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女王城》

第八章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水俊浩一剑斩断公孙楚一臂,他自己也不禁顿时为之微微一呆!
  须知他自从练成“霹雳剑法”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施展应敌,再也意想不到这一招“腾蚊起凤”,竟有如是不可思议的神奇威力。这实在太出于他意外了……就以此际,蓦见十四名蒙面人中,并排定出四个背后全都斜背着长剑之人。这四名蒙面人身材均皆粗壮高大,步履沉凝,缓缓的走近水俊浩对面七八尺之处,一齐停步岳立。
  水俊浩目光湛湛地一扫四人,冷冷的道:“四位是不是技痒了?”
  其中一名蒙面人嘿嘿一声冷笑道:“不错,老夫兄弟一生醉心剑术,苦研数十年,始终觉得难如理想,阁下剑术高超,老夫兄弟岂能不讨教几招。”
  水俊浩冷“哼”一声道:“四位齐出,谅必精擅合搏之技了?”
  蒙面人阴声一笑,道:“小小‘四象阵’,想来当还不在阁下眼内吧。”
  水俊浩神情冷漠的淡然一笑,道:“请问尊驾名号?”
  蒙面人道:“老夫马渭。”
  水俊浩心中不由微微尸擦!目光一扫另三名蒙面人,道:“你们是‘秦岭四凶’?”
  马谓嘿嘿一笑,道:“不错。”语声微顿,目光掠视了水俊浩一手中的“赤龙神剑”一眼,问道:“此剑赤芒闪闪,剑尖尖角伸缩,剑名可是‘赤龙’?”
  水俊浩冷冷的道:“正是‘赤龙神剑’。”
  马渭闻言,立和站在身旁的“三凶”交换的互望了一眼。
  静立在另一边的十名蒙面人一听;心中都不由陡又一震!
  暗道:“怪不得小子的武功剑术如是高绝了得,能够一剑斩断‘护法总监’一臂,原来是‘霹雳大帝’……”
  他们暗忖未已,只听得“四凶”老大马谓接着又道:“那你适才所使的剑招,乃是‘霹雳剑法’了。”
  水俊浩微一颔首道:“嗯,所使的掌力也是‘霹雳神功’掌力。”
  这时“琼岛狂人”公孙楚的断臂伤处,已经自点穴道,封闭住血脉,并由两个蒙面人替他敷上刀创药,撕下衣襟包里好了,他耳闻“秦岭四凶”和水俊浩对答之言,心底不禁暗道:“惭愧!这小子掌发霹雳隆隆,剑出赤芒闪灼耀目,我怎地竟未想到这是‘霹雳剑法’掌力和‘赤龙神剑’的呢,我真是老糊涂了!”
  只听马谓接着又道:“这等说来,‘霹雳大帝’所遗武学神功,皆为你所得,你已经全部练习成了?”
  水俊浩道:“不错,尊驾倘有启知之明,现在便请退往一边去静立着还来得及,否则……”目光电闪的扫视了“四凶”一眼,一声冷笑,接道:“你们‘秦岭四凶’剑术造诣虽颇精湛不凡,‘四象阵’堪誉为当今武林一绝,但在威力罕世的神剑奇招下,只怕也难讨得了好处!”
  马谓嘿嘿一笑道:“你想凭这几句话吓退老夫兄弟?”
  水俊浩冷冷地道:“你要这样想,那就只好随便你们了。”
  马谓嘿嘿干笑了笑,道:“既是随便,便请赐教高招。”
  水俊浩剑眉徽微一挑,一声冷“哼”道:“你们布阵准备动手一战吧。”
  马谓也不再多言,阴声一笑,右手反探,“呛!”的一声龙吟,撤出背后的长剑微微一挥,沉声说道:“四象就位。”
  顿闻“呛!呛!呛!”连声轻响,寒光电闪,人影飘飞中,“秦岭四凶”已各就方位,气定神凝,抱剑当胸,渊停岳峙的岸立,将水俊浩围在中央。
  褚公亮、慕容仪芳见状,齐都不由双眉微蹙。须知“秦岭四凶”也是三十年前的“十大凶人”之一,武学功力虽较“琼岛狂人”公孙楚略逊半筹,却也是当今武林的绝世高手。
  褚公亮和慕容仪芳二人,适才虽已目见水俊浩展出一招“霹雳剑法”的威力,深知若凭单打独战,眼下所有的蒙面人没有一个能挡得住他一剑之敌,但“秦岭四凶”联手,布起威震天下武林的“四象剑阵”,情形便就大不相同了,阵势发动,“四凶”的功力顿时何异陡增一倍。
  因此,他二人便立刻替水俊浩暗暗耽心起来,不知水俊浩是不是能够破阵败敌?慕容仪芳在耽心中心念忽然一动,侧脸望着施佳佳悄声问道:“佳姊姊,他能破阵吗?”
  施佳佳点首一笑道:“可能需要二十招之数。”
  施佳佳话声方落,陡闻一声沉喝中,“秦岭四凶”已发动阵势,围着水俊浩身形飘飞的疾走起来。
  水俊浩抱剑当胸,渊停岳峙的挺立中央,双目神光如电,灼灼的注视着“秦岭四凶”’飘飞疾走的身形。
  突然大凶马渭一声暴喝,寒虹电闪,一剑攻来。
  水俊浩口发朗叱,疾挥“赤龙神剑”封去,那知眼前剑‘虹一闪倏逝,已失马渭的身影,竟然封了个空。他心中不禁一凛!顿知“秦岭四凶”这“四象剑阵”变化诡诱异常,实是不可轻视大意。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心中一凛之际,陡觉身后两侧剑风嘶嘶,两柄长剑分从左右自斜里攻到!
  水俊浩左掌一挥,劈出一股“霹雳神功”掌力,震退自左方攻来的二凶钟元奎,“赤龙神剑”招出“铁马金戈”,赤虹飞卷,如狂涛暴涌,迎向三凶涂强自右方攻来的长剑獠去!只听得“呛!”的一声激响,顿见火星飞溅四射……水俊浩心中不禁凛然一惊!在他原以为这一剑獠上,以“赤龙神剑”之锋利,定可削断对方的长剑。哪料,出乎他意外的,对方的长剑不但未被削断,剑身上还似乎有一股立强无比的震力,反震得他虎口发麻!.尤其,更令他大感惊凛的——他明明眼见是三凶涂强从右侧挥剑攻至,但他这一剑撩着的却变成了大凶马渭的长剑。
  “赤龙神剑”乃是柄斩金断玉,锋利无比的神兵宝刃,然而竟未能削断马渭手中的长剑,于此可见,大凶马渭手中的长剑,必也是一柄前古宝刃无疑,其实,他又怎知道,大凶马渭明知“赤龙神剑”锋利无匹,普通兵刃碰上必折,若不是自恃手中.也是一柄神剑仙兵,焉敢硬接!
  原来大凶马渭手中所持,乃是柄不下于“赤龙神剑”的宝刃——“巨阙神剑”。
  这一剑硬接,水俊浩虽被震得虎口发麻,心中惊凛,但大凶马谓的情形并不比他稍好,心中也更为惊凛不止!由是,大凶马渭虽然自恃“巨解”神剑不惧被水俊浩的“赤龙”神剑削断,可再也不敢随便硬接了!
  二凶钟元奎,三凶涂强,四凶官洛山三人则就不用说了,他们手中均是一柄普通的青铜剑,自是更不敢和水俊浩的神剑硬碰!
  “四象剑阵”发动,展开诡满的变比攻势招式,只见剑气纵横,剑风嘶嘶,人影飘飞……此攻彼退,彼退此攻,快捷凌厉、狠辣兼备。
  水俊浩神剑挥舞,赤虹漫一,有若怒潮卷空,寒涛惊地,封前阻后,挡左回右,乘隙还攻!转眼工夫,“四凶”在“四象剑阵”的诡谲变化配合下,已攻出十多招,但却依然无法奈何得了水俊浩丝毫。
  “霹雳剑法”虽是威力罕奇学,但水俊浩一时间要想破即败却“四凶”,可也非常困难,双方剑势招式越来越快,但都是未沾即变。
  情形很是明显,短时间内,“四凶”无法奈何得了水俊浩,水俊浩可也无法奈何得了“四凶”。
  这种武林绝世高手罕见的激战,只看得双方旁观的众人,一个个均眼花缭乱,目眩神摇!此刻,施佳佳方始发觉,她低伎了“秦岭四凶”了,二十招内,水俊浩很难有望破去“四象剑阵”获胜!
  战况正值紧张激烈无比之际,蓦地——遥空传来一声长啸,啸声高亢,震人心神。
  显然这长啸之人,乃是一位内功精深绝顶的罕世高手,双方旁视众人心中全都不由斗然一惊!不知来人是友是敌?啸声甫落,立见两条人影快若天马行空般的飞射而至!
  落地现身,赫然又是两个黑衣蒙面人。
  “鄱阳渔隐”褚公亮、慕容仪芳、施佳佳一见,脸色不禁齐地微微一变,心头暗生凛然。
  “琼岛狂人”公孙楚等人一见,却是个个心中大喜,但旋忽发觉不对,心中愕异顿生,十一双目光齐都惊奇的投射在这两个蒙面人的身上。
  只见两个蒙面人一个身材修长,一个身材高大,二人并肩卓立二目光略一扫场中的战况情势,身材修长的蒙面人突然一声大喝道:“住手!”
  喝声如霄,震入耳膜心弦。
  “秦岭四凶”闻听喝声,立时收招住手,水俊浩也收招横剑岳立。
  大凶马谓目光一掠二人,沉声问道:“二位何人?”
  敢情建上人虽也是一身黑衣,黑巾蒙面,但腰间却少了一条紫色缎带,显然不是“金狮盟”属下。
  身材修长的蒙面人嘿嘿一笑,道:“马老大,多少未见,连老兄弟都忘记了。”
  大凶马谓微微一怔,双眼精光灼灼的注视着二人,上下打量了稍顷,忽然大声哈哈一笑道:“是天地二位老哥是吗?”
  身材高大的蒙面人忽也哈哈一声大笑,道:“不错,愚见正是东方毅。”
  原来这二人正是三十年前和“秦岭四凶”齐名,同为“十大凶人”的“天地双煞”——“天煞”东方毅,“地煞”常世洲。
  “地煞’’常世洲目光掠视了横剑岳立,神威凛凛的水俊浩一眼,转向大凶马渭嘿嘿一笑道:“马老大何时投效‘金狮盟’了?”
  马谓道:“一月之前。”
  常世洲道:“位居何职?”
  马谓道:“总坛护法。”
  常世洲道:“你兄弟和水公子有过节?”
  马谓道:“没有。”
  常世洲问道:“为何动手?并还布出‘四象阵’。”
  马谓道:“他毙杀田必正,又剑断本盟‘护法总监’一臂,我兄弟身为护法,岂能坐视不管。”
  常世洲道:“田必正是何许人?”
  马谓道:“本盟属下,也是‘护法总监’的弟子。”
  常世洲道:“贵‘护法总监’是哪一位?”
  马谓道:“‘琼岛狂人’公孙楚兄。”
  “天煞’’东方毅忽然哈哈一笑道:“马老大,今夜之战,你们可以就此息手了。”
  马谓道:“为什么?”
  东方毅笑道:“当然是看在老常的面上了。”
  “琼岛狂人”公孙楚忽然大踏步而前,大声说道:“不行!”
  他面蒙黑巾,东方毅虽然不知他是谁,但一见他只有一条独臂,半身血迹殷红一片,已知他便是“琼岛狂人”公孙楚,立时一声嘿嘿冷笑,沉声说道:“公孙楚,不行,你要怎地?”
  公孙楚厉声说道:“老夫这断臂,杀徒之仇岂能不报!”
  “地煞”常世洲嗤地一声冷笑道:“公孙老儿,你要报仇,老夫决不阻止你,但得凭你自己的本领,不得借助别人的力量!”
  公孙楚惨厉的一笑,道:“常世洲,你是欺老夫创伤未痊,无力搏战么?”
  常世洲冷声说道:“公孙老儿,你如自以为有本领报得了这个仇,可约定时间地点,由你单独和他一战!”
  公孙楚自知武学功力皆非水俊浩之敌,约期单独再战,又何能讨得了好处,因此闻言之后,便即沉吟不语。
  大凶马谓忽然目注常世洲问道:“常兄和他有交情吗?”
  常世洲点头一笑道:“岂只是有交情,还有极深的关系!”
  马谓微一沉吟,道:“如此说来,常兄定必要插手管他和公孙兄的这段过节了?”
  常世洲道:“公孙楚如是单独和他搏战,不邀约别人助拳,老夫当然只作壁上观,决不出手助阵。”语声一顿,接道:“马老大,你我交情不恶,希望你兄弟看在我和东方兄的面上,不要为公孙老儿和我们成仇!”
  “琼岛狂人”公孙楚在“金狮盟”位居“护法总监”,身份虽在“秦岭四凶”之上;但“秦岭四凶”对他心中素本不服不满,闻听常世洲之言,心底略一沉吟,目光瞥视了公孙楚一眼,点首说道:“好,看在你常兄和东方兄二位的面上,我兄弟也只作壁上观就走。”
  常世洲立即抱拳微微一拱道:“如此,常某便就先谢了。”
  语声一顿,转向“琼岛狂人”公孙楚道:“公孙老儿,谅你眼下已无再战之能,还是由你约定一个时间地点,和水公子单独一战好了!”
  公孙楚知道此刻若再逞强,自己必遭羞辱,于是便嘿嘿一声阴笑,道:“不用约定什么时间地点了,反正这杀徒断臂之仇,老夫必报,咱们是哪里遇上哪里算!”
  常世洲哈哈一笑,道:“好,这样倒也干脆爽快!”
  公孙楚转脸狠毒的瞪视了水俊浩一眼,举起独臂一挥道:“走!”
  身形纵起,跃上马背,当先疾驰而去。
  ***。
  “琼岛狂人”公孙楚和“秦岭四凶”等人走后,常世洲这才迈步走近水俊浩面前拱手为礼,躬身说道:“属下参见上座。”
  水俊浩微一摆手,道:“常老请勿多礼。”
  党让刘道:“东方兄已受命为本教“执法堂主’,属下特带他前来谒见上座。”
  东方毅拱手躬身行礼道:“属下‘执法堂主’东方毅参见上座。”
  水俊浩拱手还礼道:“东方堂主请勿多礼,本教得蒙东方堂主不弃,应邀受命,实在荣幸万分,水俊浩未学后进,年轻阅浅,以后尚望东方堂主多多指教。”
  东方毅闻言,心中不禁暗道:“老常说得一点不错,此人年岁虽轻,武学功力虽然高绝,但却虚怀若谷,为人谦和可亲……”
  他心中暗付着,口里却已连忙说道:“不敢当,上座太谦虚客气了!”
  水俊浩微微一笑,忽地正容朗声说道:“‘执法堂主’职掌本教弟子生杀大权,责重任巨,不但要执法如山,更须严明,尚望东方堂主能谨慎从事,做到严而不苛,宽而不纵,无枉无屈的地步!”
  东方毅心头不由一凛!躬身答道:“是,属下敬遵训谕!”
  蓦然——一声哈哈大笑骤起,十多文外的一株大树顶上突地冒起一黄一白两条人影。
  这两条人影,正是那一直未曾现身的“圣手赛华伦”慕容仲贤和常婷婷姑娘。
  常婷婷娇躯自大树顶上跃下,口中立时一声娇喊:“爹爹!”
  常世洲闻听喊声,已知是爱女,便也大声喊道:“婷儿!”
  常婷婷一式“乳燕投怀”,白衣飘闪娇躯已扑进常世洲的怀内。她一扑人常世洲的怀内,芳心底顿然涌起一股无限的委曲,竟是忍不住呜呜的哭泣起来……***。
  夜,黑沉沉的,轻风徐拂。虽然是春天季节,夜风吹拂中,仍使人感觉丝丝凉意。
  水俊浩和施佳佳、常婷婷、慕容仪芳、王三五人五骑在官道上奔驰着。
  忽然,水俊浩陡地一勒马缰,低声说道:“左面林中有人。”
  声落,人已长身离鞍跃起,快似一缕轻烟般的直往左边七丈开外的一片树林的大树顶上落去。
  施佳佳立即吩咐王三牵马隐在右道黑暗中等候,和常婷婷、慕容仪芳三人掠身随在水俊浩之后跃上树顶。
  只见林中共有五人围住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满脸英气的青年。那青年手持一口青钢长剑,被五人围住,无路可逃,双目灼灼的扫视着五人怒声说道:“你们这样围住小爷,究竟要怎样呢?”
  五人中一个年约五旬开外的老者向前逼上一步,嘿嘿一笑,道:“老夫等只要你交出你怀里的那张秘图。”
  青年怒声说道:“你休要梦想,办不到!”
  老者一声冷笑道:“小子,你少要逞强嘴硬,办不到,于你可决无好处,老夫劝你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你肯将秘图交给老夫,老夫定当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决不损伤你一根毫毛!”
  水俊浩在树顶上心中不禁暗暗忖道:“这青年是何许人?他身上有一张什么秘图?竟值得这些人群相争夺……”
  只听那青年忽地哈哈一声朗笑,道:“想不到你们这些自誉为成名江湖的人物,却都是强取豪夺之徒,哼哼,我魏宗鼎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其中一个四十来岁,手持一柄鬼头大刀,身材魁梧的大汉,倏地瞪口一声大喝道:“放屁!你要是识相的,就乖乖将秘图交出来,咱们自必不难为你,要不然,嘿嘿!今日、此地就是你葬身埋骨之所!”
  这大汉满脸横向,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令人一见就知决非善类,他说过之后,身形一挺,硬生生的向前跨进了一大步。
  其他四人见他向前跨进了大步,立时也就不约而同的跟着朝前跨进一大步。
  水俊浩在树顶上看的很是明白,这五人显然并不是一伙,他们目的虽然都在夺取魏宗鼎身上的秘图,但却是各怀鬼胎,谁也不放心谁!
  魏宗鼎见这大汉朝前逼近一步,身子立时不由向左挪动了半步。
  左面立着的是一个手持铁骨折扇的中年书生,净白的脸,颚下五柳长髯,看起来似乎比较正派。只见他扬了扬手中的折扇,慢条斯理的说道:“眼下的情势已经由不得你自己了,兄台还是把秘图拿出来吧。”
  另外一个手持判官双笔的大汉大声喝道:“姓魏的,你是要命还是要秘图,你赶快自决!”
  魏宗鼎眼见这等情势,知道不拼命一战,绝对不行,于是,他一振手中青钢长剑,恨声说道:“秘图是魏某获得之物,你们要想从魏某手上夺去,只要魏某有一口气在,你们也别想得到手……”
  他话声未落,忽听一个阴司司的声音接道:“你已经死定了,还发的什么狠劲!”
  声落人现,只见一个身材漫长,一袭麻衣的人,自一丈开外的一棵合抱大树背后走了出来。两道扫把眉,三角眼,一张长马脸白里泛青,手里拿着一根哭丧棒,鬼气森森,直像一个无常僵尸般的。
  手持判官双笔的大汉一见,叫道:“无常鬼,你来迟一步啦!”
  无常鬼阴森森的道:“蔡磊,秘图你已经得到手了吗?”
  蔡磊“哼”了一声,十分自负的道:“这张秘图已经注定了非蔡某莫属!”
  无常鬼阴声一笑道:“凭你的双判笔,能对付得了这么多人?”
  蔡磊哈哈一笑道:“不是蔡某夸口,蔡某还没有把这几个人放在心上,谁要是不服,不妨先上来试一试!”’此语一出,众人的脸色全都不由一变!
  那年约五旬的老者陡地一声冷笑道:“久闻蔡兄双判笔挥式神奇,威震辽北,老朽久欲领教,只恨少有机缘,蔡兄既然不把者朽等放在眼下,老朽便与蔡兄先分个强存弱亡如何!”
  蔡磊大声一笑道:“好!久闻王昆铁掌开碑的威名,蔡某也正要领教!”
  返身撤出包围圈子,便向王广驹大步走去。
  王广驹一见蔡磊向他走来,也不等对方身形立定,口中一声冷喝,身形陡地欺近,双掌一挥,直朝蔡磊攻去!
  蔡磊一声冷笑,展开双判笔招式疾迎还攻,二人立时展开一场激战。
  蔡王二人已经动上了手,其他三人竟是视若未睹,脸上都露着漠然不关的神色,只是依旧紧紧的围住魏宗鼎毫不放松。
  无常鬼忽然阴声一笑,瘦长的身躯突地跃起,右手哭丧棒一挥,击向魏宗鼎的头顶,左手五指箕张,抓向魏宗鼎的胸前!
  魏宗鼎身体微侧,避过哭丧棒,右手长剑一封,斩削无常鬼的左腕!
  无常鬼一声怪笑,左手一缩,右手哭丧棒招疾变,棒挟劲风,横击魏宗鼎腰胁,左手同时飞快的探出,再度朝魏宗鼎的,脸前抓去!
  在电光石火般的瞬间,刚动上手的蔡磊和王广驹一见无常鬼已乘机扑向魏宗鼎,二人立时心知上当,心意一致地各自虚攻一招,以进为退同时掠身跃起,齐朝魏宗鼎扑去!
  魏宗鼎知道情势危急,只有耕命始可解围,口中一声朗叱,右手长剑剑势陡地一击,“刷刷刷”接连攻出三剑!
  顿见剑光飞洒,寒虹暴长如怒潮狂焰卷出,分攻无常鬼、蔡磊、王广驹三人。这三剑招势不但凌厉狠辣绝伦,而且是只攻不守的拚命打法。
  无常鬼、蔡磊、王广驹三人目的是在夺取魏宗鼎身上的秘图,当然谁也不愿和他拼命。正因为三人谁都不愿拚命,魏宗鼎这三剑狠辣绝伦的剑势,不但挽救了他自己的性命,同时还将三人的攻势封住,逼得各各后退了一步。
  无常鬼接连两招未能得手,反被魏宗鼎的剑势逼退,心中不禁又急又怒,口中一声厉叫,身形电飘,恍如鬼悠般的转到魏宗鼎的身后,哭丧棒快如闪电的点向魏宗鼎的背心“灵台”
  大穴。
  这时,那中年书生和手持鬼头刀的凶恶大汉,还有另一个身材胖矮的汉子,三人成品字形步步前通,包围圈子已由三丈方圆缩小到一丈五六左右。
  无常鬼一棒点出,眼看魏宗鼎无法闪躲,势将伤在无常鬼的棒下,陡闻一声暴喝,手持鬼头刀的大汉和身材矮胖的汉子同时掠身齐朝无常鬼扑去!
  当然,他二人并不是要挽救魏宗鼎的性命,而是恐怕魏宗鼎身上的秘图被无常鬼捷足先登夺去。
  无常鬼一见二人掠身扑来,顾不得去伤魂宗鼎,先求自保要紧,右手哭丧棒疾撤,身形暴退三尺,大喝道:“石大川、左扬,你俩想找死么!”…原来手持鬼头刀的大汉名叫石大川,身体矮胖的汉子名叫左扬,乃是威震湘江一带的绿林道。他二人在湘江绿林道上,一向形影不离,多年相处,已是心意相通,是以,二人身形扑出,一迫退无常鬼,石大川立即身躯一转,鬼头刀疾抡,旋风般的攻向魏宗鼎。
  左扬则面向无常鬼一声冷哼道:“无常鬼,你少吹大气!”
  话声中身形倏地前欺,右掌一挥,拍向无常鬼的胸窝,左手突伸,直抓无常鬼手中的哭丧棒。
  无常鬼心中大怒,一声怪笑,身形微侧,避过左扬右掌,哭丧棒伸缩之间连攻三棒。
  左扬也自然不是弱者,他掌上若没有独到的功夫,焉敢出手便硬抓无常鬼的哭丧棒。
  无常鬼连攻三棒,左扬也立即展开掌招,掌风呼呼,重如山岳,和无常鬼斗在一起。
  另一边,石大川抡刀攻向魏宗鼎,身随刀进,左手倏出,同时抓向魏宗鼎的胸前。
  ‘魏宗鼎口中一声冷“哼”,身形一侧,避过鬼头刀招掌抓,长剑一挥,“拦江截斗”,斜削石大川左腕。
  石大川手腕疾缩,才待变式再攻时,恰见蔡磊右手判官笔交左手,飞身疾朝魏宗鼎扑至!
  他惟恐蔡磊得手,立时左手一扬,拍出一股掌力击向蔡磊。“砰!”的一声暴响,蔡磊硬接了石大川一掌,两人身子俱是一晃而止。
  蔡磊怒喝道:“石大川你要找死!”
  石大川冷冷的道:“蔡磊,你别说大话,秘图我和左扬要定了。”
  蔡磊嘿嘿一声冷笑,道:“石大川,你想要秘图先纳命来口巴!”
  话落身形一动,双判笔一分,直朝石大川攻至。
  石大川鬼头刀疾抢,立时和蔡磊激斗起来。
  水俊浩和三女隐身树顶,眼见这等混乱的情形,全都不由眉头微皱,心中同时更觉大奇,不知魏宗鼎身上的“秘图”究竟是件什么宝贝?有什么用处?竟值这些人如此拚命搏夺……?魏宗鼎一见六个人已有两对儿展开代搏战厮杀,只剩下王广驹和中年书生二人仍然站立在原处未动,心中不由顿然一动,暗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心念一动,立时一挥手中长剑,身形倏地前欺,剑走轻灵,寒光电闪的疾朝王广驹攻去!
  王广驹口中一声冷嘿,双掌齐扬,拍出两股掌力……魏宗鼎这一剑本是以进为退的虚招,是以,剑到中途便已撤招弹身射起,往斜里纵出!
  然而,那中年书生似乎早已料到他这一手,暗中蓄势以待,他身形市才弹起,中年书生竟快他一步的拦住了他的去势,一声冷喝道:“想走,就必须留下秘图!”
  单掌一挥,拍出一股阴柔的掌力,直击魏宗鼎胸前。
  魏宗鼎去势被阻,掠起的身形立被迫落地面。
  正在狠斗拚搏中的无常鬼和左扬,石大川和蔡磊四人,一见魏宗鼎想逃,立时各自虚攻一招,掠身齐朝魏宗鼎的周围扑了过来。
  魏宗鼎欲逃不能,立又陷身在包围之中。
  蔡磊沉声喝道:“姓魏的,你还是识相点,赶快把秘图突出来吧!”
  无常鬼嘿嘿一声阴笑道:“诸位,这小子是不到黄河心小死,咱们便先解决了他如何?”
  石大川道:“对!先把他解决了,然后咱们再各凭武控取试!”
  左扬接道:“再后到的人便没有份。”
  突然,陡闻一个冰冷的声音接道:“凑巧得很,小生刚好赶到,自然也该算上一分。”
  众人心中齐地一惊,凝目望去,只见一个俊美文雅的少年书生,自五丈多外的一株大树背后缓步走了出来。
  蔡磊双目一瞪,喝道:“娃娃,你也想凑热闹么?”
  这少年书生正是水俊浩,他神情潇洒的走近众人六尺之处停步立定,望着蔡磊点头微微一笑道:“不错,可以吗?”
  王广驹沉声说道:“不可以。”
  水俊浩不屑的道:“只怕由不得你吧。”
  王广驹道:“难道还由你不成。”
  水俊浩二声冷笑道:“应该由谁少时自知。”
  无常鬼一声怪笑道:.“娃儿,看你乳臭未干,居然也要想和大人们一起凑热闹,嘿嘿!看不出你倒是人小心不小啊!”
  水俊浩冷然一哂,没有答理无常鬼,目视魏宗鼎道:“魏兄怀中的秘图究是何物?请借一观如何。”
  众人一听,心道:“敢情这小子还不知道‘秘图’是什么东西,那他也就不是为‘秘图’而来,只是适逢其会的了……”
  那中年书生忽然说道:“小兄弟,这‘秘图’乃是一种武林高深的绝学埋藏之处,与你们念书人无关,你还是赶快走开点,别看它了。”
  中年书生因见水俊浩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全无一丝练武的特征,只道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水俊浩望着中年书生故作迷惑不解的神情,似是自言自语的道:“这便就奇怪了。”
  中年书生问道:“什么奇怪?”
  水俊浩从容的说道:“既是与念书人无关的东西,兄台不也是念书人么,为什么也掺杂在这些牛鬼蛇神群中争夺它呢!”
  石大川陡地怒喝道:“小子!你敢骂人,想找死么!”,水俊浩似乎微微一惊道:“怎么,小生骂你了么!”
  左扬喝道:“小子!你骂老子们是牛鬼蛇神,还耍赖么!”
  “呵!……”水俊浩故作恍然醒悟的道:“这,小生并不是骂你们呀!”
  蔡磊喝道:“那你是骂谁?”
  水俊浩笑了笑道:“诸位误会了,这只是小生说惯了的口头禅,并不是有心的,真对不起,你们都是大英雄,江湖上的豪杰好汉,小生怎敢骂你们呢?”
  人,都是喜欢受人捧,爱戴高帽子,何况这几个家伙在江湖上只不过是二流角色,水俊浩的这两句“大英雄”,“豪杰好汉”,听在他们的耳内,立刻使他们心里感觉轻飘飘的非常舒服,也受用极了。
  自然,他们心里一舒服,对于水俊浩骂他们的事,也就不再计较了,何况水俊浩又已经说明,乃是他说惯了的口头禅,并不是有心骂他们的呢!
  水俊浩忽又望着那中年书生笑说道:“兄台身着儒衫,手摇折扇,一副斯文的样子,分明是孔孟门生,为何竟也要夺取这种和我辈念书人无关的东西呢……”语声微微一顿,问道:“兄台难道也是武林中人么?”
  中年书生哈哈一笑道:“小兄弟,你说对了,在下虽是孔孟门生,但也是武林中人,要不然,对于这种武林人人拚命争夺的东西,在下也就不会有得问津的兴趣了。”
  “哦!”水俊浩轻“哦”了一声,道:“兄台原来是一位文武兼备的大英雄,小生倒失敬了。”
  中年书生神情高傲地一笑,道:“哪里,哪里,小兄弟,你练过武功没有?”
  水俊浩忽然轻声一叹,道:“唉!别提了,说来真是惭愧,小生虽也曾练过两手三脚猫的工夫,但只能派上打打几条死狗的用场,连打几条活狗都还成问题呢?”
  水俊浩话声一落,蔡磊等群贼立时全都不由爆发出一阵哄然大笑,即连那身陷重围的魏宗鼎也不禁被他这种话引得忍俊不禁,莞尔的笑了。
  隐身在树顶上的施佳佳等三女,眼见心上人如此装模作样的戏耍着群贼,心中早忍俊不住的直欲发笑,闻听此言,不由再也无法忍抑的发出“噗嗤”一声轻笑。
  在群贼哄然大笑中,只有那“铁掌开碑”王广驹没有发笑,脸上也没有一丝笑意,他很冷静。
  所谓“姜是老的辣”,他为人深沉老练,虽然,他并未看出水俊浩是个身怀武功之人,但他心底很是怀疑,觉得水浚浩此时此地的突然出现,决非无因,换句话说,也决不是个普通简单的念书人……因此,他一直冷静的注视着水俊浩的言语神情,希望能由冷静的观察中获得一些端倪。也就因为他很冷静,没有发笑,施佳佳等三女那极轻微的“噗嗤”笑声,也这才没逃过他的听觉。
  只见他脸色微微一变,立时望着三女隐身的树上沉声喝道:“什么人?何必鬼鬼祟祟的躲在树上,请现身下来吧!”
  群贼闻喝,齐都不由一愕!
  陡闻一声格格娇笑划空,树顶上飞起二白一绿三条人影,身形曼妙,裙袂飘飘的降落在距离群贼丈外地方,俏生生的并肩秀立。
  三女均皆丽质天生,美绝尘禁,群贼虽非好色淫徒,但眼见如此绝色佳丽,也都不由的看得微微一呆!
  无常鬼忽然嘿嘿一声阴笑,道:“银衣罗刹,我们又会面了,真是有缘得很!”
  须知三女之中,虽以“银衣罗刹”的武功最弱,但因她出道江湖日久,素来嫉恶如仇,手下颇为狠辣,乃致博得“银衣罗刹”的外号,在江湖上名头甚为响亮。
  蔡磊等群贼,虽未和“银衣罗刹”照过面,但都闻其名,知她是当今武林神医“圣手赛华伦”的孙女,一身武功剑术造诣,家学渊源,颇为不凡,她本人固然已很是难斗,而她爷爷慕容仲贤,更是群贼心底甚为忌惮,不愿招惹的人物。
  是以,无常鬼一叫出“银衣罗刹”之名,群贼心中立时不由暗暗一惊,脸色微变!
  只见慕容仪芳秀眉微微一挑,粉脸凝霜的冷冷地道:“无常鬼,你可以返回鬼府去了,阳间里用不着!”
  无常鬼阴声一笑,道:“可是就凭你‘银衣罗刹’?”
  慕容仪芳不屑地道:“姑娘才懒得费力呢!”
  王广驹一声嘿嘿,道:“姑娘可是也想参加一份?”
  摹容仪芳故作不解的道:“参加一份什么?”
  王广驹望着慕容仪芳怀疑的问道:“姑娘不是得着消息来的?”
  慕容仪芳道:“什么消息?”
  王广驹道:“一张‘秘图’。”
  常婷婷接道:“是一张什么‘秘图’?”
  王广驹目视常婷婷问道:“姑娘何人?”
  常婚嫁冷冷的道:“常婷婷。”
  王广驹又道:“请问师承?”
  “家父”
  “请问令尊名号?”
  “天地双煞之一。”
  群贼一听,心中不禁齐皆猛然一震!暗忖:“这可好,一个是慕容仪芳的孙女,一个是‘地煞’常世洲的爱女,两个丫头一个比一个难惹……”
  王广驹“咳”了一声,道:“姑娘原来是常老前辈的爱女王某失敬了!”
  常婷婷淡淡地道:“不必客气,阁下可以说出是一张什么‘秘图’?”
  王广驹嘿嘿一笑道:“据传说这张‘秘图’所示,乃是几件武林罕世绝学奇珍埋藏之处。”
  施佳佳问道:“是哪几件绝学奇珍?”
  王广驹目光瞥视了施佳佳一眼,摇摇头道:“这个王某就不知道!”
  “我看不会吧!”
  王广驹道:“姑娘不相信,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自施佳佳等三位姑娘泄露形藏现身下树,水俊浩一直装着漠然不识的神情静立在一边看着,未言未动。
  此刻他见王广驹不肯说出是些什么绝学奇珍,知道再问也是徒然,于是便忽又向魏宗鼎朗声说道:“魏兄,请借给小生看吧。”
  口里说着,脚下即已缓步从容的朝魏宗鼎走去。
  石大川突然大声喝道:“站住!”
  水俊浩脚下微停,问道:“什么事?”
  石大川嘿嘿一笑道:“你最好赶快走开,不要想看‘秘图’了,他也不会给你看的。”
  水俊浩固执的摇摇头道:“不行,小生今天非要看看不可!”
  说着便又迈步朝魏宗鼎走去。
  石大川大喝:“小子,你想找死么。”
  身形微动,拦住水俊浩的去路,同时左掌一挥,拍出了一掌。
  水俊浩嗤然一声冷笑,身形飘闪,他那一掌便即拍空,而水俊浩却已有若灵蛇似的到了魏宗鼎的前面。
  石大川再也意想不到这样一个文弱书生,身形一闪之间,便已越过他的拦阻,而且根本未看出对方使用的是什么身法。
  因为事出意外,口中不由发出一声惊“嗜”,道:“小子,敢情你会使邪法么?……”
  他一下子未能拦住水俊浩,脸上实在有点挂不住,口中说着,身形飞转,探臂伸手,五指箕张,自背后直抓水俊浩的右肩。
  水俊浩连头也未回,身形向左微移三尺,他这一抓之势反而变成了抓向魏宗鼎的胸前。
  魏宗鼎一声怒喝,手中长剑一挥,斩向石大川抓来的手腕!
  石大川心中一惊,赶急缩腕暴退。
  可是,就在石大川缩腕暴退,这快如电光石火的刹那,魏宗鼎暮觉执剑的右手腕脉一麻,眼前人影一闪,连是怎么回事还没有弄清楚,放在怀里的“秘图”已经到了水俊浩的手上。
  这一来,无常鬼等群贼心中都!;禁骇然大震!尤其令他们心底震骇无比的,就是这么多双的眼睛,竟未有一人看清了水俊浩是怎样得手的?……此刻,他们这才知道,这个外貌看来毫无一丝练武迹象的文弱书生,实在是位身怀罕绝奇学,身手高小可测的武林高手!一时之间群贼都不禁被水俊浩这等诡异高绝的身手惊震得呆住了,骇愕无比的望着水俊浩发怔!
  只见水俊浩一扫群贼,神情潇洒的微微一笑,道:“这真是不好意思,小生后至一步,却反而占先得手……”
  石大川突然一声大喝道:“好小子!你倒真会装相!”
  大喝声中,掠身飞扑面上,刀光一闪,一招“独劈华山”,威猛凌厉的直朝水俊浩当头劈下!
  水俊浩脚下横跨三尺,避过刀势,冷冷地道:“石大川,你想找死么!”
  他话声甫落,陡觉左侧劲风飒然,无常鬼苗琨的哭丧棍已快如迅电的斜向他‘肩甲穴’到!
  水俊浩身形微侧,避过棒九,口中一声冷喝道:“无常鬼,你该回鬼府去了!”
  左掌一挥,直朝无常鬼胸前拍去!
  他已存心要将无常鬼毁于这一掌之下,是以掌发无风无声,不见丝毫威猛劲势,实际却是真力暗蕴,含劲待吐。
  无常鬼怎知厉害,口中一声怒“嘿”,单掌疾出硬迎!
  “拍!”
  两掌接实,无常鬼顿感对方的掌力强大无比,身躯立被震飞丈多以外,摔倒地上,口鼻溢血,心脉断裂死去!
  群贼见状,全都不禁大吃一惊!这实在太令人吃惊了,以无常鬼苗琨的动力身手,竟然不是对方一掌之敌。
  王广驹目光瞥视了死在地上的无常鬼一眼,暗暗深吸了白气道,道:“阁下身手精绝,看来绝非无名之辈,请先报出名号师承,‘秘图’之事,咱们再从长计议如何?”
  水俊浩一声冷“嗤”道:‘‘什么长计短议,小生可没有那种兴趣,至于小生的姓名师承,尊驾等亦无知道的必要,还是不说的好!”
  王广驹神色一变,道:“阁下何必拒人绝决,须知王某可完全是好意……”语声微顿,嘿嘿一声冷笑,接道:“否则,阁下虽然身手精绝,只怕也难脱身呢!”
  水俊浩剑眉微微一挑,道:“尊驾的意思可是要联手对付小生,”夺取这张‘秘图’么?”
  蔡磊嘿嘿一笑,接道:“不错,阁下如此拒人绝决,咱们将达目的使只好不择手段,先对付了你,然后再作计议了!”
  水俊浩目光湛湛的扫视了群贼一眼,冷冷的道:“好吧,诸位既有此心、小生决不使诸位失望就是……”语声一顿,倏地转向魏宗鼎道:“魏兄,你且请退开一边旁观如何?”
  魏宗鼎突然双目一瞪,道:“不行!”
  水俊浩道:“你也要参加他们联手?”
  魏宗鼎道:“除非你将‘秘图’还给在下。”
  水俊浩微微一笑道:“把‘秘图”还给你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语声一顿,接道:“眼下这多人都想夺取它,凭魏兄的武功身手,自问能够保得住它不被他们夺去吗?”
  魏宗鼎轩眉朗声说道:“这倒不劳阁下操心,在下纵是溅血当场,只要尚有一口气在,定然不让别人夺去!”
  水俊浩淡然一哂道:“你倒有点豪气呢,不过,可惜这只是匹夫之勇的豪气……”语声微顿,问道:“请问师承门派?”
  魏宗鼎神情傲然的道:“武当俗家弟子。”
  水俊浩脸色陡地一寒,沉声说道:“小生原无夺取此图之心,但魏兄既是武当弟子,此图便暂时不能还给你了。”
  魏宗鼎不由微微一怔!道:“为什么?”
  水俊浩朗声说道:“必须紫阳老道亲自向我讨取!”
  群贼闻听,心中全都不由猛然一震!暗道:“这小子好大的口气,他究竟是何来历?魏宗鼎骇然惊问道:“你是谁?……”
  水像浩冷冷的道:“姓水名俊浩,魏兄听说过吧?”
  群贼一听,这才知道这个看来文弱的少年书生,原来竟是三个月前在荆门“醉仙居”楼上,以竹筷毙杀“无胆书生”田必正,掌碎“追命无常”方少甫肩骨,名动江湖,武功高不可测,无人知其出身来历师承的水俊浩。
  魏宗鼎脸色顿时骇然变得一片煞白的颤声道:“你……你就是那在峨嵋状虎寺中一招败退‘四大金刚尊者’的水俊浩么?水俊浩微一点头道:“不错。”
  群贼听得心头不由又是一阵骇然大惊!
  只听得水俊浩语声冷峻如冰的接道:“烦请魏兄归告紫阳老道,要他半月之后前往‘女王城’见我解决一切,逾期失约的后果如何?小生也不多说了,你走吧!”
  魏宗鼎此刻已知多留无益,自己的武功身手,要想从对方手中夺回‘秘图’真是势比登天还难!
  于是,他便即微一点头道:“好!魏某当将阁下所言归报敝掌门就是。”
  话落身形弹射,跃出树林而去。
  ***。
  魏宗鼎走后。
  水俊浩目光湛湛的扫视了群贼一眼,冷冷的道:“诸位也可以走了。”
  群贼互望了望,谁也身形未动,显然都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
  水俊浩一声冷笑道:“诸位真要不到黄河心不死么?”
  王广驹嘿嘿一声冷笑道:“阁下以为我们和魏宗鼎一样,也会那么容易被你吓走的么!”
  水俊浩剑眉微微一挑,道:“如此说来,定要见个真章了?”
  蔡磊一摆手中双判笔,道:“你如交出‘秘图’,咱们决不留难你。”
  水俊浩淡然一哂,转向那中年书生道:“兄台的意思呢?”
  中年书生道:“武林绝学奇珍,人人喜爱,在下自不例外c”
  水俊浩又转向石大川左扬二人道:“你们二位呢?”
  石大川一声嘿嘿道:“咱们兄弟随便,以大家的意见为足。”
  水俊浩冷漠地一笑,转向常婷婷说道:“婷婷,把你的剑借给我用一用。”
  常婷婷探手撤出古剑,飘身向前递给水俊浩,复又退立原处。
  群贼脸色不由齐皆勃然一变,心中暗犯前咕,他们这才知道三女原来和水俊浩是一路的。
  水俊浩接剑在手,立刻轩眉朗声说道:“诸位动手吧!”
  蔡磊双判笔一扬,才待出招向水俊浩攻出时,王广驹陡地一声沉喝道:“且慢!”
  水俊浩冷冷地道:“尊驾还有什么话说?”
  王广驹目光瞥视了静立在一旁的三女一眼,嘿嘿一笑,道:“只是阁下单人双剑和咱们动手么?”
  水俊浩闻言立知其意,一声冷“哼”道:“你们尽管放心,三位姑娘决不会得出手的!”
  王广驹阴声一笑,道:“你这话作数吗?”
  水俊浩剑眉陡地一扬,道:“尊驾太嘻嘻了,你们五人联手,只要能在我剑下走过三招,我便立刻将‘秘图’交给你们!”
  蔡磊接道:“此话当真?”
  水俊浩沉声说道:“大丈夫一言九鼎!”
  “好!接招!”话落招出,双判笔一分“野马分鬃”式,扑向水俊浩攻去。
  王广驹等四人一见,立时齐地各纵身形出招攻上!
  水俊浩陡地一声朗喝,古剑挥处,突闻一声惨叫划空,寒虹飞卷而出,蔡磊已连肩被劈成两半,尸身倒地,溅血当场!
  五人联手,甫才攻出一招……不!应该说是一招未到,便有人亡命剑下,由此看来,这一战结果如何?已是不言可知。
  王广驹等四人见状,心头全都不禁凛然大骇,暗中直冒凉气!不过,四人心头虽是凛然大骇,暗冒凉气,但身形攻势都并未稍停。
  水俊浩一剑劈倒“双判笔”蔡磊,中年书生的“铁骨折扇”,石大川的“鬼头刀”,王广驹和左扬的四只肉掌,均已凌厉劲疾的攻到!
  这四人虽都江湖二流角色,但联手合击起来,威力声势自也颇不同平常,尤其四人此刻均已深知对方武功身手高绝·,攻势招式若不倾出全力以赴,只要再有一人伤亡对方剑下,便又减了一分力量,形势也就更危,胜望也就绝少。
  突闻水俊浩一声朗笑,寒光暴闪,剑虹飞转中,四人的攻式立被凌厉的剑气逼住,迫得身形疾退三步。
  水俊浩口中的一声冷“哼?,剑势一变,飞快的朝王广驹攻去!
  王广驹蓦见眼前剑光耀眼,电闪攻到,心中不禁骇然大惊,一声大喝,双掌拼命的劈出两股强猛掌力封出。
  水俊浩冷哼声哂了一声,身形微侧,避过掌力,长剑招变,“浮光掠影”,直取王广驹的头脑之间!但见剑光一闪,半声惨叫中,王广驹的颈间鲜血高冒三尺,一颗六阳魁首已经和颈间分离了关系,尸身“噗通’倒地,脑袋滚落在五尺开外。
  水俊浩剑斩王广驹人头,本是一眼瞬间,其速度之快,直如电光石火,快得令人咋舌!
  中年书生和石大川、左扬三人在江湖上,虽都是闯荡了二三十年的人物,颇会过一些名家高手,经历过不少的阵仗,但像水俊浩这等罕绝无伦的身手,尚还从未见过,因此,一时之间,三人全都不禁被惊骇得呆住了,木立当场瞪眼望着水俊浩,满脸全是惊怖之色!
  这实在太出他们意料之外,令他们惊骇了,合五人联手之力,在对方剑下竟连两招也未走完,蔡磊和王广驹二人便已溅血横尸就地……只见水俊浩手横长剑,俊脸凝寒如冰,双目神光如电,威仪慑人的射着三人,冷声说道:“三位如还想夺取‘秘图’,尚有再战的勇气,便请继续出手,否则,就此离去也还不晚!”
  情况至为明显,五人联手尚巳不敌,三人何能为力?此刻,三人心中已经胆寒气馁,哪还有敢再战,夺取‘秘图’的勇气,知道若再不知机识相,必定遭遇和蔡磊二人同二的命运!
  因此,三人闻言之后,立时彼此交换了一眼,中年书生忽地转“噫”一声,道:“阁下身手罕见,在下自知万万不是阁下之敌,‘秘图’之事,咱们也就此作罢了。”
  水俊浩微微一笑,道:“好,三位请便吧!”
  中年书生略一抱拳,道:“再见。”
  声落,和石大川左扬二人各纵身形,飞跃出林而去。
  三女飘身去近水俊浩身侧,慕容仪芳姑螓首先忍不住说道:“浩哥,那‘秘洞’——究竟画的些什么,可以拿出来给我们看看么。”
  水俊浩颔首一笑、把手中长剑交给常婷婷姑娘,一然后由怀中内取出‘秘图’递给慕容仪芳,道:“你们看吧。”
  于是,三女围在一起打开“秘图”,借着从树隙间射进来的月光凝目朝图上仔细看去。
  只见图上角写着四行朱砂小字,是:峰峦起伏。
  岭藏其间。
  奇珍异学。
  留赠有缘。
  当中画着一幅小形地势图,山脉连绵,峰峦起伏,中间一峰挺秀,高耸人云,削壁悬岩,形势极为险峻。
  三女一看之后,谁也猜料得到,所谓宝藏,必在中间这座峰头某处。因为没有其他的说明,三女目光凝注着这幅山形图久久,不由齐皆秀眉微蹙,都无法想出图画所示是何处何山?……至于所谓“奇珍异学”,是何‘奇珍’什么‘异学’?则就更是一无所知了。
  施佳佳久久未闻水俊浩的声息,不禁转望着默立在一边的水俊浩问道:“浩弟,你在想什么?”
  水俊浩笑了笑,道:“什么也没想。”
  施佳佳道:“你知道这座山形是什么地方吗?”
  水俊浩摇摇头道:“我连看都没有看过,怎会知道呢?”
  慕容仪芳连忙把图递给水俊浩,说道:“浩哥,那你就快看看这座山是什么地方吧。”
  水俊浩笑道:“不用看了。”
  接过图,连看也没有看一眼,便折起来收入怀内。
  慕容仪芳诧异的望着水俊浩问道:“浩哥,你为什么不看看呢?”
  水俊浩微微一笑,道:“小兄从未涉到过任何一座山林,对于山形地势根本毫无所知,看了还不是一样的不知道,何况……”
  慕容仪芳接道:“何况怎样?”
  水俊浩正容说道:“我们纵然看出是何山何处,也不能轻率前往取此宝藏。”
  常婷婷问道:“为什么?”
  施佳佳接口说道:“是不是要等到和武当掌门会晤之后才做决定?”
  水俊浩含首说道:“是的,我们不能授人口实把柄。”
  施佳佳道:“你准备交还给武当振吗?”
  水俊浩道:“不一定,但须得看紫阳老道的态度如何了。”
  常婷婷说道:“浩哥,小妹有点意见,不知当不当说。”
  水俊浩笑道:“婷妹何必客气,是什么意见,你尽管说好了。”
  常婷婷眨了眨明眸道:“说得不对,浩哥也不生气吗?”
  水俊浩道:“不会的,婷婷你放心的说吧。”
  常婷婷缓缓说道:“小妹以为不论紫阳老道的态度如何,这张‘藏珍图’皆不能交还给武当派!”
  水俊浩一怔!道:“有理由吗?”
  常婷婷头微微一点,道:“嗯,从紫阳老道没有派人和峨嵋派合作重建‘女王城’这一点上看来,紫阳老道分明不是一个勇于认错,具有磊落胸襟的人,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宝藏’究竟是什么奇珍异学?但是……”
  常婷婷又接道:“如果是罕世的旷古的奇珍异学,一旦落到紫阳老道这种性情刚愎桀骜的人手里,后果必将又是一场不小的麻烦无疑,因此小妹愿望浩哥对此事多作慎重的考虑,切莫以一时之方直,贻留下日后的烦恼!”
  她侃侃而言,条理分明,只听得施佳佳暗暗点头,水俊浩心中沉吟,慕容仪芳心生佩服:“常姐姐真了不起……”
  施佳佳接口道:“浩弟,婷妹之言不错,此事实有慎重考虑的必要,愚姐虽然从未闻说过武当掌门的为人如何,但山一知十,以理推测,紫阳老道可能并不是个安分守己,守正不阿的光明磊落之人!”
  慕容仪芳一听佳姐姐也对武当掌门人下了不好的评语推测,她便也不甘落后的望着水俊浩嫣然一笑,接道:“对了,浩哥,婷姐和佳姐推测得不错,紫阳老道的确不是个光明磊落正直的人!”
  水俊浩倏地目注慕容仪芳问道:“芳妹,你在江湖上行走时日较久,既也如此说法,想来必是曾经闻听说过什么事实了?”
  慕容仪芳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据传说五年以前那名震燕西的、‘西陵双侠’昆仲之死,便是紫阳老道所为。”
  水俊浩道:“可知为了什么事情?”
  慕容仪芳道:“听说是为了‘辟毒’、‘辟火’两颗宝珠、”
  “哦!”水俊浩又道:“那西陵双侠昆仲为人如何?”
  慕容仪芳道:“至情中人,很有道义。”
  水俊浩一沉吟,道:“僻毒’、僻火’两颗宝珠是‘西陵双侠’家传之物?”
  慕容仪芳一摇头道:“不是。”
  水俊浩道:“是从别处得来的?”
  慕容仪芳道:“据说是以五千两银子由一个珠宝贩子买的……唉……”语声微顿,忽地轻轻一叹,接道:“双侠兄弟做梦也没想到,化了五千两银子,结果还赔了了两条命!”
  水俊浩剑眉微微一皱,语声低沉的问道:“芳妹,你知双侠兄弟确是紫阳杀害的吗?”
  慕容仪芳道:“虽然不敢断言确是,但却有十之八七的可能!”
  水俊浩忽地正容说道:“是就是,非就非,为何只有十之七八的可能?”
  慕容仪芳道:“因为没有现场目击之人,缺少真凭实据,故而尚有二三分存疑。”
  -----------
  清心居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