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丧魂鼓》

第十九章 白衫魔君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白衫魔君”乃是近十年来,继“丧魂鼓主”而横行武林的魔头,其武功之广博,诡奇绝世仅见,心机诡计更是超人,在江湖,上独来独往,心毒手辣杀孽如山,无人敢挠其锋。
  他们三人分别与“白衫魔君”结下深怨,前来寻仇,正碰上当今武当掌门师弟紫阳道长率领“全真四尊”,围攻“白衫魔君”!三人一直猜疑“白衫魔君”与武当派有何过节!现在方知其中竟还有这样一段惊人之秘密——“白衫魔君”姬凌风居然是武当门下。
  可是他们怎也不肯相信,俱怀着极端惊疑之心意,再朝激斗中的“白衫魔君”姬凌风望去——但见“白衫魔君”在“全真四尊”的抢攻下,脚步粗浮,身形飘忽怪闪,摇摇欲坠,直同醉汉逛街般,全然不像在与人过招。
  可是仔细一看他脚步虽是乱踩,却暗合七星步,掌随身动翻飞而递,举手投足间无一不是刺人死命的诡谲绝招。
  “摩云手”师亮等三人俱是行家,见识何等广博,一见“白衫魔君”所施武功,不由大惊失色几乎失声惊呼出口。
  因为——他们认出这乃是称绝江湖的武当绝艺“八仙掌”!像这种武当独门的绝艺,居然会出现在“白衫魔君”身上,而且被他使得出神入化。怎能再怀疑他不是出身于武当门下呢!武当乃天下剑术之渊,是领袖武林之六大名门正派之一,居然会出了像姬凌风这种万恶的混世魔头,岂不是贻笑武林之丑闻吗?摩云手等三人,在无比震惊下,又齐齐投目望向紫阳道长。
  紫阳道长的面色直变得死灰,难看已极,一阵黯淡!同时他看到姬凌风所施“八仙掌”已臻炉火纯青之境,就连自己施来也要逊他的几分,不由动容暗叹道:“难怪师兄那等宠他,这贼子天禀的确超凡,只可惜他……”
  惋惜中不由得恨得牙根紧咬,身躯禁不住有些抖颤。
  蓦在此际——“白衫魔君”姬凌风倏地一声低啸,脚步急错,偏头让过迎面一剑,直踏中宫朝青木道人门面虚晃一招“何姑献桃”。
  单掌恍同电光石火般,急迅当胸按下。登时一股疾劲电射而至。
  青木一见大惊不敢硬接,才得滑步旋身而避,但“白衫魔君”身形疾闪直同鬼魅般飘到他身侧,猝地扬腕翻掌击至……
  青木直觉持剑右手一阵骤痛,已被“白衫魔君”硬生将右臂击得脱臼垂下,痛得他几乎昏厥于地,奋力跃出圈外。
  而红木、蓝木、黑木一见青木危急,齐齐大喝奋剑攻上,把利剑上袭“白衫魔君”身后,“白衫魔君”也早顺手将青木手中长剑抓到手中,正好反身迎战。
  “白衫魔君”手中有了长剑,恍如如虎添冀,几个招面,已将三人逼得环生险象,胜负立判。
  陡闻“白衫魔君”一声寒澈背脊的冷笑,紧随着响起几声嗥——红木等三人已抱着鲜血淋漓漓的手臂,齐齐握剑跃出圈外。
  他们同时败在“白衫魔君”一招诡异绝伦的手下。
  而当“全真四尊”全部败下之一刹——紫阳道长、摩云手、灵霄飞剑、血河渔夫,早是不约而同地,纵起直如箭发流星,齐向“白衫魔君”扑来。
  “白衫魔君”见状,冷冷笑道:“你们就是人再多两倍,我姓姬的何惧之有,尽管来吧!”
  说着一紧手中夺来长剑,便欲挺身迎上。
  但是扑来四人,一听此言,都是慌不迭里急刹身形,中途停下。
  因为——他们虽都欲先杀“白衫魔君”而甘心,但他们都是成名武林的顶尖高手,谁都不愿落个群殴的魇名。
  尤其是紫阳道长乃当今武当派掌门师弟,地位何等之尊,何能与人联袂围攻一个曾是他后辈之人。
  当下四人这一停,反而无人上前,不过四人仍将“白衫魔君”紧紧围住,都是凝聚功力,含势待发。
  一方面他们生怕“白衫魔君”突围遁去,另一方面他们素知“白衫魔君”心毒手辣,诡计多端,生怕遭到他的偷袭。
  “白衫魔君”冷目环扫四人,并无疾围之意,冷笑道:“诸位总算还要颜面,其实你们尽可一起上,你们任何一人都不是姬某的对手!”
  这句话听在四人耳中,直可怒火骤升,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决不是夸大之言,但以他们的声望,岂能忍得这口气。
  但!他们敢不知“白衫魔君”出言激他们有何用意,不由都暗自警惕,强抑怒火,静观伺机出手。
  “白衫魔君”一见四人怯阵,心中暗笑,又冷冷道:“不过姬某倒不知诸位此来,究竟有何用意?”
  此言一出,“摩云手”等三人鼻中齐齐一声冷嗤,而紫阳道长已然冷冷喝道:“姬凌风!你叛逆本门,为害武林尚且不说,月夜居然蒙面上山,残杀同门,胆敢剑伤掌门人,你万死不足偿罪!”
  “白衫魔君”冷笑道:“你由丹阳那老牛鼻子,下令追捕我!”
  紫阳道长闻言直气得面如土色,厉喝道:“畜牲!你胆敢辱及掌门人,你夺走本门镇山之宝,当然要擒你治罪!”
  武当镇山之宝不是——“太清剑谱”吗?摩云手等三人闻言大惊失色,齐齐暗叫道:“武当历代所传旷世绝书,居然被姬凌风夺走,这魔头武功又不知要增加几倍了!”
  正在他们暗惊之际,“白衫魔君”却不理紫阳道长扭头朝三人冷问道:“你三位呢?”
  闷声未毕,摩云手已然厉喝道:“‘铁胆’闵鸣一家八口的灭门血债,今天是你偿还之日!”
  “白衫魔君”冷笑道:“闵老兄邀我作客,竟于酒中下毒陷害于我,他自取其祸,与我何关!”
  摩云手之子与“铁胆”闵鸣之女缔亲,摩云手与闵鸣私交又深,闻言直恨得目呲欲裂!而“白衫魔君”又转向灵霄飞剑冷笑道:“据姬某所知,我姬凌风与阁下并无瓜葛,不知阁下有何指教!”
  灵霄飞剑嘿嘿怪笑道:“姬凌风,不用装傻,你自己心中有数!”
  “白衫魔君”应声狂笑道:“姓曹的讲话用不着避重就轻,你当着紫阳道长面前不敢说,我替你说,你是来趁火打劫‘太清剑诀’的!”
  灵霄飞剑大怒,喝道:“姬凌风你少含血喷人,我义兄‘太湖醉客’……嘿……我灵霄飞剑就是来劫‘太清剑诀’的你又得怎样!”
  他原来想讲他结义兄弟“太湖醉客”为“白衫魔君”分尸惨死之一段事,但他看到“白衫魔君”正面带不屑望着自己冷笑,似乎在讽刺自己惧怕紫阳道长,而忙加解释,不由心头起火,居然改口硬生承认下来。
  可是他这一动气,可正中了“白衫魔君”的圈套。
  果见紫阳道长原先听了“白衫魔君”之言,已对灵霄飞剑怒目相向,现在一见灵霄飞剑居然承认,不由大怒,脸色骤变铁青,冷哼了声。
  灵霄飞剑见状心头一楞,下意识按一下剑把。
  紫阳道长虽是武林高辈人物,但脾气是有名的急燥,将灵霄飞剑的举动看入眼底,忍不住冷笑道:“曹大剑客,居然伺窥敝派镇山之宝,其雄心勃勃颇令贫道折服!”
  一旁血河渔夫一见情势不对,连忙沉声插口道:“两位俱是成名人物,火气怎地如此之盛,两位难道忘了,这是有名的奸险之徒,如两位如此用气,却正中他毒许得逞呢!”
  灵霄飞剑与紫阳道长,一经提醒,心头猛地一震,暗叫好险,急忙按下怒气,齐齐投目瞪向“白衫魔君”。
  “白衫魔君”神情自若,冷冷开口朝血河渔夫道:“打鱼的,你用不着来伤我姬凌风,你老婆自己愿意跟我好,你呷那门的干醋!……”
  话尚未说完,血河渔夫已气得百脉愤胀,狂叫道:“姬凌风,你毒杀师父,以迷药勾引师妹,简直禽兽不如,恶魔!拿命来!”
  喝声未毕,身形已直扑欺出——手中铁桨“呼”的一声,一招“铁桨横河”,砍向“白衫魔君”腰际。
  血河渔夫挟怒出手,威力自是惊人。
  “白衫魔君”冷冷一笑,左手乃以“八仙掌”中最精妙的绝招“纯阳过海”,一掌将铁桨隔开。
  而在同一刹那——“白衫魔君”右手那把自青木道人手中截下来的长剑,陡然一颤,登时青芒暴涨,直朝血河渔夫下盘刺去,血河渔夫慌不迭里,疾抡铁桨堪堪封住……
  旁观三人一见“白衫魔君”一个面照就反客为主,采守为攻。不由都为“白衫魔君”之身手心折,更自提高警惕。
  但摩云手心中陡动,突然冷冷向灵霄飞剑招呼道:“曹兄!对这等万恶魔头,用不着讲什么道义!一起上!”
  语音才起,双肩微晃,身形猝然欺进,直扑而上,右掌疾吐,已然施出太原师家祖传绝艺“出云手”。一式“排云推月”直击“白衫魔君”身后。
  “白衫魔君”早有所备,斜跨两步,安然避掉。
  但!他身形未定,陡觉眼前光华暴作,一道匹练掠空罩下,正是灵霄飞剑,已是连人带剑,飘空欺入。
  “白衫魔君”毫不惊惧,冷嗤一声,长登抖腕一振,运剑疾速,已将灵霄飞剑之杀招“带剑上朝”全然化解。
  紧跟他一扬双眉,杀机大作,右手一振疾带翻舞,划起满天眩目银花,匝地平铺而出,迳袭三人。
  摩云手,灵霄飞剑,血河渔夫,岂是弱者,俱使冠绝江湖的独门奇功,攻势绵绵围攻“白衫魔君”。
  一时剑影如山,桨影重重,掌风霍霍,呼啸而起。
  就在这一眨眼间,“白衫魔君”已在三名绝伦高手的围攻下,走过了一二招,不但毫无败象,而且手中长剑挥霍纵横,凌厉无匹。
  仅剩下未出手的紫阳道长,冷目旁观,不禁暗惊道:“集三名宗师之力,尚奈何不了这恶魔,难怪他能横行江湖,出入我派紫霄巅如入无人之境!……”
  接又警惕道:“今日如容这恶魔逸去,不知日后又招来多少祸患!”
  暗忖至此,杀机陡起,便欲飘身相战,但!他身形才动,却又硬生生折回,暗自叫道:“不行!我是何等身份,岂能参加群殴!”
  而站在他身后,为“白衫魔君”所伤的青木道人,一看紫阳道长迟迟不出手,乃急道:“师父,眼下正是除却这叛徒的良机,替武林苍生除害,师父岂可拘于小节!”
  紫阳道长听得微微颔首,心中矛盾已极。
  这时“白衫魔君”伺敌踏隙,窥得破绽,剑势回转赫然抢得先机。
  摩云手一见大急,突向紫阳道长厉叫道:“道长,可记得十三年前泰山之役否?”十三年“泰山之役”——乃是武林各派高手围歼“丧魂鼓主”之血战,摩云手提起“泰山之役”一方面提醒紫阳道长,不要姑息立刻出手除患,否则“白衫魔君”势必成为像“丧魂鼓主”般的魔头为害武林。
  紫阳道长一听心中大楞,沉声喝道:“对!逆贼歹徒人人可诛!”
  喝声才起,身形已愈闪电掠出,早拔长剑在手,“唰”地一声,抡起一溜青光,猛刺“白衫魔君”。
  “白衫魔君”见紫阳道长,加入战斗,心中大惊,面上却是冷笑一声,昂然应战。
  紫阳道长乃当今武当掌门师弟,一身功夫早已化境,剑术更是超凡入圣,他一加入战斗,三两招下来,已使“白衫魔君”处于劣势。
  此刻——隐在破屋的白衣少年,一面凝神观战,一面暗忖道:“这姬凌风的确罪该万死,不过被四人围攻倒是有欠公平……”
  正暗忖间——突然瞥见不知何时在一个破墙后,走出一个生得眉清目秀,十岁左右的男童。也不惧怕这边剑光掌影,居然朝场中直奔。
  白衣少年一见暗惊,才要跃出去制止,猝然数声吆喝,场中白影猝闪而起,直扑那奔来的男童。
  白衣少年举目疾视,不由脸色骤变,暗叫:完了!原来“白衫魔君”在紫阳道长加入战围后,不但屈于劣势,剑象环生,而且身中数伤,生死立判。
  但他瞥见男童奔来,急忙凝气聚力贯注全身,幻起熠熠剑芒,硬生将四人凌厉攻势逼得一缓,猛地单掌一折,猝然跃身突围。
  虽然他为紫阳道长“天乙神剑”中的一招“经天动地”洒下的重重剑幕,伤了右腿,但他还是冲出包围落至男孩身旁。
  四人一见“白衫魔君”脱围,齐齐怒吼,挺身追扑而来。
  但!“白衫魔君”早擒住那男童,将手掌按于男孩头顶,厉叱道:“慢着!你们谁要再进一步,我就要这男孩脑浆迸裂而亡!”
  四人都是名门正派的高手,虽是报仇心切,但谁也不忍心见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孩无妄遭灭,一见“白衫魔君”情急之下,居然施出这种卑鄙手段,齐齐惊怔,连忙刹住扑去的身形,都气得眼冒金星。
  紫阳道长发髯俱战,切齿叱道:“卑鄙的逆贼,居然敢害于无知幼童!”“白衫魔君”淡淡一笑,也不作答。
  蓦在此际——血河渔夫却突然欺身直扑,右手铁桨“呼”地一声,直劈“白衫魔君”门面,左手早已撤出鱼竿一抖,一招“柳残垂钓”居然向“白衫魔君”所擒的男童身上扫去……
  破屋中的白衣少年见“白衫魔君”擒住那男童作威胁,也气得暗骂:“好奸滑的家伙!”
  可是一看血河渔夫非但不顾“白衫魔君”的警告,昂然欺身直进,对“白衫魔君”出手尚且不说,居然也向男童下辣手,不由大惊!摩云手等另外三人,对血河渔夫的贸然出手出大感意外,连忙出声阻止,业已来不及。
  至于白衣少年更为意料不到,不由面色骤变。
  就此刹那——血河渔夫的鱼竿已疾如闪电般,点近男童身上不及二寸。
  未照紫阳道长等所料,像“白衫魔君”这种残忍暴戾的恶魔,见血河渔夫出手,一定会狠心将男童击毙掌下,或是让血河渔夫点死男童。
  但他却出人之意料,就在电闪石火的瞬间,自己侧身避开铁桨,同时也顺势将男孩疾推出去,而使男童将鱼竿堪堪避过。
  众人正微感惊异之际,血河渔夫却顺势将那男童擒到手中,厉笑道:“姬凌风你的鬼计瞒得了别人,岂瞒得了我,此无人荒村何来人踪,我早探知你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孽种,你敢否认吗?”
  “白衫魔君”立于三尺之外,面色一阵青白,干笑道:“算你猜对了!这正是区区犬子姬华!”
  紫阳道长等一听,几乎肺都气炸了,齐齐暗骂道:“多么刁奸的贼子!”
  这男童本是“白衫魔君”之子,如不是血河渔夫,居然差一点被他所欺。
  血河渔夫一听“白衫魔君”承认,应声狂笑道:“好!姬凌风你假如要你儿子命的话,就赶快俯首就擒!”
  说着也将手掌按至男童头顶。“白衫魔君”虽是混世恶魔,但是虎恶不食子,他岂无懦慕之情,见状脸色骤变,沉默不语。
  良久才见他惨然向男童呼道:“华儿,你愿意为爸爸受辱吗!”
  男童应声尖叫道:“华儿小命有什么了不起,爹爹英名要紧!”
  众人一见这十岁不到的小娃儿,居然讲出如此大义凛然之语,不由齐齐动容,暗赞不已。
  “白衫魔君”却仰首狂笑道:“好孩子!我姬凌风有这种儿子,死有何憾!”
  说着居然奇剑而出,抡起圈圈剑花,分击紫阳道长,摩云手,灵霄飞剑。
  三人大怒,再度围攻而上,血河渔夫看“白衫魔君”赫然不顾儿子性命,反击抢先出手,不禁恼羞成怒,一扬手掌,便欲劈死男童!正在此际,又听那边“白衫魔君”朝他冷笑道:“渔夫!你如此下手,看你师妹饶你不饶你!”
  血河渔夫闻言心头一震!虽是满脸不信,也急忙朝男孩面孔一阵端详,不由脸色陡变。
  猛地一顿足摇头叹道:“罢了!罢了!”
  却也舍下男童,掠身扑向战围,全力抢攻“白衫魔君”。
  “白衫魔君”原先已身中数伤,此刻再遭围攻,身形已不如适才那等灵活,看来不出五招,定要落败。
  而那男童此刻却扬声叫道:“爹!华儿来帮你!”
  喊着居然冲向场中,“白衫魔君”见状大急,才要出声喝止。
  但男童已冲到灵霄飞剑面前,和身扑上,灵霄飞剑不由大怒,杀机大作,怒喝道:“小杂种,找死!”
  喝声中居然撤身出来,长剑一抡,疾朝男童横腰截去,“白衫魔君”见了眼睛都红了,但自己岌岌可危,那有半丝空隙去抢救,惟有眼睁看着儿子惨死剑下。
  蓦在此刹那间——划空传来一低啸,紧随着掠空白影一闪,灵霄飞剑一道劲风,直如奔电浪排,击撞涌至,不由心中一怔,急忙拆剑倒纵出去,但事出猝然,他虽闪避,已然不及。竟为劲风扫得一个跄踉,长剑几乎脱落。
  他急忙定晴疾视来人,只见是个英姿飒然的英俊白衣少年。
  他看清青年面目后不由大惊叫道:“是你!”
  豆豆书库 扫描 lkd402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