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龙飞凤舞碧云天》

第三十一章 浑金璞玉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须知这浑小子赛金刚孟猛,本是块未经雕琢,心地善良的浑金璞玉,心眼儿着实得很,他心里佩服了谁,谁就是他的爷爷。
  正当浑小子愣望着湖面发怔,急听得旁侧芦苇草丛中“吱呀”一声轻响,摇出一条小船。
  浑小子一见,心中立时大喜,连忙大声喊道:“喂!赶快把船靠过来,摇我过湖去!”
  这条小船上的主人,乃是第一道关卡的关主水上飘苏福刚手下的小头目王七,他本是奉苏福刚之命,今晨前往岳阳市上采购物品,故于昨晚就上了这条小船,宿在船中。这家伙睡觉睡得像个死猪样地,一夜之间,四海帮被闹了个天翻地覆,他一点儿都不知道。
  王七一觉醒来,已是东方发白,天已渐亮。
  他刚把船摇出,忽听岸上有人大喊,抬头望去,认得是第二道关卡的孟关主,他哪敢怠慢,一面把船摇向岸边靠过去,一面答道:“好!孟关主,小的这就摇过来。”赛金刚孟猛扛着大铁棍,跨上小船,就催促着说道:“快摇过去!”
  赛金刚孟猛在四海帮中是无人不知的浑小子,王七见他这么急法,不知道他有什么急事,口里一面答应着用力把船朝湖对岸摇去,一面笑嘻嘻的望着浑小子问道:“孟关主!你过湖干什么呵?这么急!”
  浑小子毫不思索地说道:“找我爷爷!”
  “找你爷爷?”
  王七几乎忍不住要大笑起来,但他可不敢,他知道浑小子的脾气更浑得紧,一个不好,他眼睛一瞪,就可能拿铁棍砸你!谁吃得消!
  浑小子的人浑,但他的一双眼睛可不浑,他见王七要笑而不敢笑,那种忍着笑的神情,心中便不禁不高兴地一瞪眼睛,喝道:“你笑什么?小小子!”
  王七闻喝,直吓得一哆嗦,嗫嚅地说道:“我……我……小的没有笑呵!”
  忽然他眼珠子一转,镇定地望着孟猛问道:“孟关主!你爷爷是谁呵?”
  浑小子不禁一愣!
  他爷爷是谁?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呢!
  但浑小子就有一股劲儿,他虽是说不上来,却又把眼睛一瞪,朝王七喝道:“我爷爷就是我爷爷,你问他做什么,我问你,你见到他没有?”
  王七摇摇头道:“没有!”
  浑小子道:“小小子!你撒谎!”
  王七道:“小的没有撒谎呀!”
  浑小子瞪着眼睛道:“你还说没有撒谎,他刚刚从这里走过去。”王七还真怕浑小子瞪眼睛,浑小子一瞪眼睛,他心里可就有点发慌,直打哆嗦,害怕浑小子拿棍砸他!是以,浑小子一瞪眼睛,他即赶紧分辩地说道:“小的在船上睡着了,刚刚睡醒,真的是没有看见,如果真看到了,小的怎敢在关主面前撒谎!”
  浑小子一听,觉得王七这话很有道理,于是便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催促着王七说道:“好!小小子,你没有看见就算没有看见,用力快摇吧!”
  上了岸,浑小子可又愣住了。
  他不知道应该往哪条路走,才能追上他爷爷。于是他就望着王七问道:“小小子!你说我该往哪里走才可能找到爷爷!”
  王七连浑小子口中的“爷爷”是谁都不知道,他怎知道该往哪条路上去找呢?心中暗忖道:“如果回说不知道,这浑小子一定又得瞪眼睛……”
  王七心中念头一转,便说道:“你爷爷一定是往人多的地方找玩儿去了,对不对?”
  浑小子嘻嘻一笑,表示王七的这话说得很对。王七又道:“前面岳阳市上人最多,也最好玩儿,他大概到那里玩儿去了,就到那里去找他吧!”
  浑小子一听,也不说话,拔步就沿着官道朝岳阳市疾奔。王七见了,心中直是好笑,心中暗道:“天下竟有这样的浑人……”
  浑小子到了岳阳市上,找了半天,问了很多人:“看见我爷爷没有?”
  这些人都是看了他一眼,便摇摇头走开去了。
  浑小子没有办法,只得扛着镔铁棍,到处乱钻,东张西望地乱找。
  找来找去,他肚子里饿了,就跑进店中要饭要菜,大吃了一顿。
  肚子吃饱了站起身来,拿起镔铁棍,大踏步朝店外就走。伙计见了,急忙跑过来拦着道:“爷!你还没有给钱呢!”浑小子从来不懂得这些,不由一怔,瞪眼望着店伙计说道:“小小子!吃饭也要钱么?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早告诉我,我就不吃了。”
  店伙计一听,这是什么话?吃饭不要钱,开饭店做什么?在家里窝着磨牙儿不好么!
  店伙计心中这样想,口里当然不会这样说,还是陪着笑脸说道:“爷!
  你别开玩笑了,吃饭哪有不给钱的!“浑小子不禁愣住了,他从小长到这么大,身上可从来没有带钱,店伙计问他要钱,他怎么拿得出来?
  他心中不禁有点发急,急得直是抓头。
  终于他抓出了个主意,向伙计说道:“小小子!我身上没有带钱,下次替你送来吧!”
  店伙计摇摇摇头道:“那怎么行,我们又不认识你。”浑小子道:“那怎么办呢?”
  店伙计望了望浑小子手里的镔铁棍道:“这样吧,你把这根铁棍留在这里,回头拿了钱来,你再把它取回去好了。”浑小子一听,不禁勃然大怒,大声大喝道:“好小小子!你敢情是要我这根铁棍子,我砸你!”说着,镔铁棍一举,就往店伙计当头砸下。
  也是这店伙计该死,连让也没来得及让开,一声“哎呀!”当场被砸了个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浑小子不禁呆住了,他万想不到这小小子这样的脓包,只被他这么轻轻地一棍,就砸死了。
  这一来,店中顿时大乱,所有的客人立被吓得跑得一干二净。
  其他的店伙计一见,顿时一声呐喊,拿起凳子、棍棒,齐朝浑小子身上砸去。
  浑小子一见,立即一声大吼,镔铁棍一挥!不过,这一回他可不敢再向人身上砸去了,恐怕再砸死人。镔铁棍挥起,只是迎往那些朝他砸来的棍棒、椅子。棍棒、椅子,不折不扣、实实在在地砸在镔铁棍上。只听得一连串的喊声:“呵!”
  “哎唷!”
  店伙计们手中的棍棒、椅子,齐被震得脱手飞去,落在桌子上,一阵乓乓乒乒响,桌上的碗碟都打碎,汤、菜、碎瓷片四溅!
  无巧不巧,一块碎瓷片恰恰溅在浑小子的后背上,竟穿破衣服,入肉三分。
  浑小子感觉后背一痛,伸手一摸,竟摸了一手鲜血!这一来,浑小子可就冒火啦!
  口中一声打雷也似的怒吼,挥起镔铁棍,劲风呼呼,横扫直砸,宛如一条怪蟒……
  他虽不打人,但镔铁棍落处,乓乓乒乒,唏哩哗啦,桌椅、杯盘碗碟,尽皆遭了殃!
  账房先生一看这种情形,早已吓得面无人色了,哪还敢出来拦阻说话,这才派店伙计往后面送信,请主人出来处理。且说白梦熊飘身而出,浑小子也不管来人是谁,举棍就捣!
  白梦熊虽然身负绝招,但他知浑小子天生真力,这一棍捣出,至少也有六七百斤力量,当然不会让浑小子捣上。身形微侧,浑小子的镔铁棍便已捣空。
  说时迟,那时快!
  浑小子的镔铁棍才一捣空,白梦熊的右手已疾逾电掣般地伸出,抓住了镔铁棍头,朗笑道:“大小子!放手吧!”浑小子棍头被抓,心中不禁一骇,正待使力往回硬夺,但闻听得这声朗笑,却又不由得一怔!
  环眼陡睁,定睛一看,心中不禁大喜,连忙一松镔铁棍,扑地跪下叩头道:“爷爷!你原来在这里,找得大小子好苦呵!”白梦熊微笑道:“你找我做什么?”
  浑小子道:“爷爷不是答应教大小子的功夫的吗?”白梦熊沉声说道:“你这样蛮不讲理,乱打人,闯祸,谁还敢教你功夫!不行!”
  浑小子一听,心里可就急了,连忙又叩头说道:“爷爷!大小子下次再也不敢了!”
  白梦熊又道:“大小子,你可晓得,随便杀人要偿命的,你无故打死了这个店伙计,怎么办?”
  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躺着的店伙计的尸首。
  浑小子不禁呆住了,呆呆地望着地上店伙计的尸首直发怔!
  “杀人要偿命”,这在浑小子听来,是个新名词儿,和吃饭要钱一样,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呢!
  浑小子呆着发了一回子怔,忽然想着了什么理由似的说道:“这并不是大小子的不对呵,谁叫这小小子拦着大小子,不让大小子走路嘛!”
  白梦熊道:“他为什么要拦着你不让你走路呢?”
  浑小子道:“这小小子说什么吃饭要给钱,大小子身上没有钱,他就拦着不让走,大小子这才拿棍砸他,谁知这小小子竟是这样的脓包,没有用,连大小子的一棍都经不起,早知道这样,大小子也不砸他了!”
  浑小子口中一连串的小小子,大小子,说得旁立着的一班店伙计,账房先生等都忍不住乐得直打哈哈。
  即连闪电追风何良廷也忍不住莞尔地笑了。
  当然,这时他们心中已经都明白了,这大汉是个浑小子。只有白梦熊俊面上的神情,依旧是冷冰冰的,朗目有如两颗寒星般地望着浑小子,但声调却是温和地说道:“大小子,吃饭不给钱,已经是你的不对,他拦问你要钱,你怎么可以拿棍砸他呢?”
  浑小子像是明白了他没理似的,望着白梦熊说道:“这么说来,是大小子不对了!”
  “不是你不对,还是他死得不对么?”
  浑小子求助的望着白梦熊说道:“怎么办呢?”
  白梦熊故作思索地皱起两道剑眉,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吧,看在你是来找我的份上,你走吧!”浑小子手指着店伙计的尸身道:“他怎么办呢?不是要抵命么?”
  白梦熊道:“只好由我来设法替你办了。”
  浑小子忽地把个脑袋连连直摇道:“大小子不走啦!”“为什么?”
  浑小子又朝白梦熊叩了个头道:“爷爷!大小子已经完全想通啦,只要爷爷答应教大小子的功夫,大小子就听爷爷的话,爷爷要大小子怎么办,大小子就怎么办,这样好么?”白梦熊故作考虑地点了点头道:“好是好,不过我怎知道你是真听话还是假听话呢?”
  浑小子急道:“大小子从来不说谎话的,爷爷要是不相信,大小子可以发誓!”
  说着,浑小子当真的发誓道:“天老爷听着,大小子可以发誓,大小子如果不听爷爷的话,天老爷就罚大小子三天没有饭吃!”
  浑小子这样的一发誓,旁立着的店伙计闻听,都忍不住立时发出了“哄”
  的一声大笑。
  闪电追风何良廷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
  天下发誓哪有这样发法的?这浑小子也实在浑得太浑了!要知,这浑小子出身山中猎户贫穷之家,从小食量大得惊人,一餐非斗米十来斤兽肉不足饱,请想一个贫穷的猎户父母,如何能有力量供给一个具有这种惊人食量的儿子的生活?因此他从小的时候常挨饿。
  因为他从小就时常挨饿,被饿怕了,只要一说没有饭吃,可就比要他死还厉害,使他害怕!他心中认为,“吃饭”可比死还要来得重要,就是要他马上死,他也得吃饱肚子才死!
  否则,他怎会发出这种“罚他三天不吃饭”,令人感觉滑稽好笑的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