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腾龙谷》

第十二章 情缘难了又生波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片刻之后,武凯突的大喝一声右手一出,一阵无声的掌风应声而出,那可大树刹时断为二截,而且还飞向三丈远的空地上。
  随之而起的是喽罗的欢呼声,而大寨主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武凯道:“承让了,现在请大寨主来发掌吧!”
  大寨主不得已,装模作样的摆起架势,只有旁边的黄凉暗自好笑的想,这声爷爷他是叫定了。
  此时的大寨主比手划脚了半天,嘴里又喝喝连连地,但是那棵大树却一动也不动,他不死心地出着手,只见他脸红脖子粗的扭着身体,最后他放弃了,颓丧的坐在地上,对着武凯摊了摊手,道:“好吧!我甘拜下风了,你看着办吧!爷爷。”“你倒是满守信用的,既然如此,我的条件很简单,你马上解散‘天峰寨’把劫来的银子一部分分给这些喽罗,其余的给附近村落贫苦的人家,然后你们马上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安分守已,做个小生意,如果再做坏事,下次让我遇上,就会和这棵树一样,从中断成二截,知不知道?”
  黄凉此刻在大寨主的耳边,叽叽咕咕的说着话,大寨主点了点头才道:“你说的话我照办,但小兄弟你让我和黄凉跟在你身边,拜你为师好不好?”
  武凯一听,觉得好笑心想:“怎会有这样的人呢?”但是想想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是不能带着他们的,道:“对不起,我尚有事在身,不能收你们俩为徒,如果你们有这心的话,不妨去找个名门拜师学艺比较好,但是我还是劝你们江湖大险恶了,最好不要涉足的好!?
  黄凉道:“小兄弟不肯收我们为徒,总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吧!”
  “我叫欧武凯,希望你们好自为之,我要带这姑娘回家去了,你们本性不坏,还是听我的话,好好做个生意较好。”
  “我跟大寨主自有打算,你就不用替我们操心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洗心革面的。”
  武凯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那少女道:“姑娘!我们走吧!免得你爹操心。”
  说完,一展身形,扶住少女的手腕,耳后听到大寨主喊道:“小兄弟,你保重啊!咱们后会有期了。”
  李大伯的家灯光闪烁,人影晃动,里面的人儿焦急的等着,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此时有一年青人开口道:“爹,您的身子要不要紧,您去要息一下,我来等就好了。”
  李大伯也道:“是啊!侄儿说的对,身子要紧。”
  “你们别劝我了,等不到小女回来,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去休息的。”
  另一妇人接着道:“都已更过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急死人了。”
  刚说完,门外有了敲门声,一女孩的声音传来道:“李大伯、爹,我回来了,你们快开门呀!”
  众人一听,脸的均出现了笑容,年轻人率先冲出打开门,一见是妹妹,关切的问道:“妹妹,真的是你,你没受什么委曲吧!”
  “没有,哥爹呢?他一定很担心。”
  只听门里传来一苍老的声音道:“娃儿,是你吗?真是谢天谢地!”
  少女踏进门来就扑到老者的怀里,轻轻的饮泣着,老伯伯拍她的肩道:“回来就好,我们还要感谢那位小兄弟,要不是他,我们一家三口哪有现在?”
  此时的武凯也踏进门来,老伯,年青人及少女均迎了上去,道:“小兄弟,请受我一家三口一拜。”
  “老伯,您不要折杀在下了,打抱不平是每个人份内的事,何必言谢,如今那批山贼也已经解了,你们以后可以放心的工作、生活了。”
  李大伯呵呵笑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爹,大伯,他真的好厉害哦!那些山贼个个都怕得要死呢?”
  武凯不好意思的道:“姑娘太夸奖我了。”
  李大伯道:“小兄弟你就别客气了,不知老夫是否有这个荣幸请小兄弟在此让我们招待几天?”
  “老怕,不瞒您说,在下尚有要事在身,今夜在此打扰一宿,明日还得赶路呢!”
  “那真是可惜了。”
  “老伯谢谢您,我心领就是了。”
  李大伯又转身对那老者一家三口道:“黄老,你一家子今晚也在此挤挤,明几个再回去好了。”
  “李老,那就打扰了。”
  夜色渐渐浓了,他们小叙之后,也各自回房休息。
  清晨,在他们殷殷招待下,武凯享受一顿丰富的早点。
  打点完后,也在依依不合声中,武凯带着村里人们的祝福而去。
  往鹿头井的沙土大道上,一位神俊英挺的黑衫少年踽踽而行。
  强烈的旨光,照射在他衣冠上的三颗宝珠上发出片片艳丽的霞影。
  虽然只是四月中,在我国西北地方,已经是热气袭人了。
  大道上,砂尘足有两寸厚。
  远处,一棵大树下,持着一面酒旗,静静地,毫无生气地垂着。
  武凯操着飞快看法子,从丛林边上掠过去,走向那酒旗。
  他走过的地方,沙尘上仅留下了深约二分的脚印。
  当他掠过这座丛林后,突然——林中传出了两个女子的吃吃笑声。
  武凯未予理会。
  这一路上,虽然很少见到出门的女子,他所领受的媚眼及娇笑,却是多不胜数。
  走近了酒旗,大树下现出一间小酒店来,店中静悄悄的除了一个在柜台上打瞌睡的老儿外,只有一位青衣书生,面对着窗外,持杯独酌。
  武凯进店,轻咳了一声,选了另一边的靠窗位子坐下。
  柜台上打瞌睡的那老儿,被他的咳声惊醒了,连忙打了呵欠,擦着头上的汗,迎了过来道:“天气真热呵!客人是不是要喝凉酒?要不要来点小菜?”
  武凯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店家端上了一壶凉酒,及几盘小菜后,又趴到柜台上打磕睡去了。
  突然——店外响起了两个女子咯咯的笑声,一个浪里浪支的声音道:“哟!欧公子,想不到我们又碰头了!”
  边说着,一高一矮两个女子,一扭一摆地向武凯走来。
  武凯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到了,不禁一阵呕心,连忙夹了一小口凉菜,暗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又遇上了这两个妖精。”
  心中尽管想着,但是却扭头往青衣书生那边望去。
  这一望,不觉心中一震。
  两道清澈的眼光,正向武凯望来。
  这青衣书生好俊,洁白飞嫩的脸蛋儿。端正的鼻梁,殷红的嘴唇,再加上那似扬非扬的柳眉,大而清澄的双眼,俊秀中带着几分娇媚,若是潘安再世,也得让他几分。
  他见武凯望他,不禁冲着武凯微微一笑,又望了望那正在摇乳摆臀的“一仙夫人”与“飘飘仙娘”,意思好象在说:“你的艳福不浅呵!”
  武凯不禁大窘,两朵红霞立即涌上双颊,连忙别转头去。
  “一仙夫人”吴秀红与“飘飘仙娘”丘亚桃已经走近了武凯身侧,嗲声嗲气地同声叫道:“欧公子……”
  “一仙夫人”狠狠地瞪了“飘飘仙娘”一眼,意思是责备“飘飘仙娘”不够意思。
  “飘飘仙娘”也瞪了她一眼,心中暗道:“妈的,看你那泼辣样子,人家会理你才怪呢?”
  吴秀红瞪过“飘飘仙娘”后,又堆上了一脸荡笑,嗲声嗲气地朝武凯道:“欧公子,真巧,咱们又碰头了!”
  武凯冷哼了一声,自顾自地浅呷着杯中酒。
  “一仙夫人”见他不理自己,不禁咯咯一阵浪笑,朝“飘飘仙娘”一使眼色,道:“哟!我说妹子呀,欧公子现在扬名江湖,不理咱们了!”
  武凯不想理他们是真。
  但是,名满江湖,这是从何说起?
  而且,自己何曾理过他们恬不知耻的淫娃?
  可是,他还是相应不理,低头饮酒。
  “一仙夫人”见他还是不理,又妮声道:“哟!欧公子,你好狠心哟!奴家想公子想得好苦………”
  边说,边摇摆着肥乳,扭着粗腰,一屁股在武凯腿上坐下来武凯不禁惊怒交加,单掌往上一推,喝道:“……”
  谁知,这一掌推上去,“一仙夫人”粗腰一扭,恰好将那一对曾经千人游的双峰凑了上去,同时全身一软,往武凯怀中贴去,中口淫浪无比地哼卿着道:“公子,你就打死奴家好了。”
  就在这时……
  一阵急骤蹄声传来,至门前戛然而止,显示出马上人控马技术之高明。
  客少女一听这句话,一见这般情形,不禁面色大变,修长的弯眉一竖,冷哼一声,玉手微抬——“拍!”
  一声脆响,手中那条大红小马鞭,已经应手挥出,似飞蛇般地向“一仙夫人”卷到。
  “一仙夫人”,心中微掠,一闪身,恰好赖进武凯怀中,唉声道:“哟!小婆娘,抢汉子也犯不着那么凶嘛!”
  话声未落,红影钻风,马鞭已到眼前。
  这些事,几乎都在同时一刹那间发生。
  武凯一推“一仙夫人”触手软绵绵的,不禁大惊撒手,“一仙夫人”已经赖进了他的怀中。。他原想将他推开,不料马鞭已经临头慌忙中,右手一探,伸中食两指,向鞭尾挟去,同时抬起头来一看。
  秀丽的脸儿紧绷,修长的弯后盾高竖,直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微翘的小嘴,妙目微睁,怒意快然。
  武凯不禁一楞——这少女看起来好眼熟。
  “叭哒!”
  左肩一阵剧痛,已经着着实实地挨了一鞭。
  武凯不禁心头火起,一推怀中“一仙夫人”道:“滚!”
  “一仙夫人”猝不及防他业这一手,“哎哟”!一声娇喊,肥肥的身子,直滚出一丈以外,乒乒乓乓还撞倒了不少桌椅。
  青衣书生不禁“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武凯已经站了起来,怒声朝红衣姑娘道:“在下与姑娘素昧平生,姑娘为何出手打人?”
  红衣姑娘一听“素味平生”四个字,面色一变,眼圈一红,差点掉下泪来。
  但是他立即抑制住了,冷笑道:“是吗?姑娘就看不惯你们这种肉麻动作,打!”
  “打”一声,马鞭又疾抽而来。
  武凯不禁怒极,喝道:“姑娘怎地如此不讲理!”
  一闪身避过鞭势……
  红衣姑娘银牙紧咬,冷笑道:“我就不讲理!”
  “拍”地一声,又暴抽而出。
  鞭式奇脆,风声劲疾。
  武凯不禁闪退一步,怒声道:“在下一再相让,姑娘再不停手,在下可要得罪了。”
  红衣少女身形一动,道:“谁要你让?”
  “拍,拍,拍”连续三鞭,当头抽到。
  武凯一再忍让,这时也怒发如狂。
  但是他还是连连闪身让了过去,怒道:“在下已经挨了姑娘一鞭,有什么事好讲,何必……”
  红衣少女红鞭起处,身形如风扑进,冷喝道:’你挨了鞭活该,你这没良心的东西,没什么好讲的……“
  “拍,拍,拍”
  一连三鞭狂抽而到……
  武凯不禁又是一怔,暗道:“我有什么没有良心?”
  口中喝道:“在下有什么没有良心?你才没有良心?”
  “叭哒!”
  一声暴响,方才中鞭之处又中了一鞭,奇痛澈骨。
  又是三鞭抽到……
  武凯一再忍让,这时忍无何忍,低吼一声,右手一顺,“呼”地一掌,猛劈而出。
  红衣少女一抖手中马鞭,向他手腕缠来,娇喝道:“你竟打我!”
  武凯右掌一缩,如灵蛇般地又疾劈而出,怒道:“我就打你,看你怎样?”
  红衣少女突然玉腕一抖,马鞭疾收而回,胸膛一挺,傲立当地,道:“我让你打。”
  武凯掌已劈出,想不到她会这么做,慌忙中,急刹掌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蓬!”
  一声大响,红衣少女身子被震得离地三尺,倒飞出酒店之外,武凯不禁愕立当地。
  奇怪,这少女……
  红衣少女已经立定脚步,银牙紧咬道:“姑娘认得你这狼心够肺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加倍奉还你这一掌。”
  说完,一飘身,掠上一匹红毛骝驹,带起两道沙灰,如一团烈火般疾驰而去。
  但是,在她掠身上马时,她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眼泪如断线般地落下,咬牙道:“欧武凯,我恨不得杀你一千刀。”
  可是武凯却没看见她的眼泪,闻言暴怒道:“有本事尽管来,我欧武凯随时接着。”
  一声饮泣声,回答了武凯这句话。
  红衣少女骑着红马远了,消失在灰尘中。
  武凯颓然叹了口气。
  突然,他想起了罪魁祸首,无耻下流的“一仙夫人”与“飘飘仙娘”,不禁怒哼一声,转过身来看——“一仙夫人”赖在青衣书生的怀中,嗲声道:“沙公子,你的名字为什么叫沙赢女?”
  青衣书生道:“在下自小就喜与女子相戏,所以叫做沙赢女!”
  “一仙夫人”大喜,挤眉弄眼,急声道:“沙公子,那么你喜不喜欢跟奴家相戏呢?”
  后面那个呢?字的尾音拖得特别长,令人听了,毛骨耸然。
  青衣书生嘻嘻笑道:“在下……”
  武凯怒火膺胸,见“一仙夫人”这付恶形恶状,“飘飘仙娘”站在一旁,拼命睁大那对老鼠眼,几乎要冒出火来,口也流出了一条唾涎,不禁怒火大炽,大喝道:“吴秀红,过来。”
  “一仙夫人”咯咯笑道:“欧公子,何必那么大火气,奴家还是喜欢你的。”
  说着,又朝“飘飘仙娘”道:“小妹,快去,杀杀欧公子的火气。”
  “飘飘仙娘”闻言大喜,老鼠眼一眯,“啾”地一声将那唾涎吸了进去,拉拉衣服,一扭一摆,堆上满脸淫笑,走向武凯道:“欧公子,别急,奴家来了。”
  武凯给他这么一来,不禁又急又气,大喝道:“站住别过来!”
  “飘飘仙娘”还是摇摇摆摆地凑了近来,嘻嘻笑道,将下巴扬起道:“欧公子,你不要看奴家个子小,奴家比姊姊还行,而且吉嘻,奴家还长了颗美人痣呢!”
  武凯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不要脸的贱女人,再过来少爷就劈死你。”
  “飘飘仙娘”道:“哟!欧公子真猜对了,奴家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嘛!”
  说着,又挪前几步……
  武凯不禁狂怒,身形一动,当面一掌扫去。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住手!”
  武凯一怔,回头一看。
  两个衣着华丽的少年男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了。
  两人都是面色冰冷,冷冷地注视着他。
  武凯不禁又是一怔,仔细地望着他们两人。
  男的,身材高大雄健,粗眉小眼,高突的颧骨使面颊下抹上了一笔阴影,看起来会令人生出厌恶之感。
  女的,身着雪白长纱衣,雪白蛋形的脸上,有着弯月似的眉,清澈而明朗的大眼睛,弯而长的睫毛,挺秀而娇美的鼻子,还有鲜红的樱唇。
  这两具脸,他熟得不能再熟,一个,是他最厌恶的,一个,是他念念不忘的。
  他呆住了,想不到在这里就遇上了他们两人。
  谁都滑开口说话,场中气氛立即显得尴尬。
  终于,武凯望着明王子冷冷道:“想不到我们在这里碰面了。”
  明王子嘿嘿一阵冷笑,道:“踏破铁鞋封锁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说完又是一阵嘿嘿冷笑。
  武凯见席玲宫主一直都在冷冷地望着他,不禁感到奇怪,道:“宫主,欠好久不见了!”
  席玲宫主眼圈微微一红,嗯了一声道:“好久?是的,好像好久了……”
  语声未落,泪珠已经如雨般地沿腮而下。
  良久——她幽幽抬起头来,银牙一咬,如花粉腮上陡然拥起一片杀机,盯着武凯道:“欧武凯,你好狠……”
  武凯心中微愕,道:“宫主,在下……”
  明王子已经冷冷道:“少罗嗦,咱们那面谈!”
  说着,用手一指大道边山坡后面。
  武凯面色一寒道:“很好,我正要找你!”
  突然——一声娇喝:“不许走!”
  三人不禁一怔,回头望去,只见“飘飘仙娘”横眉瞪眼,双手叉腰地望着。
  明王子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拦阻本王子。”
  “飘飘仙娘”小眼一瞪,反唇相讥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从老娘手里把人带走?“
  明王子不禁大怒,大喝一声道:“走!”
  喝声未断,花影一晃,“飘飘仙娘”已经到了明王子身边,骄指向明王子“肩井穴”点去,同时喝道:“老娘看你走不走得成!”
  明王子双肩一倾,避过这招,双拳一举,捣向“飘飘仙娘”双额,道:“丑女人,报上名来。”
  天下女人哪个不爱美?越是丑的人,越怕别人说她丑,何况这自以为美如天仙的“飘飘仙娘”呢?
  她闻言暴怒,不禁破口骂道:“他妈的,老娘撕掉你这张烂嘴,叫你他他妈的再骂老娘丑!”
  一招“金龙现爪”,直向明王子脸上抓。
  掌出带风,招式奇快。
  明王子武功泛泛,在一般人中堪称勇士,但是遇上了武林高手,又另当别论。
  但在自己心上人——席玲宫主面前怎么丢得起这个脸?立即狂吼一声,疾冲而上。
  突然,席玲幽幽道:“你退下!”
  横身一拦,挡在明王子“飘飘仙娘”中间。
  明王子巴不得有人替他出面,这时见席玲横身而出,心中大定,但是还是狂吼道:“不行,本王子要将这丑婆娘……”
  “飘飘仙娘”一听气得全身发抖,身形一晃,一招“见风摇柳”,五指如剪,直向明王子“百会穴”插下。
  席玲玉手一抬,扣向“飘飘仙娘”脉门,同时向明王子喝道:“退下来,别忘了我们的协定。
  明王子这一吼,只不过是装装门面罢了,他哪里真敢和“飘飘仙娘”过招?闻言即退立一旁。
  “飘飘仙娘”见席玲出手奇快,心中微震,疾退两步,厉声道:“你们凭什么要他走?”
  席玲幽怨地望了武凯一眼,道:“你凭什么要他留在这里?”
  “飘飘仙娘”一时为之语塞,考虑了好半天,才嘻嘻一笑,道:“他喜欢我!”
  此语一出,全场震惊。
  席玲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嘤拧一声,泪珠滚滚而下。
  武凯闻言大怒,喝道:“谁喜欢你……”
  “飘飘仙娘”嘻嘻一笑,道:“你!”
  武凯这一气,不禁气得要吐血,断喝一声道:“我先劈死你这不要脸的丑婆娘再说!”
  “呼”地一掌,当胸击去。
  “飘飘仙娘”骇然暴退,道:“吴秀红,快来帮帮忙!”
  “一仙夫人”懒洋洋地答道:“你自己应付嘛!”
  席玲这时冷冷朝武凯道:“欧武凯,你好狠!”
  武凯脚步一停,心中忖道:“我怎么狠?我这千里奔波,还不是为了救你?我倒要问问看,你为什么说我狠!?
  他微一咬牙,道:“宫主,在下自忖并无不是之处……”
  席玲宫主粉腮紧绷,秀眉深锁,冷笑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武凯一听之下,知道事出误会,忙道:“宫主,令尊之死,并非在下所为。”
  明王子浓眉一竖,怒道:“混帐!不是你杀,是谁杀的?‘昆仑三子’难道会骗人?江湖传言难道会失实?”
  武凯懔声道:“请阁下不要含血喷人!”
  明王子一阵冷笑,道:“好个欧武凯,杀了人,竟想一口赖个干净……”
  武凯怒极,大声喝道:“住口,我先宰了你这无耻之徒。”
  左手如电,疾点明王子胸前“期门穴”……
  明王子知道自己万万不是人家的对手,一见指到,疾疾躲向席玲身后。
  席珍似是对他恨极,脚步轻挪,闪出六尺以外。
  明王子子不禁急喊道:“宫主……”
  武凯左手一收,右掌暴劈而出。
  “碰!”
  “哎——哟——”
  明王子惨叫一声,口喷鲜血,倒飞出一丈多远,“叭哒”一声摔在大道,扬起一片灰尘,身子挣动了一下,死在地上。
  席玲幽幽说了一句:“死得好!”
  继之,她又幽幽道:“死得好,死得好,但是……”
  她柳眉矍然倒竖,杏目圆睁,大喝道:“欧武凯,你也得死!”
  武凯不禁大吃一惊,他想不到席玲真的会向他下手。
  想起自己身负重伤为她所救……
  又想起那几天的柔情蜜意……
  他,飘身疾退中,柔声道:“席玲,我真的不是……”
  席玲芳心已乱,泪珠纷洒,白纱一飘,双掌齐出,凄声道:“你不要辩,你这忘恩负义的,禽兽不如的人……”
  武凯再度飘身疾退,已经退出小店之外,柔声道:“席玲请你相信我,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席玲突然厉声道:“相信你?你会去喜欢那种女人,相信你……”
  双掌连挥,狂飓暴拥,向武凯疾拥而来……
  武凯突觉四外压力大增,心中大骇,想不到席玲武功之高,竟在其父“沙漠之尊”之上……
  他不禁双足猛力一顿,暴射退出三丈以外,才脱出掌力范转之外,仍然柔声道:“席玲,杀你父亲的凶手是……”
  席玲疾扑面到,尖声道:“是你,是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指影如山,疾向武凯胸前九大重穴点到。
  武凯不禁道:“你到底听不听我说?”
  “不听不听,我不再听你的花言巧语……”
  挥手几股狂风,又向武凯当头压到……
  突然——“一仙夫人”和“飘飘仙娘”双双从小店内纵身而出,身形一晃,分左右扑向席玲,“一仙夫人”一面骂道:“他妈的,不要脸的贱女人,老娘捣碎你的……”
  一面又嗲声叫道:“欧公子,不要怕,奴家来救你了!”
  席玲一见,这两个荡女人真的来救欧武凯,不用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禁所泪珠直流,银牙一咬,身形疾转,白纱飘处,分拂“一仙夫人”及“江江”肘弯“曲池穴”。
  “飘飘仙娘”咯咯笑,一股香风,应手而出。
  席玲一招方才递出,鼻端突然嗅到一丝香味,脑中一晕,昏倒在地。
  “一仙夫人”冷笑一声,“呼”地一掌p 席玲下体击去,口中冷笑道:“老娘叫你过瘾!”
  突然——一股狂风疾卷而来……
  武凯怒声喝道:“混蛋,本少爷的事,谁要你们来管!”
  “飘飘仙娘”咯咯一笑,左手一挥,一股香向武凯面门罩来,右手却原式不变,疾拍而下……
  她满以为这“迷魂快活粉”一定能将武凯迷倒。
  殊不知——“蓬!”
  一声大震中挟“一仙夫人”惊叫声……
  她连退七步,才拿椿站稳,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飘飘仙娘”己经堆上满脸浪态,站在一边叫道:“欧公子,你看,我把这一恶婆娘制住了。”
  武凯一掌震退吴秀红后,冷哼一声,双目中寒光迸射,瞪往丘亚桃道:“把解药拿来!”
  “飘飘仙娘”不禁大骇,惊道:“欧公子……”
  武凯眼光更冷,操着其寒如冰的声音道:“把解药拿来!”
  同时一步步向“飘飘仙娘”进去……
  “飘飘仙娘”吓得面我以惨变,颤声道:“欧……欧公……公……子……奴……奴……
  “一仙夫人”喷出一口鲜血后,疾忙掏出一颗丸药咽下,运气疗伤了一阵后,张开眼来,正好看见武凯一步步向丘亚桃逼圭,不禁恨极,粗腰一扭,直向武凯背后扑到。
  武凯陡然回头,冷声道:“你干什么?”
  “一仙夫人”吴秀红一见到武凯那神气无比的面孔。当堂咽了一口口水,急忙堆上满脸浪笑道:“哟!我说欧公子,你要解药干嘛?”
  武凯冷冷喝道:“少罗嗦!解药拿来!”
  “飘飘仙娘”突然嘻嘻笑道:“我们没有解药,但是有药方!”
  武凯脸色冷漠己极,冷冷道:“药方拿来。”
  “飘飘仙娘”嘻嘻笑个不停道:“药方?在我们肚子里!欧公子,你想不想知道?”
  武凯又一步步向她逼去,冷声道:“快说!”
  “说是可以,不过有交换条件!”
  “什么条件?”
  “陪我们姊儿两一人一夜。”
  “放屁!”
  武凯闻言大怒,身形一动,一掌劈向“飘飘仙娘”。
  背后突然传来“一仙夫人”那既淫又荡的声音:“欧公子,你不顾席玲的命了?”
  武凯心中一动,收掌止步,回头一看。
  吴秀红正以右手中指点在席玲“拿门穴上”上,笑盈盈地望着自己。
  武凯见状暴怒,右臂又不自禁地发出阵阵刺痛。
  他缓缓举起右掌,双目中射出两道逼人寒光……
  ---------------
  海天风云阁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