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双龙记》

第二十三章  中毒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侯天翔话未说完,忽见一群黑衣蒙面人自右面的一座小峰头上,身形如飞的急泻而下。
  人数共有十余名之多,纷纷一拥而至,围立在侯天翔的四周。
  吴小玫在旁怯畏畏的说道:“我替你们办到了,你们答应我的条件呢?”
  其中一名蒙面人阴声一笑,道:“什么条件?”
  吴小玫道:“你们答应过我放我爹娘的。”
  “你爹娘?”那蒙面人嘿嘿怪笑道:“你爹娘是谁呀?”
  吴小玫道:“你们想抵赖么?”
  那蒙面人陡地哈哈一声大笑道:“你爹娘早就被我喂了野狼了!”
  吴小玫脸儿一片煞白,两只大眼睛圆睁,神情惊骇地道:“你说什么?”
  那蒙面人嘿嘿怪笑道:“丫头,你听清楚了,你爹娘已经被我丢进后面山谷里喂了野狼了!”
  吴小玫突然嘶声大叫道:“恶贼!你还我爹娘的命来!”
  小身子陡地纵起,猛朝那蒙面人扑去!
  那蒙面人勃然大怒,一声厉叱道:“丫头找死!去你的吧!”
  倏地飞起一脚,猛踢了出去!
  “砰!”一脚踢个正着,吴小玫的小身躯立被踢得飞出三丈以外,“扑通”一声摔跌地上,声息寂然。
  显然地,在这一脚猛踢之下,已经了断了她的一条小生命!
  侯天翔看得心头不禁陡冒怒火,双目圆瞪。
  他虽然浑身酸软,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但是,口却能说话,目睹那蒙面人对一个小女孩竟也下此毒手,忍不住怒声喝骂道:“匹夫,你好狠辣的心肠!”
  那蒙面人忽地扬声大笑道:“小子,你看不顺眼了么!”
  侯天翔挑眉冷哼了一声,道:“匹夫,你是谁?先报出你的姓名来!”
  那蒙面人嘿嘿一笑道:“我就是我,你不必问,到时候你总会明白的。”
  侯天翔冷冷地道:“你不敢报出姓名么?”
  那蒙面人阴笑地道:“小子,你想会是不敢么?”
  侯天翔道:“什么理由?”
  那蒙面人道:“我自然有我的理由。”
  侯天翔道:“什么理由?”
  那蒙面人道:“这并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侯天翔星目转了转,话题一变,问道:“尔等目的何在?”
  那蒙面人道:“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
  侯天翔眉头微皱了皱,道:“尔等的目的是‘九绝宝箓’,对不?”
  那蒙面人嘿嘿一笑,点头道:“对了,另外还有一件东西。”
  侯天翔微微一怔!问道:“另外还有什么东西?”
  那蒙面人道:“你的一条命!”
  侯天翔剑眉倏地一轩,旋即淡淡地道:“尔等和我有仇?”
  那蒙面人道:“这不该问我。”
  侯天翔道:“该问谁?”
  那蒙面人道:“本门门主。”
  侯天翔道:“他现在何处?”
  那蒙面人道:“至迟明天天黑前你就可以见到。”
  话锋忽地一转,问道:“宝箓现在何处?”
  侯天翔冷冷地道:“你还不配知道。”
  那蒙面人一声冷笑,伫然跨步走近侯天翔身侧,俯身擦手,在侯天翔的身上搜了起来。
  侯天翔双眼一闭,不言不语。
  其实,他在浑身酸软无法动弹的情形下,已是有如待宰的羔羊,纵然言语,又岂能阻止得了那蒙面人的搜索行动。
  片刻之后,那蒙面人空着双手,颓然的站了起来,目光如电地瞪视着侯天翔沉声喝问道:“小子你把宝箓放在什么地方了?”
  侯天翔仍然闭着眼睛,冷冷地道:“你一定要知道?”
  那蒙面人道:“在什么地方?”
  侯天翔睁开眼睛,转了转,道:“在‘九绝仙府’内。”
  那蒙面人怔了怔,道:“你没有把它带出来?”
  侯天翔摇摇头道:“没有。”
  那蒙面人嘿嘿一笑,目光倏然逼视地道:“我不信!”
  侯天翔淡淡地道:“你不信,我无可奈何!”
  那蒙面人微一沉思,终于点点头道:“好吧,我就暂且相信你好了。”
  语声一顿又起,问道:“‘九绝仙府’在什么地方?”
  侯天翔道:“在……”
  那蒙面人沉声道:“你最好实说,别想耍花枪!”
  侯天翔剑眉倏地一轩,道:“如果我不实说呢?”
  那蒙面人嘿嘿一声阴笑,道:“小子,你是个聪明人,希望你认清楚你眼前的处境,逞强,耍花枪,对你可都决无半点好处!”
  侯天翔冷笑道:“我十分清楚得很,不过,我相信你还不敢怎样我!”
  那蒙面人双且陡瞪,道:“你认为我不敢?”
  侯天翔冷冷地道:“大概你还没有这个胆量!”
  那蒙面人道:“你可是要试试我的手段!”
  侯天翔道:“只要你有胆量尽管试试好了,不过……”
  语声倏然一顿而止,住口不言。
  那蒙面人接道:“不过怎样?”
  侯天翔摇摇头道:“对你说无用,而且我一说你就更没有胆量试了,不过……”
  语声倏然一顿而止,住口不言。
  那蒙面人接道:“不过怎样?”
  侯天翔摇摇头道:“对你说无用,而且我一说你就更没有胆量试了!”
  那蒙面人注目问道:“你要对谁说?”
  侯天翔道:“贵门主,你以为如何?”
  那蒙面人心神不由猛地一震!旋忽扬声大笑道:“小子,江湖传说你不仅武学功力奇高,而且才智过人,高明得令人叹服,看来倒果真是不虚了!”
  语声微微一顿,转朝一名身材魁梧的蒙面大汉一挥手,喝道:“带他走!”
  那身材魁梧的蒙而大汉应了一声,大步进前,抓起侯天翔的身子驮在背上,随在那蒙面人身后,向山内大步奔去。
  突然——
  一声娇喝陡起:“站住!”
  面五丈远处,当路拦立着一个紫衣少女和两名绿衣婢女。
  那紫衣少女年约双十上下,生得明眸皓齿,清丽脱俗,美若仙女降凡。
  她背后背着弓箭,腰间佩着一柄象牙吞口,鞘镶明珠,形式奇古,一望即知是支神兵宝刃的长剑,两名绿衣婢女肩后则全都剑柄斜露,鲜红的剑穗儿在肩上鬓际,随风轻轻摇晃!
  路被拦住,一群蒙面人只得停步站立。
  那为首的蒙面人大踏步前跨了两步,双目如电灼灼地朝紫衣少女打量了一眼,沉声问道:“姑娘拦路为何?”
  紫衣少女冷冷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蒙面人嘿嘿一笑道:“这个你管得着么!”
  紫衣少女秀眉一挑,粉脸凝霜地道:“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蒙面人道:“勾漏山,怎样?”
  紫衣少女道:“勾漏山的什么所在?”
  那蒙面人微微一怔!摇头道:“是什么所在?”
  紫衣少女沉声道:“紫电峰。”
  蒙面人道:“紫电峰便又怎样!”
  紫衣少女秀眉倏又一挑,道:“这‘紫电峰’周围十里之内,已被我划为禁区,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不得踏入一步!”
  蒙面人道:“姑娘,我请问这‘紫电峰’是姑娘的产业么?”
  紫衣少女冷哼一声道:“说是,也未尝不可!”
  蒙面人嘿嘿一笑道:“如今我们已经踏入了禁区,姑娘打算怎样呢?”
  紫衣少女道:“按照触犯禁规惩罚!”
  蒙面人道:“如何惩罚?”
  紫衣少女道:“自残一腿经脉,立刻离开退出十里以外!”
  蒙面人道:“必须如此么?”
  紫衣少女轻哼了一声道:“这是规矩。”
  蒙面人道:“我们不呢!”
  紫衣少女秀眉双挑地道:“你们将无一人能够生离此地!”
  蒙面人忽地扬声大笑道:“姑娘自信有这等功力能耐做得到么?”
  紫衣少女美目突射寒电地道:“你可是要试试!”
  落面人嘿嘿一声阴笑,倏地转朝站在身后的蒙面人一挥手,喝道:“拿下这丫头!”
  一声暴应中,立有四名蒙面汉子飞步而出,各自撒出兵刃,齐朝那紫衣少女猛扑了过去!
  紫衣少女身后绿影一闪,两名绿衣婢女已同时撤出肩后长剑电掠而出,迎上了四名蒙面汉子。
  两名绿衣婢女身手矫捷,剑法精奇凌厉无伦!
  四名蒙面汉子和两名绿衣婢女甫才一招交接,立闻一阵“叮当”声响暴起,紧接着是一片震人心神的惨叫!
  那四名蒙面汉子,竟已全被腰斩,尸横当地!
  为首的蒙面人和其他一群蒙面汉子见状,全都不禁心神,骇然大震,暗暗倒抽口冷气,被现场这种情势惊得呆住了,发了愣!
  两名绿衣婢女的剑术身手已是如此高绝惊人,其主人——紫衣少女如何,不言可知,定必更加高绝罕世了!
  侯天翔伏在那名蒙面大汉的肩上,目睹两名绿衣婢女的这种剑术身手,也不禁看得星目异采飞闪心中大为赞叹!
  两名绿衣婢女明眸掠扫了地上四名蒙面汉子的尸身一眼,忽然一声冷哂,道:“这种无用的脓包货色,也敢来‘紫电峰’犯禁逞强,真是活腻了!”
  语声一顿,倏然目射寒电地逼视着一群蒙面人冷声喝:道:“谁要想死就快些上来!”
  一群蒙面汉子已被两名绿衣小婢凌厉的剑术威势所慑,哪里还有人敢吭声上前送死,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那为首的蒙面人略为定了定神,眼珠儿微微一转,忽然一扫先前那桀傲之态,干咳了一声,道:“姑娘们剑术身手高强,在下衷心十分折服,但不知姑娘是……”
  紫衣少女忽然展颜一笑,接道:“你可是想问我的姓名来历?”
  那蒙面人道:“尚请姑娘赐示!”
  紫衣少女语声冷凝地道:“紫电公主,你听说过么?”
  那蒙面人心中蓦地一惊!道:“呵!姑娘原来就是‘紫电公主’,在下失敬了!”
  原来,“紫电公主”之名,江湖中已有传说,据说一身武功高绝,剑术通玄入化,只是从无人知她居住何处?
  “紫电公主”冷笑道:“你现在还要试试不?”
  那蒙面人道:“在下不敢了!”
  “紫电公主”冷笑了笑,道:“既然不敢,你们就自残一腿经脉离去吧!”
  那蒙面人身躯倏地一颤!道:“万望公主宽恕我们不知此处乃是公主的居处禁地!”
  “紫电公主”道:“你想要我饶恕了你们!”
  那蒙面人低声下气地道:“请公主高抬贵手,恕过在下等不知之罪!”
  “紫电公主”忽地展颜一笑,道:“如此,你们滚吧!”
  语声一顿,沉声接道:“记住,以后若敢再踏入禁地一步,定必格杀不饶!知道么!”
  那蒙面人一听,如获大赦,忙不迭地点头答道:“多谢公主开恩,以后绝对再不敢犯禁了!”
  说罢拱手一礼,领着一群蒙面人转身急急奔去!
  刚奔出一箭之远,紫电公主突然扬声喝道:“站住!”
  一群蒙面人闻喝,心中不由猛地一震!只好停步站住。
  那为首的蒙面人转过身子,内心有点惴惴地问道:“公主有何见教?”
  “紫电公主”玉手忽地一指那名蒙面大汉背上驮着的侯天翔,问道:“他是什么人?”
  那蒙面人心神又是一震!讷讷地道:“他是……”
  “紫电公主”接道:“是谁?”
  那蒙面人眼珠一转,道:“他是个病人。”
  “紫电公主”道:“他是你们的同伴么?”
  蒙面人连忙点头道:“是的,他受了暗算,中了毒。”
  “紫电公主”道:“中了什么毒?”
  蒙面人道:“在下看不出来。”
  “紫电公主”道:“是什么人暗算他的?”
  蒙面人道:“是一个小女孩。”
  “紫电公主”注目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蒙面人道:“在下不敢说谎!”
  “紫电公主”道:“他真是你们的同伴么?”
  蒙面人点头道:“他实在是在下的同伴。”
  “紫电公主”美目微转了转,道:“他既然是你们的同伴,穿着怎地和你们不一样,脸上也未蒙着黑布的呢?”
  蒙面人不由语塞,窘迫地道:“这个……”
  “紫电公主”倏地娇喝道:“这个什么?”
  美目突然一瞪,寒电激射慑人地冷哼一声,接道:“快放下他来让我看看!”
  蒙面人心中不禁大感犹豫,一时踌躇不决。
  一名绿衣婢女突然扬声娇喝道:“怎么?你敢不听我们公主的命谕!”
  蒙面人心神暗暗一惊!连忙道:“在下不敢。”
  另一名绿衣婢女挑眉喝道:“既然不敢,为何还不叫你的手下快放下他来,让我们公主看看!”
  蒙面人心念忽然一动,望着“紫电公主”道:“公主只是要看看他么?”
  “紫电公主”美目轻霎了霎,道:“先让我看看他再说吧。”
  蒙面人眼珠转了转,朝那驮着侯天翔的蒙面大汉摆摆手道:“放下他吧。”
  那蒙面大汉依言将侯天翔放下,平躺在地上。
  “紫电公主”莲步轻移,姗姗地走近侯天翔身边,美目凝注着侯天翔的俊脸,竟默然沉思地发起怔来。
  良久,良久——
  蒙面人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道:“公主,我们可以走了么?”
  “紫电公主”神思恍然而醒地轻“嗯”了一声,螓首轻点地道:“你们走吧,不过……”
  语声倏然一顿,霎霎美目,接道:“他,我留下了!”
  “啊?!……”
  蒙面人突然惊“呵”地呆了呆,讷讷地道:“这个……这个……”
  他接连说了两个“这个”,却未“这个”出一句话来。
  “紫电公主”美目寒芒一闪,道:“你不肯?”
  蒙面人眼珠儿微微一转,道:“不是不肯,而是因为……”
  干咳了一声,接道:“他中的毒很厉害,必须及早设法解救,晚了,恐怕会误了他的性命!”
  “紫电公主”美目异采倏闪,道:“如此说来,你是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了?”
  蒙面人摇头道:“不敢欺瞒公主,在下实在是不知。”
  “紫电公主”突然一笑道:“那么你并没有把握替他解毒,救治他了。”
  话锋微顿,粉脸忽地一寒,沉声接道:“他,我是留下定了,你们走你们的吧!”
  蒙面人仍妄想“紫电公主”改变心意的嗫嚅地道:“公主!你……”
  “紫电公主”嗔目怒叱道:“别啰嗦了,快滚!再要不滚,可就休怪我改变心意,要不客气了!”
  蒙面人被叱,身躯不由一颤!
  虽然,他心中十二分的不甘愿,但是他可有自知之明,凭他和眼前的手下之人,实在惹不起这位武功高不可测的“紫电公主”,如不依言赶快离去,只怕立刻全都得溅血横尸此地,一个也休想活命!
  情势处此,为了保全自己等人的性命,无可奈何,只好暗中一咬牙,倏朝一众蒙面汉子一挥手,道:“走!”
  突然,一声朗喝陡起,道:“站住!”
  这声朗喝,出于那一直不声不响,静以观变的侯天翔之口。
  “紫电公主”连忙应声接口娇喝道:“你们慢走!”
  蒙面人身形一震!停步站住不动。
  “紫电公主”目视侯天翔嫣然含笑地柔声问道:“你叫他们有什么事吗?”
  语锋微顿,转向站立在身后的两名绿衣婢女招招手,道:“你们扶他起来。”
  两名绿衣婢女应声上前,把侯天翔扶了起来,让他舒服的依靠在一名年纪稍长的小婢女怀内。
  侯天翔心中虽甚不愿,但他浑身四肢酸软,连转动一下也感觉无力,一切也只好听由她们了。
  他依靠在那绿衣婢女的怀内,轻轻地喘了口气,星目倏然深注地望着“紫电公主”缓缓说道:“姑娘,在下有句话要先请问姑娘,万望姑娘实答,能么?”
  “紫电公主”螓首微点地含笑道:“你想要问什么?尽管问好了。”
  侯天翔道:“姑娘为何要救在下?”
  “紫电公主”粉脸忽地一红,秀眉微皱了皱,道:“你为何要问这个?”
  侯天翔声调倏然一变,冷峻地道:“姑娘也是为了‘九绝宝箓’么?”
  “紫电公主”愕然一怔,道:“你说是为了什么?”
  侯天翔冷冷地道:“九绝宝箓。”
  “紫电公主”诧异地道:“什么‘九绝宝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侯天翔注目问道:“姑娘真的没有听说过么?”
  “紫电公主”螓首轻摇地道:“我何必骗你。”
  侯夭翔星目一转,道:“如此,在下便告诉姑娘好了,‘九绝宝箓’乃是武林传说了百年的一部武学奇书,姑娘明白了么?”
  “紫电公主”霎霎美目道:“我明白了,你得到了‘九绝宝策’,是么?”
  侯天翔忽然轻声一叹,道:“是与不是,稍停之后再告诉姑娘好了。”语声微顿,话锋忽地一变,接道:“那么,姑娘之救在下,果真纯是出于善意的了!”
  “紫电公主”笑笑道:“不是善意难道还会是恶意么?”
  侯天翔道:“既是善意,在下拟请姑娘代办一事,姑娘能答应么?”
  “紫电公主”娇甜地一笑,道:“你说吧!”
  侯天翔正容说道:“姑娘最好别放走这些蒙面人。”
  “紫电公主”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杀了他们么?”
  侯天翔淡淡地道:“是杀或者是生擒,那就随便姑娘的意思了。”语声微顿了顿接道:“总之,决不能放走他们一个就是,否则,后果将会有莫大的麻烦!”
  “哦……”“紫电公主”轻“哦”了一声,沉思地道:“生擒下他们,还得带他们走,那太累赘了,倒不如杀了他们来得干脆利落,免得麻烦!”
  一众蒙面人等全都站立在三丈开外地方,“紫电公主”的话,他们自是听得十分清楚。
  那为首的蒙面人一听此言,立时率先长身掠起,电射地向山外奔去,其余一众蒙面汉子自也毫不怠慢,各掠身形,如飞的向山外逃去!
  “紫电公主”见状,口中忽发出一声咯咯娇笑,道:“你们逃吧,看你们能逃得出我的神箭之下不!”
  话声中,玉臂抬处,已将背后的弓箭取了下来,但听弓弦急响,风声连响,箭矢快逾流星般的划空电射了出去!
  一阵惨叫陡起,一声接着一声,那些蒙面人没有一个能逃出二十丈以外,全部中箭横尸地上!
  侯天翔看得不禁星目异采飞闪地赞道:“好手法,姑娘的箭法,足堪傲夸天下第一‘神射’之人了!”
  “紫电公主”嫣然一笑,道:“谢谢你的夸赞。”话锋微微一顿,美目倏然深注地问道:“你觉得身体怎样?可知道中的是什么毒吗?”
  侯天翔忽地轻声一叹道:“浑身酸软无力,真气无法凝聚,经脉有阻塞的现象,中的很像是武林传说的‘软骨散功散’。”
  “紫电公主”骇然失色道:“真会是这种奇绝天下之毒么?”
  侯天翔苦笑地道:“不瞒姑娘说,如不是这种奇绝天下之毒,任何一种剧毒,也难令在下一身功力消失于顷刻,而束手被擒!”
  “紫电公主”美目霎了霎,道:“如此说来,你一身武学功力定必是很高很高了!”
  侯天翔忽又轻声一叹,道:“功力高有何用,如今若无‘千年参实’之类的罕世灵药,功力是绝难恢复,生不如死了!唉……”
  “紫电公主”美目转了转,温语安慰地道:“你先别难过,我有办法替你解去这奇绝天下之毒,使你立刻完全复原,恢复一身功力……”
  侯天翔精神不由一振,星目异采倏闪地道:“姑娘有解药?”
  “紫电公主”螓首微点地道:“不过,你却必须答应我两桩事情!”
  侯天翔注目问道:“两桩什么事情?”
  “紫电公主”娇甜地一笑,道:“第一,实答我一句问话。”
  侯天翔道:“第二呢?”
  “紫电公主”道:“答完第一之后,再谈第二。”
  侯天翔道:“姑娘要问什么?”
  “紫电公主”道:“你已经答应了?”
  侯天翔微一沉思,道:“如果在下不答应,姑娘便不替在下解毒了么?”
  “紫电公主”美目深注地凝视着侯天翔的俊脸稍顷之后,摇摇头道:“不,我仍然会替你解毒的!”
  侯天翔道:“那么姑娘为何还要先提出条件呢?”
  “紫电公主”道:“我只是想先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假而已。”
  侯天翔想了想,道:“如此,姑娘就请问吧。”
  “紫电公主”道:“你答应我了吗?”
  侯天翔点点头道:“嗯,我答应姑娘了。”
  “紫电公主”甜笑道:“你真的得到那‘九绝宝箓’了么?”
  侯天翔脸色一变,道:“姑娘果然也是为此而相救在下的么?”
  “紫电公主”正容摇首道:“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决不是为……”
  侯天翔截口道:“那么姑娘为何要问此事?”
  “紫电公主”道:“我只是十分奇怪。”
  侯天翔道:“奇怪什么?”
  “紫电公主”霎霎美目道:“奇怪你那得到‘九绝宝箓’之说!”
  侯天翔道:“如此,姑娘是因为怀疑不信而问的了?”
  “紫电公主”颔首道:“正是如此。”
  侯天翔道:“姑娘既然不信,又何必要问呢?”
  “紫电公主”笑道:“但是,我想你亲口证实。”
  侯天翔道:“那么,在下就实答姑娘,‘九绝宝箓’是什么样子,在下连见都未见过,姑娘相信不?”
  “紫电公主”颔首微点地道:“我相信。”
  侯天翔星目深注地道:“姑娘不怀疑在下此言不实?”
  “紫电公主”妩媚地一笑,道:“事实上你根本就……”
  话锋微顿,忽然伸手自怀内取出一本绢册,送到侯天翔面前娇笑地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绢册的封面上题着四个朱砂箓字:“一妙真解。”
  侯天翔怔了怔!问道:“这是什么?”
  “紫电公主”道:“这就是武林传说的‘九绝宝箓’。”
  侯天翔诧异地道:“这就是‘九绝宝箓’?”
  “紫电公主”颔首正容道:“不错,‘十妙’含‘九绝’,‘一妙真解’也就是‘九绝宝箓’。”
  侯天翔恍然一“哦”,神情淡淡地道:“原来如此。”
  他这种神情淡漠之状,看得“紫电公主”不禁美目异采一闪,芳心大感奇怪地凝视着他的俊脸问道:“看样子,你对它好像不感兴趣嘛?”
  侯天翔摇了摇头道:“姑娘请把它收起来吧。”语声微顿,话锋一转,道:“现在姑娘可以说第二件事情了。”
  “紫电公主”美目转了转,收起“一妙真解”道:“第二件事情,我要你答应留此一年。”
  侯天翔道:“为什么?”
  “紫电公主”笑道:“别问为什么?你答应不?”
  侯天翔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紫电公主”微一沉思,道:“我不想勉强你。”
  侯天翔道:“但便不替我解毒,是不?”
  “紫电公主”摇头道:“你料错了,我仍会替你解毒。”
  侯天翔星目深注地道:“姑娘,在下衷心十分感激你!”
  “紫电公主”霎霎美目道:“你不肯答应么?”
  侯天翔摇摇头道:“在下并不是不肯答应,而实在是不能答应,尚请姑娘原谅!”
  紫电公主道:“为什么?”
  侯天翔道:“因为在下还有许多事情要办!”
  “紫电公主”道:“很要紧的事情么?”
  侯天翔点首道:“非常要紧,关系至大!”
  “紫电公主”道:“是些什么事情?”
  侯天翊缓缓说道:“第一,在下必须立刻前往‘五狼谷’中救人。”
  “紫电公主”道:“五狼谷在什么地方?”
  侯天翔道:“就在此处山中。”
  “紫电公主”道:“你知道确切地点方位吗?”
  侯天翔道:“深入山腹百里西北方位之处。”
  “紫电公主”道:“对方是些什么人?”
  侯天翔道:“万乘门属下。”
  “紫电公主”道:“你要救的是什么人?”
  侯天翔道:“我葛伯父父子。”
  “紫电公主”道:“他两位确实在‘五狼谷’内么?”
  侯天翔道:“确在‘五狼谷’内!”
  “紫电公主”话锋忽地一转,又问道:“除此之外,还另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侯天翔道:“关于另外的事情,这就要请姑娘原谅了。”
  “紫电公主”道:“不便说么?”
  侯天翔道:“因为关系太大了。”
  紫电公主道:“如此我不问就是。”语声一顿,转向那名年长的绿衣婢女道:“小碧,你背着他回去吧。”
  小碧应了一声,便由小翠帮忙把侯天翔驮在背上,随在“紫电公主”身后,转过峰脚,向山内走去。
  约莫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已经登上一座山峰的峰腰,在一株合抱古树前,停了下来。
  小翠娇躯一拧,跃上树顶,旋又飘身落回地上,接着,立闻一阵“轧轧”声响,古树根下露出了一个大洞。
  “紫电公主”当先飘身跃下,小碧驮着侯天翔和小翠也跟踪跃了下去。
  洞底是一条宽长的甬道,侯天翔由小碧驮着他向下跃落的一瞬间,已知洞底距离洞口的高度不会超过五丈以外。
  只见“紫电公主”伸手向洞壁的一处微凸的石块上轻按了一下,立闻一阵“轧轧”之声又起,头顶上的洞口已经恢复原状,封闭了起来。
  ※※          ※※           ※※
  甬道长约五十多丈,走完甬道,眼前豁然开朗,现出一座洞门。
  洞门上方,横刻着龙飞风舞般的四个大字:“一妙洞府。”
  “紫电公主”玉手倏抬,出指在那“府”字中间的一点凌虚一按,“轧轧”之声响起,洞门霍然大开。
  “紫电公主”回眸朝侯天翔嫣然微笑了笑,举步入洞门,莲步姗姗地向内走去,小碧驮着侯天翔和小翠随后而行,一直走入一间布置陈设华美的石室内,在“紫电公主”示意下,小碧将侯天翔放下躺在一张绣榻上。
  室内幽香阵阵,绣榻上更是幽香薰人欲醉……
  不言可知,这定是“紫电公主”的闺房。
  只听“紫电公主”娇声说道:“小翠,快去把‘参宝’拿来。”
  小翠怔了怔,没有应声,身子也未移动,目光却转望向小碧。
  “紫电公主”秀眉忽地一挑,道:“小翠,我的话你听见了么?”
  小翠道:“公主的吩咐,小婢听到了,但……”
  紫电公主道:“但什么?”
  小碧道:“那‘参宝’只有一颗,是何等名贵之物,怎能……”
  “紫电公主”粉脸一沉,截口道:“我问你,那参宝是我的,还是你的?”
  小碧道:“自然是公主的。”
  “紫电公主”轻哼了一声,道:“既然是我的,难道我不能自由使用么?”
  小碧道:“小婢等也是为了公主好,那‘参宝’乃罕世难求的灵药,公主应该留着自己服用,岂可随便给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服用,何况老夫人……”
  “紫电公主”忽然以低得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道:“你们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么?”
  小碧,小翠陡闻此言,全都不禁愕然一怔!但,二婢都是聪慧伶俐无比的姑娘,愕然一怔之后,旋即恍然明白了“紫电公主”这句话的含意。
  于是,二婢相互地对望了一眼,不再言语了。
  “紫屯公主”忽然幽幽地说道:“小翠,你快去拿来吧!”
  一刻工夫之后。
  小碧双手捧着一只小锦盒走了进来。
  “紫电公主”伸手接过,打开锦盒,取出那颗龙眼大小,色泽乳白的“参宝”,亲自送到侯天翔的唇边,甜笑地柔声说道:“你快把它吃下去吧!”
  侯天翔忽地一摇头道:“不!谢谢姑娘,在下不能吃它!”
  “紫电公主”不禁一怔,道:“为什么?”
  侯天翔道:“千年‘参宝’乃罕世难求的神物,这种东西太贵重了,在下不敢接受!”
  “紫电公主”秀眉微皱了皱,道:“你怕我将来会挟恩要你报答我,是么?”
  侯天翔摇头道:“那倒不是!”语声一顿,接道:“在下相信姑娘决不是那种人!”
  “紫电公主”霎霎美目,又凝视着侯天翔的俊脸,含笑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敢接受呢?”
  侯天翔道:“这有两种原因。”
  “紫电公主”道:“哪两种原因?”
  侯天翔缓缓说道:“一是与姑娘素昧平生,萍水相逢。”
  “紫电公主”道:“还有呢?”
  侯天翔道:“俗语有谓:‘受人点滴之恩,必当涌泉以报’,是以……” 
  “紫电公主”忽然娇甜地一笑,道:“如此说来,你还是怕报恩了。”
  侯天翔正容说道:“在下并非是怕报恩,而是怕将来无法报此大恩。”
  “紫电公主”笑道:“但是我并没有说要你将来报恩之语呀!”
  侯天翔道:“姑娘虽然未说,姑娘虽然有施恩不望报之意,但是,在下……”
  他话未说完,“紫电公主”忽然摇手阻止他接说下去地,含笑说道:“你别多说了,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语声微顿即起,道:“这是我自己愿意送给你吃的,你尽管放心把它吃下去好了,等你体内所中之毒一解,功力一恢复,我立刻送你离开这里,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照理,她这样说了,侯天翔应该不至于再推辞摇头说:“不吃了。”
  然而,侯天翔他竟仍然摇了头,道:“不!这样在下更不能吃它了。”
  “紫电公主”神情一呆,道:“那又是为什么呢?”
  侯天翔道:“在下如果吃了,内心会永远感觉不安的!”
  “紫电公主”秀眉微蹙地道:“那么依照你的意思呢?”
  侯天翔道:“请姑娘把它收起来,留着自己服用。”
  “紫电公主”道:“可是你已经中了那奇绝天下之毒的‘软骨散功散’,非此不救呀!”
  侯天翔道:“对此,我并不介意。”
  “紫电公主”道:“难道你愿意就此死去么?”
  侯天翔忽然轻声一叹,道:“在下虽然很不愿意就此死去,但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紫电公主”道:“难道你不想去救你葛伯父父子了么?”
  侯天翔忍不住又轻叹了口气,道:“那也只好不管了!”
  “紫电公主”美目转了转,道:“你不是说还有一件关系至大的事情么,难道你也不想去办么?”
  这句话,听得侯天翔心中不由猛然一震!身躯倏起剧颤!暗道:“是的,我侯天翔如果就此死去,来春那泰山日观峰之约怎么办?谁能代我去赴约?……”
  想至此处,心底突然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绝不能死,否则,岂不辜负了两位恩师的一番心血?调教栽培之恩……
  因此,他不说话了。
  不说话,也就等于不再反对拒绝“紫电公主”的一番盛意了。
  “紫电公主”美目转了转,又嫣然微笑地柔声说道:“你把它吃下去吧。”
  于是,侯天翔默默地张开了口,于是,“紫电公主”仗把那颗千年“参宝”纳入了他的口内。
  “参宝”一经入口,立即化作液汁顺喉而下。
  侯天翔连忙闭目运气凝聚真气,顿觉丹田之间热浪激生,循经穿脉,布达四肢,那几处经脉感觉阻塞之处,顷刻畅通无阻。
  于是,侯天翔也就静静躺着不动,运气行功。
  “紫电公主”和小碧小翠二婢静立床前,六道秀目齐都凝光地,默默地注视着他俊脸的神情!
  一个时辰之后。
  侯天翔已是功行三周天完毕,浑身汗湿有如雨淋,汗中散发一股刺鼻难闻的腥臭之气,中人欲呕!
  不用说,这正是他所中之毒,已全被迫出体外的现象。
  “紫电公主”和二婢一闻到这股腥臭味,不禁齐皆掩鼻不迭,不过她们的芳心里却是欣喜的!
  毒已被迫出体外,侯天翔虽然感觉得浑身有点汗粘粘的,但却轻松舒畅无比,于是,他星目一张,立即自绣榻上挺身一跃下床,朝“紫电公主”拱手躬身一揖到地,道:“姑娘此番再造之恩,恩重如山,在下也不敢言谢了,请容异日徐图报答!”
  “紫电公主”连忙裣衽万福,还礼道:“不敢当,相公快请不要这样多礼!”语声微微一顿转朝小翠说道:“小翠,快去准备热水,请相公沐浴。”
  侯天翔连忙摇手拦阻地道:“小翠姑娘,你不必麻烦了。”语声微顿了顿,目视“紫电公主”问道:“请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紫电公主”眨了眨眼睛,道:“大概戌正时分。”
  侯天翔微微一惊,道:“已经戌正时分了么!在下立刻必须走了。”
  “紫电公主”脸色微微一变,秀眉轻蹙地道:“相公不能多留些时,等到天亮之后再走么?”
  侯天翔摇头道:“来不及了,在下还有一些同伴随后而来,此刻,他们恐怕都已经深入山腹,到了那‘五狼谷’了。”
  “紫电公主”美目转了转,道:“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多留你了。”语声一顿即起,道:“我姓梁名叫婉真,请问相公贵姓大名。”
  侯天翔道:“在下姓侯名天翔。”
  “啊!?……”梁婉真美目倏然大睁,粉脸神情陡地惊现出一片惊喜,骇异之色地道:“什么?你……你就是侯天翔。”
  侯天翔方自微一点头,梁婉真竟忽然娇躯一软,星目一闭,缓缓地向后倒了下去,粉脸顿然一片苍白。
  小碧小翠二婢见状,齐皆大惊失色,急忙双双抢步上前,将梁婉真扶起来,放在绣榻之上。
  小翠急得连连跺脚,转向侯天翔娇叱道:“都是你不好,害人!”
  侯天翔眉锋微微一皱,道:“姑娘,这怎能怪在下!”
  小翠明眸一瞪,道:“不能怪你,难道要怪我们……”
  小碧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公主一听到你的名字,就惊得立刻昏了过去,你……”
  侯天翔眉锋紧锁地道:“在下也不知道,甚感困惑,得很!”
  小碧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道:“这怎么办呢?”
  侯天翔星目转了转,道:“你们且不要着急,她只不过是一时的气血闭塞,只须施以推宫过穴之术替她推拿一番,自然就会醒过来的!”
  小翠忽然双手连摇道:“我们公主和常人不同,绝对不能施用推宫过穴之术!”
  侯天翔奇诧地道:“为什么?”
  小碧神色沉重地道:“我们公主虽然神功盖世,但她小时候不慎,‘心经’、‘气海’两穴都受过重伤,以后虽然治好了,但,除了她自己运气行功外,别人谁也不能帮助她,否则,一定会血凝‘心经’,气滞‘丹田气海’,所以……”语声微顿了顿,接道:“这‘推宫过穴’之术,在我们公主的身上是万万使用不得的!”
  侯天翔神色不禁一呆,道:“这样说来,那千年‘参宝’,对她该是很有神效的灵药了,只要把它服了下去,伤势必然完全复原,她为什么……”
  小碧道:“一点不错,我们公主只要服用下千年‘参宝’,伤势不但立可完全复原,并且比没受伤的人还要强,所以我们老夫人才费了不少心血,弄来这么一颗千年‘参宝’,给我们公主服用,想不到……”
  侯天翔接道:“想不到她却给我服用了,救了我的性命,是么?”
  小碧点头轻声一叹道:“但是,这一来却害了她自己,也害了我们了!”
  侯天翔星目霎了霎,话锋忽地一转,问道:“你说的老夫人是你们公主的母亲么?”
  小翠点点头道:“不错,老夫人正是我们公主的母亲。”
  侯天翔道:“你们老夫人没有住在这里么?”
  小碧道:“我们老夫人住在离这里三十里外‘望海峰’下的‘慧剑宫’中,叫做‘慧剑夫人’。”
  侯天翔忽然轻叹了口气,道:“你们公主为什么不早把那千年‘参宝’服了下去呢!”
  小碧流着眼泪道:“我们公主的脾气谁都拿她没有办法,连我们老夫人什么事都得让她三分……”
  侯天翔接口道:“你们老夫人很疼你们公主么?”
  小碧点点头道:“是的,我们老夫人非常疼爱公主,对公主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语声微顿了顿,接道:“老夫人把千年‘参宝’交给我们公主时,本来是叫她立刻服下去的,公主当时答应了,但是,回到这里之后,她却又改变了主意,不肯把它服下……”
  侯天翔问道:“她为何不肯服用呢?”
  小碧道:“公主说她武功高强,放眼当今天下武林,很难有人能伤得了她,也用不着别人帮忙替她推宫过穴,或是输功疗伤,这么贵重的稀世灵药,应该留着将来救急用,所以便留了下来。”
  这时,梁婉真仍昏迷不醒,气若游丝。
  小碧,小翠二婢望望梁婉真的样子,全都哽咽地道:“这可怎么办呢,要是我们公主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也就活不成了!”
  侯天翔虽然深通医理,但是,因为梁婉真的昏厥,并不是一般伤病,非罕世灵药无法救治。
  因此,他也是大感束手无策,剑眉深锁,默然沉思无语!
  二婢哽咽了一阵,小碧忽然抬手抹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渍,毅然地道:“事到如今,说不得我们只好去见了老夫人再说了!”
  小翠嚅嚅地道:“小碧姊,我……我……”
  小碧苦笑地道:“你很害怕不敢去,是么?”
  小翠点点头道:“小碧姊,老夫人一见公主这个样子,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必定难逃一死,而且会死得很惨很惨!”
  豆豆书库图档,7dayOCR,豆豆书库独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