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六十一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在离崤山五里的一片疏稀杂林中,一座简陋的荒庙,此刻倏然轻轻打开,出现二个手执禅杖,年约五旬以上的老和尚。
  这正是少林十八罗汉中的悟明、悟净二僧。
  他们遵着少林掌门百智大师之命,出来侦查四周。从二僧神色上看来,可以看出内心沉重。
  这是因为悟了僧竟在无声无息中,中毒死去,使他们怀着一股凛惧。
  但是少林门中艺法素严,何况身为佛门高僧,明知此行凶险百出,也只得应诺而出。
  此刻,二僧出了庙门,目光交错一扫,只见四周如死一般的静和黑暗。
  除了夜风呼呼,吹过林木,偶然响起一阵阵簌簌响声外,几乎根本没有什么人影及动静。
  庙前虽有一片疏林,但是以二僧这等高手,从庙门口可以直接透视林外,林中自然不会潜藏强敌。
  二僧由双边巡视,恢复到四目相对,悟明僧已低声道:“师弟,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悟净僧摇摇头轻声道:“没有,师兄呢?”悟明僧当然也微微摇道,走出几步,道:“我在奇怪,悟了师兄临死时伸三个手指是代表什么?”
  语声像喃喃自语,也像是在询问悟净。
  悟净跟着一步步慢慢走向疏林,与悟明并肩而行,低声道:“这三个手指,当然代表一个“三”字,或三个人,三样东西,三里路,三什么..”
  说到这里道:“但究竟表示什么呢?谁也无法逆科。”悟明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想起刚才悟了僧返庙那种气喘着急的样子,似乎有什么重大的发现,可是没等喘过气来,立刻就毒发而亡,那么这发现一定与毒有关!
  他心中想到这里,猛然醒悟,停步向悟净僧道:“对了,老衲明白了。”
  悟净僧心中一怔道“师兄悟到了什么?”
  悟明僧低声道:“愚意以为悟了师兄伸出三指之意义,必是指‘百毒尊者’之弟子,三个‘银衣死神’。”悟净僧道:“何以见得?”
  悟明僧神色凝重地道:“悟了师兄中毒而去,其临死之前的警告,必与毒有关殆无疑义。”
  悟净僧点了点头,认为不错。
  悟明僧接着道:“而蓝旗总坛中善用毒者,唯‘百毒天尊’及‘银衣死神’三弟子,而三个‘银衣死神’之数字恰与悟了师兄之三指相合,除了他发现‘银衣死神’暗暗潜伏附近外,还会有什么别的意思呢?”
  悟净僧一顿禅杖道:“师兄推测的是有理,咱们出林后,就小心一点,并且同进同退,以不分开为妙。”
  说着已起步,首向林中慢慢搜索出去。
  而在二僧一面行走一面推测间,庙堂中的十四罗汉及百智、百果大师,还有“鬼眼神偷”及南宫亮,都紧张地注视庙外二僧背影。同时心中也在盘算悟了三指之谜。
  因为二僧出庙时,庙门一直敞开着,所以从殿堂中,各人的视线,都可以直接看到外面。故此刻诸人目光差不多皆集中在悟明悟净二僧身上。
  庙堂中谁也没有说话,沉重的气氛,压在各人心上,都觉得沉甸甸地透不过气来。
  尤其南宫亮心头似乎有一股不祥的预兆,他总觉得二位高僧此去是凶多吉少。
  但是他无法阻止,一方面他说不出阻止的理由,二方面少林掌门既然发下令谕,他也不好插口。
  于是他潜心苦思那三指代表的真正意义。
  这时,他眼角一瞟停放在中间的悟了僧尸体,思维不约而同地转到悟明僧刚才推测的路上去。
  他也想到悟了僧突中剧毒,必定是“百毒尊者”或三个“银衣死神”下的毒手,但是为什么事先丝毫没有征兆呢?
  他觉得这是谜的死结。
  于是南宫亮继续思忖下去!
  既无征兆,就表示悟了僧当时并没有看到敌人。
  这末,这必是在身中剧毒后,才突然发觉的。
  以悟了僧这等高手,在事先竟无防范,可见布毒的人,极为诡诈,或者根本未现身,只是布放在自己诸人必经的路上。
  转念至此,南宫亮脑中灵光一闪,暗暗道:“唯有这条路合理,悟了僧出门前后不过盏茶时间,如以脚程来说,自可达二三里远,但其出门时,少林掌门百智大师分明说只要在附近五十丈间,那么..。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啊”地一声,振衣起立,急急道:“完了,刚才二位大师恐怕也遭到了不测!”
  语声一起,人已掠出荒庙,目光四下一扫,已不见二僧影踪,不由朗声大喊道:“二位高僧请快回来!”
  喊声传向遥远,历久不息,但却没有丝毫反应。
  他正欲掠出林外,身后唰唰人影连恍,“鬼眼神偷”及少林掌门百智大师震于南宫亮适才之言,已掠到身边,同时沉喝道:“少侠去哪里?”
  南宫亮转身星眸一扫,知道自己这声高喊,至少可传出百丈,毫无回音,显然再急也无用,不由悲痛地一叹道:“太晚了,太晚了!”
  百智大师因南宫亮喊后,毫无反应,加上他刚才突然似是有所觉而发的语声,脸色瞬息数变,颤声道:“少侠似是已悟及什么,何以立刻知道悟明、悟净二僧已经奉佛台归。”
  南宫亮微微叹息道:“因晚辈悟及悟了高僧临圆寂时伸出的三个手指,必是表示三十丈!”
  “鬼眼神偷”一怔道:“三十丈是什么意思?”
  南宫亮道:“铁血盟中的‘百毒恶魔’定在三十丈左右,必经之要道中,布下了极毒之物,以致悟了僧至中毒后才发觉,归奔已迟,因其如发觉有人,必会先行示警,绝不至于到现在还毫无踪迹可找!”仇森一拍脑袋道:“对!
  唉!刚才怎么连这些都没想到!”此刻左右的少林所余十四罗汉神色一变,百果禅师大喝道:“老衲就去看看,这批孽障到底布置下什么歹毒之物!”
  说着身形呼地一声,已掠空飞泻。
  南宫亮呼地一声,直掠而出,越空阻拦百果禅师去路,大喝道:“禅师请止步,咱们一同去看看!”
  百果只得停下身形,向十四罗汉一阖,情不自禁淌下二行清泪。
  要知道少林十八罗汉是百果一手代师授艺,培养成功,如今只剩下一十四人,怎不教他心中悲痛。
  不过在黑夜之中,他落泪之神情,并未被别人觉察,只见百智僧等已起步,齐向前走来,“鬼眼神偷”已开口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出林去看看。”
  于是一群人影,向阴暗的疏林中缓缓移动。
  这座杂林不过二丈深远,诸人一出丛林,眼见四下漆黑,毫无动静。
  这时大家心中皆万分紧张,轻轻地向前趟进,一过二十丈,倏见一条黑影,盘坐地上。
  百智大师慈目精光一扫,失声道:“这不是悟净僧吗?”语声中,身形一掠已出三丈。
  南宫亮星眸一扫,大喝道:“掌门大师,不可再向前走!”百智大师一震,南宫亮飘至身侧,目光一扫道:“二位高僧一坐一卧,似已中毒,谅二位高僧坐卧之处,即是三十丈要命之地,咱们先在此观察一下,其中究竟有甚玄虚?”这时诸人闻言已聚在一处。百智大师这时目光微扫,见二僧一背对自己,一扑身仆卧地上,不知该盘坐者究竟悟净抑是悟明,不由白眉一皱,大声道:“盘坐者是悟明抑是悟净,快快答话!”
  盘坐一僧身躯慢慢旋移,终而转身相对,移动时状似极为痛苦。
  百果禅师个性较为暴躁,一见竟是悟净僧,大喝道:“悟净,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悟净吃力地摇摇头。
  其实双方相隔六七丈,黑暗中无法细察对方表情,他们不知道悟净已是满头汗水,摒住一口真元,在作临死前痛苦的挣扎。
  百果禅师眉头一皱,正要开口,百智已经喝道:“师兄,悟净不说话,自有其不说话的苦衷,待我来问。”说着,已跨上一步,朗声道:“悟净僧,你是否不能开口?”悟净闻言把头连点。
  百智大师道:“既然如此,你听我问话,对即点头,不对即摇头,是否可以办到?”
  悟净僧又点点头。
  百智僧暗暗一叹,朗声又道:“我们可以过来么?”悟净僧摇摇头。
  百智僧一怔,道:“为什么?”
  忽然想起对方既然不能开口,怎能回答这个问题,忙接口道:“你那地方可是有什么不对?”
  悟净连连点头。
  百智僧道:“是不是有毒?”悟净僧又点点头。
  诸人神色一变。
  百果禅师接口道:“你无法再起步出来?”
  悟净又点点头。
  百智大师道:“悟明师侄是否已中毒死了?”百果禅师道:“毒在何处?”
  只见悟净僧点点头,用手在左右连挥。
  众人神色又是一变!
  南宫亮道:“大和尚是说你的附近左右都是?”悟净僧又连连点首。
  “鬼眼神偷”道:“你曾看到何人放毒?”
  悟净僧摇摇头,倏然身躯一颤,张口大声道:“七里闻香..七里闻香断魂..”
  二句断断续续的喝声未落,人已扑地仆倒。
  少林一干寺僧心头大恸。
  南宫亮心头一震,转首对“鬼眼神偷”道:“这是什么名称?”
  仇森摇头沉思。
  百智禅师已悲恸地道:“蓝旗总坛中,善用百毒者,唯“百毒尊者”及银衣三弟子,但未闻其毒药中,有‘七里闻香断魂’这一项毒药..”
  话刚说一半,“鬼眼神偷”忽然脸色一变,用手一拍脑袋道:“我知道了..”
  南宫亮问道:“老丈知道什么?”
  语声未落,五丈外草丛中倏然暴起一条黑影阴笑道:“既然已经明白,老夫告诉诸位不妨,三十丈外,三里之内,都已布上老夫的‘七里闻香断魂散’,鼻闻一丝,一个时辰内无独门解药,立刻断魂阳关。”
  南宫亮大喝道:“你是谁?”
  那黑影嘿嘿一笑道:“老偷儿既能知道“七里闻香断魂散”的来源,他自会回答你,老夫要告诉你们的,只是再给你们十二个时辰考虑,是投降的话,天明立向‘断魂谷’中自缚投降!否则明晚此时,立刻叫你们一个个魂断黄泉。”
  说着,身形已向外飞泻而去。
  南宫亮厉声喝道:“老匹夫,有种就留下来,与小爷会会手,光在暗中弄毒,岂不令人齿冷!”
  但那黑影一恍已渺,只在夜空中留下一段阴沉的语声。
  “要见面,你们到断魂谷中,自然会看得到我,否则,我明晚也会再来收拾你们,今晚时间不早,恕不奉陪了!”
  南宫亮气得双脚连蹬,目光一转,却见“鬼眼神偷”脸色苍白,状似极为恐惧。
  南宫亮目睹此种情状,不由一怔,开口道:“仇老丈,你怎么啦?”
  仇森长叹一声道:“人已走了,四面被‘七里闻香散’所包围,咱们回庙再说吧!”
  说着已首先转身向土地庙走去。
  少林诸僧目光互视,脸现惶惑之色,随又瞥了远处地上悟明悟净二僧尸体一眼,无言地跟着走回庙中。
  此刻天已四更,四周更加阴沉沉的,似地狱一般黑暗。
  众人返回狭小的庙堂,少林诸僧皆盘膝席地而坐。
  南宫亮与仇森也靠门边坐落,只见仇森目光一圈,长叹一声道:“我老头子仗着一手偷技,走南闯北,功力虽然不称高,但平生绝少惧怕过什么事,大场面也见了不少,但是今天各位会奇怪我何以会变得这样吧?”
  庙堂中一片寂然,谁都没有开口,静待着下文。
  只见仇森深深吸了一口气,似在压制着内心的恐惧,叹了一声又道:“但是当老夫悟及‘七里闻香断魂散’及此人后,不瞒诸位说,要逃出这个地方,已极无希望。”
  众人脸色一变。
  南宫亮道:“这人是谁?难道竟有这么厉害?”
  仇森颤声道:“当然,这人不但比‘百毒尊者’毒上百倍,而且心机之阴毒,百毒尊者实难望其项背,而其‘七里闻香断魂散’真可说是一闻断肠,再闻断魂,无药可救,当然除非得到他的独门解药。”
  百智大师神色震动,道:“仇施主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出他究竟是谁来啊!”
  仇森道:“大师或须遗忘,但老朽一说出来,大师不会不知,那人在五十年前,在天门群魔大会中,弹指毒毙邪道高手七十八人的“毒手人魔”谷一鸣。自群魔大会一年后,倏然讯息杳然,想不到竟会在此出现。”
  此言一出,少林诸僧脸色果然大变。
  南宫亮年轻,见闻当然没有这批少林高僧多,一见诸人神态,知道这“毒手人魔”必然是一个极可怕的魔鬼。
  但他心念一转,立刻傲然道:“其人如何,姑且不论,如说没有办法走出他散布的“七里闻香断魂散”三里之地,我倒有些不信。”
  仇森轻叹一声道:“少侠以为只要把口鼻塞住,不呼吸就可以了么?”
  南宫亮一怔道:“既称‘闻香散’,只要不闻,岂不是毒药完全失去作用,难道不行?”
  仇森道:“唉!要是这么简单可以行得通,我又何必说先回到这地方来,大可先闯出去再说。”
  说到这里,清了清喉咙,轻叹道:“这闻香散,名为闻香,但却是无色无嗅,不闻当然无毒,但厉害的却是只要你经过散布这闻香散的地方,这种药味就依附在你周身衣物之上,在七里之内,只要你仍旧呼吸一下,这种气味仍会被你不知不觉的嗅入,等你发觉异样,中毒已深,无可救药,少侠!
  你能在七里之中不换气吗?”
  “就是你功力超绝,能一口奔越七里,但是他那‘七’字尚代表着七个时辰,你能七个时辰不呼吸吗?”
  “当然,就是你能一口气奔越七里,立刻换下衣物再洗一个澡,但你能把人体上各处不能同小洗的地方如耳孔里,眼睛等处完全洗刷干净吗?”
  “如果不能,那种气味,还是会附在上面,游荡于空气之中,只要你稍一吸气,仍旧会钻入你的内脏,那时,你仍然中毒了。”
  这一番话听得南宫亮冷汗涔涔而下。半晌才道:“依老丈这么说,我们除了投降之外,只能等死了?”
  仇森目光缓缓一扫少林诸僧,阖上双目,长叹一声道:“少侠的话不错,如欲避免被活捉,咱们好像只有死路一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