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丧魂鼓》

第十二章 香消玉殒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郭元生此突然之举,使两个久闯江湖的人物,也被弄得手足失措,眼望着郭元生的背影,竟愕然呆住。
  气氛是够紧张的,尤其在此寒气凌人的“凝血寒潭”,更显得一股恐怖阴森之感,令人毛骨悚然!这当儿,眼见郭元生即将行近潭边。
  穷神猛然惊醒过来,事不容迟,一个箭步,欺在郭元生之前,挡住了郭元生的去路,狠狠的责骂道:“郭元生!你岂可糊涂!”
  郭元生黯然的苦笑了一声,发出梦呓的声音,喃喃说道:“不错!我是糊涂,我要下去找她,告诉她郭元生糊涂,是个大糊涂虫,错怪了她,要向她陪罪。”
  一尘生知道倔强的郭元生,对他多说也是阻止不了,于是安慰着道:“咱们何不再稍等一下呢?”
  郭元生望了望一尘生凄然傻笑道:“再等?哈哈……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不!绝不能再等,再等下去一切就完啦,你们不要管我如何,翠衫玉女不幸死啦,我要去找弘忍大师算账,还有你们两个,因为她完全是被你们所害,快让开!”
  说毕,理智全失的,一掌朝挡在他前面的穷神推去。
  他这突然的出掌,劲力强猛绝伦,简直大出穷神意料之外,只得身形一闪,让开了郭元生的这一掌。
  就在他这一闪之际,留出一道空隙,郭元生身形一纵,就朝潭内冲去此突然之变,不使穷神与一尘生大惊失色,急于同时抓向郭元生。
  虽然他们两人出手疾若电闪,依然未曾抓到,眼见郭元生即将跃入潭中不禁暗叫:“完啦!”
  话方出口,就见眼前人影一闪,扑向郭元生,此人身法疾若巧燕掠空,快捷得令人望而咋舌不已。
  此人是谁?武功竟然如此之高?人影一带郭元生身形,向岸上一推,疾跃而过,一闪而逝。
  恍忽之间,只觉那人身材娇小,似是女子,由于对方身法过快,一时连这两个高手人物,也难以确定。
  郭元生此时也是一惊,再想冲入潭中,已是不及,两臂已被穷神与一尘生两人,一人扣住一只。
  一尘生望了望穷神,有些吃惊的道:“刚才那救小侠之人,可是一个女子么!”
  穷神点了点头道:“不错,男人身材,却不会那等娇小。”
  一尘生却又奇怪的道:“可是此女子又是谁呢?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穷神耸了耸肩,面带苦笑的道:“这女子武功实在太高啦,竟连我们两人都看她不出,不过你是否注意到,此女子穿的是缕白衣?”
  一尘生沉思了一会,突然点着头道:“不错,的确是穿着白衣,但江湖中却未有过这么一位穿白衣的女子,武功高臻化境,怕当今武林已罕见此种上乘轻功。”
  穷神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奇怪,她何以要救郭小侠?”
  两个老江湖,此时不禁为着此女,陷于迷惘之中。
  郭元生被两人扣住手臂,已是动弹不得,此刻听两人谈话,心中也是一阵不解,不禁在心中思索着半晌,暗道:“我郭元生也从未见过这么一位女子?”
  就在他心抖之际,突然眼光过处,就见对岸伫立一条人影。
  郭元生突然精神一振,脱口叫道:“老前辈快看,老前辈快看,那是什么人?……”
  他突然叫喊,使穷神与一尘生惊醒过来,举目望去果见对岸垂立一人,不禁运足眼力,朝那人望去,两人同时一惊,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是她。”
  郭元生此时他看出,急得朝前冲出,但他被两人抓住欲摆不能,不由连摆着身子,着急的叫道:“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穷神与一尘生两人,被他这一叫,同时松开了手。
  这当儿,郭元生疾愈脱缰怒马,绕着潭岸,朝对岸扑去,穷神与一尘生也紧跟其后而上。
  就在郭元生扑到只距翠衫玉女两尺之处,不禁愕然楞住,心里跟着涌上一般无穷的心酸,呆呆的望着翠衫玉女。
  只见她周身透湿,粉颊发紫,全身打抖,一双玉掌,抖颤的持着“九龙魔令”,伸在前面,给郭元生望着。
  这付楚楚可人的模样,令人看得几乎心碎。
  郭元生再也无法按奈,倔强的脾气,骤然全失,鼻头一酸,泪如泉水的脱眶而下,喃喃的喊道:“你!……你!……”
  身不由己的缓缓朝翠衫玉女走去。
  翠衫玉女此时施着颤抖,沙哑,微弱无力的声音,凄楚的微声说道:“不!……不!……你不要走进来……你给……你给我站远些……给我……给我站远……远些……”
  她的突然之变,使郭元生楞住了,木然的退了两步,极其伤心的道:“你!……你恨我……”
  “没……没……我没有资格……恨你……了!……这……这是你的东西……我还给你……该没有什么欠你的了。”
  话方言毕,“九龙魔令”从她手中,“铛”的一声,落在地上,娇躯一阵急颤,倒下去。
  郭元生心中好难过,一个箭步,扑了过去,再也顾不了男女之嫌,抱着冰冷的翠衫玉女,失声叫道:“你……你……醒醒……”
  翠衫玉女翻动了一下无力的眼皮,似要再说些什么,樱唇微动,却又说不出话来,双目一闭,晕死过去。
  郭元生痛哭的大叫道:“姑娘!……姑娘!……你怎么啦,快醒醒,我对不起你,以后我再也不啦!……”
  他的声音,不再那么冰冷,而变得那么亲切,充溢着无限的感情。
  但翠衫玉女却一无所知。
  她在郭元生身上所享受的,是一次次的奚落,冷漠,歧视,当郭元生出现在后悔之时,又是那么富有感情,她却无法享用。
  他那隐藏得快抹杀一尽的丰富情感,又被“翠衫玉女”引发了,引发得更深,更浓,远超过所有之人。
  郭元生紧紧的将翠衫玉女发抖的娇躯,抱在怀中,一对富有真势情感的星目,闪耀的泪珠,凝望翠衫玉女。
  泪!已潺潺而下,滴在翠衫玉女的脸上。
  他哭了,哭得伤心已极,几乎疯狂的号叫道:“你不能死,你不要死……”
  一旁的穷神与一尘生,眼望此情,也不禁悲从中来,一尘生抚搂着郭元生的头顶,慈祥的安慰着郭元生道:“孩子,不要伤心啦,你能有这样一个人爱你,已是足够了,快让我看看她是否还有得救的希望?”
  这一番话,突然提醒了郭元生,缓缓放下翠衫玉女。
  一尘生蹲了下去,抓起翠衫玉女一只手腕,细长的手指,轻按在翠衫玉女的脉门上,微闭双目。
  郭元生停住了哭泣,睁着铜铃似的眼睛,以一付期待的眼光,紧紧的望着一尘生脸上的表情。
  他此时紧张得几乎停止了呼吸,一颗心忐忑的跳着,悬得高高的。
  半晌的沉寂,一尘生放下了翠衫玉女的手,微微站了起来。
  郭元生着急的忙问道:“老前辈,她到底怎么样,还有没有救?”
  一尘生轻叹一声,缓缓的说道:“不是完全没有救,怕不是短时之间,能够痊愈,因为她已受了极深的寒气,所幸她在入潭之前,服了‘火参’,不然她也许早已丧生潭底,起不来啦。”
  郭元生听后,稍为心安一些,于是问道:“须用什么药物,方能为她医治呢?”
  一尘生沉思之后,说道:“什么药物,老朽却不知道,不过你可带她前往‘华山’,寻找济世华陀,他可为她医治。”
  郭元生一皱剑眉,问道:“济世华陀,不知他可会代她医治?”
  一尘生摇了摇头道:“这个,老朽就不得而知,你不妨去找找。”
  郭元生点了点头,不禁又道:“老前辈可知,有什么办法,先使她清醒过来?”
  一尘生道:“这等荒凉山野之中,没有药物可用,有什么办法,只有先用针灸之术,疏散去一些浸身寒气,才能使其清醒过来。”
  郭元生为难的道:“谁又会针灸之术呢?”
  一尘生哂然一笑,缓缓说道:“老朽对医道一方,其他只稍知皮毛而已,但此针灸之术,老朽还学到一些。”
  郭元生听得心中大喜,急忙拱身乞求道:“那么是否可以劳驾老前辈帮帮忙?晚辈将感激不尽。”
  一尘生耸了耸肩膀,微带笑容的道:“感激倒是不敢,只要你能放心让老朽一试,这又算得了什么。”
  穷神一旁听得,好不顺耳,他一向不居礼节,这种客套之言,他却从不曾说过,于是不耐烦的道:“得啦!得啦!这是什么时候,还来这么一套,真是无聊,我老叫化子可在旁边听不顺耳。”
  一尘生歪了穷神一眼,缓缓从怀中取出了一根银针,又蹲一下身子,聚精会神的瞧着翠衫玉女,暗自认明她身上的穴道。
  因此针灸之术,一针差错,翠衫玉女即将立时送命或重伤在银针之下,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生死一针分明。
  一尘生虽然稍懂针灸之术,却精通医理,以故不敢大意一点,这当儿,气氛紧张得令人闭息。
  郭元生与穷神两人,眼睛睁得跟铜铃似的,注视着一尘生的动作。
  只见一尘生瞧准了翠衫玉女“玉堂”穴的部位,微一沉腕,三寸六分长的银针,刺入翠衫玉女“玉堂”穴中一半。
  突然他握针双指微一用力,银针几尽没入翠衫玉女的“玉堂”穴中。
  第二针则扎入翠衫玉女“商曲”穴中。
  第三针扎入她少阳胆经“五枢”穴。
  第四针扎入她少阳脾经“腹红”穴。
  第五针寸入她少阴心经“天突”穴。
  一口气之下,一尘生吁了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擦了擦满头,溢出的一头紧张虚汗,说道:“好啦,你现在可用本身内功真气,助她行开凝结的血脉,迫出她的体内寒气,她就可以清醒过来啦。”
  郭元生依言盘膝而坐,暗自运气,替翠衫玉女推宫过穴。
  不多时刻,翠衫玉女果然面色转好,缓缓睁开双眼,痴望着郭元生,露出了无限的感激与安慰。
  晶莹泪水,突然又充溢了她的眼眶,不禁又缓缓的闭了起来。
  一尘生拍了拍郭元生的肩膀,轻声说道:“她已无妨,你可带她去找济世华陀。”
  说完之后,望了望穷神道:“咱们走吧!”
  穷神点了点头,对郭元生说道:“今后你该好好待她,不可再倔强任性啦!咱们自有相见之日。”
  话方言毕,与一尘生转身而去,转瞬之间,两人已去得无影无踪。
  郭元生拾起了地上的“九龙魔令”,依然挂在腰间,抱起了翠衫玉女,离开了“凝血寒潭”,朝华山急驰而去。
  虽然他抱着一个人,依然行速疾快,一口气之下,连翻了两个山岭。
  此时他不禁也感到有些吃力,于是寻到一颗大树,缓缓放下翠衫玉女,坐在树下,准备休息一阵。
  就在他还未坐定多久,抬头之下,突然眼前不远之处,出现一个身高二丈,直如恶魔巨神的怪人。
  只见此巨伟怪人,身背一个奇形大鼓,和两根足有人长的铜杆鼓锤,如飞的,朝这些奔来,而且不时回头张望。
  郭元生看得大吃一惊,暗道:“这是什么人?”
  心中正在想着,巨伟怪人身形快速绝伦的已然朝他接近。
  郭元生惊得自待躲避之际,巨伟怪人已经发觉了郭元生,不禁神色仓惶的骤敛身形,准备改路而去。
  蓦地里,巨伟怪人像是中了邪般,木然呆立住,巨若铜铃的大眼,紧紧望着郭元生的身上。
  这突然之变,论郭元生武功再高,胆量再大,也不禁吓得魂飞天外,身不由已的,站了起来,连连退了三四步,挡在翠衫玉女之前。
  他这身子刚一站起,倏地——巨伟怪人一个箭步扑了过来,吓得郭元生扬掌就待击了过去。
  但他手臂当举起一半,只见巨伟怪人,庞大的身躯,直以摔金山,倒玉棍,“卟嗵”一声,跪在郭元生面前。
  这当儿,郭元生却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惧心未失的呐呐的说道:“你……你……”
  你了半晌,竟你不出一个字来。
  巨伟怪人宛若宏钟的声音,说道:“奴才沙涛叩见主人。”
  说着双手伏地,不敢抬头仰视郭元生一眼,满面显出惊恐之色,额角冷汗直豆大的冒出。
  郭元生此时更惊得不知所措,竟然呆住,暗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豆豆书库 扫描 lkd402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