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五十九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南宫亮此刻已忘了此来“绝魂谷”中目的,新仇旧恨齐上心头。
  剑势如神龙狂舞,神色凄厉,双目血泪汩汩,美俊的容貌,罩上一层肃杀之气。
  他刚作势踏上台阶,两旁蒙面人立刻响起一阵惊叱,靠近二个蒙面人倏然撤出兵刃,横里挡来。
  口中同时厉声叱道:“总坛重地,岂能容你逞凶!”
  南宫亮星眸一瞥,“影子血令”仍旧阴沉沉地坐在厅门桌案后,一动不动,毫无避里之意,知道如不把四周灰衣蒙面人杀光,他决不会亲自出手。
  在这刹那,他已不管这批“铁血盟”人物是被逼的抑是自愿的,脑中一片杀机,仇火完全转移到围攻的贼党身上,剑势一圈,顺向挡阻的二名灰衣蒙面人攻去。
  岂知这一个手执丧门剑,一个手执九环刀的二名“铁血盟”,功力也非凡俗之流,一见南宫亮剑强劲,剑啸刺耳,凌厉无比的攻来,同时一声大喝,双双侧身一闪,使刀的蒙面人一招“叩山撞峰”,反削南宫亮手腕,使剑的却剑身一颤,幻出七朵寒蕾,直点南宫亮五大要穴。
  这一剑一刀,威势虽然稍逊,但变化之快,角度之奇,却也江湖罕见。
  尤其那柄九环刀,背厚力猛,轻灵中含有无比的威力。
  南宫亮心头虽然狂怒,但灵智未,一招落空,眼见来势,不由一凛!
  当下他不敢丝毫大意,脚尖一点,倒踩连环步,左掌曲指飞弹,施出“无影指法”,右剑连圈三匝,飞撤而出。
  这一剑一掌,乃是他身兼二家之长的精华,立刻把对方二人逼退二尺。
  就在此际,只听得“百毒尊者”大喝道:“各位盟友,站着呆望作甚,还不一齐动手,拿下这小子,生死不论!”
  围立四周的蒙面人顿时轰地一声应诺,兵刃齐挥,齐向南宫亮围拢上来。
  刹那之间,寒风四溢,剑芒乱射,院落中展开一场众寡悬殊的生死之战!
  南宫亮眼见这批蒙面人武功个个矫健不凡,胸间豪气陡生,一声长啸,左手倏掌倏抓,长剑光旋电转,着着疯狂进扑!
  要知道“无影叟”昔年功力奇奥莫测,纵横天下三十年,从未遇敌手,其毕生武学,南宫亮静修一年,早已得其神髓,如今全力施出,威势岂同寻常,五招一过,场中便自响起二声惨嚎,二个“铁血盟”高手已倒地不起。
  一个身中一剑,由胸至腹,肠水横溢,一个脸上青红五条指痕,显已被南宫亮“无影神抓”所伤。
  在十余高手围袭之下,南宫亮连毙二敌,虽已耗去大半真元,额上汗水滚滚,但精神反而一振,一声长啸,绝学连环而出,三丈方圆之内,剑气掌风纵横,“铁血盟”高手竟难越雷池一步。
  这情形却使高踞案后的“百毒尊者”神色一变,双手一按,已离座平飘而起,落于台阶之上。
  他衣袖一领,并未出手,静静仁立一旁,三个带着银色面罩的“银衣弟子”的身形一动,飘然停立“百毒尊者”身前,死板板地道:“弟子恭候吩咐!”
  “百毒尊者”喉咙中一哼,正欲说话,倏然“影子血令”冷冷地道:“尊者切勿燥急!稍候不妨,假如在目前情势下施出‘银雪蚀骨瘴’,势必波及场中盟友。”
  “百毒尊者”沉默片刻,缓缓道:“好,老夫就亲自出手试试!”
  说着挥退三名“银衣死神”,仰头大喝道:“你们全部退下!”
  喝声如雷,场中的“铁血盟”高手闻声同时晃退。
  南宫亮胸头微微起伏,觉得真力枯耗,大有不继之感,此刻见状心中一怔!
  但这也正是喘气之机会,连忙暗暗调气摄元,默默不言。
  “百毒尊者”喝退手下,缓缓踱进场中,阴笑道:“好功力,无怪你敢独闯绝魂谷,老夫就领教几手!”
  南宫亮闻言心头一沉,暗忖道:“在风陵渡这化外魔头所露的身手确是绝异不凡,我以疲劳之体相搏,胜败未可预知,此来原意既失,我又何必纠缠下去!”
  转念至此,想起“鬼眼神偷”始终未曾露面,不知究竟怎样了,一时心燥意乱,大有进退维谷之感!
  他星眸微睁,北斗东移,时已快过三更,于是停止调息,缓缓吐出一口气,冷冷道:“成名人物,竟施车轮战法,胜之不武,败更可耻,区区实代尊驾害羞!”
  “百毒尊者”见南宫亮回答迟缓,早已料到南宫亮心意,冷笑一声道:“小子,你如想用缓兵之计,可是白费心神了,不管你愿是不愿,挡老夫一招也得试试!”
  说打就打,语声一落,劈面一掌,向南宫亮前胸闪电拍出!
  场中立刻涌起一阵阴风,一股凛人骨髓的寒气,向南宫亮涌到。
  这正是以阴毒闻名武林的“蚀骨阴掌”。
  南宫亮胆豪心细,久战之下,不敢硬接,身形一划,侧闪三尺,长剑疾撩,反削“百毒尊者”腰际。
  在这种情形下,地形生疏,逃既不可能,唯有战之一途。
  “百毒尊者”第一招本是虚式,南宫亮一闪,他敞声冷笑,身形如陀螺般一旋,双掌再次猛扫而出,不但正好避过长剑,阴柔的掌劲,却已击到南宫亮丹田。
  南宫亮在无可奈何之下出手,既不像刚才那样疯狂猛扑,身形连飘,乘虚蹈隙,一沾即退。
  但是,三招一过,“百毒尊者”掌法一变,招招抢攻下,南宫亮已感到不对劲了。
  他本来打算用游手方式,借以减少真力的损耗,此刻却已不能应付对方诡奇连绵的掌法,每一招必须用全力抢救,才能避免危险。
  尤其在攻击时,南宫亮感到对方掌风中有股奇妙的吸力,剑势无论如何凌厉,一近对方身边三尺,立刻便被引偏。这显然是因为自己真力损耗过度的关系。
  于是愈打心中愈急,先机尽失,立刻陷入危境。其实以南宫亮功力,并不在“百毒尊者”之下,无奈已经一阵剧战,力难从心。
  眼看再打下去,南宫亮除了束手待缚外,结果非死必伤,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东边屋后蓦地冲起一阵火光。浓烟四起,红焰漫空。
  “救火啦!”一阵惊呼之声,遥遥传来。
  场中搏斗的“百毒尊者”脸色一惊,掌法顿形一缓。南宫亮见机不可失,蹈虚而出,飘退三丈,正在凝望,耳边已响起一阵急促的语声道:“少侠,还不快走!”一闻此言,南宫亮心中大喜,脚下一垫,直窜屋顶。院中的蒙面高手正惊疑地望看谷中火势,瞥见南宫亮抽身循走,齐声暴叱,纷纷截拦。
  半空中陡然响起一声大喝,二股强劲掌风阻截的蒙面人劈去。
  有人阻挡拦截,南宫亮剑护周身,已上瓦面..场上的“百毒尊者”大喝道:“小子往哪里走!”就欲腾身而起..
  倏然一声惊咦,动身止步,仰首凝望,惊疑不已。此刻,只见屋脊上屹立着一十九条人影,个个秃头僧袍,竟是少林十七罗汉及百智,百果两位高僧。
  南宫亮这时已转身立于一旁,心中不知是惊是喜。他料不到出声召呼救援的人是这批少林僧。
  这时他沉默不言,心中一转念,知道必是“鬼眼神偷”的杰作。
  这时只见坐在厅门口始终镇定如恒的“影子血令”倏然一飘身,落入院中,对四周蒙面人喝道:“你们还不到谷后救火,查明情形具报!”
  “铁血盟”高手立刻应诺,身形齐晃,向火光方向掠去。
  “影子血令”接着仰首寒目一挥道:“大师等已为本坛执事,离开职位来此作甚?”
  群僧中倏然响起一声佛号,百智大师一闪而出,冷冷道:“少林受胁屈从,自今日起必与汝等周旋!”
  “影子血令”一见百智大师,寒目微现一怔,发出一声阴恻恻的笑声道:“原来大师也脱身了,本令主自问尚无亏待大师之处,何乃如此绝情。”
  百智鼻中一哼,沉声道:“正邪异途,施主行为已不容于武林,如不赶快回首,难望正尸,老衲今夜暂此相别,异日必报少林受胁之辱。”
  这几句话说得沉痛已极,语声一落,老和尚衣袖一挥,就待腾身而起。
  “影子血令”阴叱一声道:“慢走!”
  百智大师脸色微紧,沉声道:“令主还有什么话要说?”
  “影子血令”阴森一笑道:“大师别忘了贵派盘龙玉鼎及掌门信物绿玉如意尚在本令主手中。”
  百智大师冷冷一笑,倏又一挥僧袖,右手中已执着一柄绿油油的如意道:“玉鼎如意,本掌门人皆已取回,不劳多问。”
  “影子血令”寒目一闪,陡然阴喝道:“是谁敢出手偷窃百果大师狂笑一声,插言道:“物归原主,理所当然,你这话最好问你自己!”
  接着禅杖一顿厉声道:“泰山下受你愚弄,如今玉鼎如意皆在你藏匿之处搜出,上代掌门之死,谅你也无法抵赖,少林今后势必讨还血债!”
  语声一落,喝道:“少侠及少林门下,速退!”
  身形腾空,已向院外泻去。
  眼见少林十九僧身形齐动,南宫亮知道必是“鬼眼神偷”已经得手,忙跟着掠出围墙,刚出三丈,身后已响起一阵阴叱道:“你们自认为走得了么?”
  语声落处,二条人影已横空而过,阻住去路,正是“百毒尊者”及“影子血令”,双双挡道屹立。
  接着又是三道银光一掠而落,停立一旁,不用说,当然是“百毒尊者”
  的三名弟子“银衣死神。”
  南宫亮心中一紧,立刻越众而出,冷笑道:“小爷与少林高僧既能进来,就能出去,今夜放过你们这批恶魔,乃是你们之幸,如不识相,就出手试试!”
  “影子血令”寒目炯炯道:“南宫亮,本令主一直对你容让三分,你知也不知!”
  南宫亮仗剑蓄势,剑眉一挑,道:“小爷并没有这种感觉,纵然你有此心,但我南宫亮一样誓必杀你!”
  “哼!你难道如此不知好歹!”
  “不必猫哭耗子假慈悲,你到说说,为何要对我容让?”“唉!”“影子血令”倏然一叹道:“我是看在你母亲份上!”不提母亲还好,一提起母亲,南宫亮顿时想起在邙山新安镇荒郊外的那一幕,不由厉声道:“恶魔,尚奕松伪装你,对我母亲出言亵辱,可是你的主意?”
  “影子血令”目光一怔,旋即点点头道:“本令主并无亵辱令堂之意,尚奕松伪装本令主,确是本令主吩咐!”南宫亮怒火冲天道:“你既承认,还敢说不是亵辱,我母亲何等身份,你竟敢怀那种歪念,看剑!”
  长剑一挥,一招“夕晖沉霞”电掣而出。
  “百毒尊者”厉笑道:“这是令主抬举你们,老夫刚才没有收拾你,现在再教训你一番!”
  掌式一错,硬向剑芒撩去。
  蓦地百果僧大喝一声道:“少侠住手!”禅杖一挥,扫向“百毒尊者”下盘,左手疾伸,一把抓住南宫亮,沉声道:“小侠别忘了身在何处,暂为容忍,退为上策!”
  南宫亮佯佯而退,百果禅杖一出即收,晃退三尺。百智大师也沉声道:“算帐不在今日,令主,时隔多久,你可看看火光熄了没有。”
  此言一出,“影子血令”及“百毒尊者”不由转目一瞥。只见那许多手下离去这么多时间,火光反而更盛。“百毒尊者”脸一片惊疑之色,望了一望“影子血令”。“影子血令”虽脸蒙黑绢,看不到表情,但是他那种沉默不言之状。显然心中也在怀疑。
  百智僧冷冷一笑,接着道:“二位如再不去,恐怕东房粮仓要全部化为灰烬,贵坛手下虽皆功力不俗,但比起放火同道,尚差了一大截呢。”
  语声至此微顿,接着道:“令主如果同意,明年端阳,不妨另定地点,一决生死,了结总帐。”
  “影子血令”微一沉思,颔首道:“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谅你们也逃不出本令主手掌!”
  说完,伸手一挥,人已向火光方向电掣而去,瞬息没入层层屋脊之中。
  “百毒尊者”及三名弟子也同时跟踪而去。
  百智禅师一见“影子血令”退走,立刻低声道:“快走!”
  接着一行十九人跟随而起..
  南宫亮这时才有机会打量这绝魂谷中蓝旗总坛的地势,只见那片房屋占地既广且多,一出庄院大门,不到十丈,立刻进入一条隘道,两旁山势峻险,九弯八曲,这样转过百丈,倏然岔道纷杂,有的向上回旋,有的向左直泻,有的盘绕于林中,如不识途径,果然容易迷失,万难到谷中。
  这时,少林代理掌门领先向右边一条小道风驰电掣急奔,南宫亮随跟身后,一行人默默走着,约过一盏茶时刻,地势渐渐开朗。
  南宫亮星眸一瞥,发现已到了来时遇到百果及悟业僧的地方。
  南宫亮目注百果僧步履没有其他人轻松,知道是因为腰部受自己剑伤的关系,内心一阵愧咎,轻轻道:“在下刚才失手冒犯,心中不安,大师可要在下扶持一把!”
  百果僧微微一叹道:“事有因果,施主也不必自责,老衲对这伤处,尚未在意。”
  “希望大师见谅。”
  “施主客气了,纵然你有不对,但这次你与仇大侠冒险闯谷,解少林弟子于倒悬之中,也可相抵了。”
  这一阵对答,已到了崤山山麓,百智僧停下脚步,望望背后,长嘘一声道:“危险已过,我们可以休息一下了。”
  南宫亮想起这位新任掌门刚才的话,不由问道:“大师刚才那把火是谁放的?”
  百智大师微微一笑道:“除了仇老檀樾外,还有谁?”
  “但大师不是说,尚有其他同道吗?”
  “唉!老衲只是遵仇檀樾吩咐,用的疑兵之计罢了,也亏得仇檀樾想出以硫磺纵火的办法,使这批恶魔手下一时无法施救,否则要闯出‘绝魂谷’恐怕不会这么容易!”
  南宫亮点点头,道:“但是仇老丈呢?他怎么还没有出来?”
  百智大师神色凝重地道:“这老衲就不知道了,仇檀樾解救老衲于幽室中时,只嘱老衲会合被逼住于谷中的少林门下,快设脱身,他自己行踪却没有提起。”
  南宫亮心中顿时焦急,星眸向绝魂谷方向望去,夜色沉沉,没有丝毫影子。
  百智大师眼见南宫亮神态,微微一叹道:“施主不必心焦,仇大侠既然如此做,自有他脱身之法,天色将明,我们还是找一个隐秘地方休息吧!”
  南宫亮暗忖耽在荒野之中,的确不是办法,于是点了点头,随着少林群僧向谷关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