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龙飞凤舞碧云天》

第二十六章 怪马血人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且说白梦熊展开身形,恍若天马行空般地疾朝山下驰去,何消多时,便已抵达山下湖畔。
  须知白梦熊虽然身怀绝世奇学神功,豪气干云,与群贼动手之际,丝毫未露惧怯之色,但,内心地却是紧张异常!
  现在回想起刚才激斗的情景,也实在的险极,若不是那一招“顶天立地”
  威力凌厉万钧,这时恐怕早已溅血陈尸当场了。
  是以,白梦熊驰抵山下,回首朝来路望去,未见有人跟踪追下,内心底紧张这才松驰下来,暗自喊了声:“好险!”
  白梦熊觉得:今夜独闯四海帮,虽然目的未达,没有见着四海帮主,未能揭开江湖之谜,但飞天神龙之名,也足令四海帮群魔胆战心惊了……
  想到这里,便不由得满足自豪地纵声发出一阵哈哈朗笑。
  此际,天方黎明,晨曦初露。
  白梦熊朗笑声落,随即发出一声龙吟般地清啸。
  啸声未落,便即闻听得一声马嘶,乌云骡已自一处隐秘的崖洞中跃出,一跃数丈地疾驰而来,霎眼工夫,便已静如山岳般地停立在白梦熊身侧。
  白梦熊身形微长,方待跃身入湖跨波而渡,忽觉背上伤口附近部位麻痒异常,心中不禁一惊,这才记起背上的刀伤,虽然只是一道血槽,伤势极轻,但是毒龙手的毒龙刀曾经百蛇液淬练,剧毒非比寻常。
  原来白梦熊被毒龙刀划伤当时,因其立即运功封闭住血道,毒气无法蔓延,故未觉得怎样。
  这时,恶斗已过,内心紧张已经松弛,封闭住血道的功力,便也就于无形中自然而然地散去!
  功力一散,毒气便已无所阻挡,哪得不立即乘机循着血液蔓延!
  这固然是白梦熊一时大意,但也是白梦熊命中注定,该有这一场灾难。
  白梦熊心中一惊,连忙运气行功再度封闭住浑身血道,同时探手入怀,取出一只白玉瓶,瓶中所盛乃九阴神君集百种灵药异草,以千年芝叶为引炼制成的,武林中视为珍品的“回天再造丹”。
  这“回天再造丹”,虽不能生死人而肉白骨,却也是增寿、益元、却病、祛毒的人间仙品!
  打开瓶塞,顿闻清香扑鼻,沁人心脾。
  白梦熊小心翼翼地倾倒出一粒“回天再造丹”纳入口中。
  灵丹到底不同凡响,入口顿觉满口生津,芬芳满颊,遍体清凉,浑身舒爽,背部麻痒立止!
  不过,白梦熊心中甚是有数,知道就这阵子工夫,毒气已攻入血液,虽经服灵丹,也只能暂时止住伤势毒气的蔓延,却不能清除窜入血液中的毒气,如欲清除,则必须立时运气行功,以本身高绝的内家功力,将血液中的毒气,慢慢地迫返背部伤口处,逼出体外,然后用刀将伤处的腐肉剜去,再将灵丹用水化开,涂敷包扎起来,始能毒尽痊愈。
  但,这起码需要三个日夜的时间始能办到,在这虎穴脚下,焉能作如此长时间的行功跌坐?
  可是眼前就是一个最大的难关,原因是在这种情形下,他如何还能提气施展“登萍渡水”的上乘轻功,踏波渡湖?他便不禁紧蹙起双眉,怔忡地望着那平风宽阔的湖面一筹莫展。
  蓦然,乌云骡在他的身侧一声低嘶,将他从一筹莫展的怔忡中惊醒,望了乌云骡一眼,心中陡地一喜,暗道:“呵呀!我真糊涂极了,怎么把阿骡忘了!”
  心念一动,立望着乌云骡说道:“阿骡!湖面太宽,我本不想加重你的负担,可是我已负伤,不能提气踏波,只好仰仗你来驮我过去了,你能吗?”
  乌云骡乃通灵神驹,闻言,便立即将马首一点,口中发出低低的嘶鸣,同时两条后腿微微后错,使它的身子矮下了尺余,那意思好似在回答白梦熊说:“没有问题,我能,你上来吧!”
  白梦熊见状,当然懂得乌云骡的心意,立即足尖一点地面,身形微长,已飘身上了乌云骡背。
  只听得乌云骡一声长嘶,已经腾身跃起,快如脱弦弩箭般地,向湖面跃落,四蹄如飞地直朝湖岸驰去。
  白梦熊心中不禁又惊又喜,想不到乌云骡在水面行走,亦是恁般平稳快捷,并且水只没及蹄踝。
  刚才过去时,神驹显然是为了保持着与他平衡的速度,没有施展出全力。
  因此,白梦熊对乌云骡也就更加喜爱,爱逾性命。
  还没到盏茶工夫,便已登上对面湖岸。
  这时,天已大亮,旭日虽然尚未升起,但东方天际已现出了一片朝阳初升前的红光。
  白梦熊忽然感觉得有点头晕目眩,四肢发软无力,似乎很是疲乏的样子。
  的确,他苦斗了一夜,尤其最后接连发出两招“顶天立地”,更耗费了他不少的真力,何况又挨了一毒龙刀,受伤之后,别说他是血肉之躯,纵是铁打的金刚,也必经受不住。
  这还幸亏他曾服食过雪菱,内功深厚超绝,才能支持到这时,若是换一个人,纵是内功深厚不凡,恐怕也早就魂断君山了。
  凭白梦熊那一身超凡神化的功力,在苦斗一夜之后,果真的便会疲乏成这个样子吗?
  不!当然不!这完全是那毒龙刀上的毒力在作怪!
  渐渐,白梦熊觉得头很沉重,于是他闭起了一双星目,垂下了头,伏在乌云骡背上,神智昏沉地睡着了。
  任由那乌云骡走着,走向何方。
  乌云骡虽是通灵神驹,毕竟是畜类,它怎识地理?
  白梦熊呢!他神智已经昏迷,哪还理会得走向何方?
  走着!走着……
  太阳已从东方海平线上升起,那金黄耀目的万丈光芒,照射着整个大地,照射在浑身浴血的白梦熊的身上,显得更红,更刺眼,令人触目惊心了。
  这样一匹浑身乌黑油亮,似马非马,似骡非骡,而又神骏非凡的怪马,驮着这么一个满身鲜血,背衣破裂,伤口肌肉紫黑,而且腥臭刺鼻,看样子好像已经死去的人,任谁见了也只是心中惊疑的睁眼看着乌云骡从面前走着过,不敢随便伸手拦一拦,看看这是个什么人?死了没有?
  这倒并不是因为当今之世没有好人,实在是因为好人难做!
  尤其是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可非同儿戏,你虽是一片好心,但一个弄不好,说不定会被拖累上吃上一场冤枉人命官司!
  请问,有谁愿去招惹这种麻烦,自寻苦恼呢!
  当然,这是指的那些胆小的乡下种田的农人,与那些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出门在外的行旅客商,如果碰着江湖人物,尤其是武林正道侠义之士遇见了这种情形,焉会置之不顾!
  通灵神驹,驮着当世武林奇葩,走着,走着……
  忽然,迎面来了一个身着青布道袍,胸前飘拂着三绺灰白长髯,年约六十开外的道长。
  这道长背插长剑,剑柄上杏黄的丝穗迎风向后飘拂着,虽然已是六十开外的年纪,但看他步履沉稳轻捷,双目开阖之间,精光灼灼,就知乃是个内功修为精湛的武林健者。
  这道长是谁?
  正是当今武林威望最重,领袖武林,武当派三真之首,也就是武当的当代掌门灵真道长。
  武当派乃当今武林七大门派之首,掌门人何尔轻率离山,单身只剑跑到这洞庭附近来了的呢?
  原来是因为供奉在藏经阁下两百多年,从未动用过一次的剑盟令符,忽地不翼而飞,被人盗走了。
  书中交待,这剑盟令符乃七派祖先所立,由武当掌管,权威至高极尊,凡七派门下弟子,见令符皆如见祖先,必须行参拜大礼,垂首肃立听命差遣!
  剑盟令符被盗,岂只是武当派之羞,亦是其他六大门派之辱!盗取令符之人,不仅瞧不起武当派,同时也分明没有把其他六派之人放在眼内!
  武当掌门灵真道长在既惊且怒之下,除派人分往各派送信,请各派协助,派出能手下山访查令符下落外,并尽出武当所有能手分赴天下各地访查,他自己则将掌门职务托交师叔天玄道长暂为代理,单身只剑径奔湖南洞庭附近访查。
  原来,他已经怀疑到这件事情可能是四海帮所为,因为四海帮既敢无端率人前往昆仑山,血洗昆仑,毁却昆仑派百多年的基业于一夜之间,当然也敢盗取剑盟令符。
  因此,他认为除了四海帮之外,在当今武林中,还想不出什么黑道魔头来,有恁般大胆,敢于盗取剑盟令符,引起武林七大门派的共愤!
  关于武当掌门灵真道长为何轻率离山,单身只剑来到这洞庭附近的原因,就此交待,表过不提。
  且说灵真道长见迎面奔来这么一匹神骏非常的怪马,老远的就已留上了神。他数十年修为,内功精湛,目力超人,故尚在二十丈距离之外,也就已经看清楚了怪马背上伏着一个浑身浴血的人。
  因为马是怪马,人是血人,而又是伏在马背上动也不动,灵真道长哪得不为之更加留心注意!
  距离越来越近,灵真道长忽然觉得这人已经死了。
  这人浑身是血,分明曾经过一番恶斗!
  然,这人曾经与什么人恶斗过呢?
  在这洞庭附近,四海帮的眼皮底下,除了四海帮的人还有谁?
  对!这人一定曾与四海帮的人发生过恶斗,死在四海帮的人手上的。
  但,这人是谁?
  灵真道长心中这么一想,他当然要看看这过人是哪一派的?究竟死了没有?是不是还有救?
  这时,他与乌云骡对面相距只不过丈余多远,他忽然朝前疾走两步,手一伸,就朝乌云骡的辔头抓去。
  前段书中已经交待过,乌云骡乃异种神驹,向不容许生人近身。
  灵真道长手刚一伸,乌云骡马首倏地一昂,口中发出一声嘶吼,四蹄已经腾空跃起,犹如疾箭般地,自灵真道长头顶越过,并且出乎意外地,两只后蹄就势后扬,猛踢灵真道长的双肩。
  灵真道长心中不禁微微一震,他虽早看出这匹怪马极为神骏,不比普通常马,却万想不到竟是恁般灵慧勇猛!
  乌云骡这种跃身空中,两只后蹄就势后扬踢敌,不但太已出人意外,而且劲力强猛非常,敌人若非武林高手,闪避快捷,还真不容易躲开,只要一被踢上,纵不顿时毙命蹄下,也得落个重伤当场!
  灵真道长乃一代掌门之尊,武学功力何等高深,焉能被它踢上。
  一见乌云骡两只后蹄突然就势向自己双肩踢到,心中虽是微微一怔,但身形即是毫不怠慢地倏地一塌,避开乌云骡的双蹄。
  乌云骡双蹄堪堪踢空,灵真道长身形已经陡地长起,双足微微用力一点地面,疾逾风驰电掣般地向前跃去,恰巧与乌云骡跃了个并肩,左手横伸,又疾朝乌云骡的辔头抓去!
  乌云骡当然不肯让他抓着,口中一声嘶吼,马首向左一偏,灵真道长的左手又抓了个空。
  灵真道长本是因为伏在马背上的人动也不动,又是浑身浴血,似乎已经死去,所以才伸手去抓乌云骡的辔头,意欲看看这人是谁?是不是还有救?
  哪知凭他那等绝世身手,不但没有将马制住,两番出手,竟皆抓空,并且还险险伤在乌云骡蹄下。
  这马既然这等神猛超凡,可想而知,马主人定必是个武林超绝的高手无异!
  因此,他心中不仅惊,而且奇!更想弄弄清楚这匹怪马背上伏着的究竟是个何许人物?
  人马落地,相距只在六尺左右,灵真道长在前,乌云骡在后,正好拦着乌云骡的去路。
  乌云骡想是因灵真道长两番出手强抓它的辔头,认为他不是好人,心中已被激起怒火。
  是以,身形一落,口中立即发出一声怒嘶,前蹄陡扬,后腿倏错,猛向灵真道长扑去!
  它这么前蹄陡地一扬可不要紧,那神智已经昏迷,伏在它背上的白梦熊可遭了殃,立即被摔了下来。
  兽类毕竟是兽类,乌云骡虽然灵慧逾常,到底不如人心思慎密,顾虑周到。
  灵真道长到底不愧是一代掌门之尊,智慧确是超人一等,一见乌云骡声发怒嘶,猛地向他扑来,顿即知道神驹忠心护主,误会他要伤害它的主人。
  灵真道长的绝世功力,他虽然不能将乌云骡在顷刻之间制住,但若想将乌云骡伤于掌下,倒并不是难事。
  不过,他既然觉出乌云骡的误会,当然不会遽尔发掌去伤害乌云骡。
  故他不等乌云骡扑到,立即身形一晃,横跨八尺让开乌云骡的猛扑,同时口中一声喝道:“孽障!尔只顾扑击贫道,尔主人被摔在地下就不顾了么!”
  乌云骡一扑落空,身形一个回旋,已经转过身来,四蹄腾处,便已跃到白梦熊的身侧,伫立地上。瞪着两只马眼,瞬也不瞬地凝注着灵真道长。
  灵真道长见状,知道这匹马的模样虽怪,却是一匹灵慧非凡的神驹,当下心中不禁一动,立即望着乌云骡温和地说道:“马儿,尔主人负伤过重,命危旦夕,何妨让贫道看看是否有救没救,你尽管放心好了,贫道并非是什么坏人,决不会得伤你主人性命的!”
  乌云骡闻听,马眼忽地一霎,竟滴下了两滴马泪,朝着灵真道长马首连点,口中并且不断地低声嘶鸣,那神情似高兴又似感激!
  灵真道长一见乌云骡这种神情,心中更是惊奇不已,他做梦也意想不到,这匹怪马竟能懂得人言,灵慧如斯!
  于是灵真道长便缓步朝白梦熊身侧走去,不过,他的双睛仍是注视着乌云骡的神情动静,以防乌云骡突起暴袭,不敢稍稍大意。
  可是,乌云骡除了瞪着一双马眼,瞬也不瞬地紧紧地盯视着他以外,竟没有向他扑袭的意思。
  不过,乌云骡那神情,明眼人一看就知,它是在凝神戒备着,只要他对主人稍有恶意的举动,它即会突起发难暴袭!
  灵真道长走到白梦熊身侧,凝目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少年,仰身躺卧在地上,双睛与嘴唇皆紧闭着,除了左大腿上有一处血已凝结的伤口外,其他别无一点儿伤痕!
  灵真道长心中暗道:“这人大概是因为恶斗太久,精力消耗过甚,流血过多,一时昏厥吧,不然,就是受了内伤,否则,凭着这么一点外伤,怎就会死去呢!”
  灵真道长心中这样一想,便立即弯腰伸手去探白梦熊的鼻息,鼻息丝丝,显然并未死去。
  不但并未死去,且也不像精力消耗过甚的样子,因为精力消耗过甚,必然气息微弱,决不会这么平均。
  再探白梦熊的胸口,心脉跳动正常,内腑也分明一点儿没有受伤。
  忽然,一股刺鼻难闻的腥臭气味,自白梦熊的身上发出,直冲灵真道长的嗅觉器官,他心中不禁微微一惊!
  须知灵真道长乃一派掌门,不但武学渊深,而且见闻广博,一闻到这种腥臭气味,心中微微一惊之后,精光灼灼的双睛,便立即又凝目在白梦熊的身上仔细检视了一遍,最后落在白梦熊左大腿上的伤口处!
  左大腿上的伤口,不但血早凝结,并且毫无异状!
  灵真道长不禁愕然地呆住了,望着地上躺着的白梦熊只是发怔!
  根据的经验见闻,人身上发出这股刺鼻的腥臭,无可置疑的,是受了淬毒兵刃暗器的伤后,肌肉被毒液腐蚀的征候。
  可是,他遍视这少年的浑身上下,除了左大腿上有一处轻微的普通外伤外,其他并无丝毫伤痕,尤其他已经探过他的鼻息,心脉,均皆正常毫无异状,根本就没有一丝中了淬毒兵刃,暗器伤后的征兆!
  他紧皱着两道长眉,低头沉思,想不通这少年怎地竟会昏厥至此?究竟是什么道理,心中只是奇怪诧异不已!
  所谓“当局者迷”,这话一点儿也不错,他只检视了白梦熊身体前面的全身上下,一时大意,竟没有想到把白梦熊的身形翻转过来,检视他的背后。