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八十二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崔宓被伪装“影子血令”的蒙面人挟救而出,待那蒙面人飞身出堡,已默运真气,觉得畅通无阻,忙轻声道:“我已能走动,你快放我下来!”
  那蒙面人轻轻一叹,终于在一座荒林前停下身形,轻轻把“绿裳仙子”
  崔宓放下。
  崔宓心中一怔,她不知对方这声叹息包涵的是什么意思?但此刻她也不及多想,敛衽一揖道:“承蒙相救,但不知尊驾姓名,贱女将来也好报答!”
  蒙面人又是一声叹气道“我救你只是尽我本份,哪想什么报答!”
  崔宓一怔,道:“本份?你这话是指什么?”
  蒙面人道:“宓妹,你难道真的听不出是我了吗?”
  崔宓倏退二步,愕然道:“你是谁?”
  蒙面人缓缓取下包头黑绢,露出一张美俊端正的脸。
  崔宓骤见对方容貌,不由啊地惊呼出声:“何师兄,竟是你!”
  这蒙面人正是生死不明的“横天金槊”何若非,此刻见崔宓惊愕之色,不由一叹道:“五年余不见,师妹,你想不到吧!”
  崔宓又惊又喜,端详了这位多年不见的师兄,觉得脸上似乎苍老了许多,不由幽幽一叹,道:“师兄,你今天怎会到此地来的?”
  何若非道:“我只是探知清真观来此,故想趁机查探一下魔窟动静,想不到竟发觉你中了贼子阴谋而被擒。故而我不得不冒一次险了。
  崔宓心中有着深深的感激,她不禁想起年幼青梅竹马时的纯情,不由叹道:“师兄,自从我发觉你并未死去后,真惭愧,我几乎疑心你就是那个阴狠的‘影子血令’。”
  何若非一怔,却见崔宓又道:“但是,自‘铁血盟’崛起江湖以来,你这段时间,跑到哪里去了?”
  何若非一声长叹,道:“四海飘荡,无以为家,唉!宓妹,你不知道这批魔头到处暗中捉拿我,害得我天天亡命,到处奔波。”
  崔宓同情地道“这是可以想像得到的,他们既然用飞虹三剑盟弟的首级来充冒你的人头,显然不欲使江湖上,知道你师兄还活着,不过,最近,侠义同道都在少林,欲聚会谋能消灭“铁血盟”,你为什么不去呢?难道你没有得到消息?”
  何若非摇摇头道:“不,我已风闻到这消息,不过我另有目的,所以没有去。”
  崔宓诧然道:“为什么?”
  何若非道:“一则,以眼前来看,光凭七派力道,对抗‘铁血盟’是力有未逮的,我去了除了暴露身份,对人对己一无益处!”
  崔宓不同意道:“这也未必尽然,至少,这批魔头还有顾忌,再说,你到了哪里,生命也安全得多了。”
  何若非微微一笑,道:“这仅是我想法之一,最主要的,我另有一个秘密的计划。”
  崔宓怔然道:“什么计划?”
  何若非神秘地一笑道:“宓妹,时间不早了,我们岂能站着在这里谈一夜,假如你没有别的事,何不到我居处去,我还有许多事要告诉你。”
  崔宓打量四周一下,觉得站在这漆黑荒凉的地方,的确不是办法,于是道:“师兄现居在何处?”
  何若非神秘地一笑,道:“你猜猜?”
  崔宓道:“就在这附近?”
  何若非道:“不,但是你也到过。”
  崔宓怔然道:“我到过?是什么地方?”
  何若非道:“就是昔日‘影子血令’的蓝旗总坛所在,崤山亡魂谷。”
  “啊!”崔宓不由失声,道:“你怎么住在那个地方?”何若非道:“这叫做趁其不备,‘铁血盟’到处要抓我,但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以他们抛弃不要的老寓作为居处。”
  说到这里,长长一叹,道:“可惜那地方已被火烧去大半,否则再也理想不过,应用之物,一切俱全。”
  崔宓暗暗佩服师兄的精明,心想:要早知道这样,那把火不放也罢。
  她心中想着,口中却道:“师兄,这么远,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少林的好。”
  何若非轻笑一声道:“这点你放心,我已预备好坐骑,五天行程,谅可到达,同时,我的确要想告诉你许多事。”崔宓转心一想,呆在少林,最近也无所作为,尤其南宫亮的失踪,究竟去了何处?何不就顺便在江湖上探听一番呢?
  她思忖至此,遂点头表示同意。
  何若非神色一喜,身形一晃,已穿林而入。这份轻功,不由使崔宓大为惊讶,深感得师兄功力,多年不见,竟然精深若此。
  没有片刻,只听得蹄声的的,何若非双手已牵着二匹健马,从林中出来。
  于是,二人纵身上马,转向崤山绝尘而去。
  在东方微白时,二人一行,已上了关洛大道。这一路上,崔宓悲苦的心痛中,是渗杂了一份喜悦,因为一直生死如谜的师兄,终于重逢。
  在家庭破碎,遭受重重打击下,这终是一件喜讯。崔宓长期未露笑容的脸,现在才稍稍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
  一路上崔宓不免问长问短,但何若非像是急欲赶到目的地,对自己这几年来的经过,只是支吾以对。五天后,何若非与崔宓已到达了崤山亡魂谷。
  崔宓不由感到有些失望,因为沿途中,她丝毫未得到南宫亮的任何消息。
  亡魂谷中已是一片焦土,那是黎雪一把火的杰作,但仍留有不少残墙颓壁,有部份未烧的屋子。
  何若非一入谷中,就立刻下马,将马牵入一幢已经半倾的房屋中,引导着崔宓走进一座似乎另外修盖过的房屋。
  崔宓走入后目光一扫,觉得摆饰得尚为讲究,何若非已面露微笑道:“宓妹,这里面一间,是贮藏食物炊煮的地方,对于日常用品及饮食,不虞缺乏,左边一间,暂时作为你的寝室...”
  崔宓黛眉轻皱,道:“师兄,你预备永远住在这里?”
  何若非道:“当然不可能,我知道你身系血海深仇,怎可以蛰伏不动,但是这就说到我的计划了。”
  崔宓好奇的道:“什么计划?”
  何若非倏然脸色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在没有说出好消息以前,宓妹,我先有一件坏消息告诉你。”
  崔宓心头一沉,急急道:“什么消息?”
  何若非语声低沉地道:“以我所探知的,师父及南宫大侠已经不在人世了!”
  崔宓花容黯淡,凄然道:“这些早在我预料之中..”
  她潸然落下二行清泪,凄然道:“以‘影子血令’阴狠毒辣的手段,父亲及他陷入魔窟,焉有幸存之理。”
  何若非安慰道“宓妹,现在我们就要活着代师父及南宫大侠报仇。而且我觉得日期已经不远。”
  崔宓悲痛的心情,为之一怔,不禁仰首道:“师兄,这话怎么说?”
  何若非脸上倏然泛起过一阵得意的喜气,道:“救你出来时,我顺手得了一样梦寐以求的东西。”
  崔宓怔然道:“什么东西?”
  何若非道:“灵天残篇。”
  说着倏然从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黄白纸合订的书,正是倏然崛起江湖的“宇内神君”送给“影子血令”的那本上有“独脚阎王”题字的“天门武谱”。
  只见何若非将书放在桌上,又道:“宓妹,可惜亮儿不知去何处,否则我们三人在此参悟,最多只要二年,岂不是可以立报大仇。”
  崔宓取过“天门武谱”一看,果见自己的最后四篇灵天残篇也装订在其中,睹物思人,不禁又悲从衷来。
  何若非见崔宓倏又伤心起来,神色不由一惊,道:“宓妹,难道愚兄有什么不对?”
  “绿裳仙子”崔宓摇摇头,道:“师兄,你错会我的意思了,我崔宓只是睹物思人,想起夫君父亲惨遭魔掌杀害,起因全在这‘灵天残篇’上。”
  何若非神色一松,道:“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宓妹何必这样自苦,忧伤了玉体,岂不延误了报仇时光。”
  崔宓经何若非一再相劝,稍减悲痛,沉思片刻,觉得也对,遂拿起“天门秘笈”细细研究。
  于是,在何若非的安排下,二人就在这亡魂谷的废屋中,仔细研究这本旷世绝学,天门武谱起来。
  天门武谱,共分三章,一二三四篇,讲的完全是养法修心法则,却与一般吐纳法则,大异其趣。
  崔宓及何若非静静参悟三天,依口诀练习下,终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也难怪,他们怎会知道这本副册,早在四百年前,就被“天门派”的掌门人改动过。
  不过,二人的武功上虽然没有心得,但往昔的感情,却很快的恢复过来。
  尤其何若非的细心体贴,使崔宓处处感到从未有过的舒适。
  这几天中,崔宓已隐隐觉得这位师兄柔情如水,有时在有意无意间,对自己吐露一种无法以言语形容的情愫。
  要不是还有南宫亮与自己日夜挂念着血海深仇,崔宓真的想重温幼时旧梦,与师兄双双隐迹江湖,同享清福。
  但当她想到自己的责任,以及许多未了的仇恨时,她内心有了一丝警惕,觉得自己决不能再蹈情网,弄得变假成真。
  师兄的感情虽然令她感动,使她如槁木般的枯寂心房复苏,可是她想到自己已入南宫一门,而且将来对南宫亮又怎么交代!
  于是,她强自压下内心感情的波动,紧守着礼防,不稍愈越。为了不再使这位仅有的师兄伤心,崔宓仍温婉相对,只是言词之间,当何若非热烈的时候,她立刻冷淡下来。
  她这样做,当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就在第七天夜里,崔宓正在房中苦研,“天门武谱”上招式时,蓦地听到隔壁房中的师兄一声怒喝,接着哗啦啦一阵窗门碎裂声。
  崔宓心中大惊,暗忖:难道是行踪被“铁血盟”中的群魔发现?
  她脑中想着,人却不敢怠慢,飞快摘下床侧长剑,略束衣衫,已推开通向正室的门户。
  这时,她目光一转,只见室中灯火萤然,可是已失去了何师兄的影踪。
  她心中一急,惟恐师兄人单势孤有失,立刻轻轻窜出房外,目光动处,只见亡魂谷中漆黑一片,哪里还有丝毫人影语声。
  崔宓不由怔然了,她不知道师兄追敌,是从那一个方向走的,现在自己应该怎么追踪呢?
  正在犹疑之间,只听得左方刷地一声,一条黑影,疾逾光电,向谷后掠去。
  心中一惊,立刻仗剑向那黑影追去。
  这一施尽功力,三个纵跃,距离立刻只剩下四丈,崔宓秀眸凝神望去,只看得出前面那人,长袍飘拂,手中并未有兵器,纵跃之间,显得武功极为不俗。
  在敌友难分下,崔宓娇喝道:“前面的朋友是谁?能否停步一见?”
  岂知那条人影头也不回,轻声一笑,道:“你何不自己追上来!”
  崔宓心中一怔,怒叱道:“尊驾出言戏弄,敢情是冲着我崔宓而来?”
  那人影极快地接口回答道:“不错。”
  崔宓心中大怒,喝道:“那尊驾何不停身,说说找我崔宓有何指教?”
  那人影轻哼一声,道:“只要你跟我来,自会知道。”
  这一阵对答,已掠出五十余丈,崔宓闻言怒从心起,真气到转十二重楼,一声轻叱,立刻长身向前猛追。
  她这次已提足真元,看看对方到底是何许人物,那知对方身后好像长着眼睛似的,也陡然加疾掠驰。
  双方距离终是在三四丈近远,任凭崔宓如何用力,始终无法再接近一步。
  这时,崔宓已感觉到对方功力之高,似乎在自己之上,她心中凛骇之下,立刻犹疑起来!暗忖:“以对方举动,显系诱敌之计,目前人单势孤,何师兄追敌未回,自己再追踪下去,岂非上当?”
  这些考虑,在她脑中闪电一转,她立刻放缓身形蜘躇不前。
  岂知那人影竟然也停身,负手而立,轻笑一声,道:“南宫夫人,三心二意,是否有点心寒胆颤?”
  崔宓厉叱道:“尊驾引诱我跟踪,真正用意何在?”
  那人头也不回,依旧负手踱步道:“假如夫人是害怕而不敢追我,那又何必再问。”
  这一再出言相激,崔宓怒火渐升,但她智慧不俗,心中倏然有了计较,冷笑一声道:“激将之计,人人会施,只是我崔宓却不吃这一套,朋友你既不肯相告,我不问也罢。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留一步来日相见之情。”
  说罢故意加重步伐,作势离去,但返身刚走二步,倏然仰身,一式“细胸巧翻云”,身形如弓虾一般反弹回去,娇叱一声道:“看你还望哪里跑?”
  剑化一围白光,就向那人影罩去。
  这一招不但威力无俦,而且出势之奇,也的确出人意表之外。
  可是,崔宓长剑罩落,身形扑到那条人影刚才屹立之处时,蓦然发觉竟然扑空,那人在刹那之间,竟已失踪。
  这一惊,非同小可,崔宓但觉胸头如鹿乱撞,周身已流出一身冷汗。
  她正欲凝神搜查,却听得五丈远处,响起语声道:“崔仙子,我在此地相候,怎不过来。”
  崔宓闻言循视,却见五丈远处,一条山道蜒蜿弯过山壁,哪有半丝人影。
  显然,那人正隐在转弯之处,崔宓此刻银牙一咬,身形一挫,剑护周身,立刻向前,喝道:“我崔宓就看看你是什么人物!”
  喝声中,人已转过弯道,陡见那人正屹立转弯处,口含微笑,一动不动,目光凝亮着。
  崔宓大吃一惊,她已知对方功力不在自己之下,恐有什么阴谋,忙停住身形,仗剑戒备。
  这时,她才看清楚对方竟是一位容貌清秀的白须老者,双目如电,脸上却无丝毫敌意。
  这情形不由使崔宓大起怀疑,正欲开口问话,却见老者已微微一笑道:“夫人是否对老夫一再以言相激,诱你来此,感到怀疑?”
  崔宓怔然道:“老丈可是‘铁血盟’中人物?”
  老者摇摇头道:“夫人误会了,老朽与世无恩无怨,淡泊名利,怎会与那魔头为伍。”
  他语声一顿,接着喟然道:“这也难怪夫人疑心,其实老夫诱夫人来此,实是另具用意。”
  崔宓皱眉道:“这么说,老丈必是一位武林前辈,可否赐告名号,也可使我拜见称呼。”
  老者道:“俗礼免了,夫人将来遇到令郎,自然会知道老夫是谁..”
  崔宓心中一震,急急截住他语声道:“老丈知道小儿下落?”
  老者微笑地道:“令郎一切安好,最近正奔驰江湖,实行复仇计划,这点夫人大可安心等待。”
  崔宓心中更加惊疑,急急道:“老丈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老者轻叹一声道:“这是老朽途中遇到令郎,受令郎之托,转告夫人的。”
  崔宓哦了一声,正要再问,却见老者语锋一转,脸色一整,道:“现在老朽要说到今夜引夫人到此的用意了。”崔宓忙道:“请老丈赐告。”
  老者语声沉重地道:“夫人可知道你自己日夜在危险之中么?”
  崔宓骤闻此言,惊愕呆立,一时摸不着头脑。老丈沉思半晌,才道:“老丈是指夫人周围环境。”
  崔宓惊疑地道:“难道那批恶魔已探知我们隐身此处?”老者沉声道:“夫人猜错了,恶魔就在你身旁!”崔宓大吃一惊道:“是谁?”
  老者叹息道:“就是你师兄何若非!”
  崔宓脸色一变,怒道:“老丈怎地诬指我师兄起来?”老者喟然道:“夫人情蒙双目,难以自觉,老朽并未假提虚言,证据俱在,以夫人之聪慧,难道尚不信老朽之言。”崔宓银牙一挫,道:“什么证据?”老者平静地微微一笑,道:“就是那本‘天门武谱’。”崔宓鼻中一哼,道:“灵天秘笈是何师兄从秦家古堡中盗出来的,怎会变成证据?老丈之言岂不是信口黑白。”
  老者哈哈一笑,道:“夫人太忠厚了,你难道真的相信那本秘笈,是你师兄从秦家古堡中盗来的?”
  崔宓道:“老丈以为师兄是如何取的?”
  老者道:“据老朽知道,那是由令郎与鬼眼神偷从阎王堡中盗出,送给‘影子血令’的!”
  崔宓冷冷道:“老丈说话愈来愈奇了。”
  “并不算奇,如老朽说出其中关键,夫人就明白这就是令郎营救南宫大侠及令尊计划的一部份。”
  “关键何在?”
  “关键在这本‘天门武谱’虽是真本,却早经四百年前天门掌门人动改过,得之无用,修习反而有害,而真正的灵天秘笈,已在令郎手中。”
  崔宓不禁诧然道:“老丈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老者微微一笑,道:“老朽就是帮助令郎策划的人。”接着语声一顿,又道:“令郎以这本无用之物,送给‘影子血令’,那末怎会到令师兄手上的谜,谅夫人已可了然于胸了。”
  崔宓听到这里,浑身一颤,娇容惨白,差点晕了过去。她几乎不相信自己耳朵,但她知道以眼前老者的一脸正气,及诚挚的言语,显然并非说谎。
  她不禁呐呐复问道:“以老丈这么说,师兄..他难道..竟是‘影子血令’?”
  老者神色一整,道:“夫人既已知道,老朽也不再多饶舌,黄山武会已近,正是正邪决斗之日,夫人还是赶往,免误洗刷清誉之良机。”
  崔宓哇地一声痛哭失声,这消息对她来说,不但意外,而且使她的精神上大受打击。
  真象明白了,搞得江湖上天翻地覆的魔头,竟是自己师兄,她不禁想起南宫亮往日的叙述..陈师兄的死..还有父亲手上“无影曳”的信物戒指神秘换包..
  现在她心中明白了,但随着明白而来的是一阵悲痛。
  “何师兄他为了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是为了我..”她再也不敢往下想,噙着泪水,倏然抬头道:“老丈告警,能否示下姓名?”
  老者哈哈一笑,道:“老朽与世隔绝,不想再沽江湖恩怨,夫人,听老朽之言,速速离去,邪魔消灭之时,已为期不远了。”
  说完,大袖一挥,已如风般飘出十丈,消失于黑暗之中。
  其实,崔宓虽然不知道无名老者姓名,读者必已猜出,除了那太阳谷中的“天门老人”外,还会有谁呢?
  崔宓此刻茫茫望着夜空,心中如椎刺一般疼痛。
  在她心中,何师兄一直是爱护自己的,那完好沉默的人格及性情,如今竟会突然转变如此,谁又能想得到呢?
  她眼眶中含着眼泪,但心中却滴着鲜血,茫茫的夜空中,只有疏星在霎着眼睛,似乎也在悲叹她的不幸遭遇。
  崔宓回念于转,一挫银牙,身形立刻掠起,此刻,她也顾不得再回那废屋中,立刻向亡魂谷外奔去。
  因为她恐怕何若非会回来,当然,她更不愿再见他,她急急地想一步飞登黄山,问问南宫亮的经过,来证明这不肯留下姓名的老者的话。
  因为,往日青梅竹马相处的纯情,究竟使她无法在一时之间,接受这残酷的事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