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腾龙谷》

第八章 白梅崖上迎众敌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那么热闹的地方,现在竞静悄悄的,连那激斗着的“石雕神驼”和“南沙六鬼”都已不知去向,只剩下“冷面双英”、欧武凯与双英手中抱着晕迷不醒的白绞姑娘。
  “冷面双英”本非无名之辈,在“冷面”门下也算得上两员大将,若在平日,他们对这种富贵书生,是不会有太大顾虑的,可是今天换了个地方,心得当然也就不一样,态度自然的就不同了。
  武凯一出现,“冷面双英”已然全神戒备,双双反手掣出一条“冷面连锁七工鞭”严阵以待。
  武凯微微一笑,柔声道:“放下白绫姑娘你们走吧!”
  双英中挟着的那人倏然一掌贴向白绫“命门”,喝道:“小子,你…”
  谁知道他快,人家更快,双方相距本不及一丈,他这儿才伸出,陡觉微风扑面,右臂“臂儒穴”上一麻,人影疾晃中,白姑娘已经到对方手中。
  双英不禁同时发同一声惊呼,再定神看时,那少年已经抱着白姑娘远出数丈以外,向众人追去的方向疾驰而去了两人将穴道解开,忙不迭展开轻身功夫,追踪而去。
  武凯是提着白姑娘一路疾驰,已然听得前路不远处,掌风呼呼,叱咤连声,似乎已然展开一场极为激烈的战斗。
  他连忙找了棵大树,将白姑娘放下,仔细看了她一眼,暗叹道:“好一付天真的模样儿!”
  随手将她穴道解了,返身离去。
  白绫娇叹了一声,悠然醒转,一眼看见,一个黑衣书生的背影疾驰而去,不禁娇喝一声:“喂!你是谁?”
  腾身疾迫而去。
  武凯悬念林外之事,漫应了一句:“在下欧武凯!”
  言及此,已然驰出林外。
  林外,满地狼藉,碎石残枝,断花折草,散了一地。
  一座石壁前,方花两驼,衣衫破碎,怒吼连连,正拼全力在与来人众人拼搏。对方却也伤亡殆半,“南沙六鬼”仅余其四,“沼泽三阴”亦有两人受伤,只有“冷面太子”、“阴阳童子”及那葛衣兄弟,共九人正在拼命围攻方花两驼。
  “石雕神驼”似乎已经受伤,右半边身子都已被鲜血浸透。
  “冷面太子”边挥舞着手中白骨扇,边道:“两位驼兄,如果你们肯就此撒手不管,在下不为已甚,决不与两位为难,否则的括——就难讲了!”
  “佝偻怪驼”怒喝一声:“放屁!你那老子教出你这种不成器的儿子来,我却替他害臊。”
  呼呼连声,又是几掌连环劈出,但力道显然已经不若先前那么强劲有力了。
  武凯暗忖当时形势,知道双驼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不能支持多久了,若自己再不出手,双驼就会有性命之忧。
  但是,对方九人关手之力委实不可轻侮,自己如不以血剑制敌,恐怕……思量及此,“血气”已然运体而生,缓步向激斗中的众人行去,口中缓缓道:“各位请住手!”
  语言铿锵,如支支利箭刺入呼轰掌风中,竟还清晰非常。
  场中诸人闻言齐都一楞,武凯面色一沉,冷冷问道:“各痊因何苦斗不休?”言语中,隐含着一称不怒自威的气氛,令人有不得不回答之感。
  “冷面太子”斜了他一眼,冷冷道:“本太子看你一表人材。还是站在一边少罗嗦,免得白丢了这条小命可惜。”
  “阴阳童子”一见是他,心中大喜,忙道:“小子,原来是你!”
  武凯近日来功力较前又为进步不少,而且自“狼牙堡”出来后江湖阅厉大增,闻言冷冷道:“正是在下欧武凯,各位如有什么事,可以打道回府了!”
  “沼泽三阴”中的老大一听见“欧武凯”三字,阴恻恻地说道:“这敢情好,你也来了!”
  武凯脸上的表情更形冷漠了,俊美的面颊上,平板板地,以一种冷得令人听了会全身冰凉的命令口吻道:“各位请走吧!此间已经没有你们的事了!”
  全说这些话的时候,众人早就已经停住了,方花两驼正在一边运气调息,一面以惊奇与赞赏的眼光望着这位少年,他们直觉地感到这青年不会是对方的敌人,但是他的胆气太可爱了。
  林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娇喊:“驼公公,他,是他救了绫儿!”
  白绫已如乳燕穿帘似地自林中穿出,站在方花两驼身边。
  “冷面太子”一见白绫现身,心中不禁一震,又听她这么一说,不禁疾跨两步,双目中磷光闪动,对着武凯,一字一字说道:“你将我手下怎样?”
  武凯双目微微一阖,冷冷道:“你们既然不愿走,那就等此间主人出来后再谈吧!”
  此语一出,在场众人立即醒悟,众人自忖,若是待“白梅神君”坐关期满,破壁而出后,不但“金玉蟾蜍”休想到手,就是自己这条命都不见得保得住,更谈不上报仇雪恨了。
  “南沙六鬼”中的老大,首先跨前一步,厉声道:“小子,我倒听过你的名字,把剑和萧留下来,给你不死。”
  开口间,勾轮格桀,满嘴南方口音,极难听懂,幸好他是操着官话出出,否则当场诸人真还听不懂。
  其人诸人也都蠢然欲动,似乎未将武凯放在眼里。
  武凯见状,亦不多言,右手缓伸,血光暴射中,“夺命血剑”缓缓出鞘,左手轻轻一带,“玉寒萧”已然抹胸前,冷冷道:“哪位想过去,先问问在下手中的‘剑’与‘萧’,哪位想要‘剑’与‘萧’请自己动手来取”
  “冷面太子”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
  白骨扇一挥幻同漫天影,带起凄凄寒风,当先攻上。
  “阴阳童子”一见“冷面太子”动手,生怕人抢了过去,也喝了一声,双足一顿,疾冲而来。
  其人众人在江湖上本都是已然成名多年的人物,但是今天群殴已然成了定局,如果自己不参加的话,恐怕连一份都摊不到,所以两人一动手,立即叱喝连连,其他七人亦都同时攻上。
  “佝偻怪驼”见状,浓眉一皱,正待上前。
  “石雕神驼”冷然开口道:“方驼子,看看清楚这小子手上的那把‘天下第一剑’再帮他不迟。”
  这意思就是说,若要救人先看清对象;方驼子哪有不懂之理,当下“嗤”了一声道:“花驼子,你为什么不看看人家身上穿的‘天蚕衣!”
  就这两句话折时间,场中九人已如暴雷似的攻了上去。
  武凯冷笑一声,左手一带,萧声高亢破空而起,“蹈风摘云十二萧”中第十招“烟萧寒水”陡然挥出,右手一抖,血光暴射中“血气”全力发动,血剑猛抖,“夺命王剑”第一招“血光崩现”展开,平地立即矗起一座血光萧影,阵阵呜咽萧声伴着清越龙吟声自洪发掌风中脱颖而出。
  “佝偻怪驼’轻”噫“了一声,驻足不前。
  围攻武凯的九人齐声惊喊一声,除“冷面太子”仍然手持白骨扇外,其人各人手中都多了一样兵器,叱喊声,各以真力贯注兵器之上,再度围攻而上。
  刹那间,丝丝声在作,股股狂风,阵阵腥烟,冰雹似地向武凯罩去。
  武凯见一剑不能伤敌,不禁豪气凌云,长啸一声,声如老吟龙,破空直上。
  啸声未歇中,“夺命五剑”第二招:血洒群魔“倏然施出。
  同时,’玉寒萧“带起一片呜咽萧声,”蹈风摘云十二萧“第十一招”腾六将军“轴时展开。
  倏忽间,血云分飘,萧影四现,血光红气充斥方圆以内。
  血光一现,惨呼顿起,人影翻飞中,血雨漫空洒下。
  武凯心忿众人之我残恶毒,一招既出,奇式连绵,身若飘风,剑光如虹,刹那间,又是三声凄厉惨号。紧接着……“轰隆!”
  一声暴响中,挟着三声尖厉怪号,三条全身通红的人影,各曳着一道血雨,如飞穿林而去。
  武凯面色冷漠,如玉双颊上,升起了两朵淡红云霞,左手轻举着“玉寒萧”,右手斜提着晶莹澈亮的“夺命血剑”,剑尖轻点地上,正有一溜鲜血,极快地滑过剑身,渗入地上土中。
  四周散抛着六具残尸,折臂破头,死状极惨,只有寻“冷面太子”、“南沙六鬼”中的老大’号天厉鬼“,及”沼泽三阴“老大黑阴”
  受重伤逸去。
  “佝偻怪驼”及“石雕神驼”却是怔在一旁,他们想不到这少年出手竟是这么凶厉。
  只有白绫姑娘,面上现了一片喜容,向前走了两步,盯住武凯看了看,又望地上的一片血腥,不禁轻叹了一声道:“你比驼公公更狠!”
  此语一出,“佝偻怪驼”不禁大笑着走过来道:“照呆!这才是年青英侠所当为的。”
  “石雕神驼”这时似乎伤也好了,斜盯了武凯一眼叱问道:“小子,沙鹤血魔是你什么人?你来这白梅谷中干什么?”
  武凯这时才轻轻地一抽血剑,“挣”地一声轻响,血剑归鞘,“平寒萧”亦已插好,回头深深一躬道:“在下无意间至贵谷中,若有冒犯处,万祈见谅!在下这就告辞了!”
  语音平静已极,其实他心中却已经莫名其妙地冒起一丝怒意。
  “石雕神驼”冷哼了一声,“刷”地一声掠了过来,道:“且慢,你要是今天不报出来历,我才要强留贵客了!”
  武凯这时已感到不快,暗道:“这驼子怎么这么不讲理!”遂冷冷道:“在下想走时,谅尊驾也拦阻不住!”
  “石雕神驼”怒喝一声,左掌一扬,一股强劲无俦的掌风已然当胸劈到,同时大喝道:“小子竟敢在老夫面前卖狂,先接老夫一掌再说!”
  武凯不禁一怔,但已来不及多想,单掌一抬,“血气”暴同,强提八成功惫,一股淡红劲风,挟着呼轰之声,疾迎而出。
  “轰!”
  一阵暴雷也似的大震,地上立即震开了六尺大三尺深的一个大土洞,碎土残枝漫天飞舞中,武凯只觉气血翻腾,眼中金星直冒,整个身子狂震不止,似欲腾空翻出,不禁大吃一惊,全力稳住身形,亦不禁脚步踉跄,一连退同七、八步,一脚绊在一具残尸之上,一下摔在地上。
  同时,眼前巨影一闪,“石雕神驼”又着如山掌力,兜头劈下。
  武凯方才击败“冷面太子”等九人,几乎全靠剑招萧式神奇,威力奇大,才能一击而胜,但真力已然消损过多,何况他内力本就不及这“石雕神驼”来得深厚,这一碰之下,已然震内脏,眼看“石雕神驼”又挟着排山倒海之势狂击而到,不禁长叹一声,奋起余力,正欲将“玄天正气”发动。
  耳中突然听得白绫娇喝道:“花公公不可以,不可伤它……”
  “佝偻怪驼”怒喝道:“花驼子,你要脸不?”
  另一股奇劲无比之掌风自侧里狂拥而上。
  “轰生生——一阵狂震,武凯只觉狂风拂面,整个身子又翻滚了几步才停住。只听得花一奇狂道:“好,好,方驼子,你吃里扒外,老夫今天跟拼了。”
  紧接着,狂风陡起,掌风呼呼,似乎方花两驼已经交上手了。
  他这是只觉头晕脑旋,喉头一甜,不禁咯出了一口鲜血。
  突然,一只娇柔小手扶住了他的肩头,将了身子扶正,白绫那娇柔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耳畔道:“花驼子脾气真坏,等下我告诉公公,你不要紧吧?”
  武凯紧蹙着双眉,轻声道:“请他们别打,在下不得事!”
  白绫哼了一声,道:“看他把你伤成这样,哼!他们打架我才不管呢!”
  娇憨中,似乎对花驼子并不很喜欢。
  武凯这时默默运起“玄天正气”,流转丛身,闭目不语。
  约一盏热共时辰后,武凯觉得自己除了真气运行略为微弱外,别无大碍,遂睁开眼来一看。
  白续正满面焦虑地望着自己,关注之情表现无遗,一见他醒来,不禁欢呼一声:“呆!欧公子,你醒了。”
  再看亏损,方花两驼,都是白发戟立,面红如血,四只巨掌遥遥相抵,竟在舍死忘生地拼斗内力。
  武凯见这两驼二人功力之深厚,掌力之沉猛,简直骇人听闻,这时拼全力地在以内家真力互斗,脚胫俱都已经下沉半尺左右,而且还在继续下沉中,他不禁对白绫道:“白姑娘,请你让他们停手好不好?”
  白绫这时似乎也已经看出场中情势不对,脸上略现惊慌地说道:“我……驼公公们只听我公公的话,怎么办呢?”
  武凯不禁抬头望月,风明月已上中天,正是午夜子时……那扇矗立着的石壁,这时无声无息地开了一个圆形洞门。
  黑黝黝的洞中,缓缓走出一个身着白锦镶白梅,头戴儒生巾,面目英俊,温文儒雅,左手托着一方大石观,右手潇洒已极地轻捏着一管粗如指,杆白泛玉色的毛笔中年文士。
  他从寻绝壁洞口轻轻一跨步,已然到了崖下,微微皱了皱眉,向方花两驼道:“别闹了!”
  这简简单单的三个这一经出口,方花双驼果然同时撤手书力,欢呼一声道:“白二先生,恭喜恭喜!”
  白绫也娇唤一声:“公公!”
  身形动处,直向白二先生怀中投去。
  白二先生轻轻将白绫一带,搂在臂弯中,轻轻扶了抚她的秀发,柔声道:“绫儿,那人是谁?”
  同时细细地打量着武凯,眼光中充满了一种不可解的神色。
  绫儿娇声道:“公公,那是欧武凯欧公子,他救了绫儿的命。”
  白二先生微笑着点了点头似赞许,又似客气地向武凯招了招手道:“欧少侠,请过来一谈如何?”
  “石雕神驼”这时满面怒容地瞪了“佝偻怪驼”一眼,低声道:“二先生,这小子好象是‘沙鹤血魔’的后人。”
  “石雕神驼”忍不住低声怒喝道:“方驼子,你……”
  白二先生将笔交给“石雕神驼”,砚交给“佝偻怪驼”,道:“你们且先去整理整理,我知道了。”
  武凯这时已经缓步走了上来,对白二先生深深一躬道:“晚辈欧武凯,无心误入贵谷,尚望不罪才是!”
  白二先生儒雅已极地笑道:“哪里的话,欧少侠义高云薄,老朽道谢还来不及,岂有怪罪之理,如不嫌弃的话,请屈驾蜗居一叙如何?”
  武凯一见这位白二先生,打心里就生出一种亲切之感,只觉得这位白二先生和雹可亲,满面儒气,哪里像是位武功奇高的山野侠稳,闻他邀请,连忙笑答:“晚辈谢之不及,岂敢无礼!”
  绫儿这时欢呼一声,道:“绫儿先去!”
  身形一动,如飞朝石崖后绕去。
  白二先生安步而行,边行边问道:“欧少侠如不嫌冒昧的话,请告示师承,老朽或许与少侠师门有旧亦未可知!”
  武凯一楞,他实在自己也不知道该算是谁的徒弟。
  白二先生见他犹豫,忙道:“老朽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如少侠有难言之隐,不说也罢!”
  武凯歉然一笑,未予作答。
  绕过石崖后,又是一惩白梅林,林后一湾清溪,溪上小桥横梁,桥后茅屋一盈,看来清雅已极。
  进门后,屋内陈凤甚为简陋,窗边一桌,桌上正放着白二先生方才手持那方石砚及白笔。
  墙上,悬着一副画像,画中人是一位和蔼非凡的中年英俊。
  白二先生一进门,先朝那画像下跪,连叩三首后,起身人道:“老朽因怀念故土,倒教少侠见笑了!”
  武凯这时正魂不守舍地望着画中人,心中油然生聘股孺慕之情,不禁想起自己爹爹与自己的娘,一个生死不明,一个下落不明,不觉悲从中来,潸然泪下。
  白二先生见状一震,他自从看见这少年以来就喜爱非常,同时他觉得这少年有许多地方与自己昔日的故主“武林圣君”甚为相象,这时一见他这种神情,不禁脱口道:“少侠,请恕老朽有一不情之问!”
  武凯已然发现自己之失态,忙道:“前辈有什么话,尽管请说,晚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白二先生迟疑了一下,终于开口道:“少侠双亲是否健在?”
  武凯惨然一笑道:“家父生死不明,家母下落不明。”
  白二先生不禁歉然叹道:“先主‘武林圣君’不幸为仇家所乘,饮恨折身,主母及少主亦随之失踪,先主临终时,曾嘱老朽等四人退隐山林,务必寻得少主及主母后,不得重出江湖,今已事隔多年,主母及少主仍然涉无意讯,唉!欧少侠不怪老朽失态吧!”
  武凯亦轻叹一声。
  他心里感到奇怪,这白二先生武功那么高,那么他的主人武功一定更高了,要不然也称小“武林圣君”,居然还会有敌手,那么敌人是谁了?这时绫姑娘已然笑容满碉端着一些菜肴进来,道:“公公,绫儿给您做了菜,你有什么……”
  一步踏进门来,见两人眼都是泪光闪动,不禁一怔,望了望壁上的画像,又看了看武凯,不禁脱口道:“公公,欧公子是……”
  白二先生展颇笑道:“来,欧少侠,山野粗人,无以待客。”
  武凯亦一收悲思,宾主两人举杯互祝,转瞬间便已谈笑风生了。
  夏夜露重,清光拂枝影摇风,夜已深沉,晓色将临。
  黎明前的黑暗,暗得如同人们心中的重铅,暗得如同人们心底深处的悲哀,是那么地黑,是那么的地暗。
  明月,早已沉下西山!晓雾,渐笼梅林!
  屋中二人,酒意兰珊,诗兴正浓,郎郎诗声,盖增酒兴。
  白二先生忽而击桌长吟:“夙昔烟霞意最亲,技图忽忽感前尘!云林如此真幽绝,可有读书长啸人?”
  武凯亦高歌相和:“皓魄残夕露沉,离堂烛尽悄愁深!群黄试赌共河唱,有客曾为楚泽吟;去鸟悠悠随落日,长川水水引孤心;陇云朔雁分飞急,双泪君前自不禁!”
  白先生忽而狂笑着,顺手提起桌上玉杆白毛,饱蘸墨汁道:“乱峰山野万劫空,珠儒玉匣飞成风,带笔一惯请椽客,哈哈哈,贵客来访,何不出面一见!”
  白笔轻抖,两点墨汁,暴射而出。
  屋外一阵嘿嘿怪笑,已然飘近一丈以外道:“白梅老弟,今日事与你无关!”武凯一听来人口气,就知道是冲着自己来的,遂也一提真气射出屋外。
  只见屋外溪边站着一个身高八尺,骨瘦如柴,双目碧光乱闪的怪人,指着“白梅神君”道:“白梅老儿,你若存心架梁,嘿嘿嘿,我张震也绝不含糊!”
  白二先生哈哈一笑,道:“天魔小丑,居然敢来我‘白梅谷’中卖狂,哈哈哈!”张震冷笑一声道:“白梅老儿,你若将欧武凯连剑带萧一同献出,姓张的绝不与你为难,否则的话……”
  言至此,突然伸手朝天一摔,“刷”地一道绿光冲霄而起。
  四外山峰上,立即“刷刷”连声,自不同之方向,无数绿焰,腾空射出,映得众人须眉皆碧,此起彼落,许久许久才告平静。
  白梅神君冷然一笑道:“张大坛主,哈哈哈,这点小阵仗吓得倒我吗?”
  张震又是一阵嘿嘿冷笑道:“尊驾纵然不惧,可是嘿嘿,尊驾的孙女儿……”
  “白梅神君”闻言一震,道:“你们…。,。”
  武凯已然挺身而出,沉声喝道:“姓张的,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来好了,犯不着连累白老前辈!”
  张震又是一阵冷笑道:“好小子,有种。”
  一鼓掌,小溪对面人影陡现,数十人影并排而立,白绫姑娘果然被人架住,以掌心贴住“命门”,缓缓过桥行来。
  白绫姑娘这时神情萎靡非常,有气无力地叫道:“公公,驼公公他们都被引开了,都被他们围攻……”
  “白梅神君”突然狂笑道:“好好,张震,你有本事,我姓白的今天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张震冷哼一声,对“白梅神君”道:“白大侠,劳驾阁下把欧武凯捆好,以便交换!”
  “白梅神君”一楞,他想不到对方竟会出此下策。
  武凯已然不耐,阵阵怒火自心中拥起。
  右臂又感到了阵阵刺痛,阵阵的抽搐……红霞,涌上了他的双颊。
  脸色越来越冷漠,渐渐布上了一层杀气,双暗中,也渐渐露出了森森寒光。
  张震见“白梅神君”迟迟不动手,不禁冷哼,道:“白大侠,你若再不动手,在下可就要对尊孙女不客气了!”
  “白梅神君”双眉轻轻掀动了一下,道:“姓张的,你要我怎么做?”
  张震嘿嘿笑道:“简单得很,只要阁下点破这小子的‘气门’就行了,嘿嘿,可是白大侠,光棍眼里不揉沙子,若是阁下做手脚,那么尊孙女恐怕……嘿嘿……”
  言毕又是一阵得意已极的大笑。
  武凯这时强压住满腔怒火,峙立如石像,心中却电旋疾转地在打着主意。
  他不敢妄动,因为他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只要妄动一下,绫姑娘的命算是完了。
  但是——“白梅神君”的声音却适于此时一字一字地传入了他的耳中:“我答应你!”
  脑中轰雷也似的一震——啊!人性,想不到这位超然脱俗的世外高人,江湖隐侠,在这紧要关心,竟然将自己出卖了。
  但是,人家为什么要以孙女儿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他这么做不正是人性的表现吗?不正是亲情的流露吗?想到这里,他不禁一挺胸,大声道:“老前辈,请尽管下手吧!”
  张震站在溪边,不禁又大声笑了起来,道:“白大侠,在下时间不多了!”
  “白梅神君”账一颔首道:“好,我答应你!”
  身形一动,一缕疾风已射向武凯“气门”重穴。
  武凯心中一震,本能地向旁一闪。
  耳畔突然响起了“白梅神君”的耳诸气道:“欧少侠只好委屈一下了!”
  声方入耳,只觉“气门穴”上一麻,全身立感一阵窒息,真气完全停止运行,眼中阵阵金星冒过,整个身子缓缓向下倒去。
  他突然觉得后悔了。
  昏昏噩噩中,他记得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还不能死。
  啊,他深深地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傻呢?本来可以避过去的,但是,晚了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他现在“气门”已破,真气已残,功夫全失,还谈得上什么驰骋江湖,快意恩仇呢?唉!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白梅神君”抱起,一步,一步地向溪边走去。
  他继续地想着:“暗洞中,曾经有一本书上写过,一个人散功时的感觉,该是飘飘欲仙,似乎要腾云而起的呀!为什么我方才竟没有那种感觉呢?”
  他发觉自己还是很清醒的,他的心里,又生出了一线希望。
  于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尝试着催动真气。
  完了!
  除了阵阵窒息的感觉外,平日那雄深跳脱的真气,这时已然这不起半丝来了。
  脚步停了。
  张震那可厌的笑声,一声声地撞击着他的耳鼓。
  张震可恶的语言,一字字地钉上了他的心头。
  “嘿嘿,白大侠,您真够朋友,来!咱们交换交换。”
  “白梅神君”冷冷一哼。
  张震沉吟了一下,又是嘿嘿一笑道:“白大侠真是够朋友,不过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白梅神君”又冷哼一声道:“姓张的,你还有什么话,快讲。”
  张震仰天一阵“嘿嘿“怪笑后,一字一字说道:”白大侠的那只‘金玉蟾蜍’,在下颇想见识一番。““白梅神君”堂堂冷笑一声道:“阁下还要什么?”
  张震道:“嘿嘿,除了这点小小要求外,张震于愿已足矣!”
  “白梅神君”又缓缓走过去,道:“至于这一点嘛!可以考虑。”
  张震突然冷冷道:“白大侠可以止步了,再过来,我张震可吃不消。”
  “白梅神君”闻言止步道:“我们怎么交换法?”
  张震又是一阵怪笑,狞声道:“在下不要白大侠再走的原因,嘿嘿,第一,我们不宜太接近,白大侠要是翻脸不认人,那在下可吃不消,第二,白大侠别忘了‘金玉蟾蜍’所以,目前我们还不交换!”
  “白梅神君”哼道:“那么‘金玉蟾蜍’怎么送到阁下手中呢?”
  张震洋洋得意地说道:“这个嘛,很简单!只要白大侠说出个地方来,在下自然会派人去拿!”
  “白梅神君”缓缓自衣袍中取出一个碧玉小盒,道:“这就是了!”
  张震脸上立即露出喜色,倏然一晃身,已然跃至绫姑娘身侧,捏指略为一弹,将绫姑娘“凤尾穴”点住,道:“王仁,去从白大侠手中接过那姓欧的小子及‘金玉赡蛛’来。”
  站在绫姑娘身后的一个矮胖黑衣汉子立即恭喏一声,大踏步向“白梅神君”走来。
  张震脸上因着内心的喜悦,不自禁地露出得意狞笑。
  正当王仁走近“白梅神君”身前的时候……张震突然怪叫一声道:“妈的,那个……”
  身子已然疾如旋风似地直掠了出去。
  变生仓促,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白梅神君”身影如电,肘弯一曲,连撞武凯“背梁”、“背心”。
  “脑海”三大重穴,同时运拽一弹,一缕风疾射而出,向王仁前胸“当门”穴。王仁闷哼一声倒地而死。
  “白梅神君”已然到了绫姑娘身侧,小指微拂,已然将穴道解开。
  武凯只觉全身重重一震,窒息之感立消,真气恢复运行。
  这都是,杀那间,同时发生的事情——树后林中,一声“嘿嘿”冷笑,场中已多出了一个长发齐膝,白髯绕颊,右边袖子迎风虚飘的怪老人。
  这样一来,场中形势立变,“白梅神君”已然夺回绫姑娘,闪电似地回到武凯身侧。
  武凯亦已真气绕体“血气”发动,一层淡淡红雾,笼住全身。
  那怪老人一出现,武凯心中大震,暗忖道:“这怪老人怎么也出来了?”这人正是“地心世界”中要喝他血的那长发老人。
  长胡怪人嘿嘿笑道:“老夫万魔罗刹久已未履人世,嘿嘿……”
  此言一出“白梅神君”面色陡变。
  张震连跨三步,翻身拜倒道:“天雷帮地阴坛主,张震拜见师爷。”
  铁麒麟怪眼一翻,喝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也敢称老夫师爷?张震伏身更低,道:“帮主仇天浪,每日盼望师祖你早日归来。”
  铁麒麟闻言大喜单臂微微一抬,道:“啊!浪儿居然组帮了,好,你起来。”
  一股微风拂过,张震整个身子站得笔直。
  铁麒麟又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张震俯首道:“小的奉帮主之令来捉拿欧武凯,同时向‘白梅神君’索取‘金玉蟾蜍’!”
  铁麒麟环视了四周一眼,冷冷道:“四周的弩箭手全部撤去,这里的事由老夫负责好了,还有,在谷前围攻驼子的那十几个人也撤回来!”
  张震微一犹疑,暗忖道:“这还差不多,要不然方才我已经到手了,被他突然出手,害得功败垂成,事办不成不说,在诸坛主在前还要受人讪笑,这么一来倒好了,看他这样子可能要恃强出手,说不定………”
  铁麒麟已经怒声道:“你迟疑什么?”
  张震忙道:“是,小的这就通知各位弟兄!”
  言毕,抖手一挥,一道蓝芒冲天而起,这是通知四周弟兄部分撤退,但最厉害的弓箭手还是就位待命。
  蓝芒一现,四周的幢幢人影果然悉数消失。
  同时远远传来方花两驼的狂怒吼喝声……刹那间,怒吼声近,啾啾连声中,场中连连纵落十余条黑影,其中有数人身上还沾着斑斑血迹,在晓渐临中,显得有些刺目。
  紧接着,刷刷两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两条巨大人影追踪而到,方花两驼亦追踪而到。
  脚尖方一触地,“石雕神驼”花一奇狂喝一声:“兔崽子,哪里跑!”
  抡起巨掌,带起一道狂风,直向众人劈去。
  围攻双驼的那十余人武功也颇为了得,身形略动,已然分散闪开。
  “白梅神君”已经发觉事态严重,尤其是这数十年未现江湖的“万魔罗刹”,竟然重现江湖,而且方一出现,就在“白梅谷”。
  他平和已极地说道:“两位请住手!”
  方花两驼闻言立即住手,双双耸肩,掠至“白梅神君”、绫姑娘及武凯身后一站!
  武凯见这两位江湖奇人衣衫尽碎,叉臂而立,竟然还是神威凛凛,一付不可侵犯的样子。
  天边,已经现出鱼肚白。
  乳白色的晓雾,轻轻地穿过洁白的梅林,淡淡地拂过场中各人的身上。
  虽然是夏天,山谷中,晓风习习,因为地势奇高,竟还是带着侵人的凉意。
  一切都静了下来。
  一场武林少见的拼斗即将开始。
  武凯,手心微微有点湿。
  这不是太紧张的原故,而是“愤”与“怨”之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着。
  他的右臂,发出了阵阵的刺痛。
  右臂的刺痛抽搐,每当他愤怒的时候,他就会想到“万魔罗刹”——这个点伤他右臂的人,这个张眼满口森森白牙要咬破他的血管的人。
  现在,对面站着的人,就是这个人。
  还有,一路追杀他的“天雷帮”徒众!
  而且,他们还是一家人!
  身旁,站着的,他本以为是自己的友人,但是这种友人,在危急的时候就出卖了自己!唉,这咱朋友不交也罢。
  他的右臂激烈的抽搐着,血管中的血液,在迅速地奔腾着,他的眼中隐隐地看见了一片血光。
  晓色渐临中,冷风拂了各人的衣袂。
  “万魔罗刹”冷冷地瞥了“天雷帮”地阴坛坛主张震一眼,道:“四周的人全部撤出欲外,除了你们有限的几个人能外,听见没有?”
  张震恭喏了声:“是!”
  举手,向后一挥——四周立即响起了一片极轻微的沙沙声,据估计,起码在百人以上。
  转眼,暗伏着的人都退尽了,只剩下场中十余人仍然昂立在凉风晓雾中。
  铁麒麟这才狞笑一声,道:“姓欧的小子,你以为你就逃得出老夫的掌心吗?嘿嘿……”
  “白梅神君”心中暗惊道:“这姓欧的来头恐怕不小,身上不但带着‘沙鹤血魔’及‘青城七子’的遗宝,而且还穿着‘金绫双仙’中‘圣手居士’姚齐昔年行道江湖时所穿‘天虫衣’而且初出江湖,就跟中原武林黑道第一大帮结上了梁子,现在半路上又杀出个绝迹江湖数十年的老魔头,看样子还真辣手呢!但是,这欧武凯也忒怪,所知之精博,几乎令人难以致信,看他的样子,人力之高,当不逊于当今江湖上的任何一高手,但是方才他和花一奇一掌相接之下,竟被震退得那么远,这真是令人不可思仪的事了。”
  他这儿暗暗思忖道,殊不知武凯本身内力之蕴藏着量,较之“白梅神君”毫不逊色,可是他所能发挥的,只不过十之二、三罢了,纵使他“任”、“督”两脉已通,但“生死玄关”尚未勘破,真气不能运达“十二重楼”,所以内力发挥,须藉外力之逐年引,方才花一之全力一击,虽令他受伤,但已将他受伤,但已将他体内蕴藏着的内惫引发,此时武凯所能运用之内力,已经与“石雕神驼”花一奇相等了。
  武凯听见“万魔罗刹”这么一说,不禁嘴角微微向上一掀,不悄已极地冷声说道:“在下做事一向光明磊落,犯不着‘逃’。”
  言吕之意,就是说,我做事光明磊落,你就不必说了,而且我根本犯不着逃,因为凭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谈到‘逃’字。
  铁麒麟哪有听不懂之量,当下怒喝一声道:“好,看你逃不逃!”
  右臂空袖迎风一飘,已然欺身直进,左手五指曲勾,迎面抓来。
  武凯“血气”运足,方待出掌。
  “佝偻怪驼”方天丰已然怪喝一声,“呼”地一掌,自武凯身侧直劈出去。
  武凯当下一楞,旋即掌心一登,一吐,身形略问,已然躲过“万魔罗刹”袭来之掌,一股狂飙起处,竟自迎处“怄偻怪驼”。
  “轰!”
  一声狂震,武凯立足不稳,倒退三步,“佝偻怪驼”掌力竟比“石雕神驼”还要来得浑厚。
  “怄偻怪驼”方天丰身形一晃,怪眼倏然圆睁,怒喝道:“你干什么?”
  武凯冷然一笑道:“谁要你帮?”
  文天丰怪叫道:“老夫有意帮你,小娃娃,你竟不识好歹……”
  武凯冷冷道:“这番好意在下心领了!”
  其实他对“白梅谷”中四人的印象都不坏,尤其是绫姑娘寻付宜嗔宜喜的样子更令他喜欢,但是“白梅神君”的那番举动,激动了他倔强的个性,所以他才不愿晕些人中的任何一个帮他。
  就这一瞬间,“万魔罗刹”已然退出一丈以外,大声道:“姓欧的小子,你知道老夫不愿背后伤你,而且除非逼不得已不与小辈动手,所以尽量拖时间是不是?”
  武凯冷冷一笑,本欲开口叫破他在“地心世界”中转攻自己的事来,但是回心一想,铁麒麟之所以如此,因为是当着张震及其他人的面,不好意思,所以如若他有顾忌,那自己岂不方便多了,遂故意激道:“姓铁的,在下随时接着,纵然你辈份再高,在下也绝不在乎。”
  “万魔罗刹”嘿嘿一笑,道:“小子,你若能接得下老夫十招,今日之事,作为罢论。”
  “白梅神君”轻咳一声,方欲开口……武凯已经抢先说道:“好!君子一言——”
  铁麒麟信口接着道:“如皂染白!”
  “白梅神君”轻叹了一声,低声道:“欧老弟,还是让……”
  武凯对他深深一揖,道:“请老前辈暂且让一让,如若在下不幸,身上诸物就留赠绫姑娘,作为骚扰贵地之赔偿。”
  “白梅神君”面色微变,举步间,带着白绫退出数丈以外。
  绫姑娘娇声道:“公公,我看他……”
  言下流露出救助之意,且对武凯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关心。
  “石雕神驼”也已经退了过来,接口道:“绫儿,管他做甚!”
  续姑娘小嘴一撅,道:“你们不帮、我帮。”
  呛当!一声,银剑出鞘……这时,“佝偻怪驼”尚未退下,低声武凯道:“欧少侠,让老……老驼子先来………”
  武凯对他深深一揖,道:“在下的事情,在下自己会解决,你们要跟他动手,等在下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再谈也不迟,请!”
  说着,伸手往旁边一比,请“佝偻怪驼”站到一边去。
  “石雕神驼”对绫姑娘道:“怎样,看见了吧!”
  “白梅神君”辄以极轻的的声音说道:“这铁麒麟,公公也没把握胜他,不过等会欧少侠要是有危险,公公一定出手。”
  绫姑娘这才转嗔为喜,将宝剑归鞘,笑问道:“真的?”
  “白梅神君”答道:“真的!”
  其实,绫姑娘不知道,“白梅神君”内心之忧虑,实非她所能想像得到的,“万魔罗刹”这个昔年曾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魔恶杀星,岂是“白梅神君”、“石雕”、“佝偻”两驼所能应付得了的?场中这时已经站开了,“万魔罗刹”冷笑连连,似乎充满了信心,道:“小子,你自信能逃出老夫十招之限吗?”
  武凯这时已将“血气”布满全身,也笑着道:“废话少说,你假如嫌十招不够的话,现在悔改还来得及。”
  铁麒麟面色一沉道:“好,第一招!”
  脚下微动,单掌运起六成功力,当胸劈来……掌风呼啸,这简简单单“劈掌”竟将武凯全身左右五尺以内都封死了,除了硬挡以外。简直别无他法可想。
  武凯知道铁麒麟想凭内力取胜,但他也不愿躲闪,右臂一圈,运起八成功力,“血气”便随掌推出,一股淡红气体,呼地一声,迎将上去。
  “轰隆”!
  一声狂震,碎土砂尘狂舞,折枝之声不绝于耳。
  立身数丈外之众人,都被暗暗狂风激得衣衫飘舞。
  武凯立足不稳,连退三步,强吸一口真气,将满腔冲激不已的气血强压住。
  铁麒麟亦微微晃了晃,不禁一愣,随即单掌一穿,身随掌进,低喝道:“小子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掌风呼啸中,一股奇轻掌力已然当胸压到。
  武凯慌忙间,双掌一圈,全力推出……又是一声轰然大震,空气被激成无数细小风柱,激旋着向四外轧去。
  武凯双掌全力推出之下威力竟大得惊人,两方一经接实,武凯只觉得全身猛然一震,马步一浮,倒退一步,“万魔罗刹”亦觉气血上涌,心间狂跳,也倒退了一步。
  “白梅神君”、绫姑娘、“怄楼怪驼”起先都面现忧虑之色,性怕武凯连第一招都挡不住,这时见不但挡得住,而且并不吃亏,水禁心头大放,且都略略地露出一丝喜色。
  而张震等人则面无表情地岸立在另一边。
  “万魔罗刹”见两招无效,不禁暴怒若狂,低吼一声,单臂挥处,掌影陡现,如狂风骤雨般,拍向武凯全身重穴。
  武凯这时全神都已贯注在“万魔罗刹”身上,见他右肩一动,立即抢先出掌,“血光迷离掌”;法展开,阵阵淡红血影,立即应掌浮散而出,一座掌山如去,转向铁麒麟全身重穴罩拍而下。
  “万魔罗刹”被武凯掌势一逼,心中暗暗吃惊,但已经不得不变招自救。
  他有点觉得奇怪,这欧武凯为什么内力竟会越来越强?而且他也识得这套霸道已极的掌法,就是“沙鹤血魔”昔年所惯用*。“血光迷离掌”。
  就这一瞬间,武凯一招未变,但奇式却迭出不究,一时间,竟逼得铁麒麟连变三招,方脱出武凯掌力范围之外。
  武凯双掌一翻,身形乱转,刹那间,血光浮动,人影模糊,掌指漫天逼出,竟然旋展开了“血光迷离掌”法第二招“血光迷离”。
  此招一出,铁麒麟不禁大为吃惊,单臂连挥。冲入血光指影之中,股股狂风应掌而出,一连三招,攻出十八拳,踢出十六腿。
  奈何武凯身形太快,铁麒麟每次出掌踢腿,皆未摸清对方位置,致使掌掌击空,腿腿踢空。
  这时,第九招已过。
  铁麒麟双足猛力一顿,啾然疾射,脱出血光指影范围之外,面色铁青,升吸一口真气,冷冷道:“小子,第十招,令你亡魂!”
  言毕,脸色立即变成惨白色,越来越白,最后竟然一丝血色都没有了,比一张洁白的白纸还要白。
  渐渐地,他头上冒出了一层云雾般的气体,慢慢在他头顶上方一尺处集结,越来越浓……武凯知道“万魔罗刹”将有极厉害的杀手要旋展了,也不禁疑神静气,除将“血气”全力催动外,并且拼却损耗真力,暗暗送起“玄天正气”,一正一反两道真气,在体内迥旋循环不息,静待铁麒麟进招……“万魔罗刹”那多毛而狞恶的脸上,闪过一丝残酷的微笑,左臂缓缓抬起。
  ---------------
  海天风云阁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