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腾龙谷》

第二十五章 搜寻三宝挽仙颜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无量山,位处滇省中部偏西方,山势南北走向,山高奇险,绝仞千重,林绿苍郁,谷深无底,云雾绕山而生,飞瀑悬空挂堕,气象雄伟。
  这天,是九月中旬了。
  寒飕飕的秋风,穿过林中,带下了几片黄叶。
  一座绝崖顶上,屹立一个身着如雾黑衫,腰佩血红血剑,浑身闪出阵阵霞光的英俊少年。
  向西南走,往线开谷,访猿山人的“武林圣君第三代”红神姚武凯。
  他来到这无量山中已经两天了,但是还没找到“线开谷”。
  望着远方的天际,他不禁生出一丝落寞的感觉来。
  “唉!”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自然地,他想起了那个不幸的女子——席玲。
  席玲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紫云仙子”那圣洁的影子又浮上了他的心头。
  还有菁妹,那刁蛮的菁妹。
  正在他沉思时,一丝极轻微的衣角带风声将他惊醒了。
  他心中微微一震,在这瑟瑟秋风中,谁会来这荒山绝崖之上?
  突然——他闪电也似地转了过身去。
  对面五丈处站着那面目阴森,钩鼻削腮的中年人。
  武凯不禁心中忿然,冷冷道:“尊驾是盯定本人了?”
  那人阴沉沉地点了点头。
  “尊驾有什么意图尽管说出来好了,别鬼鬼祟祟地惹人厌。”
  那人阴森森地笑了笑,冷板板地道:“老夫奉命临视你的行动。”
  武凯心头大震,旋即恢复平静,一股杀意已然涌向心头,冷冷问道:“是大魔教主命令你来的?”
  “正是。”
  回答地声音,冷得如寒天所冻之坚冰。
  “尊驾的监视,至此为止了。”
  武凯冷冷地开口。
  那人毫不动容,还是冷冰冰地道:“如阁下有本事,恐怕也犯不着在老夫面前献丑。”
  武凯心中微惊,杀意更浓,眼中射出两道利刃般的寒光,冷冷问道:“尊驾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诡异已极的笑了笑道:“没什么?你不妨试试!”
  武凯冷哼一声,倏然欺身近前……
  那人身形一闪,横移八尺,冷冷道:“你果然得到了‘柔经’。”
  武凯脚下一动,疾追而至。
  “尊驾不妨试试看。”
  那人冷笑一声道:“老夫何惧于你。”
  左掌略抬,似缓实疾地划身武凯右腕脉门。
  武凯只觉一道利风,隐隐追来,心知此番若不将对手毁在掌下,恐怕事情便难办了,当即一收右掌,改拍为折,虚飘飘地斜折下去,同时左掌略掌,五指疾弹,五道寒风,分点那人胸前“璇玑”、“华盖”、“紫宫”“膻中”、“中庭”五大重穴。
  那人面上毫无表情,身子一旋,让开指风,疾欺而进,冷冷道:“果然有点进步。”
  武凯闻言大怒,“柔冰神功”陡然发动,怒道:“不给点颜色你看,你不知道。”
  一阵寒风起处,掌如飘雪,遍罩那人身前各重穴。
  那人哈哈大笑道:“好!”
  双臂暴起,夹着呼呼狂风疾迎上来……
  两股掌风方欲接实,那人突然一沉时,双臂如灵蛇般的转了个弯,两股利风,竟由侧面袭向武凯肋之下……
  武凯大吃一惊,双足一顿,冲天而起,在空围中叠腰,疾如流星般地夹着狂风向那人当头压去。
  这一招,变化出招之快,完全出乎那人意料之外,待他发觉时,已然劲风压体,奇寒澈骨了。
  当下微哼了一声,身形一敌,双掌一拍地,“咻”然一声疾窜了出去。
  “叭!”
  一声暴响,碎石狂飞,金星暴舞,崖上已被击开了一个大坑。
  武凯更不怠慢,借这一震之力,身形再起,疾追而上。
  那人倏然大声道:“住手,我有话说。”
  武凯冷冷一哼,半空中陡煞去势,飘然落下道:“有什么话快说,本人还有急事待办!”
  那人嘻哈一笑道:“你要办什么事,我陪你去办。”
  笑声与他脸上那诡异的表情,颇不相称。
  武凯不禁怒声道:“放屁!”
  那人又是嘻哈一笑道:“难道你真不要我去?”
  武凯冷声道:“你少耍花样,这里就是尊驾葬身之所。”
  那人哈哈大笑不止。
  武凯怒道:“你笑什么?”
  “你真的要杀死我?”
  “为什么不?”
  那人陡然伸手往脸上一抹,扯下一张人皮面具来,显出一副粗犷而俊美的青年面孔,微笑道:“我是谁?”
  这一刹那,武凯愕住了。
  他,他竟是失踪多年的林子杰。
  “林……林……林子杰,是你!”
  林子杰突然跃起身来,一把抱住武凯,哈哈笑道:“杰弟,杰弟,你知道上次我为什么不露出真面目来吗?”
  武凯摇了摇头道:“难道你有同伴?”
  林子杰点了点头道:“正是,别以为我那么傻,就真的以为那本假经是真的呀?才不是呢!我只是做给他们看的,希望将真经留给你。”
  武凯闻言感激不已,颤声道:“子杰,你怎会投身‘大魔教’的?”
  林子杰长叹一声道:“说来话长,唉!‘大魔教’是你我共同仇人,小兄被他们带回总坛后,被迷失了本性,跟着教主习艺。”
  他因为喜欢我的天赋,所以就将小兄收留下来,同时在教中授以重职。
  直到有一天,教主的女儿偷偷地给我服下解药,小兄才明白过来。
  但是,对方声浩大,高手如云,我一人,人单势孤,也不敢……
  不久后,怪事发生了,教主的女儿耸恿教主派小兄出来负责监视仇天浪及杰弟你的行动,同时她还暗中告诉我你们的处境。
  杰弟你知道,当我听到你的消息时多高兴啊!我多想念你啊!
  结果,教主果然派我与其他三人,一同出来巡视江湖上的事。
  “我一直找机会想和你谈谈,但是实在没有机会,所以才会拖到今天。”
  “哞!”
  武凯闻言动容,低声道:“现在你的同伴呢?”
  子杰冷声道:“暂时被支开了。”
  “大魔教总坛在哪里?”
  “陕西太白山。”
  “教主武功如何?”
  “兄弟,以你目前的身手,大约可以支持五十招不致落败,但是五十招以后就难讲了。”
  武凯满脸不信之色道:“真的吗?”
  林子杰肃容道:“当然是真的,所以现在切莫轻举妄动。要等你大功练成,等待时机。”
  “子杰,你可不可以退出来……”
  “不,我可以作个内应,同时公主对你亦颇具好感……”
  突然——他伸手往脸上的抹,恢复了那副鹰钩鼻,三角眼倒刷眉,竹叶唇,削腮尖下巴的样儿道:“我该走了,好自为之,还有,腾龙谷开府之日要小心点。”
  言毕,身形微晃,如风而去。
  武凯愕愕地呆立当地。
  天啊。
  大魔教主武功竟那么高。
  天浪说他是海外来的邪派剑仙,武功高不可测……
  倏然,他一咬牙,暗道:“先找猿山人要紧。”
  举目四望,暮色中,认定一座最阴高的山峰,身化一道霞影疾射而去。
  但是,既是“猿山人”,定必住在最险峻的万山丛中。
  上得峰后不久,便进入了一座阴沉沉暗不见天日的森林中。
  林中,湿霉之气冲鼻,令人欲呕。
  他才穿入林中,让惊起了一群宿鸟,紧接着鼠走迦行,悉悉之声不绝于耳。
  武凯亦未在意,只是认定了一个方向,在树林中穿林中穿隙疾行。
  夕阳下山后,一轮明月东升,月华射过林叶。零零散散地透进了几缕清光。
  林中还是昏暗异常,武凯一路疾驰,怕不也走出了百十来里。
  他正在心焦为何尚未穿林而出……
  突然——一股奇腥之气扑鼻传来……
  同时,一声低沉的呻吟声,传入了他的耳鼓。
  沉寂的静夜。
  四周一片黑暗。
  武凯屹足观察了四周,“血气”布满全身,循声寻去……
  走出四十多丈后……又是一声呻吟,自不远处传出……
  武凯疾走几步,掠出十余丈远近——
  一个五尺方圆的地洞,赫然呈现眼前,腥气及呻吟声就由其中传出。
  武凯穷尽目力向内一看,只见这地洞甚深,而且曲折非常。
  突然——“叭哒!”
  一声,由转弯处翻滚出一团红雾般的怪物来,在地上扭动不止……
  武凯大吃一惊,仔细一看之下,不禁全身鸡皮疙瘩起,一股冷气从头上直凉到脚下。
  天呀!
  那是一个满身血污的娇小人影,紧紧拥住一只长约七尺,色泽紫黑通体闪闪发光的大蜈蚣,在地上扭动着。
  那人的头脸,深埋在蜈蚣的第一、二节相交处,看不见面目,但从那娇小的身形,及凌乱的长发看来,确是一个女子。
  蜈蚣头上的两把大毒钳,晃动不已,但因要害受制。咬不到敌人,急得不住地喷出股股暗红毒雾。
  渐渐地,大蜈蚣的两把毒钳缓慢了下来,全身轻轻地抖动着。
  那女子似乎也精疲力竭了,双手渐渐松开伏在那蜈蚣的腹下,同时发出了阵阵低微而嘶哑的呻吟声。
  陡然——那蜈蚣双钳一举,直往那女子肩头咬下——武凯大吃一惊,怒叱一声呼地一掌,卷起一道狂风,疾向蜈蚣头上拍去。
  呼!
  蜈蚣喷出一团毒雾后,百足一松,放下手中的女子,头一扁,疾向武凯……
  武凯见洞中太狭。亦不能在其中久留,脚尖一着地,咻然倒拨,疾射而出。
  他方一站定那条大蜈蚣已经高举毒钳疾扑而来,敢情它方才并未力竭。
  武凯慌忙间闪身避过,无意中一瞥,见那蜈蚣身上第一、二节之交,深印着两排齿印,暗红色的毒血,潺潺直往外流,不禁心中大怒,“柔冰神功”陡然运至七成,双掌一错猛力拍出,同时怒喝道:“我今天非杀死你这毒物不可。”
  那只大蜈蚣虽然并未力竭,但是也差不多了,如何经得起他这七成功力的一掌,当时全身一缩,方待避过……
  “拍!
  一声轻响,一颗脑袋已被击成了粉碎,百足一阵划动,将地上爬出了几道深沟,僵卧不动,但那百足还自颤动不已。
  这原是一瞬间之事,武凯方待人洞救人……
  突然——地洞口传出一声女子惊喊声,那个全身污血,衣不蔽体的女子竟飞出似奔扑而出,一下爬在地上,伏在那蜈蚣第一、二节之交,拼命吸着……
  武凯不禁愕住了。
  值此深夜,又是在荒山野林之中,竟有吸食蜈蚣的女子……
  他不禁觉得一阵呕心,别过头去……
  那女子突然站起身来,哭喊着:“不行了,不行了,死了,死了啦……死……了……啦……”
  站起身来两臂前伸,凄厉地哭喊着向武凯扑来。
  武凯转头一看——吓得他亡魂皆冒,全身汗毛全部竖立,身不由己地倒退了两步……
  只见那女子,身材虽是婀娜,曲线玲珑,但那一张面孔却是色呈暗红,浮肿平板,眼鼻不分,长发凌乱,晃似鬼物。
  那丑陋的面孔,两道目光,却隐隐射出黯淡的红光,令人生怖。
  就在这眼光一接触间,武凯陡感到一股寒气,直从心底冒起……
  但是,他却有点迷惘。
  因为他觉得这眼光,似曾相识。
  这念头,只是在他的心里电闪而逝,并未发生多大的作用,那女子哭着惊叫着扑了上来。
  模模糊糊地,武凯似乎听见她声泪俱下地喊着:“…我…要…杀……杀死……你…你…忘…恩…负…义……”
  武凯不禁心中一寒,倒退两步,沉声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那女子突然站住了脚步。
  “哇!”
  她竟然掩面痛哭了起来。
  慢慢地,她转过了身,一步,一步地朝林深处走去。
  陡地——武凯睁大双眼,愕住了。
  紧紧盯住这女子的背影。
  呵,这太不可能了!太不可能了。
  这背影,曾占据过他的心灵。
  一直到现在,这背影都还深藏在他的心中。
  他完全惊呆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会……”
  武凯口中喃喃自语着,同时不禁地追到了她的背后,忘情地喊了出来:“席玲!”
  那女子恍无感觉地一步步走着,直到这一声“席玲”响起在她的背后进,她突然转过了身来……
  这一对面,一股恶臭直冲了过来,那浮肿而丑恶的红色面孔,正对着武凯。
  “哇!”
  那女子大哭了起来,双足顿地,疾如流星地向林中射去。
  “是的,她是席玲没错。”
  接着快速的急追,喊道:“席玲,站住。”
  身形一晃,已经贴近了那女子。
  那女子哭声突然止住了,“唰”地一声,转过了身来,双目中喷出了愤恨与怨毒的火焰,紧紧盯住了武凯。
  武凯一愕,又停住了脚步,退后三步。
  那女子冷冷笑道:“你叫谁?”
  声音虽沙哑,但是武凯怎会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
  想起席玲,武凯心中一阵激动,低声道:“席玲,是你吗?”
  席玲突然仰天一阵凄厉长笑道:“没错,欧武凯,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是我,我是席玲,我是沙漠之尊的女儿,我是狼牙堡中的宫主,欧武凯,欧武凯,你这没良心的害人精,你这没良心的害人精……”
  说到这里,她悲泣得出了声音,但是还是双目如火地盯着武凯,好像恨不得一口将他吃下去。
  继之,冷哼了一声道:“你杀死了我爹,害得我无家可归,又移情别恋,害我中了那淫妇的暗算,现在……现在……又毁去了最后治疗的机会,你…你……你干脆杀掉我好了。”
  说着,一头往地上撞去。
  武凯心头大震,慌忙一闪身,将她扶住,同时疾如闪电地点住了她的麻穴。
  席玲全身劲道全失,一跤跌入武凯的怀中,还厉声喊道:“让我死……让…我…死…”
  原来她目能视,口能言,只是全身乏力罢了。
  武凯紧紧地搂住她,一般腥味已极的恶臭之气,直由鼻孔冲入脑门之中。
  但是,这区区恶臭对他来说已算不了什么了。
  他心中,充满了凄凉与悲哀。
  唉!
  席玲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这是他始料所不及的。
  “一仙夫人”、“飘飘仙娘”这两个淫贱无耻的女人,无论如何我要把她们毙于掌下。
  夜风穿林,咻然作响。
  那是席玲的哭声。
  她还是深爱着武凯的。
  她的心,早已交给了武凯了。
  但是,她所深爱着的人,是她毁家杀父的凶手,是令她陷入今天这种局势的主因。
  假如她这次治疗成功的话,只要武凯肯细心向她解释的话,席玲是会重新投入他的怀里的。
  但是,太晚了。
  她费尽了千辛万苦,涉尽穷山恶水,终于找到的一条毒物,竟毙于武凯的掌下。
  从今以后,不但她血液中的毒不能提尽,使她成为一个道地的淫娃,而且那蜈蚣的毒与她血液中的毒凝成的那层血膜,将永远附于她的身上,使她成一个浑身恶臭,奇丑无比的女人。
  “天呀!”席玲哭喊着:“上天为什么对我那么残酷啊。”
  武凯心中的那份难受,更别提了。
  他的一片好心,竟换来了如此下场。
  席玲,这个他心中所深受着的女子,竟整个的毁在了他手中。
  他悔恨交集,豆大的泪珠不禁夺眶而出。
  远处,传来了凄厉的狼号,倍增林中的恐怖气息。
  突然,席玲冷冷道:“解开我的穴道。”
  武凯一阵犹豫。
  他这时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席玲又冷冷道:“若不解开我的穴道,我一辈子跟你没完。”
  武凯心中一凛,继即一喜道:“若解开她的穴道,我们之间还有解决的办法。”
  遂柔声道:“席玲,我要是解开了你的穴道,你不许乱来,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席玲哭道:“好,你……你……快点……”
  这时,她的脸上更形恐怖,阵阵乌气布满了她的脸上。
  武凯不禁暗暗吃惊,迟疑了一下……
  席玲突然狂喊着:“快,快,快我……的毒气……发作了……”
  双目渐渐变成了乌红色……
  武凯大骇,忙一指点开了她的穴道。
  席玲翻身跃起,飞也似地朝林中射去。
  武凯一愣喊道:“席玲回来。”
  同时身形一动,疾掠追去。
  料不到,席玲这次驰行的速度,竟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快,而且所经之处,恶臭阵阵,腥味之气逼人,若非是武凯,若是别人恐怕早就中毒倒地了。
  她又是绕树穿隙而行,就是武凯,也只能追了个首尾相接,急切间,竟还追她不上。
  渐渐地,林木越来越密。
  林中地下,积叶盈尺,阵阵腐霉之气逼人,竟入了泥沼区中。
  不远处,荡漾着一片青白色的雾气。
  武凯心中吃惊,大喝道:“席玲,快停止,前面去不得,那是腐叶瘴……”
  同时运指猛弹,点往席玲身后的笑腰穴。
  但是,迟了,席玲一扭腰躲过了那指风,和身扑入了腐叶瘴之下的泥沼中。
  “扑嗵!”
  泥沼中发出了一阵水泡声,沼面上露出一个陷坑,席玲已经渐渐地沉了下去。
  武凯不禁大惊失色,一提气,轻轻飘地飘到席玲身边,才要伸手将她救出来。
  席玲已经有气无力地道:“…你…别管我……我是…在…治病……我不会沉下去的…”
  但她的身子,却显然地往下沉。
  而且,她的脸上乌气更重,全身却显出了乏力已极的样子。
  武凯心中大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扣向她的肩头……
  席玲的眼皮,正沉重地缓缓合上,见他一把抓来,不禁骇极大叫道:“你……你……”
  一声怪笑,起自武凯身后不远处,道:“娃儿,你这是要她的命。”
  武凯大骇,慌忙缩手,循声回首而视。
  空林寂寂,那有半丝人影?
  再一转身,陷沼已经掩过了席玲的胸部。
  他再伸手……一声沉喝:“别动!”
  声音奇亮,奇圆,竟不是出自人类的口中。
  他一转头——身后十丈后,不知何时,已经立一个貌似猿猴,臂长过膝,一双火眼金睛圆睁,身材中等,发白似霜,身穿一缕非丝非帛,不知何处制成的蓝色长衫!
  武凯不禁怒道:“你是谁?”
  那老人左手中握着两颗亮晶晶的石子,微一用力,发出嘎声,怒声反问说:“你是谁?”
  武凯救人心切,那有闲心跟他多嘴?
  当下一拱手,柔声道:“在下先救人……”
  那老人怒哼一声道:“老夫才离去一会儿,你就将她毁了。”
  武凯不觉一阵内疚,低头道:“在下不知道……”
  老人又怒道:“不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随便动手?”
  武凯回头一看,陷泥已到了席玲的肩头,不自禁地又一伸手。
  手才一伸,那老人又怒喝道:“你不知道乱动什么?你想杀死她是不是?”
  武凯愕然注视着老人,心中疾转道:“这老人不知道是谁?但从他那神光暴射的双眼看来,定是一代武林奇人。”
  方转念及此,突然暗暗叫糟……
  那老人已满面怒容地叱道:“你是不是叫欧武凯?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居然还追来杀害这个痴心爱你可爱少女,老夫今天先毁了你再说,让你再也不能伤那女娃儿。”
  武凯本就蹩了一肚子不自在,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也是怒形于色,傲然说:“好!”
  一耸身,站了个与那老人对面而立。
  这一对面,更看得真切。
  那老人长得猿脑猴腮,金睛火眼,竟完全与人猿长得一样,所不同的,就是少了一身毛罢了。
  他才一站稳,那老人已怒喝一声道:“小辈,老夫先让你三招。”
  武凯一言不发,“柔冰神功”陡然发出体外,双掌一圈,雪絮掌猛然发动,一招雪飘,寒风起处,掌影四飘,罩向那老人全身大小重穴……
  老人微噫了一声,晃身疾退,躲过了这一招后,呼地一声,又反射回来,站在原地,竟不差分毫。
  武凯大惊之下,紧接着第二招拍出,只见指影漫天,毫无声息,似缓实疾地拥向那老人。
  招式方才递出,跟前一花,老人踪迹已杳。
  武凯心中大惊。
  自他出道以来,尚未遇见过这等身手的人物。
  慌不迭收掌肃立,紧封门户。
  眼前一花,老人又立在原地不动。
  武凯这次已经准备好了,只见对方身形一现,立即两招“风斜”、“花落”疾攻而去,刹那间指出一十八掌,踢出一十二腿。
  眼看老人身形整个被封在掌风指影之中……
  一声怪笑,老人身形一折,竟不知道怎么搞的又脱了出去,冷冷地道:“三招已过,小子你脱下身上这套衣服来,老夫今天非要惩罚你这狂妄的家伙不可。”
  武凯不禁怒道:“凭什么要在下脱衣服?”
  老人大眼圆睁,显然已经怒极,道:“老夫不愿伤了这衣服,快脱了。”
  武凯冷冷一笑道:“在下就不脱。”
  “妈的,小子,想仗着衣服为蔽,你明知道这衣服的主人是老夫的昔日恩人,助老夫逃过一次天劫,你竟不脱衣服……”
  老人已经怒极,但是却不敢得罪这袭“天蚕衣”。
  武凯不禁心中一动,脱口问道:“尊驾是谁?”
  老人哇哇地怪叫道:“老夫不出江湖,说出来你小娃子也不知道。”
  武凯心中又是一动道:“难道尊驾连个姓名都没有?”
  老人双睛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怒道:“你不脱衣服,以为老夫就真的拿你没办法了吗?”
  武凯冷冷一哼道:“尊驾大概以为在下要以此衣为护身符了哼!尊驾如果说出姓名,在下立刻脱衣。”
  老人又叫道:“你竟敢要挟我,好,为了不伤到这件‘天蚕衣’,只好说出名字了,小子你听着,我是江湖上人称叫做‘猿山人’,这下你可脱掉了吧。”
  武凯一惊道,“什么?你就是猿山人?”
  “对,我就是名副其实的猿山人,怎么!你大吃一惊了吧!”
  “是的,我应该早就猜到,我此行到线开谷,就是为了要找你!”
  老人趾高气扬地道,“小子,不管你找我有什么事,老夫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等一下,请听我把话说完再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休想拖延时间。”
  武凯微微一道:“在下是武林圣君第三代姚武凯。”
  老人一听,仰头狂笑起来,可是脸色随即变得阴沉道:“小子你年纪轻轻胆敢冒圣君之名,今天真是留你不得。”
  说完,就将动手开打。
  武凯见状,马上拿出圣旨令高高举起……
  猿山人看见圣旨令二话不说,卟通一跪,双膝着地,心惊的颤声道:“圣君,老朽不知大驾光临,而又冒犯了圣君,请圣君制裁。”
  “猿老,你先起来再说。”
  “不除非圣君不责怪老朽,原谅老朽的无礼,还有听老朽一言,老朽才敢起来。”
  武凯望着跟前的猿山人,跟刚才的举动,实在是天壤之别。
  “猿山人,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就是了,这样子岂非折杀晚辈了。”
  “猿山人”道:“老朽以后什么事都听圣君吩咐,只要圣君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令祖父,老朽真是有眼无珠,见了这衣服,竟不知……”
  这位长年在深山中修行的隐者,但还具天真纯朴的性情。
  他这时趴在地上,痛苦地忏悔着。
  但武凯可大为感动的道:“猿老,我答应你也原谅你方才的作为,你可以起来了。”
  猿山人这时才停止哭泣的谢道:“多谢圣君,请问圣君刚才说找老朽不知有何事?”
  “我差点就忘记了,你看这封信。”
  遂从腰际掏出信,交给猿山人。
  猿山人拆信细看,悲喜交加,道:“圣君,这是令祖父金绫双仙写的。”
  武凯惊喜的道:“真的,真是我祖父的,他说什么呢?”
  猿山人笑容满面的道:“今祖父说他在一百五十岁的时候,生下了令尊,而令尊在八十九岁时生下了你。”
  信及此,微微一顿道:“令尊遇难后,圣君老人家夫妇正在应天劫,所以竟不知道,而令尊的对头,却也是令祖父的厉害对头,待令祖父天劫后,脱险而出,偶而涉足中原时,才知道‘武林圣君第二代’已经遭害了。”
  当时,他老人家悲伤之余,遂全力寻仇追敌,同时不敢告诉令祖母。
  但,对头的武功高强,生性又狡猾非常,令祖父几乎为其所害。
  说到这里,哼了一声道:“老夫倒要会会这小子,竟敢将恩人打伤。”
  接着又说了下去:“圣君他老人家受伤后,回到海外疗伤,同时另练一种极高的功夫,准备为子报仇,现在,他很高兴你能出来继承他老人家的事业,叫我跟着你,共商大业,为令尊复仇。”
  令祖父,现在有要事,故托“失魂酒丐”拿信来,同时说“失魂酒丐”是令祖父所救,并且还授了他一些武功,医好了一身伤残,嘱你好好尊敬他,并谓此人甚可信托。
  说到这里,猿山人把信递给了武凯道:“你自己看吧。”
  武凯接过信来,尚未阅信时,心中一阵激动,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
  这一望,他不禁大吃一惊。天呵!
  “腐叶瘴”更浓了,沼池上,气泡直冒,那有席玲的影子?
  她一定已经沉下去了死于非命了。
  当下不加思索,身形一动,疾向池中掠去。
  人影一晃,猿山人拦住身前道:“席姑娘必需在此地一个小时才能出来,否则必死无救。”
  武凯不禁感到大惑不解,问道:“这话怎讲?”
  猿山人长叹一身道:“席姑娘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武凯不禁全身轻轻一颤,心中有个声音在责备他:“武凯,席玲之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全是你害的。”
  猿山人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她误中了一种淫毒的毒风,因为施救不及,渗入了血液之中,以致于她变成了一个有时不正常的女子,但是,席姑娘的意志力,是一般人所不能及的。
  当药力未发作时她就逸入深山之中,主要是为了要保持她本身玉洁冰清的贞操。
  最后,她终于熬不住了,而跳崖自杀了。”
  说到这里,轻叹了一声,注视着武凯。
  武凯有意地避开了他的眼光,不管猿山人是不是有这个意思,总而言之,他觉得猿山人的话语中,多少带有谴责的意味。
  同时,他心中也拥起了一阵浓重的歉疚,低声问道:“后来呢?”
  “唉!后来老朽还好云游路过,将她救了回来,仔细诊断之下,不禁不大为伤脑筋,她所中的毒气,已经深入了心脉,根本没有挽救的余地了。”
  武凯猛一抬头,急于之色溢于言表,急声向道:“那……那怎么样?”
  “老夫搜尽了枯肠,最后想出了一种……”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干咳了两声,盯了武凯一眼,只见他正满面慌张的在凝听着,遂继的道:“想出一个……古老治毒的方法!”
  他又看了一眼武凯,见武凯根本没有什么异动的表情,才继续说下去:“这种方法,是以毒攻毒。”
  “那么席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席姑娘所中之毒,可以用百年以上毒物的毒以中和之,老夫费尽心机,在这附近找一条百年蜈蚣,让席姑娘吸它的血,而让血中的毒和她血中的毒中和之……”
  “那她为什么又要来这毒沼中呢?”
  “这毒沼中之毒气可以将席姑娘体中毒和以后的毒伤吸出体外,而形成一层厚膜。”
  说到这里,他望了武凯一眼,长叹道:“现在那蜈蚣已经死了……”
  武凯不禁惶然问道:“那该怎么办才好?”
  “唉,那有什么办法,另外再找一条毒物吧。”
  一时之间,两人都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武凯抬头问道:“其它的毒物也可以吗?”
  猿山人沉重地点了点头道:“可以,但是大凡一般奇毒之物上了百年以上,都非常精灵,不是轻易可以发现的,席姑娘所需的,却必需在十二个对时中找到才可以,唉……这到那里去找呢?”
  武凯突然想起自己囊中尚有从地心世界带出来的金冠彩蟒内丹,但不知行不行,遂试探着问道:“毒物的内丹是否可以用?”
  猿山人蓦然抬起头来,双目中精光暴射,连连点头道:“可以,可以,内丹更好,难道你有吗?”
  武凯轻轻点了点头,自囊中摸出那颗大如鸽卵,黄光闪烁不定的内丹来,交给猿山人道:“这东西行不行?”
  猿山人面有喜色,接过内丹来,仔细端详了一阵后,笑道:“这彩蟒直码有三百年了,你从哪里得来的?”
  武凯据实回答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接着问道:“假如毒全吸了出来,身上那层此该怎么办?”
  猿山人一怔,随即叹了口气就:“那就难了。”
  武凯心中一震,疾问道:“有办法吗?”
  猿山人道:“办法是有,只是很不容易。”
  武凯闻言大喜毅然道:“只要有办法,上天入地我都去。”
  猿山人大笑道:“圣君万金之躯,岂可轻易涉险,还是由老夫去办好了。”
  武凯眉头一皱,大声道:“不行,不行,身为武林人物,岂有贪生怕死的道理,你说,看有什么办法,我立即去办,同时席玲也非需要你的保护。”
  猿山人闻言为之一震,不禁露出了钦佩的眼光道:“好吧,要脱去这层厚膜,必须找到三种稀世难逢之药物才能脱去。”
  武凯沉重地嗯了一声问道:“那三种药物?”
  “一片万年朱兰的叶子,一节万年寒冰草,一颗火魅内丹。”
  武凯心中一喜道:“我这里有万年寒冰草。”
  说着,探手入怀,取出万年寒冰草,交给面露惊异之色的猿山人。
  猿山人接过万年寒冰草,笑道:“你身上那来的这么多宝物,难道其它的两样东西你也有。”
  武凯摇头笑道:“没有,没有,身上还有一些医伤药和几颗宝珠罢了。”
  猿山人将万年寒冰草取下一节手,将剩下的还给了武凯,同时道:“距此百里之遥,有座水火洞,水洞之水,奇寒澈骨,火洞之火,灸热胜于常火百倍以上,据老夫所知,水洞中有株万年朱兰,而火洞中,则有成形火魅出没其中,但这水火洞上形势奇险,深处群峰之下,让你一人去单身涉险,老夫的确放心不下。”
  “那火水洞处于什么方向?”
  “此去西北约百里。”
  武凯笑道:“我就去。”
  双足顿处,身化一道疾箭。带起三溜霞光,朝西北方向暴射而去。
  无量山,纵贯滇省中数百里,山势险峻无比.武凯一路驰来,尽是那奇峰深壑,林深水急,山路颇为难行。
  但他这时之功力,较之江湖上的任何高手,都不稍为逊色,这些山路倒难他不到。
  身形施展开来,只见一道霞影似彩虹般地隐现在山峰间。
  约两个对时后,他已立在一座云雾萦绕的山峰之上,纵目四望,只见不远处有座插天奇峰,耸立云雾之中。
  他当即脚下一催劲,曳起一道彩虹霞影,直朝那座山峰之上射击。
  想要在这万山丛中,找出一个水火洞,谈何容易?
  但是,武凯已经得到了猿山人的详细指示,知道大概的地点,所以当他立足在另一座山峰上时,他已可以确定水火洞正在这座山峰的后面。
  绕过山峰,到达山阴处,只见遍地玄黑,岩石竟都因多年冻冰而结上了一层似冰的表面。
  山阴断崖下,有一块斜伸出来的石屏,恰好将崖下的景色完全遮盖住。
  武凯飘身掠至石屏上,凝神向下望去。
  果然——云雾萦绕中,隐隐可以看出一座大洞,洞中有银红的火光闪动。武凯当下不再迟疑,身形动处,曳着三溜霞光,电射而下。
  眼看立即要到了洞前,他长叹一口真气,身形为之一顿。
  就在这一顿之间,他已经看清了,这石洞原来并不在崖底,而是断崖中间的一个大洞。这时——他的身形,已然因为降落得太快,而到达了洞口的附近。
  武凯在这一刹那间,突然扬掌后拍,自己的身子却一躬而进,借着这向后这股绵绵大力,向洞中疾射进去。
  同时——“柔冰神功”与“血气”两种武截然不同的气体,已经绕体疾旋。
  进入洞中后,只见全洞都闪烁着金红色的光芒。
  洞高约一丈有余,四壁铁黑色,岩石坚固无比。
  武凯不再迟疑,催动身形,如飞朝前射去。
  前行的约有二丈余深,洞势陡然上行。
  再走十余丈,金红光华大盛,山洞亦一分为二。
  他不禁迟疑了一下。
  站在两洞分叉口处,只觉右边热气灸人,而左边则碧光隐现,寒冷澈骨。
  这就是水洞与火洞分歧处了。
  他略一思忖,立即撤去了“血气”,“柔冰神功”陡然运足,身形动处,咻然一声疾射而去。
  水洞之中,奇寒澈骨,周围只见碧光闪动,脚下竟都是水面,根本没有立足之处,阵阵令人心神皆颤的冷气,就是由那水面上冒出来的。
  武凯身形不定,激射七、八丈以后,真气已歇,放目四望,洞底尚未出现。而底下还是奇寒澈骨的水面。
  ---------------
  海天风云阁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