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龙飞凤舞碧云天》

第五十五章 脱险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任苑菁姑娘再度昏厥过去,白梦熊心中不禁大急,双眼神光激射,直若两股令人悚懔冷电寒芒,瞪着千手书生猛地一声大喝道:“恶贼!赶快放开她,万事全休,否则……”千手书生依旧神情沉静如常,毫无一丝怯意地望着白梦熊,阴恻恻地大笑,冷冷地说道:“否则怎样呢?怎不说下去,说出来听听看!”
  白梦熊愣住了!真的!否则,你能怎样呢?
  凭武学功力动手拼斗,白梦熊虽然绝对不怕他们,但任苑菁姑娘的生命威胁着他,使他不敢轻举妄动,消失了豪气!千手书生又在冷笑道:“飞天神龙!她的性命操在老夫的手里,你再狠再凶有什么用呢,能吓唬得住人吗?
  解决得了问题吗?“
  “那么你要怎样呢?”
  千手书生阴笑着道:“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不好吗!”白梦熊望了千手书生怀中昏厥未醒的任苑菁姑娘一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好吧!不过……”说着略顿,沉吟地又道:“她内腑已被震伤,我身上带有疗伤灵药,先给她服下一粒,保住她的伤势不再加重,然后我们再谈如何!”
  千手书生目注白梦熊沉吟了一会,点点头道:“好吧!你把药拿出来丢给老夫,老夫给他喂下就是,不过……”说着,忽地面色一寒,沉声说道:“小鬼!你可别使坏心眼搞鬼!否则!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白梦熊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老鬼,我飞天神龙还不至于像你们一样的,那么下流不要脸!”
  “哼!谅你也不敢!”
  白梦熊也就不再理他,探手入怀,取出一粒师门圣药回天再造丹,托在掌心里,望着千手书生一眼,陡地一声喝道:“接着!”
  声落,掌心微微一挺,那粒回天再造丹,便已快似脱弦弹丸般地,直朝千手书生飞去!
  药未到,一股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的扑鼻清香,已先袭到,千手书生不禁暗赞了一声:“好药!”连忙伸手一抄,已将回天再造丹抄在手中。
  灵丹一入手,千手书生即右手一抬,中拇二指捏着任苑菁姑娘的两腮,轻轻一拉,使姑娘的樱口张开,将药纳入姑娘口内,然后又用手一托姑娘的下颚,樱口便告合拢!千手书生将灵丹给姑娘服下,便又望着白梦熊一声阴笑道:“飞天神龙!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白梦熊点点头道:“你究竟要想怎样?现在你说吧!”千手书生道:“老夫要怎样,你心里应当明白,何必还要老夫说呢!”
  白梦熊摇摇头道:“我不明白,还是你说吧!”“你真不明白?”“嗯。”
  千手书生嘿嘿一声冷笑道:“这件事情很简单,你曾经暗探过本帮总坛,所以本帮帮主特地派老夫等专诚下山请你,只要你随着老夫等去一趟就行了!”
  “贵帮帮主是谁?”
  “去了你就会知道。”
  “一定要去吗?”
  “非去不可!”
  白梦熊微微一笑道:“如果我不去呢?”
  “本帮帮主命谕如山!”
  “是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千手书生一声冷哼道:“哼!你既然知道,何必还要问。”白梦熊一声冷笑道:“我飞天神龙就偏逆不顺,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
  千手书生嘿嘿一声冷笑道:“老夫虽然不能把你怎样,但你是聪明人,老夫想你当知道它的后果!”
  “什么后果?”
  千手书生一声阴笑道:“飞天神龙!你看看我这怀中的人看!”
  “她怎么样?”
  千手书生厉声喝道:“除非你不想她活!”
  “你敢吗?”
  “为何不敢!”千手书生磔磔一笑道:“飞天神龙,你别嘴硬了吧!”
  白梦熊陡地纵声哈哈朗笑,笑声一落,双睛遽然猛张,神光慑人悚慄,扫视了群贼一眼,逼视着千手书生,沉声喝道:“姓欧的!不信你就试试看,只要你敢动她一根汗毛,飞天神龙要不叫你们全部溅血剑下,替她偿命,誓不为人!”
  说罢,握着长剑的右手,缓缓地抬起,手横胸前,俊面神色冷冰冰地毫无一丝表情,两只俊目光芒四射,显露着可怕的杀机!
  那气势,那威仪,令之凛骇!不寒而慄!
  尤其是他的两道眼神,只看得群贼心头猛然大震不止,没有人敢于正视,和他的眼神相对接触!
  千手书生虽然是个心机极其深沉阴险的老贼,但闻听白梦熊的这几句话后,心中也不禁很是凛骇!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挟持着任苑菁姑娘,只能使白梦熊有所顾忌,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而已,若想威胁白梦熊低头屈服,就这样乖乖地随着他们前往四海帮,任凭他们摆布,实在不可能!
  千手书生忽然心念一生,暗忖道:“这丫头与他同行一起,必有渊源,我何不挟持着她退走,把她掳回帮去,还怕他不前往本帮总坛救人吗……”
  这千手书生欧典,确不愧是心机阴险深沉的老贼,他心中这样一思忖之后,便即望着白梦熊阴恻侧地冷笑道:“飞天神龙!你有没有胆量?”
  “什么胆量?”
  “有胆量就随老夫等前往本帮总坛一行!”
  白梦熊陡地纵声哈哈朗笑道:“四海帮总坛又不是什么刀山剑林,龙潭龙穴,小爷前番已经见识过了,这也需要胆量吗!”
  说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千手书生一声冷笑道:“那么怎地不敢随老夫前往?”白梦熊剑眉倏地一挑,说道:“谁说不敢!”
  千手书生道:“既然敢!现在就走如何!”
  叶玉玲姑娘知道熊弟弟傲骨天生,心性高傲,在千手书生这种冷言冷语讽激之下,深恐熊弟弟遽然答应随他前往四海帮总坛履险!
  是以千手书生话声甫落,白梦熊尚未答言,她便即一声冷笑,抢着向千手书生娇喝道:“恶贼!你再使用激将法,想激使我们前往上当,也是不行,因为我们现在没有空。不过,过几时,我们有空时,定当前往你们总坛一行,看看你们有什么鬼蜮伎俩,能把我们怎样?”
  姑娘说到这里,略微一顿,又道:“还有你们那个见不得人的帮主,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敢于这样横行江湖,妄想称霸武林!”
  千手书生面色微微一变,厉声喝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是何人门下,也敢在老夫面前这样大胆放肆,口发狂言!”叶玉玲姑娘一声冷哼道:“你姑奶奶姓叶,是何人门下?你还不配问!”
  千手书生忽地嘿嘿一声冷笑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你有好大的功力,竟敢这么目中无人,瞧不起老夫,若在往日,必定叫你吃点苦头,管教管教你!”
  姑娘不屑地一声冷嗤道:“你配吗?”
  千手书生一声阴笑,也不答理姑娘,却转向白梦熊问道:“飞天神龙!
  你敢不敢前往?“
  白梦熊略一沉吟道:“你先放开她!”
  千手书生摇摇头道:“现在可不行?”
  “为什么?”
  千手书生嘿嘿一笑道:“必须待你和老夫到达本帮总坛之后。”
  千手书生话声刚落,忽然觉得左臂曲池穴上微微一麻,劲道顿失,心中不禁蓦地一惊!
  就在他曲池穴一麻,心中蓦地一惊之际,任苑菁姑娘已挣脱他的左臂,身形恍似一只飞燕般地直朝白梦熊身旁跃来!姑娘忽然挣脱千手书生手中,群贼不禁齐皆霍然一惊!因为变生意外,而又发生得那么突然,群贼虽都站在千手书生的身后及两旁,但都没有一人来得及出手拦阻姑娘。原来任苑菁姑娘第二次昏厥不久,便又悠悠醒转,暗中一听双方的谈话,这才知道敌人挟持着她的用意,芳心里不禁甚是着急。
  但她天赋聪明,机伶绝顶,知道自己此际负伤,落在贼入手中,要想挣脱,极颇困难,必须要在乘贼人不留神之际,尽全力一挣,方能有望!
  她心念一动,便即仍紧闭着一双星眸,佯装昏厥未醒,暗暗地调息运功,一面疗治内伤,一面待机全力一挣!当千手书生喂她回天再造丹时,那时她就醒了。回天再造丹虽无回天挽命、活死人而肉白骨的功效,却是武林疗伤圣药,只要内脏未曾碎裂,无不药到病痊,神效异常!
  况且姑娘内功不弱,内腑伤势又不太重,这一粒回天再造丹服下,再经姑娘暗中稍一行功调息,哪得不立刻痊愈!
  她内伤一好,立刻乘着千手书生说话不注意之际,左臂猛地一撞千手书生搂着她的左臂曲池穴,同时莲足一点地面,脱身跃起。
  千手书生做梦也未曾料到,白梦熊给他这粒药丸,竟是武林中人视为圣品的回天再造丹,否则,他岂肯那样毫不考虑地给她服下?纵是给她服下,亦必随手点住她的软麻穴,怎会那样大意!
  说来慢,那时实在快极!
  姑娘娇躯挣脱跃起,虽然是变生于意外的突然顷刻,但群贼无一不是成名江湖多年,均能见机应变的好手!
  心中虽是霍然一惊,但却几乎是同时的发出一声大喝,立有三人身形跟踪急跃扑出,探臂伸掌,疾抓任苑菁后背!
  白梦熊是何等武功身手,一见三个恶贼跟踪扑出,探手疾抓姑娘后背,他哪能让姑娘再落敌手,挟持着威胁自己逞凶!
  口中一声朗喝道:“恶贼!统统给我回去!”
  朗喝声中,身形腾起两丈多高,放过任苑菁姑娘的娇躯,左手一挥,九阴神功劲气直朝三个贼人扑来的身形推出!
  三贼一见,齐皆大惊,知道厉害,哪敢再往前硬扑,急忙气沉丹田,猛施千斤堕身法,沉身下堕落地,避开白梦熊的掌风劲气。
  三贼身形落地,白梦熊身形也已飘落任苑菁身旁,问道:“菁妹妹!你伤势怎样了?”
  任苑菁宛然一笑,点点头道:“不要紧,完全好了啊!白哥哥,你那颗什么药?真好,比我爹那专治内伤的‘夺命丸’还灵呢!”
  说着,忽地望着千手书生秀目一瞪,娇喝道:“恶贼!你真不要脸,打不过我白哥哥,就乘我受伤的时候掳住我,要挟我白哥哥,真卑鄙无耻!”
  小姑娘说到这里,忽地吐了一口唾沫道:“呸!恶贼!现在你还有什么狠的没有?”
  千年书生也是个纵横江湖,极负盛名,一向不大瞧得起人,骄狂的人物,今夜若不是因为白梦熊武功太高,自忖无法致对,焉会出此下策!
  任苑菁姑娘这样一骂,千手书生虽然生性阴鸷深沉,也不禁被骂得老脸一阵发烧,发红!
  白梦熊忽然飘身前移三尺,抱剑当胸,星目神光电射,威仪逼人地扫视了群贼一眼,朗声说道:“各位都是成名江湖多年的人物,何苦为虎作伥,受那外表仁义,而内心却阴毒无比,无恶不作的恶徒所利用,掀起武林腥风血雨,江湖杀劫……”
  白梦熊话未说完,千山秃叟欧安东忽地一声大喝道,“住口!小狗!你敢侮骂本帮帮主!”
  白梦熊一声冷笑道:“这也算是侮骂么!哼!”
  说着,鼻孔里哼了一声,又道:“等到有一天,小爷把他的假面具揭穿,公开他的出身来历,作恶武林的罪行,手底毒辣的事实真相时,你们定必会意外得惊骇地跳起来,就知道小爷今夜的话,对他并非是侮骂了!”群贼闻言,均不禁为之愕然地望着白梦熊,甚是讶异怀疑……
  四海帮自崛起江湖以来,帮主从未在江湖上露过面,四海帮主是个何许人物?不但武林中人无人知道,即连四海帮众,除了香主以上的人物外,均未见过帮主的庐山真面目,不知道帮主的名号。
  并且,这些香主以上的人物,除了知道帮主一身武学功力均已臻达绝境,深不可测外,关于帮主的出身来历师承等,都是讳莫如深!
  白梦熊竟说知道他的来历出身,对他的一切,似乎知之颇深,怎不使群贼感觉得甚是讶异!有些儿怀疑不信?东海堂主逍遥居士施天任忽然走出一步,望着白梦熊说道:“飞天神龙,你休要信口开河,危言耸听,你见过本帮帮主没有?知道本帮帮主是谁吗?”
  白梦熊微一沉吟道:“在下虽然没有见过他,却敢确定他可能正是在下要找的血仇?”
  逍遥居士施天任惊异地问道:“本帮帮主是你血仇?”白梦熊点点头道:“嗯!十有八九是他!”
  “你血仇是谁?”
  “目前还不便明告。”
  “为什么?”
  “在未见到他之前。”
  “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本帮帮主是谁了?”白梦熊微笑着道:“也许!”
  千山秃叟欧安东在旁忽然插口说道:“什么也许,也许能确定吗?”
  逍遥居士道:“你能说出本帮帮主的名号吗?”
  白梦熊道:“当然能,只是现在还不便说。”
  逍遥居士问道:“理由?”
  白梦熊沉吟道:“因为……”
  逍遥居士接着说道:“因为你还没有见到本帮帮主,只是凭着推测!”
  白梦熊点点头道:“不错!”
  逍遥居士施天任不由纵声一阵大笑道:“飞天神龙,以老夫看来,你的推测完全错了!”
  白梦熊望着他问道:“怎见得?”
  逍遥居士忽地面容一肃,正色说道:“本帮帮主一身武学不但深不可测,并且虚怀若谷,毫无一丝高傲骄狂的气息,为人更是气度宽宏,义薄云天,仁厚无比!并且他一向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从未与人结仇树敌!”
  施天任说到这里,略微顿了顿,接着又道:“后来因为看不惯七大门派的人,和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侠义正道之士,专一仗势欺人,与绿林道作对,乃才创立四海帮,网罗四海英雄好手,准备与七大门派的人,和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侠义正道之士,一较高低,替绿林同道争一口气,自四海帮成立后,数年以来,便未离开过总坛一步,怎会与你有血仇?你这不是完全推测错了吗?”
  白梦熊闻听后,望着施天任微微一笑道:“照你这番话听来,也许是在下推测错误,贵帮主或者真不是在下要找的血仇!但……”
  白梦熊说着,略顿,想了想又道:“世事颇难预料,这世界上的事情,出人意外者甚多不鲜,在下的推测如何,他日见到贵帮主时,当可明白对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