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二十五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这第三个黑衣黑绢蒙面,真假莫辨的“影子血令”一出现,不但南宫亮大为惊愕,就是本来屹立场中的两个“影子血令”,也同时发出一声惊咦!
  说时迟,那时快,这第三个“影子血令”双掌凌空下拍,两道威猛无比的掌劲,已分向场中两个“影子血令”撞去..
  在这种危机一发的刹那,场中两个“影子血令”那还有时间现出“血令金印”,双双发出一声冷哼,刷地一声,退身三尺。右手已自腰中抽出,曲肘当胸,以防追击。
  令人惊异的,却是这两个“影子血令”退闪的身法、距离,竟然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这在真的来说,固然容易,但在假的,要如此模仿,却非有超人的应变能力,无法办到,这情形,南宫亮几乎为之击节而叹。
  后来的黑衣蒙面人一击未中,似乎也不知道对那一个先出手才好,立刻停在场中,目光灼灼循扫,面巾中发出一声阴恻恻的冷笑!
  这时,南宫亮侧首一瞥身旁的罗刹婆婆,见她脸上也是皱纹重叠,眉心紧锁,神色一片茫然,显然也猜不透其中奥妙所在。
  尤其外围的五个灰衣灰巾蒙面的“影子血令”手下,眼见这种情形,露出蒙巾的双眸,不时对三个衣着神态一模一样的蒙面人扫视着,显得内心焦灼不安。
  浮云掩月,时阴时暗,这五陵墓地上,虽然有这么多人,气氛却静寂沉重无比。
  墓草摇曳,树影映月,婆娑的黑影,犹如鬼魅乱舞,令人感到恐怖而窒息。
  蓦地,场中响起一阵阴沉无比的语声,道:“外围堂主及盟友,易地等候指示,先退!”
  语声似远而近,飘忽不定,但入耳清晰无比,显然以内功发出。
  以南宫亮的功力,竟也无法分辨出自那一个蒙面人之口。
  外围五名灰衣人一听此言略微一怔,倏然齐声道:“恭领命谕!”人影齐晃,迅速向四周纵跃而去。
  南宫亮见形势一变如此,心中不由想起悟众和尚,正自一怔,耳中忽闻罗刹婆婆道:“这一来,老身的计划已被打破无遗,抓不住悟众,怎向少林交待,少侠等一等,老身去去就来。”
  语声一落,身形已疾掠而起,向左方一条灰影急追而去。
  奇怪的是场中三个“影子血令”,对五个“影子血令”手下爪牙的遁走,谁也没有出手阻拦。
  南宫亮耳闻罗刹婆婆之吩咐,决心搞个明白,心想:刚才的话不知是谁说的,下这命令的人一定是真的“影子血令”..因为,他在目前,尚不愿将“铁血盟”公诸武林,自然不愿这些由各门各派叛变过来的武林高手,由暗变明,被人揭开真面目,而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但继而一想,假的“影子血令”也可能假传令谕,因为拿不出“血令金印”,岂不立刻露出马脚,遭到围攻。
  他反覆思索,终想不出一个能辨出真假的方法。
  但事实上,这三人之中,必有一真二假。
  罗刹婆婆既称第一个是假的,那真的不是第二个,就是第三个了。
  这里南宫亮思潮起伏,场中已又响起一声阴恻恻的语声:“是哪一位以内功散音之法打发他们走的?”声音发自第三个出现的蒙面人口中。
  第二个出现的蒙面人冷冷一哼,道:“这话多余,在下要看看你们两位的真正面目是谁?”
  语声一落,身形已动,右手电掣而出,向发话的蒙面人头上黑绢抓去。
  这一着奇快无比,眩人眼神,但发话的蒙面人阴沉一嗤,上身斜闪,反切对方右腕,左掌直击而出,下攻小腹,避招攻敌,一气呵成,出手之快,丝毫不输对方。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第一个出现的“影子血令”,身形一划,向第二个出现的蒙面人夹攻而上,口中冷冷道:“在下也想看看你是谁?”
  劲风飒飒,罡气四溢,威力之强,竟也江湖罕见。
  这一动上手,彼此方位互错,只见黑影晃动,再也分辨不出谁是第一个出现,谁是第二个第三个出现的了。
  南宫亮一见三人动上手,不由暗自一喜,忖道:“以真的来说,当然不愿别人混充,而以假的来说,其所以冒充,当然是与自己一样,想查探底细,予以揭破,这一动上手,都志在必得,在生死之搏中,双方一定会施出看家绝学,我只要看清谁施出‘乾坤一元掌法’,岂不谜题自解。”
  心中想着,立刻紧张地注视场中三人出手的招数。
  这时,场中三个真假“影子血令”打得激烈非凡,出手之迅快诡异,令人脑昏目眩,四溢的劲气,使四周的松柏,响起如狂风吹打的簌簌之声。
  以南宫亮目前的功力,足以洞察秋毫,可是场中五招一过,南宫亮反剑眉紧皱,心中更加迷茫起来。
  场中三个“影子血令”出手的招数,皆是各派杂学,一会儿是武当的“大罗九式”,一会儿又是少林的点穴术,同样的招法,三人同时使用,却没有一人施出“乾坤一元掌法”。
  显然,三人皆想隐蔽身份,俱没有施出本身绝学。
  南宫亮主意落空,内心顿感不耐,暗思自履江湖以来,与仇人一直像在捉迷藏一样,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摸到,更不用说看清对方真正长相了,有这种机会,怎能再予错过。
  他内心渐感焦灼,意念飞转道:“在他们势均力敌之博击中,我何不突出奇袭,用‘无影神抓’中的一招,‘月影覆地’,抓下三人蒙面黑绢,看看谁是‘影子血令’?假装的人又是谁?”
  但他没有考虑到,就是三人皆露出真面目,如皆是不认识的人,又如何判断真假。
  南宫亮此念一起,立刻运气周天,弓身从树杈中,激射而出。
  身在半空,一声清叱,双手十指幻影而下,施的正是“无影神抓”中的一招“月影覆地”,曲肘伸缩间,奇快地向三人面门抓去。
  但场中搏斗三人,一闻场外枝叶微响,已有惊觉,南宫亮出现虽快,手指就将沾到三人门面,几乎同时,三个真假“影子血令”刷地一声,分三个方向,退开一丈。
  毫厘之差,一招绝学,竟然落空,南宫亮身落当中,不由一呆!他星眸迅速一轮环扫,正欲发话,但三个“影子血令”一见是南宫亮,也同时一怔!
  其中一个倏然冷冷说道:“既有别人插手,恕不奉陪!”
  语声一落,人已向场外疾掠而去。
  几乎同时,另两个蒙面人一声冷哼,身形也激射而出,衔尾急掠,走的竟是同一方向,也不知是想追赶先走的蒙面人,抑是..
  南宫亮见状大急,脚下一垫,长身飞扑,暴叱道:“你们都给小爷留下来!”
  同时右掌猛推而出,一道狂飚直向最后一个蒙面人背心击去。
  那人蓦地身形一折,方向不变,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避过一掌,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道:“南宫亮,你找错了人!”
  南宫亮闻言一怔,旋即冷笑道:“不论是真是假,我终要留你们下来,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物?”
  这几句对话对答工夫,前面两个蒙面人已跑得无影无踪。
  眼前蒙面人陡然加速身法,向前飞驰,口中道:“南宫亮,将来你自会知道,告诉你,我并不是‘影子血令’。”
  南宫亮一见三个仅剩一个,怎肯放松,轻易信任,长笑一声道:“你既然不是,又何必怕我,同仇敌忾,大家见见面,岂不更好。”
  “现在不是时候。”
  “我南宫亮就不信。”
  蒙面人急道:“敌人隐现无常,我们这样见面,有害无益。”
  两人一逃一追,已出去二里,南宫亮闻言目光一扫,山岗起伏,已出五陵墓地,四周乱石嶙峋,远处密林纵横,不由冷笑道:“危言耸听,你以为我追不上你么?”
  刷地一声,凌空疾起三丈,如矢激射而泻。
  “杨枝甘露”所孕育的神奇功力果然不凡,南宫亮这一提足真元,立刻把距离拉近,仅距两丈有余。
  这时,两人已驰近密林,南宫亮见状大急,正想运功超过前面截拦,倏见蒙面人身形一停,自黑绢中发出一声长叹道:“南宫亮,我何尝不想见你..”
  说到这里,目光一闪,倏又道:“不行,有人来了!”
  南宫亮一怔,侧首望去,果见左方远处,乱石丛中,两粒黑点,跳跃而至。
  蒙面人竟趁南宫亮一怔神的刹那,嗖地一声,向密林中窜去。
  南宫亮惊觉已晚,勃然大怒,厉喝道:“朋友,好诡计,看你逃得了么?”
  也不管来的是谁,身形疾速一划,掠入密林,双掌一翻,横扫而出。
  哗啦啦地一声,满天枝叶如尘沙而落,扫目一看,林中一片漆黑,那还有半丝人影。他定了定神,摒息暗听:发觉右侧远处有一丝轻微的拨枝之声,不由肚中一声冷笑,立刻向出声方向,闪身擦树疾走。
  一进五丈,果然隐约看见一棵树旁有一条黑影晃动。南宫亮心中一定,冷笑道:“还往哪里跑!”
  身形电掣而起,右臂一伸,向那黑影抓去。
  噗地一声,抓个正着,但他却重心陡失,反而冲出三步,差些撞在树上。
  原来手中抓的是一件黑色长袍,哪里是蒙面人,对方施的竟是金蝉脱壳之计。
  南宫亮星眸迅速一扫,空林寂寂,再也没有丝毫声息,不由心头恨得发痒,双手一分,正想撕裂这袭黑衣,陡见黑袍领口中,竟结着一条白手绢。
  他微感一怔,迅速解开,鼻中已闻一丝幽香,显然是女子之物。
  尤其白手绢非丝非缎,质料极好,显见持用之人,出身很不寻常。
  难道那蒙面人是个女子,难道“影子血令”是女子不成?南宫亮心中迷雾丛生,摊开白绢一看,心头又是一怔。白绢上潦草地写着八个字:“莫急见面,同缉仇人”书写用的是黑色眉笔。
  这时南宫亮心头一片茫然,依留字来看,此人仿佛与自己关系极深,又是女人,那是谁呢?
  他想起这黑色长衫,极可利用,于是一束成带,围在腰间,把白绢揣入怀中,脑中却仍回想着刚才蒙面人的话。
  他依稀体味出她刚才话声清脆,的确是女人声音..
  林外忽起一阵衣袂飘空之声。
  南宫亮立刻打断思绪,纵身而出。
  身形刚出密林,陡见一条灰影,迎面飞冲而至。
  一见是“铁血盟”人物,南宫亮正好有气无处出,一声暴叱,双掌反背拂出,用的是“云雾封穴”手法。
  灰衣人一见有人阻拦,大感意外,身形微闪,喝道:“朋友,无怨无仇..”
  话说一半,一瞥见是南宫亮,突然顿住,斜刺落荒而走。
  这时,南宫亮星眸一闪,见三丈外另一条人影,已转身追了上去,手中提着龙头铁拐,正是罗刹婆婆,不由大喜,正要出声招呼,耳中忽闻一阵细语道:“少侠,别喝破他身份,也别打伤他,只要把他圈回五陵墓地,老身要拿他向悟业和尚交待。”
  不用说,灰衣蒙面人必是少林悟众大师无疑了。
  耳聆指示,南宫亮长身抄向灰衣人右边飞扑,口中喝道:“朋友,有种停下来,让小爷看看你的尊容。”
  这时,罗刹婆婆身形折向左边,长笑道:“朋友,是一号人物,就请与老身说话。”
  这一左一右包抄,只留当中一条路,灰衣人只有朝子陵墓地方向遁去。
  但他一声不吭,埋头疾驰,显然欲以速度摆脱追踪。
  这一逃二追,风驰电掣,刹眼已回到原处,南宫亮暗暗钦佩这少林十八罗汉之一的伏虎罗汉悟众僧,功力果然不凡,身形疾如飘风,难怪罗刹婆婆在不愿伤他的情形下,无法使他就范。
  一到坟包累累的墓地,南宫亮与罗刹婆婆会心一瞥,左右加紧夹持,逼着悟众僧向悟业大师等候的地方逃奔。
  灰衣人不知是计,当然往露空之处急驰,忽然,罗刹婆婆一声长笑,道:“人到啦,和尚,还不下来!”
  语声方落,两条人影,从一棵大树上疾泻而落,一色月白僧衣,手执禅杖,正是悟业大师及慈法大师。正好拦住灰衣蒙面人去路。
  灰衣蒙面人一见身入包围,目光倏变狞厉,左手疾向怀中掏去。
  在这刹那,南宫亮一声大喝,右掌飚然劈出,左掌五指箕张,幻影无声而起,向灰衣人头上蒙面灰布挑去。
  这并发的两招方位出奇,疾速无伦,灰衣人心中本已惊惶,那想到南宫亮早已洞悉奸谋。
  只听当地一声,一筒“黄蜂绝命针”已被震落地上,同时嘶地一响,奇绝天下的一招“无影神抓”,也已把灰衣人面罩抓裂,露出一个光光脑袋,九个受戒香洞,映月发亮。
  悟业大师脸色一变,喝道:“果然是你,师弟,你为什么要做出大逆不道,叛逆师门之事?”
  罗刹婆婆冷冷接道:“悟业和尚,老身交待啦,别的话少问,先问问‘龙盘玉鼎’是不是他下的手!”
  这时只见悟众僧脸色灰败,惨然一叹道:“师兄,原谅我..”
  左掌一抬,拍向脑门,噗地一声,血光迸溅,身躯立刻萎顿倒地,魂落黄泉。
  谁也想不到悟众僧竟会自裁,要出手阻拦已是无及,罗刹婆婆双脚连蹬,恨恨道:“可恶,不知‘影子血令’控制这么厉害,难道世上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事?”
  接着摇头一叹,向南宫亮道:“少侠,本想等少林和尚问完,再查查令尊的生死及藏匿的地点,这一下完啦!”
  南宫亮凄然不语,神色颓丧,心想:“这一次落空,不知又要等到哪一天有机会..”
  只见悟业大师潸然泪下,向尸首双手合十,喃喃道:“师弟,你太不应该了,这种回答,要老僧怎向掌门回报!”
  他语音甫落,半空中倏然响起一声佛号,朗声道:“悟业僧,什么事无法回报?”
  语落人现,场中已多了三人,众目瞥处,赫然是三位脸泛红光,佛相庄严的白眉高僧,左右二僧各执禅杖,中间一个的手中捧的却是代表掌门之尊的绿玉如意。
  悟业僧闻声一惊,回顾一瞥,赫然大震,立刻俯首呐呐道:“不知掌门与护法驾临,乞谅失迎之罪!”
  一旁的慈法大师也立刻上前拜见。
  南宫亮及罗刹婆婆见少林掌门突然出现,也不禁心头微愕!感到事出离奇。
  要知少林门户素严,尤其近年来门下弟子甚少在江湖上走动,一派掌门更不轻易下山,如今夜半三更出现荒郊,如非有特别紧急要事,怎会如此。
  只见少林掌门百虚上人一瞥地上尸首,脸色微变,道:“悟业,这是怎么回事?”
  悟业忙说出经过。接着道:“掌门能找到此,可是去过‘阎王堡’?”
  百虚上人听完禀告,两道冷电,向南宫亮及罗刹婆婆一扫,缓缓道:“唔,黎乙休盛气凌人,要本掌门来此..想不到果然如此。”
  说到这里,向罗刹婆婆合十道:“女檀樾三十年未闻影踪,想不到如今又履江湖,指示之德,老僧感谢。”
  语气冷峭,内心似乎并无有感谢之意。
  罗刹婆婆一愕,倏然朗笑一声,道:“岂敢,你和尚可是恼我老婆子扬了你的家丑?”
  百虚上人神色微变道:“老僧不敢如此想,但女檀樾既知于前,不知是否能知于后,再指示老僧一番?”
  罗刹婆婆一愕,道:“什么?”
  “敝寺玉鼎已再度遭窃..”
  “啊!”罗刹婆婆与南宫亮同时惊呼出声。
  百虚上人目光如电,接着一瞥南宫亮,冷冷道:“小施主就是洛水南宫之后了?”
  一见少林掌门态度似并不友好,南宫亮傲然回答道:“不错,在下南宫亮,不知高僧有何指教?”
  “少侠信口而言,几使老衲与阎王堡大动干戈,少侠对自己言行是否感到歉咎?”
  罗刹婆婆哈哈一笑,接口道:“上次的事,贵派先错,少侠后错,老身说过,两错相抵,谁也不能再怨谁?”
  百虚上人冷冷一哼道:“那么这次呢?”
  “嘿嘿,我老婆子又不是你少林门中的看家婆,少林镇山之宝再度遭窃,关我老婆子与南宫少侠屁事?”
  “当然有关。”
  罗刹婆婆脸色一变,冷冷道:“看样子,我老婆子三十年未曾动用过的飞龙头拐,要对你和尚开戒了。”
  “女檀樾听了老僧之言,再说不迟。”
  百虚上人缓缓吸一口气,似在镇压心中激动,缓缓道:“本门玉鼎在三天前遭窃,来人盗了玉鼎不说,尚且留下一笺!”
  “笺上难道说是我老婆子出的手?”
  百虚上人置若未闻,继续道:“笺上留语狂妄已极,说是如要取回玉鼎,必须老僧交出掌门绿玉如意..”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难怪百虚上人亲自下山,敢情事情的确严重。
  只见百虚上人继续道:“二位谅必知道,盘龙玉鼎再遭遗失,依照敝派先师遗律,如果无法找回,唯有封门一途,而如将绿玉如意交出,无异少林一脉覆亡,千余少年弟子沦为贼子奴隶,除俯首听任役使宰割外,再无抬头之日..”
  罗刹婆婆不耐地打断百虚上人的语声道:“我老婆子不是贵派中人,对这些话听与不听一样,和尚你能不能长话短说?”
  “当然,老僧就要说到正题了,檀樾,你知道笺尾署名的是谁?”
  “是谁?”
  “夕阳神剑南宫冉!”
  一闻此言,南宫亮血气上冲,大声道:“以上人这般年纪,竟然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