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腾龙谷》

第二十二章 九九重阳群雄聚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大家都眼睁睁地向四周望去……
  黑暗洞这三个字,早就已经拔动了每一个人的心弦,而此人竟敢以“黑暗洞主”自居,所以谁都想见见这“黑暗洞主”是何许人也。
  当两千多双精光灼灼的眼睛向四面探视的时候。
  阵阵弦乐声起自殿中。
  谁都无法确定这弦乐来自何方。
  乐声渐盛,由疏入密,由简人繁,刹那间形成了一股强大的乐声蔡绕在每人的耳际,震憾每人的心弦,大殿后,两侧边门中,缓缓行出了两排蒙面大汉。
  大殿上,刹那间除了沉重的呼吸声及弦乐声外,都静下来了。
  突然——弦乐声戈然而止。
  两侧各已行出十名黑衣蒙面大汉,排成一排,立于主席之后。
  大汉后,两侧又各行出一排人来。
  这些人,高矮不一,唯一相同的就是寒光灼灼的双目。
  他们的衣着,与先见黑衣大汉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每人身上多了一件黑披风。
  场中的人都开始紧张了。
  绝大多数的人自忖,从这些人眼神中看来,自己的武功绝不可能在他们之上,后面难道还有其他的人吗?
  暗忖未毕,黑衣披风的蒙面大汉亦已经走出了二十人,一列立在先前二十人的前面。
  门中还是不断地走出人来。
  这时,一声高唱:“堂主出席。”
  西侧门,内各走出十个紧身黑衣,面蒙红巾,肩挂红披风的蒙面大汉来。
  在座的都是武林中名重一时的大人物,一见这十个人出场都不觉得心中一寒。
  更有人嗟叹出声:“他们……武功之高……”
  声尚未歇,又是一声高唱:“八大分洞主到——”
  场中立即又静了下来。
  宫殿当中,突然开出一扇大门,缓步走出八个肩挂大红披风,身着紧身对襟排扣的大红披衣服,面蒙红巾的人。
  陡地——弦乐之声大作,一声高唱入云:“洞主出席,来宾肃立!”
  全席宾主,不自然的应声肃立。
  门中缓缓飘出了十朵黄云,众人眼前一亮,竟是十个手持乐器的绝美少女,袅娜行来……
  陡然——众人眼前一花,大门缓缓闭上,十个少女这前已经岸立一位身披黄缎大披风,身材修长,风度翩翩,气度高贵的人。
  他一出现,黑暗洞手下的所有的人都弯腰为礼,众人也不自禁地,躬身为礼。
  “黑暗洞主”微一摆手轻声道:“请坐!”
  四周立即传话下去,众人纷纷坐下。
  “黑暗洞主”与八大分洞洞主同坐于主席第一桌之上。
  主席原分三桌,其他两桌则为二十个堂主分坐。
  他一坐下,低声朝身旁一洞主问道:“怎么?他们还没来?”
  那洞主恭身道:“立刻就来了!”
  话才说完,一声高唱:“九大门派掌门到了!”
  “黑暗洞主”微一颔首道:“有请!”
  自广场上,鱼贯走入九个僧道裕,男女俱有的老年人。
  九大掌门人一到,在座的白道高手们纷纷起立致敬。
  在他们心中,就已经生出一股亲切感。
  因为,“黑暗洞主”在江湖上出现的日子太短,而又挟着那么强大的威势,令人不自而然地会生出一股畏惧的感觉。
  而九大门派在武林中所居的地位颇高,门下的弟子广布天下,隐为武林白道领袖,故众人一见九大门派出面,心中也定了不少。
  但是,有些深谋远虑之士,早就想到此番事情非同小可,现在见九大门派掌门人竟亲自出马。而且连袂而来,不禁大为担忧。
  “黑暗洞主”见九大门派掌门人走进了殿中,方起立道:“九位请入席!”
  随即,有五个黑衣大汉将他们带到了客座第三座上。
  此举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在武林中,任何场合,九大掌门之中,只要有任何一位在场,一定是坐在主位或第一席的。
  而今天,九大门派同时出场,竟将之置于客座第三席上,这简直是对九大门派的一种侮辱。
  殿中及广场上本就有千余人,立即拥起一片不满夹杂着的猜疑声,哄哄不绝。
  他们不知道另外三席将是属于谁的。
  或是天雷帮及地狱阎王,那么还有一席呢?
  正在众人猜疑不定的时候——广场上突然大踏步走进来了八个人。
  场中又是一阵骚动……。
  当头两位身材魁伟,满头白发,脸白如纸,双目寒光电射的老人,在座的人那有认不出的,这就是雪山二奇吴衡及其弟吴平。
  雪山二奇身后紧跟着四个奇形怪状的老人,众人又是一惊,数十年不见现身的关外四残也来了。
  为首的一人,是身高三尺,头大如斗,骨瘦如柴,面目冷峻的辽北吸血鬼金鑫。
  他的身边,是红面白发,肩着大红酒葫芦的辽东残心客木森。
  第三个,是高达八尺以上,左目已瞎,嘴角含笑,眼中隐泛着青光的长白狐叟水森。
  最边上的一人,是一个身高六尺,身材魁壮无比,红发垂腰,双目光闪闪的虬肌的老人,是西辽一绝火焱。
  关外四残,凶名远播,早年横行关外,偶尔涉足中原,杀人如麻,从不眨眼,是以这一出现,怎不会令人心中发毛?
  何况,据传言四人皆已伏诛,已有数十年未见踪影,怎的会现在同时出现于关内?
  这八人一出现,“黑暗洞主”轻瞄了一他们一眼,低声问道:“这八人是谁?”
  身旁另一个洞主恭声道:“红神的手下。”
  “黑暗洞主”低声道:“请坐。”
  立即有几个黑衣大汉迎了上去,将他们迎至客坐第四席上坐定。
  冰山阴怪冷冷地扫了“黑暗洞主”一眼,冷哼一声。
  关外的四残也是大刺刺地走了过来,往席上一坐。
  八人方坐定,一声高唱:“天雷帮帮主到”
  众人中,大都是黑道人物,闻声立即欢呼骚动不已。
  咻!咻!咻……
  满山绿焰乱射,在天上砰然炸开,四散洒下。
  突然。一道银光,冲天而起,直冲至半空中后——拍!
  一声大响银光炸开,形成一个银灰色的髓髅,冉冉下降。
  咻!咻!
  又见两银焰疾射而去,在那髓髅之下砰然炸开,形成两道交叉的枯骨,架于那银灰色的髓髅之下,渐渐往下降来……
  广场上。大踏步走上了四排黄色紧身衣,胸绣髓髅标志,手抱亮晃晃大刀的汉子来。
  黄色紧身衣的汉子,来到场中,分两边而立,直排出老远去。
  随即广场上又出现了一排跳舞的白衫少女来,边行边舞飘飘而来……
  另有四人着黑衣的汉子脚未沾尘地抬着一座白纱垂帘的宫轿,飘浮而来……
  只见宫轿华丽,镶着珠宝耀眼刺目,神俊非凡的天雷帮帮主冷面魔君坐在轿内威风凛凛。
  “黑暗洞主。不屑地暗忖:”哼!好大的排场。“此时,白纱垂帘一掀,纵身一跃,仇天浪已经立在”黑暗洞主“对面了。
  “黑暗洞主”哼了一声道:“仇兄来得好早。”
  仇天浪立刻回敬了一句道:“兄弟并未柬约天下英雄。”
  “黑暗洞主”冷笑道:“仇兄好俊的口齿。”
  仇天浪剑眉微挑,道:“兄弟可没洞主那么大的胆量。”
  “黑暗洞主”哈哈一笑,对一边的大汉道:“带客上坐!”
  下人恭喏一声,将仇天浪及其率来的堂主,安置在客位第二席。
  冷面魔君心中略有不悦,但绝不形诸颜色。
  天雷帮众人方落座,又是一阵高唱:“地狱阎王到——”
  声音未落,阴风已起,滚滚刮来,天色突暗。
  渐渐,阵阵薄雾拥起,刹那间,整个大殿都在深雾笼罩之下。
  阴风惨惨中,鬼声嗽嗽,烛火四现闪跳跃不定。
  不久,浓雾中,现出峰樟鬼影,飘浮不定。
  殿中所悬之火把,呼呼连声,突然长了又缩短变成暗绿色。
  众人都不禁感到毛骨惊然。
  正在大家都骇汗毛直竖立的时候,浓雾渐渐的谈会。
  殿上首席客座上,已经坐着十个一色白衣的奇异人物。
  这十人,面目表情冷淡,死眉死眼,面针昏黯,似乎每人都已经戴上了一付人皮面具,所以看不出他们的真面目一来。
  “黑暗洞主”朝他们桌上瞥了一眼冷冷道:“那位是地狱阎王?”
  桌上一人操着平板而冰凉的声音道:“阎王有事不能分身,特命十大阎罗赴宴。”
  “黑暗洞主”冷笑一声道:“好,竟不赴本人之约。”
  那人也冷笑一声道:“十大阎罗赴宴绝不辱没尊驾。”
  “黑暗洞主”又冷笑一声说,刷地一声站了起来。
  众人一惊……
  “黑暗洞主”一摆手,又坐了下来,冷冷朝第四席望了一眼道:“红神还没有来,难道本洞主忖错了不是?”
  他身边的一个洞主恭声道:“要不要撤去第四桌?”
  “黑暗洞主”冷冷摇了摇头道:“暂时别撤,欧武凯一定会来。”
  正说着,突然一声高唱:“红神到——”
  场中众人立即静了下来。
  大家都想看看这位新出道的杀星到底是个什么长相。
  正在这时,殿中突然红光大盛,一朵红云,拥着一晃霞影疾射入殿。
  红云一敛,人影顿现,现出了奇俊无比的欧武凯。
  武凯一看场中情形,就知道了个大概情形,朝“黑暗洞主”微一点头道:“洞主邀约,在下谢了。”
  “请上座!”
  武凯微微一笑,走向第四桌,向雪山二奇点了点头,又朝桌上其他各人笑了笑,坐在首位上。
  主客一来齐,酒菜开始端了上来。
  大殿中,又开始闹哄哄谈笑与喝酒行令,似乎大家都没有考虑到“黑暗洞主”这次为什么柬约天下英雄。
  酒至半酣,“黑暗洞主”突然站了起来,朗笑道:“各位英雄……”
  殿中虽然吵杂,但是“黑暗洞主”的声音,却灌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殿中立即静了下来。大家都把眼光投向“黑暗洞主”。
  他见大家都望向了他,遂继道:“在下今天柬约天下英豪,其目的在于宣布一件事。”
  殿中更静了,大家都静听他往下说,只有红神欧武凯那桌上却是谈笑风生,根本没有理他这一套。“
  客席中,除了天雷帮中有一、二人偶动杯著外,其他的人除了聊天,就是端坐不动,滴酒不进。
  武凯这桌上的人,更是精明厉害,虽然屡催加酒,但是却没有一人是真正的把这些酒吃喝了下去的。
  “黑暗洞主”干笑了一声道:“近日来,武林同道中,人才辈出,为武林生光不少,颇令本洞主兴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另一股潜在的势力,却正在滋长,似乎要独霸武林了。”
  此语一出,全殿都有同感。
  虽然近年来新人辈出,奇才颇多,但江湖上,却常有不明身份,而武功奇高的人物出现,予人以一心理上的威胁。
  武凯更是俊目一扫,见主要宾位上竟没有那个钩鼻削腮中年人在场,心中不禁也暗忖道:“莫非那人也是潜在势力中的一份子?那就太可怕了。
  他暗自忖毕,“黑暗洞主”道:“所以,兄弟拟商请诸位英雄,共谋对策,以维武林安全。”
  说完,双目中寒芒炯炯地扫了全场一眼,见没有人说话,乃继续道:“若蒙众位英雄不弃,兄弟愿意负起这个重大的责任,带领整个武林,铲除这批暗中鬼祟的人物。”
  说至此,又扫视了全场一眼哈哈一笑道:“各位如无异议冷面魔君仇天浪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黑暗洞主”冷笑一声道:“仇兄有什么异议呢?”
  仇天浪也冷哼一声道:“兄弟倒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兄弟手下有几位坛主,恐怕有一点其他的意见。”
  “黑暗洞主”道:“哦,仇兄手下难道有什么意见吗?”
  坐在仇天浪左边的,正是“地阴坛”坛主张震,闻言道:“本坛主以为武林之君无德者不足以君之。”
  “黑暗洞主”冷冷一哼,未予作答。
  九大掌门中的少林派掌门人缓缓起立道:“依老衲之意,不必争什么领袖之位,但必须合群力共谋武林和平。”
  昆仑派掌门人玄云道长刷地一声站起来,厉声道:“欲维武‘林和平,欧武凯应当首先除去。”
  “黑暗洞主”冷冷笑了一声,转首望向红神欧武凯。
  武凯微微一笑,未予作答,却用眼光看了冰山阴怪一眼。
  吴衡当即哈哈一笑道:“各位既然意见不一,谁要找红神,先冲着老夫来。”
  “黑暗洞主”又是冷笑一声道:“各位既然意见不一,依本洞主之见,只有以武功分高下了,兄弟不才,本有领导天下武林之意,可惜有人反对,那么各位就随兄弟至练武场上一行便是、”
  口气狂妄已极,似乎天下武林中,没有一个人可放在他的眼下。
  地狱阎王中的十阎罗陡然起立,当先一人道:“地狱阎王不参与这场纷争。”
  “黑暗洞主’”嘿嘿一笑道:“各位所用之酒食,已经下了毒,除非我命令,由不得各位不依了。”
  仇天浪面色一变道:“尊驾太小看人了。”
  “黑暗洞主”笑道:“我能置你于死地,你尚敢尔称我洞主小人否?”
  仇天浪冷冷道:“凭什么?”
  “黑暗洞主”道:“在座每位都服下了本门中的一点小毒,只要本洞主心念一动,各位当不致还会咒骂本洞主了。”
  仇天浪冷冷笑道:“本帮主却是滴滴未沾。”
  “黑暗洞主”道:“仇兄的武功却是不及本洞主。”
  仇天浪望了九大门派一眼道:“九大掌门人亦不会赞同尊驾的行为。”
  “黑暗洞主”冷笑一声道:“红神却也忘不了仇兄一掌之赐。”
  仇天浪又望了十大阎罗一眼道:“十大阎罗定然不齿阁下的所为。”
  “黑暗洞主”冷哼道:“大家不防到练武场中试试看。”
  言毕,首先起身,率先朝殿外走去。
  殿中及广场上的群雄没有一个人想到“黑暗洞主”会在酒食中下毒,这时亦都大为惊慌,各人心中都是任忡不安,但都自知不是对方对手,故也跟着出去。
  首席数桌亦跟着起身,向殿外走去。
  只有武凯这一桌还是没有动。
  冰山阴怪吴平向武凯道:“主人可曾吃这些酒菜。”
  武凯点了点头道:“吃了。”
  冰山阴鬼啊呀一声道:“这怎么是好?”
  武凯微微一笑,未予作答。冰山阴怪关心地问道:“主人难道真的……”
  武凯一摆手,阻止他说下去,问海底老者道:“尊驾不是那……”
  海底老者面色羞惭,一提手中铁桨,站了起来,深深一揖道:“小老儿深知悔改,请主人不究既往,小老儿感激不尽。”
  武凯一楞,道:“这……”吴衡连忙接口道:“他是老奴收服的。”
  武凯哦了一声,又将眼光移往关外四残及任庭。
  辽北吸血叟大脑袋一晃,微微一笑,露出满嘴白牙道:“咱们还是自由之身,而且老夫对阁下身上的几样东西,都还有点小兴趣。”
  冰山阴怪不禁温怒道:“金老儿……”
  武凯微微一笑,对吴衡道:“让他说下去。”
  辽北吸血叟哈哈一笑道:“果然气度慑人,但还是阻不了老夫求宝之心,好,这么办吧,咱们比试三场,胜两场以上者为胜。”
  武凯微笑道:“以什么为赌注?”
  辽北吸血叟望了望关外四残的另外三人道:“三位老弟意下如何?”
  辽东残心客木森笑道:“小弟倒有一个办法。”
  辽北吸血叟金鑫道:“什么方法?”
  木森道:“欧少侠与我们兄弟四人各较一场,全胜则算胜一场,若胜三败一,则算胜二分之一场,以此类推,总算起来,何方胜过他方则为胜。”
  金鑫、水森、火焱同声赞好。
  冰山阴怪冷冷一哼道:“木森,你打的好主意,这样不公平。”
  木森嘿嘿笑道:“有什么不公平?”
  吴衡道:“如此一来,主人无异是要较一十二场,而在这一十二场中,起码要胜六场以上,而你们每人只赛三场,平均每人只要胜一场半,就不会输了,这岂非不公平?而且主人赛完一场,又赛一场,真力上首先就吃大亏……”
  武凯笑着对吴衡道:“看看他们的赌注是什么再决定?”
  辽北吸血叟道:“以我四人之终身为赌注,赌阁下一人之终身。”
  武凯嘿嘿一笑道:“这敢情好,但是在下要言明在先的是吴衡与吴平兄弟不在此约之内,在下若输,赌约上只限此身与他们无关。”’金鑫沉吟了一下道:“好,一言为定。”
  武凯亦笑道:“一言为定。”
  火焱粗声道:“妈的,倒真的赌上了,好,怎么赌法?”
  长白狐臾嘴角一裂,看起来颇似微笑,但声音却出奇的冷酷道:“先赛内力。”
  辽东残心客眉一皱道:“在这儿该如何个赛法?”
  大家都暂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武凯为什么要赌?
  原来,当他见到“黑暗洞主”时,他就想起了在黑暗洞中被吕明奇击落在地心世界中的事来。
  虽然那次是因祸得福,但是他还是不会忘记那一掌。
  从他的眼神中看来,此人武功甚高,较之目前的自己,绝不会差。
  而冷面魔君的功力,恐怕也不在自己之下。
  但他们都有着强而有力的死党及手下,自己独力怕难与他们周旋,所以,他这时开始决定要培养自己的力量。
  否则,父母之仇尚未报,恐怕已经丧命他们的手下了。
  而且关外四残,据自己推测,武功甚高,足以为自己助力一二。
  正在他暗忖间,金鑫已经笑道:“共赛十二场,未免太多,不如由我兄弟四人,合力与阁下赛一场如何?”
  武凯略一沉吟道:“好吧,这一场由你们出题目好了。”
  这样一来,关外四残是占定了便宜了。
  金鑫见他满口答应,不禁一怔,心中倒不好意思起来,试想以自己的身分,还要合四人之力来对付一个晚辈,这真是笑话。
  听武凯要他们出题,忙道:“不,不,题还是由阁下来出。”
  关外四残人各有怪癖,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若对你有好感,那就好得不得了,赴汤蹈火都无所谓,但是他对你有恶感,一点点小事,都会将你开膛挖腹,挖心割肺。
  目前,四人对他这种和蔼的气度及宽大的胸襟,都有无限的好感。所以金鑫此语一出,其他三人立即赞成。
  但是武凯还是推辞道:“还是由四位出好了。”
  西辽一绝火焱性情最是火爆,但为人也最直爽,见这情形,遂道:“这样好了,欧少侠待会儿免不了会有一场拼斗,所以咱们犯不着替那些兔崽子来耗欧少侠的功力,所以老夫以为,咱们各人表演一手内力,若少侠能胜过我们每一人的话,就为胜,否则就为负。”
  他这话一出,大家又都赞同了。
  武凯道:“由我先来好了。”
  众人心中不禁又是一阵钦佩。
  因为这种较技之事,先来的人,最为吃亏,可以说根本没有一个标准。
  但后来的人,可以以先前的人为标准,故较技时,若双方功力相差不多,后来的人往往会胜。
  武凯略一打量殿中情势后,朝着殿中一丈远处的一根大柱子一阵指划后,道:“献丑了。”
  桌上其他的人都不禁愕然,不知道他到底搞些什么。
  因为,那大柱子上根本没有什么,而武凯那一阵比划又好像丝毫没有费力气。
  只有冰山阴怪面露惊喜之色,身形一动绕过了那大柱叫道:“金鑫,你来看看。”
  辽北吸血叟心中暗暗好笑,忖道:“这小子不知道玩得什么花样?”
  大头一幌,人也到了柱子后面。
  柱子后面,青砖墙上,浮凸出来两个大字:“红神。”
  而金鑫面色大变,断断续续道:“这……怎么……可能……”
  关外四残的其余三人也赶了过来,一看这字,立即都凉了一截。
  西辽一绝大叫一声道:“完了,不用比了。”
  众人又回到了桌上,武凯笑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请四位表演吧?”
  金鑫一使眼色,关外四残一起拜倒,齐声道:“请主人收用!”
  武凯连忙笑道:“快别这样了,你们还没输呢!”
  金鑫道:“老奴们认输了。”
  武凯双手运足了柔劲,才将他们扶起道:“以后你们不许自称老奴,干脆就用我字好了,至于对我!除了主人外,随便叫什么。”
  众人齐声应是。
  武凯道:“咱们该快点去了。”
  火焱笑道粗声道:“妈的,昆仑玄云那免崽子,老子横行江湖时,他还在妈的怀里撒尿呢,刚才竟敢这么放肆,老子不挖出他的心不才怪呢?”
  辽东残心客木森嘿嘿一笑道:“老四什么时候抢起何二哥的生意来了?”
  这时大厅上的人尚未退完,大家都挤来挤去地拥向殿外。
  西辽一绝火焱大为不耐,回头朝武凯道:“少爷,咱们掠过去。”
  武凯微一颔首,表示同意。
  众人微一催动真气,展开身形,咻咻连声地从众人头上越过,向前路驰去。
  越过山头,是一座绝崖。
  崖上松盘柏卷,寒风似涛,好一个肃杀的地方。
  红日,西沉!
  撒下一张金色的渔网,罩住了整个大地。
  白马山峰后,是一片扇形绝崖的边缘。
  沿着扇形的边缘,建起了一座美无伦比的擂台。
  武凯等人一入场,立即有黑衣蒙面大汉将他们带进西棚看台之内坐定。
  一般武林豪客们,大多有自知之明,不敢参加这次角逐只是坐在当中的看台上观看。
  “黑暗洞主”,十大阎罗及红神在西棚。
  九大掌门及天雷帮在东棚。
  除了有限的其他几个人外,东酉棚中所坐的人并不多。
  待大家都坐定了以后,“黑暗洞主”悄悄站了起来,双腿微曲,陡地一蹬。
  刷!一道黄影暴射而去……
  在半空中,他微一叠腰,披风陡然大张,恍似一朵黄云,飘落在台上。
  他这小小的表演了招,却使四座震惊,喝彩叫好之声从四面爆起。
  “黑暗洞主”向众人点了点头,表示答谢以后,道:“在下这次柬约天下英雄,意在维护武林和平,所以,各位英雄间,如有什么不可解的恩怨仇恨,请在此间提出或由本洞主调解,或由你们手下自己见真章,但是,今后,武林中将不再有寻仇斗殴之事件发生。”
  说话时之口吻,严然以武林盟主自居。
  仇天浪重重冷哼了一声,坐在棚内道:“‘黑暗洞主’敢将真面目公诸众人面前吗?”
  “黑暗洞主”哈哈笑道:“时机未到,不愿为尔,非不敢也。”
  仇天浪又冷哼一声道:“本帮主认为阁下既然连以真面目示人都不敢,还有什么资格领导天下群雄?”
  “黑暗洞主”突然仰天一阵狂笑,震得在场众人耳鸣心跳,道:“那么仇兄认为有资格了。”
  仇天浪微笑着点头道:“此言不虚。”
  “黑暗洞主”冷冷一笑道:“那么仇兄请上台来吧!”
  仇天浪嘿嘿一笑,身形起处,恍如一道银箭,疾向台上射到。
  就在这时候——西棚看台上红光一闪,一朵红云拥着一蟑霞影,落向台上……
  银影红霞同闪——与仇天浪一起落在台上的红神——欧武凯。
  三人一照面,武凯立即朝“黑暗洞主”微一拱手道:“在下与仇帮主之间有一点小误会未曾解决,请将这阵让给在下如何?”
  “黑暗洞主”嘿嘿一笑道:“当然,当然,那有主占客先的道理,请!请!”
  说完,用手比了个请的姿势后,身形起处,飘向西棚。
  武凯说了声:“谢!”
  然后冷冷朝仇天浪道:“仇大帮主,想不到吧!”。仇天浪嘿嘿一阵冷笑后,说道:“阁下上次能不死,这次可没那么便宜了。”
  武凯亦报以一声冷笑,道:“大帮主,在下有点小帐要与帮主算算。”
  仇天浪尽里有数,当下沉声道:“说吧!”
  武凯冷冷笑道:“青衫白驼欧仁威,大帮主总不至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吧。”
  仇天浪笑道:“怎么样?”
  武凯的心中渐渐燃起了愤怒的火焰,冷声道:“父仇不报不共戴天。”
  想起父亲,想起娘,武凯的右臂又发出了阵阵轻微的抽痛。
  渐渐地,抽痛加剧了。
  这是他杀人的先兆。
  仇天浪又开口了:“你将如何?”
  武凯冷声问道:“大帮主是怎么对付家父的?”
  仇天浪得意地笑了道:“以一只手指头对付他的。”
  武凯闻言大怒,但他的表情,反而冷漠得像座冰山,他的声音,似严冬中的寒风,令人有奇寒澈骨之感。
  “那么我也以一只手指对付你。”
  语音刚毕——陡然——东棚中一声断喝:“且慢!”
  一条人影,疾掠上台而来。
  来人,是昆仑掌门玄云道长。
  他一站住脚步,单手向仇天浪打个问讯道:“仇大帮主请且慢,昆仑派与红神尚有未了之旧帐。”
  仇天浪笑道:“好说,好说,既然玄云道长要在下让一步,在下那有不让之礼。”
  言毕,一晃身,银光疾射,回东棚去了。
  武凯不禁心中怒!
  眼看马上就可以了得杀父之仇了,探得娘的生死下落,替林子杰全家报仇,想不到半路又杀出了个玄云道长来……
  他冷哼一声,双眼中射出了两道冷森森的寒光,盯着玄云道长……
  昆仑掌门人心中楞生生一凛,暗祷道:“祖师爷在天有灵请助弟子擒此元凶,为本门数十死难的弟子复仇。”
  祷毕,眼前突然一花—…。
  不禁大吃一惊,横身移步,倒退三尺。
  关外四残的老酉,西辽一绝火焱已经站在武凯身前,恭声道:“少爷,这种杂毛老东西,还是火焱来替少爷打发吧。”
  武凯冷哼一声道:“好吧,对付这种人,最好手法用重点。”
  西辽一绝恭应道:“是,在火焱手下,该死的绝活不了。”
  武凯已经身形连晃,掠回了西棚。
  玄云道长西辽一绝出场,心中亦是暗暗吃惊,微一问讯道:“火施主近来可好!”
  火焱嘿嘿一笑道:“妈的,老杂毛找老子主人的麻烦,还装蒜。”
  玄云道长怒道:“火施主说话要有点分寸。”
  火焱冷笑道:“老子割你尸首的时候才有分寸。”
  玄云道长在此众目睽睽之下,受这种侮辱,实在无法忍受,怒道:“别逞口舌之利,亮兵九吧。”
  火焱双手一摊道:“老子对你用这个,别的玩意儿没有。”
  玄云道长一瞥之下,见他掌心火红,隐有焰光闪动,心里暗惊,口中说道:“好!”
  同时紧紧封住了全身门户。
  火焱嘿嘿一笑道:“死在眼前,还端臭架子……”
  话还没说完,突然扬右掌,虚飘飘地向他面门拍来。
  玄云道长冷笑一声,左手一穿,疾敲火焱右腕脉门。
  火焱哈哈一笑,右掌由拍改抓,猛扣玄云道长左脉。
  玄云道长想不到西辽一绝果然名不虚传,变招之快,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慌忙间,右一扬,铁拂尘夹着咻咻风声,疾刷而上。
  火焱笑道:“老子出道时,你还在娘怀里拉尿,这点小玩意儿也敢使出来……”
  言尚未毕,身形陡变,浑身顿然射出了层层热浪,双掌连挥,烈焰如练,围住了玄云道长全身。
  玄云道长突感到四外奇热,压力大增,心中吃惊外,奋力展开了“剪风尘法”,拥起阵阵乌浪尖风,抵住了四外力热流……
  刹那间,台上人影不分,风声呼呼,烈焰四射,气势好不惊人。“
  幸好擂台是岩石筑成的,否则怕不已烧得满目斑痛,惨不忍赌了。
  东棚内,九大掌门中,少林掌门悟非常禅师武功最高,隐为九大掌门之首,见状心中暗惊,缓缓站起身来,双目中神光闪动,暗忖道:“看情形,再不出手,玄云道长凶多吉少了。”
  正暗忖间,突然高宣了一声佛号,袖袍一展,人如灰鹤凌空,疾扑台上……
  台上烈焰滚滚中,突然——轰!
  唉呀!
  一声大震后,紧接着一声惨叫,人影倏分,一道乌光,叮地一声,插入台上石柱之内,一条焦黑身影,倒飞而出。
  悟非禅师赶到已返,一把抱住了焦黑人影,掠至台上。
  玄云道长已经死于非命,全身焦黑中发出阵阵怪味,令人嗅之作呕。
  悟非禅师慈目蕴泪沉声道:“火檀越也未免太过心狠手辣了。
  火焱仰天一阵狂笑道:“否则枉称关外四残了。”
  悟非禅师冷哼一声道:“老油不才,愿领教施主高招。”
  火焱嘿嘿笑道:“不成问题,不成问题。”
  悟非禅师望了玄云道长那惨死的尸首一眼道:“老衲去去就来。”
  这时已有几个黑衣蒙面大汉,上台来抬玄云道长的尸首。
  悟非道:“我自己带回去。”
  抱着玄云道长的尸身,掠回了东棚。
  就在这同时,西棚内人影一闪,辽北吸血叟现身台上,朝西一绝火焱说:“老四,我来。”
  火焱就声:“老大自己小心了。”
  双足一顿,掠回西棚。
  悟非禅师回到东棚后,早有昆仑门下垂泪迎尸大哭不已。
  其他掌门人更是伤感。
  悟非方欲转回台上,峨嵋掌门人因师大寿眉一展,朗声道:“悟非禅师为我等之领袖,岂可与这种奴才动手?待老尼去会会他。”
  说完也不等悟非回答,僧袍一动,刷地掠上台去。
  突然——武当掌门人斗天道人脚下一动,也跟着上了台。
  对了因师太一拱手道:“师太请留步回棚,这吸血鬼与贫道尚有一段不算轻的过节。”
  金鑫大头一晃,道:“到底是谁先死?快决定。”
  斗天道人闻言大怒喝道:“放屁。”
  金鑫干笑一声道:“敢骂我老人家,你的死期到了。”
  中指一弹,咻地一道指风,疾点斗天道人天池穴。
  了因师太看看人家已经战开了,只好一转眼掠了回去。
  斗天道人见金鑫说打就打,心中颇为怒温,大喝一声,劈胸一拳打去。
  拍!一声大响,旋风四激……斗天人心头一震,倒退一步全鑫已经挟着沉厚掌风,疾抓而下……
  斗天道人心中一震,移步换位,双掌连拍,两股奇劲掌风交错拍到……
  金鑫一步跨开背后空门已露……
  斗天道人大喜,奋全力,一招雄夫剁柴,疾臂而下……
  突然,人影一晃,金鑫哈哈一笑,右掌从左肋下反穿而出,捏向斗天道人的曲池要穴……
  斗天道人在惊失色,便收去势,一叠腰,扭身,横移五尺……
  金鑫右掌已经印上了斗天道人的血池重穴。
  哎哟!
  一声惨号,人影暴分……
  ---------------
  海天风云阁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