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龙飞凤舞碧云天》

第五十三章 鬼眼双魔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白梦熊暗中一数来骑,竟有十三骑之多,而这十三骑上之人,除了其中两个鸠首鹄面,身着奇装异服,骨瘦如柴的老者,和另外的三四个人未曾见过,不认识外,其他之人,倒有大半都曾见过。
  白梦熊星目神光电射,扫视了这十三骑上之人一眼后,忽地纵声发出一阵哈哈大笑说道:“我当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胆,敢拦阻小爷的去路,原来是你们这些手下败将,剑底游魂……”
  白梦熊刚说到这里,陡闻一声震耳的大喝道:“闭起你的鸟嘴!”
  接着眼前人影一闪,面前八尺地方已经站着一人,身形恍若落叶飞絮,落地点尘不起,这份轻功,着实不凡!
  白梦熊心中不禁微微一惊!举目望去,原来是那两个鸠首鹄面,身着奇装异服的老者其中之一。
  那老者身形落地,立即冷声喝道:“姓白的小子!你说话可放清楚点,谁是你手下败将?哪个又是你的剑底游魂?这等大言不惭,你不觉得害臊吗?”
  白梦熊飘身下了乌云骡背,神定气闲,岸然卓立,望着那老者微微一笑道:“是者自是,不是者自当不算,尊驾既然不是,何必多嘴饶舌!”
  那老者闻言,嘿嘿一声冷笑道:“你这小子口舌倒很犀利,不过这‘多嘴饶舌’四字,却使老夫生气,今夜老夫必须得好好地管教你一番,惩戒惩戒你这目无尊长之辈!”
  “哼!”白梦熊剑眉微微一扬,口中轻哼了一声,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之色,睨视了那老者一眼,冷冷地说道:“你是谁的尊长?凭你这副德性,配吗?”
  那老者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小子!你才多大一点年纪,敢说我老人家不配?”
  白梦熊朝他微微一笑道:“论年纪,在小生面前,尊驾或者可以做个长辈,不过,以尊驾目前的身份立场而言,却是不配!”
  “道理何在?”
  “尊驾是四海帮中人吧?”
  这真是明知故问,十三骑上之人,所谓大半见过的人,都是曾经和他动过手的四海帮高手,这老者如不是四海帮中人,怎会和四海帮高手同路策马飞驰!
  那老者江湖阅历何等丰富,岂有不知白梦熊是明知故问的,但,他虽知白梦熊是明知故问,为了想听听白梦熊说出他不配称做尊长的道理来,仍点点头说道:“不错!你问这个做什么?”
  白梦熊略一沉吟,朗声说道:“四海帮横行江湖,可说是恶事做绝,现在正在到处制造武林杀劫血腥,武林各大门派侠义之士,对四海帮人莫不切齿痛恨,恨入骨髓,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以泄胸中的愤怒!”这时,四海帮群贼都已下马,站立在那老者身后一丈左近,叶玉玲、小琴、任苑菁三女,也都已下了马背,并肩秀立在白梦熊身侧。
  白梦熊说着,星目陡地神光闪烁,电扫了群贼一眼,接着又道:“尊驾跻身四海帮,助纣为虐,乃四海帮掀起武林血腥杀劫的刽子手之一,一个刽子手,纵是年已百岁,焉能受人尊敬,怎配做人长辈!”
  白梦熊这番话,虽然说得极为尖酸刻薄,把四海帮群贼骂得狗血喷头,但却是实情,也理直气壮,在真理与正义的立场,完全是对的!
  盖人与人之间,必须以仁义为训,德厚为本,做到所谓“德高望重”的地步,方能使人敬服,受人尊仰,爱戴!否则,虽活百岁之年,又有何用?
  还不是俗语所云:“老而不死为之贼”,一样的被人轻视,遭人唾骂!那老者闻听白梦熊这番话后,忽然声若夜枭嚎叫般地一阵磔磔怪笑道:“小子!
  连骂带损,你口才倒很锋利,不过我老人家可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与你斗口多费唇舌!“说着略顿,望着白梦熊沉声喝道:”小子!你识相点乖乖地跟着我老人家走吧!““去那里?”
  “四海帮!”
  “做什么?”
  “去了你就会知道。”
  “我现在没有空。”
  “没有空可不能由你!”“脚长在我自己的腿上,不由我难不成还由你?”
  那老者嘿嘿一声冷笑道:“你不相信?”
  “嗯!”
  “小子!你知道我老人家是谁吗?”
  “你想我有知道的必要吗?”
  那老者阴恻恻的一声冷笑道:“为了免得我老人家动手,你还是知道的比较好!”
  “哦!多知道一个四海帮刽子手的名字,与我并无妨碍!”白梦熊自言自语着望了那老者一眼,淡淡地说道:“你自己报名吧!”
  那老者陡地一声大喝道:“小子!你且看看老夫的眼睛!”白梦熊闻言,便即朝那老者的一双眼睛望去,他的眼神与那老者的眼神甫一接触,心中不禁蓦地一震!原来那老者的双眼之中,此际暴射着两道寒电般碧绿色的冷芒,绿光闪闪,慑人心神,恍似一双鬼眼!书中交待,这老者乃当今武林盖世的老魔头,蛮荒双魔之一。据说这蛮荒双魔,幼获一位蛮荒异人传授了一身武学,诡异无比,尤其所练鬼眼功,更近乎一种邪术,施展时,双眼碧绿,冷芒如电,能使人心神恍惚,浑身酸软无力,昏昏欲睡,不到盏茶时辰,必然神智昏迷,扑地不起!不过,施展鬼眼功时,极为耗费体力真元,因此非遇劲敌之际,鬼眼双魔从不肯轻易施展鬼眼功!
  白梦熊虽然没有见过鬼眼双魔,但曾闻听恩师九阴神君向他提说过,是以他一见那老者的双眼之中,陡地暴射出两道闪闪绿光冷芒,立即知道厉害!
  眼神一触,连忙移开,不敢再看!
  虽然,以他深厚的内功,如果运功相拒,足可抵御,但这如何能够做到?
  当此强敌,十多名高手环伺之际,况且他还有一种顾忌,那便是秀立在他身侧的三女。于是他星目略转,朝三女看去。
  只见三女此刻均是娇靥泛红,有如三月里桃花般的娇艳,檀口吐气如兰,六只秀目尽都是水汪汪的,瞬也不瞬地望着那老者的鬼眼!
  白梦熊见状,心中不禁大惊,连忙气运丹田,沉声一声低喝道:“三位姊妹赶快运功守摄心神,不可看他的鬼眼!”
  喝声虽然低沉,但乃发自内家真气,三女闻声,芳心均不禁猛地一震!
  有如醍醐灌顶,蓦然惊觉,明白过来,连忙各自移开目光,暗中调气运功,守摄住心神!
  那老者陡地一声嘿嘿冷笑道:“小子!你果然不差,既叫她们不要看我老人家的眼睛,想心已经知道我老人家是谁了吧!”
  此际,那老者眼中碧绿的光芒已经敛去,恢复正常。
  白梦熊望了他一眼,点点头,淡淡地说道:“蛮荒鬼眼双魔以鬼眼功名震武林,尊驾既以鬼眼功显示,当是双魔之一,不知尊驾是大魔还是二魔?”
  “老夫便是大魔石元。”大魔石元忽地沉声喝道:“小子!既知老夫名号,还不赶快束手就缚,难道真要老夫动手不成!”
  白梦熊剑眉倏地一扬,哈哈一声朗笑道:“石老大,你说这话,不觉得太狂吗?”
  “太狂!”大魔石元忽地纵声磔磔怪笑道:“对你这么一个后生晚辈,这话也算狂么?”
  白梦熊不禁又是一声哈哈朗笑,笑落,星目神光电闪地望了大魔石元一眼,冷冷地说道:“石老大!并不是我飞天神龙瞧不起你,凭你实在还不够格!”
  蛮荒鬼眼双魔于四十年前成名江湖,生平罕遇敌手,几曾受人轻视过,闻言脸色不禁微微一变,鬼眼中绿光陡地一闪,厉声喝道:“无知小狗!
  你有多大功力,敢瞧不起老夫!“
  白梦熊一声冷笑道:“你只不过是四海帮下的一个刽子手,也要……”
  白梦熊话声未完,大魔石元已是怒极,一声大喝道:“住口!小子!你先接老夫一掌试试!”
  大喝声中,双掌已经推出,一股阴风暴劲,直朝白梦熊当胸撞来!
  面前站着的十三个敌人,虽都是当今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黑道中有名的魔头,但白梦熊心中却了无惧意!
  因为,他自信凭他的一身绝学功力,动起手来,纵然不敌,要想脱身一走,却是决无问题!
  不过,如果不敌,他虽可脱身一走,但,三女怎么办呢?
  是以,对于当前的形势,为了三女,他心底早已暗暗打好了主意,不动手便罢,一动手就必须全力施为,尽量狠辣,毁掉一个敌人,就减少一份威胁!
  大魔石元骤然发掌劈来,他哪还和他客气,剑眉霍地一挑,星目神光顿若寒电暴射,口中一声朗喝道:“老鬼!你找死!”
  双掌疾地平推,掌心猛吐,九阴神功劲气已经发出,迎着大魔石元劈来的阴寒掌力撞去!
  须知白梦熊既已决定全力施为,毁掉一个敌人,就减少了一份威胁的心意,这一出手,哪还稍稍留情,不狠辣至极!
  说来太慢,那时实在快极,只听得一声“轰”的震天巨响,两股掌力已经撞上,劲风狂飚猛卷中,大魔石元发出了一声震人心弦的惨吼!双腕当场折断,身形直被震退八尺,张口喷出一股血箭,“噗通”一声,栽倒地上,昏死了过去!
  不!应该说是见了阎王,双腕折断,五脏碎裂,除非有“活死人而肉白骨”的灵丹圣药或可续命外,焉能再活!
  二魔石如见状,心中大惊,身形急晃,已似飘风疾电跃落大魔身侧,一见大魔已经魂断气绝,不禁悲愤填膺!
  弟兄手足,骨肉连心,哪还考虑自己是不是敌人对手,立即鬼眼一瞪,绿光暴射,猛地一声厉吼喝道:“小狗!胆敢伤我大哥性命,偿命来!”
  喝声未落,身形已经疾纵跃起,双臂齐伸,双掌猛挥,挟阴寒劲风,声威凌厉骇人地直朝白梦熊拼命扑到!
  白梦熊一掌击毙大魔石元之后,立即目注群贼动静,潜运九阴神功遍布全身上下,护住一百零八处大小穴道,以防群贼突起发难,使用阴毒暗器暗袭,并且真力贯注双掌,蓄势凝劲待敌!
  这时,群贼之中,不管是谁,只要一动,必定难逃白梦熊双掌一击之厄!
  二魔石如猛地纵身扑来,白梦熊哪会容他逞凶,不等他身形扑至近前,双掌霍地齐推猛吐,口中一声朗叱,喝道:“恶贼!你也要找死!回去!”
  双掌推处,九阴神功劲气又已发出,迎着二魔石如扑来的身躯当胸撞去!
  二魔石如心中悲愤乃兄死于敌手,完全是一股猛劲扑出,陡觉一股飒然劲风迎面袭到,心中蓦地一惊,待要闪身躲让时,已是无及!
  猛觉胸口一窒,宛如被千斤重锤狠撞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张口狂喷出一口鲜血,身躯直被震飞丈外,方始势尽,“叭!”的一声,摔在地上,追随着他哥哥往鬼门关上报到去了!
  蛮荒鬼眼双魔,石元石如弟兄,早于四十年前就已名震江湖,不但一身武学诡异奇高,内家功力修为也已达上乘境界,为当今武林绝世高手,白梦熊竟能一掌一个,将两个魔头击毙当场!
  一时之间,群贼都不禁被白梦熊这种罕世无匹的神功掌力惊骇得呆了,震慑住了,愣瞪着凶睛,望着白梦熊发怔!
  的确,白梦熊的这种神功掌力,实在太奇太高,也太已骇人了!若非亲眼目睹,而是出自于传说,谁也不敢相信它是事实!
  白梦熊一见群贼均皆愕愣愣的蹬着凶睛望着自己发怔,知道已被自己这两掌的功力震住,不由一声冷笑,沉声喝道:“还有哪个不怕死的,就出来试试小爷的掌力看!”
  说着,星目神光激射地电扫了群贼一眼,又道:“各位如能就此识相退走,小爷体念上天有好生之德,决不难为各位,否则,鬼眼双魔便是各位的榜样!”
  白梦熊话声甫落,忽闻一声磔磔怪笑道:“好个狂妄无知的小狗!你真大言不惭!”
  白梦熊一看这发话之人,乃是个没有见过的身着黄袍,体形高大,状极凶猛的秃顶老者。
  “尊驾何人?”
  “老夫四海帮北海堂主千山秃叟欧安东。”
  千山秃叟欧安东说着,忽地凶睛一瞪,暴射出两道寒电利刃般地冷芒,逼视着白梦熊喝道:“小狗!你以为这样两掌击毙双魔弟兄,便可以令老夫等惧怯退走吗?老实告诉你,小狗!你少要做梦!”
  白梦熊淡淡地一笑道:“这么说来,欧堂主必是心中很不服气,也要试试小爷的掌力了!”
  欧安东嘿嘿一声冷笑道:“岂只是不服气,要试试你的掌力,并且要你替双魔弟兄偿命!”
  白梦熊剑眉微扬,轻鄙地望着欧安东冷冷地说道:“欧堂主自信能接得下小爷一掌么?我看你还是留着这条老命,回返千山老窝里去,好好地做人,多活几年吧!“千山秃叟欧安东以一身精湛深厚的内家功力,和手中一根镔铁降魔杵,七十二招杵法,成名江湖三十多年,威震辽东,生平罕遇敌手,辽东绿林同道,谁不畏忌三分,几曾受人当面这等轻鄙奚落过!
  闻言,不禁气得脸色铁青,心肺欲炸,恨不得立刻出手一招,将白梦熊毁于当场,溅血五步,方泄胸中怒火!
  可是,他心中极为有数,颇有自知之明,以鬼眼双魔弟兄的一身武学功力,较他只高不逊,在白梦熊手下,尚且仅只一掌,便已魂断命丧,他如何能成?如果妄动无名,徒称匹夫之勇,轻妄出手,自己的这条老命,必蹈鬼眼双魔弟兄的后尘无疑!
  是以,他虽然气得脸色铁青,心肺欲炸,却极力压着胸中的怒火,不肯轻举妄动,遽尔出手!
  白梦熊话声一落,便即听得他嘿嘿一声阴笑道:“小狗!多逞口舌之利何用,你想你今夜还能逃得活命吗?”白梦熊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小爷要走,凭你还能拦得住吗?”
  千山秃叟欧安东没有答话,只阴恻侧地一声冷笑。冷笑声中,右臂反探,斜背在背后的镔铁降魔杵,已经掣在手中,倏地一挥!
  随着他的降魔杵一挥,立即响起一阵“呛瑯瑯”连声暴响,顿见寒光闪闪,耀目生花,群贼已俱都将兵刃掣出。接着便见群贼身形疾晃,纷纷腾跃纵起,竟是分四面八方落下,将白梦熊和三女围困中央。
  群贼此举,可说早在白梦熊的意料之中,是以群贼纷纷纵身跃出,将他和三女围住,他不但丝毫没有惊慌的神色,反而更为镇定异常,仍旧岳峙渊停,傲然卓立当地,九阴神功劲气凝聚双掌,蓄势待发!
  他虽是蓄势待发,但站在他身旁的三女,却早就忍着一肚子的怒火,欲发未发,这时一见群贼竟然倚仗人多势众,要以众胜寡,三女芳心怒火不禁更加大炽,如何还能再忍得住!立时探腕掣剑,口中一声娇叱,三女身形已经快似风飘电闪般地扑出。
  白梦熊心中不禁大惊,待要出声拦阻,但已无及!说来慢,那时快。就在这三女掣剑,娇叱,纵身扑出的同时,千山秃叟欧安东陡地一声大喝道:“白小狗!纳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