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龙飞凤舞碧云天》

第四十二章 五阴掌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白梦熊一听这笑声,立即猛地一声大喝道:“老鬼!你鬼嚎的什么?”
  三角脸老者嘿嘿一声冷笑道:“小鬼!你凭着什么救她?”白梦熊剑眉倏地一扬,朗声说道:“武林正义!”“好一个武林正义!”
  三角脸老者说着,倏又磔磔一阵怪笑,笑落,一双凹陷的凶睛猛瞪,精芒电射地望着白梦熊说道:“什么是武林正义?你懂吗?”
  “当然懂!”
  三角脸老者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你既然懂,可曾把你自己量过,配谈武林正义不?”
  白梦熊剑眉一挑,朗声说道:“当然配!何须用量!”“好狂的口气!”
  “狂又怎样?”
  “依老夫看,你还是先救你自己吧!”
  “我自己不是好好的吗?”
  “马上你就得替本谷守谷神兽偿命!”
  “一定要偿命?”
  “一定!”
  “小生不肯呢?”
  “焉能由你!”
  “可也不能由你!”
  站在三角脸身侧的马脸老者,自现身以来,一直像个哑巴似的始终未发一言,这时,他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忽向三角脸老者说道:“大哥!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和他尽噜嗦个怎地,他既不肯乖乖束手就缚,干脆收拾掉他替神兽抵命算了!”
  说着,也不待那三角脸老者说什么,倏已飘身欺近白梦熊身前,探臂伸手,五指箕张如钩,疾朝白梦熊右肩井穴抓到!
  守谷人熊是何等的凶悍猛恶,白梦熊年岁虽轻,但既能斩杀其中的一头,足见身手武学之不凡,实非泛泛者流!
  何况白梦熊右手上又握着一支寒光灼灼,冷气森森,砭人肌骨生寒的神剑宝刀,更显非是易与之辈!这长马脸一出手竟还敢抓向他的右肩,真可说是胆大骄狂至极!
  岂只是胆大骄狂至极,简直就没有把白梦熊放在眼内!
  凭白梦熊的一身绝学,如果身形不闪不躲,待他将要抓实之际,霍地翻腕出剑,倏地划出,任他功力再高,必然无法躲闪,一条右臂定被斩断!
  但,白梦熊并没有这样做,当然他是不屑这样做!
  白梦熊也真是艺高人胆大,马脸老者疾似飘风般探臂抓来,他竟是视若无睹,直到眼看距离只差三四寸许,即将抓实之际,他这才一声冷哼,足下微挪,身形倏闪,横跨五尺避开。
  “噫!”
  马脸老者一招抓空,心中不禁微微一怔,脱口发出一声“噫”。
  他万万也想不到,这少年书生的身手竟有如是之高,高得完全出于他的意料之外,除了觉得眼前人影一闪,连对方使用的什么身法,怎样避开他这疾逾电击的一抓,横跨出去的,都没有看清楚!
  岂但是他没有看清楚,连旁观者清的三角脸老者还不是和他一样,又何尝看清楚了白梦熊使用的是什么身法。
  他一招抓空,立即嘿地一声冷笑,喝道:“小鬼!你果然有点门道,再躲我一招看!”
  话未落,已飘身欺到白梦熊近前,双手疾出,迅捷无伦地一抓白梦熊前胸,一拿白梦熊的右腕脉门。
  他出手虽是快捷绝伦,但眼前人影一闪,双手招式便又已走空,对方却仍是神定气闲地站在五尺之外。
  他心中不禁又是一怔,不但怔!而且惊!
  就在他惊怔间,忽闻白梦熊朗声一笑道:“就凭你这点能耐,也敢在小爷面前口发狂言,要替那畜牲报仇偿命,未免太也自不量力了。”
  长脸老者陡地一声暴喝道:“小狗,你有好大功力,竟敢瞧不起老夫!
  接招!“
  话落招出,欺身疾进,双掌挟劲风,劈臂打胸!
  白梦熊口中一声冷哼,身形微偏,避双掌,出左手,迅逾电掣般地疾朝马脸老者右臂腕脉穴上戳去!
  偏身避双掌,不但恰到好处,出手戳穴,更是快捷诡异绝伦!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白梦熊只一招出手,马脸老者心中立即不禁骇然一惊!连忙缩腕撤招,飘身暴退六尺。
  马脸老者身形暴退,白梦熊倏又朗声一笑道:“我还以为谷下之谷的人有多大功力能为,敢于这么凶横,纵容恶兽伤人,原来只不过如此!”
  白梦熊这话一出,三角脸老者与马脸老者,二人脸色均不禁勃然一变,惊异地望着白梦熊问道:“你知道谷下之谷?”白梦熊微微一笑道:“不但知道谷下之谷,并且还知道你们两个老鬼是谷主人手下,号称四大天王的两个!”二人闻听,心中不禁更加惊异!暗忖道:“谷下之谷在江湖上从未露名,应该无人知道,这少年书生竟能知道,宁非怪事!不知道他是何来路……”
  三角脸老者略一沉忖,忽地嘿嘿一声冷笑道:“小鬼!你是何人门下?”
  “何人门下你还不配问,最好赶快放出刚才掳去的那位姑娘,便万事全休,否则,哼!”
  “怎样?”
  “小爷必往你们谷中,搅你们个天翻地覆,将她救出!”“凭你一人?”
  白梦熊剑眉倏地一扬,朗声说道:“单身只剑!”三角脸老者阴恻恻地一笑道:“只怕你还不配吧!”“不配!”白梦熊哈哈一声朗笑道:“谷下之谷又不是什么铁壁铜墙,龙潭虎穴,就是铁壁铜墙龙潭虎穴,小爷也敢闯一闯!”
  “小鬼!你口气好狂!”
  “狂!”白梦熊又是朗声哈哈一笑道:“谷下之谷比四海帮如何?”
  “怎样?”
  白梦熊俊目神光倏地电闪即逝,朗声说道:“江湖人称为龙潭虎穴的四海帮,小爷也曾赤手空拳,孤身独闯过六道关卡,何况你们这名不经传的谷下之谷!”
  二人闻言,心中不禁猛地一惊,同时往后退了一步,满脸惊容地望着白梦熊问道:“你便是飞天神龙?”
  说着,四只凶睛俱皆精光灼灼地投射在白梦熊身上,不停上下打量。
  “不错,小爷正是飞天神龙,既知小爷名号,还不赶快将那姑娘放出,难道要小爷……”
  白梦熊话声未完,三角脸老者倏地磔磔一声怪笑道:“好个无知小鬼!
  飞天神龙名震江湖,也是你这个样子能够冒充得了的么?别说你不是飞天神龙,就是真的飞天神龙亲自前来,老夫焉能惧他!“白梦熊哈哈一声朗笑道:“老鬼!你见过飞天神龙吗?”
  三角脸老者嘿嘿一笑道:“老夫虽然没有见过飞天神龙,但对江湖传说耳闻甚详!”
  站在白梦熊身后的叶玉玲姑娘,一听三角脸老者说她心上人是假冒的飞天神龙,忍不住飘身而出,一声清叱道:“瞎眼老狗,你别不害臊了,既未见过飞天神龙本人,怎能枉断假冒,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三角脸老者凶睛陡瞪,喝道:“大胆无知小狗,你是何人?竟敢出口侮骂老夫,看来你大概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叶玉玲姑娘口中冷嗤了一声道:“无知老狗!你别大言不惭了!凭你那点功力,只能吓吓一股江湖蟊贼,要想在小爷面前逞凶,你还差着点儿呢!”
  三角脸老者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好个乳臭未干的小狗,你有多大功力,竟敢在老夫面前这样卖狂,目中无人,老夫今夜……”
  话声未落,叶玉玲姑娘已经是柳眉倏挑,一声清叱道:“老狗!少逞口舌之利,不服气就动手试试好了!”
  三角脸老者心中大怒,纵声一阵磔磔怪笑道:“好!你这小狗既要找死,老夫就先毙了你,再收拾假飞天神龙,替本谷守谷神兽偿命好了!”
  说着,倏地一声猛喝道:“小狗!接着!”
  话声中,霍地挫腕翻拳,掌心外吐,推出一股飒然阴风动气,直朝叶玉玲姑娘当胸撞来!
  少林元慈禅师,确不愧是一代掌门,武学见闻确然渊博,一见三角脸老者掌势出手,心中顿然大惊!连忙大声喊道:“叶少侠赶快退避,这是五阴掌力,接它不得!”
  他虽然连忙喊叫姑娘退避,但还是慢了一步,姑娘玉掌扬处,一声清叱,内家掌力已经吐出!
  两股掌力相交,只听得“砰”地一声大震!叶玉玲姑娘立时觉得浑身机灵打了个冷颤,粉脸顿现苍白,娇身摇晃,踉跄后退三步,方始拿桩稳住身形!
  元慈禅师与白梦熊见状,齐皆大惊!连忙各晃身形飘落姑娘身侧,白梦熊关切地低声问道:“姐姐!你觉得怎样?”
  姑娘没有说话,只是蛾眉微微一蹙!
  元慈禅师知道姑娘已受了五阴掌力寒毒,连忙一伸右掌,抵在姑娘背后命门穴上,低声说道:“姑娘赶快运气行功,逼出所受五阴寒毒,老衲助你一臂之力!”
  说着,默运玄功真力,化作一股阳和之气,由姑娘命门穴缓缓传入姑娘体内,姑娘亦即连忙就地闭目垂帘,调息行动,与元慈禅师的玄功真力汇合,循行全身大小穴道,疗治寒毒!
  白梦熊站立旁侧,一面暗中蓄势凝神戒备,监视着三角脸与长马脸老者,以防他们突施暗袭,一面留神注意玲姐姐的粉脸神情变化!
  忽然,三角脸老者发出嘿嘿一声冷笑道:“小鬼!他们两个在行动疗伤,你一个人在旁边站着,多没有意思,也接老夫一掌试试如何!“说着,猛地一声喝道:“接掌!”
  话落掌出,五阴掌力阴风劲气,直朝白梦熊当胸撞来!
  白梦熊剑眉倏地一挑,星目神光电闪即逝,一声朗喝道:“老鬼!敢尔!”
  朗喝声中,左掌猛挥疾吐,太乙神功掌力已经发出,掌劲挟卷着狂飚,迎着五阴掌力撞去!
  前书中已经交待过,这太乙神功掌力,乃至刚至阳的掌力,不但威猛绝伦,而且是阴功掌力的克星!
  两股掌力相触,只听得震天价的“轰”的一声大震!顿见狂飚疾卷,沙石弥空,那声威好不骇人!三角脸老者当场被震得脸色陡变,胸中血气翻腾,身形踉跄连连退出三步,方始拿桩稳住。
  三角脸老者心中不禁骇然大惊!连忙暗中调息,运气行功,控制住胸中翻腾上涌的血气!
  再看白梦熊,却依旧气定神闲,岳峙渊停地伫立当地,俊面冷板板的,毫无一丝表情!
  三角脸老者心中不由一凛!这才知道,当前的这少年书生确非假冒的飞天神龙,若果系假冒,焉有如是功力!虽是如此,他怎肯就此认输罢休,何况他内力深厚,虽被太乙神功掌力震得胸中血气翻腾,但经他略一运功调息,便已无妨!
  只见他凶睛陡瞪,精光直若寒电暴射般地瞪视着白梦熊,倏又一声暴喝道:“小鬼!你果然有点门道,再接老夫一掌看!”喝声中,双臂猛圈齐吐,五阴掌力竟已九成功力推出,直朝白梦熊撞去!
  白梦熊见这三角脸老者恁地不识相,心中不禁有气,猛地一声怒喝道:“老鬼!你真要找死!”
  剑交左手,圈臂吐掌,刚猛无俦的太乙神功掌力,挟卷着威势骇人的狂飚,直朝撞来的五阴掌力迎去!“轰!”的一声有如山崩地裂地巨响大震,沙石弥漫,狂飚急卷如潮中,白梦熊的一条右臂竟被震得又酸又麻,身形站立不住,蹬!蹬!蹬!连退三步,才能拿桩稳立。但三角脸老者可就惨了,只被震得身形晃晃,踉跄连连,退出五六步,方始勉强拿桩稳住!
  身形虽然勉强拿桩稳住,但却禁不住胸中翻腾上涌的血气,口张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马脸老者一见大惊,连忙晃身移到他身侧,伸手扶住他问道:“大哥!
  伤重吗?“
  三角脸老者苦笑了笑,微笑摇头道:“还好!”说着,略喘了口气,低声说道:“这小鬼功力高不可测,赶快传警,请谷主亲临,毁掉这小鬼,否则,必是我们谷下之谷的强仇大敌!”
  说罢,便即闭目暗中调息运功疗伤。
  马脸老者听后,立即转身朝那头人熊挥挥手,发出一声轻啸,那头人熊口中一声低吼,便即转身如飞地奔去!人熊去后,马脸老者忽地探手入怀,取出两粒弹丸,一扬手,两粒弹丸一先一后,疾如流矢般直朝空中升起二三十丈高下。
  只听得“砰”地一响,两粒弹丸在空中互相一撞,顿时爆炸,化成一片碧绿火星,四散分开,转瞬逝去!这两粒弹丸化成的一片碧绿火星刚散开逝去,距离数百丈外的空中,忽地也爆现出一片碧绿火星,四散消逝!原来这弹丸名为五阴磷火弹,乃当年五阴教名震江湖的歹毒暗器,也是五阴教传警的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