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七十九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嵩山少林寺依然耸立于山腰上。
  这是清晨,自从“独脚阎王”走后,群侠心头都加重了一层忧虑,这些忧虑似像清晨的山雾一样,令人感到迷茫和不安。
  此刻,大雄宝殿上,一干寺僧晨课刚罢,在后堂聚食早粥。
  而第三进的精舍中,正走出一位白眉高僧,他就是当今掌门百智大师。
  只见他沉重地踏着步伐,循着一条白石花径,穿过院落,再通过一道圆门,走向第二进的左厢禅房。
  每日他终要到这间禅房来与群侠聚议。少林寺本不准妇女住宿,订有戒律,但值此非常时期,这位高僧也不得不从权了。
  此刻,他走入禅房,银鞭飞龙父女及“地灵神乞”等人正在谈话,众人一见百智僧进来,忙起立相迎。
  百智大师一瞥及众人脸色沉重,不由一惊道:“施主们在此商谈,难道又得到什么新的消息?”
  地灵神乞点点头道:“不错,刚才我要饭的门下传报,据说‘铁血盟’的一批高手,最近奔向江淮一带,用意不知何在?并还说那八骏宝车主人竟上武当挑战。
  百智大师长叹道:“武林多难,浩劫已起,看来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了!”
  任不弃摇摇头道:“老夫最担心的,只是飞虹剑及点苍掌门等人,他们一去半年有余,怎地毫无消息?”
  接着转道对“地灵神乞”道:“当初相约在夕阳别府会合,现在转辗到少林寺,老夫真怕与他们失去连络,不知你要饭的可有什么妥善安排?”
  “地灵神乞”哈哈一笑,道:“任大侠,别的事老化子办不到,这点你请放心,小叫化们正在夕阳别府外日夜等候,只要点苍掌门及飞虹三剑一到,他们立刻会将留言转告。”
  正说话间,前方倏起一阵钟声:此刻早课已罢,竟然敲钟,百智修然肃静回顾。
  钟声连响七下,余音未落,禅房外已响起一阵语声。
  “点苍掌门穆大侠驾到。”
  任不弃首先大喜,振衣起立,冲出门口,百智大师也接着出门,对通报的弟子一挥手道:“快请!”
  一名年青和尚如飞而去,瞬眼间,只见点苍掌门与五位各色衣衫的老人,步履碎杂地,转过沿廊而至。
  群侠忙迎上去,地灵神乞哈哈一笑道:“穆掌门人何以至今才到?”
  点苍掌门与五位师弟与群侠见过面,一一寒喧后,穆中南才长叹一声道:“老朽周游大江南北,跑遍六大名派,今天能到此,已算不错了!”
  说话间,各人已一起进入禅房,分宾主落坐,由小沙弥泡上香茶后,百智大师神色忧郁地道:“穆掌门人这番任重道远,未知结果如何?”
  穆中南喟然道:“老朽愧对诸位,虽展尽苏秦之舌,却是徒劳往返。”
  此言一出,禅房中的气氛,立刻变得沉重无比。
  倏然禅房之门一推,走进一人,众目集处,原来是罗刹婆婆。她一见点苍掌门,神色一振道:“刚才钟声七响,原来是穆掌门人到了..”
  说着,眼见众人沉重的脸色,心中一转念,立刻便料到了七分,咽住下面的话声,接着道:“看穆掌门人神色,难道武当,峨嵋等六派不愿来此,联结力量,共筹对策?”
  穆中南道:“你说得一点不错。”
  罗刹婆婆脸色一变,道:“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他们甘被各别打击?”
  穆中南摇摇头叹道:“这也难怪他们,所有五派,皆受过‘影子血令’突袭,恐惧于心,深恐这些魔头会在途中截袭,故而犹豫不肯前来。
  说到这里长长一叹,道:“峨嵋虚无长老说得好,自身难保,自无余力以赴,只能固守基业,以求安渡此劫!”
  罗刹婆婆冷笑道:“难道他们能够渡得过这次魔劫?”
  百智大师道:“罗刹施主也不必冲动,各派有各派的困难,看来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语声甫落,前殿钟声又起。
  在此时此地,这钟声特别撼人心魄。
  百智大师疑神静听,禅房中一片沉寂,群侠神色也显得错愕!
  钟声....又是连续七响,地灵神乞喃喃道:“不知又是什么贵宾驾临了!”
  这次每个人都感到意外,因点苍掌门既说各派俱不愿前来,那又是谁呢?
  响钟七响不是代表掌门之流的贵宾吗?
  念头未落,房外已响起一阵步履之声,接着传进一阵语声:“启禀掌门,武当掌门归虚真人到访。”
  房中群侠一怔,齐齐起立,尤其点苍掌门更是愕然木立..
  通报的寺僧语声一落,房门已被推开,为首一人果然是武当掌门,后面二人是归元,归真二子。
  灵虚真人一见众目交注,充满匪解的光芒,也自茫然,旋即打一稽首道:“各位施主俱在,贫道到的正是时候!”
  点苍掌门接口道:“道长不是对老朽说过不来的吗?”
  灵虚真人目光一扫道:“不错,但是各人假如得到约帖,自然不难了解情势逼得敝派不能不来!”
  百智大师诧然道:“什么约帖?”
  灵虚真人一怔,从袖中抽出一张红帖,一扬道:“大师难道没有收到!”
  百智大师取过一看,正是“铁血盟’下的战帖,不由沉重地道:“看来‘铁血盟’已准备发动,唉!这么说那‘影子血令’及‘绝天魔君’已参悟了‘灵天残篇’上的奇功了!”
  正在这时,那位通报的年青寺僧倏又进入,手中持着一张红帖道:“巡山的师兄在山道松林边得此战帖,恭请掌门师祖过目。”百智大师伸手接过,不用说,已知与武当掌门那张完全一样。
  这时,群侠取过一一传阅后,任不弃皱眉道:“那‘宇内神君’是谁?”
  武当掌门怒声道:“就是最近突然出现江湖的八骏宝车主人..”
  百智大师长叹道:“道消魔长,武林之中,从此再无宁日矣!”
  蓦地
  前殿又响起七响钟声!
  禅房内众人又是一惊!
  钟声未住,只见一位少林寺僧,已引进一位高年皂衣僧人。
  他正是峨嵋掌门虚无长老。
  只见他手持锡杖,一身僧衣,血渍斑斑,脸色苍白,似曾经过一阵血战。
  虚无长老来得虽然并不令人奇怪,但他这种狼狈神色,却使人大吃一惊。
  点苍掌门穆中南走上几步道:“长老,你遭遇了什么..”
  问话之声未落,倏见虚无长老嘴角一张,尚未出音,人已突然仰身而倒。
  一旁的任不弃心中一震,迅速伸手将他扶坐椅上。百智大师一把脉,神色微松道:“没有内伤,想必是久战脱力关系。”说着已垂帘闭目,右掌贴着虚无长老的命穴,运气输元起来。
  盏茶工夫,虚无长老脸色由白转红,渐渐复元。百智大师才一松手,长长吐出一口气。
  虚无长老身躯一动,缓缓醒转,急欲起立致谢。任不弃伸手扶住道:“大师不必再拘俗礼,真元刚复,还是坐着休息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虚无长老目光缓缓一扫,叹了口气道:“敝派倏接‘铁血盟’约战之帖,故而与门下弟子十八人,兼程赶来,想不到中途遭‘铁血盟’高手围攻..”
  说到这里,双目潜然泪下,哽咽地接下去道:“一番激战,本门十八名高手尽行牺牲,老衲抵死掩护,幸而脱围,也差些晕倒途中..”
  诸人闻言大惊,点苍掌门失声道:“假如其余四派也遭对方中途截击,那便如何是好!”
  众人心中忧切,脸上一片惶然,束手无策。
  在这种不知行程,无法中途引援之下,的确是无法可想。地灵神乞眉头一皱,倏然道:“当前唯有利用传讯方式,嘱各派注意,别无他策,这点我老要饭可以办到。”说罢,匆匆出房而去。
  其余各人也觉得唯有此法,别无良计可施。
  在低沉的气氛中,群侠重再落座,争相询问虚无长老的详细经过。岂知
  未隔盏茶时光,前殿又传出了七响钟声。
  接着,禅门唰地一声被推开,一条伟昂的身形大步而入。
  百智大师倏然起立,目光闪处,不由诧然道:“原来是黎老樾檀,怎么这等快就回来了!”
  进门的正是“独脚阎王”黎乙休,他目光一扫,向在座群侠首作礼,口中道:“不早些回来,难道要老夫死在秦家古堡?”
  这一句气话,他个性脾气素来刚暴,百智大师也未以为意,罗刹婆婆道:“老鬼,追查灵天残篇的结果如何?”
  黎乙休目光一闪,喟然地摇了摇头道:“东西已落入‘影子血令’手中,此事不谈也罢!”
  任不弃目注“独脚阎王”惑然道:“黎堡主神色虽忧不急,难道另有什么事情,值得庆幸?”
  “独脚阎王”又摇摇头道:“还有什么事值得庆幸的。事到如今,反正情势已对我们绝对不利,唯有全力以赴,以使‘影子血令’及‘绝天魔君’无法全部如愿得逞罢了。”
  坐中的飘风剑客易如萍,因身份较低,一直沉默,此刻情不自禁叹道:“以‘影子血令’功力,放眼当今武林,几无人敌,‘绝天魔君’至今尚未露面,其功力据说深不可测,如今不但得到‘灵天秘笈’,而且又劫得南方十老的灵芝及药草,唉!如其成功,立变金刚不坏之身,还有谁能制他!”
  这话正说中各人心中隐忧,群侠不由暗自一叹!
  但“独脚阎王”却冷笑道:“各位未战先怯,岂不失却豪杰气概,老夫以为,目前情势,并不见得怎样悲观,‘绝天魔君’艺承‘阴阳老怪’,也不见得无人能制,再说他就是取得‘灵天残篇’,也未必能立即参悟得透。”
  罗刹婆婆道:“老鬼,难道你有把握能胜过魔鬼?”
  “独脚阎王”淡淡一笑道:“老夫虽自觉功力难胜,但却知道有这么一个功力绝世的人。”
  百智大师精神一振,道:“是谁?”
  黎乙休目光一扫道:“八骏宝车主人‘宇内神君’!”
  武当掌门叹道:“‘宇内神君’与‘铁血盟’互通声气,野心正机,堡主此言,岂非白说。。
  黎乙休鼻中一哼,他对武当素无好感,口中冷冷道:“见仁见智,各具目光,老夫现在不愿解说,不过事在人为,各位身份皆是一派宗主,希望切勿事先自溃战志,则大局仍有可为。”
  武当掌门脸色一红,但罗刹婆婆却听出了语外之音,正自暗思,只见黎乙休,左右连顾,倏然又道:“咦,崔仙子及小女怎不见在此?”
  罗刹婆婆随口道:“此刻不过卯时,崔仙子与令嫒恐尚未起身..”
  说到这里,叹息一声又道:“南宫亮至今凶吉不知,崔仙子日夜苦念,唉!再这样下去,她恐怕要久忧成疾了!”
  “独脚阎王”想起黎雪与南宫亮情愫暗牵,想起女儿也必日夜忧苦忆念,也不禁暗暗一叹。
  于是,他因南宫亮的嘱咐,却不愿说出“宇内神君”就是南宫亮。
  于是,他对任不弃身旁的任巧君道:“任女侠是否可以劳驾一次,请崔仙子及小女出来,老夫想见见她们。”
  任巧君忙应声奔出禅房,与匆匆奔向沿廊尽头“绿裳仙子”崔宓的卧房。
  到卧房门前,轻轻敲了一下房门,娇声道:“崔仙子!黎姑娘..”
  她叫了二遍,房中竟然没有丝毫回音,心中微微一怔,用力轻推,门竟应手呀然而启。
  她闪身入房,目光方自一转,却见黎雪仍睡在床上,而另一张床上,却失去了崔宓的影踪。
  她心中一惊,急忙走进黎雪床边,轻轻喊道:“黎姊姊..黎姊姊..”
  黎雪骤然惊醒,睁目见任巧君站在床边,连忙一跃起身,穿好衣衫,口中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任巧君嫣然一笑道:“卯时快过了,你怎会这么死睡!”黎雪目光向窗口一瞥,也诧然道:“我也不知道,我向来没有这么过啊!”
  任巧君接口道:“你知道崔仙子到哪里去了?”黎雪讶然道:“昨夜尚好好睡在房中,我不知道啊!”任巧君目光一转,失声道:“糟了,这么说可能崔仙子独自下山去了,她临去怕惊醒你,一定点了你的睡穴!”接着一拉黎雪手腕,道:“快去,令尊已到少林寺,我们还得将此事告诉各位前辈!”
  黎雪也恍悟到自己好睡的缘由,与任巧君急急奔向聚议的禅房,一入门,黎雪便扑入父亲怀中。
  望着女儿,黎乙休分外亲切,接着推开黎雪,沉声道:“武林儿女怎可这么贪睡,崔仙子呢?”
  任巧君接口道:“崔仙子失踪了。”
  此言一出,群侠大惊失声!
  黎乙休望着女儿道:“这是怎么回事?”
  黎雪幽幽道:“我也不知道,昨夜她与往常一样,并无异状,只是每值深夜,她必会频频叹息,这是她几天来忧思过度的现象,我怎会知道她竟下山了。”
  任不弃脸色震动,道:“会不会有意外发生?”
  罗刹婆婆道:“以老身看不会,否则黎姑娘不会安然无损,唉!老身想她一定是忍受不住心里想念的煎熬,下山寻找南宫亮去了。”
  百智大师顿脚道:“这太危险了,叫老衲怎么办?”
  不错,崔宓因久悬伤怀,眼看久等不是办法,于是悄悄离开了少林,独自去打听南宫亮下落。她知道如被别人知道,一定会遭到劝阻,因此只字未留,毅然独往。但她究竟到哪里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