能多与铁衣人周旋几招,铁衣人挥起血魔刃,将双剑格开,左手手腕一翻,倏地点向伍中年的“带脉穴”。伍中年反手一剑,向他左手削出。
  这一剑,又快又稳,乃是“二气氤氲”中的一式精妙变化,但见剑气如烟,一闪之间,“铮”地一声,已然削中了铁衣人的手腕。
  但是这一剑,虽然下的力甚重,但是却仍然不能伤害那铁衣人分毫。
  伍中年也明知这一剑,多半不能令对方受伤,因此一剑才中,手腕一沉,剑尖倏地翻起,改刺铁衣人双目,可是铁衣人也同时身躯一沉,右臂突然自伍中年胁下穿过,疾抓伍中年左手阴剑!
  这一招,虽是神奇,但以铁衣人的武功来说,却也不算什么,可是伍中年却是大吃一惊,那刺向铁衣人双目的一剑,竟然刺不出去!
  高手对招,虽然是极微小的差错,也会惹出极多的是非来。伍中年心中一惊,一呆之间,左手脉门,略为一麻,那柄阴剑,已然被铁衣人劈手夺了过去,而伍中年也向后退了开去,语音颤抖,道:“你……你究竟是谁?为何识得阴阳派中的那一招‘瓮中捉鳖’?”
  原来刚才那铁衣人所使的一招,正是阴阳叟单残枝昔年自大小擒拿法中化的三招空手入白刃功夫之一,专为对付双兵刃而设,不论对方左手兵刃,或是右手兵刃攻来,一使出这一招,均可在出其不意之间,夺得对方的一件兵刃!
  正因为阴阳叟单残枝自己手使阴阳双剑,所以才创出的那三招空手夺白刃功夫,全是专为对付双兵刃的,乃是单残枝一生得意之作,连昔年阴阳派门中,他也没有传授了几个人,因此伍中年乍一见铁衣人使出那一招,焉能人不惊失色?
  铁衣人却是神态悠闲,“嘿”地一声冷笑,道:“武学精湛之士,天下武术,莫不了然于胸,不要说这一招空手夺白刃功夫,就算是向称精奇的阴阳剑法,在我面前,也是毫无秘密可言!”
  伍中年大感迷惘,道:“你……你也会阴阳剑法,然则你究竟是谁?”
  铁衣人笑道:“你又不是老头子,何以如此噜嗦?我刚才不是和你讲了么?”
  伍中年又是一怔,暗忖他刚才确是曾对自己讲过是什么人。但他所说的,乃是伍中星自己的弟弟!这简直是不可相信的事,伍中年重又怒气填膺,叱道:“好贼子,竟敢使狡计败坏我伍家名声!看剑!”
  阳剑一挺,直奔铁衣人心口,使的乃是一招“一削三才”,剑身幻成三股,直刺铁衣人上中下三路,铁衣人一笑,道:“你已明摆着不能胜我,何不听我所劝,去练上十年八年武功,再来的我算帐?如此纠缠不休岂非下三滥行迳?”
  伍中年一听,暗忖他全身都为寒铁宝衣所裹,自己虽然手持前古奇珍,阴阳双剑,也是不能伤他分毫,硬要打下去,确是有类无赖,不由得长叹一声,硬生生地将那一招“一削三才”,收了回来,停招不发。
  铁衣人又是一笑,手一扬,将那柄阴剑,向伍中年抛了过去。
  伍中年心内更是迷惘,一探手接住,只见铁衣人身畔,卷起一道红光,身形晃动,直向人堆中冲去,身法之快,无以复加,只是听得“铮铮”连声,血魔刃红光过处,已然削断了好几件兵刃,同时几声惨嗥,铁衣人退回原地,只见五个人倒在地上,正是白环谷五矮!
  原来当铁衣人突起歹意,向众人扑去之际,首先一刀,向白环谷五矮中的一个削出。白环谷五矮生死与共,一见自己人有危,便一齐攻了上来,连郭有他和顾文瑜两人的大喝之声,也未曾听见,铁衣人血魔刃打横一挥,已然将五人的钢环,全都削断。接着,血魔刃荡起血也似红一道光华,五人急待退避时,已然不及,每人均在肩头上,被血魔刃划上一道浅浅的口子!
  若以白环谷五矮的武功而论,即使是一条手臂,被齐肩削去,再作因兽之斗,也还可以支持好多时候,何况还有好几个高手在场,一定可以容他们从容疗伤。
  但是血魔刃本身却是天地之间,自古至今,最毒的一件毒兵刃,不须见血,便能封喉,白环谷五矮肩头上一被划出口子,只大叫几声,便已然倒于就地。
  来的这一干人全是侠义心胸的人物,尽管看得怒火中燃,但是却也无法打救,眼看着五人气息渐渐微弱,双目一闭,便自死去。
  这一切,本是一刹那间的事,连顾文瑜、郭有他等高手,也不过是一个错愕之间,白环谷五矮,便已然遭了毒手!
  只听得铁衣人“哈哈”大笑,道:“这样的饭桶,也敢上我铁云庄来放肆!”
  身形一闪,来到门口,俯身拾起一枚小石子,中指一弹,“嗤”地一声,直向大厅中射出,叫道:“小珊,快出来!”
  叶小珊本来被他封住了穴道,一直动弹不得,站在厅内,铁衣人那一枚小石子,虽然远在三丈开外弹出,而且看来毫不注意,但是却极是准确,力道也恰到好处,一举而将叶小珊的穴道解开。
  叶小珊硬被铁衣人认作徒弟,心中本来焦急已极,又想运真气冲开穴道,出去向张策解释一番,但是却又明知在如今这种情形之下,不要说是张策,只怕什么人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解释。
  想到了这一层,她又不想出去,直到铁衣人一枚石子,解了她的穴道,她才窜了出来,没好气道:“什么事,我……”
  她本想当着众人的面,高声对铁衣人说“我不是你的徒弟。”可是一个“我”字才出口,已然被铁衣人拦住,道:“小珊,这五人,你将他们隔着铁栅,抛了进去,好为以后再敢来铁云庄上放肆的人,作个惩戒!”
  叶小珊只觉得他语气之中,另有一股慑人的神态,令得人不敢不从,窒了一窒,刚想反对时,偶一抬头,却见郭有他、张策、伍中年等人,个个对自己怒目而视,满脸是卑夷之色。
  叶小珊本来就是初涉江湖,也只听蓝姑道起过郭有他、顾文瑜的名字,对他们的为人,也是不甚了解,何况她性子高傲,极是好胜,对于众人的目光脸色,实是忍受不住,暗忖我只不过为了硬要和张策扯成平辈,所以才撒了个小小的谎,他们却是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自己,刚才若不是铁衣人突然出来解围,只怕自己已然不知吃了他们多少苦头!倒不如那铁衣人,虽然人人言他心狠手辣,但对自己却是甚好!
  转念之间,心中已然对众人大起反感,瞪了张策一眼,“哼”地一声冷笑,竟然对铁衣人答道:“遵命!”
  跨向前去,便要收拾白环谷五矮的尸体,怎知她才跨出两步,突然迳风扑而,一股大力压到,定睛一看,张策已然双目圆睁,恶狠狠地向自己扑了过来!
  叶小珊的武功本就不如张策,而且她一出来时,已然看到眼前的形势,铁衣人虽然只是一人,但显然已将众人慑住,因此全无预防,也想不到会有人向自己突然进袭,张策扑过之先,一掌拍出,掌力已然将叶小珊全部罩住,不论她避向何方,皆难逸被张策击中!
  百忙之中,叶小珊又怒又急,身形向后一挫,纤腕略翻,一掌迎了上去,“叭”地一声,双掌相交,张策因为叶小珊假冒自己师妹,又不知道她实则上确是金龙门中人,而不是铁衣人的徒弟,心中将她恨极。
  若是张策一直在金龙神君张恭默和女侠殷景红的调教之下长大,这一掌,他或许不致于用全力。但是他自小便遭惨变,父母正是死于太过轻信人,再加离开了全事年之后,便为玫瑰仙姑简蒲收留。玫瑰仙姑简蒲为人介乎正邪之间,手段却极是狠辣,张策不免也受她的影响,有这几层关系在内,那一掌,竟尔用了九成功力!
  双掌一交之后,叶小珊只觉得对方掌力,绵绵不绝,力大无比,一时间,连缩掌抽身,都没有可能,全被对方制住,胸口热血翻滚,“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立时身受重伤!
  这还是她近日来,在张策的指点之下,不但一套金龙鞭法大有进展,连内功也进步不少,否则就这一掌,便可能将她五脏,全皆震裂,死于非命!
  当下叶小珊口喷鲜血,呻吟一声,便倒了下来。
  铁衣人在她身后不远,以铁衣人的手法而论,在张策向叶小珊一掌拍出之际,若是他存心相救,实是游刃有余,但是他却这时候才将叶小珊扶了起来,冷笑道:“张公子,好本领,好见识啊!”
  他这两句话,暗讽张策对女子下手如此之重,张策如何听不出来?大声道:“她假冒我金龙门中人物,一路上骗了我们中不少精奥武功,按武林规矩,理应将她双腕折断,一身武功废去,如今只令她受了一掌,已然是便宜了她,有什么不对?”
  叶小珊心中,对他本已有了反感,给他一掌打成重伤之后,心内更是怒极,如今再听得张策如此说法,气往上冲,那里还顾得到什么后果?挣扎了一下,道:“师傅,……你替我报仇!”
  铁衣人刚才不及时救叶小珊,就是为了要她讲出这句话来,当下一笑道:“当然,这里的人,谁都走不脱,姓张的最先拿命来!”
  手一挥,将身受重伤的叶小珊,向外平平推出三丈,落在石阶之上,顺手一扬,五指如钩,便向张策抓到。
  张策本是初生之犊,胸中了然无惧,一旁郭有他和孙泗两人,却吃了一惊,一齐掠身而上,拦在张策面前,铁衣人“哈哈”大笑,将血魔刃向腰间一插,双肩箕张,“呼呼”两掌,分左右拍出,“砰砰”两声,将郭有他和孙泗两人,各自震退三步,左手挥了一个圆圈,阻住两人再扑向前来,右手扬处,仍向张策当胸抓到!
  这一下,不但变化得波诡云谲,而且出手极重,张策百忙中硬一扭腰,“带脉穴”虽然未被撞中,但是腰后仍然被铁衣人撞了一下,立时下盘不稳,蹬蹬蹬直退出四五步去,方得站定!
  铁衣人哈哈一笑,踏步进身,直欺了过来,张策面色微变,疾向下一沉身形,就在身子尚未站稳之际,“呼”地一掌,打横推出,铁衣人一笑,道:“不给你击上一掌,只怕你死不瞑目!”
  身子一挺,双手插腰,竟自迎了上来,那意思就是硬挨张策一掌,也是不怕。
  张策那一掌反拍而出,本是险中求胜的招数,去势极疾,但一见铁衣人如此模样,却是手臂一缩,将那一掌,硬生生地收了回来,冷笑一声,道:“谁要你让?”
  铁衣人“哈哈”一笑,道:“我就让你在我身上,击上三掌,若是三掌之中,不令你身受重伤,我就此不在江湖上走动!”
  语气之狂,实是无以复加!
  然而众人也知道他并不是一味靠吹牛,尤其是酒丐郭有他,早几月在甘凉道上,曾以天突神掌连击他三掌,若不是多年修为,应变得快,确是要身受重伤!因此忙道:“大侄子……”
  他意思是要劝张策不要答应,但张策已然双目闪闪生光,道:“你可别反悔!”
  铁衣人笑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发掌吧!”
  张策道:“好!请你将身上寒铁室衣除了下来!”
  他这句话一出,众人立时知道了他答应击铁衣人三掌的用意,因为铁衣人刚才口发狂言,是要张策在他“身上”击上三掌,若是铁衣人着铁衣,当然不能算数!
  郭有他不由得大叫道:“妙哇!”
  铁衣人心中也是一凛,但是却假装不知,道:“为什么?”
  张策道:“在你身上,击上三掌啊!”
  铁衣人一阵冷笑,道:“小娃子,你可别以为有便宜可拣!”
  张策也是一阵冷笑,道:“废话作甚?若是不敢,就请应你自己适才所发誓言,就此不再在江湖上行走!”
  铁衣人“哈哈”大笑,道:“笑话!”
  双臂一振,右手在颈际一抹,只听得“锵锵锵”一阵轻密的金铁交鸣之声过去,他身上的那件寒铁宝衣,已然除了下来!
  众人俱想不到张策三言两语,当真令得铁衣人肯将寒铁宝衣除下。试想,近数年来,“铁衣人”三字,在武林中,筒直响彻云霄,无人不知,而他的真面目,却是谁也未曾见过,铁衣人一褪下,人人注目,只见铁衣人身子向上略拔起三尺,又迅速沉下,将那件寒铁宝衣,踏在脚底,众人一齐停睛向他望去时,人人都发出“啊”地一声,不由自主地回头,又向伍中年望来。
  原来那铁衣人除去了寒铁宝衣之后,竟是一个相貌颇为俊雅的中年人,除了双目中隐含一种邪毒之光,和伍中年大不相同之外,两人相貌竟然极是相同!
  伍中年一看到了铁衣人的真面目,心中的吃惊,较众人尤甚,右臂抬起,指住了他,好半晌才迸出五个字来,道:“你究竟是谁?”
  铁衣人却道:“我刚才不是和你讲过了么?”
  伍中年结结巴巴地道:“你真是中星?”
  铁衣人一笑,道: “那还用说!”
  伍中年面上变色,叱道:“中星,你……好!”
  他心中实在是怒到了极点,除了这四个字以外,再也讲不出其他的话来!
  看官,此时那铁衣人已然将寒铁宝衣除下,伍中年既然认出他是自己的弟弟伍中星,兄弟之间,虽然十七八年来未曾见面,但也不致于认错,那横行江湖,无恶不作的铁衣人,正是早年在镇江金山堕江,拜血魔门大掌门齐太媪,二掌门赵巴为师,学了“吸星神功”,又在长春岛上,趁那齐太媪、赵巴受伤之际,将两人功力,尽皆吸走的伍中星!
  伍中星自从离开长春岛后,又在江中,夺到了血魔刃,此际,他的武功,已然是相当高深。但他却是深谋远虑,知道自己所为,已然为天下武林所不容,若是与一干下三滥纠结,他又不屑为之,除非是练就一身通天本领,令得无人能敌,方可横行一世。
  因此,他便立即回到闽北,阴阳镖局之内,到的时候,正是晚上,镖局中人,见他回来,那里知道他在外面,已然犯下了滔天罪行?
  因此人人均对他甚是欢迎,但伍中星却趁机施展“吸星神功”,将十余个同门师兄弟,尽皆害死,最后,闯进师傅阴阳叟单残权的房中,单残枝虽非武林中顶尖儿人物,但总也是高手,可是他一样不知道伍中星已然离师叛道,更想不到他从小扶养大的一个徒儿,反而会对他下毒手,刚问得一句,伍中星的手掌,已经按到了他的“灵台穴”上,一样未能幸免!
  伍中星连师傅都害死了之后,更是残忍无比,但是他却还不敢公开在中原为恶,远奔苗疆,又自苗疆至安南,而天竺,而西域,十余年来,不知道害了那些地方的多少高手,而他自己功力也是与日俱增,终于在十五年后,自西域回到了中原,果然所向无敌!
  当下伍中星道:“我本就不错啊!哥哥你好?”
  伍中年气得两眼发白,一挺阴阳双剑,“刷”地窜了上去,大叫道:“谁是你的哥哥!”
  一招“一削三才”,剑影千重,迎头罩下!
  伍中星自腰际掣出血魔刃,绞起一个刀花,“铮铮”两声,将阴阳双剑,挡了开去,道:“你不是我的敌手,何必前来送死?”
  伍中年“哼”地一声,道:“我看你敢不敢对我也下毒手?”
  伍中星道:“笑话,你既已不认我做兄弟,我又有什么不敢?”
  伍中年心中只感到一阵绞痛,猛地想起当年在师傅书房中所发现的那张画来,画上正有一人,是他模样,莫非师傅也正是死在他手中的么?又痛又急又怒,气血逆涌,刹时之间,不克自制,“哇”地一声,竟然喷出一口鲜血来!
  一旁顾文瑜郭有他等人,眼见这幕兄弟残途的悲剧,心中也是大为悲愤,抢上去将他扶住,伍中年已然是面白如纸,喘息道:“你……好……哇!师傅当日是怎样教训你我两人来着?”
  话音颤抖,显见他心中悲痛之极,讲到此处,突然横起阳剑,向自己颈间刎去,一旁郭有他大吃一惊,急叫道:“小伍,为他这种人自刎,值得么?”
  疾伸手指,点向他右臂的“曲池穴”。
  伍中年此际,亲见自己的弟弟,是这样十恶不赦之人,心中确是感到没有面目再见天下好汉,因此才打定了自刎而亡的主意,尚幸郭有他出手得快,一指点中,“铮铮”一声,阳剑跌到了地上,另—边,顾文瑜也已出手,在他脉门上一弹,那柄阴剑,也松手跌落,伍中年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此时,人人皆是睚眦欲裂,恨不得将伍中星一阵乱刀,剁成肉泥,连叶小珊刚才因为一时激愤,认了伍中星作师傅的人,也在感不忍,但伍中星多年作恶,早已天良泯灭,却仍足若无其事地微笑着。
  张策怒气填膺,大声道:“你要受我三掌,还要令我受伤,是你自己说的,可是么?”
  伍中星道:“当然!”
  张策也不再多说,踏步进身,“呼”地一掌,推了出去。
  伍中星果然站着不动,张策那一掌,击向伍中星的腰际,只听得“谷”地一声,击个正着,但是其音却如击中了败木一样,张策只觉一掌击了上去,所蕴的力道,全都在晃眼之间,被化了个干干净净,根本不知对方弄的,是什么玄虚!
  张策心中,也不禁暗自吃惊,这才知伍中星即使不穿寒铁宝衣,武功之高,亦属罕见,但是这一掌,虽然未曾伤了伍中星,他自己却也未受伤,而伍中星却是夸下海口,要任他击上三掌,还要令他受重伤的!
  张策一步退开,咬了咬牙,心知若是击他普通部位,只怕掌掌一样,非要向他紧要穴道处下手不可!心念电转,一掌又已推出。
  这—掌推出之际,轻飘飘地,看来毫无力道,但此时旁观众人,全是会家,一望便知那一掌所蕴,阴柔已极的力道,比第—掌实在要厉害得多。
  郭有他见故人有后,心中深喜,但是张策眼前与铁衣人对敌,却是凶多古少,因之心中又焦急万分,早已拿了阴阳双剑在手,准备张策一有不测,便上前接应。
  张策那一掌,才发之际,是向伍中星面门击到,但堪堪击到,突然手臂一沉,沉下尺许,变成了直向伍中星胸前的“华盖穴”印出。
  那“华盖穴”乃是五脏之华盖,若被击中,五脏皆受震动,功力不济的,立时便可死亡,实是人身要害之一,伍中星却依然面带微笑,眼看张策手掌,要按了上来,突然吸了一口气,胸口向内,陷下三寸。
  这一来,张策本来已可以按中他的胸际,却变了相差三寸,急忙内力一吐,手臂向前一探,再按了上去时,忽然伍中星一个转身,快疾无比,已然变成了背对张策而立,张策的那一掌,变成了向他背心击到!
  霎那之间,张策不禁呆了一呆,但其时间不容发,再要改招,已然不及,张策连忙将手臂向上略抬两寸,改向伍中星“灵台穴”按去!
  一掌按个正着,已然没有刚才如中败木的感觉,力道也未曾为对方化去,张策心中大喜,内力疾吐,只待伍中星受伤身死,怎知过了片刻,便觉出了情形不对。
  原来自己内力,源源不绝,向前发出,绝未遇到丝毫阻力,但是对方也未曾受伤,所发出的内力,竟像是泥牛入海一样,了无反应!
  张策年纪虽轻,但武功造诣,已然极高,一觉出不妙,立即想把内力收回,将手掌提起时,真气运转,内力却仍是源源不绝地向对方体内投去,像是被一股极大的吸力吸住一样,收不回来!
  张策这一急非同小可,面上立时变色,一旁郭有他、孙泗等人,究竟识货,一看出情形不妙,心中一惊,不由得同时失声叫道:“吸星神功!”
  只听得伍中星哈哈大笑,道:“不错,吸星神功!”
  张策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武林阅历,却并不很足,那“吸星神功”,本是早已失传了的一门邪派功夫,给碧血神魔齐太媪在漓江的一个山洞中发现,她虽然学会,欲仗之以光大血魔门,但是却没有机会施展,本身便反遭了伍中星的毒手。
  而伍中星学会了“吸星神功”,除了在阴阳镖局中使了一次之外,便远遁天竺、西域,因此中原武林人物,也不知道这门厉害已极的邪派功夫,仍然有人会使。
  郭有他原是因为十七年前,当齐太媪和赵巴两人,在镇江地下渠道之中,大会黑道人物之际,也在镇江。那次大会,后来不了了之,在渠道之中,郭有他还会送了一块门板给顾文瑜的两个女弟子,苏怡苏慧,助她们逃命,也曾探得刘太媪和赵巴,已然学会了“吸星神功”之法,因此此时,一看出张策面色有异,而且手掌正好按在伍中星的背上,便立即想了起来,张策是已然着了伍中星的道儿,正被他以吸星神功,将体内功力,源源吸走!再经伍中星自己一证实,郭有他更是大惊失色,叫道:“大侄子,快镇定心神,别再发内力!”
  张策这时,也已知道不妙,早已在运气硬收内力,但是却只能将内力源源不绝送出之势,略为阻住,非但连运劲力,手掌收不回来,而且内力仍被对方吸星神功吸过!
  张策知道这样下去,迟早内力耗竭,不死也成废人,满头汗珠,不由得滚滚而下。
  一旁郭有他越看情形,越是不妙,一挺双剑,便向伍中星刺去,但是伍中星早有准备,反手便是一血魔刃削来,若不是郭有他一觉出眼前红光进现,几乎连手带剑,俱都被他一刀削去!
  而伍中星一刀虽然削空,手臂一圈,血魔刃已然反搁在张策的颈上,桀桀怪笑,道:“倒看刁不出这小子的功力,大是深厚,我虽然手辣,但是凡被我以吸星神功,将功力吸走的人,却照例留他一条性命,谁要是再动一动,我血魔刃一挥,这小子立即命归黄泉了!”
  众人知道他行事出名的狠辣,当真是说得出做得到,面面相觑,尽皆动弹不得,张策只感到片刻之间,本身功力,十停中已然去了两停,更是焦急无比,一咬牙,豁了出去,手扬处,一掌对准了伍中星的头顶,拍了下去!那一掌,乃是张策毕生功力所聚,若被拍中,头顶乃是要害,伍中星功力固然高过张策,也难禁受,可是伍中星却有准备,眼看张策一掌,将要拍到,血魔刃突然向上一翘,张策那一掌去势极疾,一时之间,收势不住,只觉得手心一凉,已然被血魔刃刺破!
  而同时,伍中星也已一鼓真力,一股大力,生自背肌,将张策震开了三步!
  张策站定,翻起手掌,只见掌心鲜血涔涔,想起刚才白环谷五矮,死得如此之快,不由得心如刀割,郭有他、孙泗等人,见张策已被血魔刀刺中,也惊得呆了,动弹不得!
  正在此际,伍中星面带狞笑,回过头来,待要发话,忽然听得远处一个苍老的声音,高宣佛号,道:“阿弥陀佛!”
  那一声佛号,听来也不知是从多远的地方传来,声音像是随风飘荡一样,在耳际沉浮不定,可是却又听得十分清楚,人人听了,心中俱都觉得极是宁贴安详,但伍中星却面色一变,立即穿起了寒铁宝衣!
  众人一起循声望去,只见老远处,水面之上,微波荡漾之中,三个人宛如在水面之上,踏波而来一样,看来行动从容已极,但是却晃眼之间,便自远而近,众人也已看清楚,来者乃是一僧两尼,那个僧人,满面尽是皱纹,也看不出他实在的年龄来,两眉倒挂,却是一副苦相,一面弃了踏足的木板上岸,一面低垂眼皮,只顾自己数着念珠。
  那两个尼姑,约摸四十上下年纪,但是却满额皱纹,乍看,像已经五六十岁也似,而且甚是相似,也是双目微闭,令人有与世无争,槁木死灰之感。
  这三个人一到,郭有他连忙迎了上去,道:“苦尊者,你老人家终于到了!”
  那和尚道:“到了!到了!”
  原来那僧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南鸡足山长愁崖苦尊者!
  众人一听得郭有他如此称呼,便是精神一震,想那苦尊者,在三数十年之前,已经被目为寰宇第一高手,伍中星武功虽高,只怕也不是他的敌手,纷纷上前行礼拜见,苦尊者态度甚是淡和,对每人均是合什么礼,到张策上前拜见时,才伸出瘦骨嶙嶙的手业,在他头上抚摸了一下,道:“你便是张檀樾的儿子么?”
  张策恭恭敬敬地道:“是。”
  苦尊者道:“好!好!”
  只说了两个字,也就不再说下去,众人也莫测高深。
  郭有他向那两个尼姑一指,道:“尊者,这两位大师……”
  苦尊者道:“这两位一名不愁,一名不思,乃是小徒。”
  虽然苦尊者已然道明了她们的身份,但众人仍是不敢小视,一齐为礼,不愁、不思两人,也只是合什答礼。
  众人一齐看时,这两人面目虽然相似,但是不愁大师颊上,却有一颗很大的红痣。可以想见,她在年轻之时,这颗红痣,一定增添了她容颜的不少娇丽。
  伍中星自从三人到了之后,便将寒铁宝衣穿起,退后丈许,手中血魔刃“嗡嗡”作响,不时荡起阵阵红色光环,一望而知,他正在全力戒备。
  郭有他道:“尊者你来得正好,张侄子手心被血魔刃刺破,命在旦夕,尊者所练生生丹,不知能否起死回生?”
  那苦尊者所练的“生生丹”,原是救伤疗毒,极为著名的灵药,因此郭有他才有此一问,希望能够救回张策一命,一问之后,众人俱等着苦尊者回答,神色极是紧张,但苦尊者却摇了摇头。
  他这里一摇头,众人心中,全是一凉,张策更有宛若被人从顶门中浇下了一桶雪水,呆在当地,则声不得。
  苦尊者缓声道:“血魔刃之毒,天下无匹,生生丹虽然集天下灵药而成,但是却也不能疗治……”
  郭有他急道:“然则张大侄子,便只有闭目待死的份儿不成?”
  苦尊者又摇了摇头,道:“郭檀樾,你看他可像是将死之人?”
  郭有他向张策望去,只见他面色虽然苍白,但是却神元气足。而且,他被伍中星以血魔刃挑破掌心之后,已然有许多时候,若是要死,怕也早已死了,心中一喜,道:“尊者,莫非他……他……”
  苦尊者接着道:“他幼年时曾服北海冰雪之精所凝成的玉脂雪芝,从此万毒不侵,虽烈如血魔刃,亦不能奈他何!”
  张策听了,不由得欢啸一声,一个转身,向伍中星道:“好贼子,你听到了没有?”
  伍中星此时,心中实是吃惊已极,他倒也不是怕苦尊者,而是因为又见到了不愁、不思两人!
  虽然事隔多年,但是伍中星仍然能够认得出不愁、不思两人,本来是什么人来!而在他的心目之中,只当两人为自己所害之后,早已死去,却未曾料到在十七年后,还会突然出现!
  固然他身有寒铁宝衣,又有血魔刃,可以说有恃无恐,但是心灵上的吃惊,却是难免!
  当下对张策的说话,并不理会,又后退了丈许,一时之间,倒也没有人敢去惹他。
  只见不愁大师自怀中摸出一只小玉瓶,倾出三颗丸药来,向仍然昏迷不醒的伍中年一指,说道:
  “这位伍檀樾受伤甚重,这里三颗生生丹,足够他疗伤的了!”
  手—扬,三颗丸药,一齐飞出。
  伍中年昏过之后,一直由儒侠顾文瑜在一旁扶持,一见三枚丸药飞到,手一探,便已接住,刚待向伍中年口中塞去时,无意中向不愁大师望了一眼,心中一怔,脱口道:“不愁大师,你出家以前,俗家姓名,可能告知么?”
  不愁大师淡然一笑,道:“未出家以前的事,我全已忘了,顾大侠休得提起!”
  顾文瑜心中又是一动,踏前一步,突然叫道:“阿怡阿慧,可是你们?”
  不愁和不思两人,只是望着他微微而笑。
  顾文瑜叹道:“我知道你们既入佛门,便不是尘世中人,即使是生身父母,也不肯相认,但是我十七年来,没有一日不为你们的下落耽心,难道我佛竟绝情若斯,叫我安心都不可以么?”
  不愁、不思两人长叹一声,低下头去,却仍是并不言语。
  这时候,众人尽皆莫名其妙,不知道儒侠顾文瑜和这两个尼姑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只听得苦尊者道:“善哉!顾檀樾,过去之事,还提他作甚?她们两人,未曾出家之前,一名苏怡、苏慧,正是令高足!”
  顾文瑜呆了一呆,道:“怡儿、慧儿!”
  但随即面上激动之情全消,道:“两位大师,刚才在下多有得罪,尚祈见谅。”
  不愁、不思两人,仍然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众人这才知道两人敢情以前是顾文瑜的徒弟,但如今却不知怎地,改投到苦尊者门下。这其中的原委,只怕除了伍中星以外,再也无人得知!
  原来十七年前,苏怡苏慧两姐妹,一时不测,先后为伍中星所辱,而无面目回翠竹渚去见师尊,想要自尽,但是却已然有了身孕,只得忍辱偷生,待到生育之后,将两个女婴一齐放在蓝姑所住的茅屋面前,便欲投江自尽,恰在此际,苦尊者云游而至,将两人救起,两人就此削发为尼,直到十七年后,方始出世。
  而当年她们所弃的两个女婴,有一个被狼叼走,后来为齐太媪、赵巴救起,便是今日的梁月娥,另一个被蓝姑发现,在祁连山上养大,就是叶小珊!两人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而她们的母亲也是姐妹,因此两人才生得一模一样,如同孪生!
  这些因果,作书人叙来,虽然简单,但其中却不知包含了多少人事沧桑,血泪辛酸!
  当下苦尊者向伍中星望了一眼,也未曾见他有怎样的动作,便突然向前滑了丈许,伍中星一挺血魔刃,全神贯注,苦尊者也尚未动手,就在这紧张已极之际,突然在伍中星身后的一堆乱石处,疾扑出两条人影来,手扬处,便是一蓬红色尘雾,向伍中星当头罩下!
  这一下变故,实是来得突然之极,众人皆为之愕然,伍中星只顾得防备眼前的第一强敌,却未料到身后还会有人来偷袭,一觉出身后生风,血魔刃刷地向后挥出,那两人惨叫一声,便倒于就地,但是他们所发出的那蓬红雾,却也向伍中星迎头罩下。
  只听得伍中星也是一声惨叫,突然跃起两丈高下,血魔刃挥得风雨不透,宛若一口血也似红的红钟,将他全身,尽皆罩住,大喝道:“什么人暗算我?”
  那两个倒在地上的人挣扎着道:“碧血——神魔齐太媪……赤血鬼赵——巴!”
  才一讲完,便自气绝,接着,一个少女自乱石堆后,疾扑而出,伏在两人尸身之上,叫道:“师傅!你虽然以毒雾弄盲了他的双眼,但弟子仍然打不过,不能为你们报仇!”
  众人听说齐太媪、赵巴两人的名字,心中已经愕然,再一看地上死去的两人,确然不错,正是当年血魔门的大掌门二掌门,看那少女时,却又是一呆,原来和叶小珊一模一样,不是别人,正是梁月娥!
  原来梁月娥来到四川,半路上便遇到了齐太媪和赵巴两人,讲起铁衣人的容貌,两人一听便知道是伍中星!
  他们两人,一生害人,直到遇上了伍中星,才反为伍中星所害,十余年来,恨之切骨,明知伍中星仗着“吸星神功”,武功只有一日比一日高,但自己却已经成了废人,因此苦心积虑,以蝎尾毒汁,合上了生石灰,练成了一种专盲人目的毒粉,即使不能报仇,弄盲了伍中星双目,也是好的。
  一听得伍中星已有下落,便赶到铁云庄来,却是到得比谁都早,只不过一直伏在乱石之中,直到伍中星全神贯注,对付苦尊者之时,才突然扑出,虽然他们仍不免死在血魔刃下,但是伍中星一时不察,双目也已被毒雾弄瞎了!当下梁月娥只顾得哭诉,伍中星心中怒极,一个转身,血魔刃凌空,向她劈了下来!
  可是他这儿才发动,苦尊者也已然踏前一步,“砰”地一掌,正击在他的胸口之上。
  若论伍中星此时的武功,和苦尊者相较,固有不逮,但是他有寒换宝衣护身,就算为苦尊者击中,也不致于受多大的损害,可是他此际双目初盲,心中缭乱之极,苦尊者那一掌,又来得极是飘忽,事先并无预防,一被击中,再想运气相抵时,已然不及,大叫一声,身子向后跌翻出去,而不愁、不思两人,已然想继赶到,各抬一脚,向下踏去,恰好踏住了伍中星的左右双腕,各发出一阵凄厉无比的笑声。
  刚才苦尊者的一掌,已令得伍中星受伤不浅,再被两人一踏,两人在苦尊者门下一十七年,功力之高,可想而知,内力一送,伍中星腕骨已断,不愁大师一俯身,“铮”地一声,将铁衣拉开,两人又是一阵凄厉无比的笑声,道:“你还记得我们么?”
  伍中星自分今日必死,忍住了不出声,突然一挣,生生将两手断去,双肘一曲,向不愁不思两人,胸前疾撞而至,两人倏地向旁闪开,并未撞中,伍中星已然以进为退,向旁逸了开去,两人大声道:“师傅,当日我们拜师之际,曾说过还要开一次杀戒,便应在今日了!”
  不愁大师伸手拾起血魔刃,力透五指,向前疾抛而出,血魔刃幻出一道血虹,直向伍中星背后射去,此际,伍中年已然醒转,大叫道:“苏姑娘手下留情!”
  伍中年究竟是一个好人,眼见兄弟将要惨死,心中也不免难过,是以才脱口叫了一声,但是叫声甫毕,血魔刃已然射到伍中星的背后,伍中星反手便抓,可是双手尽皆断去,一抓抓了个空,血魔刃在他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余势未衰,直向前飞出丈许,才落在地上!
  伍中星身形摇晃,大叫道:“你们快来报仇啊!可是什么仇都报完了?”
  语音凶厉已极。
  只是两句话工夫,毒已发作,“砰”地一声,倒在地上,却恰好倒在梁月娥和叶小珊两人的旁边,只听得他道:“小珊、月娥,你们在那里?你们……是我的女儿……
  那两个尼姑,便是……你们的母亲……我一见你们,便已然认出来了!”
  叶、梁两人一怔,道:“你说什么?”
  可是伍中星已然没有了声音,毒发身死,恶贯满盈了,两人抬头向不愁不思望去,不愁、不思满眶热泪,转向苦尊者跪下,道:“师傅,弟子又要犯戒了!”
  苦尊者摇头长叹,道:“痴儿,既是自己亲生骨肉,如何不认,又有何犯戒之由?”
  两人这才一转身,叫道:“孩子!”
  叶小珊和梁月娥面面相觑,一齐扑了过去,母女相会,不知有多少话要说,但是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苦尊者踱了过去,将血魔刃拾起,道:“这件兵刃,虽是前古奇珍,但是却太以歹毒,我带回山去,将之毁灭,那件寒铁宝衣,本是张檀樾之物,仍然物归原主。”
  张策俯身拾起。众人见事情已了,本可离去,但又不明白不愁、不思两人的认女经过,纷纷请问,两人身入佛门多年,对于当年的事,虽觉心痛,但是已然报仇,也就看得淡了,便将十七年前,在镇江的事,全都讲了出来。
  顾文瑜、伍中年、郭有他等人,俱是身历其境,听得连连叹息,叶小珊和梁月娥才讲了自己被人抚养成人的经过,众人才知叶小珊确是金龙门中人,只不过比张策低上一辈而已!
  当下众人便在铁云庄上,起出了伍中星历年来劫掠所得,伍中年念在兄弟之情,将伍中星葬在铁云庄上,便一齐离去。
  出了洞庭湖,各人便分道扬镳,梁月娥、叶小珊两人,一定要跟着母亲,回鸡足山去,苦尊者也不加反对,伍中年等人,各自散去,张策带了寒铁宝衣,一个人呆了许久,父母之仇,虽不是亲手报去,但仇人已死,当年真相,也已大明,看来已无事可为了,望着浩浩湖水,正在出神,忽然听得背后有人道:“张公子!”
  张策回头一看,正是儒侠顾文瑜,忙道:“前辈有何指教?”
  顾文瑜道:“张公子,近数年来,这件寒铁宝衣,因为落在伍中星的手中,凡人提起铁衣人,总与一个贼字连在一起,而今寒铁宝衣,物归原主,只盼张公子能在数年之内,将连在铁衣下面的那个贼字,从人们口中去尽,而换上一个侠字?”
  张策听了,耸然动容,道:“晚辈省得!”
  顾文瑜一笑便自离去。
  果然张策从此行侠仗义,不到一年,江湖上已然人人争论铁衣大侠,再也不听得人提起铁衣贼了!
  (全书完)
  豆豆书库 扫描,leizhenfan OCR,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