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腾龙谷》

第三章 地心世界危机伏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这一力奔驰,他才发觉自己跑得真快,踏在水面上比昔日跑在路上还要札实,还要轻松,不禁仰天一声长啸,啸声立即充满了这广大的海面上,似龙吟,似莺鸣,直拨云霄。
  不久,远远地传来了回音,中的进了他的耳中,不禁得意哈哈大笑。
  他一面大笑着,一面向岸上狂驰着,海风拂在他脸上,有一种舒畅的清新感觉。
  岸上的情形渐渐清晰了!
  山峦起伏,绿草如茵!
  但是,他又惊住了!
  岸上的树木,自传那么高大?高大得几乎见不到顶,树下的草,也有七尺来高。
  他心中惊奇着,但更加疾脚步朝岸上驰去。
  突然——草丝中传出了一句俏生生的少女喝声:“你是谁?”
  武凯因鉴于“黑暗洞”中自己被无故击落之戒,一时未敢答腔,反而一个疾步,窜上岸去……
  “呼!”
  一阵疾风卷处,一个身穿花斑豹皮的长发女郎一掠而出武凯闪身躲开了那股掌风,已然窜至岸上。
  这时,他又看清了那少女,心中不觉一紧。
  呵!好美的女孩子!
  秀丽的脸儿,修长的弯眉,直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微翘的小嘴,一双妙目,望着他,流露出一股迷惘的神情!
  他被他看得莫明其妙,陡地大喝一声:“你看什么?”
  他原一炽是大喝一声,本心并没有什么恶意,不料,一喝之下,声如暴雷,轰然而起,骇得那小女尖叫一声,回头就跑……
  武凯望着那飘扬而柔细的长发裹在兽皮内袅娜而多姿的身形,轻叹了一声道:“好美!”
  忽然,他又莫明其妙地大喝了一声:“站住!”
  拔足如飞追去……
  那少女见他追来,惊喊五声,疾逾闪电地投入林中,不见了!
  武凯疾追入林,不见少女的影子,遂颓然叹了口气,抬头向四面望了望……
  这林中,最细的树,起码都要五人合抱才围得过来。
  地上软软的细草,竟也有一尺多高。
  这地方真透着奇怪什么东西都是那么巨大,似乎进了天人国。
  他一面想着,一面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脑中思潮起伏!
  这不知是什么地方!爹爹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娘一定了伤心死了!呵,白玉还在“黑暗洞”中,我一定要设法带它出来,哼!在“黑暗洞”中的那个家伙,我一定要报那一掌之仇。
  突然,一阵腥风刮过,一声虎啸,走自林中深处,转瞬近前一只十彩斑斓,身高近丈的“剑齿虎”出现在他身前不远处,低低地咆哮着,虎目中艰光闪烁,紧紧地盯着武凯身后……
  武凯生平何曾见过这么狰狞的巨虎,心中不禁暗暗吃惊倏地,武凯身后又响起了一阵啾啾之声……
  他大吃一惊,慌忙中,看准了两丈多高处的一根横枝,拼全力一跃而上……
  呼地一响,声,他竟越过了那树枝,攀到了更高的一株树枝上……
  身方坐定,连忙回首下望!
  树下这时已发生了一场惨厉的争斗。
  那只巨虎,正啸震天地和一只全身乌光油亮的大黑熊打做一团,地上的草土,都被扒踢得四散乱飞!
  武凯正看得起劲,突闻树顶上一个苍老的口音低声道:“娃娃,你是谁?”
  武凯心中一骇,问声不答,身子一偏,抬头向树上望!
  谁知他头方抬起,还没看清楚上而什么人,那苍老的口音又响了起来,:“滚,竟敢来偷看老夫练功!”
  语音未毕,一股腥风兜头压下……
  武凯百忙中,左手一探,乌光闪处,“玉寒萧”在手,身子疾坠中,不自而然地使出了“蹈风摘云十二萧”中的第九招“踢风凌虚”,双腿微拳暴放,身形陡然斜升三尺,再一屈一放,又凭空倒移三尺,左手箭式一指,裂帛也似的一声萧响,撤出一蓬乌光,刷地一声落在地上。
  脚尖方触地,立即全力一蹬,向林中暴射而逃。
  身后,传来那暴怒的苍老声音。
  “青城小狗,你给我站住!”
  只听得风声飒然,越来越近……
  武凯不禁大惊,这人功力这等高强,一眼就看出自己用的是“青城派”的招式,恐怕一定是一魔三瘟中的人物了。否则他的口气也不会那么狂大!
  一边思量着一边没命在树林中狂驰……
  渐渐,林木稀落了,眼前露出一片簇锦花海,花海最小的也有碗口那么大,花枝却有人那么高。
  武凯方一窜出树林,只见见峰后那苍老口音低声道:“那也是死路,嘿嘿,老夫可不过去。”
  说到“去”字的时候,声音也摇曳出几里以外去了。
  武凯望了望这一片花海,心中暗付道:“怪呀!这些花难道会吃人?要不然为什么他都不敢追来了?”
  突然,一个阴沉有力的口音道:“进来!”
  一股奇大吸力突然拥到,武凯猝不及防,立足不稳,“啾”地一声,凌空穿过了花海的一角,斜飞进一株半截的大树中去。
  树洞中,竟有一间陈设简单的房间,房间当中有一圆蒲,蒲上坐着一个连头带脸都被凌乱不堪的银白发鬓覆盖住的锦衣老人。
  武凯一进入这房间,就全神戒备,左手紧握“玉寒萧”,冷冷道:“你拉我进来干什么?”
  那老人和善地笑了一声,问道:“娃儿,你是不是从海上来的?”
  武凯六年以来都没有跟人好好说过话,这时见他语气和善,进冷然道:“是的,怎么样?”
  心中忖道:“我就是从海上来的,你也不该拉我进来呀!”
  老人又为和善地道:“娃儿,你在海里多久了?难道不饿吗?
  吃过东西没有?“
  武凯见他关心自己,久冰的心中又露出了一丝温暖,遂也缓和了一点脸上的表情,低声道:“我在海里喝了一只十六只眼睛的怪物的血!”
  老人答身轻轻一震,旋即恢复平静,慈爱地说道:“孩子,那血是有毒的,你难道不感觉热吗?”
  武凯笑了笑,将“玉寒萧”系好,道:“热是热,不过那怪物身体下面有一株淡黄色的果子,吃了就好了。”
  老人全身又是轻轻地一震,柔声道:“孩子,你过来,我看看你中毒没有!”
  武凯向这怪老人望了一眼,挪步走了过去……
  突然那怪老人身形一动,武凯只觉得脉门一紧,双手都被怪老人抓住了……
  他慌忙用力一挣,哪里挣得动分毫,不禁惊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怪老人的喉中突然发出一阵咯咯怪响,道:“我?哼!老夫要生饮你的鲜血,来增进老夫的功力。”
  白须飘处,露出森森利齿,一口咬向武凯喉头血管……
  武凯大惊,奋全力一头撞向怪老人怀中……。
  怪老人一愕,继而哈哈大笑,声如黄吕洪钟,震得武凯气血翻腾,耳鸣心跳!
  笑声中,怪老人摸了摸武凯的咽喉,得意已极地说道:“哈哈,嘿,‘八宝十六星目鳝鲛’宝血,嘿嘿,自此而后,老夫,哈哈哈,武林第一人非老夫莫属了!”
  在这一瞬间,武凯突然全力发动“玄天正气”,一股朦朦白气,透体而出。
  怪老人正待再次张口咬向武凯喉头,突然心生敬兆,一股巨力,由一股朦朦白气托着,直逼过来………
  变起仓促,祸生肘腋,怪老人惊呼一声:“玄天正气………
  撒手疾退中,左手微拂,两条利刃般指风交叉疾射而出,戮向武凯“期门”、“当门”两大重穴………
  武凯一招得手,乌光疾问中,“玉寒萧”在手,一声低吼,揉身扑上,“除云破雾”,一招十二式同时出手……
  只见乌光电闪,萧泣断肠,八面劲风盎然,式式指向怪老人的重要大穴……
  “拍!拍!”
  两声轻响,共老人拂出之指风竟被化解于无形,老人不禁大怒,双掌一错,落指缤纷,劲疾风声呼啸中,疾迎而上……
  一阵连珠密响后,轰无一声大震……
  武凯胸中一室,气血翻腾中,借势暴退,双足一点地面,疾射而上……
  怪老人发须飞扬,双目尽赤,身子竟也摇了两下。
  这房间原是半截中空的枯树,周围竟有十丈方圆左右,高也有七、八丈,武凯这全力一路,竟凭宛拓起六丈多高,还没到顶,力道已消,身子已经开始向下落去……
  怪老人没有想到武凯竞具这等功力,与自己对掌之下,竟然还有余力窜逃,心中不禁暴怒,大喝一声:“回来!”
  双掌十指弯曲如钩,以六成真力往回一带……
  武凯只觉一股奇巨吸力自身后袭来,本就开始下的身子,竟加速向怪老人怀中飞去……
  突然——枯树外传来两声极为轻微的冷呼声!
  “呼——呼——”
  一左一右两股吸力。蓦然自枯树外直卷进来……
  刚下降的身子,啾地一声,其疾于伦地升出了枯树之外。
  怪老人已然知道不对,冷笑一声,双掌猛力往怀中一带,又加了两成真力,武凯的身子又往下一沉……
  “呼!”
  树外两股吸力然加强一倍,武凯整个身子以疾箭般的拔出树洞之外,向地上飞投下去!
  他这时看清了,树根下,一左一有,站着两个腰围兽皮,发须缭乱,脸上皱纹千重的丑恶老人。
  树左那人,脸长似马,红如卖血。
  树右那人,脸圆似球,惨无血色。
  但是两人的眼中,都是精光暴射,摄入心魄!
  同时,两人都是十指箕张,似乎十分吃力地将他从树洞中提了出来。
  武凯一出树洞,立即被两股劲力吸着疾投地上。
  眼看着他,那两人面现喜色,双双两掌一翻一托,一股柔力过处,武凯已经安然站在地上。
  右侧那圆脸老人,身子胖得像个球,见武凯落地,身形微动,轻捷已极地掠至武凯身旁,夹脖子一把抓来,低声道:“老二,挡一阵!”
  武凯身不由已,被两股吸力拉来扯去,心中愤怒已极,但泰在空中,又无可奈何,这时见他夹头夹脑一把拉来,不禁狂怒。双掌掌一错,一声尖厉萧声拔云而起,得自天幻子的青城绝学“踩风摘云二十萧”中第七式“梅雪争春”展开,乌光电闪,掌风顿起,涛拥而出……
  胖老人惊“呵”了一声,身形一窒,旋既右臂如怪蛇似的一招一曲,如闪电般地原式不变,抓向武凯颈部左手一探,抓向他的腰际。
  这些都是一刹那间发生的事,胖老人的右手堪堪抓住他的脖子。
  一阵奇寒如冰的冷知声起自头顶:“我说是谁敢从老夫口中摹然觉得话说得不对,改口一声低喝:”住手!“
  一股尖风,带起呼啸破空之声,疾袭胖老人背心“命门”穴。
  重穴被袭,胖老人冷哼一声,身形陡旋,双掌暴起,掌心猛吐,“呜”地一声怪响,两股黑气,如激箭也似的迎了上去……
  “蓬!”
  一声极响,碎上爆飞,尘灰迷漫,衰草狂舞中,长发怪人微微一顿,落在地上。
  胖老人却决议哼一声,连退三步,面色惨白泛青,毫无一丝血色。忠脚步所经处,竞留下了三个深有三寸的脚印。
  武凯见机不可失,这三个人皆非好东西,猛一提气,向树林中疾驰而去。
  他身形才动,立即觉得一股巨大吸力,把他拉回去,同时听得第发怪人道:“小鬼,回来!”
  不禁心中大急,暴喝一声,身劲力聚于双腿,猛力一顿。
  就在这时,那两丑恶老人,双双暴喝一声,扬掌击出,场中狂飙大起,碰拍连声,断技残叶,碎花断草,被一股狂风卷上半空,四散洒下……
  武凯背后吸力一松,心中大喜,双足全力一顿,腾空掠出八丈余,脚尖一点地,窜入林中。
  身方入林,陡闻身后风声呼呼,长发怪人沉声道:“先追小鬼!”
  一股奇巨吸力,又从背后袭到……
  武凯这时除了一套青城绝学“蹈风摘云十二萧”外丝毫未习任何武功。
  而在“黑暗洞”中的六年修为,他全是最早境界的内力修为,并且尚未竟全功,若发出仅有小成之“玄天正气”,内力消耗必多。“
  其实,他不知道,以他目前的内力蕴藏着来说,较之目前三人,都不会差太多,并不需要如此急逃亡,但是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一提气就会轻,一用力就可以出去老远。
  所以这时他又觉得一股吸力吸到,送不顾一切地大喝一声以足猛顿,身形暴起,果然脱出吸力范围,进入林中深处。
  他拼全力地一连几个起落,身如飞天,在林中树下暴射前行时,突闻咯咯一笑,呼地一声,人影闪处,一道柔墙挡路……
  武凯一个收势不及,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他身子一沾地,立即跃起来一看眼前站着两个身穿兽皮,发长过膝,手中各持一把宝剑的白发苍苍老太婆。
  武凯一见地两把宝剑,一泛红光,一射紫光,心中微惊的暗忖:“峨嵋八剑中的四剑也来了这里?”
  手持红剑的那老太婆看了一眼他狼狈的样子道:“八妹,你看这家伙从哪里来的?”
  持紫剑的老太婆道:“我看从水中来的!”
  长发怪人笑道:“多少年没喝过新鲜的血了。”
  红剑呸了一声道:“我们还没那么疾上一步,笑道:”老婆子,要没兴趣,就让开点!“
  紫剑横身一拦,挡在武凯身前,扬声道:“凭什么?”
  圆脸老人冷哼一声,冷冷道:“难不成你们还想养个汉子玩玩?”
  红剑冷笑一声,道:“怎么?为着要喝人家的血,曾魂的仇就不想报了?我真替你们害羞,竟当着自己仇人的面,找别人的麻烦。”
  马脸老人正是瘟魂,立即反唇相讥道:“此时挑拨是非费唇舌,你们持上的四条命学不是一样?自己的事都管不了,还来管我?哼!你有种,你报仇。”“
  长发怪人极不屑地望了他们四人一眼,身形一动,逼向武凯武凯这时刚在弹掉身上的灰,一见长发老人逼近,尽中一颤,气贯双腿,摹然举脚,向林中逸去……
  长发怪人冷笑一声,身如闪电,疾追而上,右手暴弹——一声强劲破空之声,直指武凯背侧“精促穴”……
  武凯大吃一惊,忙不迭地向左一闪……
  “哎哟!”
  右臂“天井”穴,一阵奇痛,如雄心,似刺指,豆大的汁珠,如雨而下,但是他还是咬紧了牙关,拼命地向前狂驰着。
  这时——他虽然除了“逃”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但是——恨!
  已经播种在他的心田。
  而且,正在极快地抽芽、茁壮。
  他一面狂驰着一面回头亲望。
  风声呼呼中,红紫光华闪动……
  同时,瘟魄那苍老的声音,也就是他初登地心大陆所听见声音,在风声中,隐隐传来:“……那小子血不少,大家分享,何必争呢?……大家有好处!”
  武凯听得面色大变,今天要逃出去是太难了!
  他知道,后面追着的,除了先前三人外,红剑紫剑也加入了追赶的行列。
  突然,一阵嘿嘿冷笑传来,距他只有二十多丈了。
  他慌忙中,猛力加劲前驰,同时回头一看:长发怪人,长发乱须迎风披散,露出满口森森白牙,双目寒光电射,疾驰而来……
  怪人的身后,是肥胖的瘟神、瘟魄,再后面者红剑、紫剑。
  武凯的右臂,因为“天进”穴受伤,发出阵阵剧痛,痛得他全身都不住地颤抖着,右手五指,不自而然地弯曲成爪状。
  因之,他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速度也显而易见的慢了下来!
  几条幽灵似的影子,疾如电光石火似地欺了近来……
  长发怪人还笑一声:“小鬼,看你上天!”
  一伸手,五指暴然屈抓,一股吸力,应手而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蓦然——树顶一声狂啸——似虎啸,似猿啼!
  旋风起处,金光闪眼!
  武凯只觉得背上一紧,奇痛攻心,立即陷入昏迷状态。
  恍惚中,似乎听得红剑的惊呼声:“金色神猿!”
  及掌风呼呼,叱咤声,及响亮的金猿厉啸声……
  渐渐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右臂“天井”,鲜血瀑瀑流出,染红了他的小臂,他的手,终至一滴,一滴,一滴地洒在林中,渗入林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醒转了。
  身子软绵绵的,脸上还有一股热气,啾啾不停地喷着。
  武凯不禁扭动了一身子,嘴里嗯了一声。
  立刻,一只又大又粗的毛手,在他身上轻轻地抚摸着。
  他不禁张开眼来一看——满眼金色!
  他正躺在一只全身金毛盈尺,身高及丈的大猿怀中。
  那庞大巨猿一见他醒来,高兴已极,口中发嗨嗨声,伸手拿过一个大桃子给他。
  武凯正感饥火如焚,便连忙一口咬了下去,汁如浆出,又香又甜,不一会儿就吃光了。
  那金猿高兴得不得了,又给了他一个。
  不久,他吃饱了,张眼四面一望,原来是在一个高大深邃的山洞中。
  洞中,打扫得非常清洁,且有一张石塌,似乎有人居住。
  武凯翻身起立,右臂一阵剧痛,差点又晕厥过去。
  穴道已经解开了!
  武凯不禁诧异地望着那大金猿。
  大金猿着大嘴,站了起来,武凯竟然只有它的腰那么高。
  它,指了指武凯的右臂,又指了指那张石床!
  武凯不禁问道:“你要我休息是吗?”金猿连连点头。
  武凯走过去,躺在石床上,问道:“我的穴道是你解的吗?”
  金猿又点了点头,而且露出极为高兴的样子。
  武凯不禁想道:“这一定是哪位前辈所言的灵猿了!”
  遂又问道:“你有主人吗?”
  不想那金猿闻此言,点了点头,又黯然低了下去。
  武凯不禁大奇,追问道:“你的主人呢?”
  两颗晶莹的眼泪,突然从金猿的眼滴了出来,返身疾驰而去。
  武凯不禁觉得奇怪,难道此间主人遭难了吗?
  他躺在石床上,很多事情这时都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所遇见的人类,大部分都是贪婪欺善之人,可是他所见的动物,倒是个个帮助他。
  小时候就受尽欺凌,现在遇到的人不是要喝他的血,就是要夺他的命。
  在他所接触的小小世界里,人远不如动物,动物是那么善解人意而人却是那么的丑陋。
  此刻的武凯,对这庞大的金猿发生了极大的亲切感!
  相反的,他对人类生成了极端的憎恶。
  也是因为人才使他的爹爹不回来的。
  想到此,由于困倦已极,他慢慢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武凯酣睡中,被沉重的脚步声惊醒了,不禁张目一望,只见那只救了他的大金猿全身鲜血淋漓,垂着头,紧握着左手,脚步蹒跚地走了进来。
  他惊得连忙爬起身来,道:“你,你怎么啦?谁欺负你?”
  那金猿一言不发,走到他面前,将左手一摊,手心中捏着一本绢册,上书日:“血经心法”
  送到武凯面前。
  武凯连忙下床,道:“你休息一下!”
  金猿连连摇摇头,并且将“血经心法”向床上一放,转身出洞而去。
  武凯无奈,只好长叹一声,拿起那本“血经心法”来,他仔细地翻阅着。
  “心法”中所记载之练功运气法,离奇古怪,竟与“黑暗洞”中所习者,完全相反。
  但他此时,奇经八脉已通,除了尚未冲破“泥刀十二重楼”
  外,连任督两脉运气并不觉得困难。
  照着书上面所载,武凯在洞中住下了。
  每当他运气练功醒来的时候,那只金色巨猿都会接时给他送来几个大桃子,或者其他水菜,偶尔也会送来一些香喷喷的烤肉。
  总而言之,那只金猿对修习“血经心法”的过程分清楚,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该休息,它都知道得很清楚,而且都有妥善的按排——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书中所载的“血气’”。武凯已经具有七分火候。
  每当施用出来的时候,周身一片通红,霸道已级,血气所及,粉石碎金,走的完全是“刚”的路子。
  “血经心法”中另套“血光迷离掌”,共只三招,但配合着“血气”运用起来,威力极大,怪式怪招绵绵百出,一招之内竟含有二十余式之多。
  在这一个月中,武凯曾经有两次看见那只金滚全身浴血地回来,但是它又不准武凯跟它一同去。
  直到一月以后有一天,武凯走了洞外,觑准了三丈外一块奇大的岩石,运足“‘血气”一掌挥去,一道血红狂风起处。碎石狂飞,化作漫天红粉,飘漂洒下。
  那金猿突然欢啸一声,凭空跃起一丈多高,欢喜得口中嗨嗨连声、直在地上翻跟个。
  然后就连比手势,叫武凯跟它走。
  武凯应了一声,立即展开身形,紧随金猿之后,疾驰而去。
  金猿个子虽然高大。但奔起来却灵捷非常,竟似习过轻功似的,又似存心跟武凯比脚力。跑得全身盈尺金毛都向着身后拂去武凯也猛一加劲。快得像支刚出弦的黑箭,暴射而前。
  不久,奔至一座其高千仞,寸草不生的断崖边上,金猿突然停住了脚步。
  武凯向下一望,其深无底。
  在断崖绝壁距顶约十丈处,有一块尺大方圆的岩石,微微突出,若非目力奇侍,在这迷漫云雾下,是看不见的。
  金猿向他比了个手势,然后“啾”地一声,直窜了下去……
  武凯来不及拦阻,只好凝神防备着注视下面。
  只见金猿落足在那方石头上,一垫足,竟然没人石壁里面去了。
  武凯一想,敢情石壁上还有个大山洞?
  遂一提真气,轻轻地飘了下去………
  脚尖方地抵那块石块,洞中突然砰匍之声大作,同时金猿厉啸与呱呱凄啼之声断续传来。
  石壁上,果然有一个非常高大的石洞。
  武凯再不怠慢,“血气”运起,全身倏然变成血红色,旋即转淡,周身冒出雾似的红色气体,涌身向洞内窜去,同时左手一摘,“玉寒萧”在手……
  这时,狂风大作中,黄雾腾腾,一条高大金影,全身鲜血淋漓,狂驰而出,同时还不停地狂啸着……
  武凯不禁大怒,不自而然地,右手感到阵阵刺痛,五指痉挛,渐渐曲卷成爪状,长啸一声,带起一阵凄哀萧声,疾向金猿身后迎去……
  “呱!”
  一声凄厉惨啼,黄雾重重中,显出一颗大如包斗,顶生金冠,双目绿光莹莹,尖啄红肋的脑袋,疾追而来……
  武凯自从服食那么多的灵药异珍之后,眼光如电,早已能透云穿雾,明察秋毫,而且身具异禀,不惧百毒。
  此时,他早已看清了这是一条“金冠彩蟒”,在“黑暗洞”所阅之书籍上曾有记载,为天下九大奇凶毒物之一。
  他不敢大意,遂将“血气”全力布开,在身外形成了一层淡红色约有尺许厚的雾气,左手斜擎“平寒萧”,一步步地向“金冠彩蟒”逼去。
  “叭!”
  “金冠彩蟒”厉啼一声,似乎知道来人不易对付,上半身一抬,“刷”地一声,盘成了一个蛇阵,强口一团黄雾毒气向武凯激射而来……
  武凯身形一动,避过其锋,“玉寒萧”扬起一阵凄厉萧声,带起团团乌光,疾向“金冠彩蟒”首腹之间点去。
  彩蟒见毒雾无效,一长身,如一条彩锦带,向武凯缠来……
  武凯一声低啸,身形一闪,绕着彩蟒疾转……
  他想起了,“黑暗洞”中那本专讲“毒物”的书中所述的制“金冠彩蟒”之法。
  “呱!”
  又是一声凄啼,蛇头下面的毒囊,鼓得圆圆扁扁地,双目磷光闪闪,紧盯住武凯旋转不息的身子……
  时间一久,彩蟒有点吃不消了,行动略呈迟滞。
  “呜”
  萧声突然大响,圈圈乌光如暴雨般地洒下,万千乌影中,竟还挟着两颗霞光四射,顿然旋转的“鳝统目珠”。
  一边三团黄雾,疾喷而出,暴旋疾转面来的两团霞光。
  “波!波!”
  两声轻响,黄色毒雾被冲散了一大‘片,两颗“鳝鲛目珠”突然“啾’地一声,向彩蟒双目疾奔而去……
  同时,刷刷连声,又是四团霞光,向前彩蟒七寸激射而来…………
  “呱!”
  一声更为尖厉的凄啼,一连五口黄雾喷出……
  突然——啾啾连声,漫天霞光暴射中,萧声大起,圈圈乌光,挟着十四十彩的霞光,如狂风暴雨似地扑到……
  “金冠彩蟒”陡然暴怒,扬首喷出一片黄雾,中裹一颗大如鹅卵的深黄色光团,疾迎而上……
  波波连声中,一声高振响亮的怒啸声破空而起,一道淡红光影,挟着三团眩目彩光,疾逾电闪,射人黄雾之内……
  “砰!”——一声暴响,霞影乱问—…。
  “哇!哇!”
  一声凄厉绝伦惨啼,血光崩现,共雾疾收中,一条长达三丈的彩影,带着一溜腥臭血影,向山洞深处激射进去。
  武凯回头一看,不见金猿踪迹,知道它负伤过重,已经去觅药治疗了。
  他,疾快无比地俯身拾起了十六颗霞光闪烁的“鳝鲛国珠”,低啸一声,疾追入洞。
  迎面一投扑鼻腥臭,令人欲呕。
  但武凯根本不在乎,双足一顿,疾掠入洞,闪目一望,只见那条彩蟒,紧紧地盘在洞底,双目中射出骇人的绿光盯住他。
  他一步步地逼进去,左手高擎着“玉寒萧”,手心紧扣着两颗“鳝鲛目珠”……
  他的右手,因着无比的愤怒,不自而然地又抖动了一下,五指曲卷成爪状,缓缓抬起,屈伸于左胸之前……
  他的心中,这时只有一个念头。“杀!杀!”
  陡然——一声狂啸,左手一动,万知萧影暴出中,两团霞影顿然旋射而出,“血气”展开,淡红光影倏闪,一条黑影,曳着三团彩光,凭空暴扑面出。
  “呱!哇!”——“金冠彩蟒”奋起余勇,力喷出一片黄雾,中间还有那颗深黄色,大如鹅卵的“内丹’”
  “狐!呱!”
  凄啼连声,砰匍之声大作,洞中火星四射,碎石狂飞,尘土迷漫飞扬。
  “拍!”
  蛇尾横扫在洞壁上,立即裂开一条尺许长的裂口……
  碎石激射如雨,灰尘迷漫中,武凯抱住彩蟒在地上翻覆滚动不已……
  一声惨啼后,武凯慢慢站了起来,右手鲜血淋漓地从彩蟒的七寸中抽了出来,掌心中,多出一颗如鸽卵,黄光闪烁不定的“内丹他用中食两指挟住”内丹“,凝视着那鲜血淋淋的右手,缓缓举起,鲜血红的血。如雨水地纷纷流下来,他心中感到无比畅快,不禁如春雷乍发似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突然看见遍地鲜血中,汩汩如泉涌出的血水下,一道尺许长的深澈红光,似火焰般的闪烁吞吐着。
  他停止了笑声,俯身细看……
  鲜血中,一支出鞘尺余,连鞘长达四尺作的宝剑呈现在眼刚武凯几中一阵跳动,心中不自而然地生出了一股深深的喜爱之情,同时就觉得这把宝剑原来就是他的东西一样。
  剑鞘及剑柄都呈深黑色,但上面却密密地布着许多血红的龟纹。
  “呛!”
  宝剑出鞘,带起阵阵龙吟,洞中立即红光四射,如血光暴崩,似烈火四射,照得满洞中都铺上了一层浓厚而流闪不定的血光。
  剑柄上的血纹缠成四个大篆字:“夺命血剑!”
  剑名之下,血丝缠成四个小字:“替天行道!”
  剑身长约四尺有余,宽只两寸,剑尖血红光芒伸缩吞吐不定,长达一尺。
  武凯心中狂喜,扬手一挥红芒暴射,石壁上立即露出一条长长的裂痕。
  “呛!”
  宝剑归鞘,系在腰际丝绦上,一声长啸,方欲出洞……
  突然——他发现石壁上刻有字迹,泰半已为青苔所掩,乃伸手剥去青苔,四个赫然大字呈现眼前:“夺命王剑”
  武凯一喜之下,连忙继续剥开青苔,字迹渐显:“第一剑,血光崩现!”
  下面写了不少演练之法及各种姿势紧接着就是:“第二剑,血洒群魔!”
  “第三剑,血剑劫魄!”
  “第四剑,血雨四射!”
  “第五剑,血海永沦!”
  下署“沙鹤血魔,留待有缘”八个小字。
  武凯这才知道,这柄“夺命血剑”原来是有主人的,连忙跪在地上喃喃的,祝道:“沙鹤血魔老前辈,晚辈武凯在此叩谢遗剑赐招之恩!”
  说完,一连耻了三个响头,才站起身来,依式演练。
  这五招,看似简单,实际繁复异常,共花五天的功夫,才算完全熟练,又朝洞中叩谢了一番,才佩剑扬长而去。
  走出洞口,凌空拔起,飘然落于崖顶……
  金猿已经等在崖上,见武凯凯佩剑而出,欢啸一声,迎了上来。
  武凯见它身上伤已经完全好了,不禁脱口问道:“你的伤怎么每次都好得那么快?”
  金猿做了个手势,叫武凯等它一下,一转身,疾奔而去。
  不入,抱了一大堆深褐色的硬觳果来,放在武凯面前,取出一粒,两指一用力,裂了开了,显出黑色果仁,约有胡桃般大。
  它将果仁取出,放入口中一阵乱嚼,吞了下去,同时叫武凯也吃一粒。
  武凯依言吃了一粒,入口芳香,甜美可口,便拿了十颗置入囊中,向金猿道:“谢谢你救我之恩,但是,我有重要的事待办不能不离开,请你原谅!”
  金猿甚通事理,它本来以为恶蟒一除,就可以和这个新主人长相厮守了,想不到他竟去得这么匆匆,不禁低垂着头,洒下了一地眼泪。
  武凯心中也感到难过,呜咽道:“再……再见了。”
  双足猛然一顿,带着一丝饮泣,疾向崖下投射而去。
  奔出不入闻得金猿哀啼声远远传来,回头一望,见那庞巨金猿仍然痴立崖上,啼啸着向他摆手。
  他不自禁地也长啸一声作答覆,晃身没入林中。
  三天后,他走近了海边。
  突然,阵阵轰轰之声传来,越来越响,武凯不禁加急奔驰,欲出林一看究竟。
  声音越来越响,几乎振耳欲聋,其何且挟杂着哗水声。
  武凯窜出林外一看,不禁大感奇怪。
  离岸四十多丈处,一条水柱,拔空疾旋而起,粗约五丈,珠飞玉溅,白沫横飞,直冲而上,射入灰朦朦的空中。直到不见。
  他觉得奇怪透了,水怎么会聚成一条柱子向天上飞呢?
  不禁跨前了几步,凝神望去………
  轰轰水柱中。还卷起了疯疯旋风,其为绝大,使人有乘风归去之感。
  值此旋风疾卷,水露扑面,黑衫飘飘之际,武凯不禁诗兴大发,脱口吟道:“我欲乘风归去。不知天上官阙,今夕是何年……”
  突然,水声中、他听到一丝奇怪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俏生生,娇滴滴的声音起自他的身后林中。满怀迷惘地问道:“你要回天上去呀?你是谁?”
  武凯本就长得清俊已极,加上这件薄如烟雾般的黑衫,腰绦上的宝珠,及那柄长几及地细长而帅的“夺命血剑”,又吟出这种诗句,怎不今怀疑他是神仙中人呢?’“他这时,脚尖一动,已经转了个身,脸上冷漠得一丝表情都没有。——距他四丈,那个在海边被他骇得飞逃的女孩子,正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迷惘地望着他。
  这次看得更清楚了。
  秀丽的瓜子脸儿。修长的弯眉,直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翘的小嘴,长而卷孤头发,散披在肩后,玲现剔透的身材。紧紧裹在一张美丽的豹皮中。
  她,见他回顾了头,笑盈盈地说道。“喂,你为什么不说话呀?
  他的心头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好象春凤拂过久浆的冰原,感到了一丝温暖,一丝甜密。
  他脸上的冷漠,开始融化了。
  本来嘛!他的心中有着天真的热情,但是从小就居弱而倔强的他,从小就受到人们的欺压,对“人”的印象就不很好。
  尤其,到了这“地心世界’中以后,更加深了他对”人之恶“的”恨“
  但是,现在,这张充满了笑容的脸上所表现的是美丽、快乐、纯真与友情。
  他哪那不以笑脸去迎接呢?
  随着冷漠的融化,他的心,莫明其妙地加快了跳动,本来就有点微红的脸颊上,更显出一片酡红。
  渐渐地,一丝笑容,绽开在他那英俊而儒雅的脸上。
  蓦然——他的笑容消失了。
  冷漠的神色,去而复返——一寒电般的双目中,泛出了丝丝杀气。
  长发少女不禁骇得连连后退,面色苍白,嗫嚅道:“你……”
  身后响起了一个深沉而有力的声音:“莆儿,回去!”
  她连忙转过头去——身后——并排列着七人。
  长发怪人、瘟神、瘟魄、红剑、紫剑。另外还有两个手持白剑与绿剑的老人,眼中都射出贪婪的光芒,一步步地向武凯逼近。
  莆儿娇唤一声:“爷爷别……”
  长发怪人凶暴地喝道:“回去!”
  莆儿小嘴一撅,娇声道:“爷爷……”
  长发怪人突然暴怒,扬手一挥,大吼道:“滚!”
  莆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如飞跑进林中。
  武凯,像座冰山似地静立着。
  他的右手,起了一阵抽动、颤抖。
  终于,在不知不觉间,五指曲卷成爪状,但是紧捏了一下,旋即又松了开来。
  他激动极了。
  但是,表面上却冷淡得像结了冰。
  双目中,两道寒森森的杀气,电射而出。
  七个人,散布成一个半圆形,似围捕野兽般地一步步向他逼近…………
  长发怪人突然瞥见了他腰际所悬之长剑,惊愕得全身震动了一下。
  但是,贪欲之火,在他心中熊熊烧着,阴侧恻地说道:“小子除非你上天,否则……哈哈……”
  圈子越缩越小,气氛越来越紧张。。武凯面临这种场面,脑中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迅速地想到两件事。
  “杀!或者走!”
  极快地,他给自己满意的答案:“杀!”
  胸中,充满了要爆炸的火气。
  面色,更形冷沉。
  武凯的右手,紧紧地捏了一下。
  陡然——长发怪人身形一动,跨前一步。
  瘟神、瘟魄也各自哼了一声,紧跨了一步跟上去。
  四剑亦不甘落后,立即都跨进一步。
  各人狠狠地互盯了一眼。
  谁都不怕武凯,但是谁都互相忌惮,怕受敌人之乘。
  但是,谁都希望抓到这个血管里流着奇异宝血的英俊青年,而以喝他的血,来增进自己的功力。
  蓦然——长发怪人重重地冷哼了一声,身形轻闪,右手已经抓上了武凯的前胸……
  武凯右足微退一步,左手疾拍向长发怪人右臂,右手却闪电似地点向长发怪人左胸“乳根穴”……
  长发怪人右手一翻,扣向武凯右手脉门,左手却疾向他的咽喉捏来……
  突然——风声响处,两缕劲疾指风,远射长发怪人“背脊穴”……
  长发怪人武功之高,实不可轻视,右手疾收,反手拍出一股奇劲掌风,左手耗式不变,捏向武凯咽喉……
  “轰隆!”
  一声暴响,砂飞尘舞,碎石进射中,瘟神、瘟魄各各门哼一声,连退三步。
  长发怪人亦立跳稳,向前冲了一步。
  武凯乘这刻不容缓之间,矮身上步,双掌齐出,带着呼呼掌风,刹那间攻出一招八式,九拳四腿遍罩着长发怪人身前各重穴。
  长发怪人冷笑一声,身形滑溜溜一扭,左手又到了武凯喉头。
  武凯心中一颤,急收去势,双足一顿,硬收回前冲之势,侧里窜了出来。
  身子尚未站稳,眼前一暗,长发怪人双手又已抓到……
  同时,背后风声飒然,白、绿、红、紫四剑亦已如鬼魅似的掩至身后,伸手疾点“人洞”、“凤眼”、“凤尾”、“精促”四穴。
  武凯不禁暴怒,一声长啸,蓦地拔起十丈余,身子在空中一顿,焕然变得全身通红,瞬即转淡,周身似有似无地绕着一层淡红烟云,“血气”发动,身子飘飘降下。
  武凯右手不停地颤动着。
  他感到无比的愤怒!
  这些成名人物,因为要喝他的血,竟然不顾身份,展开“围攻”
  就在这时,围攻他的七人,都伺时发动,瞬间,人影疾闪,风声呼啸,剑光如虹,疾如暴风骤雨,向他悬空未落之身袭到……
  ---------------
  海天风云阁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